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21集

  山伯初上任即面临太守压力,见涂炭百姓案例而不能办,梁母惊闻宜兴府太守竟是二十多年前的对头冤家马俊升,心忧如焚,劝山伯应小心行事,山伯很不以为然,梁母有苦难言。山伯偕母喜孜孜地来祝府提亲,未料却惊见公远夫妻竟是杀害山伯生父赵庆平的仇人,公远亦想不到其妻担心之事终是事实,梁母拉了山伯立刻离开祝家,要山伯莫再提起此桩亲事,山伯急询原委,梁母深怕二十多年的冤怨再起,遗害山伯前程,不愿明说,母子间顿起勃溪。公远力阻英台与山伯会面,积极推动与马家亲事,英台心有不甘,乘夜往会山伯,却遇上文才,被强拖回家中,祝公远自感有失颜面,怒打英台,且深锁英台于闺房内,不许英台再出闺房一步。

第22集

  英台成日以泪洗面,祝母心疼不已,力劝英台,梁、祝两家有不可告人的冤怨,要英台看开,英台对山伯更添愧疚之意,坦言既是祝家有愧于梁家,就应藉此机会,弥补过错,祝母碍于公远与马俊升交往之情,苦劝英台为祝家着想,切勿一意孤行。山伯固执己见,非英台不娶,惹得母子关系紧张,梁母拗不过山伯一再逼问,遂道出其身世,山伯原是姓赵,其父赵庆平为马俊升、祝公远连手杀害,山伯惊闻自己竟与马、祝两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初是痛苦,后转为忿恨,恨天为何如此安排,让他与英台相爱不渝,却又是对头冤家,乃决心重审二十多年前的杀父血案,梁母苦劝山伯切莫以卵击石,但山伯心意甚坚,不听母劝。

第23集

  文才前去探望英台,假言愿意帮助英台与山伯相见,英台不疑有他,随文才外出,却被带至野外,文才露出狰狞面目,强吻英台,并表示自己可以占有她,但他不愿如此,而要英台心甘情愿献上自己,否则将对祝家及山伯不利。英台回家之后,痛斥文才无耻,但公远贪图马家权势,不相信英台之言,执意要将其嫁入马家,并将英台软禁起来。祝母为了英台而前去梁家,试图化解两家冤怨,但未得到梁母谅解,山伯亦将发簪交给祝母退还英台,并表示两人今生无缘。英台见到发簪悲伤不已,决心悬梁自尽,以明心志,幸得吟心及时发现,将其救下。

第24集

  祝母心疼女儿,对梁﹝赵﹞家又有愧疚之意,放英台前往与山伯一会,不料,梁母不让山伯与英台见面,并嘱四九传达义断情绝之意,英台闻悉伤恸不已,跪求梁母忘记过去,并表示愿为梁﹝赵﹞、祝两家化解冤仇,梁母不为所动,山伯夹在爱与恨之间,心中矛盾痛苦不已。山伯知杀父之仇全是马家一手策划,即搜寻相关证物,欲法办马俊升,适时,马俊升上京任职,山伯火急办案,不顾梁母一再规劝,力擒马文才到案说明家产来源出处,文才有恃无恐反大闹公堂,山伯一怒之下,责打文才。文才心有未甘,胁迫地方乡绅,签下诬告山伯贪赃的诉状,欲使山伯丢官。山伯前去祝家捉拿公远至问罪,不意文才棋高一着,先一步扣山伯以贪渎罪嫌,在公堂上将山伯抓走,梁母惊惶不已,山伯问心无愧,要梁母无须担心。

第25集

  山伯到了太守府,始知一切全是文才私为,并无太守命令,但是为时已晚,山伯被关入大牢,挨了一顿乱棍,又被迫按下指纹承认贪渎罪状,心中气愤却无计可施。山伯一夜未归,梁母担心不已,与四九至祝家欲请英台帮忙,却在门外遇见公远,梁母求其放过山伯,公远相应不理,又令家丁棍打二人,四九为保护梁母,被打得浑身是伤,幸得吟心相助,始得见到英台。英台答应去见文才,求他释放山伯,文才提出要她在山伯面前向他示爱的条件,英台为救山伯,只得答应,山伯见状,痛苦万分。

第26集

  山伯平安归来,梁母决心带全家人离开上余县回到老家,不再计较与马、祝两家的冤怨。祝母瞒着祝父与马家,答应英台在出嫁之前先往慈云庵静修几日。山伯因在路上遇见马家的纳吉队,一时心绪激动,又闯入祝家欲见英台最后一面,不料却被文才抓住,公远要文才解决山伯,以除后患,幸得祝母求情,山伯始能安然离开祝家,文才撞破英台不在家中之事,又得知英台在慈云庵,遂前去纠缠,英台心乱不已。吟心告知英台,山伯即将离开上余县,英台遂剪下一撮发,要吟心送去给山伯,山伯收到发束,心痛不已。文才暗中雇用杀手展雄飞,来取山伯性命。

