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潮爆大状》又名《非常大状》。

  背叛公义的市悝大状

  香港著名资深大律师-蒋文滔(郑少秋饰)是社会上典型的成功人士。滔能言善辩,说话尖酸刻薄。他喜欢挤身上流社会,结识权贵。最擅长就是帮有钱人打官司,最不擅长就是锄强扶弱,乐善好施。

  滔是富豪倪承坤(石修饰)的「御用大炮」(行内人称资深律师为「大炮」)。为了帮坤赶走穷寡妇取回物业,滔竟用卑鄙手段,揭发这名寡妇跟坤亡父有染,寡妇当庭被滔质问至哑口无言,大感羞愧和泪流满面。结果,法官判滔胜诉。而负责这单官司的法援处律政书记-庄晓慧(苏玉华饰)就觉滔无耻,两人也因此而成为对头冤家。

  助人为快乐之本

  几难打的官司到了滔手上也能起死回生。滔意气风发,岂料坤又惹上官非,这趟更是涉嫌伤人。在他不知情底下,坤私下收买证人,结果官司赢了,但滔被警方怀疑教唆证人,还要接受大律师公会聆讯。滔与坤反目,坤更扬言要封杀他。因此,滔就是这样开始替法援处打官司。

  法援处是帮没有经济能力的人打官司,也即是帮低下阶层争取公义。令滔体会到甚么是助人为快乐之本。

  父女心结

  不过,滔愿意接法援的案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女儿蒋思庭(唐宁饰)在法援处工作,滔希望藉此接近女儿,修补父女关系。

  当年,滔忙着交际应酬而疏忽家人,最终赔上家庭,与妻子宋绮华(韩玛利饰)离婚,而庭就交给华抚养。时年,庭只得九岁。她一直认为滔没尽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所以跟他存在难以弥补的隔膜。

  庭当上执业大律师,目的是证明感情和事业是可以妥善兼顾,证明父亲当年对家人的疏忽根本站不住脚,找不到借口。

  卷入串谋案

  林家信(陈键锋饰)跟滔工作多时,无意中,竟被他发现廿年前,父亲被财务公司追债,而贱卖厂房,其实是财务公司跟买家串谋的布局,而当年财务公司老板就是坤。

  信千辛万苦联络当年被逼贱卖物业的业主,一齐求助法援,而法援就外判给滔打官司,向坤的公司追讨天文数字的差价。

  但滔发觉廿年前这宗串谋案,自己是有份参与。当年他初出茅芦,是跟另一名大状一起工作,一齐给予承坤法律意见。他知道打这宗官司的话,就需要揭发以前的一切证据,而自己就随时会被告违反专业操守。于是他内心深感矛盾,不断挣扎。

  滔会否走回旧路,背叛公义?庭传召滔上庭作证,刚和好的父女关系,会否再受冲击?滔因涉及这宗不道德买卖,违反了大律师操守,面对停牌危机,结果会怎样?

分集剧情:
第1集 对簿公堂 父女不和

  承坤与女明星在酒店幽会,却被狗仔队跟踪,承坤为摆脱追踪,不慎将一新牌电单车司机撞倒而被律证署起诉。为他出庭辩护的文滔毫不手软,以控方使用「传闻证供」作出起诉为抗辩理由,终令承坤无罪释放。

  文滔前妻 Anna 与新任丈夫的法国餐厅开张,文滔与女友若菲大方出席庆祝会,思庭与女儿文滔碰面,二人各不相让。

  原来文滔虽与现任女友若菲已经相交两年,但文滔始终未肯结婚。在承坤的庆祝会上,相士梁师父批言文滔今年必犯桃花,如果不掌握姻缘便婚讯无期,惹得若菲非常在意,但文滔却只当是戏言。

  承坤本想清拆父亲倪发的唐楼,但该处的住客却希望承坤能提高赔偿额而与他理论,但争吵间,有人不慎将承坤的风水像打烂;承坤大怒,要文滔设法将旧楼收回。文滔经调查后,竟发现其中一名住客余翠竹是承坤父亲生前的情人……

