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锺国宝生性古惑懒散,与勤力笨拙的袁德禄一起在电台工作,做的是报告交通消息的二打六,地位虽是低微,倒也消遥快活。电台收听率日低,名缓才女上官明莉被邀加盟,主持清谈节目,开咪当日,明莉误听国宝和德禄所报的交通消息,连番撞板,丑态尽露,自此对二人自然恨之入骨。锺国宝和袁德禄以为必炒无疑,怎料反成为上官明莉之节目监制,原来上官明莉故意留下两人,好作长期磨折,且要二人同做一份监制工作,一份人工两份分,等同减薪,国宝和德禄从此求生不得,求死更是不能!

  为求有出头之日,国宝和德禄一方面力抗上官明莉的百般磨折,另方面又互相整古,期望对方被炒,则自己可独占监制之职,于是,一个「奇怪三人组」从此出现播音界;光怪陆离的社会现像变成节目内三人的暗箭名枪,人性笑料源源不绝!上官明莉终日有心为难二人,责令国宝和德禄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两人被迫合租电台附近一单位,邻居之中,有一大陆女中医名叫打比阿银,热情可亲,引得两人心猿意马,两人各出其谋之际,赫然发现打比阿银竟是国宝的养女!

  另一方面,上官明莉年青时的两段婚姻,不单带来丰厚的赡养费,更带来两个前夫妻子所生的哎女儿--女西医司徒雅颂和女律师欧阳晴,虽只是名义上的母女,上官明莉却常利用这些特殊关系,大捡好处。而国宝和德禄发现明莉有两个如此高贵漂亮的女儿,双双视为心中女神,两人明知若被上官明莉知道必死无疑,但仍暗中追求,又惊又怕,又惊又腾,引发笑料无限!

分集剧情:
第一集孖宝胡扯害苦明莉

  「交通孖宝」国宝与德禄在电台报告交通消息,国宝批评爱架开篷车的人,通常都会犯很多毛病。首天往电台上班的明莉正是架开蓬车,亦犯了国宝所说的交通条例而被抄牌。明莉亦因警员认不出她的身分证上的相片而大发雷霆。

  家明为迎接明莉,嘱德禄与国宝请如龙的一组同事搬往另一播音室,如龙等不肯合作,国宝用「渣招」令如龙等自动搬离。孖宝为取得大房做节目得意忘形,没有把交通消息数据带在身,惟有胡乱报道。那知明莉依足孖宝的指示,结果车子驶进一交通挤塞的街道。

  剑兰知道如龙被逼迁,向家明大兴问罪之师,当知道播音室是让给明莉,更是怒上心头,大数家明多年前往事。交通资料混乱中失去,孖宝惟有继续胡扯。明莉又按指示行车,却与一辆货车相撞,大量蔬果倒向明莉脸上。明莉迟到,家明要孖宝代替做节目。明莉匆忙下车,留下证件套,司机将之交给电台。孖宝苦无话题立即以证件套为题材,大弹证件的主人。为了躲避记者后门而入的明莉,惊见证件竟被孖宝作为话柄。

第二集明莉誓要报被辱之仇

  孖宝将明莉真姓名、年龄及用冒牌货的秘密公开,令明莉无地自容,向家明投诉,更将失场责任归咎孖宝乱报道交通消息。明莉不肯「开咪」,家明要孖宝负全责。孖宝虽向剑兰求救,但当家明痛陈失去明莉对电台的损失后,剑兰即改口痛骂孖宝,孖宝为前途担忧。

  明莉回家梳洗,原来她一生最厌恶蕃茄,故对令她遇到是次意外的孖宝恨之入骨。剑兰代明莉做节目,剑兰欲藉此机会争取听众不断自吹自擂,被听众致电责她已过时,明莉亦致电责剑兰没有资格当名媛,二人在空气中唇枪舌剑。

  明莉决定回电台「开咪」,并租了一架名贵开篷车代步。司机送车至明莉家,巧遇奉家明之命前来接明莉的孖宝,司机将车匙交给孖宝。明莉以为该车是孖宝所租,刻意把车子开得横冲直撞,令孖宝有所损失。当知道车子原是她所租赁时,明莉激动的撞向一菜车,终令自己又被蕃茄弄得一脸污糟。明莉誓要向孖宝复仇。孖宝以为必炒无疑,谁知明莉要二人助她做节目。明莉发觉二人对香水敏感,立刻有所计划。

