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月黑风高的青河镇外,一对偷情男女被乡民私刑拷打,佟家女子自裁撞死在贞节牌坊前,此事再次刺激到地方佟、季两大家族的隐讳之事。因季家当家的季海青正风光接受朝廷为其老母颁布贞节牌坊,佟家族长佟善群嗤之以鼻。

分集剧情:
第1集

  月黑风高的青河镇外,一对偷情男女被乡民私刑拷打,佟家女子自裁撞死在贞节牌坊前,此事再次刺激到地方佟、季两大家族的隐讳之事。因季家当家的季海青正风光接受朝廷为其老母颁布贞节牌坊,佟家族长佟善群嗤之以鼻。而当朝廷特使大太监单福安为季家牌坊宣旨时,竟忽有乱党行刺,季家马队的高立天出手阻止,令单福安侧目。慌乱中,佟氏管家佟守成别有用心地对牌坊当众小解,一泄对季家之妒。季家风采正令佟善群烦恨,因其家中有守寡可获颁牌坊之女,其二房凤琴却又为幺儿佟喜娶亲之事,与大房素蓉扰嚷不休,善群烦恨唯有其弟媳,早年丧夫的其贞了解,因其两人避众人耳目已暗通多时。常陪季海青的女子姚向云并未因季家获牌坊而喜,只有其子宋少川兴致勃勃地张罗喜宴,企盼早日入籍季家。季家喜宴,善群姗姗来迟,并与海青言语冲突,福安出面圆场,对季家之怨也了然于心。善群愤恨难消,凤琴献恶计力劝其贞为佟家守寡求名。单福安至季家,探视因护驾受伤的高立天,其热情态度令立天不自在。善群为求虚名,不顾其贞感受决毅让她守牌坊,令其贞心碎。

第2集

  福安在与立天交谈中才知立天有心上人——方瑾。方瑾一心系于立天,二人感情深厚,当获悉方母为其婚事准备,方瑾雀跃欣喜,但不料其母为方瑾安排的夫君,竟是佟家的幺儿佟喜。方瑾为了生病的父亲能够得到医治,年幼的弟妹能够读书,无奈接受了母亲将亲事许诺佟家的决定。

第3集

  海青获悉立天的悲痛,又因着佟季两家的心结,决心为立天出面调解。佟家素蓉为佟喜下聘,此举惹恼凤琴,其贞眼见素蓉被凤琴羞辱,怒而掌掴凤琴,妯娌冲突激烈。其贞对善群的殷殷期盼却敌不过善群对牌坊的私心,着实心寒。立天径自到佟家善余堂,意图向善群说出内心苦闷,却发现佟家对女子的吃人礼教与束缚,而此时方瑾正木然拜别母亲登上花骄,接受安排嫁入佟家大宅。 立天不顾一切在迎娶途中拉出方瑾,两人决定亡命私奔。但大雨中江水阻断去路,方瑾只得无奈重返花轿。

第4集

  方瑾花轿到达佟家,鞭炮大作,慌乱间惊吓到马匹,不料马匹竟然撞倒佟喜,佟喜昏死。凤琴悲愤,反迁怒痛殴方瑾。立天旁观却无法相救,更加悲痛,而季家少川别有用心地注意立天的举措。 佟家喜轿发生意外,方家想领回方瑾,但方瑾顾念父亲病况,又怀着对佟喜受伤的歉疚,决心留在佟宅。方瑾被凤琴通宵罚跪,其贞对方瑾的遭遇十分怜惜,告诉她不要担心,佟喜会没事的,因为佟家只会有一个寡妇。少川在海青前的耳语,让立天决定离开季家马队,海青为此大发雷霆。佟喜苏醒,佟家大摆筵席。佟家大小姐佟庆携夫婿黄平昭返家吃喜酒,佟庆对平昭的不耐烦和泼辣令乡民侧目。佟庆为甩掉平昭,误将立天的马匹骑走,立天赶上去要马,他的英姿让佟庆心动。立天随从海青至佟府吃酒,趁间隙探视方瑾,并交予方瑾一枚玉扳指,以示情真。

第5集

  筵席中佟庆当众明示要休夫,让善群难堪,更让海青误会立天早与佟家来往。佟庆作为让方瑾惊讶,凤琴不得不再三叮嘱媳妇方瑾远离佟庆。立天被少川追问离开佟家之事,反倒碰上佟庆,少川更加认定立天与佟庆的关系暧昧。方瑾侍候佟喜,却受到凤琴的百般刁难,佟庆看得不忍而与凤琴大吵。夜里,其贞房内传出她与善群的话语,被守成仔细听见更明白了两人关系。为了赶走佟庆,凤琴除了向善群告状,更怂恿平昭跟踪佟庆,果然让平昭撞见佟庆亲了立天一下。平昭怒而向善群抗议,方瑾这才得知佟庆对立天有意,令她心伤。

第6集

  入夜,方瑾忆起过去与立天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不禁伤怀,夜不能寐,听见外边有动静,见有人影进了其贞居住的后院,就出来看看,被守成拦住。其贞和善群争执起来,善群一番尖刻的言语让其贞委屈之极。善群至季家向海青借立天来澄清其与佟庆的关系,反被误会成要挖角,善群因此决定不再受季家马队牵制,打算用佟庆拉拢立天来另组马队采药。佟庆闻讯大乐,神采豪放,一番大实话却让方瑾心伤,更让其贞心乱如麻。立天赠予方瑾的扳指被佟喜拿去戏耍,方瑾拼命要拿回却被凤琴诬指为贼,幸得佟庆解围。天真的佟喜诚心向方瑾道歉,善良的方瑾不禁为之动容。在善群私念地鼓动下,佟庆更加厌倦与平昭的婚姻,她眼中的平昭既平庸又糟糕,直嚷着要休夫结束婚姻。立天一心惦念方瑾,随立天到佟家做客。

