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故事就是始于江南翠竹镇上,镇上有户孟家其女孟丽君聪明绝顶,喜作男装打扮瞒其父孟士元在外求学,结交朋友。机缘巧合下男装的君结识微服下江南的王孙铁穆耳及忠直少年皇甫少华,三人从此结下不解缘。而君早被某人笛声打动,误以为吹笛人是铁,由此芳心暗许。

  天意弄人,君父却将君许配世交皇甫敬之子皇甫少华(因华之前化了名,君未知二者同为一人)。 朝廷命官刘捷之子刘奎璧一次机缘巧合,错误了与丽君情同姊妹的近身侍婢苏映雪为孟家小姐,仗势求亲,元无计可施,遂以比箭定亲事。丽君苦无对策,只好约会铁穆耳,欲坦白一切,可惜铁穆耳父亲病危,必须立刻返京,遂将丽君约会之事交托少华,丽君大为失望,斥走少华。

  为着自己终身幸福,丽君决意与侍婢荣兰离家暂避。丽君四处闯荡,遇上一班自称梁山后人的乌合之众,期间竟又遇上被刘奎璧陷害落难的少华,丽君知道眼前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皇甫少华,因对华无好感,只好继续隐瞒自己真正身份。另一方面,铁穆耳回朝只能见父亲真金最后一面,皇上忽必烈把太子之位传于铁,令觊觎皇位之九王爷对铁诸多针对,铁陷于烦恼之中,幸得青梅竹马的阔真郡主加以劝慰。丽君于往京师路上,巧遇乐不思蜀的太皇太后,双方成为忘年之交。铁穆耳南下找寻离宫远去的太皇太后,又遇上正颇感失意的丽君,二人相处过程中,真正燃起爱火。

  丽君回复女儿身打扮决向铁表白,可惜凑巧铁要火速回京,铁唯有再次找少华替自己赴君约。结果被少华得知君女儿身份,君对铁再次失约亦只有再一次的失望,二人遂联袂上京。过程中,丽君发现少华种种好处,而少华亦爱上君,但因有婚约,只好收心底。当君得知少华正是"吹笛人",爱情火花,一触即发。

  铁穆耳初登帝位,决开科考试,招览人才,并恩准汉人参与;丽君望能一举高中,替其父伸冤。铁得知丽君及少华皆欲参与是届恩科,暗中相助,铁多番试探丽君身份,皆不得要领,遂设计令丽被九王爷招为女婿,一场扰攘,知道皇爷女儿竟是失散多时的映雪。 少华为了逃避已暗暗爱上丽君的事实,不辞而别,留书出走,说自己要守诺,忠贞于发妻「丽君」,丽君甚是感动。

  丽君考上状元,获悉铁穆耳乃是当今天子,随之为孟家和皇甫家平反。铁穆耳出巡期间,九王爷派来的杀手亦同时到来,幸得少华及时相救。华救驾有功,封为将军得以入宫,与丽君相处机会更多,但碍于以为君和铁穆耳存有微妙关系而不敢表白。但丽君却开始分清少华就是自己至爱。偶然机会下丽君的真正身份被人发现,九王爷遂以此胁迫铁穆耳,要他选择放弃江山,又或是忍心孟丽君身份被揭,要负上欺君杀头之罪.....

分集剧情:
第1集

  孟丽君天资聪颖,才学武功皆精,为显示实力于男子,决定女扮男装参加云林才学比赛,不料其父士元于比赛当天要她陪伴上山采药。丽君为求脱身,布下难以收拾的棋局引士元思考,自己则趁机赶往比赛场地。丽君使计代兄出赛,令东岳书院反败为胜,刚好铁穆耳路过凑热闹,同行的马可勃罗更以一数学难题考验丽君是否读死书。丽君为赢取金币遗下士元,被罚闭门思过,深夜,丽君被远处传来的笛声吸引着。丽君以棋书为饵,令士元让她出席庙会。皇甫少华于庙会中,见一恶霸刘奎璧当众侮辱一对卖艺的兄妹,出手教训他。丽君欲 戏弄铁穆耳,却在混乱中夺去他的玉佩,铁穆耳手下阿桑哥错怪少华是贼。丽君对铁穆耳视自己为贼,深深不忿,见他竟前来求见士元,便自称是士元外甥魏子尹,可代他引见,实暗中盘算戏弄他。

