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名动南京的大歌星金石心即将在上海大世界走场,有“浦江豪侠”美誉的黄勇之得知消息与门徒前去捧场,遇见同是上海大亨的林鹤豪。歌舞徐徐开始,万众瞩目时……

分集剧情:
第1集

  名动南京的大歌星金石心即将在上海大世界走场,有“浦江豪侠”美誉的黄勇之得知消息与门徒前去捧场,遇见同是上海大亨的林鹤豪。歌舞徐徐开始,万众瞩目时金石心靓丽出场,美妙歌声全场环绕,一时众人侧目,金根本不理会其他大亨,纤纤玉手径直伸向黄,邀他共舞,黄本不是爱出风头的人,但不愿拒其盛情,舞时,金透露有要事相告。林鹤豪对金石心甚有情意,愿出高价包下金。但金心仪文武双全的黄勇芝,”‘黄也诚心挽留金,言谈中,柔情顿生,只恨时光苦短。反蒋人士钱建闻前来游说黄去刺杀蒋介石,黄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表示力所能及,决不推卸。谁知,事情泄密,手下门徒赵纪然,被杀。一群黑衣人,深夜围住黄宅,黄的门徒徐生、刘凤伟、钟少龙发觉有异,各自警戒,黄勇之带门徒以高超武艺,精准枪法杀出重围。黄在赵纪然灵台发誓,一定会照顾其家人,赵纪然的妻子黎婉秋回忆起前夫为她关心黄勇之吃醋的时光。国民党特务侯彪来找黄勇之,劝他加入蒋介石的阵营,并说已知道黄有杀蒋的意图,黄严词拒绝了侯彪。为防备内部奸细,率门徒至秘密地点议反蒋之事,众门徒均群情激愤,声言必追随黄,一起铲除强权。黄去看望黎婉秋,谁知黎表示对黄。早有爱幕之情,黄义气深重,言黎是朋友妻,断然拒绝。

第2集

  黎婉秋对黄述尽衷肠,并说女子人生快乐时光只有百日,却不能与自己心仪的男人好好度过。黄还是婉言拒绝。黄的门徒徐生一直暗恋黎婉秋,得知黄在黎家,心有怨意。黄与门徒钟少龙商议给黎找个归宿,并把此事告之徐生,还鼓励他努力追求,徐生大喜。钟少龙受黄所托牵两人红线,黎得知嫁黄无望,遂与徐生结婚,徐对黄更是感恩戴德。侯彪听一神秘女下属汇报,女下属称己掌握黄的一切行踪。黄在加快刺杀蒋的行动步伐,正巧,金石心来看黄,告之赵纪然还未死,黄感到对不起兄弟,发誓一定要救纪然出狱,徐生在门口偷听见,万念俱灰,回家志石问黎,如果纪然还活着,他俩之间黎如何选择。黄与徐兵分两路去南京,庐出杀蒋。不料,南京扑空。金己把情报传递出去。黄认为这次行动很缜密,不应失密,钟少龙认为金有可疑,黄不相信。金把纪然还活着的消息告余婉秋东口道了前夫未死,她无法面对两个深爱她的男人,欲自尽,幸被黄及时发现。候彪从金处得知徐生要去庐山刺蒋,但此时徐生和孙风伟已在山上。

第3集 金石心那天对黄勇之说赵纪然还活着时徐生就在隔壁,他爱余婉秋,可他与赵纪然也是生死战友。徐生一向胆大心细,搞暗杀从无闪失,但这次因为思想不集中,在组装武器时,竟然随手把夹带枪支零件的火腿随手扔在了路边。黄从金露出的蛛丝马迹断定金是特务,金借黄对女人无戒备之心的特点,轻易的取信于黄。余婉秋她无法面对两个深爱她的男人,欲自尽,幸被黄及时发现。蒋介石夫妇乘坐轿子在侍卫的拥簇下向太乙桥来。徐原计划在蒋到转弯处动手,没想到造卫兵发现了路边的火腿并查出有枪油痕迹,遂立即通知轿夫停止前行。意外变化使徐生慌了手脚,迫不及待连向蒋开枪射击。因距离远加上注意力不集中,陈未刺中蒋,反被侍卫乱枪打死。两次刺蒋失败皆因泄密,黄勇之怀疑内部出了奸细。奸细是谁?精明过人的钟少认为,侯曲特务严格监视之际突然出来个金石心很值得怀疑。特别是蒋介石在南京临时取消公开演讲,及金石心有意把赵纪然还活着的消息透露给徐生、余婉秋更能佐证,钟和刘风伟决定一起找到黄勇之,劝他立即下手除掉金石心。

