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白素贞原是在山野中修炼的一条小白蛇,一日小白蛇被捕蛇老人所捕获,险遭杀身之祸,幸亏被一位小牧童所救,素贞暗自起誓,此救命之恩永志铭心,“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已千年”,素贞经过一千七百年的修炼,终于蜕尽蛇身,得以化做人形,本欲往峨嵋山继续修炼,但经观音大士指点,方忆起人间还有一段情缘未了,素贞依照观音大士的指引,来到杭州西湖寻找前世救命恩人--许仙…

分集剧情:
第1集

  “求求你放过牠吧,牠好可怜。”一千八百年前,善良的小牧童从捕蛇人手中救下一条小白蛇。一千八百年后,峨眉山颠一条白色巨蟒破山而出,受菩萨点化,来到人间--一段凄美浪漫的爱情故事在石破天惊中揭开帏幕……

第2集

  “小姐,这是你掉的金钗吗?”断桥上的一眼已让白素贞芳心一动,轻微的试探更让她欢喜他的不凡;而眼前的花容月貌,也使得许仙如坠入一场美梦之中……船舱中的再次相遇、纸伞内的情潮暗涌、双茶巷的晴天霹雳、槐树下的两心相契后,终于迎来的是幕府华堂的洞房花烛……

第3集

  “官人,早些回来,我们等你吃饭。”叮咛犹在耳边,人却在公堂受审。白素贞本是一片痴心助夫成业,哪料到库银失盗会累及夫妻两地分离!而许仙一个文弱书生,披枷戴锁,跋涉千里,是苦不堪言,还是艳福不浅……

第4集

  “就算我是牛郎,也早就有了织女,就算我是梁鸿,也早就有了孟光。”面对师长的厚意,姑娘的深情,许仙毅然相拒;只因,家有贤妻!白素贞更为许仙的一番真心话,感怀落泪,夫妻终得异乡再聚。而保安堂的开设让两人的浓情蜜意更添了几分,但却门庭冷清,无人就医……

第5集

  “我真是福大命大,不知道修了几辈子,才有你这样好的娘子。”曾经的小过节种下恶果,蛤蟆精的步步紧逼触怒了白素贞;面粉换灵药,终于为保安堂带来了名气与声望,也为许仙与自己博得了好名声。许仙对白素贞更是钦佩有加,两人你敬我爱,羡煞旁人……

第6集

  “娘子,恭喜你!恭喜你快要当母亲了!”好不容易解决了恶毒的蛤蟆精,白素贞是暗里宽心。许仙妄信谗言得了教训后,对娘子是言听计从;而断出素贞实已身怀六甲时,更是呵护备至。但白素贞似乎欢喜之余还有点忧心,因为,今天是她的大忌──端午节……

第7集

  “莫非是你喝了雄黄酒,现了原形,把官人给吓死了?!”怀中渐渐冰凉的身躯已让白素贞悲恸不已,而小青的言语更让她生不如死。再悲亦无用,为今之计,只有上天庭,盗仙丹,以挽回许仙之命……

第8集

  “看来官人的魂魄已经到了幽冥地界,我必须要亲自去一趟!这是最后的一线生机,我一定不能放过!”与鹤童一番大战,白素贞好不容易求回仙草,但许仙的魂魄已被黑白无常拘往酆都城。素贞只得为夫再次历险,地狱索魂后再以假弄真;这场意外的风波终于过去了……

第9集   “一男一女,母子平安,许大夫,您真是神医啊!”白素贞的两粒催生丸得保知府夫人母子均安,使许仙一夜之间成为苏州名医。未料名气过盛引来妒恨,竟将中了鹤顶红之毒的乞丐婆孙送来就医。这毒中之最,许仙如何能解啊……

第10集

  “除非本府亲眼所见,否则真的很难相信天底下会有人能化解鹤顶红之毒!”白素贞魂魄出窍,再拦黑白无常,索回了乞丐祖孙,再次为许仙成功解围。但善良仁厚的许仙坚持不告下毒栽赃保安堂之人,对娘子要乞丐婆婆再食鹤顶红以证医术更是大加反对,恩爱夫妻一时之间有了分歧……

