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为O记沙展的宝(林保怡)因遭警队革职,毅然加入其好友杰(张兆辉)开设的保安公司,更获超级富豪南(曾江)的青睐,任命为其独子祖(马浚伟)的贴身保镖。宝与祖性格回异,相处并不愉快,后朝夕相对竟建立友谊,成为好友。时祖爱上其父世交之女琳(吴绮莉),但琳却对宝产生微妙感觉,此事为暗恋宝多年的杰妹芳(陈妙瑛)得悉,逐千方百计撮合祖和琳!

  另一方面,宝为追查当年杀死其妻(彭子晴)的真凶,借意追求江湖女子玉(张慧仪),不料却不自觉爱上对方。时祖与南突被掳去,宝更获悉绑匪与慧之死有关,在公在私,他誓要与绑匪拼到底。就在最危急时,宝竟发现自己一直被出卖……

分集剧情:
第1集

  O记探员雷天宝调查外围期指案时,救了任职保安公司的好友傅正杰一命。宝请杰之妹芳帮他买燕窝,岂料引致双方父亲重提昔日恩怨,不欢而散。宝在酒吧遇见刚出狱的道友强,忆起他杀了自己爱妻慧,忍不住打得他重伤入院,可能被投诉科召见。

  富豪纪中南对独子彦祖做事不够成熟感不满,祖也因经常受父责骂而失自信。一日,祖遭绑票,主谋李永权勒索十亿元,南怕他会撕票暗中报警。宝监视绑匪之一刘英勇的情妇石小玉时发现藏参处,此时权收赎款时知道肉参被救,实时按下遥控掣,欲炸死祖。

第2集

  宝因救祖而枪伤,祖则吓晕了。南感激宝救了祖,对他留下深刻印象。权与勇决定走路,宝与新赶至码头追截不果,新受伤。宝在差馆再遇道友强,借落口供报私仇,最后被逼自动辞职。祖被绑架后经常发恶梦,南虽心痛却气他不中用,祖沮丧地对家姐宁说,管家常永安较南更痛锡他。

  宝被银行追讨欠款,杰说介绍他到保安公司工作,但宝拒绝,因觉保镖工作不适合他。杰见前妻美茵跟花花公子Simon交往,劝她小心,茵毫不领情,并要杰不要再存幻想,杰伤心欲绝。

第3集

  茵将卖楼所得的一半钱分给杰,说从此不相欠,杰知道复合无望,将钱借给宝搞生意,可惜宝头头碰黑,生意做不成。玉欠下贵利数,逃走时与宝狭路相逢,屈他撞伤自己,要他赔汤药费兼生活费,宝哭笑不得。

  南决定聘请保安人员,宝向他推荐杰任职的公司,南答应但条件是要他负责保安,宝无奈加入杰的公司。宝穿上西装,忆起结婚周年日爱妻慧死在自己怀中,心中隐隐作痛。宝发现要保护的人是祖,感不妙,祖知道后则存心整蛊宝,叫他到山坡拾回药丸,岂料自己失足跌下山坡兼哮喘发作。

第4集

  南责祖管理酒店不力引致业绩下降,祖计划改变酒店形象增加业绩。宁遭男友Ray挟持勒索,幸杰及时制服他,宁对杰的印象改观。祖向南宣读计划书,未及说完已遭南痛骂不知所谓,祖感沮丧。

  杰在ball场遇茵,被Simon揶揄时宁出现解围。芳见父坚跟宝父达斗气争选互助委员主席,哭笑不得。玉向芳借钱还利息,可惜芳只得二百元,连累芳被追数佬斩伤,宝赶至急症室,芳见宝对自己关怀备至,甜在心头。

第5集

  坚骗芳去相睇,被宝知道,令芳尴尬不已,坚更踢爆芳喜欢宝。祖递上新计划书,南表满意但心知是宁暗中帮忙。南叫祖带上海来的丘若琳四处游览,祖心生不屑着安随便安排行程,岂料被琳听到,自此互有心病。

  宁的旧男友Tony离婚后,苦苦恳求与她重修旧好,宁斥责他自私,想离开就离开,说回来就回来,从没理会她的感受,杰在旁听到心有所感。宝从旧同事新的口中得悉慧的死跟绑匪李永权有关,慧可能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而遭灭口,宝听后悲恸莫名。

第6集

  宝为打探李永权的下落接近玉,替玉还贵利数和找新屋。芳也为了替宝 屋请病假,被揭发后遭解雇,刚好杰需要一名女保镳保护琳,而芳想藉工作关系接近宝而欣然答应。

  祖临时去打网球,杰实时调派人手事先检查俱乐部,宁见他指挥若定的表现甚欣赏。祖向琳挑战剑击被打败,叫宝去应战。宝故意输给琳,更忆起与慧比剑情景。琳提议精简酒店人手,祖不忍心裁员而大力反对,可惜南接纳琳的提议,祖甚气结。

第7集

  祖负责派裁员信,其后却接到被裁员工寄来的冥镪,怒气冲冲将冥镪掷给琳。宝在玉新居内安装偷听器,发现她对一名海哥的人甚为关心。玉见宝任她使换,以为他追求自己,宝暗中叫苦。坚以为芳失身予宝,为了芳未来幸福对死对头达百般忍让,达乘机戏弄。

