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正如其名《第三类法庭》,故事详细介绍了三种法庭,一种是现实意义的法庭——刑事法庭,另一种是传媒界,法官即编辑、记者,他们通过对时事下结论,来引导观众和读者,但一些无良人士仅凭个人的喜好、对自身的利益,以及如何更好的取悦读者,写些极不负责任,或别有用心的文章。一个人可以战胜刑事法庭,操纵传媒法庭,却无法逃避第三类法庭--良心(conscience),可谓立意之深,用心良苦,同时又着力批判了传媒负责、实事求是的观点在部分人心中的沦丧,法律对罪犯的无能为力,此外该剧中又穿插了青蛙公主和青蛙蝎子的现代版,通过海怡前后的强烈反差及海怡与阿诺之间感情冲突,反映了人性的脆弱善变,比起其它一些纯粹的商业片,简直天壤之别。

  韦海怡原本是一名电视台记者,一次采访笼屋的新闻,因而认识了自小在笼屋长大的马中宝,宝个性极端自我,终日沉迷于阅读,因而被旁人视为自闭,但其实宝聪敏过人。怡因无意中取走了“青蛙与蝎子”小说的后半部,宝遂向怡苦缠追讨,令怡留下了深刻印象。

  议员湛有容是怡母亲韦金铃的地下情人,但容却意图染指怡,怡在情急下不慎失手杀死容,也因此被起诉。在法院中,铃因接受了贿赂,乃在法庭上指证怡的罪状。就当怡自暴自弃欲放弃申辩时,宝却以惊人的记忆力与推理能力替怡做目击证人,怡因而无罪获释,但香港的所有媒体却口径一致的炮轰怡,使怡成为民众心目中的“坏女人”。

  怡与宝不顾众人指点,成为一对情侣。但此时铃即将于英国结婚之消息传回,恨意难消的怡带宝赴英,欲当众羞辱铃,但宝却惹上官司,急需钜款解决。股坛大亨乔大羽于是向怡提出愿以钜款换取与其共渡一夜,怡在走投无路下,只有承受污辱以求宝能出狱。

  回港后,此一“不道德交易”事件又被李英杰渲染,怡于是和宝、周予诺共组“青天周刊”,期能抨击“传媒良心”。此时湛倚天在香港最具公信力的“天地日报”正寻觅接棒人,各方人马蠢蠢欲动,怡亦在宝的鼓励下尽力争取,并获致成功。

  但怡、宝却得罪羽与铃,羽于是和铃联手打击怡。怡受此刺激,性情大变,开始为求成功不择手段,诺和宝则忧心不已,苦劝无效,宝于是忍无可忍,只好牺牲自己,唤回怡的“良心”.....。

分集剧情:
第1集

  韦海怡收购天地报业﹐与女儿在游船上等候马中宝到来答复﹐海怡皇牌在手﹐满以为中宝必定会答允﹐怎知中宝乘直升机到来﹐突然从机上跳进海中自杀﹐海怡愕然﹐回忆起往事。五年前﹐海怡还是电视台的新闻记者﹐一次到立法局采访﹐被一神经汉挥刀协持﹐要协有容允他出头﹐有容见有传媒在场﹐唯有答允﹐神经汉自杀死去﹐海怡难过﹐目睹有容之假仁假义﹐对他更痛恨。海怡到笼屋采访﹐遇马中宝﹐对他的怪异行为留下印象﹐海怡一时大意拿走了中宝几页书﹐中宝一直追至电视台﹐要海怡还书﹐海怡对中宝更添好奇。有容借词骗海怡到别墅﹐欲强奸她﹐中宝为追海怡还书﹐跟踪而往﹐海怡反抗有容﹐错手将他杀死﹐且引起火烛。中宝赶至﹐目睹火警发生。

第2集

  海怡大惊失色﹐且发现中宝目睹﹐立即逃走。海怡欲逃离香港﹐但因韦金玲向警方提供线索﹐警方迅速查出海怡是疑凶﹐将她拘捕﹐金玲不满海怡杀死有容﹐声称绝不会助海怡打官司﹐海怡对金玲伤心失望。周予诺惊闻海怡被控谋杀﹐替她向金玲求助﹐金玲冷淡拒绝。马安欠下大耳窿钱﹐没法偿还﹐强行将中宝带到澳门避债。予诺找到李英杰做海怡之辩护律师﹐林如玉等以为英杰再痴缠予诺﹐将他赶走。予诺陪英杰探海怡﹐英杰声称对她余情未了﹐予诺大感没趣。咏琴以三千万收买金玲﹐不准她爆出与有容之私情﹐金玲接受。案件开审﹐多证人之供词俱对海怡不利﹐但英杰逐一一辩驳﹐成竹在胸。