第7集

  善群交代平昭如要挽救与佟庆的婚姻,就依着她暂时分离,同时调养好身体,平昭着急也只能照办,依依不舍告别佟庆。佟庆欢喜地送走平昭,更加直接地向立天示好。立天也因此得以在佟家走动,亲眼见到方瑾受佟喜欺侮,眼睁睁地看方瑾被凤琴虐待。在饭桌上,立天受到善群的殷勤款待,他却对善群的任何合作提议强烈排斥。少川意图取代立天在季家马队的地位,而海青此时也因立天与佟家的关系而怀疑他对自己的忠诚,因此逼使立天离开季家。 方瑾收到妹妹带来的立天给她的无字信,潸然泪下。方瑾请求返家探视父亲病况,凤琴刁难并要佟喜相随,但而后又被其贞激将,决定尾随佟喜一起下乡,其贞其实有自己的打算。此次返乡方瑾已想好,趁夜深去看看立天,就只是远远地看看,一解相思。方瑾在深夜和立天相见,立天决心要带方瑾私奔离开清河镇,大雨中两个相爱的人紧紧拥抱,互诉衷肠。但不料竟被佟喜撞见,佟喜叫嚷着要告诉爹,让爹杀了二人,并痛打方瑾。

第8集

  立天看不过佟喜殴打方瑾上前阻拦,情急之下捂住佟喜口鼻,但被心软的方瑾阻止。撕打中,佟喜摔伤。其贞趁凤琴不在,来到善群房间。昏迷的佟喜由刚好赶到的凤琴慌张将其送回佟府医治。其贞在善群房间被方瑾见到,方瑾心中起疑。佟喜昏迷不醒,满嘴胡话,善良的方瑾心中满是自责。善群和凤琴怀疑方瑾的解释,被佟庆斥责。善群诊脉急治佟喜的同时,责怪其贞整件事是因他们的私情而遭天遣,将一切罪责推在其贞身上,其贞不平,夺门而出。立天不见了,佟庆上季家门找立天,被少川拦住,向云却请她进门,以礼相待。向云明示佟庆,立天是她和佟家无法征服的。佟庆套小六的话,得知立天去了城里。佟庆赶到城里找到了立天,立天不肯跟佟庆走,说远离佟庆是为了避嫌,免得海青猜疑。

第9集

  凤琴着急带佟喜四处求神问卜收惊收魂,而方瑾亦是担心害怕,满怀自责,几番寻思后决定自缢以告罪。佟喜还是猝死了。方瑾正要自尽之际,被其贞撞见。其贞以为方瑾可能已经知道自己与善群的事情,内心挣扎不已。但最后良知战胜了自私,其贞还是救下了方瑾。悲伤的凤琴几近疯狂,她对方瑾的憎恶终于决定要以方瑾的死来解决,方瑾含泪接受公婆的“安排”。素蓉故意差人破坏,阻止了方瑾的自裁。善群原本默许这一切,但眼见方瑾自尽被破坏就立刻改口称幸,让其贞瞋目其伪善。而凤琴对方瑾的折磨也变本加厉,预致方瑾于死地,善群出面制止,因丧子悲痛之极的凤琴道出善群的真实嘴脸。佟庆追随立天赶到京城,竟意外碰上福安,让福安误会立天属意的姑娘是佟庆,佟庆也知道了立天另有心上人。

第10集

  平昭为避免佟庆与立天来往,决心时刻盯住立天,让立天哭笑不得。海青到城里找到立天,告诉他方瑾如今的处境,要立天帮助他对付佟家。佟庆和平昭回家奔丧。 海青对旌表当日之辱,始终不能忘怀,决定使计破坏佟家,趁佟喜之死,秘密唆使立天进入佟家以带走方瑾,令佟家受辱。立天接受海青提议离开季家,受到马队弟兄的唾弃,更受到少川的胯下之辱。少川所为亦触怒海青。立天住进佟家,佟庆要求加入马队,善群不允,佟庆因此与凤琴冲突,凤琴透露又怀了善群的种,其贞震慑。其贞向善群求证凤琴有孕之事,其贞表明对善群的情意,善群视之为家丑,让其贞彻底心死。平昭为了佟庆也要入马队。

第11集

  平昭为了佟庆也要入马队,央求立天教他骑马,两人在野外碰上少川,少川寻衅滋事,双方发生口角扭打。事后海青与立天秘密相会,被少川发现原本立天入佟家是为破坏方瑾的贞节。少川向海青献毒计要杀方瑾以免被牵连,并怂恿海青假意上佟家门为立天之事兴师问罪。方瑾自佟喜身故后,更加受到凤琴借小故而大施虐待,只因凤琴再怀善群子嗣而有恃无恐。立天见到,心如刀绞。佟庆不平向善群抗议,但善群为牌坊、子嗣竟然纵容一切。其贞不满善群的伪善无情私自外出,行踪被守成所发现,跟随而至。

