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鸡贩威(夏雨)与美国华侨杰(刘丹)为同父异母兄弟,威自小被父抛弃,因此仇视回港发展和杰。由于其父留下一座复式单位,杰与妻子伦(共凯欣)、威与妻子妖(卢宛茵),长子发(周星驰)、幼子骞(李家声)被逼同住一屋,发生了不少趣事。

  威与杰势成水火,但他俩的至亲却发展出密切关系“妖与妖一见如故,成为闰中好友;伦的生意伙伴娴(陈嘉仪)竟是杰的情妇;骞恋上了杰的私生女,即其堂妹薏(罗明珠),关系错综复杂,最终如何解决?后威与杰因遗产问题而对簿公堂,不欢而散。直至威发觉杰被骗,两人的关系才有所突破……

分集剧情:
第1集 

  仁威为小娇之婀娜美态而神魂颠倒,亲自送鸡至其家,见到她因投资股票失败,在家内哭哭啼啼,遂好言相劝。二人一拍即合,迅速宣布婚讯。钰骞见其父早年丧妻,父兼母职多年,未暇为自己打算,眼见他找得如花美眷,虽为他高兴,但要在家内诸多避忌,大感烦厌。家发为姑婆排队买大戏票时,与初一发生争执。其后更在投注站落马缆时,忙乱中与初一调乱彩票,果然中了头马,遂向初一取回彩票,怎料初一坚拒交出,二人大打出手,顿成欢喜家。家发见小娇在仁威面前,刻意奉承妹姐,开始对好之过于圆滑手段大为反感,形成彼此口和心不和。仁威带小娇购结婚戒指时,小娇独喜欢一名贵钻戒,故意假装戴上后不能除出,仁威无奈,照价买下。

第2集

  钰骞中六毕业后,投考港大落败,决投身社会工作,在百货公司内充任日用品推销员,因他自幼羞怯怕事,期间闹出不少笑话。钰骞初中时认识朱巧莹,已被认定为理想对象,对他照顾入微。钰骞一向不主动抗拒,形成巧莹如胶般跟随钰骞脱身。小娇睹状,不时施计替钰骞脱身,甚得他信任。仁威看锺直到其家修理电线,将屋内电源截断。小娇在房内被吵醒,出听查个究竟。锺直向鄞文梗直,见到小娇身穿睡袍四处走,大表尴尬,方寸大乱。小娇侧闻锺直多年来为供养在外国生活的妹妹锺好娴母女,宁自节妄缩食,对他大表仰慕。刚巧锺娴回港在即,锺直忙于找寻新居,小娇义不容辞替他四处寻觅。小娇疯狂购物回家,乘的士到楼下时,发现不够钱支付车资,竟欲以货物抵款,幸锺娴经过,替她解围。

第3集

  家发投注一场马,以为稳操胜券,怎料开赛时被七嫂的内裤当头掉正。家发以为初一存心靠害,立上其家理论,令场面尴尬不堪。钰骞偶然间替父顶档时,刚巧锺薏到其档口买鸡,钰骞被其美貌深深吸引,当堂目定口呆。其后他发现她原来为锺直之妹,找尽机会与她接近。巧莹见钰骞对自己日渐冷淡,故意讹称另被追求,以图激发钰骞,可惜他毫不动容。其后她更暗示应着手安排婚事,钰骞诈作懵然不知,令好大感不满。钰骞首次约会锺薏,但她声言到时会多带一朋友赴会,钰骞不以为意。怎料到赴会时,发现该人为锺薏青梅竹马的男友,彼此状甚亲热,令钰骞甚觉无瘾。家发见小娇终日无所事事,并未仕力料理家务,令家中乱七八糟,遂向仁威及妹姐告状。但小娇喜于随机应变,当妹姐回家时,立将垃圾摔入底,令家发哑口无言。

第4集

  小娇与锺娴出街购物时,被一道友打劫,幸一大只佬途经制服,一起到警署报案。怎料小娇突然对该道友产生怜悯之心,将证供全改,令道友无罪被释,锺娴大感莫明其妙。仁威自婚后,终日精神不济。家发以为小娇生性淫荡,致仁威灯枯油尽,原来小娇知道其夫深懂「斜钉」此玩意,夜夜要他共玩通宵,令亚子啼笑皆非。街市举行清洁大赛,由侯会长主持评选,小娇在决定性关头,向侯会出大抛媚眼,轻易替仁威赢得冠军。仁威见巧莹不失为一个纯真有礼的好女子,不值钰骞对她冷淡态度,责备钰骞一顿。小娇理直气壮声言感情不能勉强,劝钰骞应顺其自然,令仁威无词反驳。锺娴在街上再被抢劫,幸Ellen途经,见义勇为退贼。二人话甚投契,迅成好友。

