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乖巧伶俐的红娘与莺莺主仆情深。两人正值花样年华,少女情怀,彼此都希望寻得好归宿。一次花灯盛会,红娘和君瑞分别拾得半边鸳鸯扣。二人寻寻觅觅,却始终缘悭一面。但当红娘对君瑞情根暗种、几乎可以打开缘份大门之时,命运却使缘份落在莺莺手上。相国夫人与莺莺、红娘来到普救寺还神。风雷寨一群山贼闯进寺中,掳劫莺莺,要挟相国大人,情势紧迫,如箭在弦。夫人许下承诺,能救莺莺脱险,莺莺便下嫁于他。适逢于寺内念书的君瑞仗义救人,舍命救出莺莺。莺莺与君瑞经过生死劫难,才子佳人一见钟情。红娘眼见缘份落在二人身上,但仍衷心为他们祝福,更认定君瑞与莺莺才是一对璧人,而自己不过是卑贱的丫环,根本配不上君瑞,因此红娘甘愿为二人牵上红线。

  然而好事多磨,势利的夫人嫌弃君瑞出身寒微,不惜使计迫莺莺与君瑞结拜成为兄妹,意图解除婚约。夫人唯有假意晓以大义,采取拖字诀,要君瑞高中状元,方能迎娶莺莺。但仕子千万,高中者,能有几人?坚毅如君瑞亦难免生怯﹗可是念及红娘多番为自己消厄解困,为了替自己及莺莺穿针引线而遭到夫人拷打、甚至迫婚,更念及家人对自己的付出,君瑞决心背水一战,寄居西厢,埋头苦读。

  但才子佳人的故事背后却内藏暗涌。莺莺娇生惯养,君瑞却是一介草民,一个温柔细腻,一个不拘小节。君瑞与莺莺相处并不协调,反而与红娘却是臭味相投。莺莺深信有情饮水饱,但亦理解贫贱夫妻百事哀。翩翩公子王文彬的出现,令君瑞与莺莺童话式的爱情添上裂痕。

  皇太后见皇上已达适婚之龄,就为皇上选了一位贤淑的皇后,皇上坚决不从,要寻找自己喜欢的女子。因此皇上微服私访民间,却巧遇莺莺,惊为天人;就算知道莺莺与君瑞已有婚约,仍不计后果,一往无前,追求莺莺,而莺莺亦与文彬志趣相投,甚为投缘。面对两个男人,一个有情,一个有义,莺莺犹豫不决,进退维谷。红娘深怕莺莺行差踏错,又怕君瑞情海翻波,影响赴考心情,唯有好女两头瞒,疲于奔命。

  此时君瑞却发现红娘对自己的心意,而相处日久,自己亦对红娘有情。但碍于与莺莺已有婚约,不能有负当日承诺,一诺千金的君瑞只好将这份感情埋藏心底。而皇上得知莺莺与君瑞婚约的来龙去脉,只要君瑞不得高中,婚约自然取消,皇上便可得美人归﹗至此君瑞方知与莺莺之间还有一个文彬,君瑞发觉与莺莺的感情基础是如此薄弱肤浅,君瑞清楚莺莺的心早已向着文彬,君瑞亦明白红娘方是最爱,既然不再受婚约的束缚,君瑞决定向红娘表白﹗

  红娘以为守得云开,正想欣然接受之时;天有不测,相国大人中饱私囊被揭发,皇太后阻止皇上迎娶莺莺,更要将相国全家充军塞外﹗红娘念及姊妹情深,为救莺莺,想出一条出嫁之计,让莺莺嫁予君瑞,成为张家的人,便能免于充军之难﹗因此面对君瑞的示爱,红娘宁愿忍痛割爱,断然拒绝,更扮作琵琶别抱,心中已另有所属﹗但君瑞了解红娘极深,绝不相信红娘变心,正要查根究柢之时,发现红娘竟然正是失踪多时的吐蕃公主﹗红娘已与皇上有婚约,两人必要成亲,否则引起两个交锋,必然生灵涂炭。

分集剧情:
第1集

  元宵节佳节,张家为采灯大会作最后准备,二子君瑞希望为祖业「张灯结采」重展声威;相国府小姐崔莺莺是大家闺秀,就算采灯会是相国举办,亦不能参加。幸好,计仔多端的贴身妹仔红娘献计,女扮男装,改头换面,大步踏往花大晚会。采灯大会后,元宵佳节亦为长安市民准备了「寻找鸳鸯扣,配对有情人」的游戏。花灯会人头涌涌,男装打扮的红娘被人推倒入君瑞怀中,但君瑞为赶往采灯会,遗下放花灯用的烟花,红娘拾获,不过在绽放花灯前一刻,红娘将烟花还给君瑞,令他终于凭「飞龙在天」花灯,赢得比赛。更幸运是,君瑞与红娘各取得半边鸳鸯扣,奈何相国夫人在台上,红娘不得暴露身份,未能与君瑞相认。

  不过,夫人眼利见到女儿乔装打扮。莺莺红娘返家,夫人立即处罚红娘。红娘被打,莺莺心痛。山贼飞雷寨当家黑豹将被押往刑场,兄弟威胁相国以换取当家性命,决定掳走莺莺。

  莺莺与夫人往普救寺求签,山贼乘机捉走莺莺。寺内僧人被山贼一早下毒,站立不起。夫人不知如何是好,表妹玉莲献计,以救得莺莺者可与她成亲为条件。这时,小和尚打扮的君瑞决定舍身相救莺莺。