第12集

  其贞当初与卧病善文情意深重,善文身故后,善群的关心与照顾是其贞错误的开端,而此时善群的转变更令其贞心寒。守成趁其贞无助之际,竟生歹念强暴了其贞,其贞万念俱灰。事后其贞并未向善群告发,但善群为其私心私念,竟要守成安排守贞处所安顿其贞,守成机灵反应让善群忧心。原本善群要素蓉陪其贞同住,但被佟庆强烈反对,立天趁机建议改送方瑾前去与其贞同住。凤琴为此大发雷霆,却无计可施。平昭意外发现立天与海青私下见面,立天担心自己到佟家的目的已被少川所知道。

第13集

  平昭意外发现立天与海青私下见面,立天担心自己到佟家的目的已被少川所知道。立天向平昭细说原委,平昭决定帮助立天和方瑾,同时也为了佟庆。饭桌上,凤琴以怀孕为名,刁难守成、其贞,守成公然违抗凤琴的命令。其贞不买凤琴的帐,二人发生冲突,凤琴大发雷霆。方瑾明白自己可以暂离苦海,一切都是立天的意思,但又碍于佟庆无法向立天表示,趁四人外出游逛,方瑾向立天倾诉自己对佟喜的歉意。善群虽答应方瑾离开佟家,但实则要方瑾监视其贞行动。佟庆替方瑾高兴,喝酒庆祝时说走嘴,让其贞得知善群的企图,其贞亦认定方瑾别有任务,身不由己又单纯的方瑾不明白其贞所怒为何。

第14集

  其贞借酒浇愁,善群不仅毫无同情,反倒用一番大道理扼杀了其贞仅存的一点希望。守成偷偷观察善群进出其贞房内,趁其贞对善群的不满,守成得以趁虚而入。守成开始企图借其贞肚腹经营其野心,借任何机会游说其贞,细诉对其情意。善群当众宣布其贞与方瑾入守贞堂居住,海青获悉,少川进言认为是善群使计要季家入瓮。豪放的佟庆对方瑾开导,两人话语都被其贞听入耳,另有一番寻思。立天不忍看见方瑾痛苦地生活,还要承担繁重的家务,就不言不语帮助两个寡妇做些体力活。其贞看在眼里,心中明白大半。平昭借佟庆邀方瑾出游,以使立天多多接近方瑾,但四人不巧撞到善群陪凤琴入庙上香。

第15集

  善群撞见方瑾与其贞等人正要责备时,其贞反倒先利用守成为其披衣举动来激怒善群。善妒的善群当夜果然进入其贞房,其贞得意自己所为,但却引来善群怒意,两人不欢。其贞雷雨夜狂奔而出,而使方瑾发现善群。少川也在当时偷窥了守贞堂的秘密,并向海青禀报,但海青对立天的袒护让少川愤怒不已。立天决定要带走方瑾,平昭向方瑾透露却反被佟庆看见而误会,也让佟庆对方瑾的美貌产生醋意。其贞受夜雨风寒卧床,素蓉、佟庆前往看望,其贞向素蓉倾诉心中悲苦。之后,素蓉向善群建议,为其贞领养孩子,但立刻引来凤琴不满,担心其贞领养孩子会分走家产。而守成则静静安排其妻儿,准备将子嗣送入佟家。

第16集

  其贞理解方瑾的感情,表示不会为难她,二人惺惺相惜。海青鼓励立天带走方瑾,其目的是让善群难堪。守成向其贞透露善群要在祠堂商议过继子嗣之事,其贞领着方瑾入祠堂参议,凤琴不甘示弱也前往闹场,争着要为方瑾领养小孩。方瑾当众拒绝,其贞不解,细问方瑾方知其决定与立天私奔。其贞鼓励方瑾大胆奔向自己的幸福。佟庆误会平昭而决意休夫,她拿着休书向立天表明心迹,遭立天拒绝。

第17集

  单福安回乡为见立天造访佟家,不巧绊住立天的私奔计划。少川要向云帮他说谎,向云不允儿子再淌浑水,少川一意孤行。 福安酒醉借宿佟家,意与立天恳谈未果,负气离去,途中意外瞥见少川夜行。其贞送方瑾出门,二人临别前的谈话被佟庆听到,泄漏了方瑾与立天的密行,佟庆获悉大怒。当夜锣声大作,有人狂喊守贞堂寡妇偷人,乡民追逐,发现竟是佟庆与立天两人。善群大怒,正要处罚之际,平昭出面表示,自己已与佟庆早无婚约关系,她和立天夜行是为熟悉山路。平昭为佟庆开脱,坚强的佟庆也不禁为之动容。福安向立天透露昨夜私奔是少川密谋破坏。

第18集

  福安向立天透露昨夜私奔是少川密谋破坏,立天气愤不已。少川得知昨晚所做之事失败,更添对立天的仇恨。佟庆向方瑾明示自己对立天的感情,方瑾苦涩地决定退出,放弃自己的爱情,令其贞动容。裁缝阿媚对凤琴嚼舌根,数落守贞堂内男丁出入。凤琴前往守贞堂大闹未果,迁怒于素蓉,素蓉处处谦让,凤琴更加变本加厉,甚至对素蓉动粗,反被佟庆推倒,善群获知大怒,痛打佟庆。佟庆一心加入马队,善群为留住立天只得答应,并令平昭随行。凤琴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就对方瑾尽施虐待之能事。

