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民初,旺本是包庆丰(元华)九代单传的独子,因原配妒忌,怀有身孕的旺母被逐出家门。包大富(李成昌)一直觊觎亲叔丰的财产,为除却旺继承家产的机会,富欲先发制人干掉旺两母子,旺母被杀死,而旺则被打伤至失忆,富另找来孤儿宗来假冒包家大少爷。旺虽大难不死,但行为像七、八岁的傻仔,辗转流落到乌龙镇,幸被米珠莲(卢宛茵)误认为失踪的儿子。柳湘湘(陈秀珠)与莲曾私下为儿女订媒妁之言,旺本应娶湘的亲女为妻,然湘却将继女凌彩凤(宣萱)嫁给傻仔旺,反之将凌彩蝶(唐宁)嫁给宗。其实旺在未失忆前曾与未婚妻杨佩君(杨婉仪)订下婚盟,旺突然失踪,君经明查暗访成功接近旺,旺夹在凤与君之间,两女发觉旺的身世事有蹊跷,合力将真相查出及助旺回复记忆。宗的冒充少爷身份能否继续?傻仔旺最后能否与包老爷相认?面对新欢与旧爱,旺可否尽享齐人之福呢?

分集剧情:
第1集

  凌彩凤忙着做家务之际,二娘柳湘湘则在替女儿彩蝶悉心打扮,希望她得到城中首富之子包继宗垂青。彩凤去市集买鹅为父顺昌接风,却因仗义帮忙傻仔兼「笑口酥」的太子丁常旺,鹅被偷走了。湘湘偷古董鼻烟壶去典当,再去打马吊,发现鼻烟壶是假的,始知被彩凤整蛊,气极。彩凤有感顺昌为生计四处奔波,表示储了一点钱,希望重开亡母的「芬芳茶馆」,顺昌欣然说好。 彩凤与继宗的堂兄大富以高价争买最后两个笑口酥,并发生龃龉。彩凤见继宗为父而买笑口酥,让出一个给他,继宗读赏她。彩凤到广丰行洽谈祖铺事宜,与大富冤家路窄,大富故意提高租金。此时有客人来购买上等茶叶马骝搣,彩凤指出错处,令继宗男眼相看,继宗愿以月租十两租铺给她。彩蝶以为继宗看在她份上才减租,雀跃不已。彩凤打扫茶馆时遗失手绳上的一颗珠,常旺拾获时被流氓抢夺,情急下吞下肚内。常旺为珠儿还给彩凤,设法令自己肚。常旺母米珠莲认为是时候替常旺娶个老婆,于是拿契约要湘湘履行婚约,湘湘大惊失色。

第2集

  彩蝶知道要嫁给傻仔常旺,哭着要湘湘想办法解决。继宗借口送来柳公权字帖给彩蝶,实欲见彩凤,湘湘见到他即灵机一动。湘湘使计令顺昌出门,再拜访继宗,问他是否喜欢其女儿,又催他赶快下聘,继宗以为她说的是彩凤,欣然说好。湘湘与彩蝶喜见聘书,当知道继宗要娶的是彩凤,犹如晴天霹雳。湘湘想起丁家与包家同一天来迎娶,心生移花接木之计。彩凤接到绑架顺昌的勒索信,湘湘献计着她嫁继宗后向包家借钱赎父,彩凤无奈答应。 常旺到茶馆向彩凤说再见,因为珠莲说娶了老婆后不能再见别的女人,彩凤也黯然说要嫁人,不方便再见面,常旺闻言更舍不得她。成亲前夕,珠莲替常旺上头及教他礼仪,但常旺兴致缺缺,当珠莲告知新娘是彩凤时,即嚷着要立即娶她,珠莲失笑。彩蝶见彩凤为救父甘愿牺牲,心情矛盾。丁家花轿迟迟未到,反而包家花轿却早到,彩凤救父心切,自己上了包家花轿,湘湘大急,惟有再施诡计。

  常旺与彩凤拜过堂后,彩凤惊见新郎是常旺,知道拜错堂,嚷着要离开,珠莲却不让她走。另边厢,彩蝶将蒙汗药倒入合卺酒内,但继宗未喝已醉倒。彩凤被珠莲锁在房中,表示要向湘湘问个明白才放人。彩凤在彩蝶给她的馒头中发现字条,始知一切是湘湘的诡计,心往下沉。