第11集

  “知府大人愿意委派你当三皇祖师会的会首,就是肯定你的医术和为人,再说这也可以造福人群,怎么可以轻易放弃呢!”公堂上白素贞明里证明医术超群,暗里却与黑白无常大战一场,再次成功的救治,终将许仙推上了三皇祖师会会首之位。哪料奸人再生奸计,欺许仙家贫,上任之日无物可陈。白素贞再动心机,遣小青至梁王府盗取四宝……

第12集

  “正在收摊的那位姑娘,正是潜进梁王府盗取四件宝物的女飞贼!”四宝的展示令保安堂大出风头,沉浸在喜悦中的许仙哪里知道此乃小青所盗!而相国梁王爷痛失宝贝,一病不起,相国之子梁连只得跋涉千里,慕名求医。却不料,梁王府侍卫竟认出了小青,并告知了梁公子……

第13集

  “据我推算,许仙他命中注定,恐怕还有一次牢狱之灾!”本是夫妻同行赴京为梁相国医治,哪知小青急于献宝,误了大事。眼见大祸将至,白素贞只有弃夫回门,拦下小青刺向相国公子梁连的致命一剑。饱受威吓的梁连回到相府竟将满腔愤恨迁怒于被相国夫人关入地牢的许仙……

第14集

  “白素贞,现在是你我了断这段恩怨的时候了!”被梁连用铁锁穿骨的许仙一路是苦不堪言!而人去楼空的保安堂更是让他痛不欲生。白素贞离开苏州去相国府索夫不成,只得转往他乡守候。梁相国明言秉公办理盗宝之案,以宽无辜许仙之罪,暗里却请来得道高僧──法海……

第15集

  “你一方面到金山寺拜托法海和尚无论如何要帮忙对付白素贞,另外再派人狙杀许仙!”义鬼白福的传话让许仙得知娘子平安无事而兴奋不已,面对知府陈伦的软弱怕事又忧心忡忡。上京告御状的威胁得让陈伦应了许仙找回白素贞再重断盗宝案一事,哪知许仙却在寻妻路上遭到梁连狙杀,幸有白福舍身救主……

第16集

  “为了我娘子,不要说是临安城,就算是鬼门关,我也照闯不误!”白素贞千里迢迢急于寻夫,许仙独闯虎穴忧妻安危。救下白福,素贞更为官人寝食难安;再进牢狱,许仙是无可奈何。终是善良有天佑,侠士义道尽为许仙出力,博命相助;许仙逃出生天,赶往镇江……

第17集

  “小青,虽然说报恩之事固然是可以做一个了结,但情缘之分,并非可以轻易的就去做它一个了断!”白素贞不听小青之劝执意寻夫,更在镇江开设“保安堂”等待许仙。却不知许仙已到镇江,并暂住在本地药商徐干的家中。更未料梁连也来至镇江找到法海,誓要报夺宝之仇……

第18集

  “这些时日我到处奔波找你,日子真的不好过,你呀,要好好补偿我!”小青忍无可忍杀死了梁连,法海一怒之下将她打成重伤;幸有白素贞及时救治,才得于峨眉山中修身养体。在徐干的帮忙下,许仙无意中发现“保安堂”;几度波折的患难夫妻终于再次相聚!但一场更大的灾难正在酝酿……

第19集

  “我不相信我娘子是蛇妖!我不相信!我娘子不是蛇妖!小青也不是!”徐干欲娶小青作小,本是好事一桩,却遭白素贞强烈反对。在许仙的追问下,白素贞谎称小青命硬克夫,却因此话而将许仙带到了金山寺主持法海的面前……

第20集

  “名叫断桥,其实桥并没有断,这表示我跟官人还可以再续前缘!”白素贞的苦苦哀求,声声凄唤没有打动法海的铁石心肠,却让被关在塔顶的许仙痛彻心肺。小青忍无可忍招来虾兵蟹将大战法海,白素贞避无可避唤来惊涛骇浪水漫金山;一朝错,铸大祸!旧地重游已是物是人非,凄然之际金钗有灵来引路;西湖边,断桥上,许仙、白素贞再续前缘……

