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江湖游侠萧十一郎无意中发观了传说中已失踪多年的神物割鹿刀,从此不仅卷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江湖之争,更结识了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奇女子沈璧君。

  沈璧君自幼与“武林第一世家--连家堡”堡主连城璧定亲,虽然命运令她与萧十一郎 相识、相知、相恋,但为了守信,更为了家族的生存,沈璧君掩埋下自己对萧十一郎的感情,真心真意地嫁作连家妇。

  连城璧向来自负多疑,他内心越是爱沈璧君,就越是怀疑妻子的清白,这使得他自己和沈璧君都饱受折磨。无名的嫉妒使连城璧将萧十一郎视为仇敌。

  连城璧与萧十一郎的争斗给了武林中的黑暗势力--逍遥侯以可乘之机。

  逍遥侯应当算是连城璧的叔叔--是连城壁的祖父与一名妓女的私生子。他不仅天生残疾,而且自幼便被父亲抛弃。长大成人的逍遥侯练就了一身诡异武功,一心想要称霸武林并向抛弃了自己的连家复仇。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必须找到割鹿刀的下落,因为那是天底下唯一能够克制他的神器。

  作为沈璧君的陪嫁,割鹿刀已经由沈家送到了连家。为了少生事端,沈家老太君故意放出风声,假称割鹿刀已被“大盗”萧十一郎夺走。于是,萧十一郎也成了逍遥侯的攻击对象。

  也许是天意,一心想为连家妇的沈璧君不断地与萧十一郎相逢,而连城璧无端休掉无瑕的沈璧君,更无端地陷害着无辜的萧十一郎和沈璧君。

  连城璧的妹妹连城瑾一直痴恋萧十一郎,待发现萧十一郎始终爱的却是自己的嫂嫂时,一气之下嫁给了侯的手下。逍遥侯利用连城瑾的冲动幼稚,趁着连城璧正一心对付萧十一郎的机会,毁了连家堡,夺去了割鹿刀。

  沈璧君见连城璧在城堡被毁之后一蹶不振,心有不忍,于是不计前嫌地再度回到连城璧身边,帮助他重振连家。为了武林的和平与安宁,萧十一郎也放下个人的感情,在暗中全力支持连城璧。

  萧十一郎终于破解了割鹿刀的秘密,与连城璧一起联手铲除了武林“恶瘤”--逍遥侯。

  连家堡再振雄风,嫉妒的丈夫,却把矛头再度指向情敌萧十一郎,他为了胜过萧十一郎,甚至不惜去学逍遥侯的阴邪武功,让自己一步步的走入魔道。被逼到了绝境的萧十一郎,在沈璧君勇敢和真爱支持下,与连城璧对决获胜,两个苦恋的情人终成眷属。

  侠盗萧十一郎是个可爱的敌人,忠实的朋友,甜蜜的情人,平常以济贫扶弱为志,过着潇洒浪荡的日子,在一次意外的追逐中,卷入了武林传说中人人窥伺的神秘宝物《割鹿刀》之争,并因此结识了武林第一美女沈璧君,两人美丽而又错误的相逢在璧君要远嫁京城世家公子连城璧的前夕,本该无波无澜的相遇却因陪嫁物《割鹿刀》的价值连城而引起了武林中人人争夺的一场腥风血雨……

  十一郎因数度搭救璧君而使两人情缘深种,但天差地别的身份及璧君需嫁连家的不可更改事实,使萧、沈、连三人从此开始了恩怨纠缠的一生……

  武林恶势力"逍遥侯"对《割鹿刀》志在必得,又爱恋上了璧君的惊世绝色,连家是武林第一世家,城璧亦是武林擎柱,既要护刀又要保护美人,十一郎天不怕地不怕,拼热血为红颜,璧君面对真实相爱的十一郎,与面对沈连两家的压力同样困难……

  在这多角多样的争夺战中,还有一个其烈如酒、其色如花的江湖奇女子风四娘,四娘一生以追逐萧十一郎为梦想,却忽略了始终默默追随身边的杨开泰,杨家以经营马场生意闻名天下,开泰为马场少主生性节俭,老实诚恳,谨慎小心,做起生意来却威风八面,独独对四娘无可奈何一筹莫展,其父杨天赞马场主人的身份背后却藏了个天大的秘密,像《割鹿刀》之谜一样神秘难解……