第3集

  金玲出庭作控方证人﹐竟诬陷海怡与有容有私情﹐证供对海怡极为不利﹐海怡见亲生母亲竟如此陷害她﹐痛心疾首﹐情绪大受打击。金玲回家后﹐反复思量。才开始后悔陷害海怡﹐告知咏琴拒绝合作﹐欲推翻证供﹐但咏琴恐吓她作假口供会有罪﹐金玲进退维谷。予诺得知中宝目睹案件发生﹐到笼屋找他﹐反遇大耳窿正找马安追债不果﹐强行将予诺之财物抢走。中宝在澳门听闻海怡被审判谋杀有容﹐不理马安反对﹐独自返回香港﹐被予诺找到﹐带他往见海怡﹐但海怡变得消极﹐不理会中宝。海怡决定自辩﹐承认杀人﹐ 但指出金玲与有容有染﹐借此向金玲报复﹐此际中宝闯进法庭﹐声称是案件的目击证人。

第4集

  中宝声称目睹案情发生经过﹐英杰向法官争取﹐法官批准中宝出庭作证。中宝被主控官质问﹐中宝为救海怡﹐凭自己目睹的﹐加上幻想﹐编出一个大话来替海怡洗脱罪名﹐海怡惊愕﹐陪审团终因中宝之供词﹐认定海怡罪名不成立﹐海怡被当庭释放。予诺欲接海怡到其家暂住﹐海怡坚持回家﹐刚巧金玲欲打算离开﹐海怡冷言送走她。中宝为海怡重写小说《青蛙王子》之结局﹐到电视台欲送予海怡﹐刊于报章上﹐大肆渲染﹐海怡看到﹐甚感不满。中宝四出寻找海怡﹐令事件更被渲染﹐认为是海怡迷惑中宝替她造假口供﹐海怡没法忍受﹐到笼屋找中宝﹐斥责他一番﹐中宝反劝海怡应放开怀抱﹐海怡从中有所领悟。之后﹐中宝回家﹐才知道笼屋被毁﹐众人要露宿街头。海怡重返电视台工作﹐巧遇咏琴﹐咏琴嘲讽海怡之际﹐突心脏病发晕倒。

第5集

  咏琴被送入医院急救﹐不治逝世﹐ 迅即传出是海怡激死咏琴﹐海怡再受打击。金玲劝海怡陪她到美国散心﹐但海怡已从咏琴口中得知金玲为三千万而出卖她﹐海怡当众侮辱金玲一番﹐但金玲未知悔改。海怡失落﹐中宝陪伴她加以开解﹐海怡恐中宝误会她对他有意﹐加以表白﹐中宝失望。莫梓欣替乔大羽主持股东大会﹐遭小股东责难﹐梓欣冷静应对﹐将问题解决。志锋利用琴母痛恨海怡之心态﹐令她答允出资让他搞本秘闻杂志﹐利用卑鄙手法﹐套取海怡及予诺之说话﹐又收买马安说出中宝对海怡之感情﹐加上大羽之秘闻﹐作为创刊号之头条。

第6集

  中宝猜出是大羽派人烧书﹐对他留下坏印象。海怡见中宝处处维护她﹐心中感动﹐决留他在家中居住﹐予诺闻悉感愕然。大羽让梓欣找英杰替他打收购天地报业之官司 ﹐英杰一心想又可借此增加知名度﹐表现得甚积极。湛倚天和湛宏量旅行回港﹐惊闻有容夫妇之死讯﹐甚为痛悲﹐宏量认为是海怡害死其父母﹐对她甚憎恨。倚天对付大羽之收购战﹐大羽在战而退﹐从中已在天地这股票上获巨益﹐英杰感被利用﹐对大羽不满﹐但大羽以高薪聘请他为法庭顾问﹐英杰得知梓欣乃富家千金﹐为接近她及利益引诱﹐答允大羽之邀请。宏量在电视台巧遇海怡﹐当众斥骂她﹐海怡受不住上司之压力﹐决定辞职。天地报庆﹐倚天邀志锋及大羽等出席﹐在演说时暗斥二人﹐志峰尴尬﹐大羽却处于泰然。

