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中国的童养媳,可说是封建制度下极度不人道的传统习俗,穷苦人家的女孩,自少被卖到一个陌生家庭里,被安排下嫁比自己年轻的小男孩,丈夫长大后都会嫌弃老妻,这样的婚姻制度不但没有爱情,亦制造了许多同床异梦的怨偶,令许多女人展开悲剧的命运。金玉生于小康之家,父母经营小饭店,生活营役但却无忧,对玉更疼爱有加,玉自少在铺内帮手,耳濡目染,对煮菜特别有天份,一对巧手,常造出许多美味佳肴。可惜一次意外,金玉父母双双离世,金玉顿成孤儿,无良的舅父不但吞并财产,更将玉卖到青楼做琵琶仔,幸而好心的酱油?老板陆贵,及时将苦命的金玉救出,从此金玉便将陆贵当成自己的恩人。

  金玉随陆贵回到陆家当小丫环,时陆贵的妻子刚离世,独子陆万斗日夜哭个不停,陆家上下无计可施,聪明伶俐的金玉,自制精美小点,居然令小阿斗破涕为笑,迷信的老太太听信法师指点,决意将金玉收到童养媳,十二岁的金玉和四岁的小阿斗拜堂成亲,两人根本不知爱情为何物,便已结成夫妇,从此金玉便像姐姐一样照顾阿斗的起居饮食。

  金玉的理想是等阿斗长大成人后,为他娶妾生子,替陆家传宗接代,然后功成身退,开间小饭店,煮些巧手小菜,自由自在过日子。可是玉的理想很快就破灭,日夜奔波的陆老爷,终于积劳成疾,撒手尘寰,临终时还将管教阿斗的重任交托给玉,玉为了要完成陆老爷的遗愿,为阿斗寻找好老师。

  守成是个满腔热诚的麻辣教师,他的教育理想是要中国没有文盲,为了实践理想,不惜去执牛屎干粗活,替学生买笔墨付学费,还用各式活动教学法,令学生心领神会。可惜现实生活,没钱令他举步为艰,更遑论甚么教育理想。所以,对只会用钱欺凌别人的纨子弟陆万斗,守成最鄙视和看不过眼,当然不会答应金玉的要求;就在此时,守成发现青梅竹马的好友余古,生活潦倒欠下巨债,要被卖去金山做猪仔,为了救好友,只有为五斗米折腰,无奈卖身到陆家任教。

  来到陆家的守成,目睹陆家富户大宅的封建腐败,阿斗的挥霍任性,老太的迷信霸道,为了传宗接代,强逼金玉圆房,要丫环冬梅做妾侍借肚生子,守成觉得很荒谬,怂恿她们争取自己命运,却遭陆老太诸多刁难侮辱,令守成觉得这个社会很不公平,贫者愈贫,富贵人家就可以只手遮天,守成的性格因此变得愈来愈愤世嫉俗。

  守成在陆家看到作金玉作为童养媳的辛劳,见她衣不解带、尽心尽力照顾阿斗,对玉又同情又佩服,被玉的精神感动,开始认真地和玉一起地想办法驯服阿斗,又教导玉念书写字,与玉开始惺惺相惜,互相欣赏,甚至对玉产生莫名的好感。

  与此同时,成从母亲口中,得悉一个天大秘密,原来死去的陆老爷陆贵,竟是害到他们家破人亡的杀父仇人!长期贫困生活中,守成已愈来愈愤世嫉俗,在余古的挑拨唆摆下,他决定向陆家报仇,将自己应得的财产和酱油厂重夺回来,只要有钱,就可以实践理想,设义学帮助穷困孩子…

  守成取得陆家上下的信任,再利用这关系,顺利地从阿斗手中,夺回所有财产,并将阿斗和他一家赶出大宅。同时,守成发现原来小丫环冬梅,竟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妹妹麦守珠,骨肉重逢,而守珠一夜之间,由一个小丫环变成千金小姐。

  另一方面,金玉带着阿斗和一家妇孺离开陆家,为了养活陆家上下,金玉拿出自己仅有的钱来租了一间铺,靠自己的巧手煮出大良美食,总算能令一家糊口,可惜落难的老太仍然挑剔,大小姐二小姐娘仍然难服侍,阿斗仍然顽皮,令玉不胜其烦,金玉一改当初逆来受的懦弱性格,以强硬态度对待,众人开始反省。

  落难的阿斗觉得自己很没用,因为当初不学无术,明知金玉辛苦,想帮忙却往往愈帮愈忙,阿斗对自己失去信心,变得更颓废,幸有守珠不计前嫌,仍然陪在斗身边,阿斗为报答守珠,知道她暗恋好友花泽瑞,于是帮忙守珠追求瑞,两小无猜不知不觉地建立了纯真的感情。

  可是这时,陆家二小姐陆钱,对守成亦暗生倾慕,钱对守成向来没有好感,觉得他出身低微,但自守成搬进陆家,钱与他日夕相处,发觉守成都是个信实可靠男子,加上自己出嫁无望,只有将要求降低,将目标放在守成身上。可是钱意外发现守成和金玉的特殊感情,并偷偷地向阿斗告密,说金玉另有情人,斗追查下竟发现金玉所爱的人,竟是自己一直以来最信任的老师麦守成!