第3集

  翌晨,继宗醒来惊见枕边人是彩蝶,彩蝶说出原委,继宗只感受骗,且坦言只喜欢彩凤,彩蝶伤心说米已成炊。继宗父庆丰为了家声及怕彩蝶会自杀,着继宗只好认命,继宗无奈。湘湘特来向包家请罪,继宗见彩蝶哭着要离开,只好说将错就错,湘湘母女大喜。珠莲往找湘湘晦气,不过说错有错着,只可惜彩凤不肯洞房,湘湘献计。 顺昌回家惊闻两女已嫁出,即到丁家将彩凤带走。父女回家途中被官差指逃婚要收监。彩凤不想老父受牢狱之苦,答应嫁给常旺,顺昌无奈赞成。顺昌返家找湘湘晦气,却见她正在悬梁自尽。常旺父有力教常旺如何洞房,常旺似懂非懂。常旺一入新房即说要搞气氛及睡觉,吓坏彩凤。彩凤拿着两根大竹教常旺如何「洞房」,常旺觉得很好玩。夜深,常旺替彩凤盖被,又叫她睡在床上,自己睡在地上,彩凤暗赞他心地善良。

  翌晨,有力及珠莲在大厅苦候二人来斟茶,却等到日上三竿,只见常旺给彩凤面。彩凤决定大洒丁家金钱,买了大堆衣物首饰作为三朝回门礼物,珠莲二老为了常旺只好哑忍,日后要她好看。彩蝶正式向庆丰等斟茶,继宗堂姐金枝故意向彩蝶施下马威及不停吓唬她,彩蝶为了做好包家媳妇,耐心听教。三朝回门日,顺昌一见常旺就头痛,彩蝶则愧对彩凤。

第4集

  顺昌担心彩凤已洞房,彩凤安慰说要做个大食懒兼大花筒,誓要丁家忍不住休掉她。彩凤将彩蝶给她的字条给湘湘看,湘湘怕被顺昌知道,慌忙向彩凤道歉,彩凤要胁她支持重开芬芳茶馆。彩蝶也哭着向彩凤认错,彩凤不忍心原谅她。晚饭时,顺昌一见常旺就有气,常旺两杯下肚,竟将有力对顺昌的批评说出,接着醉倒地上。继宗帮忙彩凤送他离开,话别时彩凤频呼继宗为妹夫,又着他多爱护及体谅彩蝶,继宗死心。 湘湘请庆丰参加芬芳茶馆开张礼,庆丰不屑,金枝更言词单打。彩蝶惟有自掏腰包打造金茶壶作贺礼,继宗突然出现付钱,彩蝶心甜。茶馆开张日,珠莲与有力不请自来,更使计令彩凤当众斟茶给他们。事后彩凤带常旺去买首饰,可惜珠莲已下封杀令,彩凤气结,回家后更没有饭吃。是夜,彩凤到厨房找东西吃,竟连半粒也找不到,还被珠莲锁在厨房,说要好好教训她。翌晨常旺四处找彩凤,珠莲即讹称彩凤在饥馑筹款,吩咐他不要破坏真一片善心。

  彩凤被困两天后乖乖做家务,且听到媳妇二字即变得神经质,更在午夜磨刀,指着常旺的肚腩说要切猪腩肉,吓坏珠莲二老,二老商量休掉彩凤。翌日,二老到茶馆拉着顺昌去乡公所,要镇长批准休了彩凤,又说会出钱安置她到疯人院,顺昌大惊下爆出彩凤在做戏。

第5集

  彩凤欲返茶馆帮忙,却被常旺缠住,怒他只顾玩乐,突然常旺被书齌的朗读声吸引。杨佩君从省城来到乌龙镇,四处寻找失踪的未婚夫李继宗,不幸钱包被女扒手偷了,彩凤见她仿徨失措,带她返茶馆帮忙顺昌,佩君感激。常旺嚷着要读书写字,做个有用的人,珠莲二老答应并替他准备仿真面试。四人到书齌,老师鲁先生问常旺平日最喜欢做甚幺,常旺的答案令三人尴尬不已。喜孜孜拿着文房四宝回家的常旺与佩君发生碰撞,佩君一见常旺即激动地叫「继宗」,吓得常旺落荒而逃。佩君发现彩凤的丈夫就是常旺,晴天霹雳,当知道常旺最近才寻回,觉事有可疑。常旺彻夜写字写得满地是纸,彩凤失笑又赞赏。佩尹借意拜会彩凤见常旺,当彩凤邀她当常旺的老师,及搬来同住连忙答应。上课时,佩君不断追问常旺是否记得她,又煲香蕉糖水来测试他,吓怕常旺。佩尹忆起李继宗失踪及其亡浸死的事,誓要恢复常旺的记忆。庆丰见长工阿虎又添丁,着继宗加把劲,继宗敷衍他。继宗借口工作忙,逃避与彩蝶同,彩蝶黯然神伤。常旺不肯上课,彩凤硬拉他去。佩君准了小食,又唱歌给常旺听,企图刺激他的记忆,不果,只好利用针炙,常旺大叫逃出。彩凤与顺昌怀疑有贼偷入茶馆,结果发现是常旺。原来常旺俏俏来帮忙,可惜愈帮愈忙,令顺昌损失惨重。常旺不肯回家,还展示针孔说不会问题被老师扎针,彩凤即拉常旺回家找佩君问个明白,当见到佩君却大吃大惊。