第2集

  其实君瑞也是见步行步,也没有十足把握救莺莺,但持比山贼熟悉庙内外路线,希望能成功。红娘主仆情深,与君瑞一起救小姐。君瑞设计了几个陷阱,初步也能捉到几个山贼,而莺莺就被绑在前面的树上,两人决定声东击西救她。莺莺成功逃脱,但红娘却被山贼打晕,莺莺君瑞不断向前跑以图脱离山贼,可惜他俩被追赶至悬崖边。二当家飞虎说如果两人有胆跳海,即放他们一马。莺莺不怕,与君瑞拖手跳下山崖。那边厢,夫人想起小山尼正是当日拾获鸳鸯扣那人,担心这个穷书生真会与相国千金成亲,但玉莲称穷人宁要钱也不会要人。

  君瑞莺莺从水中爬出来,衣衫尽湿。君瑞设法生火,可惜莺莺软弱无力,坎了多次仍失败,但君瑞再鼓励她,终于生火。莺莺太冻,决定除掉衣服抹身,君瑞虽知非礼勿视,仍偷望了两眼!两人肚饿,于水边捉鱼,烧鱼充饥,粗造食物,千金莺莺居然觉得好好味!两人乘夜赶返家中,但中途下雪,两人依偎一起取暖。千辛万苦,终于返回相国府。但夫人只字不提成婚之事,君瑞亦只挂莺莺安危,忘了此事。不过,两人经过生死相逃后,虽然是发乎情止乎礼,但已有「发鬓相亡,若即若离」的感觉,但最失望乃是红娘,因她一早芳心暗许张君瑞。莺莺不断追问婚事,父母怕两人真要成亲,藉词推搪。但莺莺靠红娘帮助,与君瑞通信,可是最终仍被夫人发现,红娘又要被打。

第3集

  红娘被玉莲打至皮开肉裂,莺莺见状,奋身相救,手部受伤,红娘才被救回一命。莺莺送去瘀膏给红娘,两人自细相识,红娘常常为小姐受罪,但又想到一支冰糖葫芦两份吃的情形。但想到从前,热泪盈眶。相国及夫人觉得女生外向,决不能让她情倾一个穷小子,决定邀张家回府吃饭。可是,君瑞姐姐念恩却不赞成应约,始终门户有别,相国府只会遭人戏弄。但君瑞却深信饭局与婚事有关,坚决赴约。虽然,有花轿相送,但由一踏入相国门槛,张家上下即饱受凌辱,但相国仍说会提携君瑞,君瑞也相信仍可与莺莺成亲,而莺莺也以为父母已经改变门户观念,唯独红娘暗自生疑。

  可是,夫人突然提出收君瑞为「义子」,众人大惊,念惠立即拒绝夫人之情,并举家离开。莺莺大怒,绝食抗议,以泪洗面,自闭在房,足不出户。

  相国在府中已经被夫人指东指西,皇宫上下也冷淡对待这前朝重臣。德宗更漠视上奏的重要性,只顾玩乐。近日,吐蕃使节来唐进贡,引进一新玩意「抢军旗」,德宗好胜要与吐蕃人比并一番。相国为表仍有心有力为皇帝办事,自荐参加抢军旗,可惜年纪迈,体力差,最终军旗抢不到,却晕倒在地,德宗输了,大失所望!太后见德宗贪玩,不理朝政,有点担心,但天竺大师却劝太后放心。

  莺莺扮忆君成疯,夫人怕她真会变疯子,答应她与君瑞见面。红娘送信,约君瑞于十里外亭见面,可是君瑞却犹豫不决,迟迟不赴约。最终到达,但莺莺已走。

第4集

  红娘长嗟短叹,姑姐秀珠也明白莺莺君瑞难成一对,但相信只要两人能坚持,终于可破除世俗观念,长相厮守。不过,两人也相信莺莺也要付出不少。君瑞在酒铺遇到一名老翁,他说自己身无分文,但又想饮饱食醉,希望君瑞能请他一顿。耿直的君瑞,那会计较一盅美酒、两碟小菜。及后,老翁又说脚痛,要君瑞背他回家。到达老翁家,才知他也是大户人家,还说要许配三个女给君瑞,但君瑞决不接受,因为只爱莺莺,老翁觉得君瑞是可造之材。

  一日,莺莺往月老寺求签,解签佬指出若她想与爱郎一起,就要在黎明前抄一千遍「般若经」,月老就会帮她穿红线!莺莺为有情郎,彻夜抄经,可惜中途睡倒,红娘暗地帮她完全。

  原来,有钱公公及解签佬也是天竺假扮。天竺亲往相国府,要相国答允,如果君瑞能高中状元,就可娶莺莺为妻。相国阻于天竺是太后身边红人关系,勉为其难应承。

  夫人见莺莺仍死心不息,接受玉莲的诡计,决定放莺莺与君瑞日日见面,还劝她往「张灯结采」帮手,打理家头细务,为做张家媳妇铺路,而夫人又收买人心,送了名贵的墨砚给君瑞,莺莺以为终于收成正果。夫人希望莺莺捱不了苦,知道与君瑞门户不对称,放弃美梦,可是恋爱中的莺莺,甘受苦也要与君瑞一起。