第19集

  方母来守贞堂看女儿,警告女儿远离佟庆,免得被她教坏,方瑾替佟庆不平,惹方母生气。方母发现方瑾受凤琴虐待,因心疼女儿而向素蓉求情诉苦,凤琴获知还向方母及方瑾示威,动手打了方母,母女俩抱头痛哭,令素蓉气极无奈。因立天受福安关照,为了巴结福安,善群卑词相邀立天行走马队,立天不解其中关键。立天约小六出来询问季家的近况,听说海青要正式认少川为子,不禁替海青担心。佟庆戴着扳指向立天表达自己的感情,立天再次拒绝,表示今生今世只爱方瑾不变。佟庆伤心之极,而佟庆对立天的痴情更叫福安哑然。方瑾为着欠佟庆的一份情以及迫于身为寡妇的礼教,对立天明白拒绝并表示今生无缘,立天悲愤买醉。

第20集

  善群要立天、平昭提早出发,不准佟庆随行。海青举行仪式预正式认少川为子,少川兴奋不已。正待磕头行礼之际,立天赶到,仪式被中断。立天为私奔当晚之事追打少川,扭打中少川拿刀误刺前来劝阻的海青,向云护子怒斥立天。季家大乱,海青开始怀疑少川行径,向云为少川向海青承认自己是扰动街坊的始作者,海青难过但愿接纳少川入季家。立天向平昭表示,为了方瑾,他不会离开佟家,这一次,他决心为爱而勇敢。立天在离开青河镇之前,留书要小六交给海青,信中细述少川恶行,被少川发现,他出手暗杀小六劫取书信。佟庆发现平昭与立天不告而别,气愤地与善群冲突,凤琴在一旁煽风让佟庆被善群关入柴房。素蓉心疼女儿为佟庆送膳,反遭凤琴欺辱。无奈之下,素蓉不惜向凤琴跪下认错求情,求她打开柴房的门让自己给女儿送水送饭。

第21集

  凤琴诬陷素蓉推倒她抢走柴门钥匙,善群因为佟庆的脱逃而对素蓉大发雷霆,素蓉心寒地面对善群的重男轻女以及对自己的薄情寡义,加上凤琴在一旁煽风点火,善群放言休妻。凤琴视素蓉为眼中钉,极欲去之为快,借机百般诬陷素蓉并径自作主张差人搬动房舍,俨然以大房自居。守成不顾其妻哀求,一心企图将儿子送入佟家。善群终于决定要守成接其男婴入籍佟家,并由其贞所承。

第22集

  善群在凤琴挑唆下不准守成妻留下,竟使母子离散,其妻不愿骨肉分离而投井自尽,惊动佟家上下。善群对此反应冷淡,令守成齿寒。 因为佟庆脱逃及守成男婴之事,凤琴不断以此诬陷素蓉,而善群竟信以为真,一怒之下决意要休掉发妻,素蓉心冷无望,饮药自尽。临死前夜,素蓉与善群共处一室,一番真情告白另善群也为之动容。守成与凤琴意外发现素蓉危急,但凤琴为己不愿出手相救。守成以此要挟凤琴,以便巩固自己在佟家的地位。

第23集

  素蓉身亡,佟家上下为其哀凄秘密设置灵堂而不发丧。向云拉海青赴佟家向素蓉行礼致意,但却因凤琴言语不逊,造成佟季两家冲突。善群对海青更感恼怒,因此宣布佟家不得与季家往来。其贞对素蓉的内疚希望借由法事稍作弥补,因而与向云密会请教法事之礼,却被凤琴得知借机向善群通告。善群怒斥其贞,其贞理直气壮向善群建议,应该为素蓉之死做法事以消罪恶。善群感觉其贞所言有理,凤琴心虚害怕事情败露,和守成密谋。守成游说善群不做法事,善群不允。其贞想接掌佟家管家大权,方瑾却急着回守贞堂,她害怕与立天的朝夕相处,言语中又触及其贞的伤心之处。

第24集

  善群深夜思念素蓉,与其贞的一番告解言语竟被方瑾于房外听闻,方瑾错愕不已。正巧凤琴不寐,要入善群房内,方瑾暗叫不妙出声惊叫,巧妙阻止了凤琴,保全了其贞与善群的秘密。方瑾不能理解善群、其贞对素蓉的背叛,出语刺伤其贞,其贞欲寻短见,被方瑾救下。其贞心中苦不堪言,方瑾不忍。一切法事善群交待守成安排,守成特别叮嘱道士行礼走过场即可,但不料道士无心言语竟戳中善群、其贞内心隐讳。而凤琴此时正分娩,却是死胎,佟家上下惊愕。少川向海青告别说要回老家修先父的坟,其实他另有打算,并要海青去告官,说佟家连死三条人命,其中必有蹊跷。善群因道士言语而惊恐,决定远离其贞。

第25集

  凤琴犯疯病,其贞决定入室做主,守成别有用心为善群密谋再寻续妾对象。媒婆寻到阿媚向守成殷殷推荐,世故阿媚别有企图,趁凤琴、其贞与善群之间言语争执,频向善群大献殷勤。善群也对阿媚呵护有加,其贞心寒,凤琴歇斯底里。阿媚为入主佟家,不惜千方百计拉拢守成。其贞心灰意冷,要和方瑾回守贞堂。临行前,善群派守成传话要和其贞议事,其贞心怀一丝希望。谁料善群决定要和其贞分家分产,赶她出佟家门。