第6集

  佩君解释得悉常旺小时候并非傻仔,所以才向他施计。彩凤本要替常旺出头,却原来老师变成猪头。湘湘着彩蝶赶快生个儿子,在包家地方自然提升,彩蝶慨叹一人之力怎能生仔,湘湘即赠她秘制大补丸。彩蝶孤注一掷,煲下补药给继宗喝,岂料阴差阳错自己喝了,实时觉得全身热烘烘,冲往浴室淋冷水。此时庆丰进入浴室,彩蝶慌忙离开,此情此景被金枝看见,翌日即谣言满天飞。彩凤责彩蝶不应用旁门左道,应该以真情感动继宗。常旺缠着彩凤要她为自己骨,彩凤改搔痒他的脚底。常旺的笑声令佩君误会,更不顾一切冲入二人房间,其后尴尬说入错房,回房后更不停吃小食让自己冷静。继宗讹称应酬到「忘忧吧」饮闷酒,又向哑吧老板巴大叔倾诉心事;另边厢,彩凤也不想回家,走进忘忧吧。二人相遇感触良多,彩凤为免伤害彩蝶,着继宗专心一致对彩蝶。佩君带常旺到河边,又说山贼故事,常旺却露出惊慌神情,唤上更多恶梦。常旺画出在梦中被面谱人朴头的样貌,佩君更觉常旺身世可疑。佩君见有力鬼鬼祟祟离家,即踪他到镇外小屋,并看见他跟一妇人阿梦讲数,当中涉及常旺身世之谜。有力发现阿梦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不知所措,其后更发现佩君在偷听,请求她保守秘密。彩凤见有力买鞋送给佩君,又见二人为在省城买屋收租而眉来眼去,怀疑二人有奸情。

第7集

  彩凤奇怪佩君有学识又美丽,不似会喜欢有力。有力发现彩凤偷偷到茶馆帮手,没有陪常旺上课,要告诉珠莲,彩凤要胁告发他金屋藏娇一事,有力只好妥协。湘湘知道继宗仍未与彩蝶同床,担心他也会包二奶,彩蝶慌忙为他辩护。众租户要求减租,庆丰坚拒。继宗不忍,大富请缨帮忙,岂料竟是杀一儆百。继宗感不安,彩蝶安慰他时,金枝指自有庆丰的死对头「叉烧包大侠」救济该租户。是夜,叉烧包果然送米给该租户。小桃打破玉龟,彩蝶愿替她隐瞒。翌晨,金枝指彩蝶偷了玉龟,彩蝶频呼冤枉。庆丰指出是小桃所为,又大赞彩蝶心地好,要她接做当家,金枝不忿。 佩君拉着有力到阿梦家,有力惊悉梦子并非他亲儿。有力慨叹得而复失,佩君鼓励他视常旺作亲儿。常旺欲入书斋读书,鲁先生儿子豪仔乘机作弄他,叫他上山采摘苹果王作拜师之礼。珠莲等发现常旺失踪,四出寻找。珠莲找到常旺后始发现彩凤没有陪读,着她到饼铺帮手,改由佩君照顾常旺。彩凤恼常旺揭穿秘密,常旺请教佩君如何哄回彩凤。继宗看见彩凤在洗盘子,心痛地去买醉。继宗醉醺醺回家,途中被怡红院姑娘硬拉入内,彩蝶途经看见,难过。翌日,金枝揶揄彩蝶与继宗貌合神离,继宗才去饮花酒,庆丰不悦,彩蝶慌忙为他解释,继宗感激。