  可是金玉发现当自己努力争取自由的时候,守成竟然退缩,背弃了自己;原来所谓天长地久、至死不渝的爱情,不过是一瞬那的火花!一片痴心换来只是伤害,金玉对守成彻底的失望…。

  如果人真可以创造自己的命运,那一切就留待金玉自己决定吧!

分集剧情:
第1集

  金玉年少时父母双亡,险被卖身到妓寨,幸得陆兴隆酱油厂老板陆贵将她买回家当丫环。陆贵妻早死,惟独金玉才有办法哄其年幼独子陆万斗,陆贵母苏花无奈接纳风水相士所言,纳金玉为万斗的童养媳。万斗长大成人,却终日玩乐,一次为夺鱼灯,险些压伤刚从外地回来的陆贵。

  万斗二姐陆钱已届适婚年龄,偏偏每次婚事都因对方的八字与万斗相冲而被逼作罢,陆贵指富家公子周国栋恰好符合条件。国栋随陆贵参观书斋,却中了万斗戏弄老师的陷阱。陆钱自外匆忙回家,与一脸狼狈的国栋相见,仍觉他气宇不凡。陆贵出题考万斗,陆钱使计揭穿金玉替万斗作弊,气煞陆贵,苏花却将责任推落金玉身上,陆贵却欣赏金玉好学不倦。

  陆钱大婚前夕,万斗又闯祸,金玉想法子补救。陆贵心绞痛又发作,万斗遂替他买药,因而获悉国栋染上风流病,决阻陆钱出嫁,陆钱却认定他是恶作剧,陆贵则被气昏,众大惊。陆贵临终前将陆家钥匙交给金玉,并着她扶助万斗成才。陆钱正忧心为守丧嫁杏无期,不料见万斗穿起陆贵西装,以为父亲回魂,吓得魂飞魄散。金玉成了当家,陆家众人事事向她请示,金玉大感为难。

第2集

  金玉为完成陆贵遗愿,往荐人馆替万斗寻找良师,惜无合适人选。万斗声言要买书斋位置来建观星楼记念陆贵,否则将书斋移平,书斋老师麦守成使计令他在学生面前大出洋相,金玉见状欲聘守成为万斗老师,惜国栋立志办义学,不为所动。国栋虽请大夫以证自己清白,仍遭万斗中伤,遂出手教训他,万斗不敌,要买武功秘笈来对付他,无意中发现守成身手不凡,即要拜他为师,守成不屑他恃财凌人,遂出难题,欲令他知难以退。

  酱油厂管工郑先请金玉到厂内开会,商讨一项与洋人交易的生意。金玉随郑先往酒家与洋人签合约,二人因不懂洋文,被洋人嘲讽并乘机压价,守成经过见状,不值洋人所为,上前揭穿他。金玉知道守成要寻人,遂带他到姑婆屋「云英居」打听。守成以为好友余古先逝,悲痛,却原来余古为避债才立碑装死,二人久别重逢,激动不已。

  相士指陆家男丁太单薄,苏花着金玉为万斗继后香灯,金玉心烦意乱,向丫环冬梅诉苦。万斗到书斋拜师未成,反引起火灾,守成拿证据向巡捕控告万斗纵火烧书斋,万斗被拘留,不料,翌日苏花买起书斋,摆平事件,守成叹息。郑先指国栋准备另娶他人,陆钱却以为是万斗中伤国栋,后发现是事实,大受打击。万斗为找国楝报仇,使计逼苏花聘守成回来为师。

第3集

  金玉挺身救余古而受伤,并借钱给守成替余古还债。守成感恩图报到陆家当万斗老师,众人见万斗竟然肯学打算盘,惊讶,原来守成利用他急于学武的心态,令他就范。余古参加擂台比武捱打,守成代他投降,余古却怪他擅作主张。国栋另娶他人,金玉为开解陆钱,带她到云英居与立志终身不嫁的好友们打马吊,众人一时失言,猛说单身的好处,陆钱拂袖离开。

  万斗远嫁山西的大姐陆分因丈夫离世,返回娘家,与陆钱、万斗一起拜祭陆贵,不料神楼牌扁突然掉下来,金玉为接着牌扁,将祖先灵牌扫落,气煞苏花。金玉闻苏花与相士所言,以为她嫌弃自己未为陆家传后,担心被逐上后山。