第21集

  “我就是那个小牧童?!娘子,你为什么不早说呢!”许仙夫妇与小青三人终于又回到了钱塘,在姐姐家中安享度日。法海的一番警言却在素贞心中缭绕不去,与许仙倾诉前因后果后,更得许仙的呵护爱惜才使她感到些许慰藉。哪知好景不长,蜈蚣精的作乱引起麻烦不断,而许姣容又识破了白素贞非人是妖……

第22集 “夜色如酒熏人醉,情侣恩爱巫山会!”害人不浅的蜈蚣精被白素贞、小青打至重伤而逃;许姣容也深感素贞之恩,视为一家人,日子似乎又平静了。却不料小青竟忘记自己的蛇妖身份,与富家子张玉堂借剑生情……

第23集   “我真是庆幸能够娶了你,有你这样的娘子跟我共度此生,你陪着我,我陪着你,你怜惜我,我更疼爱你……”夫妻同心,再开“保和堂”,和乐融融的日子素贞格外珍惜;面对夫君的情深爱语,欣慰之余又暗自悲伤。小青与张玉堂是夜夜私会,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终被素贞撞破……

第24集

  “忘字心中绕,前缘尽勾消!”小青对姐姐的劝告犹如未闻,更在一怒之下搬离许家。哪知张玉堂与她几度春风,早中蛇毒,已无药可救。许仙重医重德,一番苦研后将张玉堂诊为“尸劂症”。小青后悔莫及,素贞无可奈何,唯有让张玉堂前情尽忘,方得保住性命……

第25集

  “中宵不眠,宿怨即消,祸福同行,子去子来!”一段良缘化为灰烬,小青是悲恸万分,素贞感同身受,却无言可慰。蜈蚣精竟与蛤蟆精王道灵合伙誓灭白素贞报昔日之仇。素贞临盆在即,又遭姐夫怀疑,这次如何能化险为夷……

第26集

  “哈哈哈哈,他长得好可爱,你们瞧,你们瞧,他在笑耶!”菩萨有灵,白素贞得已除去二妖,更为许家产下麟儿。许姣容也在同一天生下一女,一家人更是乐不可支。为爱子取名仕林,许仙是欢喜无限,素贞却暗自忧心。而狠心的法海眼见文曲星降落,即踏上了钱塘之路……

第27集

  “死于雷霆之下,葬于山峰之中!”仕林满月,夫妻携手一游西湖,本是欢喜无限,却见雷峰塔巍然耸立,而令白素贞惊恐万分。当初对天帝的一番誓言今日竟然应验,再不及时抽身,即遭天谴!奈何舍不下娇儿,丢不下夫君,面对小青与姐姐的苦苦哀求,素贞会如何决断?!许仙对忽来的钻心疼痛茫然不解,又怎知今夜是自己与爱妻的最后一晚……

第28集

  “不!我不要被关起来!我不要再修练了!我要我官人!我要我的儿子!我要我的家!”娇儿的哭泣让已走的素贞无视危机掉转回头,哪知法海早候待收!金钵罩身,素贞无路可逃,唯有哭别夫君,泣舍娇儿。爱妻受困,许仙犹如晴天霹雳,嚎啕痛哭;更难舍难离,步步紧追。雷峰塔下,但闻声声悲唤,只见夫妻手难再牵……

第29集

  “一束青丝系儿身,朝朝暮暮发如人!”刻骨的相思让许仙度日如年,痛不欲生;一桩桩往事闪过,似在昨日,人如在眼前,伸手却不可及。深知与爱妻重聚无望,唯有痛别娇儿,留书姐姐,雷峰辞爱……

第30集

  “我是个懵懂痴呆的负心汉,愧对结发妻子白素贞甚深,现在跪在佛祖面前忏悔,愿将此后修行功德回向爱妻,助她早日脱离苦海!”为妻修行,落发金山!一段千古奇情落下帏幕,另一段人妖之恋悄然萌芽……