第27集

  梁母与山伯一行人离开上余县后,即被雄飞追杀,梁母为保山伯而身受重伤,山伯亦奋不顾身保护母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其孝心感动雄飞,因而放梁家人一条生路。山伯背母亲寻医救治,却巧遇自慈云庵返家的英台,英台执意将梁母带回祝家疗伤,山伯见英台房中布置得喜气洋洋,眼看英台明日便将嫁作马家妇,山伯心中无限酸楚。不想,梁母与山伯被公远发现,公远欲将身受重伤的梁母赶出祝家,英台以死相胁,公远这才作罢。公远至马家将此事告知文才,二人议定计谋,欲由文才亲自解决二人。是夜,文才潜入祝家欲杀山伯,却为雄飞所阻。文才与雄飞大打出手,文才不敌,致使梁家众人与得以逃离祝家。英台在成亲前夕,竟与梁家人一同患难,深感一切皆为天意,注定梁山伯与祝英台今生今世要在一起,英台遂随梁母与山伯逃至慈云庵,祝母暗中前去探望众人,不巧,文才亦已经发现众人下落,带领大队人马前来抓拿,山伯与英台得到梁母祝母的认同,带着吟心四九离开。

第28集

  山伯与英台得到梁母祝母的认同,带着吟心四九离开,躲在荒废的尼山书院,逃避文才的通缉。山伯与英台在书院内举行简单的婚礼,二人成亲之后,过着有如世外桃源般的日子。文才被迫另娶一女子万若兰为妻,若兰每日受到文才打骂相向,痛苦不堪。文才派大捕头高奇追查山伯与英台下落,并发出通缉令,誓要抓到二人不可。

第29集

  山伯英台无意间发现丁老师之墓,悲恸错愕不已。四人在书院躲了一段时日,手头渐紧,山伯不愿英台回祝家拿钱,决定靠自己的双手来打拼。一日,吟心与四九在市集上无意间见到丁香,并尾随其来到了百花楼,但丁香不愿与他们相认。

第30集

  丁香在百花楼中,受到赵中书羞辱,又因反抗而被花妈妈痛打一顿。为了弄清楚丁香为何会出入烟花之地,四人定乔装进入百花楼中找丁香,山伯英台得知丁香被赵中书所害而沦落风尘,决定设法赎出丁香,但四人手边已无多余金钱,山伯只得答应英台乔装回祝家拿钱。祝母与英台见面不胜感慨,答应帮助英台引开祝父,使其顺利拿到银两。

第31集

  四九担心丁香安危,再度潜入百花楼,却被花妈妈抓住,挨了一顿痛打。英台回祝家之事被文才派去监视的捕头高奇看在眼底,并跟踪英台回到尼山书院,四九不顾一切绊住高奇,使山伯等人顺利逃脱,自己却落在文才手中。山伯等人再次进入百花楼,欲赎出丁香,却遭花妈妈刁难,无功而返。丁香谎称欲向文才密报英台行踪而将其引开,使山伯等人顺利救出四九,文才得知被骗,一气之下将丁香毁容,并带兵追捕山伯等人,在危急关头,已成为征西大将军的路秉章忽然出现解救了他们。

第32集

  马文才本想捉山伯与英台﹐幸好路秉章到来﹐文才无奈只好放了他们。知道丁香沦落风尘后﹐路秉章同山伯与英台到百花楼赎丁香出来。丁香因为山伯与英台而惨遭毁容﹐英台感到非常内疚。吟心喜欢四九﹐可四九却衷情与丁香﹐恨四九不解风情。马文才威胁路秉章﹐一气之下并将文才定罪,押解进京。

第33集

  赵中书派人假传圣旨,在路秉章押解途中救下文才,并擢升其为太守。文才立即带人赶往尼山书院,把山伯打成重伤,弃置荒野,并掳回英台将其玷污。文才发现英台并非完璧之身,盛怒之下,痛打英台,将其丢在祝家门口。山伯被弃置荒野,一息尚存,得丁香吟心四九将其带回梁家疗伤。英台遭此巨变,神智错乱,祝父母见英台变成如此,伤心不已。

第34集

  祝父在街上遭马伟嘲弄,方知英台会神智错乱,乃是文才所害,遂至马家找文才理论,却遭到文才奚落。山伯因英台落入文才手中而痛不欲生,梁母与丁香极力安抚。四九陪吟心回祝家,惊见英台发疯情形,祝父命四九带信回梁家,请山伯前来探望英台,希望能使其好转。文才路过祝家门外,见英台在墙头上抓蝴蝶,乃相信英台发疯之事属实。

第35集

  山伯与梁母丁香至祝家探望英台,英台六亲不认,只对山伯有好感,并在山伯的安抚下,病情略有好转,祝父母十分欣慰。文才得知有不明人物住在祝家,故意前去一探究竟,幸好祝父母掩饰得当,未被文才发现梁家众人。梁母想要把英台带回梁家好好疗养,祝父母不舍。