第三集明莉令孖宝明争暗斗

  孖宝各自对香水有敏感反应,明莉知道后便狂喷香水。茜荍指各人都会对某些东西敏感。明莉开咪,收听率即飙升,家明大喜,明莉自负的指其地位非一般婆可代替,更要求增设监制一职,令她可专心做「开咪」的工作。

  咏心替孖宝收风,令孖宝以为必炒无疑,怎知明莉召见孖宝,是与二人分享撞蕃茄的感受及侮辱,明莉又感谢孖宝挑起她痛苦的斗志,邀孖宝一起做节目,但却声明只能从二人中升一人为监制,令孖宝顿生芥蒂。明莉约国宝到高级餐厅,并嘱国宝保守秘密。国宝因衣普通被餐厅员工拒绝内进。明莉暗示国宝样貌虽是天生,外表却可改变,这才可以配得上她。

  国宝改变外形穿西装及高跟鞋,各同事为之哗然。明莉赞国宝有改善,国宝飘飘然,德禄则感没趣。剑兰逼家明向明莉暗示要升自己人,被明莉晓以大义。家明用明莉的论调教训剑兰,剑兰决定助德禄改变形象。德禄的造型为各同事称赞,明莉初步奸计得逞,又用香水能拉近距离暗示孖宝。孖宝竟各自回家尝试接受香水的实验。

第四集明莉要求孖宝随传随到

  明莉在其节目中,用香水的级数比喻人也有高低级之分,高级的香水适合用在她身上,令她快乐。孖宝争着做高级的人,以讨好明莉。明莉要求孖宝24小时随传随到,孖宝无奈答应。

  夜阑人静,明莉一觉醒来,以自己突有灵感,急召孖宝五分钟后回电台开会,住在米埔的德禄,只好破费向一小童买滑板车代步,可惜技术不好,发生意外。住在屯门的国宝,则不慎上了新界的士。孖宝不能在限定时间回到电台,明莉即用灵感已闪走的理由解散会议,更指那五分钟是孖宝升监制的最大障碍。

  德禄欲在电台附近租屋居住,剑兰即慷慨地叫德禄入住其家。其实剑兰是想从德禄身上找便宜,并立即德禄与她到超级市场购物,借故要德禄付款。原来剑兰让德禄住的地方,是由柜子改装,又窄又焗。

  国宝则选择留在电台过夜,与保安员赌钱消遣,可惜逢赌必输。深夜彼德播放鬼故事,国宝愈听愈怕,德禄则吓至将唯一找到的即食面也打翻。翌日孖宝没精打采地上班,被明莉痛骂。

第五集国宝德禄齐齐升监制

  剑兰约德禄放工后同往购大闸蟹,德禄醒目的推辞,不用再破财。国宝与德禄分别往地产公司找租盘,国宝不慎头撞灯柱,竟意外地发现招租广告,大叫「发达」。刚巧德禄亦看到同一招租启示,亦预备按址查看。

  国宝先到达这又残又旧的住所,遇相士鑫淼,亦即包租公,国宝边看屋,鑫淼边推介屋子风水,又向国宝赠言,批中国宝被女上司制,正宜入住这水头充足的屋子。国宝大为心动,鑫淼索租六千元,国宝犹豫。德禄也按址而至,鑫淼又用同一番道理吸引德禄,德禄心动,国宝立即抢付租。二人又为争租一屋角力,可是二人都只能付一半租金,鑫淼指三日后屋子租给先交余数者。

  明莉急召二人,以为又有机会责备二人,却见二人竟准时回到电台,明莉只好推说急召的目的,是看看二人是否准时。电台同事为谁升监制下注。结果孖宝同时升任监制,二人欢喜若狂,宴请同事庆祝。明莉负责点菜,全是贵价菜式,孖宝以为升职加薪,亦不以为然。可是,当二人接到通知信时,顿感愕然。

第六集国宝德禄同租一屋

  国宝德禄同时要求鑫淼退订,各持大条道理鑫淼将屋子租给对方,鑫淼坚持不肯。孖宝见无计可施,又互不相让要租住这屋。明莉再急召二人,二人准时到达,明莉只好乱找借口,二人不敢有半点不满。