第2集 愤世青年 火爆登场

  文滔在庭上揭发翠竹与倪发有暖昧关系,令翠竹激动致晕倒,聆讯因此延期。文滔事后扬言此仗他必胜无疑。

  思庭与火爆青年林家信发生车祸,思庭要家信交出个人资料,二人发生冲突。 家信因涉嫌袭警,要到法庭过堂,但他在法庭上态度恶劣,令法官留下不良印象。

  文滔在倪发的遗物中,找到他年青时为翠竹绘画的人像画,并将之呈堂,令翠竹无法再隐瞒他与倪发之间的关系。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之下,翠竹终于败诉,而且众姐妹亦因为败诉而与她决裂;承坤胜利,在游艇上开派对「庆功」,而且更与文滔商量,在大陆合作投资,文滔最后也答应拿出数千万投资。

  家信上庭应讯,可是他依然不改火爆性格,终被判有罪;家信不服,决定上诉。思庭无意中得知原来文滔曾与Mr. Smith 联络,一怒之下辞退工作,更在晓慧的游说下加入了法援署工作,但她第一宗接手的竟然就是家信的袭警案……

第3集 珠胎暗结 文滔愕然

  家信与思庭在法援署见面,又再发生冲突,幸得晓慧调停,但家信对思庭没有信心。

  若菲从外地返港,文滔前往接机,若菲突然向文滔暗示怀有身孕,令文滔大感愕然。刚巧承坤又再致电求救,令文滔能借机离开。

  文滔经多番思量,终因若菲怀孕而答应与她结婚,若菲心中欣喜。若菲的美容中心被一女客人岑健萍投诉,接受彩光疗程后出现白蚀,要求赔偿,令若菲心烦。

  家信为求脱罪,竟然找一友人假扮证人,被思庭识破;他更被思庭责骂一番,心中更为不满。思庭为调查家信案件,连夜到案发地点,却被流氓骚扰扭伤脚部,幸被文滔发现,为思庭解围,但思庭对自己态度冷淡,令文滔心中难受。 文滔为求替承坤脱罪,竟要他假扮精神失常;承坤反对,二人因而发生冲突,文滔一怒而去,承坤转移要广德为他效力。开庭当日,广德没有依指示预备文案,加上控方证人孔亮仁竟然突然「失忆」,令文滔心中感到极度不安……

第4集 非法手段 胜之不武

  思庭表现出色,成功为家信洗脱罪名,令家信对他另眼相看。

  而承坤一案,最后也因为证人失忆而得到胜利,但文滔反而毫不高兴。及后,文滔终得知若菲怀孕一事全是误会,二人闹翻。

  岑健萍寻求法援,晓慧与她一同到若菲的公司,但反被若菲指她没有依指示长期暴晒才会出现白蚀。文滔认为思庭在法援署工作没有前途,所以找旧同学兼思庭上司杨拯,希望他可以代为处理,但反被杨拯指文滔在多管闲事。

  家信送建筑材料到医院,顺道探望在医工作的母亲,但无意中被他听到一名医生与护士的对话,得知二人明知病人违规进食,仍强行进行手术……

  警方得廉政公署之助,找出承坤收卖证人的证据,文滔再因此事而与承坤不和。

  健萍得知男友 Anthony 回港,原欲息事宁人,但晓慧突然带 Anthony 到美容院,竟因此揭发 Anthony 早已在外国结婚,健萍失落下割脉自杀……

第5集 福无重至 祸不单行

  承坤为求脱身,竟依广德之计嫁祸给文滔,文滔被警方传召问话,若菲连忙加以安慰,但文滔心烦意乱,毫不领情,令若菲下定决心要离开文滔。文滔与承坤合股在大陆的投资更被政府搁置,令文滔损失三千万,心情更加低落。

  文滔心知是承坤令他损失惨重,上门与他理论,二人一言不合,文滔更误将承坤的风水雀放走,二人正式决裂,晓慧七年来一直为杀人犯陈伟强寻找新线索翻案,刚巧他在狱中结识了一名犯人,他称窃匪「士巴拿」在犯案时,其实目击了当年凶案的情况。家信母亲周小娴不慎将他告知的秘密宣扬,因而突然被调职往偏远的疗养院工作,家信心中不忿。

  晓慧找家信帮忙到麻雀馆调查,可是「士把拿」他不愿合作,拔足而逃。 文滔与承坤决裂,令文滔生意一落千丈,故决定为故友伤人案辩护,但却因助手失误而败诉。文滔在酒吧卖醉,竟与一名洋人发生冲突……