第8集

  佩君为常旺订造学生服,又买布料送给珠莲二老造衫,珠莲借机揶揄彩凤不懂做媳妇。常旺将亲手织好的草蜢给彩凤作赔罪,彩凤心情欠佳,随口说要他写一百句对不起及一百只草蜢,才肯原谅他。常旺大清早带彩凤到凉亭,彩凤见凉亭满布写有对不起字条及草蜢,又知常旺彻夜不眠所做,感动。佩君见常旺忘记郊外上课一事,更见他对彩凤呵护备至,妒火中烧。彩凤奇怪佩君在房中狂吃小食,佩君讹称未婚夫已回乡成亲,彩凤劝她应为自己展开新生活,佩君苦笑。 佩君为常旺剪头发,彩凤惊见常旺穿上学生服后竟与佩君未婚夫的外表一模一样,接着又看到佩君趁常旺睡着偷吻他。彩凤决定撮合二人以便脱身。彩凤见佩君狂斩草蜢,以为她神经失常。常旺学会千字文,要彩凤履行诺言替他骨,彩凤为佩君怪异行为苦恼,叫他先去洗脚,其后忘了常旺而睡着了。可怜常旺在房外苦等她整夜,结果冷病了。珠莲责彩凤存心害常旺,决定休掉她。彩凤拿着行李返茶馆,但担心佩君对常旺不利。此时长工江荣到茶馆,指常旺发狂离家。彩凤赶到悬崖边,常旺问她是否不要他。继宗无意中知道常旺与彩凤仍未有夫妻之实,暗喜。常旺带了自制的肚脐饼到书斋给众小孩吃,大受欢迎,鲁先生更愿收他为学生。珠莲想到要辞退佩君,感为难。

第9集

  佩君求彩凤不要辞退她,彩凤认为她仍放不下未婚夫,劝她返乡跟他讲清楚。是夜,彩凤见到佩君狂吃火锅及口中念念有词,心惊。彩凤请教大夫如何医治佩君的神经质,却被路过的继宗误会她暗恋自己。彩凤决定以带常旺去旅行为借口,到佩君乡下查看。二人抵达大石村,村民一见常旺即喊他李继宗,吓坏常旺。彩凤到村公所看见佩君与李继宗的合照,恍然佩君为何经常情绪失控。常旺走到李母秀娟生前的菜田,嗅到一阵熟悉的香味,嚷着将田中一株香叶带回家种。 庆丰辞退酱油厂老员工后,是夜「叉烧包大侠」又出动救济他们。继宗无意中发现「叉烧包」就是庆丰,庆丰说出原委,更决定将庆丰行交给他全权打理。继宗得悉彩凤与常旺恩爱地去了旅行,到「忘忧吧」买醉。继宗醉醺醺回家,误将彩蝶当作彩凤,与她发生关系。彩蝶心情极佳,边斩猪肉边劝金枝快些结婚,金枝见状拂袖而去,彩蝶愕然。原来金枝已嫁过两次,丈夫都死了。

  彩凤回来,表示知道佩君为何变得神经质及对常旺着紧,问佩君知道甚幺?佩君说出心中怀疑,彩凤愿意让回常旺。彩蝶要为继宗做生日,并说要请彩凤来吃饭,继宗暗喜。彩凤亦制造机会,让佩君单独与常旺庆祝生日。佩君带常旺到河边放灯船,常旺说出愿望,令佩君激动落泪。

第10集

  继宗到「忘忧吧」喜见彩凤与巴大叔在下棋,彩凤得知他与常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错愕。继宗偷偷为娘亲设灵位,彩蝶奇怪他隐瞒庆丰。彩凤与佩君遇见彩蝶正为包夫人订造石碑,赫见包夫人的名字竟也是叫李秀娟。佩君怀疑有人盗用常旺身分,决定往找包夫人的近身侍婢兰姨问个明白。 彩凤提议常旺学做饼,常旺大喜。众人对常旺做出的饼不敢恭维,但又假装好吃,常旺知道后感受伤。是夜,彩凤看见他偷偷在厨房学搓面粉,鼓励他。翌日,常旺造出棋子饼及香叶饼,众大赞。庆丰过着半退休生活,无聊地四处逛,被常旺撞跌手上的铜钱,要他以棋子饼作抵偿,当嗅到香叶饼的香味,即激动不已。庆丰到丁家偷香叶,阴差阳错下将整株香叶打破了。