第4集

  黄勇之不相信金是侯彪派来的女特务,叱骂两位手下不要疑神疑鬼。对黄的执迷不悟,钟少龙心急如焚,为找到证据说服黄相信,钟少龙要余婉秋留意金石心的行踪。徐生新丧,赵纪然生死未卜,余婉秋情绪低落,真情一时找不到归宿。她迷恋黄勇之入投怀送抱,黄都强忍克制,这更让余对他欲罢不能。余以黄救夫君为幌子,频频出入黄的终于撞见了黄与金石心缠绵的场面。女人本能的醋劲被激发,余遂监视金石心更紧。余发五金石心趁黄勇之不在时经常外出与一个年轻入碰头,并设法用照相机拍照。钟少龙认出那位年轻人正是侯彪的手下苏醒。鉴于黄勇之被金石心深深迷住,钟少龙决定先斩后奏—除掉金石心防十少龙把丰骗手工秘处,由刘风伟下手。黄勇之早看出两位手下起了杀心,不见金后如期寻至,并对钟、孙说:如果要杀金小姐就先杀了我! 钟少龙苦劝黄勇之应当机立断,否则后患无穷。黄勇之坚持说金石心不是奸细,钟少产出全乌苏醒接头的照片,黄哈哈大笑,声称金是奉他之命与苏接洽,目的是打听赵纪然下落,以便设法营救。黄勇之救下金石心一命,金内心掀起涟漪。金:如果你的手下所怀疑的是事实,你是不是会后悔?黄:我不会后悔。金:为什么?黄:因为你把一生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我,此生我无以为报,凡我以一切你皆可以随时取要,包括性命。钱建闻来找黄勇之,向他致谢。杀蒋未遂,黄勇之感到对不起朋友。钱说蒋在台上杀之不易,如其下野就好办了。蒋介石所以能在政坛崛起.靠的是宋子文为其主持财政,如果没有宋,就不存在蒋的政权。因此,钱建闻劝黄改为刺杀宋子文。黄勇之得知宋子文对蒋介石有如此重要,欣然答应。黄与手下研究行动方案时,各人一致决定先不要杀宋,抓活的可以换回自家兄弟赵纪然。黄感到这样对不起钱建闻,钟少龙献计可借交换之时设埋伏……钟少龙施展其特工天才很快摸清了宋子文的行动规律。宋于文乘坐的火车由南京准时抵达上海北站。宋子文及随从走下,刘风伟及其训练有素的杀手瞄准宋的卫兵一齐开火。

第5集

  “刺宋”行动开始很顺利,宋的警卫被火力压了下去,但一伙早有准备的神秘人物从慌乱的旅客群中冲过来将宋劫走。 次日,上海《申报》等数家报纸刊登宋遭刺消息。宋获救,其秘书唐腴胪死干非命。救走宋的为何人?钟少龙怀疑系侯彪所为,但一时找不到证据。 两次行动失利,赵纪然生死未卜。余婉秋提醒黄勇之金石心在这两次行动前夕行迹旨为可疑她了解黄勇之很看重男女之情,劝黄不要连性命和帮会都不要。黄如果寂寞她可以排解,并向黄哭诉不知自己何处不如人。黄勇之坦言说:你没有哪一处比不上金石心,就因为你是朋友妻。见余婉秋楚楚可怜的样子,黄许诺一定帮她救出丈夫。恰在此时,侯彪来函,声称赵纪然在他手中,只要黄不继续反蒋,愿“完壁归赵”。侯与赵纪然有很深交情,得知这稍息, 黄对余的安全放了心,决定伺机营救。 1931年1月28日,日军侵犯上海。黄成立“铁血锄奸团”参加救亡。2月中旬,钟少龙探得日军设置在虹的兵力很薄弱,黄勇之将此消息透露给十九路军军长蔡光锦。黄亲率“敢 死队”在十九路军的支持下向日寇司令部发起进攻。日军仓促应战,伤亡惨重。眼见大功告 成,想不到日军司令部上了“出云”号兵舰逃脱。黄带兵追去,道“出云”上的大炮弹,伤亡惨重。“出云”号是日军侵华的主力舰,对中国军队威胁最大,黄勇之发誓炸“出云”,并着手准备。钟少龙探得近期内日军侵沪最高将领将在“出云”号上召开高级将领会议,部署 围攻十九路军。黄派水性极好的手下“李水鬼”、“陶海妖”跳入寒冷刺骨的海水中,二人轮流手推两枚1000磅的鱼雷炸沉了“出云”号,炸死日军上将及多名日军高级将领。“出云” 号被炸,震惊了全世界,震惊中国政坛,也震惊了蒋介石。侯趁机游说,称作日航者绝非等闲之辈,若能“为校长所用”,在中国就没有铲除不了的政敌。蒋首肯。1932年5月,黄勇之正在研究如何尽快救出赵纪然,侯彪带赵纪然突然出现在他身前。当年黄乐平策划倒蒋失败,赵纪然被俘,蒋都命侯彪处死赵纪然。侯念旧情,也为今后说 服黄留下筹码,从街上拉一市民杀害,代替赵纪然。侯将赵囚禁这么久才放,黄认为他不义。 侯不识时务,在黄不高兴之时仍劝黄投蒋,当他要黄杀钱建闻向蒋表示诚意时,黄勇之被激怒,下令手下将侯彪拿下。