第5集

  仁威获悉其父重病,欲与长子仁杰回港共聚,令仁威当场激起无名火。原来仁威非正室所出,自小其父便发妻与仁杰移民美国,遗下仁威母子在新界一祖居内。威父在美经营冻肉生意,事业有成,可惜杰母暗阻止其夫接济仁威。仁威只好自力更生,终开设一鸡栏,生活总算安稳。仁威明白始终是骨肉亲情,暗地为父预备好舒适的环景与美味菜式,以迎接大半生未逢面的老父。妹姐眼见邓氏终能一家团聚,顿老怀安慰。仁威机场接机,发现仁杰竟抱着老父的骨灰回港,并受命在港发展冻肉生意,接收故居长住,令仁威仿如晴天霹雳。

第6集

  仁杰捧着其父骨灰来港,以为可让他与威母合葬。怎料仁威误会他多年来存心霸占父亲,甚至连老父病危,也竟阻延行程,以阻止仁威在其父遗产中得到好处,令兄弟间感情起隔膜。仁威的住居面临迁拆,逼着与仁杰夫妇入住父亲遗下两层相连的旧居。小娇以为着数,抢着拣上面一层,怎料上手业主已将两层改为复式,迫于借用仁杰的厨房与厕所,Ellen毫不介意。锺直受仁威所托,到其新居研究装修问题,因而仁杰撞面,彼此尴尬不堪。仁杰鬼鬼祟祟叮嘱锺直万勿泄露秘密,不料被小娇看到。原来锺娴自小与锺直相依为命,早年被他送往外国读书。毕业后在一百货公司任化妆小姐,与仁杰相识,仁杰向她展开追求。

第7集

  当年锺娴有一亲密男友,二人发生关系,但其男友不幸在一交通意外身亡,留下遗腹子。锺直不忍其妹孤苦无依,将计就计使仁杰以为自己为经手人,使其生活有所依。仁杰一直安排Ellen与锺娴住在不同省内,尽享齐人之福,而Ellen却被蒙在鼓里。多年来锺娴一直内疚不堪,其后不想仁杰为她离婚,黯然与锺薏回港,竟阴差阳错下与Ellen结识,彼此成为好友。小娇眼见仁杰与锺直神情暧昧,以为二人同性恋,立向家人宣扬。钰骞暗中跟踪二人至娴家,锺直讹称仁杰与锺娴亡夫为好友,始将钰骞误会平息。小娇不甘终日闷在家里,适逢一友人欲出让其美容院,欲与锺娴、Ellen合股经营,三人一说即合。锺娴招呼仁杰到家中吃饭,怎料Ellen临时撞至,锺娴着锺直立刻通知仁杰,才免于泄露秘密,锺薏不忍锺娴再受感情折磨,几乎向Ellen坦言真相,被锺直兄妹阻止。

第8集

  锺娴发现Ellen为仁杰的发妻后,逃避与她来往,欲退出合股美容院,但感小娇与Ellen盛情难却,无奈答奈合作。巧莹日渐受到钰骞冷落,欲乘几分酒意,与他发生关系,可惜钰骞无动于中,令巧莹大为气结。仁杰知道Ellen约锺薏到离岛旅行,因受其不扬之貌影响,以为Sandy对锺薏有不轨之心,遂着钰骞死跟着锺薏,以防Sandy有机可乘侵犯她,促成钰骞与锺薏感情更进一步。仁杰的冻肉新店开张之日,仁威故意以标榜「生猛鲜鸡」的花蓝祝贺,仁杰一笑置之。锺娴因开设美容院之事,与Ellen相处机会渐多,发觉她不失为一个大情大性而无机心的女性,但自觉背暮好强占其夫,内心内疚难过不堪。另一方面,仁杰万料不到生命中至爱的两个女人,竟同时同地出现,令他应接不暇,再加上Ellen与锺娴接触机会比自己更多,终日恐怕会被Ellen识穿,令神经大表紧张。

第9集

  七婶感到初一已届适婚之年,但仍未见她感情有托,遂替她问卜,果然今年姻缘将至,遂积极替她安排相亲。被家发无意中听到,将此作为笑柄。巧莹觉悟到自己对感情过于急进,吓怕了钰骞,向他表示鐱歉意,反令钰骞刻意逃避。钰骞对锺薏情深一片,却始终未敢示爱,再加上锺薏与Sandy在同一公司工作,彼此接触机会较多,令钰骞大表失落。大婶安排初一相亲几次,都未能物色理懋对象,归咎初一过于粗鲁,遂刻意替她打扮一番,并着她在陌生人面前收敛一下。家发与虾头获悉初一到酒楼相亲,故意跟着去,在旁边一唱一和讽刺初一。初一忍无可忍下故态复萌,因而错失大好机会。