第7集

  马安见中宝失踪多日﹐欲寻回他﹐向志锋求助﹐志锋心想可借此造新闻﹐遂派记者陪马安到怡家﹐刚巧海怡与予诺外出﹐在街上碰头﹐马安当众斥骂海怡﹐予诺为海怡挡驾﹐让她得以脱身。予诺劝马安不要再骚扰海怡﹐二人倾谈间﹐予诺得悉马安跟其贴士买马而输钱﹐予诺竟送一笔钱给他作赔偿。海怡为逃避烦扰﹐与中宝躲入大屿山一偏僻乡间﹐作半隐居式之生活。予诺厌倦写马经﹐倚天看出﹐调派她做记者﹐周仁教训予诺一定要加倍努力﹐免招人笑话。大羽为搞好与大陆之关系﹐筹办关心行动援助儿童教育﹐予诺被派往访大羽﹐但因见到英杰﹐被嘲讽﹐喝酒解闷而半醉﹐到访问大羽时﹐胡言乱语﹐得罪了大羽﹐大羽拂袖而去﹐予诺因此而被周仁当众斥骂。中秋节至﹐海怡与中宝以独特形式庆贺﹐感情突飞猛进。

第8集

  予诺到大屿山探海怡﹐见到她与宝态度亲密﹐心中甚不以为然。马安寻觅中宝﹐竟不惜上电视呼吁﹐声称海怡诱拐中宝﹐予诺看到﹐赶往通知海怡。电视台接获线报﹐得知海怡之住处﹐拉大队往找他﹐予诺遇见﹐施计骗走他们﹐但却被志锋之记者跟踪﹐找到海怡之下落﹐通知马安﹐马安被人怂恿﹐派烂仔往恐吓海怡﹐将其家捣烂﹐中宝甚气愤﹐带海怡见马安﹐声称以后都要与海怡一起。金玲与报业大王HENRY在英国结婚﹐送五十万予海怡﹐海怡决利用这笔钱与中宝到英国旅行。怡﹑宝抵英国﹐遇上金玲之婚礼﹐怡﹑玲再起冲突。大羽在伦敦举行拍卖会﹐金玲欲投一古碗﹐海怡故意抬高价钱﹐令金玲以高价才买到古碗﹐之后中宝更将古碗打烂。

第9集

  HENRY报警捕中宝﹐控告他毁坏其财物﹐海怡无奈向金玲求助﹐HENRY声言要她赔偿五十万才撤销控诉﹐海怡大感无助。大羽在场﹐目睹一切。海怡尝试打电话回香港向予诺求助﹐但予诺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向英杰求助﹐英杰拒绝﹐周仁见予诺与英杰一起﹐以为予诺再与英杰来往﹐怒斥之﹐予诺不忿﹐决到英国探海怡。海怡没法筹到钱﹐甚为仿徨﹐大羽出现﹐声称以五十万换取海怡一夜情﹐海怡不加理会。予诺找到海怡﹐得悉事件经过﹐埋怨中宝连累海怡。海怡几经思量后﹐经答允大羽之不道理交易。梓欣察觉﹐不禁暗自神伤。海怡筹到钱﹐交予 HENRY﹐声言与金玲断绝母女关系。中宝释放后﹐海怡砌词掩饰金钱之来源。海怡经历巨变后﹐决定要尽力找钱﹐才可不再遭白眼。

第10集

  马安知中宝已回港﹐央求予诺带他往见一面﹐予诺心软﹐且希望马安会带中宝离开海怡﹐遂带他到怡家﹐怎料马安乘机要求在怡家居住﹐海怡答允﹐予诺大叹引狼入室。海怡四出求职﹐不果﹐加上马安欠下贵利﹐被人上门追债﹐海怡大感气闷。周仁急病入院﹐海怡陪予诺到医院﹐遇倚天﹐海怡一时感慨﹐向他投诉传媒对他不公平﹐倚天义正严词答海怡每人头上有青天﹐海怡从而得到启示﹐决自己创办青天周刊。海怡利用自己之名声及HENRY乃其后父之关系﹐到银行贷款﹐大羽得悉﹐暗助海怡一臂之力﹐海怡得以顺利借到钱﹐先为马安还债﹐马安亦搬离怡家。海怡全力筹办青天周刊﹐每遇阻滞﹐俱迎刃而解﹐原来是大羽命英杰暗中帮忙。英杰受大羽颐使气指﹐心中不满﹐向予诺倾诉﹐予诺以为可与英杰再发展﹐心情愉快。梓欣不忿大羽对海怡之情﹐借酒消愁﹐醉后向志锋泄露羽﹑怡一夜情之事﹐志锋渲染报导。