第26集

  其贞悲愤欲绝,言语失态,方瑾及时阻止,一掌打醒其贞。其贞不甘被遗弃,向守成求怀一子并阻止阿媚入妾于佟家。少川从佟家下人口中获知佟家丑事而上报官府,并为己私下追寻立天下落,向云不同意他们这么做。方瑾不计前嫌反而照顾凤琴,守成势利,欺侮凤琴。佟庆追上立天与平昭,平昭只得与佟庆立约三章,配合其与立天之事,但佟庆心中却有不祥预感。其贞在素蓉坟前跪拜,请求素蓉可以原谅并保佑她。向云向其贞透露官府密查佟宅三命之事,要其贞远离善群。其贞趁与善群分家辞行之际,作呕暗示有身孕,善群在大厅惊愕不已。

第27集

  善群惊觉其贞所怀乃自己的骨肉,急急叫停分家分产之事,嘱咐一旁窃喜的守成安排其贞与方瑾再回守贞堂。方瑾知悉一切不齿其贞所为,但其贞悲苦唯方瑾了解。守成威胁其贞不要过河拆桥,其贞恨得牙痒却无法摆脱。方瑾念及其贞以前对自己的种种关爱,虽说痛恨她背叛素蓉,可还是悉心照料她。善群为掩人耳目从守成之计,宣告将传授其贞,借以探问其贞孕情,其贞为母而强得以对善群颐指气使。海青将佟家之事告官,向云阻止不成。福安夜入守贞堂,为邀方瑾管理家宅,正巧官府来查守贞堂撞见福安,官兵见福安知难而退。善群为灭人口舌封了守贞堂,并答应福安借人的要求,却在方瑾手臂点守宫朱砂。佟庆要与立天在夜间相会,请平昭配合,如果立天依旧不允就与平昭回家。

第28集

  其贞知道福安要方瑾过来的原因,祝福她和立天。夜晚,少川见平昭离开就进了立天房间,向床上躺着的人连刺数刀,谁知躺在床上的人正是平昭。佟庆赶到时他已奄奄一息,怀抱平昭,佟庆痛心疾首。佟庆和立天被官府以谋杀之名捉拿关押,地方官吏草菅人命,未调查清楚就欲斩佟庆和立天。恰巧福安经过,二人才被救下。立天回想那天的事,感觉凶手原本是要杀他,平昭是被误杀。福安要佟庆不要缠着立天,他心里只有方瑾。

第29集

  佟庆和福安言语失和,福安让佟庆还是回家看看吧。少川在海青面前伪装欢迎立天回来,海青不察信以为真。佟庆回到家发现素蓉已死,悲痛不已,她迁怒于凤琴,对她拳打脚踢。混乱中,不小心碰倒其贞,善群担心,守成更是急急将其贞抱起,都被凤琴看在眼里。凤琴认为其贞与守成混在一起现在怀孕了,心想善群是为了名声所以不敢声张,便故意借气血不顺送之名假意送汤来看其贞。凤琴送来的四物汤虽说通气血却是孕妇不宜,善群怪凤琴不该,凤琴说她知道老爷在想什么,老爷也说他知道凤琴在想什么。凤琴要善群成全其贞和守成,善群要守成为了大局忍着凤琴对他的辱侮,并以佟家的名义要守成先承认其贞的孩子是他的。凤琴给其贞难堪,其贞、守成只得忍着。

第30集

  凤琴要善群成全其贞、守成,其实是想趁机赶走其贞。而善群要其贞在外面生完孩子先回来,再将孩子带回来领养。凤琴怪善群收野种被打一巴掌,她气得威胁要告诉所有的人,佟家媳妇偷人。善群为封住凤琴的嘴转而改变主意,让出生的孩子由方瑾领养。守成告诉其贞,善群要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肚里的种,其贞厌恶之极。佟庆为平昭守丧心里还想着立天,立天表示两人以后各走各的路,让佟庆好恨。少川从小六手中劫了信后,将小六埋了,小六从土里爬出来保住一条命。他告诉立天事情经过,也让立天察觉到平昭的被杀也与少川有关。善群安排其贞到外面生产,由守成陪着,其贞要善群为了她与孩子勇敢地豁出去,善群踌躇,也让其贞知道他最爱的还是他自己。其贞临走来看方瑾,告诉她立天回来了,平昭已死,立天与佟庆没有任何顾虑了。立天带着小六回到海青处见到少川,他并未马上告诉海青真相。少川说立天不杀他是不甘心,而立天却说少川不配死得这么痛快,他不怕立天从背后攻击他,因为知道立天不会,立天痛打少川。

第31集

  福安为立天对他的疏远而气恼,方瑾的一番言语让福安也理解了两个年轻人的苦衷。少川在海青面前有意无意地中伤立天,制造立天不愿与他和好的印象。立天要福安出面作证少川的所作所为,福安觉得不妥,立天一时气愤以言语伤了福安,福安为此大醉而病,方瑾悉心照料病中的福安。正如福安所言,立天告诉季海青有关宋少川杀小六及昭平的事,海青不相信并为少川说话,两人不欢而散。立天回去后气得借酒消愁,方瑾劝也没用。善群感觉到方瑾看他的眼神不同以往温顺,取而代之的是目光凌厉。方瑾离开单府被善群认为是被赶出来,要去单府教训方瑾,好让单公公留下方瑾。到了单府单公公却隐瞒方瑾离开的事实,只淡淡地表示她出去办事了。立天想和方瑾一起离开这些纷争,另谋两人的新生活。