  冬梅无意中发现陆分与郑先曾有一段情,告知金玉,金玉遂往找郑先,好言相劝。守成得知万斗学功夫的原因,教他「捉贼拿赃」的道理,万斗遂连同好友花泽瑞及西门卿到妓院找国栋的罪证,离开时在门外遇上冬梅。苏花因万斗往妓院而责备金玉疏忽看管,万斗以为是冬梅告发自己,改罚冬梅,金玉却以为地位不保,难过。

  金玉购买家俱往云英居,作好被逐准备,忽闻隔邻惨厉叫声,便与守成及余古入屋查探,见一胖汉裘鱼语无伦次,更被他赶走。守成见金玉担心被休决找万斗,万斗起誓否认要休妻。万斗闻要跟金玉圆房,不安,好友遂提议他娶妾侍。

第4集

  金玉得悉被逐出家门一事原来纯属误会,开心失笑。苏花迁就万斗,允许他立妾继后,陆钱闻言不悦。万斗为了报复,竟表示要立冬梅为妾,冬梅大惊。守成以为金玉为求脱身,不理冬梅是否愿意做万斗妾侍。冬梅伺机出走,被万斗看穿,并以从守成学回来的擒拿手将她抓住,花泽瑞看不过眼,挺身维护冬梅,惜无效,冬梅却对他大生好感。

  冬梅摔破陆贵送给万斗的放大镜,惹怒万斗,苏花亦为免冬梅再偷走,困她于柴房中。万斗要一众家丁对付守成,欲逼他露出真功夫,终大失所望。万斗学艺报复无望,竟想出派人伏击国栋,幸被守成发现,及时制止。守成欲逼金玉正视冬梅问题,叹息陆家下人们独善其身,郑先表明身分,并指金玉内心同样难受。

  金玉无意中发现陆分声称带回娘家的黄金原来是石头,陆分要金玉守秘才说出真相。陆分从金玉口中得知郑先当年并非对自己无情,放开心结。守成在金玉协助下救冬梅逃离陆家,惜被万斗识破,二人被带到乡公所正法,守成却巧计反指万斗才是主谋,万斗一时语塞,竟当众向村长行贿,乡里哗然,苏花为保陆家名声,无奈低调处理冬梅出走一事。余古遭债主毒打,逼守成替他偿还巨债,此时,万斗出现,并以玉配来替余古还债,条件是要守成卖身到陆家,守成无奈答应。

第5集

  万斗认为自己卖起守成的尊严与人格,沾沾自喜。守成以为余古嗜赌欠下巨债,后来得知他原来为了一个不值所爱的女子而欠债,为自己因此卖身,大感不值。冬梅突然穿上裙褂,言行疯癫,万斗大惊,却不知道是金玉的诡计。万斗为折磨守成,竟要他背自己上山看兴建观星楼进展,守成负气背着万斗狂奔,终两败俱伤。

  郑先接讯五年一度的「南北酱油王大赛」提前举行,金玉为了陆兴隆生意,巧计令万斗答应温习比赛试题。守成母麦靳莱与余古父余仁从乡间前来探望二人,靳莱发现守成被万斗凌辱,难过。金玉美食诱惑万斗放过守成,不果,竟到云英居向秀姑、爱姐、慧姐及中妹借钱替守成赎身,四女为难。金玉为捉回花猫,与守成发现裘鱼晕倒家中。金玉为了裘鱼不断尝试炒牛奶,终成功,惜仍被裘鱼唾弃,并亲自示范。

  万斗终发现冬梅原来是装傻,大怒。金玉劝守成趁「南北酱油王大赛」期间偷走,守成苦恼,找裘鱼倾诉。万斗在酱油王大赛中与对手吴坚斗得难分难解,最终因大打出手而被总裁判百味堂堂主廖孖仔取消参赛资格,并要二人的妻子以做菜来较高低,金玉苦恼。万斗瞥见西门卿神色有异带冬梅离开大赛会场,担心追出。裘鱼闻金玉要以菜式决胜负,着守成赠金玉一「淡」字,金玉茅塞顿开。

第6集

  金玉将刚做好的菜弃掉,并决定以蒸豆腐来参赛,苏花却以为她存心靠害,还怒责她,万料不到金玉的蒸豆腐获评判团的青睐,最后胜出。冬梅误以为万斗欲强暴自己,怒掴他,幸花泽瑞及时回来将真相告知。冬梅自知错怪万斗,回家向他认错,却因一时口快被苏花责罚,万斗替冬梅掩饰受罚,二人顿成好友。