  王后选了「燕秀环肥」四女予德宗选做皇后,但德宗知道选妃要选靓女。太后决定给三个月给德宗在民间选妻,命令太监杜辉照顾左右。德宗与莺莺两人在郊野相遇,那时莺莺正帮君瑞挂灯笼,突然一支竹快要跌下,德宗心急扑向她,双双倒地。

第5集

  莺莺惊魂未定,只知被德宗压在身上,发狂大叫,又乱捧打他!君瑞及张家二女见状,齐齐对德宗拳打脚踢,幸好杜辉及时阻止,才不会误杀皇上。不过,德宗并没有表露身份,只是不忿离开!返回客栈,杜辉教德宗一些民间礼仪,不能像在皇宫般对女性毛手毛脚!其实,莺莺也知君瑞为人正直,但总不明他为何那么没趣,完全不懂女儿家心意,要自己直接说出想要甚么,他才略懂做一些!

  翌日,两人又在街上闲逛,不慎双双从木头车上跌下来,刚刚夫人路过,见到女儿当街出丑,非常愤怒!返家后,红娘又被罚!相国开始觉得女儿不怕「食贫」,还感到君瑞也有出人头地之日,可是夫人却不表认同!

  飞雷寨为救当家,不惜袭击官兵。可惜事败,飞虎重伤在逃,山猫被捉。念惠无意间救了飞虎回家疗伤。但是,不到一刻时,即有官兵抵达「张灯结采」,控告君瑞私藏通辑犯。不过,县大人明白君瑞全不知情,正想放他回家之际,相国府派了王信来告诉大人,要诬蔑君瑞,要山猫改口供称君瑞为山寨四当家!君瑞被定罪,被判充军塞外十年!

第6集

  莺莺为了相国救君瑞,坚决说出:除了张君瑞,谁也不嫁,而夫人则说:除了张君瑞,谁也可嫁!崔家关系突然变强,而红娘怀疑是相国主使诬蔑君瑞,但秀珠要她不可节外生枝!德宗知道莺莺的身世及与君瑞的婚约,可是君瑞正身陷监狱,也知道他是被人陷害。为免被人讥笑乘君瑞入狱而向莺莺有所企图,决定救出君瑞,公平比并!所以,他化名王文彬,写状辞为君瑞上诉番案!

  经过多番上诉,文彬终于有证据指出山猫的供词有问题,而幕后黑手就是相国府的王信。不过,王信却说因钟意小姐,憎恨君瑞,所以下令山猫改口供!最后,君瑞无罪释放,飞虎则轻判监三个月!莺莺怀疑王信的口供,但最终仍被夫人以攻心计捣塞所有破绽!

  一日,文彬与莺莺街头相会,他直认是为了追求莺莺才救君瑞出来。莺莺开始对这登徒浪子印象改观。

  夫人见莺莺与君瑞仍然秤不离砣,设计破釜沉舟方法,邀请君瑞入住相国西厢,美其名为提供安宁地方予他读书考状元,实情是软禁君瑞,禁止与莺莺见面!

第7集

  君瑞入住西厢,莺莺一早起床梳洗打扮。可是,却不得进入西厢,莺莺勃然大怒,正想向母亲质问时,夫人与玉莲便到达西厢!夫人见女儿面露怒光,下令传君瑞出西厢一趟。君瑞出来,夫人即要他说出「约法三章」一事。原来,君瑞入住西厢有三大条件,一要勤读书考状元;二不能擅自离开西厢;三是不能与莺莺见面!莺莺红娘终于知道夫人的奸计,入住西厢只是软禁君瑞的借口!莺莺决定与夫人作对,不过红娘却担心会弄巧反拙,希望小姐三思,因为两人虽不能见面,就当是一个考验!莺莺想通了,仍日夜思念君瑞!

  唐德宗忙碌接见朝中大臣,「相议」如何夺得莺莺的芳心。不过,大臣只说一些民间爱情故事,德宗觉得他们全无计谋!太后知道德宗只贪求女色,不务正业,非常不悦,下令儿子要做一个贤君,要他亲自前往患水灾的淮河视察,安抚居民,以德冶国!德宗当然不想离开洛阳,但母后命令又不能不从!

  相国府那边,莺莺也日夜牵挂君瑞,怕下人不能好好照顾他,特派红娘送汤给他!当然怎少得运用红娘能自出自入西厢的好处,两人互通情信呢!不过,莺莺君瑞愈多书信,便愈挂念对方!莺莺决定愉愉走入西厢,与君瑞过了一夜。莺莺红娘以为夫人不会知道,但东窗事发,王莲又毒打红娘以惩罚她没有阻止莺莺与君瑞见面!夫人下令,以后莺莺不能与君瑞再在西厢见面!

  其实相国还有一名儿子国欢,但得了怪病,动辄动就胡乱打人,所以为了面子,不准儿子离开相国府!不过,国欢却聪明绝顶,知道夫人只是不批准莺莺入西厢见君瑞,但只要莺莺不入,君瑞不出,两人在门口相见,也可望梅止渴!夫人知道,痛恨君瑞及红娘教坏莺莺,誓要拆散二人!