第6集

  因钟少龙、赵纪然说情,黄免侯彪一死,但告诫他“离得越远越好,见到了定不轻饶”。 侯原是本着“救人于歧途”的好心,岂料好心被黄当成祸心,险些还送了性命。侯恼羞成怒, 回到南京见蒋,说出“黄乐平倒蒋”、“庐山刺蒋”、北站刺宋”都是黄勇之所为。蒋惊怒万 分,怒骂侯彪,着令“一个月内务必提黄勇之的‘人头’来,否则不要见面。” 一个月时间十分紧迫,侯彪更清楚黄勇之非等闲之辈,要杀他绝非易事,但他很快就想出 一条杀黄“毒计”……自赵纪然回来后,余婉秋又回到了丈夫身边。金石心没有了情敌。此次碰头,苏醒向金石心转达侯彪的旨令:现在工作性质变了——“监视”变成了“铲除”……一边是严明的军统纪律,一边是自己最心爱的男人,金石心陷入了空前的矛盾中。由于侯彪催逼甚急,金石心采取逃避——赵纪然回来后,听到一些有关妻子的风言风语,心里很是不快,夫妻关系日趋冷淡。黄勇之自从与侯决裂后,预感到会有一场恶斗。而且这次侯的行动十分诡秘,不仅没有半点动静,甚至连精明的钟少龙都得不到任何情报。钟少龙劝黄小心行事,并提醒他;明处的敌人不可伯,身边敌人难防。他还问黄:前些天金小姐又与苏醒接头,九哥是不是还要她去打听赵纪然的下落?黄勇之也明显感觉到这段时间的金石心神色有异并在她床上发现了枪支……黄一直不露声色。黄勇之酣然入睡,他的这种为爱情将生命置之度外的枭雄风度深深地打动了金石心。虽然房间有枪有刀,但金石心没有下手。当夜,金石心没有与黄勇之告别就悄然离去。黄次日醒来看到金留下的字条:家有急事,今后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九哥多保重。金石心离去后,黄勇之帐然老夫,一天,黄勇之正在思念金的时候,一个神秘人物送来一封信——竟然是金石心的亲笔信;九哥,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现闲居家中,一切均好。今有一事相告,近期内上海有危险,望九哥速离沪。切记切记。黄决定撤离上海,钟少龙却认为这是侯彪的诡计—上海是黄的根据地,一旦离开,就好比老虎离开了大山。同时,钟劝黄不要迷信女人。黄犹豫之际,便发生了他的很多处窝点被搜之事。他意识到金石心是真心帮他。黄立即决定离沪—但全上海的水陆空交通要道己被全面封锁。

第7集

  侯彪为尽快完成杀黄任务,也袭用黄勇之惯用的“双保险计”:兵分两路杀黄——一路命令在黄身边卧底的金石心下手;万一第一步失败,由行动组去完成任务。授意金石心杀黄的同时,侯彪派心腹手下苏去摸清黄勇之的行踪和窝点。金石心回到南京,她开枪将手臂打伤,向候报告刺黄失败,因身份已暴露,不宜在上海长期呆下去——也就是说第一套计划已经破产。黄勇之在上海很深蒂固,窝点多处,且行动飘忽,苏醒要杀他更是无从谈起。侯彪万分.苦恼。赵纪然回来后,余婉秋欲与他和好,好好过下去。但很快发现她的心还在黄勇之身上。婉秋认为要得到黄勇之除非这世界没有金石心。爱让她失去理智。她给南京“鸡鹅巷53号”写了一封信,揭发金石心把特务处的情报透露给了黄勇之。苏醒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查到了黄勇之的几处窝点。但率部赶到现场时,那里早已入去楼空。苏怀疑有人与黄勇之通风报信,而且这个人就在内部。侯彪相信这种怀疑,在内部全面排查,但查来查去都没有结果。正在这时,一封信为他解除难题。