分集剧情:
第1集

  大盗萧十一郎从杨家马场盗走宝马"雪花骢",十一郎青梅竹马的搭档风四娘,又由马场少主杨开泰处骗得三万两作为取回"雪花骢"的报酬。为盗割鹿刀,萧十一郎引出开泰大闹沈宅,与武林第一美人、沈宅千金沈璧君一见钟情,可惜这时璧君已将嫁入连家堡。武林黑暗势力DOUBLE_QUOTATI ON逍遥侯"派手下灵鹫、雪鹰及徒儿小公子前去沈宅盗刀,小公子得手后,割鹿刀却被十一郎渔翁得利抢走。小公子乘乱劫走璧君,幸被十一郎救走。

第2集

    十一郎见识到了割鹿刀的神奇之后,将璧君与宝刀一起送回沈家,老太君为顺利将刀交给城璧,隐瞒了宝刀复得的消息,嫁祸十一郎。赛马会上城璧胜出赢得"雪花骢",璧君试骑宝马引开众人注意,太君悄悄将刀交给城璧。璧君却为逍遥侯手下掳走,因路上马车出事,璧君得以从水路逃走。

  

第3集

  十一郎由水中救走璧君,二人回到茅屋谈话间,璧君得知十一郎的真实身份,心情矛盾。回到沈宅,璧君要求太君还十一郎清白,太君却发现璧君对十一郎动了真情,甚为担忧。十一郎当晚去见璧君,不料中了白杨绿柳的毒,璧君为十一郎挡了太君的金针,被十一郎救走。四娘误会十一郎被扣留沈宅,前去要人,反被扣留沈宅,幸骗得解药,逃走时遇上送璧君回府的十一郎。

第4集

  太君告知璧君家道中落,多年来接受连城璧财物人力照顾的事实,打消了璧君退婚的念头。城璧骄纵的妹妹连城瑾发现璧君不爱乃兄,劝哥哥退婚,城璧断然拒绝。璧君出嫁当日,遭逍遥侯及其手下掳劫,幸被十一郎打退,但璧君拒绝随十一郎私奔,听天由命的嫁去连家堡。十一郎大受刺激,为试探连城璧对璧君的真情,大闹婚礼。

第5集

  十一郎回到林间小屋后茶饭不思,四娘开导不成悻悻而去。城璧因怀疑璧君并非完璧而借口不与她圆房,并派白杨绿柳前去察明十一郎的底细。四娘醉酒找十一郎诉苦,阴差阳错被老实的开泰误会,反而对四娘情愫更深。十一郎接二连三被栽赃陷害,查明是小公子所为,目的在挑起萧十一郎与连城璧的冲突,城璧也有所觉,为查明真相,让璧君自行回门希望引蛇出洞,回门日璧君果然被小公子埋伏突击。

第6集

  璧君再入虎口,又被十一郎所救,并为她疗治脚伤。逍遥侯手下擒城瑾入逍遥窟,反而被逍遥侯重责,逍遥侯命灵鹫将城瑾原路送回。小公子骗璧君的奶娘徐姥姥将璧君带至山谷,城璧假装中计被擒入网中,眼看着璧君受辱却不出手,十一郎赶来解围被小公子所伤,璧君对新婚夫君的心术深沉而大为寒心。城璧用言语激走十一郎,十一郎回到四娘处因失血 过多而晕倒。逍遥侯得知打伤自己的是十一郎,因灵鹫雪鹰见到自己真身,破例收二人为徒。

第7集

  太君为试探城璧的真心,骗他去荒山为璧君找金色娃娃鱼做药引治病,城璧等毅然前往。璧君不顾太君反对前去探望伤重的十一郎,听说荒山诡异危险,又央求十一郎前去帮手。其实金色娃娃鱼是逍遥侯布下的骗局,城璧、十一郎联手对付逍遥侯,救回璧君,白杨绿柳却失陷逍遥窟。十一郎找回当年父亲留下的无字天书想探究其中秘密,开泰开始怀疑自己的父亲杨天赞是否与逍遥侯有关联。