第11集

  海怡怒找大羽﹐斥责他不遵守守秘之诺言﹐大羽声称不是他的所为﹐海怡怏怏而去。大羽心知是梓欣所为﹐向她暗示不可再犯。英杰处处讨好梓欣﹐却遭她白眼﹐英杰满肚冤屈﹐向予诺发泄﹐予诺却甘之如饴。神秘人驾车欲撞死大羽﹐大羽大难不死﹐却连累梓欣受伤入院﹐欣父母均劝梓欣不要再为大羽做事﹐梓欣不肯。中宝认为海怡为青天定下之路太严肃﹐会不受读者欢迎﹐劝她改路线﹐海怡不肯。青天第一期出版﹐甚是滞销﹐中宝为免令读者留下坏印象﹐将大部份青天买回﹐海怡认为是奇耻大辱﹐一怒之下将他赶走。予诺无意从梓欣口中得知英杰之真面目﹐直斥他一顿后﹐终于对他死心。大羽发现中宝整天跟踪他﹐且模仿他的行为﹐特意整他﹐令他醉酒﹐再通知海怡将他带走。

第12集

  神秘人袭击大羽﹐大羽认出是古大姐﹐错愕之余被斩伤﹐警察赶至﹐古大姐逃去﹐警方向大羽查问﹐他讹称认不出凶手。中宝仍然死跟大羽﹐梓欣恐他会对大羽不利﹐通知警方﹐借词将他拘捕﹐大羽知道是梓欣所为﹐斥责她一番。中宝决定将大羽遇袭之过程写成文章﹐不理会海怡反对﹐私自将文章刊第二期的青天内﹐海怡读周刊见到﹐大为愤怒。海怡感到中宝行为太怪异﹐决定与他分手﹐且坦言告知﹐她为求他与大羽做的不道德的交易﹐中宝甚伤心。倚天看过第二期的青天后﹐向予诺赞赏中宝那篇文章﹐予诺开始怀疑中宝的论据是否正确。大羽约海怡见面﹐海怡答允他以后青天不会再报导大羽之事﹐大羽满意。

第13集

  中宝一反常态﹐连续几日不停工作﹐又将赚得的钱拿去赌档赌钱﹐马安阻止﹐中宝逃去无踪。马安向海怡求助﹐海怡硬起心肠不理会﹐予诺于心不忍﹐陪马安四处寻找马宝﹐终在一地盘找到他﹐中宝为逃避﹐从高处堕处受伤。海怡接获消息﹐赶往医院探中宝﹐中宝逃避见海怡﹐负伤离开医院。予诺劝海怡与中宝复合﹐海怡说出不道德交易一事﹐予诺深替海怡难过。海怡的一篇报导得罪了黑社会﹐办公室被人大肆破坏﹐海怡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予诺不理会周仁反对﹐决与海怡共同进退。古大姐跟踪大羽及梓欣﹐伺机袭击大羽﹐尽数大羽之恶行﹐梓欣为救大羽而受伤。

第14集

  警方将古大姐拘捕﹐但古大姐反指大羽当年谋财害命之恶行﹐梓欣向大羽询问实情﹐大羽不答﹐梓欣为助大羽﹐令英杰收买证人做假口供﹐令法官相信古大姐神经错乱﹐判她入精神病院。传媒争找大羽做访问﹐大羽声称只会独家接受海怡专访﹐海怡怀疑大羽用心﹐犹疑不决。梓欣精心选购圣诞礼物给大羽﹐但发觉大羽根本没打算与她共度圣诞﹐失落之余﹐英杰出现﹐梓欣忍不住向他倾诉冤屈。海怡决定访问大羽﹐大羽坦言说出与古大姐之恩怨﹐海怡听后﹐明白到大羽之心境﹐决定不将访问刊登﹐二人之关系好转。海怡撞见中宝﹐见他潦倒街头﹐甚为痛心﹐劝他振作﹐大羽用激将法激励他﹐中宝终明白到海怡仍深爱他﹐决定重新振作做人。

第15集

  青天之销路逐步上升﹐海怡开心之余﹐经济又陷入困境﹐银行追她还钱﹐令海怡困扰不已。中宝决到天地应征做执字粒﹐予诺带他见倚天﹐遇宏量﹐宏量怒斥中宝助海怡脱罪﹐中宝不卑不亢﹐倚天赏识而答允聘请他。字房工友不满中宝与海怡之关系﹐常施计戏弄他﹐中宝毫不气馁﹐全力投入工作中。海怡约金玲见面﹐约她到律师楼签署卖掉二人联名之楼宇﹐以济青天燃眉之急﹐金玲本答允﹐但临急因亨利找她陪伴而失约﹐海怡甚气愤。中宝凭着一副赤子之心﹐加上乐于助人﹐终解除同事间对他之敌意﹐融洽相处。大羽找海怡﹐声称注资入青天﹐投入一大笔金﹐增设厂房及人手﹐由海怡全权打理﹐海怡惊喜不已。亨利决全力在港发展传媒事业﹐收购志锋之传真周刊﹐交由金玲全盘负责。