第6集 伤人罪成 留有案底

  文滔被控伤害他人身体,最后被判留有案底,并要履行社会服务令。

  仁爱医院的医疗失误,令何咏莲的父亲变成植物人;她成功申请法援向医院提出起诉,但医院方面却以赔偿来平息事件。

  思庭得知男友正良被医疗失误事件困扰,往图书馆找有关案例资料,却遇上广德;他假意在思庭面前不断为文滔讲好话,博取好感。

  家信接何氏姊妹到医探望父亲,遇上正良,他得悉原来是年幼的咏心将食物带给病人,竟加以怒斥,咏心因自责而痛哭流泪,家信见状上前制止,更斥责正良不负责任。

  文滔自从与承坤决裂,便遭他封杀,所有富豪也将生意交给广德处理。

  文滔进行社会服务,本来非常抗拒,但得知思庭也参加义工服务,得见爱女令他变得积极。更有机会与思庭静心对话,可是思庭只视他为远亲,令文滔深感无奈。

  咏莲决定不接受医院赔偿,晓慧更在医疗录中找到有被涂改过的痕迹……

第7集 医疗失误 院方御责

  晓慧发现医疗报告曾被修改,法缓署便以这点向医院方面大兴问罪之师,但医院方面并未因此承认错误,正良亦因法缓署穷追猛打而心情烦闷。

  家信为怕事的妹妹家琪在便利店找到工作,家琪亦于工作中寻到自信。

  家信等人为查出医疗失误事件的真相,四出找寻唯一目击证人陈福水不果。

  文滔在履行社会服务令其间重遇偷他东西的青年,原来这人名叫曾展才,与文滔一样正接受社会服务令。展才再次戏弄文滔,二人发生争执,文滔扬言如晓慧不处理这事件,他将向有关方面投诉她们。文滔病倒在家中,幸得晓慧赶到将他送入医院,文滔为报答晓慧,决定再次原谅展才。

  家信在家人面前提起陈福水,始知原来他是忠义当年开玩具厂时的行家;忠义于是协助众人寻找,终成功找到陈福水,并说服他出庭作供。但原来陈福水曾患有精神分裂,在证上被广德多番追问之下,突然大失常性……

第8集 劣根难除 再度犯事

  陈福水突然失常,证供被全被推翻,直接令家信等人败诉。

  展才顽劣难驯,在街上遇上文滔,竟与损友将他捉走,弃于荒野,幸士巴拿追迹而至,将文滔救出,并送他回家,刚巧遇上晓慧,晓慧见到士巴拿如获至宝。

  晓慧虽然苦苦丧求,但士巴拿仍未改变主意为陈伟强翻案而出庭作供。

  广德早知正良与女护士 Amy 有染,故意相约思庭到酒店,让她捉奸在床。刚巧正良向 Amy 提出分手,二人争执间,正良道出医疗失误的事实,思庭决与正良分手。

  士巴拿因替儿子展才顶罪,被拘留在警署,文滔出面为他解围;士巴拿为修补父子间的关系,终决定答应出庭为陈伟翻案而作供。

  文滔向晓慧出计,利用舆论压力,加快翻案程序。又要晓慧着陈家强写公开信呼冤。惜伟强在信中提及文滔的名字,令传媒误会文滔便是为伟强翻案的人,令他被传媒追访,苦不堪言。晓慧将计就计,求文滔为伟强翻案。

第9集 遭受恐吓 决意反击

  文滔被众富豪当众取笑借伟强一案翻身,加上文滔又被神秘胡须大汉恐吓,反因此激起他为伟强翻案的决心。思庭接到 Amy 的电话,始知原来正良患上绝症,思庭向正良追问,正良道出自己患上末期鼻咽癌,能够治愈的机会只有三至四成。

  广德为亲近思庭,注册成为法援署律师,更联同思庭为一名少年张应礼伤人案辩护,所以二人到屋向少年了解案情,但苦主竟直认伤人,令二人大感奇怪。

  家信偶尔遇上恐吓文滔的胡须大汉;调查后发现此车属于富豪赵新贵旗下公司所有,加上当年命案死者谢茵彤亦是在赵新贵公司任职任秘书,文滔开始怀疑他与命案有关。文滔与晓慧假扮租楼,到当年命案现场调查,终找到为伟强洗脱罪名的重要证据。