第8集

  灵鹫遗失了逍遥侯所赐的信符,潜回连家堡寻找被擒,城璧以救出白杨绿柳作为交换条件。十一郎从天书中得知自己是守护割鹿刀的萧家后人,纡尊降贵到连家堡保护割鹿刀,城璧却误会十一郎难忘旧情,因此对璧君百般猜忌,令璧君伤心。灵鹫放走白杨绿柳,被逍遥侯打成重伤,被白杨二人把他救回连家堡,十一郎为其疗伤。

第9集

  十一郎夜探璧君,取回二人定情的信物红纱。四娘为寻找十一郎来到连家堡,十一郎说出自己身为护刀家族的身世,城璧才知十一郎留在连家的使命。逍遥侯偷袭连家堡,城璧将璧君藏入琉璃房中,暗中窥视她是否可以拔出割鹿刀,被璧君看透心思。雪鹰带走城瑾,十一郎误会是璧君被擒,匆匆追赶,却救回了城瑾,让城瑾误以为十一郎爱上了自己。四娘用计擒了小公子,城璧乘机加以收服,准备用小公子来对付十一郎和逍遥侯。

第10集

  城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小公子挂在山壁上当诱饵引逍遥侯前来搭救。逍遥侯反而潜入连家堡,在新房内挟持璧君,城璧误会妻子与十一郎偷情,急怒攻心掌掴爱妻,令璧君伤透心,十一郎安慰璧君并誓死守护她。逍遥侯被连家高手打伤中毒后逃走,杨天赞却在连家药室出现,令城璧对其疑心更重。小公子画出地形图,带众人前往荒山。十一郎、璧君随后跟至,为人被困在充满幻术的逍遥窟中。

第11集

  在逍遥窟内,璧君不顾连城璧的怒声反对,以自己的处子之血救了十一郎,城璧面子丢尽,大受刺激。雪鹰被灵鹫救醒,恳求他同回逍遥窟,被拒绝后怀恨在心,怪罪是受了连城瑾的勾引。城璧写下休书,璧君离堡,姥姥多事留休书在新房中,城璧携休书策马追赶,却见璧君与十一郎在一起,误会加深,愤而当面撕毁休书,让璧君永远不能离开连家堡。小 公子带人血洗沈宅,太君失踪,十一郎怕璧君受不住打击,假装自己伤重需要出门求诊,带璧君离开。

第12集

  十一郎探沈宅,向太君透露自己作为护刀家族的真实身份,并留下治伤药,却不料小公子随后跟到将太君掳走。开泰上连家堡求助寻父,城璧故意拿出假的割鹿刀让他开眼界,逍遥侯与十一郎在夺假刀的过程中被炸入水中,二锅头搭救,并设计引开众人,放走十一郎。逍遥侯断了雪鹰的双臂,传授其绝学。十一郎伤重回到客栈,四娘、璧君合力救治,更增情感。白杨绿柳被关入玩偶山庄遇见姥姥和被打成手脚残废的太君。逍遥侯将姥姥丢在林中,被城瑾、灵鹫救回。

第13集

  风四娘在山崖救回脚部受伤的天赞。城璧让姥姥把璧君带回沈宅灭门血案现场,告诉她太君被十一郎出卖,将她送进逍遥侯的虎口,璧君怒极举剑刺伤十一郎,小公子乘机突袭璧君,十一郎仍抱着伤重之身为璧君又挨一剑。杨天赞竭力反对开泰与四娘的婚事,开泰执意成亲,四娘欣然应允。小公子将受伤后的十一郎百般折磨,十一郎假意周旋,想借此激走璧君,但璧君看透他心思,坚决不肯离去。城瑾欲去客栈探望十一郎,但是被城璧禁足闺中。