第16集

  青天与传真大比拼﹐青天之销路及口碑占优﹐亨利不忿输﹐将所有卖不出的传真购入﹐导致传真之销路领先﹐海怡等不忿﹐一次怡﹑羽与亨利相遇﹐四人针锋相对一番。大羽将青天之财政全权由海怡负责﹐梓欣往找海怡﹐暗示会看实青天盘数﹐海怡一笑置之。大羽约海怡出席一舞会﹐海怡答允后才知道每年都是梓欣陪大羽出席此舞会﹐为免再招梓欣误会﹐推辞了大羽。海怡偶遇梓欣﹐二人一起喝酒﹐互诉心事﹐梓欣明白海怡对大羽绝无爱意 ﹐才感放心。倚天欲栽培宏量做接班人﹐为激励他发奋﹐常以中宝之勤奋来教训宏量﹐无形中反令宏量对中宝更不满。予诺做事欠信心﹐中宝加以鼓励﹐令予诺终能放胆处理职务。大羽送一游艇给海怡﹐且胁她在金玲面前出尽风头﹐海怡感激之余﹐心中对大羽之爱意竟有点心动。

第17集

  海怡拒绝接受大羽所赠之游艇﹐借以表示对其感情之态度﹐大羽却全不气馁。青天之销路欠增长﹐大羽召开会议研究﹐海怡提出以全书不落广告作号召﹐众人反对﹐大羽心中虽认为此法不可行﹐但表面上仍支持海怡﹐借此建立海怡之威信。大羽私底下与海怡打赌﹐青天不落广告十期﹐销路不会有增长。城中闹出鬼相热潮﹐中宝极力找出真相﹐但反被同事们指责他超越工作范围﹐中宝不忿﹐倚天指点中宝一番。周仁本对中宝不满﹐后从予诺口中得知中宝之身世﹐对他改观。时笼屋被业主收回﹐予诺介绍马安到学校做校工﹐中宝则到周仁家寄居。倚天开会改革天地﹐宏量等未能提出有效建议﹐倚天召中宝到来﹐中宝果能一针见血提出意见﹐倚天甚欣赏﹐提升他做记者。大羽对海怡处处显出开怀与支持﹐终打动海怡﹐堕入他的情网﹐梓欣得悉﹐心内悲痛﹐借与英杰亲热来发泄。

第18集

  梓欣与英杰在楼内亲热﹐被闭路电视拍下﹐二人发现﹐英杰从保安处取走录像带﹐在梓欣面前假装毁灭它﹐实则将它保留。予诺胃病发作﹐经医生检查后怀疑后有恶性肿瘤﹐予诺逃避现实﹐不肯接受治疗。海怡与大羽一起晚餐﹐遇梓欣与英杰﹐梓欣黯然离去﹐海怡知梓欣必误会她是反口复第三者舌之人﹐未能释怀﹐不敢与大羽发展太快。金玲宣布收购天地﹐记者招待会上﹐予诺尖锐地直指玲﹑锋等唯利是图﹐令到场面尴尬。海怡事后反责予诺﹐予诺引疚辞职。市区突然发生山泥倾泻﹐倚天命中宝全权负责港闻版。情人节﹐予诺安排怡﹑宝约会﹐但她突然病发﹐中宝送她入院 ﹐才得知她病情。之后中宝赶往约会地点﹐但海怡已被大羽接走。

第19集

  予诺要中宝隐瞒其病情﹐中宝答允。英杰以录像带逼梓欣与他再发生关系﹐梓欣不肯﹐英杰不停缠扰她﹐梓欣烦恼不已。梓欣受不住压力﹐突然晕倒﹐海怡送她回家休息﹐刚巧英杰致电勒索她﹐海怡得知一切﹐梓欣气极再次晕倒﹐海怡送她入院﹐将一切告知大羽﹐大羽派人在杰家将录像带抢走﹐并立即将英杰辞退。英杰不忿﹐立即转投金玲﹐联手对付大羽。经此一事﹐梓欣终原谅海怡﹐二人再次发展友谊。海怡与金玲齐加入德望会﹐且竞选执委﹐结果海怡胜出﹐金玲大感不快。大羽为青天庆功﹐请众员工欢游﹐故意安排海怡入住当年之酒店及房间﹐海怡勾起不愉快回忆﹐甚为反感﹐大羽突向她求婚﹐海怡答允。海怡回港﹐将婚讯告知中宝﹐且将宝为她而写之小说交回中宝﹐中宝甚失望。