第8集

  玉莲扮好人,命红娘送补汤给君瑞,又让红娘分享汤水。二人渴汤之际,国欢突然大叫,补汤打翻了!其实,国欢不是顽皮,只是他见到玉莲在汤内下毒,怕二人中了计,才出此下策!三人也不知玉莲为何要下毒手,国欢为解疑难,用计令玉莲也吃下毒药!原来,玉莲受夫人命令,用鬼计拆散莺莺君瑞,所以利用红娘送一盅有催情药的补汤给君瑞,让二人渴后,焚身以火,再诬蔑二人有私情,既可赶走红娘君瑞,又可令莺莺死心。但是,国欢却令玉莲自作自受,在相国府大厅上当众脱衣,又抚摸家丁,大出洋相!夫人知道君瑞得悉下毒一事,又用花言巧语,捣塞君瑞告诉莺莺的机会。君瑞自小与灯笼为伍,不知道在大家族里的「求生方法」,自少受尽白眼的红娘见他一点处世正确知识也不懂,又觉得他待人过份真诚,门户大开,根本不明白「看人不能看表面」的大道理,所以教他正确的处世良方!

  虽然,红娘精灵聪明,但也难逃玉莲的魔掌。她常常有理无理虐待红娘一番,君瑞看在眼内,申张正义向夫人投诉,当然这样的鲁莽行为,又被红娘阻止!不过,君瑞答认红娘,他朝一日迎娶莺莺,一定会带红娘走!红娘非常感动,两眼通红!

  德宗到淮河视察灾情,仍不忘化名王文彬向莺莺大献欣勤!命令士兵日夜赶路,将新鲜甜美又多计的水蜜桃,由江南送返洛阳。相国夫人见富家子大费周章只为博女儿一笑,开心不已!不过,莺莺对要跑死三只马才送到她手上的水蜜桃,全无兴趣!

  君瑞知道国欢很想离开相国府出外逛逛,莺莺也知道弟弟被困多年,决定一试。途中,遇上玉莲,四人慌忙而逃,国欢迷了路!洛阳大街上,国欢求助无门,又被当色狼,差点被官差拉上衙门!相国刚巧途经此地,初初因为面子不想与子相认,最后也不忍心,下桥带他回府!回家后,红娘又被毒打!君瑞觉得此事由自己而起,决定离开西厢以表歉意!

第9集

  君瑞回家,姐姐念恩要他专心读书,不能往花灯铺帮手。莺莺又以绝食威胁夫人,希望她不可再捧打鸳鸯,夫人当然没有理会女儿的哀求!莺莺担心君瑞离开西厢后,会因为挂念她而不能专心读书,不能考取功名,两人便不能成亲。愈想愈焦急,红娘又奉命做信差!文彬又出动!他以皇帝名义,使计引开相国再拜访崔家,决定以「外母政策」夺莺莺。

  文彬既买丝绸又买珠宝,再花数万襾买地起屋,令夫人知道自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富家公子,更送上拜帖,诚邀夫人及莺莺一起吃饭。在夫人威逼下,莺莺决定应约。虽然文彬请了江南最出名的皮影戏戏团表演,但莺莺看也没看一眼,拋下所有由文彬送赠的礼品便转身离开!

  文彬被拒,但没有气馁,再派郑森调查君瑞的底细,希望了解是如何打动莺莺的芳心!

  但是,单纯的君瑞,并但没有怀疑文彬的用心,更视他为救命恩人,带文彬四处玩乐,又为他出头打发流民的骚扰。君瑞的正义,打动了文彬,他决定要两人公平竞争夺莺莺!红娘知道君瑞文彬成为好友后,劝君瑞要小心防备,以免文彬会乘人之危,不过戆直的君瑞,没有理会她的看法!

  文彬不怕莺莺的绝情,又再约她郊游。莺莺当然不肯与他畅游,唯红娘坚持要应约。原来,红娘当莺莺外出之前约了君瑞,在郊外时伺机打发文彬离开,再安排小姐与君瑞见面,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令两只相思雀,有缘一见!但文彬也不笨,也安排一招英雄救美,既能打君瑞一身,又可博莺莺欢心!

第10集

  红娘心知文彬的企图,可惜莺莺及君瑞也没对他有所提防,心里非常焦急,因她知道终有一天莺莺会对文彬产生感情!但红娘愈急,文彬就愈容易亲近莺莺,相国夫人还邀请他入住西厢作客,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莺莺与君瑞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反之与文彬则可日夕相见,再加上夫人的推波助澜,文彬得呈,真是指日可待!不过,莺莺仍觉得与君瑞的感情,是经得起任何考验!原来,莺莺红娘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文彬当然不放过任何讨好心上人的机会,奈何迟迟想不到计谋,又苦了郑森大费思量!幸好,夫人全力相助文彬,相信莺莺生日的晚上,两人应可单独度过!那边厢,君瑞也希望买些贵重的礼物给莺莺,但是积蓄有限,金银珠宝又怎能购买呢?君瑞决定亲手制造两个灯笼给莺莺,当是双方的定情信物!红娘见此,觉得物轻情义重,也能表达心意,自己也喜欢这对灯笼!