第14集

  开泰听从城璧建议试探四娘对他的真心,让泥鳅诈称自己被逍遥侯所擒,四娘闻讯立刻前去救援,不料遇到逍遥侯真身,被打昏过去,幸亏开泰及时赶到救回四娘。十一郎骗得小公子带他们前往落日峰,与璧君双双跳下。城璧对二人的死讯十分震撼,带着花瓣去祭祀亡妻。谁知十一郎与璧君命不该绝,在深谷茅屋中度过快乐的隐居生活。城瑾得知十一郎的死讯,前去与四娘核实,四娘顺势敷衍之,城瑾伤心不已。

第15集

  城璧为探杨天赞的虚实,同意开泰与四娘的婚事,天赞无奈。十一郎与璧君感情日益增进。开泰大婚之日,四娘在送亲的途中听说十一郎落日峰遇难的消息,立即毁婚离去,到峰顶呼唤十一郎的名字,伤心欲绝。天赞在马场内被雪鹰假扮的逍遥侯杀死并炸成飞灰,开泰亲眼目睹,心神俱碎。城璧为自己的猜疑多忌而懊悔。

第16集

  四娘前去马场还嫁衣时得知杨家遇难,决定留在马场帮助开泰度过难关。小公子设计城璧在悼妻碑上题字而中毒,摔下落日峰。逍遥侯得知城璧死讯,痛失报复的对象,竟大发雷霆将小公子赶出逍遥窟。正在谷底过着神仙伴侣生活的十一郎和璧君却救下城璧,城璧苏醒后,见璧君还活着,大为惊喜,重燃与璧君破镜重圆的希望,三人陷入尴尬的困境中。城 瑾怀疑城璧被逍遥侯掳走,与灵鹫二人前往逍遥窟打探。

第17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雪鹰将灵鹫、城瑾困在逍遥窟内。天赞出殡,四娘、泥鳅代开泰做孝子哭丧,其实天赞正是逍遥侯的化身,诈死只为了让连城璧不再猜疑他,不过父子天性,他忍不住偷偷溜回马场鼓励儿子振作,开泰恢复神志后性情大变,对四娘冷言冷语,甚至将她扔出大门,但四娘不依,我行我素仍留在马场,默默协助开泰重振家业。逍遥侯用城瑾的性命威胁灵鹫,要他在半月内找到割鹿刀和连城璧。十一郎为铲除逍遥侯,开始寻找割鹿刀。四娘为了替马场省下购买良马的钱,偷偷外出驯服野马,被开泰发现。

第18集

  十一郎向璧君坦承心事,二人许下海誓山盟,城璧在一旁痛心不已。为夺回璧君,城璧骗她喝下搀杂着自己鲜血的蚀心草茶,告诉璧君十日内如不与他圆房便会身亡,璧君不为所动,独自出谷寻找十一郎,希望与他度过人生最后时日。四娘帮助开泰向众商户追债,手段泼辣,开泰大丢面子,气得将四娘关在房中,夜间开泰自行去驯野马,四娘亦偷偷跟随,二人心灵有所交流。小公子骗得璧君前往逍遥窟寻找十一郎,不料十一郎与灵鹫探逍遥窟,与璧君重逢。

第19集

  十一郎与璧君喝下素素的汤药,昏迷之后被送到玩偶山庄内,与白杨绿柳重逢,并见到手脚俱废的太君和城瑾。璧君的蚀心草毒发作,白杨绿柳束手无策,十一郎一面心焦如焚,一面还要在璧君面前,强颜欢笑故做无事,偏偏老太君又仇视十一郎,令璧君为难。灵鹫前往杨家向四娘打探十一郎的消息,四娘得知十一郎仍在世喜极而泣,但又为十一郎下落不明而担忧。十一郎加紧寻找逃出玩偶山庄的出路,素素受逍遥侯指使,想用自己的美色引诱十一郎,离间他与璧君的关系,但璧君坚信十一郎,让素素又羡又妒。