  金玉发现冬梅对万斗印象大改,着她考虑与万斗共谐连理,却因而得知冬梅另有心上人。金玉随守成探望裘鱼,巧遇孖仔,因而得知裘鱼原来曾是宣统的金刀御厨。守成受裘鱼的信念影响,决定不会放弃为师的理念,誓要教好万斗。

  守成将郑先教导万斗做酱油的方法与工序,写成笔认,又教万斗谂九因歌好让他掌握数算,万斗却不领情,宁愿搬豆,守成却以其学识,轻易将豆搬妥。冬梅终发现自己误会了花泽瑞对自己的心意,失望。守成发现万斗沉迷观看拳赛,恐他因此学坏,欲借苏花向他施压,终因顶撞苏花而受遭责罚。

  余古不愿随父余仁做收卖,遂在守成引荐下到陆兴隆见工,恰巧遇上要在相睇对象面前显出温柔一面的陆钱,余古对陆钱心生倾慕。陆钱难以接受媒人婆为自己介绍的对象,遂与陆分往求姻缘签,惜俱是下下签。靳莱闻守成在陆家打工,一凛,遂往陆家门外窥探,一见苏花,面色大变。

第7集

  靳莱慌忙回家收拾一切,准备回乡,守成不明所以,追问靳莱,始知其父当年曾以香料秘方助陆贵起家,却惨被陆贵害死,苏花更收卖衙门中人释放陆贵,又恐吓靳莱,逼她带一对子女离乡别井,守成顿感晴天霹雳。陆分首饰被窃,命人搜查下人房间,终在余古床上发现赃物,余古虽大呼冤枉,却无人信任,惨遭杖刑。

  苏花发现靳莱,不安,着家丁拿钱打发她走,靳莱却以为苏花派人杀她灭口,落荒而逃,一不小心更堕进水中,家丁恐惹麻烦,转身离去,幸守成及早将靳莱救起。守成回到陆家,正准备告诉余古其家族恩怨时,二人突闻陆钱房中有蛇,余古赶至舍身救美,反被陆钱嫌弃,余古终看清她的真面目,大受打击。余古得悉守成父被陆贵害死,即唆摆他向陆家报仇,夺回应得的财产和酱油厂。

  苏花以为靳莱已死,夜半忽闻屋中传来阵阵怪声,大惊。万斗贪玩,掉进沉殿池中,恐被责罚,砌词被鬼推倒,苏花更感惊恐,为保护万斗安全,不许他外出。冬梅得悉万斗仰慕的拳击手鬼面人,将作最后一场拳赛,遂使计通知万斗。万斗赶往拳馆,拳赛却已完结,万斗欲往后台拜会鬼面人,鬼面人赞万斗是习武的好材料,相约他到五里雾林见面,万斗大喜。余古使计刺激万斗,令他打翻郑先准备献给孖仔的顶级头抽,郑先大怒。

第8集

  郑先怒斥万斗不尊重豉油,万斗不忿。金玉发现万斗打翻头抽一事是守成与余古所为,问责二人,余古砌词狡辩。万斗为领悟鬼面人所指的「御风而行」,竟「挺而走险」,众下人大惊,鬼面人张显出现赞赏万斗学武的决心,愿意收他为徒,更以真面目相见,万斗大喜。万斗受张显启发,寓练功于工作中,金玉却感激守成教导有方,守成汗颜。

  孖仔到陆兴隆试酱油,摇头叹息指酱油已死,郑先紧张万分。万斗受酱油已死一事困扰,张显耍拳来开导他,万斗终想到要令酱油多元化。陆钱求签得知要自降身价才有机会出嫁,后发现与自己在墙上诗文传情的人就是郑先,对他另眼相看,遂着金玉替自己与郑先夹八字,金玉却知道陆分对郑先仍未忘情,顿感左右为难,遂向守成倾诉。

  守成鼓励金玉寻找自己的理想,在其努力下,终令裘鱼接受金玉为徒,更以珍藏秘笈相赠。守成从金玉口中,猜出陆分、陆钱皆对郑先有意。万斗自创新口味酱油,惜被郑先指不堪入口,强烈反对推出市场。张显原来是余古舅父,守成利用万斗醉心学武,决与张显合谋夺回陆家家产。守成与余古无意中发现陆分将古董换成膺品。万斗欲暗中将厂内的酱油换成新口味,不料郑先竟守候在沉殿池旁,更拿出陆贵灵牌,阻止万斗打头抽主意。

第9集

  郑先决心拚命不容万斗糟蹋陆兴隆酱油,万斗怒气填胸,遂敲打家丁阿宝头壳来发泄,守成不值万斗所为,但众人却习以为常。守成送解放黑奴的漫画给金玉看,希望她争取自由,惜金玉未明所指。冬梅受守成影响,渴望寻回生父母,万斗得知冬梅心意,遂带同冬梅的卖身契给张显作为线索,请他助冬梅寻亲。万斗带冬梅放孔明灯许愿,冬梅却不慎扭伤脚,万斗无奈背她回家,冬梅心甜。

