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常为京城执绔子弟,才识过人却放荡不羁,与才子苏东坡(林家栋)等终日寻欢作乐,仅一次邂逅令东坡念念不忘小蝶(傅明宪),决意追求。常为助东坡,想出妙计,假意亲近小蝶近身侍婢娥,分散其注意,以成东坡好事。娥初对常心存偏见,后常令娥改观,但态度仍冷淡,常几经努力,终取得娥欢心。婚后,娥处处操控常,常不满,终日沉迷赌博,被骗家宅,幸得娥及时挽回,此后常更畏妻……

分集剧情:
第1集

  坡在太自楼喝酒作乐,辽人威到来挑战,游、印找常到来协助,常凭文采及急智,将威击败,威矢去报仇。 坡为太尉千金蝶,神魂颠倒,却被恶丫环戏弄。游、印为坡送情信给蝶,又被娥打晕,丢在郊外。常决教训娥。但乍见娥面,已被娥迷倒,常假份出家人,劝蝶接受坡,被娥识穿,毒打至头破血流。滔欲打娥,被卢李氏阻止,娥持宠生娇。 娥为令蝶死心,带蝶出外,见游、印在怡红院寻欢,常则要扮轿夫,骑轿作乐。

第2集

  常欲向娥解释,娥不理,娥向蝶诉说往事,娥父只顾酒色财气,将家财败尽,母亲悬梁,自己则卖作丫环,劝蝶不要重蹈覆撤。 辽国国师材到孟夫子书院挑战,孟感技不如人,黯然结束。 常死缠烂打,娥与常输赌,一日之内常要赚得一两银,娥气极。 坡爬墙入太尉府,与蝶凭诗寄情,被滔发现,滔欲扫坡为婿,坡临阵退缩,忿忿离去。

第3集

  材以唐诗挑战曾夫子,曾不敌,败下阵来,常将珍贵的夜光杯送娥,娥不发一言,冷淡对待,更假称有一孪生姐妹,将常引至般上,打至遍体鳞伤,滔为撮合坡、蝶,趁无宵佳节,带蝶去见坡,坡感素然无味,蝶主动接近坡。 印满怀忧闷,坡开解之,印说出往事,因冲动将七打死,害怕至今。游科举考试,挥笔疾书,但答到对策一题,一见题目,气极大声呼叫,被拉离试场。

第4集

  材好奇问游,游坦称题目自己爷孙三代名字,因犯忌而不能作答。娥又欲再整蛊常,常早作准备。娥假装自己有离魂症,常不忍下手,娥诈疯,将常毒打一顿,常仍深爱娥,欲替娥聘请名医。 四大名家向无慧大师南书,但与材书一比之下,即黯然失色。四人得知材为辽人,愤然离去。 见家财即将散尽,家中古玩亦不值钱,此时后悔将季常培育得挑剔刁钻的富家了。

第5集

  常为娥怪病四出奔走,娥感动。常带娥至晓风居,娥方知喝酒的学问,对常开始倾慕。 国子监从夫子口中得知材之,到客栈探访,重遇材,正是当年冒充汉人,被国子监逐出门外,今返中原,挑战大宋才子。 常找得一神医替娥治病,娥知此神医有心撞骗,恰常被蒙在古内。印再遇七,方知七未死,印大受刺激,追七狂条,坡、常劝阻,常与机求印,游协助筹助百家水,百家柴替娥医病。

第6集

  娥向常坦言,到常家见常正在厨房煮汤,整夜未睡,大为感动。娥找假神医算帐。常刚步至,听到娥与假神医对话,方知受骗。 蝶、坡情投意合,恩爱万分,滔向皇上力荐坡迎战材,坡勉为其难答应,岂料滔、夫人及蝶拼命为坡进补,坡染上发热症,迫于无奈,常替坡上阵。 常报复娥,假意向娥求亲,娥终心软答应,岂料颜料当头淋一,娥在街上被众人取笑,常见娥遗下纸扇,一看之下,大为后悔。