第10集

  巧莹参加一旧同学聚会,刻意打扮吸引异性,以图刺激钰骞,但钰骞不为所动。巧莹失意之余,独自离去,遇上数名臭飞,被其调戏一番,幸钰骞及时制止,二人顿和好如初。钰骞恐被家人知道自己失业,每日如常时间外出,宁在街上百无聊赖找寻工作,被巧莹无意中撞见,答应替他保守秘密。家发与初一不约而同参加一粤剧兴趣班,常被导师抽作对手练习,彼此藉此戏弄对方。锺娴感到终日周旋在Ellen与仁杰间,苦恼非常,向仁杰提出欲离港一段时间,藉此放开心情。怎料仁杰表现毫不在乎,令她顿感心酸。锺薏不甘其母受委屈,向仁杰解释,令仁杰恍然大悟。

第11集

  仁杰发现钰骞向其冻肉公司求职,亦察觉到他为一勤奋有为的青年,立委以重任,刻意提拔他。钰骞欣然答应,但恐怕触怒仁威,惟瞒着众人为仁杰工作。仁杰接受锺薏劝告,决不负锺娴之情,在锺娴出发当日,突宣布与她同行,令她喜出望外。小娇自经营美容院后,终日在太太团中打转,闲时互相吹嘘,因缺乏旅游见闻而自卑,要仁威带她出国游埠。仁威极力主张到其外家泰国游埠,小娇恐被拆穿身世,当场矢口再提旅行之事。妹姐替钰骞洗衫时,无意中发现他的名片,始揭发他在仁杰冻肉公司做事。其后她为息事宁人,答允不让仁威知道。

第12集

  妹姐在家与众姊妹开义会,刚巧小娇回来,被一姊妹认为以前曾打过住家工。小娇恐再节外生枝,惟低头侧身而去。锺薏自母亲远行,与Ellen接触机会渐多,感受到其温馨甜蜜之意,顿感怀身世,欲借酒浇愁,刚巧遇上钰骞,二人加深了解,但当想起钰骞为自己的堂兄时,内心矛盾万分。大娇与初一自泰国旅游归来,在邓家大谈经历,要小娇发表意见。小娇无词以对,尴尬不堪,令仁威大起疑心。家发无意中撞见小娇与一陌生男子在街上拉拉扯扯,立告知仁威。仁威被其一言惊醒,发现小娇近日不断向他索取巨款,妁为她接济「小白脸」,与家发暗中跟踪她,因而揭发小娇身世真相。

第13集

  原来小娇为一舞女私生女,三岁时其母因性病而死,乃其兄小川一手带大,可惜小川染有毒癖,曾因多次犯事而被判入狱,小娇迫于作女佣谋生。众人获悉其悲惨遭遇后,均洒下同情之泪。仁威终体谅小娇苦衷,安排小川住在旧居,并打本给他做生意,以图令他改过自新。怎料小川死性不改,将本钱拿作赌本,令小娇大为震怒,严斥他一顿,令小川大感惭愧,洗心革面经营一粥档。钰骞为摆脱巧莹,以便与锺薏见面,故意安排巧莹到夜校上课,令她无暇监视,巧莹果然言听计从。仁杰与锺娴自日本归来,锺薏往接机,被钰骞无意中撞见,内心暗感事有跷蹊,欲向锺薏试探,不果。锺薏奉命拿手信到威家,发现巧莹以钰骞亲密女友自居,受到邓家各人的赞许,令她不自禁起嫉妒之心,逐渐疏远钰骞,令他莫明其妙。

第14集

  钰骞受公司重用,获升职加薪,与同事吃饭庆祝,刚巧巧莹来电约他,钰骞借故推辞。其后巧莹发现钰骞欺骗自己,在邓家大嘈大吵,无意中揭露钰骞在仁杰的冻肉公司工作,被仁威听到,大为震怒。仁威本来大力反对钰骞继续在冻肉公司工作,但见爱子事业初成,加上仁杰悉心栽培,令他改变初衷。锺薏生日当天,仁杰托钰骞送一金炼予她作礼物,怎料巧莹以为钰骞打算送给她,其后眼见锺薏戴上,各钰骞大呷干醋。巧莹见钰骞移情别恋,终日郁郁寡欢,其好友肥妹替她明查暗访,到锺薏工作的时装店试探她。巧莹眼见锺薏与Sandy状甚亲热,立对锺薏戒心顿失。家发自与初一在粤剧班相处日久后,彼此渐觉志趣相投,感情油然而生,渐由家变为好友。