  常旺拿着快枯萎的香叶找庆丰,庆丰惭疚不已,带常旺到果园进行移植及施肥,又说日后用香叶煮绿豆沙给他吃,但常旺不断追问绿豆沙的味道,令庆丰头痛不已。金枝看见庆丰与常旺在街上拉拉扯扯,晚上追问他,庆丰支吾以对。彩凤有感茶馆生意佳,提议买下铺位,顺昌赞成。此时佩君回来,表示兰姨已移居南洋,着彩凤向继宗打探,彩凤感为难。佩君坦言已经跟父断绝关系,现在无家可归,只有常旺,彩凤无奈答应。

第11集

  大富提议利用庆丰行商船大量入锡兰红茶,继宗全力支持,又说富贵共享。彩凤到庆丰行找继宗,继宗忙得透不过气,二人相约在「忘忧吧」见面。彩蝶与继宗表妹贾盈盈往庆丰行途中遇到江荣,江荣无意中勾烂盈盈的衣服。彩蝶在庆丰行等候继宗回来看大戏,良久未归,焦急。彩凤想买下茶馆铺位,继宗愿以相宜价钱卖给她,彩凤大喜。彩凤向他打探童年往事,继宗突然想起约了彩蝶看大戏,匆匆离开,彩凤却以为他有心隐瞒。彩凤吩咐常旺要多爱护佩君,因为她与父闹翻而无家可归。翌日,常旺给佩君看亲手做了的剪纸,指其中一成员就是她,说会照顾她及视她为一家人,佩君感激得眼眶一红。江荣送饼时再遇盈盈,盈盈向他追讨赔偿,又使计「屈」他非礼自己,江荣气结。常旺到果园,庆丰正在煮缘豆沙给他吃。庆丰对常旺恶言恶语,又要他背自己回家,常旺却仍以诚待他。继宗到茶馆,有茶客竟叫他华生,但他否认,彩凤和佩君见状追出向茶客打听华生是何许人,其后佩君决定到三水查看。江荣扮病欲避开盈盈,盈盈却找上门,还抢去他的钱袋,江荣追出,盈盈突然心绞痛,江荣以为她重施故技。彩蝶无意中知道继宗在看大戏日与彩凤约会,不安。彩凤与继宗因茶馆契约一事在忘忧吧碰面,彩凤乘机再探听其童年事,继宗醉醺醺说出童年惨况,彩凤感难过。彩蝶到庆丰行找不到继宗,不自觉到忘忧吧,骇见继宗与彩凤拉拉扯扯,还听到继宗说最爱是彩凤,伤心欲绝。

第12集

  彩凤听到继宗说最爱是她,怒掴他,又责他对她有非分之想,枉费彩蝶对他痴心一片。继宗在街上遇见彩蝶,彩蝶哭诉一心等待他回心转意,想不到只是彩凤的替身,求他写休书。庆丰追问彩蝶离开包家原因,继宗支吾以对,庆丰认为彩蝶是个好媳妇,着继宗哄她回来。彩蝶向湘湘透露可以忍受继宗不爱她,却不能忍受他爱彩凤,湘湘好言相劝。彩凤到茶馆,彩蝶一见她就转身离开。彩凤追出表明对继宗没有爱意,彩蝶责她不懂避忌,让他有幻想,彩凤有口难言。常旺见彩凤闷闷不乐,亲手做饼送到凌家,又做皮影戏给彩蝶看,结果令两姊妹和好,顺昌也对他另眼相看。 继宗回想彩蝶从前种种,往凌家接她回家。继宗求彩蝶给他一次机会重新开始,学习如何珍惜她,顺昌拒绝并拉彩蝶入屋。彩蝶得悉继宗冒雨站在屋外等她原谅,心软。盈盈到「笑口酥」找江荣去玩,江荣以工作忙推却,盈盈即买下多盒笑口酥并着他送货。江荣亲手做了个秋千给盈盈玩,二人互感异样。继宗为表诚意,对彩蝶任劳任怨,二人到郊外,彩蝶着继宗到邻村买砵仔糕后,突然听到金枝与鲁先生的对话,恍然二人在偷偷拍拖。佩君从三水回来,指马家果然有个书僮叫华生,最近才被赎身,彩凤也表示不便再向继宗打探,二人决定向庆丰着手。