  余古连日跟踪陆分后,发现她染上严重赌瘾,并暗中偷来家中财物变卖来赌钱,告知守成及张显,守成相信陆分是情场失意,才以赌博来麻醉自己。守成决利用陆分与郑先的感情,藉此打发郑先离开陆家,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并使夺产计划顺利进行,遂使计让苏花得悉陆钱心意。苏花决定将陆钱许配给郑先,不料郑先拒婚,并称已有心上人,陆钱大受打击,陆分窃喜。

  金玉得悉郑先决定离开陆家,怂恿他与陆分私奔,郑先有口难言。陆钱一早在出城路上守候郑先,为报复被他当众拒婚的羞辱,命人将他毒打,并从他的日记中知道其心上人是谁,怒火中烧,将郑先绑回陆家。金玉与守成翌日发现陆分被绑在郑先床上,奇怪。此时,陆钱回来,当众读出郑先日记内容,众闻郑先的心上人竟是金玉,惊讶,陆分、陆钱更不由分说,怒掴金玉泄忿。

第10集

  苏花怒赶郑先离家,守成因摆乌龙连累无辜,难过,更以为郑先自寻短见,幸只是是一场误会。余古、守成发现陆分被债主追债,告知金玉。陆分、陆钱要万斗教训金玉,万斗不胜其烦。陆钱从金玉交给陆分的追债纸条,惊悉陆分欠债累累。陆分假装寻死,陆钱却不为所动,却想出姊妹二人向陆家产业埋手。余古取笑守成对金玉有意,守成否认。万斗亲自监督酿制酱油,一洋人亨利前来陆兴隆商谈交易,更对其新口味酱油大表赞赏,万斗大喜,告知张显。

  万斗知冬梅为没有信物与父母相认而苦恼,竟将自己的玉佩分成两半送给她,气坏冬梅。冬梅许愿希望早日成为万斗妾侍,竟遭万斗取笑。陆钱与陆分计划将苏花的首饰偷龙转凤,却被守成暗中发现。冬梅无意中闻守成与亨利串通谋夺酱油厂,遂赶往茶楼欲阻止万斗与亨利签约,惜终被守成等人掳走。守成发现冬梅的卖身契在张显的手上,推测她就是失散多年的妹妹麦守珠。

  万斗签成大生意,苏花将陆家锁匙交给他。金玉跟踪余古,发现被绑的冬梅,余古遂与二人回陆家。守成将陆分与陆钱恶行告知苏花,其后,更当众出示万斗将陆家产业转移给自己的合约,众人错愕,金玉错信守成,怒掴他。此时,靳莱至陆家,守成说出一切,万斗难以置信,苏花却道是天遣。

第11集

  守成将欠陆家的债偿还给金玉,冬梅欲随金玉离开,守成即着靳莱说出守珠的特征确认身分。中妹安排金玉等人到其空置的居所暂住,金玉感激,陆钱却嫌弃房子破旧。万斗追问苏花关于陆贵杀人的真相,苏花遂说出往事,万斗不能接受事实。张显与余古商量瓜分陆家家产,守成不允,决将陆兴隆改为麦兴隆、开办慈善事业。

  守珠未能适应新身分,与靳莱亦有隔阂,守成开解她。娇生惯养的陆钱难以忍受落难生活,大发脾气。万斗陪金玉兑换银票后,重遇西门卿,遭他奚落。金玉往中妹饺子店打工,忽闻麦宅派米并复办光明书斋,前往探看,被守珠、守成发现。张显借故轻薄家中丫环,幸守珠及时出现,对万斗提出要教训他。万斗悄悄回陆家取回小时陆贵订造给自己的竹箩,被守珠发现,二人恨透张显所为,决定一起教训他。万斗自责败家,守珠好言安慰,万斗不自觉对她产生好感。

  裘鱼拿出金银珠宝找金玉合作经营菜馆,苏花支持金玉开「大良斗记」,并着陆分、陆钱变卖首饰来助她开菜馆,二人不愿。裘鱼要新铺以御膳名贵菜式来招揽生意,金玉却不敢苟同。苏花逼陆分、陆钱随金玉到饺子店学艺,陆钱不甘做下人,与陆分计划偷取金玉开设菜馆的金钱后离家出走,却被万斗无意中偷听到二人对话。

第12集

  裘鱼坚持大良斗记要卖御膳,金玉便安排他街头表演御膳厨艺,测试街坊反应,终令裘鱼想通一切。陆分、陆钱发现万斗到拳馆做拳手捱打,陆分不忍,欲上前时遭铁石心肠的陆钱制止。守珠与万斗合力教训张显,不料,张显被万斗一拳击倒,口味白沫,二人大惊下逃走,恰巧被守成、余古发现。陆钱撒谎使开苏花及金玉,趁机与陆分夹带私逃。