第15集

  巧莹获悉Ellen急聘助手,立瞒着钰骞往应征,以图监视锺薏的私生活,果被录用,更乘机在锺薏面前显示与钰骞恩爱之处,令锺薏不是味儿。锺娴周旋在仁杰与Ellen间,终日提心吊胆,精神大受痛苦,仁杰睹状大表同情,欲与她到离岛轻松一顿,刚巧Ellen生病,锺娴不忍仁杰抛下Ellen在家而风花雪月,着仁杰回家陪Ellen,内心倍感凄凉。钰骞相约锺薏,巧莹故意跟随,并暗中各钰骞表示,Sandy已与锺薏在热恋中,令钰骞大表失望。巧莹为令钰骞对锺薏死心,与Sandy连手离间二人,并彼此取悦自己的心上人,令笑话百出。锺娴厌倦香港的生活,更不忍好友Ellen为自己而定庭破裂,决只身回美国散心,追寻逍遥自在的生活。仁杰闻讯大表难过。

第16集

  爱伦见锺薏独自闷在家内,特约她与仁杰晚饭,令场面尴尬不堪。锺薏眼见爱伦对仁杰百般殷勤服侍,内心更觉难受。仁杰与友人投资地产生意,于新界觅得一块空地,欲发展为高级住宅区,刚巧其中一处属咸田的遗产,仁杰向仁威解释此地已升价百倍,好好劝他卖之图利,可惜仁威拗气不卖,兄弟间再发生意见。小娇发现家发与初一间情根暗种,奈于二人自尊心重,未肯向对方提出约会,遂主动安排家人往新界烧烤,制造机会二人亲近。家发受小娇鼓励,向初一大献殷勤,弄巧反拙,令他大感为难。

第17集

  仁杰在家人面前,乘机再劝仁威出让祖地。仁威坚持不肯,反以为仁杰存心夺家产,对他再起愤恨。仁威见到仁杰与锺娴态度不寻常,当众揭露二人暧昧关系。钰骞为顾存锺薏声名,以仁杰与锺娴的亲密关系替锺薏辩护,令众人大表惊愕。众人恐Ellen受刺激,合力隐瞒事实。家发自得家人撮合,对初一渐产信心,主动向好提出约会,果获答应。初一还一改以往粗鲁形象,刻意打扮赴约,令家发大为兴奋。锺薏病在家中,巧莹刻意安排钰骞与Sandy同时往探病,令钰骞不是味儿。

第18集

  仁威见老友徐少东对锺娴有意,安排二人参加船河,以做媒为实。仁杰获悉后醋意大生,大事质问锺娴,二人大闹一场。仁杰苦劝仁威无效,欲以高价引他卖地,仁威坚拒所求。爱伦不值仁威意气用事,亲自游说他,再惹起仁威忿怒,一时冲动爆出仁杰与锺娴的私情,令爱伦仿如晴天霹雳。爱伦回家后,向仁杰大发雌威,要仁杰和盘托出真相。仁杰虽然坦承一切,仁仍未得其妻谅解。小娇不满意仁威为向仁杰报复而刺激爱伦,决冷落他以示抗议。仁威虽然后恢自己处事过于冲动,但亦无法挽回。锺娴知道爱伦发现她与仁杰的事后,苦苦哀求爱伦原谅,但爱伦已受创极深,还向她大发雷霆,令锺娴更为难受。

第19集

  钰骞终于不能忍受巧莹的死缠烂打,向她决绝地拒绝爱意,并表示会专意追求锺薏。巧莹听闻大表伤心,但仍声言对钰骞决不死心。锺薏饱受家庭与感情的困扰,情绪大表失落,与钰骞在的士高内借酒浇愁,二人意乱情迷下共度一宵,钰骞答允锺薏保守秘密。钰骞向锺薏讹称二人已发生关系,藉此向她求婚。锺薏自知与钰骞为堂兄妹的关系,拒绝婚事,并表示对钰骞绝无感情,令钰骞大失所望。爱伦经历感情剧变后,对婚姻信心大失,决与仁杰提出分居,并只身回美国定居,仁杰苦苦哀求无效。

第20集(大结局)

  锺娴空虚寂寞之时,受到少东体贴关怀,使她芳心大动,决跟随他到美国定居,令家人大表欣然。仁杰不慎被卷入一商业行骗案内,被带返警署问话,含冤莫白,却无诉苦对象,内心甚为孤寂。锺薏以为钰骞向巧莹泄露二人乱伦关系,一时悲忿中来,竟萌轻生之念。锺直临急爆出锺薏非仁杰亲生女,令仁杰大受刺激,但钰、薏二人却喜出望外。巧莹见拆散锺薏与钰骞无望,开始对Sandy产生好感,主动接近他,彼此产生新感情。究竟钰骞与锺薏能否有情人终成眷属?初一与家发能否发展下去?仁杰与爱伦能否和好如初?仁杰、仁威兄弟会否和平共处呢?请留意本剧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