第20集

  予诺不同意海怡嫁与大羽﹐向她质问﹐海怡向予诺坦言心中感受﹐予诺方明白海怡心情。衷心祝福她﹐予诺欲开解中宝﹐但中宝已寄情工作﹐予诺暗暗担心。梓欣主动要求为羽﹑怡筹备婚礼﹐然后便离开羽﹑移民外国﹐大羽明白她的心情﹐心中难受。英杰以羽﹑怡﹑欣三角恋之事大造文章﹐大羽气愤之下﹐派人殴打英杰﹐令他变跛脚﹐金玲亦因而受轻伤﹐二人不忿﹐决向大羽报复。青天之记者拍摄到金玲在“鸭店”与男妓亲热之图片﹐海怡否决刊登﹐并将照片交回金玲。亨利发现金玲背他勾汉﹐大怒﹐激至阑尾病发入院﹐临终前修改遗嘱﹐不将一分一毫遗产留予金玲﹐金玲不怒﹐认为是海怡出卖她﹐对海怡更痛恨。海怡结婚前夕﹐中宝忍受不住煎熬﹐到酒吧买醉﹐予诺痴痴陪着他加以开解。古大姐出狱﹑杰﹑玲煽动她往捣乱大羽之婚礼﹐古大姐中计﹐持枪闯进教堂。

第21集

  古大姐枪伤大羽,中宝将她制服,然后送大羽到医生抢救,惜已反魂乏术,海怡、梓欣目睹大羽惨死,大受打击。古大姐供出是杰、玲指使她捣乱。警方向杰、玲查问,英杰指古大姐神经失常,证供不可作实,警方唯放走二人。予诺出席大羽之丧礼,想起自己日渐恶化之病情,不禁触景伤情。中宝一偶然机会下,发现予诺之病情及一再暗恋他之事,中宝劝予诺立即做手朮,予诺同意,但要中宝保守秘密。梓欣临离开香港之际,发现是英杰煽动古大姐捣乱婚礼,立即往质问他,英杰反指是梓欣害死大羽,若不是大羽替梓欣出头对付他,他便不会害大羽,英杰且表示仍有与梓欣偷情之录像带,梓欣大受打击。梓欣受连连打击,意志崩溃,跳楼自杀,临死前向海怡说出是杰、玲害死大羽,海怡阻止梓欣不及,目睹她惨死,哀伤不已。

第22集

  梓欣惨死﹐海怡指责英杰﹐英杰反指海怡要胁横刀夺爱害死梓欣﹐海怡对英杰怀恨至极。律师通知海怡﹐因她与大羽并未完成婚礼﹐未算正式结婚﹐不能继承大羽之遗产﹐另一方面﹐英杰替金玲打官司﹐将亨利之遗产抢回﹐海怡更感世界是没有公理。海怡决定向杰﹑玲复仇﹐首先辞去青天总编之职务﹐全心进行复仇计划。如玉跟踪予诺﹐终得悉她之病情﹐但为免其难过﹐仍扮作不知道﹐装出笑脸。海怡借一电台节目﹐公开向金玲道歉﹐金玲恐海怡另有图谋﹐未被打动。予诺获悉众人早知其病情﹐大为激动﹐向海怡倾诉﹐海怡反感没天理﹐托中宝好好照顾予诺﹐她自己则更积极进行复仇。予诺施手术前夕﹐中宝带她四处游玩﹐共度一个愉快难忘的晚上。

第23集

  金玲主持一慈善晚会﹐海怡出席﹐再次公开向金玲道歉﹐金玲心内被打动﹐但对海怡仍有戒心﹐表面上若无其事。予诺手术成功﹐众人大感欣慰﹐予诺得知海怡并未有前来探望﹐心中失望。海怡打电话给金玲﹐假装生无可恋自杀﹐金玲赶往相救﹐终被打动﹐决与海怡和好﹐并照顾她。金玲安排海怡入亨富利工作﹐英杰与志锋虽不忿﹐但表面上仍装作会与海怡通力合作。倚天将中宝写给海怡之小说发行﹐甚畅销﹐倚天更决定升中宝为副总编辑﹐宏量不忿﹐决定辞去在天地之职务。金玲决定收购天地﹐英杰全力进行﹐受金玲赞赏﹐志锋不忿﹐海怡乘机挑拨﹐教志锋向宏量下手﹐志锋依计划而行﹐果取得宏量及琴母手上之天地股票﹐合共有百分之五十一股票﹐成功夺得天地之控股权﹐倚天甚激愤痛心。