  生日那天,文彬相约夫人及莺莺往湖边晚饭。其实,君瑞一早已到达相国府,而夫人则使他往后山等待莺莺,但伺机运走莺莺与文彬相人醒。幸好,聪明的红娘知道有诈,返回相国府,才找到君瑞被困后山!君瑞最后没有与莺莺祝寿,反而为红娘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

  君瑞终于知道文彬真是对莺莺也有意思,决定找他理论。君瑞说文彬是趁他要专心应考,乘机狂追莺莺,是小人所为。身为皇帝的文彬,怎可被平民大骂是卑鄙小人,决定与君瑞一起应考试,谁是状元,谁可夺得莺莺!天子考状元,真是无奇不有!

第11集

  其实,每年考试的试题及状元也是由皇帝决定,所以杜辉也说德宗太不公平。德宗为了以示公平,决定另派贤臣担此重任。太后得悉天子要考状元,非常愤怒,想不到一国之君,居然利用考试与平民争妻子,太不成体统!太后决定由自己定试题,好让德宗不会有机可乘!当然,德宗大言不惭,知道自己一定可稳夺状元!红娘奉命探君瑞,见他读书成绩一般,好象愈读愈入不了脑,与莺莺相讨如何助他一臂之力!突然,见到国欢能将一大篇《洛神赋》从头到尾一字无漏背诵出来,莺莺红娘要他传授背诵秘技!原来,国欢最爱将书本上的文字转化成影像再画成图画,这样便可对诗词歌赋留下深刻印象,达到过目不忘的功效!君瑞依样画葫芦,背诵能力果然大进!莺莺曾经戏言,如果文彬能摘天上的星星送给她,就可令她兴奋莫名。虽然文彬也要应付考试,仍要郑森帮助。郑森见主人费煞思量,想到如何令君瑞不能专心读书,考不到状元便不能娶莺莺。一夜,莺莺见后花园满布萤火虫,好奇地走到西厢门外一看究竟,原来是文彬引她进来的小把戏!文彬一见莺莺踏入西厢,即抱起她飞上天空!整个西厢布满飞花,两人一起飞上屋顶,这时文彬居然将眼前的星星摘下,送给莺莺!

第12集

  一日,文彬在西厢闲逛时,红娘突然告之,莺莺相约他明日在十里亭相见!文彬以为终于掳夺莺莺芳心,其实邀请他来的人根本是君瑞!君瑞要在众人面前问文彬曾否派使郑森在张灯结采内放火。文彬非常惊讶,他根本不知发生何事,无论下命张家制造一千个灯笼及生火事宜,一概全不知情,完全是郑森自把自为!文彬对自己管教下属无方,向君瑞深表歉意,并速速回家教训郑森一顿!文彬离开,红娘又识趣避开,莺莺君瑞多月不见,又再可在十里亭上静听风声,看云霄的变化!可是,如此沉闷的玩意,对曾经飞上天空摘星星的莺莺来说,未免太过沉闷!虽然君瑞在身旁,但莺莺心里却挂念别人!文彬想到行军用阵中的「人海战术」为攻陷莺莺的方法!但是,正当他赶往虎头山与红颜相会时,小国南召王突然求见,但文彬竟然为了赴会莺莺,而吩嘱八皇爷办代为接见!一向有心夺权的八皇爷,藉此良机与南召王结盟,大唐国势看来正受威胁!刚巧,飞虎被虎头寨兄弟被骗往虎头山开矿,其实是趁机打劫文彬将会送给莺莺的珠宝。君瑞知道飞虎中计,红娘又知道小姐正与文彬相会于此,加上念惠担心飞虎又出事,三人齐上山!幸好,飞虎赶及阻止兄弟行动,不幸的是君瑞,见到文彬把莺莺拥抱入怀的场面!君瑞见未婚妻子跌入情敌臂弯中,大步上前抢回莺莺,并打了文彬一拳!莺莺见状,居然大骂君瑞,慎而离去!莺莺觉得君瑞是非不分,枉为一个读书人,对他已经毫无思念之情!红娘见状,为了减少君瑞的挂念,代莺莺写了一封信给他,以鼓励继续为做状元而努力!

第13集

  飞虎痛改前非,决定在张灯结采工作,决定不再与旧伴一起,念惠和君瑞非常开心,但是念恩却觉得「贼性难改」,决不让飞虎处理钱银问题,又更换新锁以防万一,可是念惠却不表认同,更大骂姐姐是个嫁不出的老姑婆,两姊妹大吵一顿!红娘见小姐心神恍怫,手执绣线,却又不知为谁而绣!原来莺莺最近日思夜想的人,居然是鬼计多端的文彬,书呆子君瑞反与她渐有距离,与文彬才志趣相投!她开始有放弃与君瑞成亲的念头!相国夫人知道府上开支矩大,开始出现入不敷支的情况,而且相国出外公干又怠上麻烦,要二万应急,但是府上存银有限,不知如何是好!玉莲献计,倒不如向江南富商文彬相量借多少应急一下!对于文彬来说,二万只是冰山一角,毫不考虑下便答应相助!念恩在送货途中,碰到郑森,被他吓倒并跌烂了旧情人一平所送的定情陶苖。念恩怒气未消,回家又接到一平家人书信,告之一平已死。双重打击之下,念恩最后不支晕倒,更卧床不起!君瑞一边读书,一边担心念思情况,心情相当复杂。相国回来,得知文彬相助,急忙亲自道谢,但文彬又怎可见相国呢?急忙之中,不辞而别!莺莺知道文彬突然远走,在房间乱掟物品,但当花瓶粉碎后,见内有文彬一早放下的字条,相约她于十里亭外相见!难得文彬知道莺莺会打碎花瓶,这个约会又怎能不去呢?张家见念恩神情迷糊,要郑森假扮一平以治疗她的相思之苦!君瑞日夜勤读书,可是送货途上,在七夕市集内,见到莺莺与文彬把臂同游!