第8集

  侯彪收到一封揭发金石心背叛“组织”的信,从字型上看是出自女人之手,而且这个女人对黄勇之内部情况非常熟悉。他知道赵纪然的妻子余婉秋对黄勇之有意,她在吃金石心的醋,说不定她写此信的目的正是要置金于死地。侯彪眉头一皱,便有了一条毒计。是夜,黄勇之准备就寝,余婉秋又来到他的房间。黄:很晚了,还不回去,纪然会不高兴的。婉秋:他不在,昨上午就走了。黄;他去哪里?我怎么不知道。婉秋:去南京,他正恨你呢,怎会让你知道。黄:所以你更应该注意,别老给我添乱于了。纪然去南京干什么没跟你说?婉秋:没说,我懒得去问。黄:快走吧,说不定他今晚会回来。婉秋:我一来你就撵我走,我得不到你难道连多看你一眼的权利都没有吗?我今天偏不走!婉秋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打动了黄勇之,他不再忍心撵她走,于是提笔写字打发时间。深夜赵纪然回来寻妻至黄家,果然找到了余婉秋。黄很尴尬,他看出赵纪然眼神里有异样的光。次日,婉秋遍体鳞伤来找黄勇之:九哥,纪然不知听信谁的挑拨,说你给他带绿帽子。黄要去找纪然,向他解释,婉秋:你不能去,他疯了,正要杀你呢。黄:我不去他更加怀疑,如果听了解释他还要杀人,我让他杀好了。黄至余家,纪然己离去,黄感到此处不宜久留,而且包括赵纪然知道的地方都不能去,黄估计纪然是中了侯彪的离间计,这个损失很大,在上海他只有两出地方可以藏身了,数日后,《申报》上果然刊登了赵纪然脱离黄勇之的公开声明,赵在《申报》里大骂黄勇之是禽兽。被手下误会又无从申辩,黄勇之将悲愤宣泄在笔墨上,他写了一副苍劲有力的字:我心自清,天日可证,钟少龙看后,感到心酸,安慰到:我可以为证,兄弟们都可以为证。婉秋来到黄身边:光九哥,既然纪然也认为我俩不清不净干脆就让它成为事实吧!我要做你的女人,用一生一世爱你,做你的奴仆。黄:如果说以前我们俩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现在百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了!人活在这世界无非一张臭皮囊,但是名节却是至高无上的。纪然骂我是禽兽,要了你岂不等于承认自己是禽兽吗?婉秋知道无望,从内取出一把利剪,对准自己的心脏。

第9集

  黄勇之:你要自杀我不拦你,对你而言,这样活着确实比死更痛苦。但我要对你说一句话:你爱我是假的?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钟少龙在一旁说:你死了就等于承认赵纪然的声明是事实,岂不是毁光九哥的名节?婉秋痛苦万分,她连死的自由都没有。为了证明她爱黄她要坚持活下去。蒋介石限定侯彪杀黄的期限只剩下最后几天。他行动也到了疯狂的程度。赵纪然因脱离黄勇之有功,被蒋提升为上海警备师师长。侯彪联合赵纪然、上海警察局三股势力共同对付黄勇之。一个月期限到了,侯彪被蒋介石骂的不能抬头,蒋知黄非等闲人物,再给侯三个月时间,同时以政府名义悬赏100万调动全社会杀黄。黄预感到这场风暴非比寻常。他给了余婉秋一笔钱并写了;封信要她去广州找钱建闻。黄勇之手下门徒四分五散,可是在分散前未定好日后接头地点。黄正苦恼之际,他的手下柏藏香找到了他。问及众兄弟的下落,柏说可以联系上钟少龙、刘凤伟、。黄喜出望外,将他在赵主教路密宅告诉了柏,要柏通知兄弟们去赵主教路碰头。由于蒋介石悬赏l00万元,重利之下,谁都不敢保证身边不出叛徒。黄虽说出了密宅,但他并不入住,而是化装后躲在附近,一发现自己兄弟就跟上去秘密接头。好几个兄弟都陆续找到,就剩钟少龙、刘凤伟了。这天晚上他实在太累,想想多日来都没有危险,于是大胆入密宅休息。睡得正香,楼上突然有响动。机警的黄立即下床,发现屋子已被包围。他从后窗跳到阳台,顺手取下凉衣绳顺绳而下,”径向后面小山冈逃奔。特务很快也发现了黄,穷追不舍。追至坟场,黄已经无路可逃。

第10集

  黄勇之无路可逃,只好躲进盗墓贼才掘开的棺内。 这一次是侯彪亲自出动追捕,侯有洁癖,听盗墓贼说棺里有一具烂了肉的死人,手下向前追。黄趁机爬起来向回赵主教路洗欲更衣立即率黄回到愿屋睡了一个很香很甜的觉,醒来时竟然发现金石心就在身边。黄喜出望外:你什么时候来的。金:我找你好几天了,昨晚上我才想到这个地方,没准你还真在这里。黄与金极尽缠绵,情深处,黄恳求:你不要走了,就留在我身边好吗?金点头:我这样已经无处可去。黄听出话中有话:为什么?金:侯老板已经怀疑我,这次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金:光九,为那100万你内部出叛徒了。黄;我知道。你知道是谁出卖我吗?金摇头:侯老板防着我,我不敢多打听,但我知道有人鬼鬼祟祟去南京找侯老板。黄:石心,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你来了最好,可以帮忙留意我身边的人。黄通知门徒去黄埔码头密宅召开紧急会议。当各路人马将要抵达黄埔码头时,黄突然宣布会议地点改为法租界,使叛徒没有与侯彪联系的机会。32个门徒到齐后,黄说:你们中有人出卖了我:他让每个人手中捧一碗酒,告知只有叛徒的酒里有毒,其他人可以大胆喝下去。当即两个叛徒原形毕露,在帮内起到了很强的震慑作用。清除了叛徒,纯洁了队伍,黄又向门徒下达了新的工作任务:我们不是孬种,是顶天立地的爷们儿,绝不会被侯彪、蒋介石吓倒,从现在起向侯彪发起反攻。