第7集

  滔力劝常代坡迎战材,国丈有心刁难,要滔用人头担保,滔无奈答应。 材、常比拼,以三司分胜负,分别是书法、史学及棋艺。第一局猜石碑出处,材只看一字便猜出,常兵行险著只看半字,此局常胜,第二局考史学,威有心作弊,常因避谋放弃作答,材险胜。 常赶往码头找娥,被滔派人拉回,常无心作战,一字错,满盘皆落后,时娥突出现,常误打误搓之下赢了材,材大为佩服。常向娥求婚,娥感常真诚,终于答应。

第8集

  娥立志做贤良淑慧之妻子,但亦要求常绝迹欢场,以事业功名为重。 坡被调任杭州通判,游则去温洲教书,苦读三年,再回京考科举。而印则到清凉寺潜修佛学,三人各散东西,常心中不舍。 常到怡红院作东,娥乔装男子亦来寻欢,常大吃一惊,拉娥离开,答应不再沉迷酒色。 常当上县令,将公事匆匆办完,偷空到怡红院,娥霓包下所有厢房,由男伶弹琴陪酒,常苦劝无效,默然回家。告之命书谓娥天生命硬,脾性刚烈无比。

第9集

  常求娥回家,娥替常摆下“绝情绝美宴”,宴请旧雨新知,通告各人常自此绝迹欢场。娥以银两还清常所有人情债,三日三夜才派完,其有受骗的忍受家妇女,又有杏楼女子,常家财产不多散尽,要节省度日。 常生活循规蹈矩,日日准时从衙门回家。常与坡互通音讯,常仍死顶,假称夜夜笙歌,生活仍然多采多姿,坡深信不疑。 三年过后,坡被任科举的主管,重回京,坡微服出巡,以了解民生。

第10集

  坡到四川会馆,瞥见游,游恐被人误会,与坡私通作弊,不敢相认,急急回避。 常到街市买东西,被坡碰见,坡大为奇怪,更见常穷追一跌在地上的铜板,常即加以掩饰,坡欲到常府探访,常拖延三日。 常苦思行一妙计,骗娥留在房内两个时辰,娇则扮娥在厨房炒菜,常加以拳打脚踢,坡欲阻止,此时娥突出现,常诡计被识穿,被娥罚站在街上,坡路过见状不忍,拉常去酒楼吃饭。常极之害怕,匆匆回家。

第11集

  坡到衙门找常午饭,常已被娥锁着,坡大怒,拉常而行,二人到酒楼大吃大喝,遇蝶及娥,娥、坡唇枪舌剑,各不相让。 坡欲利用操令常回复昔日气慨,坡巧用妙计,约常出外,常遇操聚旧一番,操约常五日后再见。 游遇妹,妹女扮男装,偏又投宿四川会馆。游身世寒酸,替会馆打扫来交租。 坡让蝶约娥去上香,常怕会偷去操处,迫娇安排几名公务在明日一天内完成。

第12集

  常埋头埋脑工作,岂料工作异常顺利,常大惊,叫娇将自己锁在内堂,但又按捺不住,心猿意马列,娇打开锁,常赶去操处,二人聚旧,把酒谈心,操道出往事,早已决定以身相许,誓死不移,常大为感动,坡见常大振夫纲,大过,惜常突然醒觉,落荒而逃,操、坡大失望。 坡接获家侣,得知妹女扮男装,冒明应考科举,坡大惊失色,知此属欺君之罪。

第13集

  坡到会馆搜查,妹躲入游房间,会馆有一状元枕,被希抽得,妹偷龙转凤,将枕给游,却被馆主发现,二人被罚打扫地方,妹清洗澡堂,神情尴尬,被众考生讥笑姐姐型,妹气愤离去,游仍然不觉。 坡以罗大人名义约常,常见操,心猿意马,操出露入宝,常悬崖勒马,欲赶回家,岂料雷霆大作,常迫于无奈折返,操温柔体贴,常终受不住引诱,常乇夜不返,娥四处寻访,误以为常西郊缺堤,被河水淹死,娥大哭,但见常无事,二人相拥,操突追至,交还玉佩,常大惊。