第20集

  开泰、四娘等用尽各种方法,终于从谷底找出割鹿刀,回到马场割鹿刀却不翼而飞。太君逼白杨绿柳讲出璧君中毒的详情,与十一郎一番恳谈,十一郎允诺太君一定把璧君带出玩偶山庄,立即送她回城璧处解毒。隐身马场的老酒鬼二锅头,盗走割鹿刀后复制了一把假刀,放在灶台下,故意让泥鳅找回,开泰等救人心切,携刀前往逍遥窟,正巧与十一郎等会合,众人合力大战逍遥侯,将假刀留在逍遥窟内,众人顺利逃离。

第21集

  逍遥侯发现刀是假的勃然大怒,誓言要毁去连家堡。太君为解璧君的毒逼迫十一郎放弃璧君,让他们夫妻和好,但璧君拒绝与城璧圆房解毒,城璧无奈自己吞下蚀心草做药引,然后用自己的血暂时为璧君解了毒,但从此二人心脉相连,生死同命。璧君醒来后,与十一郎迳自离开连家堡。城璧终于明白,璧君的心已一去不返,心碎不已,结果远在外地的璧君 同时心痛发作,晕了过去。十一郎带璧君求医问诊,但丝毫查不出结果。白杨绿柳发现偷割鹿刀、帮助十一郎对付逍遥侯的蒙面人身份可疑,故意下毒,二锅头中了毒以后,以内力逼至脸上,骗人是天花混过关。

第22集

   开泰将马场交还给城璧,立志脱离连家保,放手铲除逍遥侯为父报仇,警觉到自己面临众叛亲离的窘境,城璧愤而出手。开泰硬挨了一掌,声言从此与连家恩断义绝。开泰离开马场,暂居四娘处。十一郎与璧君也回到四娘处借住。城瑾找上门向璧君兴师问罪,十一郎坦言自己唯爱璧君一人,城瑾心碎而去,被小公子掳走。逍遥侯设计将城瑾放在司马相的床上,令城璧蒙羞,城璧将妹妹关进琉璃房中。十一郎拿出积蓄鼓励开泰重新创业。城璧派贾信将璧君骗了回去,开泰随行保护,却遭贾信暗算,璧君不知所终。

第23集

  城璧绑架璧君将她囚禁在小屋中,却在十一郎面前嫁祸给逍遥侯,十一郎冷静思考后,寻迹找到了因为绝食抗议而虚弱不堪的璧君,愤而前去连家堡要找连城璧拼命,却被贾信告知,蚀心草之毒令璧君与城璧心脉相连,同生共死。这使十一郎陷在十分被动的困境中,十一郎既不忍璧君受伤,只有任凭连城璧宰割。璧君不为所动的告诉城璧,如果十一郎有难,自己必将与之同归于尽。璧君带了十一郎双双回到沈宅,太君竭力反对二人在一起。城璧为报夺妻之恨,想出一个让璧君与十一郎反目成仇的毒计,他向白杨讨得天下最阴狠的蛊毒"时辰到",将毒落在茶水中,喂太君喝下。又去与司马相商议三日后迎娶城瑾,要借司马家的力量,一举铲除逍遥窟。

第24集

  城瑾因反对婚事与兄大吵大闹,城璧毫不让步,仍将其禁足在琉璃房中。太君的"时辰到"之毒发作,三更锣响便出外四处杀人,自己却丝毫不知。十一郎探逍遥窟,研究如何才能将割鹿刀的威力发挥出来,逍遥侯赶到,十一郎将割鹿刀插入大石座中,潇洒而去,逍遥侯竟不能动宝刀分毫,逍遥侯对割鹿刀更为畏惧。开泰受伤,四娘不眠不休悉心照料,二人感情日益增进。十一郎发现太君的可疑之处,怀疑夜间在长街上杀人的白发魔女就是沈太君。

第25集

  太君被十一郎冷静的分析所打动,发现自己果真中了城璧的毒。三更锣响太君挣脱十一郎绑住她的铁链再次来到街上杀人,醒来后,城璧露面,得意的承认,一切都是他为报复沈家做的,他并且告诉太君,只有砍下自己的脑袋才能摆脱"时辰到"的毒性。开泰置办为业,向四娘再次求婚被拒后,心灰意冷地离开。太君要求十一郎帮助她解脱,砍下她的脑袋。十一郎处于矛盾痛苦之中。逍遥侯布置属下在司马相迎娶城瑾的路上进行突袭。