第24集

  宏量自知闯出大祸﹐愧对倚天﹐自责之余﹐对中宝更不满﹐痛打中宝泄愤﹐中宝逆来顺受﹐婉言开解﹐终令宏量觉悟。金玲庆功﹐海怡保持低调﹐毫不邀功﹐还伺机再打动金玲﹐金玲感动﹐找海怡搬往与她同住。英杰﹑志锋全权打理﹐调升中宝为编辑以定军心﹐但周仁则被调任原职﹐志锋还当众奚落周仁﹐周仁甚难堪。平鸣得知父亲受辱﹐怒闯天地找志锋晦气﹐予诺劝阻﹐反被金玲掌掴﹐予诺忍辱拉走平鸣﹐海怡目睹一切﹐未加劝阻。予诺之金鱼店开幕﹐邀海怡出席﹐海怡未有出现﹐予诺失望。英杰为讨好金玲﹐不惜与她发生暧味关系﹐被海怡得知﹐海怡反应平淡﹐英杰感奇怪。金玲等利用天地发放假消息﹐赚取一大笔金钱﹐之后再假称海怡有孕﹐金玲收购东羽之消息﹐令东羽股价标升﹐中宝偶然发现真相﹐在天地日报上加以揭穿。金玲对中宝甚痛恨。

第25集

  金玲欲辞退中宝﹐但中宝却被一大班股东支持﹐海怡献计﹐先逼中宝放大假﹐然后再施计逼 他自动辞职。予诺往复诊﹐证实胃癌并未复发。但中宝却误会予诺只余三个月生命﹐心中黯然。中宝终日陪予诺游玩﹐予诺甚开心﹐马安提醒中宝﹐予诺是爱他甚深﹐横竖予诺只余三个月性命﹐不如与她结婚以圆其心愿﹐中宝矛盾。予诺偶然得知中宝对她好﹐原只误会她只余三个月性命﹐大为失落﹐当中宝向她求婚时﹐毅然拒绝。中宝销假复职﹐发现职权已被削掉﹐找海怡理论﹐海怡冷言相对﹐中宝将予诺只余三个月命之事告知﹐海怡心内难过。海怡为逼中宝辞职﹐派人殴打马安﹐又恐吓周仁一家等﹐但中宝绝不低头。予诺安排怡﹑宝聚会﹐欲撮合怡﹑宝复合﹐海怡冷言斥责二人﹐与诺﹑宝反目﹐拂袖而去。

第26集

  中宝为证实新天地不及旧天地﹐委托一调查公司作调查﹐海怡收到风声﹐收买调查公司﹐窜改调查结果﹐变成新比旧的天地受欢迎﹐中宝徒劳无功。金玲与英杰冷战﹐故意厚待志锋﹐志锋意气风发﹐趾高气扬﹐海怡观准机会﹐布局陷害志锋﹐令他堕入受贿之局﹐金玲对志锋痛恨﹐向廉署举报﹐志锋被拘捕﹐英杰看出一切是海怡幕后策划﹐向她试探﹐海怡坦言一切为钱﹐并可与英杰联手﹐英杰同意﹐二人布局﹐令金玲与英杰和好﹐且宣布订婚。倚天决定移居加拿大﹐将所有物业及天地之股票交予中宝全权打理﹐中宝想借此夺回天地主席之位﹐但金玲早料他有此一招﹐宣布发行新股﹐中宝顿需集资三亿才可买到足够之天地股票﹐中宝陷入困局。予诺向海怡求情﹐海怡冷酷无情不加理会﹐予诺甚失望。中宝苦思挽救天地之法﹐予诺担心他会精神崩溃﹐劝他放弃﹐中宝不理﹐予诺激动下怒毁金鱼店鱼缸﹐中宝却从而得到启示。

第27集

  中宝决定创办新天地﹐遂将天地之股份全部让予金玲﹐予诺等决全力支持中宝。海怡决定除去英杰﹐施以退为进之计﹐色诱英杰﹐英杰果中计﹐误会海怡对他有意﹐对海怡虎视眈眈。中宝对予诺之感情突飞猛进﹐决与她一起周游﹐予诺本甚开心﹐但又怕激情捉于手内会化为灰烬﹐竟然逃情﹐一个人飞到泰国散心。中宝恐予诺只身在外地﹐病发乏人照料﹐甚为担心。海怡布局﹐引英杰与她偷情﹐再通知金玲到来﹐金玲对英杰痛恨﹐将他赶走。予诺返回香港﹐中宝立即向她求婚﹐予诺被其真情所动﹐拋开心理障碍﹐答允与他结婚。英杰找金玲索取金钱﹐在天台与玲谈判﹐三人发生冲突﹐混乱中金玲推英杰落楼﹐她自己晕倒﹐但英杰抓住栏杆未堕下﹐海怡狠心踩英杰之手﹐令他堕楼惨死﹐中宝刚至﹐目睹一切。