  孖宝决定合租一屋。国宝小人之心,列出一大堆条件,又划清界线,要德禄遵守。可是当看到德禄搬来各式家具及电器,即又妒又恨。晚上二人看恐怖片,吓得关电视不敢留在房内。此时却传来阵阵怪声,原来是鑫淼在隔壁屋子开坛作法。鑫淼更恫吓二人勿乱动蜥蜴飞蛾,勿断米路,因为他招了很多「朋友」回来。吓得二人飞奔回家,最后二人同在厅上的沙发睡了一夜。

  德禄责国宝弄污厕所,不讲生,又在自己身上找数。国宝建议二人回复昔日交通孖宝的感情及关系,互相照应,不再分清你我。德禄则要求以后屋内各开销包括伙食费二人平分,国宝爽快答应,可是,当国宝发觉德禄食量及进食速度惊人时,心中叫「笨」,最后为怕蚀底,抢吃排骨时差点儿「啃死」。

第七集明莉信口雌黄惹麻烦

  家明宣布全线电台的收听率自明莉加入后即上升,明莉责其它节目把其节目的收听率拉低,必须改革,并建议请名人明星做嘉宾。茜荍及绮红积极提议人选,被明莉窒那些人已入博物馆,最后通过请当时得令的柠檬做嘉宾。众为如何联络柠檬苦恼,明莉即表示可把柠檬请来。

  明莉其实并不认识柠檬,正为此大伤脑筋。彼德赞明莉品味好,而且似曾相识,明莉顿感烦上加烦,似有难言之隐。电台各人特别是剑兰,都不信明莉能请得柠檬做嘉宾,明莉刻意在孖宝面前扮与柠檬通电话,更着二人要低调处理访问之事,但孖宝经不起众人询问,将明莉乃柠檬契姐一事宣扬,明莉为免丢脸,决继续说谎。

  电台各人为柠檬到访雀跃不已,纷纷作好拍照索签名的准备。电台外大群歌迷守候,明莉命孖宝负责驱散歌迷。节目时间已到,明莉决定先发制人,在节目中责柠檬不守信用,引来柠檬歌迷致电与明莉对骂,电台外歌迷的苦候没有结果,群情汹涌,负责控制歌迷的孖宝首当其冲,而明莉的下场亦与孖宝一样……

第八集孖宝贴身保护明莉

  明莉「被袭」,边清理边骂歌迷。彼得殷勤递上靓纸巾,并劝明莉应体谅歌迷对偶像的爱,不应再闹歌迷。彼德又细说自己与歌迷的关系,当他想向众人展示歌迷送的一份礼物,竟发觉明莉把它用来抹脸,弄得一团糟,彼德伤心不已。孖宝安慰彼德,明莉听到彼德说能牢记每个歌迷的样貌及所送的礼物,明莉即心中打了一寒噤。

  明莉列出大条道理,要家明请保镳保护她,家明惟有派保安吴起劲负责。明莉嫌起劲阻手阻脚,命起劲跟在她身后,起劲鬼鬼祟祟的,最后反被警察误会是贼匪。明莉又被掟蛋糕,家明只好派孖宝充当保镳。孖宝黑西装黑眼镜,所有装备均是自费,德禄大叹不值。明莉要孖宝坐的士跟在其车后贴身保护,卒因一场误会,令孖宝无故破财。孖宝晚上仍要在明莉住所下当值,二人饥寒交逼,国宝想到一既可解寒、解饥,亦可解困的方法,二人沾沾自喜之际,却被大厦护着投诉。明莉认为不能坐以待毙,决公然挑战掟蛋糕者,并要国宝乔装自己,最后真凶捉到了,可是,明莉仍难逃被掟蛋糕的命运。

第九集彼德的「贴身礼物」

  电台各同事向孖宝追问如何捉到掟蛋糕的真凶过程,孖宝即重演明莉被掟蛋糕详情,听得众人捧腹大笑。明莉刚巧听到一切,孖宝知道,虽然立即改台词及幸灾乐祸心态,在同事前大赞明莉反应敏捷,仍难逃被明莉责备一顿。孖宝一唱一和,向明莉报告掟蛋糕的人乃精神病患者,而明莉节目的收听率在青山区最高,来解释明莉屡次被掟蛋糕原因,把明莉气得跳。