第14集

  其实,君瑞也知道「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与莺莺无论家境、习惯及嗜好也截然不同,能捱到此刻,已算是大幸!如此说来,君瑞也推测到上一封莺莺给他的信,根本是由红娘代笔!红娘也直认不纬!其实,君瑞一早已想通,考取功名不只为娶莺莺,更要为当年做不到「飞龙在天」,而被先帝投闲,最后而终的父亲寻冤莫白!红娘终于知道君瑞读书不只为娶小姐,也放下心头大石!文彬又返回西厢,相国又「刚巧」入宫见「皇上」!这回,文彬为莺莺画画!原来,当日十里亭的约会,莺莺要文彬起誓,以后只可爱她一人,不可见异思迁。但是,文彬天生有皇帝的风流性格,又怎能安于现状呢?他公然调戏红娘,又说要立她为妾,不幸这番戏语却被莺莺听到!相国千金甚能容忍心上人挑逗她的侍婢,当场怫袖而去!这时,君瑞抵达相国府,正想开口说解除婚约一事,可是却遭莺莺阻止,并劝君瑞努力考状元,他朝一日要成为状元夫人!红娘以为莺莺终于回心转意,但君瑞心知只是借故激文彬的计谋!玉莲命红娘送茶给文彬,但他喝茶后,身热如焚,更加急色起来,拼命将红娘的衣服脱去,又把她压在床上!这时,莺莺入来,见到文彬与红娘在床上的情景,不说分由,一掌掴在红娘脸上,更赶她离开相国府!君瑞经过「帖经」及「经义」两关后,终于到达故吏部试最后一关「时务策」!

第15集

  君瑞知道红娘离开相国府后不知所终,不顾考期在即,与秀珠一起找寻她的下落!君瑞日夜牵挂红娘情况,无心读书,夜里更借酒消愁,比起知道莺莺另有所爱时的情况更坏!原来,红娘住在普救寺内,得天竺开解,明白做事要随心所欲,能与自己所爱的人一起才是最大的幸福。可是,红娘仍觉得君瑞与莺莺有婚约在先,如此盲目钟情君瑞,既不仁亦不义!相国府内,完全没有一个下人能帮莺莺梳洗,她知道红娘不只是她的近身侍婢,更是她的知心友!君瑞一边读书,一边牵挂红娘,终弄出病来,但又怕麻烦家人,于是没有理会病情。其实红娘常常在街上跟踪君瑞,知道他生病,暗地为他煲川贝汤,又为他执拾房间!过了数天,君瑞仍当汤是祖母煲的,可是一日归来时,碰到红娘,才知她一直侍候自己。那一刻,他终于知道红娘是那样喜欢他!而又巧合地,君瑞知道了当日元宵花灯会上拾得另外半边鸳鸯扣的人是红娘!考期到了,文彬也有应考!可是,皇太后突然是召见所有考生,文彬的皇帝身份终被揭破,君瑞才知情敌是万岁爷!太后急忙救见,原来是江南淮河又有水灾,但皇帝全无计策如何治水!反而君瑞主动献计,主张学大禹开辟河流引开水患,终于抚平灾情!太后命皇帝重赏贤才,君瑞最后高中状元!

第16集

  君瑞一做状元,即被皇上委派重做调查劫官银事宜。黑豹重出江湖,要飞虎跟随他再做山贼。君瑞成为状元爷,相国夫人急忙为「未来女婿」设宴,可是君瑞一到场,便对相国、夫人及莺莺说出退婚一事,并立即离开!莺莺虽表错愕,但绝无失望或伤心之情,反而烦恼为何文彬仍迟迟未见影踪!君瑞如此急忙,正要往普救寺找红娘,可是她又不见影踪。君瑞决定用制造一盏大孔明灯绽放在长安上空,并在长安大街上挂起色彩缤纷的灯笼引红娘出来相见!但在匆忙制造期间,君瑞吐血!他正想放弃之际,但在割竹造灯笼时,发现很久之前红娘放在竹林内的鸳鸯扣,他深信缘份早注定,誓要赶工为红娘造灯笼!当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红娘见到一系列的灯笼,也深受感动,决定留下与君瑞一起,并入住张家!黑豹没有被官兵杀死,他要飞虎与他合作劫官银!飞虎为报童年救命之恩,决定再做山贼,但念惠不解飞虎行为,赶他离开张灯结采,伤心欲绝!皇帝收风知道有山贼将打劫官银,命君瑞为钦差大臣调查此事!而「文彬」突然返相国府,告之莺莺自己就是皇帝,相国上下知道莺莺将成皇后,开心不已。而且,当日夫人为了解决相国府上银根短缺的问题,与黑豹合作,打劫官银,可是现在却将成皇帝姻亲,当然要放弃干犯法之事,不过,却被黑豹威协,被逼继续做下去!君瑞制造机会,令莺莺与红娘和好如初!红娘返回相国府,但待遇与前大相径庭,因为她已是准状元夫人!可是,君瑞怀疑打劫官银一事,与相国府有关,皇帝为不偏私,决定秉公办理!君瑞乘红娘自出自入西厢之便,可以带自己入藏书阁,伺机偷取夫人的帐薄!