第28集

  海怡向中宝表明有苦衷﹐求他不要揭穿﹐中宝犹豫﹐当警方向他查问时﹐他终于推说并未见到案发经过。海怡与中宝见面﹐说出一切是为大羽及梓欣报仇﹐但中宝始终未能接受海怡杀英杰之事。金玲被控谋杀英杰﹐拘留在拘留所﹐海怡表示一定会替她脱罪﹐金玲信以为真。海怡为取得中宝同情﹐以柔弱之姿态出现﹐更施苦肉计﹐在宝﹑诺面前跌伤﹐假扮失明﹐中宝与予诺中计﹐中宝对海怡细心照顾。金玲命律师收买中宝做假口供替她脱罪﹐中宝知英杰之死根本与金玲无关﹐意为之动﹐海怡担心中宝会答应。一方面施计令金玲终止联络中宝﹐另一方面再向中宝施苦肉计﹐中宝情迷意乱下﹐与海怡发生关系。海怡向金玲威胁﹐若想脱罪便给三亿元予她﹐金玲碍于形势﹐不得不答允﹐将名下财产全转予海怡。予诺见太多事情发生﹐向中宝坦言并示病发及延迟婚事﹐中宝竟同意﹐予诺心中失望。金玲被审讯﹐海怡用安眠药令中宝未能出庭﹐她自己则反口指证金玲推英杰落楼。中宝赶至揭穿海怡一直欺骗他﹐心中矛盾之际﹐金玲突然认罪。

第29集

  金玲在法庭上突然承认是她推英杰落楼﹐且说得声泪俱下﹐搏取同情。终于﹐金玲误杀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五年。中宝探望金玲﹐才知海怡向她勒索三亿一事﹐中宝对海怡行为齿冷﹐将真相告知金玲﹐但金玲已醒悟﹐甘愿替海怡顶罪。中宝向海怡质问﹐海怡却全无悔意。海怡不忿金玲向中宝揭穿了三亿一事﹐派人到狱中画花金玲之脸。海怡探望金玲﹐向她冷嘲热讽﹐金玲劝她及早觉悟﹐免重蹈她的覆辙﹐海怡不理。海怡决夺回中宝﹐为阻止宝﹑诺结婚﹐竟假称有孕要威胁中宝﹐被中宝揭穿﹐痛斥海怡一顿。之后﹐海怡发现真的有孕﹐告知宝﹑诺﹐予诺得知宝﹑怡曾发生关系﹐大受打击﹐且萌让爱之念。海怡失理性﹐派人杀予诺﹐及时醒觉﹐与中宝及时救回予诺一命﹐中宝决定告知海怡﹐海怡却巧言令色一番。金玲在狱中病逝﹐海怡在坟场上指责一切皆是中宝当年造假口供替她脱罪的孽﹐中宝大受打击。中宝决定自我牺牲来劝海怡﹐在海怡面前﹐从直升机上跳海﹐海怡拼命相救﹐不支晕倒。

第30集

  海怡与中宝同被送往医院急救﹐海怡小产﹐中宝则昏迷不醒。海怡痛失胎儿﹐神智更乱﹐认定是中宝害他﹐不相信他昏迷不醒﹐要闯进病房﹐予诺阻止﹐两个昔日好友互相对峙﹐被新闻界拍下照片报导。海怡召开记者会﹐否认中宝自杀﹐且宣布与他即将举行婚礼﹐记者指责海怡编造事实﹐海怡将记者赶走﹐记者会不欢而散。海怡发现中宝自杀前改写《青蛙与蝎子》故事的结局的手稿﹐心内大受打击﹐翌日将它在天地头版上刊出。予诺终让海怡入病房见中宝﹐海怡才相信中宝的确昏迷未醒﹐海怡决接中宝回家﹐聘全球七大脑科专家替在宝会诊﹐予诺为救中宝﹐无奈答允。海怡受连串打击﹐行动失常﹐连带天地之股价大跌。海怡失理智下﹐将中宝与自己锁在房内﹐予诺恐海怡会对中宝不利﹐立即报警。当警方破门闯入时﹐海怡欲拔掉中宝之气喉﹐警察向海怡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