第2集

  丽君骗铁穆耳等一同上白云山见士元,实质又打算作弄他,但害人终害己,丽君惨变泥鸭。铁穆耳为了替其父向曾在前朝当御医的士元取治疗哮喘病药方,遂照丽君意思包下酒家阁楼向她赔罪,却开罪了正打算包下阁楼寻欢作乐的奎璧,奎璧趁手下跟众人打架之际,竟出手暗算丽君,幸铁穆耳出手相救,丽君跌入铁穆耳怀中,心如鹿撞。奎璧回家,其母知他跟蒙古人起冲突,即劝他不要招惹蒙古人免被其父刘捷知道后怪罪下来。  丽君对铁穆耳改观,侍婢荣兰见状,取笑她。士元听信丽君所言,上山采枇杷叶,丽君继而又以巧计避免伴母于庵堂拜佛,终乘二人不在家,出外游玩。丽君赏灯巧遇铁穆耳,不料少华突然出现,为免被揭穿偷玉佩一事,丽君转身即走。少华与铁穆耳被奎璧的手下围攻,丽君有感事缘于自己,出手相助。铁穆耳、少华、丽君及马可勃罗饮酒庆祝教训奎璧,兴之所至更结拜为“安答”。丽君酒醉后自揭女儿身分,各人却不以为意。丽君忽闻熟悉笛声,前往查看,却误会了吹笛人是铁穆耳,芳心暗许。  奎璧在庙中调戏准备出家的尼姑,期后遇上丽君侍婢映雪,被她吸引,更误会她就是丽君。少华跟铁穆耳下棋,丽君不值少华太早认输,决展示其精湛棋艺,反败为胜。

第3集

  丽君跟铁穆耳泛舟湖上,大舒对“蒙汉一家”的政见,铁穆耳若有所悟。铁穆耳对丽君曾于醉中自称是四妹,多番试探她。士元旧友皇甫敬远道而来约士元于酒家聚旧,重提多年前曾订下婚约,并为子向他提亲,士元一口答应后,竟见丽君又乔装跟铁穆耳等人一起,怒极,却又不敢当场发作。丽君慌忙回家,矢口否认曾乔装外游,其后为了交友不应分种族而与士元起争拗,气煞士元。  士元决定留皇甫敬两父子在家暂住,丽君危言耸听指他引狼入室,士元却不以为然。丽君不知少华原来就是化名为王石刚的三兄,只记得他年少时模样,更对映雪及荣兰说出跟他发生的过节,至今仍恨得牙痒痒。相反,少华却为当年往事,一直感激丽君相救,回味至今。  铁穆耳拜会士元,希望他给予医治哮喘的药方,不料士元见他是蒙古人即拒诸门外,丽君知悉此事后,欲外出相助,却被士元发现她逃出家门的途径。少华半夜听见丽君的琴音,心头一动。少华请缨替孟家修葺围墙,丽君对他更添不满。铁穆耳得丽君教路,终打动士元给他治病药方,士元知丽君于背后一手策划,不满。奎璧向孟家提亲被拒,竟以刘家声誉为由,要父亲刘捷帮他出一口气。刘捷请士元过府,逼他以比武来为丽君招亲

第4集

  丽君不欲嫁给少华或是奎璧,更为此而作恶梦,苦不堪言。丽君伴母到庵堂为婚事祈福,心中却另有打算。少华随丽君兄长子儒买婚礼所需品,遇上铁穆耳等人,马可勃罗兴致勃勃要出席其婚宴,少华无奈说出比武招亲一事,并告知当日化名跟众人结拜的原因。丽君修书约铁穆耳到城西水月庵见面,欲向他表白,不料竟见少华前来,方知铁穆耳突有要事回大都。  士元为比武一事心烦,找丽君下棋忘忧,并告知其打算。少华与奎璧按皇甫敬提议比试射箭,虽然少华技胜一筹,可惜两回合下来未能分出胜负,刘捷遂要求二人策马出镇取紫玉袍回来,实打算暗算少华,尚幸少华机警,终打败奎璧取得胜利。映雪赶往告知丽君比武赛果,更赞少华一表人材,但丽君却坚持带荣兰一起出走,三女依依不舍。士元等发现丽君出走,不知如何向皇甫敬交代,决将此事隐瞒,并着子儒低调寻找丽君回家。丽君决以最危险的地方来作藏身之所,荣兰表佩服。士元讹称丽君感染风寒,要将婚期押后。少华欲买玉镯给丽君,却与奎璧妹妹燕玉看上同一只,少华让出玉镯,燕玉即被他的风度吸引。奎璧跪地向少华道歉,求他收自己为徒,又借酒醉邀少华回家谈拳术,少华不虞有诈。