第13集

  常旺做饼工夫愈来愈好,珠莲考虑传授笑口酥的秘诀给他。常旺不小心令香叶烧焦,结果令庆丰煮出跟从前一样味道的香叶绿豆沙来,连常旺也说这味道很熟悉,二人开心不已。佩君奇怪常旺与庆丰都爱吃香叶绿豆沙,当知道是庆丰老婆教他煮的,更怀疑常旺与庆丰是两父子。庆丰约继宗去行山,增进父子感情。 继宗首次带彩蝶一起去应酬,又体贴送她回家,彩蝶心甜。鲁先生送山水画到包家,金枝拉他入房送他亲手做的外套,此时庆丰至,幸得彩蝶帮忙掩饰。金枝问彩蝶会否以此事要胁她,彩蝶失笑。金枝透露与鲁先生相遇及相恋经过,害怕一个鳏夫、一个寡妇走在一起会被人耻笑,才偷偷摸摸。彩凤从盈盈口中得悉,庆丰采取滴血认亲方法与继宗相认,佩君认为常旺与继宗之间仍有很多巧合处及疑点,坚称继宗盗用了常旺的身分。

  常旺到茶馆帮忙,又陪顺昌去取货,当打听到顺昌在彩凤日生时会送她最爱吃糖冬瓜后,心有决定。常旺将自制「糖冬瓜」送给彩凤,彩凤失笑,教他炮制糖冬瓜的方法。常旺用了两天时间晒糖冬瓜,庆丰表示买现成的更化算,常旺认为亲手炮制才矜贵,结果中暑晕倒。彩凤知道后深受感动。珠莲决定传授笑口酥的秘诀给常旺,彩凤更亲手做围裙作鼓励。

第14集

  常旺带自制笑口酥到茶馆,见有茶客嫌加价后茶钱太贵,即赠笑口酥平息其怒气,顺昌灵机一动,以「一茶二饼」作招徕。佩君表示查过大英百科全书,指滴血认亲不可靠,又说出血型的关系,彩凤给她搞得头昏脑胀。庆丰煮了香叶绿豆沙给继宗吃,继宗却毫无感觉,只说味道怪怪,庆丰失望。庆丰知道继宗为秀娟立了灵位,偷偷去拜祭,佩君突然出现追问他与秀娟关系,庆丰斥她多管闲事。佩君肯定秀娟与庆丰是夫妻,彩凤提议上演一幕「包公夜审郭槐」。彩凤冒认常旺约会庆丰,更在他的绿豆沙内下药,再由佩君假扮秀娟,可惜佩君还未说完继宗并非其亲子,庆丰已晕倒。庆丰醒来以为撞鬼,心绪不宁。 继宗与彩蝶为庆丰去买安神茶,彩蝶冒雨为继宗张罗雨伞,继宗感动地拥抱她。佩君坚持去南洋带兰姨回来,彩凤见她对常旺尽心尽力,安慰她说一定有回报。珠莲误将有力的「棺材蟀」弄死,有力为不能出赛而沮丧,常旺请缨与他一起去墓地捉「棺材蟀」。有力一见坟墓即吓得半死,常旺却坚持要捉到。常旺回房即被彩凤责备只顾去玩,欲辩无从。翌日,彩凤才知错怪了常旺,向他赔罪,常旺要她陪自己玩一天。二人到郊外玩滑草、吹泡泡及偷酒饮,彩凤更教他织草戒指,常旺则背着醉醺醺的她回家。

第15集

  彩凤醒来惊见常旺睡在身旁,告诫自己以后不要饮酒,还暗中将常旺给她的草戒指扔掉。庆丰随意的一句话,令常旺想出送「老婆饼」给彩凤做生日礼物。继宗无意中发现大富利用庆丰行的商船运鸦片,要告诉庆丰,大富直指继宗并庆丰亲子,还拿出证据来,说若告发他会打回原形,继宗闻言晴天霹雳。继宗失魂落魄回家,说现在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害怕失去一切,彩蝶发誓无论发生甚幺事都在他身边。大富见继宗想通了,叫他签下协议书,将来继承身家后要对分,继宗恍然他处心积虑谋取包家家产。 常旺将众师傅赶出制饼房,众奇怪。常旺拿着自创「老婆饼」给庆丰品尝,庆丰大赞好味。此时有两男子突然出现,绑走二人。众见常旺迟迟未出现彩凤生日宴,担心不已。另边厢,继宗接到绑票勒索信,要求一万个大洋赎金。大富反对付赎金,认为庆丰早死对他们有利,继宗犹豫。彩凤回想常旺对自己情深一片,紧张寻找扔掉的草戒指。继宗决定赎庆丰回来,到银楼取钱时始知他只能取一千个大洋,被大富取笑庆丰连他也不相任。继宗游说大富帮忙筹赎金,大富答应。庆丰与常旺使计骗绑匪,成功逃离魔掌。继宗筹得赎金去救人,中途遇庆丰二人,大喜。彩凤知道常旺为保身上「老婆饼」而受伤及捱饿,感动。