第32集

  方瑾碍于单福安正在病中不便离去,立天让方瑾回去照顾福安,等他病好后两人在一起离开。季海青收宋少川为子,将马队交给他。善群与凤琴拜访单福安没遇到方瑾,以为方瑾借着外出会情人,故意用话暗示方瑾要守节。方瑾问佟守成为什么要认其贞的孩子为自己的孩子,守成谦卑地表示是为了维护主人,内心却幸灾乐祸给善群戴了绿帽子。其贞为了生孩子离开佟家让她有机会反思,首次感觉自己做主,为自己而活。方瑾从其贞的信上了解了她的近况,也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她请福安为二人做主,表示他们所做的就是不愿龌龊,不愿虚伪。单福安提出要带着方瑾去承德玩,特别到佟府请示善群夫妇,两人都不敢表示反对。其实单福安是要立天与方瑾两人就此远走高飞,但是他们不愿连累单福安。凤琴自以为捏住了善群的短,为所欲为,善群不堪忍受。

第33集

  善群受了凤琴的气跑去找其贞,却被其贞的冷言冷语赶走。为了不让凤琴在其贞的孩子身上使诈,善群与守成决定诬陷凤琴真疯了,好让别人不相信她的话,就不用受凤琴的挟制。单福安要带着方瑾出远门,被凤琴拦下,逼方瑾说出其贞偷人的事,还要单福安主持公道,却被众人当成疯子。凤琴不见了,原来是跑到街上对众人叫喊佟家媳妇偷人,被少川知道,决定用这件事来对付佟家。姚向云知道少川根本不爱他义父,否则不会唆使海青利用佟家寡妇偷人的事打击佟家,少川有他自己的目的。

第34集

  守成在为凤琴端的茶饭中下了毒,当凤琴醒来时人已经在季家了,海青不顾与佟家为敌,决定收留凤琴。守成假报善群,说凤琴自杀,他去救她反被打晕过去,以致让凤琴逃走,善群为不落人闲话,派人寻找凤琴的下落。少川要凤琴说出其贞的下落,这样就可以证实她说其贞偷人怀孕不是疯话,可是凤琴不知其贞人在何处。佟庆想知道其贞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善群的还是守成的,被善群制止。少川带佟庆去见凤琴,让凤琴告诉她有关善群、其贞、守成之间的事,借着佟庆的不相信事实去找答案,可以帮着找到其贞的下落。

第35集

  少川要陪佟庆找其贞,佟庆却不信少川所为是为了交她这个朋友。单福安心里知道自己不会带着立天、方瑾回老家,他知道要分离了,所以一路上都拉着立天尽情游玩,但当分别时立天认为大家还会再见面。佟庆找到其贞,骂其贞不该,其贞无奈。正巧立天陪着方瑾找到其贞住处,众人见面十分尴尬。其贞难过地回房,不一会儿人不见了,原来是被同来的少川挟持。少川说他要除去立天与单福安,其贞有孕可以证明单福安包庇,让立天一辈子不能回青河,同时整垮佟家,这就是他的目的。少川带着其贞驾车狂奔,不小心翻车,其贞腹痛不止。立天和佟庆追上少川,少川丧心病狂以其贞为人质,在双方对峙中失手丧命。

第36集

  方瑾为照顾其贞决定留下来。姚向云为了凤琴与季海青吵起来,海青帮着凤琴让向云气结。醉醺醺的向云找善群将凤琴在季家的事告诉善群,善群到季府要不到人愤怒离去。向云告诉海青他虽然现在有名有利,但还是被别人瞧不起,因此内心十分自卑,以至于处处想要扳倒佟家,海青已经不是以前她所认识的磊落男子。善群对守成说人生都是假的,唯有子嗣才是唯一可以告慰的。向云向佟庆问少川的下落,佟庆表示不清楚。

第37集

  向云向佟庆问少川的下落,佟庆表示不清楚。其贞快要生产了,心里还念着善群,善群告诉其贞孩子生下后归在方瑾膝下。向云找到大肚子的其贞,逼问少川的下落,其贞在巨大压力下提早生产,由方瑾、向云帮着接生。守成夜里摸进善群书房找白药的手抄秘方,不巧碰到佟庆,就胡扯一番。 其贞生下一子,母子平安,向云离去。 守成留书说要离开,善群责备佟庆,佟庆指责守成为人太阴险。

第38集

  佟庆指责守成为人太阴险,可善群还是把守成请回来了。其贞瞒着方瑾到客栈找到立天,要他离开榆县,避开向云追查杀少川的事,保护方瑾不被牵累。佟庆找季海青要他提供马队协助采白药,被凤琴在一边浇冷水,双方不欢而散。向云找佟庆问她为什么要杀少川,佟庆将少川的所做所为一一告诉向云。向云盛怒之下拔刀刺伤佟庆,后又将佟庆送回医治,托其转告善群,其贞已为他生下儿子。善群得知后欣喜异常,不顾受伤的佟庆,马上离家去看儿子,令佟庆伤心不已。善群赶到榆县,又得知方瑾陪着其贞,十分高兴。方瑾赶到客栈,立天已走了好几天。方瑾伤心欲绝,痛斥其贞出卖了自己,背叛了所有人。其贞要方瑾原谅她,同情她是一个可怜的母亲。