第11集

  钟少龙探得侯彪奉蒋命令暗杀宋庆龄的得力助手柏瑞文。宋庆龄是民权保障同盟领袖,民盟的宗旨,几乎每一条都是针对蒋介石的。特别是最近宋庆龄为了督促蒋抗日。对蒋构成了严重的危险。宋是孙中山夫人,蒋奈何不得,故杀柏瑞文以示警告。候的手下过得成在执行杀柏之际,郑抱真凭着他在黄处学得的武艺将过得成及手下当场击毙。钟少龙则拍下过杀柏的场面,并在小报上发表。宋美龄看到报纸,大骂蒋介石,蒋故伎重演,把侯打的皮开肉绽。侯很快查出这事及偷袭他们都系黄和门徒所为。恼怒之际认为自己过去太看重兄弟情分,没有为难多数人,一咬牙,他决定对黄的门徒实行全面打击。侯还嫌不够,又联合保安处、法租界徒,并喊出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1933年农历三月,上海军、警、宪、特全部出动。巡捕、日军密探、汉奸、与黄有隙的组织。围剿黄的门一个的口号。数日之内,黄勇之门徒有40人被杀,百余人被捕,黄和金也无处可躲。黄自出道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真正的危险。这时,他想起了赫德里路茂昌钱庄的老板朱根成。黄在红的发紫的时候对朱有思,而黄也一向看好朱是个重情重义之人。金石心认为人心隔肚皮,重利之下难保不变心,建议去赵主教路暂避,设法和手下联系上,商量今后出路。在赵主教路果然碰上也在找黄的钟少龙、刘凤伟。为保存实力,黄决定化整为零,让他们分别南下广州、武汉、桂林联系旧部,待羽丰后,再杀回上海报仇。会结束时,发现己被特务包围。黄用“空城计”骗特务,然后和门徒施展轻功把楼群当成大路从容逃逸。门徒己各自逃命,黄和金石心来到朱根成家。朱十分热情。一次,一女于在金的菜蓝留下一字条,约黄勇之当晚去大吉路爱群女子学校门口见面。那女子是什么人?怎会知道金石心和黄在一起。

第12集

  那女子原来是奉马顺田之命与黄勇之接洽的。李一直在关注和保护黄。这次他给黄指了三条路:去延安;加入上海地下党;在共产党的帮助下重组“抗日铁血锄奸团。”黄对共产党不了解,谢绝了马顺田的好意。1933年5月中旬,柏瑞文因得不到黄勇之的保护,被侯彪杀害。黄勇之闻讯,万分悲痛,当即写了一首《哭吊杏佛先生》的挽联,他知道这挽联肯定会落到侯手中,特意差人潜至福州,从那里寄给上海的柏瑞文治丧委员会。黄意识到朱根成家不宣久呆,没想尚未找到新地方,朱家来了两位旧友,朱觉得两位旧友多年未见,政治面貌不清多了个心眼,果然发现两位很可疑,证实是侯的特务。和黄设计将两人处死。黄寄给柏瑞文的挽联使侯知道黄仍在上海,且已走投无路。金石心终于接上了头,黄让金去找他的跑弟黄述憔,他本人因需与部下接头还得暂留朱家。金走后的次日清晨,朱太太突然发现房子已被特务包围,黄从窗帘处果然看到侯亲自带领一帮人来捕他,朱宅是独屋,无法施轻功走壁逃逸,紧要关头,黄灵机一动,与朱太太兑换衣服,用高超的化装术将自己打扮成朱太太了,挎菜篮扭屁圾从侯眼皮低下从容逃走,侯彪感到面子丢尽了,使出最后一招毒计,黄脱险去找胞弟,才知道亲人都被侯彪囚禁,金石心正去向不明。从弟弟家出来,黄又被特务盯上,在这生死关头,他做出了更惊人的举措——径至赵纪然家。当赵纪然看到黄勇之站在他身前,他惊呆了。