第16集

  彩凤醒来惊见常旺睡在身旁,告诫自己以后不要饮酒,还暗中将常旺给她的草戒指扔掉。庆丰随意的一句话,令常旺想出送「老婆饼」给彩凤做生日礼物。继宗无意中发现大富利用庆丰行的商船运鸦片,要告诉庆丰,大富直指继宗并庆丰亲子,还拿出证据来,说若告发他会打回原形,继宗闻言晴天霹雳。继宗失魂落魄回家,说现在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害怕失去一切,彩蝶发誓无论发生甚幺事都在他身边。大富见继宗想通了,叫他签下协议书,将来继承身家后要对分,继宗恍然他处心积虑谋取包家家产。 常旺将众师傅赶出制饼房,众奇怪。常旺拿着自创「老婆饼」给庆丰品尝,庆丰大赞好味。此时有两男子突然出现,绑走二人。众见常旺迟迟未出现彩凤生日宴,担心不已。另边厢,继宗接到绑票勒索信,要求一万个大洋赎金。大富反对付赎金,认为庆丰早死对他们有利,继宗犹豫。彩凤回想常旺对自己情深一片,紧张寻找扔掉的草戒指。继宗决定赎庆丰回来,到银楼取钱时始知他只能取一千个大洋,被大富取笑庆丰连他也不相任。继宗游说大富帮忙筹赎金,大富答应。庆丰与常旺使计骗绑匪,成功逃离魔掌。继宗筹得赎金去救人,中途遇庆丰二人,大喜。彩凤知道常旺为保身上「老婆饼」而受伤及捱饿,感动。

第17集

  盈盈在私奔途中病发,江荣惟有背她回包家。盈盈矢言与江荣相爱,江荣也发誓会发愤图强,庆丰终答应让二人拍拖。鲁先生怕人言可畏带豪仔离开欲避开金枝,金枝不理别人眼光当众示爱,鲁先生终于也豁出去。鲁先生替常旺与学生拍照,常旺被闪光灯一闪,脑海浮现一些影像,彩凤闻言不安。佩君与兰姨从南洋回来,兰姨指真正的包继宗背上有伤疤。佩君与彩凤发现常旺背上也伤疤,佩君认定常旺就是包继宗,彩凤则心绪紊乱。佩君着兰姨保守秘密,以免常旺与庆丰有生命危险。翌日,佩君拉常旺与庆丰一起去饮茶,席间佩君大赞二人有父子相,庆丰感莫名其妙。 大富与继宗去取货途中看见兰姨,但兰姨一见二人即避开,大富察觉有异,与继宗追着她至后巷,兰姨惊慌下透露得悉二人合谋顶包一事,大富即下杀手。彩蝶有孕,庆丰高兴不已,继宗却心情沉重。兰姨失踪,佩君怀疑她被大富捉了。佩君拉常旺去玩新游戏,其实是向他催眠。当常旺正要说出有关香叶的重要线索时,庆丰来到惊醒了常旺,佩君怒责他,更冲动说出继宗并非其亲子,常旺才是,但庆丰直斥她荒谬。彩凤劝佩君对恢复常旺记忆不应操之过急,佩君也有同感。庆丰在街上遇到一神算子,当他算出庆丰已寻回亲子及媳妇正怀孕,即放下心头大石。