  守成率领巡捕到山边搜寻万斗,此时守珠被蛇咬,万斗为救人,宁愿自首。陆分、陆钱往渡头途中,发现万斗的道歉信及二人典当了的首饰,始知他做拳手的苦衷,陆分大为感动。苏花、金玉闻万斗并控以伤人被捕,即赶往巡捕房。陆分回家认错,并指被陆钱打伤,卷款而逃。

  金玉没钱开斗记,决定做菜向裘鱼求原谅,裘鱼尝过金玉的手艺后,指她已有自己九成功力,不理金玉径自回房。金玉在房外向裘鱼道歉,良久没回应,入内惊见裘鱼服毒自杀。苏花闻金玉卖身到外埠工作来筹钱请律师救万斗,遂剥掉金牙做菜报答她,金玉感动不已。

  守成惊闻金玉卖身,赶往渡头却发现船已开行,竟不惜一切跳进海中。守成往巡捕房,竟见金玉已接万斗出来,原来守珠证明万斗无辜,并指张显当日只是毒瘾发作。麦兴隆对面新酱酒店开张,守成发现老板竟是郑先,一愕。

第13集

  郑先先礼后兵,提议跟守成提字庆祝其新铺「鼎丰」开张,实情要守出丑,并藉此推销产品。原来,郑先转投至对手吴坚的鼎丰酱油厂工作,又以麦兴隆的豉油质素低劣,向守成提出收购麦兴隆,守成回家,质问余古、张显,此知二人酿制豉油时偷工减料,大怒。张显揭发万斗偷偷摸摸到麦家找守珠,守成指万斗无能力照顾其妹,不欲二人交往,万斗受辱,气上心头。

  金玉肩负陆家一切,却见各人仍不改花费的陋习,心灰意冷,却原来苏花、陆分及万斗悄悄筹钱给金玉继续开办「大良斗记」,令金玉大为感动。斗记开张前夕,金玉宴请众人,此时,陆钱蓬头垢面回来,并一脸委屈地讲当日上了贼船,钱财尽失,走路回家出的惨况,求苏花等人原谅,并声言愿意补偿过错,万斗遂稍事教训陆钱。

  大客户靓保哥指麦兴隆酱油变质,不肯收货,守成苦思不得其解,余古等认为陆家一定还有秘密配方,守成无奈低声下气请求苏花出让配方,惨遭陆家上下奚落。余古被陆钱以「秘方」诈骗金钱,守成叹息。万斗从守珠口中得悉守成答允出让麦兴隆,恐陆贵心血化为乌有,激动不已,众人好言开解他。守成与郑先签约前的一刻,收到两颗黄豆,顿时明日个中意思,即拒绝签约。守成回家质问张显为何购入烂黄豆,张显说出苦衷,并答应改过。

第14集

  守成为支持张显专心戒掉鸦片,着他交出锁匙给余古,张显却巧言骗回余古锁匙。万斗为了保存其父心血,借守珠的口向守成说出制酱油的要诀。靳莱发现守珠偷偷与万斗来往,硬拉守珠回家,万斗回家向金玉诉苦,金玉始知万斗发现烂黄豆的来龙去脉。苏花发现陆钱床下藏有大量铁罐,为免惹来鼠患,将它们卖给做收卖的余仁。

  陆钱欲取回藏有从余古手上骗来的金钱的铁罐,却发现它辗转落入余古手中。张显藉词卖黄豆渣来偷运鸦片,恰巧陆钱为取回铁罐而追余古至渡头,张显见鸦片被陆钱推落海中,大怒,此时,守成亦率领巡捕到来,张显情急下挟持陆钱,守成为救陆钱而受伤,张显亦被制服。守成虽没证据指证张显运鸦片,但为教训他,决控他伤人,张显入狱。

  陆钱与守成医院相遇,守成将铁罐交还,陆钱大喜,并对他倾心。吴坚女儿莉莉恋上郑先,见郑先与陆分交谈,醋意大生,陆分为免误会,主动解释二人关系,不料弄巧成拙。靳莱与莉莉先后声称斗记食物不洁,斗记惨遭封铺十天。陆分为此找莉莉晦气,惜郑先竟维护莉莉,陆分失望。郑先推出玻璃樽装豉油,生意激增,郑先又高价收购守成所订下的黄豆,令他未能如期交货给靓保哥。守成无计可施下唯有将麦兴隆暂时休业,寻求解决办法。