第5集

  燕玉奇怪奎璧会跟少华一起,知少华有危险,伺机将他救走。奎璧带下人搜查燕玉房间,燕玉以已经宽衣就寐为由,令奎璧及其下人不敢搜其卧榻,救了少华一命。燕玉知奎璧不易罢休,决定兵行险着,将奎璧搜房一事告知刘捷,刘捷恐少华报官,竟打算先下手为强。映雪带少华去庵堂找丽君想办法救皇甫敬,不料丽君刚离开,映雪惟有安排少华暂住庵堂的精舍避难。

  皇甫敬被诬蔑谋反,抗辩无从,县尹施杖刑逼供,更强行将他收监。燕玉到狱中探望皇甫敬,皇甫敬知她是刘捷女儿,恶言相向,及后才知错怪好人。少华冒险劫狱救父,却中了奎璧的天罗地网,燕玉教少华胁持自己逃走。少华决定前往景林镇找父亲的同行镳师求助,映雪送银两给他作路费,少华感激。

  丽君与荣兰离开庵堂后,在镇中大吃大喝,好不快活,丽君听路人提及大都的繁荣,不期然想起铁穆耳,决定前往大都,吓坏荣兰。铁穆耳回皇宫,见父真金已病入膏肓,愕然,原来可汗忽必烈鄙视汉人,将汉人御医统统赶走,耽误真金的治疗。铁穆耳将江南带回来的药给父喝,不料其后真金气绝身亡,忽必烈怒斥汉药害死皇太子,跟铁穆耳感情决裂。马可勃罗安慰铁穆耳,并告知决定回国,跟他辞行。

第6集

  郡主阔真与铁穆耳青梅竹马,知他为了丧父及与忽必烈闹翻,心情欠佳,上前开解他。太辅伯颜为了拨款赈灾一事在忽必烈面前跟管理兵部的九皇子忽哥赤起争执,忽必烈不胜其烦,着二人有解决方案才禀告。丽君与荣兰于路上遇上四名潦倒山贼,丽君将四人打至落花流水之际,山贼首领卫勇娥出现,将丽君制服。丽君与荣兰被带回山寨,山贼告知四人 本是梁山好汉之后人,并欲向丽君及荣兰搜身取银两,丽君情急下讹称自己乃富商之子,如在山寨有上宾式款待,便写信通知父送五十万两给他们。阔真以汉人食品给忽必烈品尝,令他对汉人成见渐消。丽君亲手替勇娥画肖像讨她欢心,勇娥被她的花语巧语弄致神魂颠倒。忽必烈主动以象棋消除与铁穆耳的嫌隙,铁穆耳感激阔真的帮助,送她玉笛答谢。阔真问铁穆耳,江南与蒙古女子比较,谁漂亮些,铁穆耳不期然想起丽君。勇娥为了丽君刻意打扮,把众人吓坏。丽君以厢房有蟑螂为由,要跟勇娥换房,勇娥表错情出丑当场。勇娥见山贼们捱谷糠方知山寨财政问题严重,自责,丽君献计以解燃眉之急。少华终找着镳局中的师伯,但见他们年事已高,遂打退堂鼓。铁穆耳提议忽必烈到江南游历,忽必烈反怀念在草原上的日子。

第7集

  忽哥赤擅自调动赈灾款项用来增添军备,伯颜为此与他起争执,铁穆耳直指忽哥赤的不是,忽哥即拉开话题着忽必烈另立皇太子代替真金。丽君教山贼重整旗鼓,并以捉朝廷钦犯取赏,不料山贼们遇上少华,并发现他是钦犯,遂将他引入树林,丽君骇见来人竟是三兄王石刚,奋勇相救,二人同堕进陷阱中。少华告知因比武招亲开罪刘捷,变成钦犯,丽君恍然眼前人就是皇甫少华,怒掴他。  

  荣兰以为丽君与少华相认,便可回家,想不到丽君竟要继续隐瞒身分。奎璧在刘捷面搬弄是非,指士元制造流言,刘捷一怒之下决处斩皇甫敬。士元本打算启程往江南替好友申冤,忽闻皇甫敬被判处斩之消息,焦急。山贼们曾受皇甫敬之恩,得知少华乃其子,礼待他。荣兰欲劝丽君接受少华,不果。丽君试探少华对自己的心意,没料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竟如此佳,险些自揭身分,后向少华讹称乃丽君表兄,与丽君情投意合,着他死心。