第26集

  绿柳心疼城瑾受委屈,偷偷把她交给了一直默默爱着城瑾的灵鹫带走,自己代替城瑾上了花轿,迎亲路上遇见逍遥侯的人马,小公子与雪鹰争抢假新娘,与小公子素有仇怨的雪鹰藉机杀了小公子,素素伤心欲绝,却不敢表现在脸上,对逍遥窟中师徒、同门间的冷酷无情从此寒心。司马相发现新娘有假,回连家堡兴师问罪,城璧应允察明真相。白杨绿柳在破 庙中为城瑾灵鹫主婚,城璧又夜夜去观察沈太君的杀人行动,高手都不在堡中,被逍遥侯趁机一举毁灭了连家堡,二锅头司马相等杀出重围。十一郎决心牺牲一己幸福,宁可背上不义的罪名,为沈太君解除痛苦,当夜三更之前,祖孙二人促膝谈心,十一郎向太君保证一定会尽到保护璧君的责任。

第27集

  十一郎砍下太君的脑袋,醒来的璧君目睹这一残酷现实,无法接受,十一郎怕璧君知道连城璧害了奶奶后会去找他同归于尽,不敢做出任何解释,独自悲伤离开。逍遥侯抢夺了连家所有的产业,令城璧一无所有。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司马相与二锅头,去四娘处找开泰援助连家堡。四娘力劝开泰不要强出头,以免惹火上身,开泰不听。十一郎伤心醉酒在河边,二锅头找到他痛责之,质问杀太君的原因,十一郎缄口不提。司马相等又前往沈家,求璧君义助连家摆脱困境,璧君一口应允。素素偷偷葬了小公子,藏起小公子带在身上的逍遥窟令符,归途中遇见落魄中的城璧。

第28集

  城璧醉酒当街,在逍遥侯面前斗志尽失。二锅头与十一郎去探逍遥窟,研究如何让割鹿刀发挥作用,发现逍遥侯交给门徒保留的信符铁片,就是启动机关的钥匙。十一郎设计盗来逍遥侯的三枚信符,并请铁匠做了三个假的偷偷送去璧君处。璧君不领情,反而痛斥十一郎,表示两人从此成陌路,四娘劝她不可意气用事,十一郎默默为她做的一切,一定都有深意。璧君大着胆找上连家堡,凭手上三枚信符铁片与逍遥侯交易,竟顺利收回连家堡。白杨绿柳鼓励璧君主持连家堡,并表示他二人会全力协助。

第29集

  城瑾与灵鹫下山找白杨绿柳,途中遇见被打成重伤的雪鹰,二人尽力救治,雪鹰醒来却趁机将城瑾奸污,灵鹫不忍杀死自己的亲弟,与城瑾二人痛苦万分。四娘帮助璧君将家中首饰变卖给开泰,换取三万两银子用于重建连家堡。璧君在街上追逐落魄的城璧,苦劝他回家重振连家,城璧却躲了起来。灵鹫告诉司马相自己已经跟城瑾成婚,司马相大失颜面,怪罪连城璧,扬言与连家堡老死不相往来。城璧收服了背叛逍遥侯的素素,把她从小公子身上取下的第四片信符铁片,让素素交给十一郎及开泰,欲假借二人之手铲除逍遥侯。

第30集

  十一郎决心独自前往逍遥窟,与逍遥侯决一死战,临行前去探望璧君,默默祝她幸福。逍遥侯也预感自己与十一郎之间,将是你死我活的结局,为照顾爱儿,命素素将一百万两黄金存入开泰刚开张的钱庄,开泰却无心生意,一心要去逍遥窟为亡父报仇。泥鳅赶去连家堡向四娘报讯,四娘赶回开泰铺子,欲阻止他和十一郎的冒险之举,但是未能拦住。众人不约而同地来到逍遥窟,大战逍遥侯。十一郎将令符铁片放入刀台,取出割鹿刀,宝刀大奋神威,原来竟是一柄大磁铁,正可克制逍遥派练武必需的铁制手脚。雪鹰被割鹿刀所杀,逍遥侯武功尽废,开泰举刀时竟发现逍遥侯是自己的父亲,顿时惊呆。逍遥窟被剿灭后,十一郎四海飘泊而去。