  文滔在法庭上呈交死者谢茵彤的医疗报告,将先前警方推断的死亡时间完全推翻……

  广德为应礼辩护,但应礼突然在法庭上大失常性,更当众承认自己伤害男子郭启昌。对于他这种失常的举动,广德大感愕然。

第10集 挺身而出 父子和解

  广德成功向法庭申请延迟聆讯,更察觉应礼对一神秘女子非常留意,调查后发现此人竟是受害者郭启昌的同居女友司徒珊……

  士巴拿的证供虽被判方律司辩驳得不被接纳,但却因此修补与展才的关系。 文滔利用在凶案现场找到的有力时间证据,终令伟强沉冤得雪,更获当庭释放,而晓慧立即带他到医院探望卧病在床的孝娣,母子重逢,相拥而泣。伟强得到晓慧多年来的支持,对晓慧更心生倾慕,可惜晓慧未有接受,二人仍维持好友关系。

  家信偷听到胡须大汉要到文滔的律师楼,所以连忙致电文滔,可惜他正与晓慧及伟强在律师楼中,观看在茵彤家中找到的一盒录有赵新贵犯罪证据的影带……

  思庭无意间在漫画的故事中找到应礼犯案的真正目的,所以立剧通知广德,成功阻止应礼再次伤人,可是德广手部却因而被刀割伤。 文滔离开律师楼,遇上胡须大汉前来偷取资料,文滔惨被挟持……

第11集 飞车追截 险死还生

  胡须大汉授挟胁文滔,幸家信及时赶到,救走文滔,但二人被大汉飞车追截,终发生交通意外,文滔与家信因此而受伤,此事更惊动警方,间接把大汉吓退;而警方得到文滔手上的证据,亦开始对赵新贵展开调查。

  广德在法庭上成功为应礼求情,法官只轻判他履行社会服务令,令思庭大感安慰。

  家信的客贷车因救文滔而撞毁,令他失去生财工具,文滔打算赔偿十万元给家信,但家信却不肯接受,刚巧律师楼的杂役辞工,文滔便索性聘用家信在律师楼工作。

  文滔纳闷但无人抽空陪伴,原来文滔的师父罗道明刚巧从美国归来,相约众人进餐,唯独没有邀请文滔,文滔到前妻餐厅时发现此事,师徒碰面却不欢而散。

  翠竹不时秘密前往老人院探望老人,发现院方利用老人谋利。适逢文滔要将画像物归原主,翠竹便向文滔征询为院友追讨赔偿的方法。终令众人得到赔偿,更得知翠竹在背后为院友的付出,令本来误会翠竹的众人羞愧。

第12集 隐蔽青年 重投社会

  家信眼见思庭与广德关系亲密,心中难受,故到酒吧解闷,刚巧遇上有酒客调戏 Lily ,家信遂将一腔怒火发泄在酒客身上。

  晓勇的计算机出现问题,家人竟全无动于衷,他唯有踏出家门修理,家人高兴。

  晓勇购买新计算机后,在家琪工作的便利店买食物,遇上关淑芬即将临盘,二人唯有硬着头皮为她接生,淑芬最后也成功诞下婴儿;怎料淑芬竟然将婴儿拋弃在垃圾站内,警方根据线索将晓勇及家琪带返警署协助调查,令庄、林两家以为二人有染,发生误会。

  Rose 在网上认识一貌似杨拯的男子关颂荣,相约进膳,但他借了电话后便一去不返, Rose 自觉受骗。翌日,颂荣向 Rose 赔罪,他更声称一去不返,全因母亲急病入院。

  淑芬的案件被转介到法援署,初时文滔不肯接受这案件,但经不起道明的揶揄,竟决定为淑芬辩护。

  淑芬在街头晕倒,被文滔送入医院,但她竟偷偷将自己的婴儿抱走,并走上天台……

第13集 为顾亲情 法缓求情

  淑芬企图与婴儿轻生,淑芬在文滔开导后终打消念头,并决意要承担母亲的责任。而法援署亦极力游说律政署将对淑芬的控罪减轻。Rose 与颂荣到郊外拍照,颂荣向她借十万元应急, Rose 答允。

  晓勇自从为淑芬接生后,经常因梦到初生婴儿的模样而惊醒,于是往找家琪倾吐,及后他想到让晓勇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之下,看到婴儿现在的可爱模样,以解心中郁结。

  颂荣被控诈骗及迷奸,案件转介至法援署,令 Rose 非常难过,但事实上她是唯一的时间证人,可以证明颂荣没有迷奸受害人;当她见到颂荣已经结业的影楼及当中自己的照片时,便相信颂荣没有欺骗自己,所以决定出庭作供,为他洗脱罪名。