第15集

  万斗为免陆贵一生心血白费,主动找守成合作,守成因金玉一句说话,终拋下成见,答应合作,靳莱却表不悦。金玉仍为当日骗家产一事气守成,守成难过,万斗欲从中调解,不果。万斗与守成为如何挽回酱油生意,起争执。莉莉刁蛮霸道,陆钱与余古分别被她当众羞辱,二人为了报复,竟放下昔日仇怨合作戏弄她。

  万斗与守成从金玉熬制的鲍鱼汤得着启发,决以鲍鱼汁研制酱油,又以图解方式向靓保哥介绍即将推出的新产品,被前来向靓保哥推销玻璃樽装豉油的郑先指纸上谈兵,靓保哥却欣赏二人诚意,答应让他们延期交货。万斗、守成为了工作,忽略了守珠的生辰。万斗为哄回守珠,勉强爬树取雀蛋给她。金玉从裘鱼的遗物中发现守成喜欢自己,不敢置信。守成为替金玉寻回金刀受尽苦头,金玉却不领情,余古替守成不值。

  金玉不眠不休赶制而成的鲍鱼汁,最后却被流氓打翻,守成见金玉遭割伤,紧张要送她进院,金玉却忽掴守成一记耳光,守成愕然。靓保哥指守成一而再未能如期交货,有欠诚信,拒绝交易;不料其妻突然拿着金玉无心插柳下所调制的「百味宝」到来,并指此酱令她回复失去多年的味觉,靓保哥试味后终改变初衷。余古建议守成与金玉等一同合作对付鼎丰,并着他们重返陆家大宅居住。

第16集

  金玉赞同陆分留在斗记自食其力的意见,苏花却以照顾万斗为由要金玉一起搬回大宅。吴坚对郑先取不到靓保哥的订单,大表失望。万斗暗中见张显将拾得烟枪毁掉,又用砖击自己头颅以示决心,知他终悔过,遂送他入院,张显感叹世上有好心人。自金玉得知守成对自己的心意后,不但对守成左闪右避,且终日神不守舍,万斗大表奇怪,金玉托词指担心守成再骗万斗。

  守成自责令金玉逃避自己,与余古在地牢借酒消愁,被路过的金玉听到。麦兴隆重开,鲍汁豉油及百味宝大受欢迎,生意额大增,反观鼎丰被顾客质疑以中奖豉油招来生意行骗,而其玻璃樽装豉油,亦因涉及一宗殴斗事件中,被巡捕房劝喻停用,郑先苦恼。郑先见村民为了中奖竟将豉油弃掉,痛心,陆分见郑先落魄模样,暗中替鼎丰提供伙食时,额外加料,只望他吃后能健康生活。

  陆钱利用余古约会守成郊游,守成却因严重失眠兼体力透支,突然晕倒,吓坏二人。金玉、守成雨中相遇,守成鼓起勇气表明立场,金玉却不置可否。金玉思前想后,答应与守成做回朋友,守成放下心头大石,专心工作,终研制成新五合鲜酱油。万斗发现中了鼎丰的大奖,兴高采烈找吴坚领奖。张显嗅到几名男子满身火水味往麦兴隆跑去,心感不妙,告知守成等人赶回麦兴隆看个究竟。

第17集

  麦兴隆险遭纵火,幸张显凭着一身好武功击退凶徒,余古便提议聘张显做酱油厂护院,守成犹豫,万斗指已验证张显真心悔改,守成终释去疑虑。守成于中秋节接一宗洋人生意,却要赶制中英对照食谱给买家,金玉无奈与他合作,陆钱欲做汤丸给守成吃应节,却被他指摘捣乱厨房,陆钱拂袖离开,余古追出安慰她。守成为了金玉在四合院内挂满灯笼,金玉开心不已,欲向守成致谢,不果。

  郑先推出的「味霸酱油」大受欢迎,吴坚大乐,决定将莉莉许配给他,郑先不敢拒绝。郑先在街头晕倒,幸陆分路过送他往医馆诊治,大夫指他体内积聚毒素,着他注意饮食。莉莉不满陆分接近郑先,竟派恶霸恐吓她,陆分与他们争执期间被推撞受伤,金玉为此找郑先晦气,郑先遂往医院探望陆分致歉。酒家老板因味霸受欢迎而放弃跟万斗订购豉油,万斗无奈。

  莉莉送嫁女饼到斗记示威,金玉开解陆分。郑先一次受伤终记起陆分当年对自己的情意,恼恨自己没有将它放在心上,终向陆分表白,二人禁不住相拥,爱火一发不可收拾。万斗知道陆钱对守成有意,决制造机会给二人相处,金玉大感不是味儿。陆钱向金玉请枪,替守成造新衣,守成藉机暗示自己不适合陆钱。金玉往许愿树祈福遇守成,守成鼓励她要为自己争取幸福。