  子儒不自量力劫狱救皇甫敬,被奎璧生擒,奎璧藉此要胁士元。众山贼策划劫法场救皇甫敬。丽君有感劫法场一事危险,着荣兰回家,并要她发毒誓将自己行踪保密。少华为免丽君涉险,着她做支援的工作,为众人安排马车。勇娥临行前,含羞答答地送上平安符给丽君作定情信物。

第8集

  士元欲携食物到法场送皇甫敬一程,孟妻坚决不让他与子儒到法场,士元感难为。荣兰回家,映雪巧计套出丽君行踪,不料被子儒听到。丽君在镇上雇不到马匹拉车,丽君按驿店老板的提示,尝试出示铁穆耳的玉佩来雇马,竟有意外之获,丽君对铁穆耳的身分更感好奇。丽君不理危险决定前往法场施援手,众人不敌,丽君更中箭受伤,危急之际,一黑衣人冲入法场,成功救出皇甫敬,众人得以全身而退。

  黑衣人原来是皇甫敬的旧同僚文近东,近东着众人兵分两路,掩护皇甫敬。近东带丽君、少华等往茅屋,向他们引见宋帝昺。帝昺少不更事,得知又要离开茅屋上山寨避难,表厌倦,宁愿隐性埋名过日子,不做皇帝。

  忽必烈赞成铁穆耳的建议,切合形势跟高丽议和,忽哥赤不满遂质疑铁穆耳身分低微不适合接待来使的高丽太子,忽必烈闻言决定册封铁穆耳为震远亲王。忽哥赤愤怒莫名回寝宫,其妻格米思开解他。丽君逼子儒发毒誓保守其女扮男装的秘密,子儒无奈。丽君伤口恶化,晕倒在房间,少华路过见状把她扶起,还悉心替她包扎伤口。勇娥对丽君大献殷勤,还称呼她为“魏郎”,吓得丽君急谋对策,免被纠缠。丽君欲撮合子儒跟勇娥,不果,竟转移视线至少华身上。

第9集

  丽君见近东收少华为徒,乘机建议他将勇娥亦收为徒,近东答应,众人畅饮庆祝二人拜师。丽君与子儒合力灌醉少华及勇娥,打算令二人同寝一室,不料丽君一觉醒来,惊见少华竟睡在自己身旁,怒斥他占其便宜。适时,传来子儒的惨叫声,原来他亦错入了勇娥的房间就寐,丽君决定将错就错,撮合二人。子儒见丽君坚拒嫁与少华,知她念念不忘铁穆耳。忽哥赤派人行刺杀高丽太子失败,迁怒手下八思巴。议和一事成功,忽必烈要忽哥赤彻查行刺一事,忽哥赤惟有推御此为前朝余孽所为。丽君欲与子儒离开山寨,被近东阻止。忽必烈决定册封铁穆耳为皇太子,忽哥赤欲阻无从,愤怒。忽必烈病倒,心中记挂着皇后察必(?岳?,铁穆耳决往江南找其下落,着阔真代为照顾忽必烈。格米思见忽哥赤为争名夺位心怀不平,劝他到江南休息,忽哥赤闻言若有所思。山贼们误会子儒说话,以为丽君有龙阳之廦,劝少华留心。丽君与子儒打算从后山逃离山寨,却不慎从树上掉下来,二人相拥场面竟被少华看见,少华方信山贼们所言。奎璧以通缉子儒来要胁士元将丽君许配给他,更派守卫监视孟家。映雪知奎璧误会自己是丽君,思前想后下,请求士元让她代丽君出嫁。