第39集

  其贞要方瑾原谅她,同情她是一个可怜的母亲。向云心灰意冷地告诉海青,凤琴所说的都是假的,海青表示要娶向云都挽回不了她要离开的心。向云含泪告诉海青,少川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海青失去向云母子,一气之下将凤琴赶出家门。立天又到其贞生产的地方找方瑾,可是人去楼空。立天向单福安表示要回青河见方瑾。其贞大大方方地从街上回家,被凤琴拦住指她偷人,又揪着方瑾,要方瑾说其贞偷人,被向云拦下,劝凤琴重新做人。佟庆要借着其贞孩子的事,要挟善群取得佟家事业的管理权,其贞也支持佟庆,并打算让守成离开佟家。其贞奶涨不停换衣服,方瑾外出替她洗衣服,被佟庆想成去见立天,其贞问佟庆,当初是她要她们追求个人幸福。

第40集

  其贞劝说佟庆,等待立天回青河,重组马队,兴盛佟家,也为了自己的儿子。如果立天回来顶住季家马队,也可以帮忙倒佟家的生意。佟庆问其贞为什么要帮她,其贞表示自己的儿子将来能接收多少佟家的产业,全要仰仗佟庆做的格局有多大。佟庆约见向云,并说服向云与她合作。立天和单福安回到青河,福安替立天四处打探消息。季家老母去世,海青异常悲痛。向云回季家奔丧,劝海青摒弃与佟家的仇恨,海青不依。其贞想见儿子,守成拦住不许,并出计用托梦的幌子要方瑾收养一子,如此将其贞的孩子接回来。守成偷着跑去奶娘处看儿子,被凤琴发现了。其贞向守成要孩子,二人发生争执,被方瑾无意中听到了事实真相。方瑾倒在街上假装佟喜附身,做要她收养一子的戏给别人看,以便顺利接回其贞的孩子。

第41集

  立天与单福安也看到方瑾当街做戏,单福安特别到佟家走一趟,暗示方瑾明天正午溪边见。方瑾借洗衣服要出去却被守成拦住了,其贞出面为方瑾说话,并表示方瑾想跑就不会回佟家了。方瑾见到立天终于知道是其贞搞的鬼,立天要方瑾跟他走。两人被跟来的凤琴看到,凤琴找来善群准备“捉奸”。善群羞怒交加,怕凤琴再声张闹事,起了杀心,用石头砸向凤琴。方瑾说其贞是个可怕的女人,要离开她。凤琴并没有死,她跑到奶娘家将孩子带走。佟庆告诉立天,向云同意季、佟两家合作,问立天是否愿意回季家马队。凤琴在街上喊着“贵子割爱,黄金万两”被认为是疯了,凤琴问佟家人为何都跪着要她放开孩子,孩子是佟家的什么人。佟庆站出来说孩子是她与别人生的,表示凤琴休想扳倒佟家,并要将凤琴送官究办。向云求情让凤琴离开青河。

第42集

  善群开始怀疑其贞的孩子不是他的,其贞表示她永远不会告诉善群。善群去威胁方瑾,逼她说出到底是谁的孩子,方瑾不肯说,善群对方瑾动手,还要将孩子丢在地上。在混乱中其贞将善群打昏过去,两人慌张逃出佟家。方瑾表示要找到立天,让立天带着她们走。守成回到佟家想找白药秘方,却发现善群倒在地上。为了让儿子得到白药秘方,守成决定救善群。凤琴找到躲在小庙里的其贞,要其贞在她与儿子之间选择一个生存,其贞哀求凤琴善待孩子,随后自尽。方瑾在单福安家门外等到天亮,看佟庆带着酒醉的立天回家,只好留下字条表示在老家等立天,字条恰好被佟庆看到。方瑾回到小庙只看到佟祥的帽子。守成为帮善群解释整件事,将善群被打伤并把孩子带走之事怪到凤琴头上。佟庆不信,守成只好告诉她伤善群的是其贞,她带着孩子跑了。佟庆觉得不该将罪过推给凤琴,请向云如果知道凤琴下落,通知一声她不会为难凤琴。凤琴将小孩放在外面自己回到佟家,家里只有善群,善群对凤琴心生恐惧。绝望的方瑾返回小庙,无意中找到了孩子。守成回来要将凤琴送官究办,被佟庆制止并放凤琴走。佟庆开始掌握佟家大权。佟庆为了自己的感情撕了方瑾留给立天的纸条。其贞获救。

第43集

  其贞获救,救她的人就是永青。永青当年舍弃自己心爱的人逃离青河,对于过去的一念之差悔恨不已,他独自一人住在溪边,无意中发现落水的其贞,将她救起。向云想和立天商量他回季家马队一事,方知佟家已出事。立天想要知道方瑾的下落,怎么问佟庆也得不到答案。善群要守成想办法找到其贞,杀了她,带回孩子。方瑾抱着孩子佟祥躲到曾痞子家,被曾痞子要求佯装他刚死的老婆,好让讨债的人知难而退。之后,方瑾要走,曾痞子称方瑾要是被人认出是他的死老婆就不妙了,因而只得暂时留在曾痞子家。立天问佟庆为什么在其贞生产的地方,遇见守成拿着刀子潜入房里准备行刺,是否佟庆所为,令佟庆气愤不已。佟庆由善群口中得知那一晚的事,要善群放了其贞。佟庆要借义诊为善群祈福,同时要守成留意如有好人家的姑娘,可以娶进佟家做姨娘,守成听着更加心急要找回其贞。整日沉浸在痛苦中的永青在深夜用刀割伤自己,被其贞看到,二人各自伤心。其贞为永青治伤。曾痞子对方瑾和孩子十分照顾,但方瑾不放心,而曾痞子甚至利用佟祥的童子尿赚钱。