第13集

  黄对赵纪然说:今天我来找你,就没有希望要活着离开,我也无须向你解释什么。但是我敢来这里就是说明我心中无愧意,我的死可以替自己洗刷占朋友妻的污名。赵极为震惊,终于意识到自己误会了九哥,他涕泪俱下,求九哥原谅并提供余婉秋的去处,黄如实相告,赵派人南下广州接余婉秋,并写了一封悔过书,黄、赵又和好如初。为了黄的安全,余不让黄外出,黄看到上海各报对他们的“追踪报道”,报上说他身轻如燕,飞檐走壁如履平地,他在赵主教路睡棺材叛逃,报纸说他有遁地之术。他赫法里路化成末太太逃脱,报纸说他象孙悟空一样会变化。如此规模浩大的追捕都未能抓住黄勇之,l黄的本领深深打动蒋介石,1933年7月,蒋介石宣布将不计前娩,重用黄勇之,为表示诚意,派国民党元老常恒芳把信带给黄勇之,并令侯彪停止追捕。侯彪得到蒋的旨意,在报上公开刊登寻找黄勇之的启示。黄的弟弟被释放,侯求述憔提供兄长行踪,但黄勇之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侯彪深知黄勇之最爱面子,于是登报要选一个地方与黄面对面谈判。赵纪然深知侯的为人,劝黄不要上当。黄认为如果不赴约有失英雄风度,对全上海每天从报上关注他的市民。赵唱叹:九哥终有一天会死于面子。黄答应与侯面谈,并选定在上海耀东医院二楼。在赵纪然的帮助下,黄找到金石心及四十余名门徒,金坚决不同意黄赴“鸿门宴”但黄已经答应侯彪。黄、侯彪谈判开始,黄提出三点要求:释放所有逮捕的门徒;政府出一百万安排所有黄的追随者;如果能办到黄愿赴南京听任蒋发落,侯彪提出三个条件:黄全家迁居南京,由侯安排住处;杀钱建闻或胡汉民;办完以上两件,出国缓和空气。谈判失败。

第14集

  7月21日上海各报刊登黄、候谈判新闻,题为”一场更为精彩的侯黄大战”又将上演。黄不愿连累赵纪然,但一时又无更好的去处。这时,一位名叫丁晓的女人,来到赵纪然家,她说是钱建闻派来寻找黄,丁告诉黄一个消息钱建闻正准备策动十九路军反蒋抗日,急需黄过去助他一臂之力,黄喜出望外,立即通知所有骨干南下,丁晓是一位很有能耐的女子,她的一位亲戚是船长,他策划用这般轮船,把黄及门徒带离上海。考虑到码头全是特务、军警,且贴满了黄的头像,丁晓设想用小船把黄送出港,然后在中途上轮船。次日一早。经过乔装打扮的黄和丁晓在一僻静处租了一条小船,临近开船时,丁晓的两位同伙随后赶来——他们没有买到票,想在中造上船。小船开了一个多小时,大轮船很快就出现在视线里。这时,丁晓和她的同伴突然露出了真实面目——丁晓其实就是日本著名特务丁香艳,自从黄炸死日军上将,她就奉命活捉黄,将其带去日本公审。侯捕黄时,她一直旁观,这下总算有了机会——因为那艘大轮船就是开往日本的。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刘凤伟等门徒一跃而起,将几个男特务刺死,黄曾说过,他决不杀女人。放掉了丁晓。黄和金一起逃走。

第15集

  次日早晨,乞丐给侯送来一信,侯看出是黄的字体,面色大变。黄一行来到香港好比蚊龙入了大海,.心中高兴的很,在香港,他与所有门徒汇合,钱建闻也闻讯赶来,问及婉秋,黄说己回上海与丈夫团聚。丁香艳提供的消息没有错,钱建闻确实在策动十九路军反蒋抗日,不得不钦佩丁香艳的特工天才。由于蒋介石消极抗战、积极反共,将不是嫡系的十九路军派住福建“剿共”,致使十九路军将士十分反感,有反蒋之意。钱建闻于是顺应军心,与十九路军秘密筹划。十九路军远离蒋的控制,政变很有优势,钱最担心的是侯彪的特务破坏,他想到黄勇之是侯的老对手,于是派人四处寻找,但无结果。黄告诉钱,日谍丁香艳己知道十九路军起义消息。钱大惊,要黄一定做好反间谍工作。黄率门徒进入福建展工作。凭着他们与侯周旋积累的经验,很快将侯安插在十九路军内部的120名特务全部查出并秘密处死。据这些特务交代,最早知道十九路军要起义的是一位名叫丁香艳的日本特务。她把这一消息告诉了侯,交换条件是要侯把黄勇之抓捕交给日本人。石得不到任何有关福建方面的情报,钱建闻的筹备工作得以顺利进行。是夜,黄很激动,挥毫做诗一首。钱建闻、华汝凤通电全国,蒋介石才从报纸上读得消息,他把侯彪叫去又是一顿骂。由于准备仓促、内部不和,"福建起义"失败.十九路军官兵被遣散并不发给路费,万计的广东军人靠步行,行乞回家。