第10集

  荣兰声称外出替丽君买燕窝,上山寨向丽君求救,不料被误当作是奸细,无辜被打。少华、丽君等欲下山救人,近东以危及帝昺安全,不允。丽君、少华偷偷下山,近东突然出现,丽君怒斥他不近人情,不料近东竟大赞她一番,还赠宝剑给少华上路。奎璧突然提早婚期,更硬将大婚所需物品送到孟家。映雪无意中得知士元打算独自对付奎璧,心有决定。奎璧到孟家要人,士元拔剑相向,不敌。映雪此时穿上嫁衣步出,拜谢“爹娘”多年来养育之恩后,跟奎璧上花轿,士元夫妇伤心痛哭。丽君与子儒、少华及勇娥一起潜入刘府救映雪,却发现刘宅空无一人,幸得燕玉指引得知映雪于石舫内。奎璧向映雪坦言娶她只为了出一口气,洞房后更打算将她卖到妓院,映雪不肯受辱,反抗奎璧并将他打伤。丽君等赶到石舫时,惊闻映雪投河自尽,即加入打捞行列。奎璧的下人们将打捞到的红鞋回府交差,奎璧不忿,其母却恐士元会前来追究。丽君等整晚打捞,却只寻得映雪的丝巾,少华以为“丽君”已死,拿出打算送她的玉镯来,将心底话说出,更洒下男儿泪,丽君感动。奎璧指控士元教唆女儿谋杀亲夫,派人押士元回衙门受审。少华欲拦途截救士元,奎璧即命人将他一拼捉回衙门。

第11集

  少华以利剑要胁奎璧,要他放士元走,燕玉出现求他饶奎璧一命,奎璧竟乘机以她作挡箭牌,逼令少华退去,丽君远远望见,气结。丽君等乔装入城打探士元消息,遭官差截查,幸得燕玉及时出现解围,更收留众人到其亡母旧居暂住。丽君收买证人,令官差们忙得晕头转向,乘机与荣兰联络,并与子儒乔装成夜香妇回家见母。

  胡院尹公审士元,士元 反告奎璧一状,却被指姣辩,胡院尹欲判士元入罪,引来村民非议,院尹见群情汹涌,惟有先将士元收监容后再审。丽君探望士元遇奎璧,惟有以“魏子尹”身分讹称前来向士元讨债,奎璧怕开罪蒙古人,让他入内。士元不欲背上畏罪潜逃之名,不肯随丽君离开监牢。丽君见士元邻仓的囚犯因认识蒙古人得优待,提议借助铁穆耳之力,但士元坚拒受蒙古人的庇护,只着丽君上大都找旧友帮助。

  丽君向胡院尹出示铁穆耳的玉佩,胡院尹一见玉佩即必恭必敬,更答应会秉公办理士元一案。少华与丽君决定往大都找士元旧友,丽君母将丽君的自画送给少华留念,并多番暗示画中人远近在眼前,惜少华始终未明其心意。奎璧遭恐吓,无意中发现少华给燕玉的字条,怒斥燕玉。丽君于溪涧洗澡,忽闻熟悉笛声,惊喜交集,以为铁穆耳在附近。

第12集

  丽君找寻笛声来源,但四野无人,荣兰怀疑是少华吹笛,可惜少华将笛子丢掉了,而丽君亦认定他不能吹出如此动人乐章。奎璧打算将燕玉下海味店年迈老板,燕玉决定离家出走上京找父。奎璧见燕玉失踪,担心她找刘捷告状,赶忙上京找父。勇娥与子儒回山寨,见众人在近东指导下经营起茶寮来,且干得有声有色,大喜。中枢省急召士元入宫医忽必烈,胡院尹不敢怠慢,善待士元。

  映雪被忽哥赤南下的船只救起,昏迷多日后苏醒,为免连累孟家向米格思自称素云,并虚构被嗜赌父亲逼婚才走上绝路。映雪为报救命之恩,愿为奴婢,但忽哥赤因女儿之死迁怒汉人,坚决要她于船泊岸后离开。米格思病倒,映雪将手上惟一的金镯子变卖替她执药,却被米格思发现,感动。忽哥赤见米格思与映雪投契,将金镯赎回给映雪,并暗示让她留下,映雪感动。

  子儒接士元信函,以为他上京另有内情,决上京查看。丽君等与少华盘川用尽,偷偷上一戏班船渡江,丽君与少华为免被发现,于一狭窄木箱内共渡一宵,二人互感异样。戏班中人发现丽君等人,丽君惟有向众人胡诌上京告状,博取众人同情,班主见状答允让他们留下来。花旦英向少华献媚,吓坏少华,花旦英遂指他喜欢了丽君,少华感茫然。

第13集

  丽君随船抵达常州,竟在酒家中遇见铁穆耳,雀跃万分,但铁穆耳突然接到皇后察必的消息,需先行离去,遂相约是夜前往城西湖再作详谈。铁穆耳按钱庄老板所言推断,决定派人于钱庄守候察必出现。花旦英不慎吃下丽君买回来由芋头所做的点心后出风疹,班主无计可施下着丽君代花旦英出场,丽君的白娘子造型令众人惊艳,少华更觉得眼前人与丽君画像相似。