第17集

  崔家犯死罪 全家抄斩八皇爷一定要皇上亲自下抄斩杀相国一家!红娘在滂沱大雨下,仍跪在城门外求见皇上!相国府内,莺莺忙于选择珠宝做嫁妆,这时君瑞入府,大家以为他只是来找红娘,但他却手执圣旨等候宣告。原来,皇上知道相国夫人私运官金一事,决定缉拿相国一家,等候发落。红娘始知当日君瑞入西厢藏书阁的目的是找寻夫人的罪证,她非常不悦君瑞的诡计,可是君瑞为钦差大臣奉皇命调查此案,利用红娘也无可奈何!皇上知道崔家在天牢,正想办法如何营救,但是皇太后下令他要秉公处理,不可有任何痛脚给八皇爷找住,所以只可忍痛将崔家处死罪。红娘在城门外求见皇上,但遭拒绝,连夜淋雨也要在城外守候皇上,最后不支倒地!其实,君瑞又怎不想救崔国出生天,但是天子也无法相救,唯有请天竺大师献计!原来,先皇、崔相国及普善大师三人非常熟稔,常常相议国策及出外狩猎,而普善大师更藏有先皇与相国的谈话内容。君瑞希望在那些遗物中可找到一些救相国的资料,连夜在普救寺书房找线索。但天快光了,君瑞仍未有头绪,午时过后,崔国便要处斩,心情非常焦急。城门外,聚集不少人静观崔国处斩情况。刑台上,皇上也非常心急,希望君瑞能在最后一刻找到救人的方法,可是午时愈来愈近,加上皇太后不断催促要公私分明,八皇爷又在旁推波助澜,在皇上赐相国最后一口饭后,开始处斩崔家上下。当刽子手提刀挥向相国的头颅那一刻,君瑞拿着先皇遗稿赶到。原来,先皇有旨因崔鹏建国有功,以后如犯有任何死罪,均可有免死金牌,不过活罪难饶,所以崔家变为庶民,立即赶出相国府。崔国上下只剩破衣数件,幸好红娘及时为他们找到容身之所,可是过惯富裕生活的玉莲及夫人仍频频抱怨。八皇爷叮嘱皇上不可对庶民施以援手,皇上唯有靠君瑞帮助崔家。吐蕃大王乞立赞及使节到大唐,调查二十年前王妃及公主失踪案,皇上与吐蕃王乞立赞一向关系不错,决定全力追查二人下落。夫人常常提及要吃燕窝粥,红娘唯有在燕窝铺打工赚钱买燕碎,可是工量繁多,最后晕倒,被送回崔家。玉莲见崔家大势已去,带同私己钱离去。夫人觉得玉莲全无义气,非常气愤,但刚刚知道红娘为了她而操劳过度,又见到国欢在街边售卖自己发明的机械鸟,决定痛改前非,不再眷恋荣华富贵。透过张家的努力,君瑞与红娘也和好如初,更准备向她提亲!

第18集

  君瑞不见红娘于月老寺内,只留下一封莺莺给皇上的信!红娘即将出嫁,可是莺莺想到自己与皇上有缘无份,不禁神伤。但红娘想到运用君瑞能接触皇上之便,托他互传小姐与皇上的情信。秀珠还神期间,突遭人掳走。原来,她就是吐蕃王妃,因当年不满乞立赞妻妾成群冷落自己,决定抱走初出生的公主走入中原,之后被相国夫人收留并在崔家干活了二十年。那么,红娘不就是吐蕃公主吗?八皇爷知道吐蕃使节找到了秀珠,为免他们也找到公主,之后吐蕃与大唐的关系又密切起来,决定先收起红娘!君瑞与红娘相约于月老寺交信,但他到了那里后只见红娘留下的信,并不见人,非常担心。

  八皇爷见不能用黄金收买乞立赞改投自己门下,决定胡乱说皇上不想找到公主以免阻碍他与莺莺的婚约。乞立赞听后大怒,决定给皇上半个月时候找公主,逾时便与大唐断盟,有机会攻打大唐!皇上及太后也不知道在那里可找到公主!

  同时八皇爷告之小国南韶正集军于大唐边境,希望皇上可御驾亲征,以示权威。皇太后要皇上一定要施下马威,决定暂时将朝中时务交给八皇爷,自己亲征南韶!临行前,皇上命君瑞传达一封信给莺莺。

  红娘用计逃离八皇爷的监牢,逃走时偷听到八皇爷一早与南韶相约攻打皇上,然后把皇上困在关外再杀死他,乘机可登上皇位。不过,红娘的行踪却被八皇爷知道,派兵追她。当她跑到郊野时,刚好遇到君瑞带官兵搜寻红娘,最后才能逃险。但当莺莺知道皇上正陷险景,显得非常不安,君瑞决定往南韶找皇上;而飞虎则护送红娘返吐蕃与乞立赞相认,莺莺决定陪红娘回家!