第16集

  由于“闽变”早露出“败象”,为保存实力,黄提前遣散了手下所有门徒,身边只带金石心照顾他的起居。钱建闻在香港有很多存款和住房,他让黄去港网罗门徒,继续扩充实力,黄时刻想着重出江湖、杀回上海,恢复昔日雄风,对门徒训练甚为严格。钱建闻准备采纳黄的建议,准备在广州,以陈继堂等的陆海空为资本讨蒋,黄认为此时讨蒋仍不够条件,故请缨由他回大陆刺蒋。黄回香港和门徒商讨杀蒋,钟少龙从大陆带回一张报纸,上面有一篇报道《破坏抗日有真凭实据,盗取情报被当场抓获—飞党间谍江山在宜昌被擒始末》江心对黄有过救命之思,黄认为这是报恩的最好机会,即派钟少龙赴上海打探江山的消息。随后,黄带金石心、刘风伟等回上海营救江山。钟少龙打探到江山被侯彪关押在南京,武力营救几乎完全不可能。黄遂通过赵纪然带话给侯彪;问释放江山需要什磨条件。侯很快答复:江山已交给日谍丁香艳,如想救他可找丁交涉。随后丁香艳也通过赵纪然带话给寅:江山在丁手中,若想救她请黄单独赴日本领事馆面谈。黄知道丁是为了生擒他才设下此圈套,他不怕死,就担心死了救不了江山。金石心向黄献策:在上海活捉一位日本人与丁香艳交换江山。孙、郑经过努力,终于发现一位地位较高的日军中尉松野渡边常去城皇庙听评弹。晚上返回时被孙、郑制服。不想两位因武功太高,一不小心出手重了弄死了渡边。日军在报上刊登寻人启事,黄透风给丁香艳告之渡边在他手里,并提出交换江山的条件方约定在霞飞路交涉,黄计划到时用武力夺江山。

第17集

  黄用高超的手艺把门徒化装成渡边,交涉时狡猾的丁香艳并没有带江山过来,并且还通知了年彪。黄与日谍、候彪激战,幸亏他的手下部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强将,凭着对地形的熟悉,避开侯彪,将丁香艳生擒。黄要丁交出江山,丁这才说出实话,她来之前己处死了江山。黄悲痛,欲击毙丁,猛想起自己不亲手杀女人的诺言,赐丁自尽。丁跪下称赞黄是最优秀的男人,比日本“真汉于”土肥贤野还有魅力,说愿把自己的处女身献给黄,黄说她比中国的三流妓女还要贱。丁凶相毕露,突然从手中飞出剧毒银针,黄勇之急忙躲闪,岂料第二枚毒针又从丁手中连连飞出。在这干钧一发之际,旁边的金石心用身体保护黄,身中五枚毒针,郑抱真随后闪出,将丁制服。金石心临死向黄表明爱意,说她死在最心爱的人身前是一生最大的幸福。为了让金去的安心,黄让金亲手射杀丁香艳,然后两个女人一起死去。救江山失利,黄将全部精力投入刺蒋,为作到万无一失,黄选定郊县江湾一家旅馆作为据点。不久,钱建闻、胡汉民来上海与黄密讨杀蒋事宜。总结了多年失败教训,决定派几个门徒赴南京创办一个通讯社,以记者身份接触国民党上层,打听蒋的起居行动。原则是:从长计议,不急,务求杀蒋成功。1935年春,“晨光通讯社”成立,钟少龙任社长,刘凤伟为记者部主任。不数日出现两次杀蒋机会,因蒋戒备森严,坐镇上海遥控指挥的黄勇之指示:不轻举妄动,有百分之贰百的把握才下手。是年九月,钟少龙向黄报告一个好消息:蒋介石经过长期筹备的国民党六中全会将在南京召开。黄吩咐钟少龙:一定要杀成蒋,绝不失此机会。因通讯社成立不久,社址屡迁,领不到入场证,刘凤伟通过行贿从国民党馆处搞到,证件编号为“63”。1935年11月1日8时,刘风伟、郑抱真与钟少龙等战友告别,高唱《易水之哥》,到湖南路中央党部开会地点,郑因为无入场证只能留在外面,孙将手枪藏于相机进入会场。孙来到会议厅主席台前,他傻眼了:暗杀目标蒋介石不在会场。

第18集

  由于蒋介石临时得到密报,黄勇之最近可能有所行动,到了该摄影的时候蒋躲进了休息室不肯出来,汪精卫去请,他抱病推诿。刘凤伟眼见鸦片的镇定作用很快就要到期,遂临时改变主意刺杀大汉奸汪精卫。蒋着令侯彪立刻破案。侯从入场证查出此案系黄勇之所为,并知道黄的目标是杀蒋。蒋过去把黄当成安在他安后的定时炸弹,现己感觉到了这枚炸弹引爆的时候,他下定了不惜任何代价除黄的决心。余婉秋的初恋情人陈质平从国外学成归来。至今仍子然一身。两入见面时余婉秋百感交集,陈质平言这几年在国外很孤独,除了求学,别无心思。心中最深的影子还是余婉秋,而余婉秋则称心已有他属,彼此只能做好朋友刘凤伟在行刺蒋前夕,黄己做好了善后工作,安排钟少龙等人乘轮船返回香港。11月中旬,黄勇之及门徒在香港受到了钱建闻的欢迎和安排。黄对孙的死十分痛心,派郑抱真携巨资赴江苏铜山厚抚孙亲人。郑抱真回来,告知大陆一片白色恐怖,侯彪可能会来香港追杀黄。钟少龙提议派入去延安联系,黄勇之也正有此意。留在上海的余婉秋夫妻拍来电报:侯亲率20名杀手即将赴港杀黄,现正在途中。黄勇之找到港督葛洪亮,葛非常欣赏黄的英雄本色,于是欣然答应帮忙。11月26日,侯彪与贴身副官贾少清在香港本岛卢吉道3号码头被扣留。两枝不锈钢无声手枪及大批美钞港币被缴,人被关进警务处拘留所,这是侯一生中第二次坐牢。(1925年,侯彪在一次军阀混战中被俘坐牢,一个月后因部队开赴,准备就地处决所有战俘。恰逢黄勇之新任这个部队的师长,及时制止屠杀,释放战俘。侯因路途遥远回不了家,黄收留了他。侯感激涕零,发誓此生一心追随黄勇之,若有二意,死无完尸。)时隔十年,想不到侯彪要杀恩人,现在坐牢,是不是老天爷给予警告?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黄勇之很快知道侯落入港警手中,他手下门徒十分高兴,认为这是除侯的最好机会,并想出两个方案:一、派人潜入拘留所杀侯,二、拘留所附近设埋伏,只要侯彪一出现就开枪。