第18集

  金玉见陆分写宝牒,以为她还未对郑先死心,原来她只是为郑先新婚祈福。万斗有感在麦兴隆没有实权,而守成亦对陆钱没意思,心想不能留在大宅居住,心中不舍。冬梅着万斗打扫神楼,希望讨好靳莱,惜事与愿违。余仁见余古终踏实办事,心感欣慰。陆钱专程往城隍庙求平安符来讨好靳莱,靳莱却认定陆家人有阴谋。

  张显、余古借口守珠不能屈就为妾侍,要靳莱逼万斗休金玉,万斗指金玉对陆家有恩,不允。金玉担心被众人发现守成对自己的情意,加上身体不适,终晕倒送院。孖仔陪同教育界刘专员调查大良的教育问题,顺道探访守成及万斗,孖仔指想不到吴坚与守成的酱油业务干得有声有色,建议两铺以其酱油烹调菜式比赛,守成等却担心金玉病情,未能如期作赛。

  余古试尝味霸后,赞口不绝,其后更偷偷与工人们以它来打边炉,且仿如染上毒瘾般,张显认为大有可疑,决查出问题所在。金玉为比赛菜式苦恼,遂随陆分到大树祈福,不料竟见树上挂满了不同形式的灯笼,金玉知道是守成所为,感动。陆钱从余古口中得知守成另有心上人,决查出此人。陆分不适,大夫指她有了身孕,丑事传千里,被镇长指她不守妇道押回乡公所,金玉忙找郑先营救陆分,郑先却不敢面对,幸守成挺身而出,替陆分讨回公道。

第19集

  郑先偷望陆家众人步出乡公所,内疚自责。苏花回家,要陆分供出其胎儿经手人是谁,陆钱一口咬定是守成,反被靳莱嘲讽一番,陆钱不忿。陆分坚持不肯供出经手人,金玉遂照苏花意思,安排陆分到云英居待产。金玉接守成来信,知他对自己的爱意的决心。

  万斗发现其父当年献给前朝皇帝的御品酱油至今仍存黄豆香味,而且没有添加守成父麦兴的香料,认为陆贵根本没有杀人动机,张显闻言,建议查清此事。

  余古与守成悄悄往鼎丰密室调查味霸的成份,但当二人准备拿证据揭发真相时,被人发现。郑先见医馆门外因服用味霸后不适的乡里众多,大感内疚,后见金玉仿徨地找守成与余古,毅然作出决定。刘专员试尝味霸所做的菜后,大声赞好,此时,守成出现,以实验证明味霸含化学物质,而郑先亦为免味霸遗祸,决顶证吴坚。陆钱发现守成给金玉的情书,深心不忿。

  万斗找证人为父翻案,无功而还。守成获邀当大良教育局局长,陆钱却在他致辞时当众读出他给金玉的情书,指他勾引有夫之妇,金玉满脸羞愧跑回家。郑先往找陆分道歉,且大胆向她求婚,金玉替陆分高兴。万斗接受张显的劝解,加上看出守成对金玉的诚意,决定让金玉选择自己的幸福。万斗往拜祭陆贵,竟见余仁在父坟前求原谅,愕然。

第20集

  万斗与张显使计使余仁供出杀麦兴的凶手,终得悉真相,而尾随余仁而至的守成与余古闻言,亦同感愕然。守成发现自己报错仇,难过,见余仁扬言寻死,知他为弥补当年过失,已尽心尽力照顾自己与靳莱,决定隐瞒此事,不让万斗翻案,却不知道其实万斗早而暗中知悉。麦兴隆酱油被下毒,吴坚嫌疑最大。吴坚偕莉莉逃亡时,终被缉拿归案,并供出是陆钱受收买在酱油中下了泻药。

  万斗见守成毫无意思向自己坦承错失,以为他被金钱蒙蔽,早已变质,遂找金玉商量。金玉闻言,为守成辩护,仍赞同他设计试验守成。万斗签休书日,突然加上附带条件,就是要守成将产业归还,守成迟疑之际,金玉强装镇定,转身便走,万斗大感失望。万斗后悔试验守成,金玉反过来开解他。

  陆钱被通缉,走投无路之际,找余古帮忙,却被巡捕发现,余古为掩护她逃走,甘愿被巡捕毒打,陆钱于心不忍,现身自首。金玉联袂中妹往天津过新生活,苏花等人不舍。守成在替自己的石像揭幕的仪式上,当着众人面前,讲出报错仇的真相及表明愿归还产业予陆家,万斗欣慰,并将金玉临行前信函给他。守成赶往车站追截金玉,惜已来迟一步。靳莱为过往所为,向陆家各人致歉,苏花等却不计前嫌。守成为寻访金玉,留书表示为她而前往大江南北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