第31集

  城璧将逍遥侯悄悄救走,放在瓮中,用开泰的生命安危逼迫逍遥侯教他逍遥派武功。灵鹫葬了雪鹰后,无颜见城瑾,四处流浪。璧君劝城瑾耐心等待夫君归来。开泰无法接受天赞是逍遥侯的事实,郁闷心头,只能靠在铺内干体力活儿来发泄,四娘无法令其释怀,只有默默陪伴在侧,并将开泰的钱庄经营的风风火火。城瑾因为吵着要去找灵鹫,被城璧再度关 入琉璃秘室,城瑾翻看爷爷手札,竟发现城璧是抱养来的,非连家亲骨肉,她决定出走去寻找灵鹫。

第32集

  城瑾无意中发现城璧困住逍遥侯逼他传授武功,因担心兄长误入歧途,便心直口快将其身世全盘托出,不料遭城璧之忌被推下山崖灭口。冬去春来,开泰和四娘的大亨酒楼也开张了,素素前来要求将一百万两黄金取出,黄金的主人竟然是萧十一郎。四娘替璧君将祖宅以六十万两银子的高价卖出,买主名叫冰冰。买卖双方约了在大亨酒楼见面,不料出现的却是由十一郎相伴、蓝发蓝肤、酷似城瑾的女郎。重出江湖的十一郎出手阔绰、杀人狠绝,四娘恼怒,璧君拂袖而去,都对十一郎的大转变难以置信。

第33集

  璧君要求收回沈宅,被冰冰拒绝。白杨、绿柳回到连家堡告诉城璧冰冰酷似城瑾,城璧夜探沈宅,十一郎早有防备,城璧徒劳而归。璧君得知奶奶曾在首饰盒中,留下一只当年城璧送的聘礼金凤钗,而且据徐姥姥回忆,沈太君死前有种种可疑之处,璧君寻找金凤钗,才知已被冰冰连同首饰盒买走。璧君从十一郎处取回金凤钗后,推算出太君的死与连城璧有关,但苦思不解,为什么非要把老太君的脑袋砍掉不可。徐姥姥将白杨、绿柳骗来房中,二人只字不漏。城璧拿出深谷的毒药草让白杨、绿柳辨别,得知食此草药会令人肤发变色。白杨绿柳前去沈宅探望冰冰,警告她城璧已经知道冰冰就是城瑾。

第34集

  四娘陪开泰前去沈宅送银票给十一郎,巧遇城璧化身黑烟潜入,打伤城瑾,开泰见他身法与逍遥侯一样,误以为是父亲,拦阻十一郎杀城璧,让城璧带伤逃走,而城瑾则因严重受伤导致小产,十一郎与冰冰同感悲痛。璧君为逼迫白杨说出太君的死因,服下金凤钗上刮下来、太君身上带毒的血水,不料却阴差阳错地解了蚀心草的毒。城璧受伤归来,吸食家奴的血来疗伤,白杨绿柳终于确认,城璧练成了逍遥派的邪门功夫,对连家少主开始离心离德。城璧伤好了以后,假惺惺的去探望璧君,遇到十一郎,璧君为怕十一郎受城璧伤害,假意对他冷淡,将他赶走。城璧看破璧君用心,确定璧君对自己情断义绝,一阵心痛,璧君却安然无恙,城璧开始疑心璧君已自行解了毒。

第35集

  城璧再探璧君,假装心痛试探出璧君已解去蚀心草的毒,大为愤怒,璧君终忍无可忍的历数城璧的罪行,拂袖离去。开泰将自己父亲竟是逍遥侯的秘密向四娘和盘托出,四娘反而为开泰不信任她而生气,被女扮男妆、化名花如玉的素素骗走。十一郎与开泰接到花如玉与四娘的婚帖,大为忧心,四处找四娘的下落。素素正骗四娘说璧君被连城璧软禁,四娘救人心切,与素素夜探连家堡。璧君得知连城璧三日后会去对付十一郎,急让徐姥姥前去报讯,被城璧阻挠。城璧命白杨在璧君房间周围洒上毒粉,这一幕被前来救人的四娘见到。