  如龙自命是「千禧小食店主角」,要求更改剧本,被绮红投诉他霸剧本讲。原来如龙有一女拥趸,常送靓汤到电台给他。在孖宝怂恿下,如龙当面向女拥趸道谢。如龙的尊容令女拥趸大失所望,更责如龙是「猥锁佬」,他的下场更是…

  明莉又在节目中批评fans无知幼稚,彼德责孖宝做监制失败,竟让明莉踩fans。彼德再劝明莉不应对fans存偏见,且应念及自己年轻时也做fans,明莉即大叫16岁开始已没有偶像。彼德重提当年一歌迷为他送上贴心礼物,令他永记于心一事,明莉反应激烈,责那fans变态。家明则支持彼德看法,原来这fans正是……

第十集明莉展开毁灭「礼物」行动

  家明劝明莉勿常在节目中责备fans,重提当年明莉送礼物给他一事,更以得此fans而用不枉此生来形容。明莉听罢强颜欢笑,加上家明再展示「礼物」,遂决定要消灭「礼物」,免自己丑事被宣扬。明莉以剑兰会呷醋为理由,叫家明将「礼物」放在公司。之后,便悄悄地偷去「礼物」,并放入碎纸机内毁灭。

  彼德发觉碎纸机内有红色毛冷,以为是自己珍藏的「贴身礼物」被毁,伤心痛哭,发觉「礼物」仍在抽屉内才安心。孖宝追问「贴身礼物」是甚么,彼德别扭地相告。

  家明发觉失去「礼物」,愧疚地告知明莉,并发誓要找回失物。家明喃喃自语,孖宝发觉其内容竟与彼德对「贴身礼物」所说的对白一样,深感奇怪,明莉听到,心中暗叫不妙。明莉静静撬开彼德抽屉,偷走「贴身礼物」。可是,她把「礼物」碎尸万段的行动,因家明突然出现受阻……

  彼德发觉「贴身礼物」不见了,高呼有贼,惊动电台众人。彼德见到家明竟戴了他的礼物,原来都是因为18年前明莉……

第二十一集荍姐担心老来生活

  明莉为失去美体内衣酬金肉痛不已。孖宝替明莉买早餐,本欲打算报大数赚早餐钱,可是,二人多番暗示,明莉都不肯付款,更将二人赶走。午餐时,明莉欲重施故技,众人纷纷以不想吃午饭推辞。但当荍姐答应明莉时,众人又即请荍姐代劳。原来各人都知明莉不会付钱,所以不肯相助。荍姐买回来的饭盒,竟是两种饭同盛在一盒内。原来荍姐此举是为省回一个饭盒。当众人知道荍姐有清洗用完饭盒收藏备用时,不禁佩服其「悭家」本色。

  明莉再想借只得一千元纸币而赖账,幸好荍姐早准备好找续,明莉无奈付款。

  荍姐原来一直为未来生活费忧虑,怕老来要执纸皮箱维生,电台各人纷纷追问八叔意见。八叔建议众人买一只与扫垃圾有关的新股。原来荍姐是八叔的前辈,当八叔知道荍姐为将来生活费忧虑,答应为荍姐投资。众人讨论内部认购新股,但牵涉金额庞大,不敢贸然决定,荍姐亦心内盘算。可是,众人偶然见到新股的宣传攻势及规模,顿觉耳目一新。

第二十二集荍姐为取退休金扮失忆  

  咏心凭魅力取得一大垃圾股的招股书,开价五十元一份。各人认为有利可图,都不计较,德禄告诉荍姐这只股「赚梗」。荍姐心中盘算应否加入购股热潮,心不在焉,在征询明莉对买股票意见时,竟将一罐汽水放入微波炉,明莉险些因而毁容。明莉要求家明「炒」荍姐,咏心将消息告诉众人。众人更为荍姐只有一百万退休金应如何运用而议论纷纷,荍姐刚好听到,找八叔商讨,八叔答应为她内部认购垃圾股。

  家明为筹措荍姐退休金烦恼,剑兰用群众压力驳回荍姐退休决定。荍姐暗怨众人阻她发达,为得到百万退休金,决定「再垃圾」一点。除了在众人面前用洗衣粉当糖,令靓宝「呕白泡」外,又扮失忆,不停向孖宝追收饭钱,令众人啼笑皆非。阿银应众人要求为荍姐诊治,发觉荍姐心脉乱,原因是心虚或工作压力大。众人认定工作压力是问题所在,纷纷在工作上帮助荍姐。荍姐煲蕃薯糖水报答众人帮忙,众人为安全计轮流监察整个过程,可是,当大家喝糖水之际,彼德竟发现香碟上放的是一个去了皮的蕃薯……