第14集

  娥得悉操、常关系,常被严惩,娥以青梨杖家法侍候,更罚常游街示众,常口中念念有词,述说自己的罪状。操、坡苦劝常反抗,常不敢,坡拉常走,到操家暂住,但翌日又见常在游街,坡气至目瞪口呆。 坡与考官决定试题,坡创新地提议重考旧年的题目。 妹对游日久生情,游如牛皮灯笼,会馆有拜孔圣的义式,妹因身为女儿身,躲在茅厕中,却被游硬拉出来,妹迫着在堂上捣乱,终被赶出来。游误会妹有心捣蛋,妹气极报出。

第15集

  常被罚在家写悔过书,假称抱病在身,找人暂代官司职,操候娥离家,欲找常,被娇好意劝阻,操托娇找送手帕与常,常见帕上的词句,感触万分。 游劝妹离考场,妹不肯,坡见妹混在考生中,吓至魂飞魄散,国丈侍从怀疑,游诈癫,被赶离试场,妹幸过关。 坡从操口中得知常被软禁,赶至探访,娥有心刁难,只限半小时辰,二人唇枪舌剑。

第16集

  妹恐游看不开,偷到会馆,游实妹过于任性,二人又起争执。时传来对上下旨,因此次科举多人作弊,决定重考,游欣喜若狂。 坡暗施诡计,以圣上御笔亲诣,及各知我人士和高官的名义,为常举行践别宴,娥无夺,与常同出席。 操在席上表演歌舞,常得知操已怀有自己骨肉,及见胡大人欲带走操,常一时冲动追出,娥呆若木鸡,操南计迫娥答应纳操为妾,娥坚决不肯,更离家出走。

第17集

  坡、常作乐回家时,娥已静候厅中,娥坚决不肯让,常往坡推波助澜下,写下休书,娥即夺过,要告常无故休妻及坡教人分妻。 娥在公堂找来常大伯,他本为道士,后为采阴补阳,无愈中在八十高龄诞下一子,常有了侄,故不能因娥三年无所出而休妻,岂料张大人官官相卫,常、坡被判无罪。 娥四出告状,均处处碰壁,娥抄写单张沿街派发,帅八贤王。娥到八贤王府告状,被互打一顿,娥仍坚持。 游、妹接获喜讯,二人分夺得状元,榜眼。

第18集

  八贤王接纳娥告状,派新任状元游与妹负责主审,坡大喜,游画龙点睛色告之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坡为之气结。 开堂之日,娥加控各管员官官相卫,娥、坡针锋相对,游押后再审,此案引起城中男男女女注意,妇女纷纷抬起头来,与丈夫对抗,打破男尊女卑观念,皇上及皇后亦大表关注,再开庭之日,坡大言不惭,直指女性不能做大官,不能考中科举,妹按捺不住,挺身而出,拆穿自己女儿家的身份,众人哗然。

第19集

  妹被收监。皇上召见常、坡、操,皇上对常同情,且支持常。坡要求皇上放妹。 皇后接见娥,嘉许娥勇敢机智,对娥表支持,更即时释放妹。 京城内外,分成陈、柳两派,各不相让,常、娥心情郁闷,知事情已变得复杂化。 皇上亲审此案,各官员合力指控娥,娥委婉道出只欲丈夫成材,言辞真切,常亦感后悔。皇上判娥无罪,常可纳妾,娥宁死不屈,饮下皇上赐的毒酒,常欲阻止亦无从。

第20集

  娥毒发,常后悔,二人依依不舍,均感十分后悔,常欲随娥喝下毒酒,娥突醒转,方知是皇后布局,二人终和好如初。 全国均为柳、陈此案沸腾,发生骚乱,故此不敢让二人和好,皇上判二人以后要保持一百步的距离,常感痛苦难当,茶饭不忠,日渐消瘦,操知无可挽回,跟胡大人离开,常无奈。 材在辽国苦读三年,再到中原挑战,皇上派常迎战。常乘机要求若胜材的话,则要与娥复合,皇上答应。究竟谁胜负?娥、常能否复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