第36集

  为救璧君四娘应允与花如玉成婚,十一郎与开泰还在到处查花如玉其人的真实身份。城璧把璧君抱进新房与她同衾共枕,唠唠叨叨诉说自己对璧君疯狂的爱情,但璧君毫不为所动。四娘婚宴,城璧带璧君同行。按照原计划四娘应将璧君带走,不料却被花如玉的手下抓入逍遥窟中方知上当。城璧在婚礼上故做寻找沈璧君不着,又向在座的武林朋友宣称,萧十 一郎夺人妻子,悬赏重金要十一郎的人头。徐姥姥前去向十一郎求救,十一郎带了开泰飞奔入逍遥窟,见璧君被关入插满钢针的铁盒子之中,受尽折磨。痛心极了,誓杀丧心病狂的连城璧。

第37集

  十一郎得二锅头相助再入逍遥窟,但没有割鹿刀,根本打不开绑四娘的精刚寒铁链,以及囚璧君的人形铁盒。众人回连家堡寻找割鹿刀。正遇到潜入连家寻找城瑾的灵鹫,城璧趁机挑拨是非,说冰冰就是连城瑾,但因中了十一郎下的毒而不愿连累灵鹫,因此不与他相认,灵鹫伤心而愤怒,立志要杀十一郎。城璧给璧君喂饭,璧君不肯进食,城璧将陷害十一郎的计划告诉她,璧君担忧。二锅头捷足先登,在城璧书房内取走带毒的宝刀,击退众人后中毒晕倒,被一旁观战的白杨绿柳救走。

第38集

  白杨绿柳得知城璧残忍虐待璧君的事实,义愤填膺,将割鹿刀交给二锅头前去荒山救人。二锅头与十一郎、开泰会合后进入逍遥窟,很自然的念口诀开启机关,而这个口诀,竟是十一郎幼时坐在父亲萧沛怀中听得耳熟能详的,十一郎楞在当场,在救走璧君与四娘之后,十一郎用计与二锅头父子相认。冰冰在璧君面前表露身份,姑嫂相认,冰冰将自己受难的经历向璧君一一述说。四娘终于应允与开泰的婚事,开泰欣喜若狂回家置办聘礼。

第39集

  白杨绿柳被连城璧赶出连家堡,前来沈宅投奔二锅头,众人为二锅头重认独子感到高兴。泥鳅好奇爬过隔墙发现逍遥侯,惊恐万分告诉开泰,开泰越过墙去,与天赞父子相认。连城璧用开泰威胁逍遥侯,逼迫他跟自己换血,以解除血中的蚀心草之毒,随后运走了奄奄一息的逍遥侯。开泰带四娘回家与父亲团聚,却只见一封留书,开泰伤心。连城璧换血之后自觉功力大增,前来沈宅向十一郎挑战,并且定了决斗日期。十一郎让璧君和冰冰去四娘的林间小屋避难,却被城璧掳走。城璧将冰冰打伤嫁祸十一郎,灵鹫前去向十一郎寻仇。

第40集

  城璧又将沾血的手帕给冰冰,骗她说那是灵鹫的血,若冰冰不肯暗算十一郎,灵鹫必死无疑。城瑾含泪,狠着心捅了十一郎一刀后被素素带走,灵鹫又冲进来刺了十一郎一剑。重伤的十一郎被璧君救走,二人躲到破屋中休养。灵鹫找到城瑾,二人团聚,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已变得阴狠毒辣的连城璧所为,决定退出险恶的江湖,彼此陪伴,度过冰冰中毒后仅剩的一年生命。司马相受城瑾灵鹫相托,将割鹿刀交还十一郎。十一郎与城璧决一死战,割鹿刀使天地风云变色,与十一郎人刀合一,力毙恶贯满盈的连城璧。大战过后,雨过天晴,四娘与开泰终于拜堂成亲。十一郎和璧君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