  文滔同情淑芬的遭遇,所以极力向检控官袁定方游说,更带他往观看淑芬的工作情况及学习照顾婴孩的过程,令对方软化,改控淑芬虐儿。最后淑芬虽被判履行二百四十小时社会服务令,使母子不致分离。

第14集 凤楼争执 另有内情

  文滔发现道明在凤楼与一名老妓女发生争执,道明更被推倒地上,文滔急忙上前参扶,但此情此景竟被一名路过的记者拍了下来……文滔将道明送往医院,但只向众人声称在街上碰到道明,没有将实情公开,道明心中暗自感激。

  若菲的美容公司有一名女职员因为经常迟到早退,工作又不尽责,她正想在试用期满前将她开除之时,她竟以「因工受伤」为理由要求赔偿,若菲忍无可忍下将她解雇,结果女职员卢小姐竟申请法援,向若菲的美容公司提出索偿。 思庭接手卢小姐的案件,发觉自称受害人的卢小姐似乎有意骗取工伤赔偿,后得家信暗中调查,终证实她假扮受伤。

  若菲与承坤正式结婚,宴请所有亲友,但唯独没有邀请文滔。文滔虽然心中感到不快,但也明白若菲的想法;晓慧见文滔一人纳闷,所以特意与他共进晚餐,二人言谈甚欢,彼此的认识亦因而加深。

第15集 一时疏忽 铸成大错

  文滔与道明在凤楼的照片被公开,导致道明与未婚妻 Eva 闹翻,亦因而揭发当年道明因为一时疏忽而延误申报上诉书,导致廖恺珠家破人亡的惨剧,而廖恺珠现在则因为被控「协同自杀」而被囚狱中待审。

  文滔为协助道明,往找晓慧到凤楼收集情报;却遇上高利贷上门追债,伟强及时赶到为晓慧及老妓女解围,老妓女阿琴因感得晓慧等帮助,将恺珠的事情和盘托出。

  赵新贵事件,令其公司的股价大跌,承坤亦不愿履行合约投资在新贵的地产项目,因而被公司的董事控告,广德竟想出毒计,插赃嫁祸予建筑商,令廉政公署查出短桩事件,而广德亦以此为理由,将之前的合约推翻,除令承坤不用付出任何金钱外,更有一笔可观的赔偿。

  道明因为恺珠的事而非常烦恼,向 Lorna 诉苦,被文滔听见,他于是主动提出协助道明先替恺珠办理保释,道明无奈答应。文滔费尽唇舌才说服恺珠接受保释,但当她知道文滔竟是道明徒弟时,非常激愤,更跑上天台之上,萌轻生之念……

第16集 承认过失 公开道歉

  道明苦劝恺珠无效,最后唯有答应她公开承认自己当年所犯下的错,终令恺珠回心转意,接受道明成为她的辩护律师。道明为恺珠翻案而日夜奔波。但在开庭之日,道明因过份劳累而导致心脏病发……

  伟强免费为晓慧父母做脚底按摩,令二人对他大大改观,更欲成他与晓慧为一对,令晓慧啼笑皆非,原来伟强一直也没有打消追求晓慧的念头,努力等待机会……

  文滔无意中发现当年道明撕下的一页法律书籍,想起当年跟随道明之时的种种事情,文滔终醒觉多年来也忘记了对师夫许下的承诺,没有尽自己的努力维护公义,为履行自己对道明许下的承诺,文滔决意尽全力为恺珠辩护,为她洗脱冤情。

  在法庭之上,文滔要恺珠将她一生的悲惨遭遇一一道出,令法庭中所有人也为之感动及同情,就连作为检控官的袁定方也不禁心软起来,令陪审团一致裁定恺珠误杀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而 Eva 亦被恺珠的事所感动,与道明重修旧好。

第17集 真心助人 获得回报

  文滔因替恺珠洗脱罪名后,迅即成为全城景仰的偶像,更被冠以「非常大状」的称号。虽然文滔自觉没有改变,但晓慧却认为文滔已经脱胎换骨,就连思庭亦对父亲完全改观,与他重拾父女情,令文滔感动落泪。