第44集

  曾痞子甚至利用佟祥的童子尿赚钱,让方瑾觉得不宜再待下。永青与其贞相依为命。凤琴在乡亲们的井水中投毒。义诊使得用井水服药者全部中毒。立天出面表示佟家并无恶心。因为解毒药不够,佟庆求助于善群,善群立即要中毒的人服蛋白二粒帮助解毒。 守成不告诉佟庆以往佟家义诊都是给熬好的汤,不直接给药材,被善群识破是要给佟庆难堪,守成急忙否认。曾痞子识破方瑾是姑娘,佟祥也不是他的儿子,令方瑾十分吃惊,方瑾表示要回陕北老家等立天。凤琴回到万花楼,王妈妈却不敢收留她,被凤琴威胁要将她的旧事告发,才勉强答应。佟庆要立天一边留在青河等方瑾回来,一边帮助马队采药。方瑾上万花楼跟正在赌博的曾痞子要孩子,被凤琴看到。曾痞子给方瑾银两让她路上方便,依依不舍地送方瑾和孩子上路。路上,方瑾被凤琴劫下带回万花楼。曾痞子得知方瑾被关在万花楼,佯装奶娘到去见方瑾,被凤琴发现狠狠将他打一顿关起来。赵永青在季母牌坊前为旧日之事接受惩罚,被众人痛打时向云伸手相救。

第45集

  永青表示要由惩罚中开释,自己才敢再爱,原来永青爱上的人竟然是其贞。凤琴以前的裁缝阿媚找到守成,表示想回佟家做姨娘,并且告诉他如何知道其贞下落。守成找到了永青,得知其贞在宛平的山里头。善群认为其贞有了姘头,要守成去杀了其贞带回佟祥。立天建议佟庆自己种药材,被善群认为他与别人勾结起来坑害佟家,立天反驳,善群就指责他与方瑾的“奸情”。立天气愤离去,也为佟庆难过。善群假借与农人商议事情,派守成到客栈将永青抓了起来。接着,守成又到宛平抓其贞。向云向佟庆揭发善群、守成所为,佟庆为在善群虚假的外表下察觉到一丝真相而心痛不已。 守成找到其贞居所,其贞躲了起来。向云找到其贞,告诉她永青被善群抓起来了。其贞得知佟祥可能在方瑾手上,为了孩子要回青河。守成找不到其贞,猜到其贞会回青河。凤琴逼方瑾做妓女,方瑾誓死拒绝接客,用簪子刺伤自己被抬回房。受伤的方瑾央求凤琴,看在佟喜的份上让她保有贞节。曾痞子决意要找到立天,救方瑾出火坑。

第46集

  其贞回到青河住在季家,佟庆找上门质问向云,海青也反问说当初她反对凤琴进季家,现在却让其贞住在季家。向云直指海青的心态是“一个坏到底的女人,她只要讨男人的欢喜,坏得就可以原谅了;一个女人只能被赶出去,就不能自己走出去”。佟庆不相信永青是其贞的情人,要善群放了永青,成全他们。善群心里有恨,反将永青绑了起来。其贞告诉佟庆她与永青之间只有恩情没有感情。向云建议其贞对付善群要用手段,而其贞心里对善群尚有感情,不忍对付善群。曾痞子在客栈遇到立天打听方瑾的下落,却担心他是佟家的人。 第凤琴为了佟喜答应方瑾保住她的贞节,方瑾表示愿终生留在万花楼照顾佟祥,伺候凤琴。善群约其贞见面,要其贞当着永青的面说出她的感觉。其贞要永青离开青河,她对他只有义没有爱,永青怪在善群身上,与善群撕打起来,其贞却护着善群,让永青看清事实,黯然离去。善群放了永青,其贞仍没回佟家。在善群到季府兴师问罪时,其贞提出要善群正大光明地娶她进门,同时守成必须离开佟家。凤琴让方瑾每天在万花楼中卖笑不卖身,为自己回青河佟家筹路费。 曾痞子带立天见到在万花楼中的方瑾,混乱中佟祥被守成抱走,凤琴被守成杀死。方瑾不放心佟祥,由立天陪着回佟家。善群见守成带回佟祥心中大喜,其贞却回来要抱走自己的孩子。善群答应其贞让守成离开,被守成知道,他用刀架住善群威胁索要白药秘方。其贞找到守成要他交出善群,守成不依,在混乱中守成被杀。其贞本可以带着孩子远走却决定留下来,经过这些经历,善群的脑子胡涂了,由其贞照顾着。佟庆当起家来,并收养佟祥为子,改名佟真。方瑾同意嫁给立天,留在青河为立天生子。满清被推翻,再也不会有什么“贞节牌坊”了。善群终归没有盼到牌坊,佟真好奇地看着爷爷善群,心想,为什么爷爷一提到贞节牌坊就这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