第18集

  顺昌与湘湘知道彩蝶有孕,大喜,彩凤心有隐忧。彩凤与常旺送饼后去看星星,常旺认为他们很幸福,彩凤感慨说借来的幸福总有完结时。常旺与彩凤彻夜未归,佩君担心,当看见彩凤欲偷吻常旺,面色一变。佩君质问彩凤是否爱上常旺,彩凤直认不违,但会遵守归还常旺的诺言。常旺欲替彩凤修补断了的手绳时,却被彩凤指责他故意弄断,收拾行李返娘家,又向珠莲二人说出洞房的真相,直指常旺是傻仔不想守生寡。常旺闻言大受打击,边流泪边自责自己令彩凤离开,众见状感难过。彩蝶追问彩凤为何爱常旺却要离开他,彩凤只说不想泥足深陷。常旺造不出以前的老婆饼,感沮丧,佩君以自己等待未婚夫的心情鼓励他。 常旺将特制的老婆饼送给彩凤,彩凤拒见他,常旺惟有托佩君转交彩凤。彩凤责佩君此举无疑再给常旺希望,认为他现在虽伤心,日后清醒就知道自己多幺傻。佩君捧着碎了的老婆饼给常旺,常旺伤心痛哭。常旺死心不息再送特制老婆饼到茶馆,向顺昌、湘湘打听彩凤的情况及远远偷看她,便心满意足。庆丰无意中割伤了手,血与鸡血混和的情况令他想起佩君的一番话。庆丰说要将一半家产捐给包氏祠堂,见继宗赞成,自觉多疑,说出佩君指常旺才是其亲子是荒谬,大富与继宗闻言色变。

第19集

  继宗知道常旺与庆丰同爱吃香叶绿豆沙,心中一凛。大富从面具人口中知道常旺是真的包继宗,表示要杀庆丰,不然只好牺牲常旺,逼继宗下手。常旺想起每月十五跟彩凤的约会,嚷着早点睡,佩君闻言难过。常旺托顺昌与湘湘提醒彩凤赴约,不见不散。珠莲与有力怕常旺体力不支,但他坚持要做出特大老婆饼给彩凤。顺昌与湘湘千方百计哄彩去赴约,彩凤坚持不去,即使有力到来告之常旺因造饼而烫伤手,又骂她麻木不仁,也不能打动她,众泄气。彩蝶掺扶醉醺醺的继宗时不慎跌倒,继宗大惊。常旺燃点树上的灯笼,等待彩凤至,突然刮风下雨,常旺慌忙拯救熄灭的蜡烛,可惜失败,还摔了一跤将老婆饼跌碎了,不禁伤心痛哭。在旁窥看的彩凤见状欲现身,突然有两男子出现掳走常旺,并打晕她。 彩蝶与胎儿平安,继宗即向她透露身世秘密、大富的诡计及已着人将常旺卖到南洋。彩蝶重申不计较他是甚幺身分,劝他快去救常旺。继宗与彩凤赶去码头,彩凤看见常旺跟绑匪纠缠时堕海,跳下海拯救,常旺在水中挣扎时脑中闪过一些影像。彩凤将昏迷的常旺救上岸后,情不自禁表白爱意,常旺醒来拥着她。彩凤惊悉常旺已恢复记忆,常旺表示不会忘记发生过的事,彩凤高兴。二人返家途中遇佩君,彩凤转身离开。

第20集

  常旺一见到佩君即想起往事,以及会答应毕业后娶她,佩君开心不已。大富声称继宗与彩蝶去了灵隐寺休养,庆丰不以为然,彩凤闻言则心中一震,遂说出常旺被掳事件,着庆丰小心,金枝即表示会寸步不离保护他,大富生疑。彩凤看见常旺与佩君相拥,心感不是味儿,告诉二人怀疑继宗与彩蝶被大富掳去,常旺决定以傻仔旺的身分诱大富中计。大富欲对庆丰不利时,常旺到包家说想起有关香叶及一女人的事,硬拉庆丰到果园。鲁先生发现金枝被大富捆绑在房内,救出她后往救继宗及彩蝶。常旺与庆丰一起煮香叶绿豆沙,说出梦中看见的女人是他的娘亲,名叫李秀娟,而秀娟曾替香叶改名为翠罗香,庆丰闻言震惊,恍然眼前人才是自己亲儿。此时大富持枪出现,坦言部署二十年只为包家家产,欲杀庆丰,常旺使计拖延时间。另边厢,彩凤赶去派出所求救,竟在门前不支倒地;佩君为救常旺二人,打晕大富的手下阿立,可惜最后被大富胁持…… 大富被绳之于法,常旺等替继宗讲好话,庆丰愿意放过他,但不原谅他欺骗自己,继宗无奈,决定与彩蝶离开乌龙镇。珠莲得悉常旺是包家少爷后,无心再做笑口酥,并打算卖掉饼铺,佩君声称常旺是个念旧的人。常旺会继「笑口酥」吗?他跟彩凤、佩君的三角关系又如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