  大唐军势危急,杜辉见大势而去,带皇上逃离险地,但南韶军队追他至崖边,杜辉与皇上决定跳崖逃生。几经辛苦,飞虎带红娘及莺莺才能逃离八皇爷的追兵,但是莺莺身体已经不能再支撑下去,三人要在树林休息一会。红娘为解闷,用树叶吹出一首秀珠教的乐曲。刚巧乞立赞路过此地,听到一首熟悉的调子,竟是当日为王妃所作的定情歌曲,决定下马一看究竟!他知道吹此曲的人,就是失踪多年的亲女儿!回到吐蕃皇宫,大夫为莺莺把脉,竟然发现怀有皇上龙胎!

第19集

  红娘求父皇派兵求皇上,可借为时已晚!君瑞终于在吐蕃找到皇上,可惜他已成一名醉酒汉。

  父女相认后,红娘求乞立赞派兵往南韶救皇上。可是,乞立赞早上收到消息,大唐已经全军覆没,虽未找到皇上尸首,相信凶多吉少。莺莺听到,发疯似的乱叫乱跑。其实,君瑞已到了南韶,见到八皇爷出了手令辑捕皇上及杜辉,他见势色不对,立即转头离开,但此时却遇到杜辉。当日,杜辉与皇上跳崖后分开逃走,相信皇上现身在吐蕃准备回大唐。君瑞与杜辉入吐蕃,救乞立赞相助找寻皇上。乞立赞见女儿平安而回,不计前嫌,决定派兵找寻皇上。君瑞与红娘阔别再见,但心上人却是吐蕃公主,感觉显得有点生疏。

  杜辉和君瑞在吐蕃街上遇到一个醉酒佬,他就是皇上。他已经心灰意冷,不认自己是大唐的昏君,不认自己是把大唐江山断送给八皇爷的浑蛋,杜辉见由小见到大的皇上自毁前程,就算以死相迫也不能令他重拾朝气,与君瑞决定将皇上的行踪告诉莺莺。皇上见莺莺立即赶她离开,但莺莺知道嫁鸡随鸡,无论是皇上或是醉酒佬,她也愿意跟随到底,何况她已怀有龙胎,又怎可弃皇上而不顾呢?皇上为了龙儿,下定决心重振兴业,与八皇爷决一死战! 君瑞知道皇上重拾战意,决定助他夺回皇位,决定乘八皇爷边邀请乞立赞到大唐出席下月初十五的其登基仪式,顺道运皇上及杜辉回中唐。红娘要求父皇借兵相助皇上,但乞立赞怕皇上重夺皇位后,会再举兵打吐蕃。红娘决定以自己与皇上二十年前订下的婚约押当,如果她成为皇后,皇上一定不会打吐蕃,乞立赞也觉可行,答应相助!皇上及杜辉成功返回长安,寄居张家。

  红娘发现太后被八皇爷软禁并且服了迷药,所以神志不清醒。凭杜辉对宫中日常生活习惯非常熟悉,他教红娘将解药放在太后御用的灯油中,当灯点着后,太后便可吸入解药,便可醒过来。经天竺大师的提点,八皇爷决定在登基吉日仿先皇燃点张家研制的花灯「飞龙在天」为祝贺自己登上天子之位,但这也正是皇上返皇宫重夺皇位之日!

第20集

  当君瑞正烦恼为何当年先父的「飞龙在天」不能成功燃点,皇上居然入内纤悔!原来,皇上年幼时随处撤野,怎知弄湿了张家灯笼内的烟花药引,最终导致龙不能飞天!君瑞获知原委,明白根本不是灯笼结构有问题,顿时心情开朗许多!明天便是登基之日,杜辉与念恩、飞虎与念惠、皇上与莺莺三对鸳鸯也不知如何祝愿对方,大家也觉得此次任务非常危险,可能是最后一次相会!而君瑞红娘在花灯月下相依偎,但他仍不知红娘将与皇上成亲!崔鹏知道大唐有危难,念及先皇对自己有恩,决定冒死帮助皇上重登帝位,而皇上也让他能带罪立功!

  登基当日,杜辉及崔鹏扮成杂工帮君瑞抬「飞龙在天」入皇宫,而皇上则藏身于灯笼匣子内,而城门外有四位忠臣陈李张郭将集结兵马会合皇上!首先杜辉及崔鹏先运用先皇留下的秘道,救走皇太后;大典上,八皇爷开心地看君瑞绽放的「飞龙在天」!人但当八皇爷想坐上龙椅之际,皇上突然从匣子走出来!八皇爷感到有点惊讶,但在他一声令下,皇上四处便布满士兵,而四大臣亦被埋伏!但在众士兵想袭击皇上时,突然纷纷倒地,只有乞立赞父女、皇上、君瑞及四大臣安然无恙!原来,君瑞早知八皇爷有此一着,预先在烟花内放下迷药然后发放上天,众人便吸入而晕倒!皇上重登皇位!

  当皇上坐上龙倚后,乞立赞立即提出二十年前先皇与他所订下的婚约,而皇太后亦要皇上覆行承诺,要他与吐蕃公主成亲!可是,皇上的爱人却是莺莺,就算她怀有龙胎仍不能做皇后!而君瑞知道红娘将离他而去,大病一场!大婚之日,皇上、红娘、莺莺及君瑞四人没有欢笑面容,每人只有两道泪痕!在交拜天地时,秀珠突然赶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