第19集

  黄勇之没有同意手下的建议,他认为这样作会对不起港督,还会引起国际纷争。果然,侯被扣留蒋立即以政府的名义向英国提出抗议。3天后,侯被释放,在香港铜锣湾晚景1号寓所和苏醒等20名分批潜来的杀手碰头商讨杀黄。赵纪然因被怀疑与黄藕断丝连,无法在上海立身,远携婉秋来港与黄会合。葛洪亮来找黄,声称他不能保护黄了,政府已出面干涉。苏醒利用香港黑势力盯梢、打听,终于发现“茂源绸庄”是黄勇之的秘密联络点。黄发现居所周围可疑行人很多,他意识到香港不宜久留。黄与钱建闻会面,钱要他去广西梧州自己老家。黄召集手下在“茂源绸布店”开会商讨撤离香港去广西事宜。会至中途,房子突然被军警包围,黄及门徒与警察、特务展开激战。因对方有备,火力强大,为保存实力必须撤离。黄下令:你们先走,我一个人掩护够了!钟少龙;不,他们是冲着你来的,我来掩护。赵纪然:你们都走吧,我来掩护,我还要回家接婉秋,不能同行,---广西见!身经百战的赵纪然一个人与军警、特务对阵激战。黄一行脱险来到胡汉民家,恰好钱建闻也在,钱说我广西梧州老宅空着没人住你们赶快去吧,宜早不宜迟。黄本该立即起程,因惦念赵纪然夫妇而迟迟不动。直至下午,传来赵纪然在皇后大酒店被捕的消息,黄才托胡、钱营救余并代为转给婉秋一笔钱和联系方式,然后乘飞机至南昌,再转至梧州。黄来到梧州安顿下来后,接到钱建闻电报,得知赵纪然已被侯杀害。悲痛中的黄勇之十分担心余婉秋的处境。尚不知赵纪然死讯的余婉秋四处打探赵纪然的下落。这一天,陈质平远道而来,说从上海的报纸上看到赵纪然遇难的消息,深为婉秋担忧,于是心急万分的赶来香港看望。听到噩耗余婉秋陷入绝望的深渊,陈质平极力安慰她,并称他可以照顾她一生。

第20集

  余婉秋拒绝了陈质平。她说自己此生只深爱过一个人,而这个人却拒绝了她。纪然走后,她不想再谈感情,只想追随那个她最深爱的入一生,哪怕得不到他的爱,能在他身边也好。隐居广西梧州的黄勇之对侯彪来说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这天,黄勇之招来手下钟少龙等商量投奔延安之事,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应立即致信给延安方面。寡居的余婉秋情绪低落,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去到黄勇之身边。但由于路途遥远,无法成行。陈质平对神情恍惚的余婉秋甚是担忧,生伯她出什么事情。余婉秋犹豫再三,终于架不住陈质平的甜言蜜语,收拾好心情携陈质平千里迢迢来到梧州。令她万万投有想到的是她竟然给黄勇之引来了杀身之祸。陈质平一到梧州即密电侯彪;黄勇之最后栖身之所己找到。侯彪立即派手下强大特务队伍分头不动声色的陆续感到梧州。正当黄勇之与弟兄们沉浸在欢迎余婉秋到来之际,特务们已将黄勇之住所围得水泄不退。入夜,黄正准备就寝,突然,一把石灰向黄勇之迎面撤来,黄麻利地卧倒在地,紧接着从各个不同方向射出数梭子弹,黄勇之就地一滚,随手拔出手枪,腾空跃起,向屋内连打数枪。几名特务中弹倒地。余婉秋听到枪声,连忙跑来,正与陈质平撞见,余:你这个畜生,欲与陈拼命,被陈一枪打倒在地。余惨烈的喊着:九哥---,听到喊声,黄勇之一分神,立即被乱枪打死。成了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