第31集

  “漫漫长夜不知晓,日落云寒苦终宵!”时光匆匆,难遣的刻骨相思还在金山、雷峰回绕,昔日的婴儿在姑父母的悉心照顾下已七岁了!旁人的闲言闲语在仕林的小小心灵上留下了伤害与疑惑,但姑父母无私的关爱让他很快的忘了这些不愉快。春去秋来,光阴在仕林与表妹李碧莲的嬉笑玩乐中飞逝……。长大的孩童如今是俊美无匹,才高八斗,那精灵般的俊秀似聚集了世间之精华,天地之灵气!孰不知,天上文曲星,地上许仕林……

第32集

  “小姐,山路崎岖,你没有受伤吧?哎哟,你好丑喔!”一场小误会让仕林与宝山结下兄弟之缘。初见碧莲,宝山顿生爱慕,却屡遭白眼。而一次山间迷路,仕林竟被深山中一只修练成人的兔精看中……

第33集

  “我好喜欢我自己喔!你看,这张脸多美啊,我真的好喜欢喔!”胡媚娘万万没想到,一幅来路不明的画卷竟能让她丑脸变美颜!有了这花容月貌,她就有了勇气去亲近那个活泼可人的俊少年了。许仕林对眼前的俊俏书生似颇有好感,因他之助得了参王救了母亲一命后,他对他更是感激不尽,相见恨晚……

第34集

  “仕林,过几天,我那个双胞胎的妹妹就要从淮阴来到钱塘,准备开个小绣坊,到时候还要请你多多照顾呢!”眼前的绝代风华让仕林半晌回不过神来,这就是子轩兄口中的双胞妹妹?!不是?她就是胡子轩!四目凝对,一股难已言喻的情愫在两人的心底暗暗滋生……

第35集

  “正者,鬼可以成人;邪者,人即是鬼!”眼见仕林对媚娘动情,早知他身世而芳心暗许的碧莲悲痛不已。媚娘也有苦衷,被金钹法王要挟取仕林性命,令她左右为难。与仕林几番相处,更觉他言谈举止高人一等,动人心弦,哪里狠得下心下手伤害!但法王的逼迫越来越急……

第36集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仕林花灯夜受劫吓坏了许姣容夫妇,也使得碧莲对媚娘心生疑惑;但一番试探,不仅没发现半点不妥,反遭媚娘戏弄。岁月如梭,峨嵋山中的小青已修得高深道行,今朝也该是找法海报那血海深仇的时候了……

第37集

  “仕林,我真希望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烦恼的地方,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金钹法王竟是昔日被自己与姐姐杀死的蜈蚣精的爹!小青大惊,对仕林的安全忧心不已。媚娘屡受金钹逼迫,已避无可避,万般无奈下,只得应了金钹奸计,将仕林引到他铺好的网中……

第38集

  “青姑娘,如果你真是看着我出生的,那这里面,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事?!”小青的暗示让仕林对自己的身世顿生疑问;终于,在他的泣泪逼问下,许姣容道出了他那不可告人的身世!仕林是惊在脸上,悲在心中,满怀的愤慨无处可泄……

第39集

  “雷峰塔前声声唤,我娘塔下不知因……”心结难解,仕林郁闷生病,幸得观音大士相救,才免去一难。已晓身世,仕林日夜期盼能见生父母一面。这日终于按捺不住,与家人不告而别,只与媚娘说了心事,一人来到了雷峰塔……

第40集

  “请问你,有没有见过我爹?有没有见过我爹?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仕林去雷峰会母,媚娘却因遭人妒嫉,被污为妖怪,幸而道行还在,才免受欺凌。仕林雷峰含悲别母,又至金山寻亲父。但见昔日狠心弃别的娇儿已长大成人,许仙是万般滋味在心头……