第二十三集荍姐如愿以偿,孖宝走马上任

  众人为荍姐情况忧虑,开会时决定让荍姐退休。可是由谁来通知荍姐,众人都将责任你推我让,为免夜长梦多,荍姐自己提出退休要求。当接过家明的支票后,荍姐激动不已。家明召开会议讨论由谁来担任荍姐职位。各人互相推卸一番,终决定由孖宝同时担任新闻报道员,孖宝到新闻部,始发觉房间又细又乱,听了阿伟讲解荍姐做新闻方式,始明白为何电台的新闻总比人慢一步,二人决心来一次改革。

  孖宝专挑风化及桃色案报道,绘影绘声,打破以往报道新闻传统。改革虽受众人欢迎,又吸引众多黄色事业广告商,可是却被广播事务委员会及百多听众来电投诉,家明决定招聘新人。

  面试日,孖宝、如龙等对应征者评头品足,更为其质素之差会影响电台未来而忧虑,家明定下评选准则,要应征者念出及模仿孖宝示范的急口令,众多应征者都不及格。原来家明在暗中助孖宝,并二人在请到新人前努力表现。孖宝为追访妙龄少女被强吻案件,在公园遇到蓝岚,二人被其美貌吸引。

第二十四集蓝岚险些被炒

  蓝岚赶往全线电台应征新闻报道员,起劲以时间已过拒绝。靓宝立刻德禄向家明通风报讯。家明、靓宝偏帮蓝岚,面试时只须蓝岚读一简单稿件。剑兰知道后要求重考,蓝岚对又长又「翘口」的急口令应付自如,孖宝大赞她口齿伶俐。蓝岚终被取录,电台各男同事雀跃不已,咏心、绮红见蓝岚大受欢迎,心中不是味儿。

  蓝岚欲在一英文fax做笔记,不理孖宝劝告,向咏心索取文具,终于碰了一鼻子灰。孖宝决暗中帮忙,偷取各人的文具及剑兰的脊椎枕送给蓝岚,孖宝好心做坏事,各失物苦主向剑兰投诉,剑兰借机以蓝岚教唆男同事偷窃罪名,要家明开除蓝岚。孖宝知道只有女魔头明莉才可挽救蓝岚,决定借明莉过桥,方法是……。

  明莉在会议中将各人要开除蓝岚的理由逐一击破,令咏心、绮红、剑兰等无反驳余地。众男同事为蓝岚能留下而鼓掌。明莉在节目中斥责做不到凤凰的女人爱将怨愤发泄在弱小身上,矛头直指剑兰。明莉两次偶遇蓝岚,都被她抢去锋头,气煞。最后,明莉发现当日中了孖宝的奸计。

第二十五集蓝岚热爱新闻工作

  明莉识穿孖宝用一张丑女照片,令自己答允助蓝岚留下,孖宝惟有转口风指蓝岚是她的超级fans,明莉以塑料公仔比喻蓝岚没思想没气质,才感顺气。孖宝欲通知蓝岚「夹口供」却迟了一步,明莉见到蓝岚将其玫瑰系列小说扔进废纸箱,立即怒火天。明莉本以多种借口要求家明开除蓝岚,但又不肯被剑兰等看死自己妒忌,竟突然改口说想蓝岚跟自己学习,免在大房学坏,众人愕然。明莉叫蓝岚好好跟自己学习,蓝岚却以想专注新闻工作婉拒,明莉气坏。

  靓宝、德禄同将蓝岚作追求目标,蓝岚推却二人约会。原来蓝岚查一宗非礼案而仿效事主的打扮,亲身引色魔出现。孖宝以为蓝岚约了男朋友,一起跟踪蓝岚,最终被误会为色魔,二人同被带返警署。彼德、咏心指孖宝就是色魔,对孖宝避之则吉,剑兰等则对蓝岚「扮」引色魔行为看不过眼,蓝岚指她看过的心理学书籍分析色魔喜到同一地点犯案,她才毅然决定行动。她更劝爱穿红衣的剑兰、咏心小心,因为色魔爱向穿红色女人下手,剑兰等不信,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