第36集

  文才命马伟潜入祝家查个清楚,梁母与丁香不慎被马伟看见。才得知梁母在祝家,怀疑山伯未丧命,遂带兵前往祝家搜查。祝父母知道情况紧急,只好让英台随梁家人离开,众人正欲离去时,文才来到,找不到山伯英台踪影,只搜出山伯的牌位,文才虽有疑虑,却也无可奈何。英台回到梁家仍是整日疯疯癫癫的,春婶遂与梁母商量,要山伯取丁香为妾,延续梁家香火。

第37集

  梁母向山伯提及此事,山伯认为即使英台复原无望,自己也不该另结新欢,况且娶老师之女为妾,对丁香不公,遂不愿答应。但山伯与丁香之间的气氛,却因此事而变得有些尴尬。丁香几经思考,不想山伯为此事困扰,而决定离开梁家。英台得知,吵着要与丁香一同离去。丁香舍不下与英台的友情,加上梁母的好言劝慰,丁香只得留下。一日,山伯为英台试穿梁母所做的新衣,剎那间,触动了英台的记忆,往事一一浮现,山伯见英台的神智恢复,惊喜不已,二人相拥而泣,誓言今生今世永不再分开。

第38集

  山伯修书将此好消息告知公远,祝家二老立即前来探视英台,两家一笑泯恩仇。并将英台带回,要山伯择日前来迎娶。祝威藉出差之便回到江南,得知英台未嫁入马家,且公远与马家互不往来,祝威深感诧异,逼问家仆阿福一切来龙去脉。英台劝祝威不要再和马家有任何牵扯,祝威不听,认为文才能帮助他青云直上,并要英台为祝家前途着想,乖乖嫁入马家。而后祝威得之公远要将英台嫁给山伯,遂前去密告文才,文才不信英台神智恢复,亲自前来查探,发现果然属实,怒斥公远。

第39集

  公远为英台着想,以马家受贿的罪状要挟文才,不料,文才却抓走祝母,要公远拿证据交换,公远失去王牌,只得要英台尽速投奔梁家与山伯远走高飞。公远异想天开企图刺杀文才,不幸被文才抓住,打入大牢,并派人抄了祝家。祝威哀求文才给他戴罪立功的机会,领家仆阿福前去梁家抓拿山伯与英台。

第40集

  阿福阵前倒戈,持刀要挟祝威,使英台与梁家人得以安然离去,阿福也因此而牺牲了自己。梁家众人再度来到慈云庵避难,英台担心父母安危,丁香自愿前去与文才交涉,欲救回祝父母与四九。丁香谎称山伯与梁母丢下英台径自逃命,英台心死,愿意嫁与文才为妻,文才半信半疑。丁香回到慈云庵,将计策告知英台,要其假意允婚,再由自己代嫁文才,山伯与英台对丁香的牺牲万分感激。英台与丁香回到祝家,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假意安排与马家的喜事,山伯担心英台的安危,潜入祝家探视,却不慎被祝威发现。

第41集

  迎亲当日,祝威派家丁守住所有出口,并告知文才山伯躲在祝家,文才遂率领大批人马前来,发现新娘乃是丁香假扮,并拦下了正欲逃走的山伯、英台与祝家人等。文才抓住英台,命人在其面前将山伯活活打死,公远上前阻拦,却被文才推倒,撞柱而亡。英台悲痛不已。此时,丁香忽然出现,持剑要挟文才释放山伯与英台。就在四九带着山伯离开之际,祝威忽然偷袭丁香,使得英台未及逃脱,文才盛怒之下将丁香打入大牢,并把英台囚禁房中,再亲往慈云庵,了结山伯。文才硬押着山伯跪在菩萨面前认罪,并抓着山伯的手写下休书之后,扬长而去。本就身受重伤的山伯再经此一折磨,竟在梁母怀中气绝而亡。

第42集

  文才将沾有山伯血迹的休书交给英台,英台虽不愿相信,但是见到文才不再限制她的行动,也不得不相信此一噩耗。悲痛欲绝的英台想往慈云庵祭拜山伯,但祝威却担心英台再耍花样,而不让其踏出祝家大门,英台只得请吟心代为前往。吟心祭过山伯之后,回秉英台山伯将葬于忘情坡,以便日日夜夜眺望英台,英台闻之心碎。成亲之日,英台要挟祝威,花轿需先绕道忘情坡祭拜山伯墓,否则她宁死不进马家门,祝威只得应允。喜轿来至忘情坡前,英台脱下凤冠霞披、露出白衣素服,奔向山伯坟茔,并在墓碑之上以鲜血写下自己的名字。霎时风云变色、天摇地动,坟茔裂开,山伯含笑现身,英台扑向墓中,墓冢合起,一切归于平静。众人错愕。此时奇迹出现,一双彩蝶自山伯、英台坟中翩翩飞出,就像是山伯与英台已羽化的魂魄永远相爱,相守奔向永恒的幸福。

分集:1-20 21-42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