  丽君饰演白娘子,由花旦英幕后代唱,大受观众欢迎,不枓丽君被当地一好男色的恶霸看上,特别设宴招待戏班。丽君因不肯出席应酬,被恶霸派来的人掳走,少华知道丽君有危险,赶往相救,却遭暗算受伤,幸好荣兰通知铁穆耳,二人及时获救。丽君得悉少华奋身相救,感激,见他手部受伤,便喂他吃粥及替他抓痒,铁穆耳见状,大感不是味儿,但从二人对话,知道少华并未知悉丽君女扮男装。

  少华对铁穆耳坦言对四弟有遐想,铁穆耳指他将四弟视作丽君替身,并怂恿他暂时离开丽君。少华不辞而别,继续上路往大都,恰巧在途中一黑店内遇见燕玉被人打劫,燕玉得少华相救,感激不已,并邀请与他一起上京,互相照应。丽君要求铁穆耳吹奏笛子,铁穆耳不知丽君心意,指没有带笛子同行,但为讨佳人欢心,仍以手代笛吹奏一曲。

第14集

  铁穆耳试探丽君,问她有没有妹妹或表妹,指可与她亲上加亲,丽君听后心如鹿撞。胡院尹陪同士元父妇、子儒及勇娥一同上路往大都,埋怨众人开销大,子儒不满反击,士元亦教训他一番,胡院尹无奈。铁穆耳与丽君等抵达扬州,铁穆耳得知察必曾到钱庄兑现银票,又寄存包袱于钱庄,大喜。

  丽君与荣兰逛市集,见察必于赌桌上被骗去银,不忍,使计为她赢回银两,并以“十赌九骗”来劝她戒赌,不料赌坊中人前来寻仇,丽君将众喽啰打至落花流水。察必为报答丽君,请她到怡红院饮花酒,丽君浑身感不自在,却原来察必另有心意。铁穆耳得悉丽君于怡红院喝至酩酊大醉回来,不解。丽君欲向铁穆耳说出自己是女扮男装,不果。荣兰着丽君制造机会说出真相,可惜铁穆耳因极重要事又再匆匆离开,只约丽君在城西见面。

  铁穆耳劝察必回京,二人忽闻忽必烈病危,慌忙上京。铁穆耳叫阿桑哥交信予丽君,阿桑哥途中遇少华,即找他代荣。少华硬着头皮到城西,惊见女装打扮的丽君,虽然丽君讹称扮花旦给铁穆耳看,少华仍怀疑丽君是女儿身。少华推测丽君与铁穆耳互生情愫,警告自己勿再胡思乱想。燕玉扭伤脚,少华掺扶她并替她涂药酒,丽君路过看见,不满。忽哥赤得悉忽必烈病重,宣布返大都。

第15集

  映雪以为忽哥赤不喜欢自己,自行告辞,忽哥赤指米格思需人服侍,着她一起回大都,映雪见他接纳自己,欣慰。忽必烈病情愈来愈严重,自感时日不多,阔真开解他,幸铁穆耳与察必及时回宫,忽必烈稍得安慰。勇娥晕船浪,士元着子儒替勇娥按着穴道,孟母更指勇娥已是子儒的人,不用避嫌,子儒与勇娥错愕,众人却不理二人解释。

  忽必烈与察必欲撮合铁穆耳和阔真,铁穆耳苦恼,察必看出他的心事,遂警戒他不可娶外族女子,违反祖宗遗训。少华奋身相救一为情投江寻死的女子,并对该女子晓以大义,丽君遂对他改观。少华染风寒,丽君为他煎药,但当知道燕玉亦为少华煎药,即着荣兰将药饮下。丽君辗转难眠,忽闻笛声以为是铁穆耳,不料原来吹笛人竟是少华,丽君顿感晴天霹雳,少华对丽君反应大感莫名其妙。

  伯颜提议暂缓拨款建庙以筑堤坝防洪,铁穆耳却担心与忽哥赤再起冲突,遂请教国师八思巴意见,八思巴以恐招天谴来反对延迟建庙,察必听见驳斥之,铁穆耳感激。少华等途中见一可怜女孩伴随病母卖身葬父,少华与燕玉将身上银两送她,由替她修补房舍及煎药给其母喝,丽君对他另眼相看。丽君再被笛声引出房,荣兰终发现令丽君芳心暗许的笛声是由少华吹奏。

分集:1-15 16-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