  晓慧带伟强到翠竹家中为众老人家按摩,遇上一女子因癫症发作晕倒,二人送她入院;令晓慧得知好姐的医生在没有先前通知,处方有副作用的药物给她,于是向文滔求助,文滔激于义愤,一口答应。在法庭之上,文滔略施小计,成功胜出官司。

  自从广德成功升为资深大律师之后,更加得到承坤重用,更带他到夜总会寻欢,广德虽够定力,不致与舞小姐发生关系,但却被舞姐将软性毒品放入口袋中……

  广德醉酒驾驶,险些发生意外,刚巧家信经过,于是充当司机送他回家。中途却遇上警方设置的路障,而广德身上的毒品更不慎掉在地上;当家信拾起毒品之际,被警方发现。事后广德更以思庭为理由,要求家信为他顶罪……

第18集 为保爱人 义无反顾

  家信苦思一夜,终于决定向警方自首,但回到家中却对此事绝口不提。

  家琪与华侨签订合约,令忠义可以再展拳脚,家人也为此高兴。

  文滔无意中听到家信与广德的对话,即向家信追问,但家信却不愿透露事件。

  孝娣因恐怕伟强再与损友为伍,于是往找晓慧求助;晓慧发现伟强在夜总会当泊车,细问下,伟强承认想赚多些金钱,开设自己的脚底按摩店,但原来他真正的目的,却是希望有自己的事业,令晓慧得到幸福,晓慧虽然觉得感动,但未有因此而接受伟强。

  广德与思庭订婚当日,舞女再次致电广德,被文滔发现,文滔厉言斥责广德要家信顶罪,不过,当赶到法院之时,家信已经向法官承认藏毒,被判罚款及留下案底。

  与家琪签约的华侨遇到车祸身亡,令忠义的激至心脏病发。小娴在医院遇上当年欺骗忠义的关炳忠,他被妻子骗取所有财产之余,现在更病入膏肓;他在临终前告忠义知当年「友孚财务」拍卖忠义工厂大厦之时曾使诈,要忠义追讨损失……

第19集 疑点骤现 心生疑窦

  承坤因正与韩国企业洽谈一重大交易,不欲旗下的友孚财务出现问题,所以便派人游说忠义的旧工友,以三千万作赔偿,希望可庭外和解。

  思庭发现广德与忠义的工友有电话往来,开始对他产生怀疑。

  工友本来已经被三千万吸引,但当家信在众人面前展示当年的铁皮玩具,不禁令众人想起以往同甘共苦的日子,终达成一致意见,继续向友孚财务追讨当年拍卖工厦的欠款。

  在法庭上,广德利用案件已过有效追溯期为由,终止聆讯不果,令承坤非常不安。高氏兄弟在收拾先父遗物时,找到一分当年文滔参与事件的证据,承坤以此要挟文滔放弃为忠义等人打官司,文滔唯有就范;最后思庭自愿放弃法援署的工作,接手忠义等人的案件。

  思庭发现广德趁她不在家中时偷看上庭的数据,加上之前已经懹疑家信为他顶罪,思庭一怒之下向广德提出分手!若菲见承坤因友孚的案件而烦恼不堪,所以私下找文滔商讨,但文滔驾车送她回家时被神秘车辆撞击,二人重伤入院……

第20集 害人害己 儿子不保(大结局)

  承坤派人对付文滔,但却连累若菲受伤送院。文滔多处骨折,要留医数月才可完全康复;而若菲亦因车祸而失去腹中骨肉,承坤因而大为震怒,将责任归咎若菲。

  思庭提出将聆讯延期,但法官权衡轻重,决定只能延期十日。

  晓慧探望文滔,发现一名可疑男子,怀疑他是承坤派来的杀手,所以带同文滔逃至一储物室。家信与伟强回律司楼时,发现有人纵火;凶徒逃脱,而律师楼亦被焚毁。

  律师楼被毁,文滔怒不可竭,决定出庭作供,指证承坤罪行。初时文滔只打算只作文件作供,但最后宁愿负伤,也要到法庭亲自作供,更不顾自己的前途将当年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最终令忠义等人得到应得的赔偿,承坤更因为纵火及企图杀伤人而被警方拘捕。

  思庭被广德出卖后,决定到英国散心,刚巧家信要到英国洽谈玩具生意,二人于是一同前往英国;文滔经伟强解释,加上回想过往自己与晓慧所经历的一切,终明白心中所爱是谁,决意展开新的生活……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