第41集

  “我儿不必添悲戚,功名要紧切莫停,此去直上青云路,他日双亲重相逢!”仕林的声声凄唤,满面悲泪,许仙是看在眼中,痛在心里,却始终不愿出面相认。仕林无奈,悻悻转回家门。而今秋试在即,也该是将名号上报参考之时,却未料,主考官竟是与小青有杀子血仇的梁相国……

第42集

  “未报深仇,哪里顾得上儿女私情啊!”眼见仕林刻苦攻读,家人暗里忧心忡忡,谁敢向他明言,说他的参试资格已被公报私仇的梁相国革去!所幸媚娘独闯梁王府,撰改公文,仕林才得保名额。于是,怀着父母的期盼,在家人的支持下,仕林踏上了上京之路……

第43集

  “要你为我承担千斤重量,就算我中了状元,报了母仇,我还算是男子汉吗?!”媚娘再受逼迫,只得赴山间黑店欲取仕林性命。终是心爱之人,几次杀心已起,却怎么也下不了手;急迫之下,唯有现出原形再助仕林逃离金钵法王的魔掌。哪知道行尚浅,在两人性命攸关、千钧一发之际,白素贞抗佛旨,战金甲,出塔救子……

第44集

  “我不管什么天道,什么殊途,我只有跟他在一起,我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义!”亲娘再别,爱侣无踪,仕林是痛彻心肺,生不如死,幸有宝山一旁劝解,才稍将心宽。媚娘被金钵法王抓去,饱受折磨,多亏好姐妹采因相助,才有一线生机。而此时,仕林已经赴试完毕,等待发榜……

第45集

  “我来为前世留下的怨,我爱还今生纠缠的恋……”满怀心痛看着眼前为他受尽苦楚的媚娘,仕林哪里会想到,今晚,竟是两人今生的最后一面!新科状元许仕林,何等荣耀,何等威风!再至金山,父子终于相认;曾经莽撞的少年在历尽情仇爱恨之后,已经真正成长了……

第46集

  “少欲无为,身心自在,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再见旧景,前事历历在目,难忘难遣;对曾受的万种凄苦,媚娘从无悔意,只因,爱他无怨!深夜祭灵,满怀悲伤期待,只为香魂;对过往经历的种种,仕林思念不已,但愿,再历一遍!门外,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缓缓传来,是她吗?!过往一切烟消云散,放下所有的包袱,媚娘,终于可以做个真正的人了……

第47集

  “雷峰塔倒,西湖水干!”本以为官袍加身即可救母出塔,哪知得到的竟是这八个大字!仕林心急如焚,人定不能胜天吗?!撬开雷峰塔,舀干西湖水,仕林誓要与天斗!但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啊,虽有兄弟与表妹全力相助,又如何能力转乾坤!而此举又被梁相国抓到把柄,一状告上金銮殿……

第48集

  “救我仕林哥,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许仕林因梁相国一状而被打入天牢!碧莲哪忍见他受苦,遂与宝山千里迢迢赶往京城,为兄申冤。奈何梁相国权高位重,即便有人大力相助,又能如何?……

第49集

  “祈求佛祖垂怜,超脱我母亲之罪,让她老人家早些脱离苦海,得已合家重新团聚,欢度余生!”塔下的白素贞对爱子的安危忧虑万分,却无计可施。小青天牢相救,仕林却要奉旨出狱。小青也一状告梁相国昔日藏宝之罪;相国被免,受牢狱之灾,与仕林易地而处。而今日,奉旨救母,仕林忧喜参半……

第50集

  “想起你年轻的时候,想起跟官人相爱,浑浑噩噩之中,一切都无悔!”许仕林雷峰救母,一步一跪的是挫折与辛酸,一跪一磕的是满心的期待与盼望。如此虔诚孝道,怎不感动上苍!终于,佛旨颁昭,白素贞出塔;母子团聚,欣喜若狂;夫妻重逢,恍如隔世。浩劫终过,合家团圆,应是皆大欢喜了,但仕林依诺娶碧莲为妻,那满面笑容下可有些对媚娘的深切怀念?!而许仙夫妻历尽悲苦,如今一成佛来一成仙,齐登极乐,那白首偕老的誓言却又如何实现……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