  祖听到宝对自己不满之言,故意偷偷离开公司整蛊他,谁知在停车场遭被裁员工彬叔淋气油,拿着打火机要烧死他,祖大呼冤枉,说裁员非他主意,宝出现,彬叔要一获熟,将二人烧死。

第8集

  天宝以自己悲惨遭遇劝服彬叔投降。

  宝救出祖,祖对宝另眼相看。南责祖惹祸,琳指南给祖太多压力容易弄巧反拙,南闻言若有所思。坚再次为芳幸福忍辱退出竞选互委会主席一职,后来知道被骗,怒火中烧。祖提议的优惠计划被南否决,琳指他缺乏自信,觉得自己对的应坚持立场。   最后,南赞成祖的新计划,祖开心不已,并得知琳曾暗中帮忙。芳见宝与琳投契而忧心忡忡。宁与杰到沙滩散步,互感异样。

第9集

  彦祖对若琳日生倾慕之情。

  宁情不自禁拥着杰,但杰反应冷淡令她不悦。南见祖与琳关系好转感欣慰。芳怕琳跟宝有机会发展,乘机撮合琳与祖。玉在街上遇到宝的妈妈云,使计令云帮她找到新居,宝知道后头痛万分,于是串通芳再次在她的电话内安装偷听器。

  祖发觉自己喜欢上琳,芳请缨教路。玉发现电话装有偷听器,以为宝变态,震怒非常,于是骗达做担保人借去三万元,然后人间蒸发。宝知玉走路,誓要找她回来。

第10集

  若琳再遇旧情人中信,欲言又止。

  坚知道玉失踪,即叫达还钱,宝拍心口说由他负责。宁跟Roy亲热以刺激杰,杰果然醋意大发,坦言互相身分不配不敢爱她,宁甜在心头。琳重遇旧情人李文信,忆起当年分手情景,黯然泪下,又向芳透露至今仍放不下这段感情。

  祖向琳示爱遭拒绝,情绪低落借酒消愁,宝看在眼内替他难过。祖决定再接再励,宝泄露琳已有心上人,劝他放弃。宝找到玉,说出想借她的情人刘英勇找到李永权,替慧报仇,可惜玉拒绝帮忙。

  彦祖被拒爱,醉如烂泥。

第11集

  天宝答应小玉,不会揭穿其江湖大嫂身分。

  玉接到一电话即匆匆离去,宝跟踪至医院,始知追查的「海哥」是玉的私生子凯歌。玉怕宝揭穿自己潦倒生活,答应跟他合作追查权的下落。宝怀疑杰与宁拍拖,芳不信。南开解祖说做不成情侣可做朋友,祖深觉有理,与琳言和。

  信涉嫌卖违禁药物,琳到警署保释他,又说帮他请律师,遭拒绝。宝从歌口中知道玉将跟勇见面,求张sir协助拘捕。勇正要前往码头见玉时,被一辆车接走,车上人竟是杰。

  正杰警告英勇勿见小玉。

第12集

  惠芳苛责中信,辜负若琳之爱。

  杰劝勇不要见玉,以免被宝捉到。玉知道宝曾跟踪自己,气得找他晦气,二人纠缠间被莲看到,以为二人在亲热。宝介绍工作给莲,从她口中始知玉对家人甚为爱护及牺牲,对她印象改观。

  芳为做媒人一事向祖赔罪,请他到大排档吃饭,祖感新鲜。杰见宁和Roy态度亲热,大呷干醋。祖和芳在大排档遇见宝和达,见他父子二人犹如朋友般感羡慕。芳奇怪突然遭解雇,宝指她跟祖来往过密引起南不满所致。祖知道南解雇芳,追问原因,更怒然离家出走。

第13集

  天宝、正杰着力找寻彦祖下落。

  宝使计查得祖住在富逸酒店,找上门劝他回家,但祖坚持要独立,宝大为光火,责他住酒店食鱼子酱如何独立,祖若有所思,当晚偷偷离开。众人发现祖再次失踪,南大为紧张。祖在公园遇见坚与达,二人强拉他去饮茶,暗中通知宝与芳。

  祖仍坚持不回家,宝惟有暂时收留他。玉欲撮合莲与祖,借意认识祖。歌食物中毒入院,玉见宝悉心照顾他而感动,莲乘机叫玉珍惜宝。祖心急找工作,有一模特儿公司聘请他当模特儿,祖沾沾自喜地缴交费用,翌日发现被骗。

  彦祖充满信心做模特儿,惠芳啼笑皆非。

第14集

  小玉看见天宝穿著破烂冷衫,欲替他编织一件新的。

  芳发现祖对设计有兴趣,鼓励他发挥所长。玉看见宝跟歌相处融洽,又发现他细心一面而添好感,借意买早餐及煲药给他喝。琳从芳口中知道祖想找设计工作,暗中帮忙。南听闻祖找到工作,暗气,但宁却说难得祖找到自己的方向,应该支持他。

  芳得祖鼓励,决定向宝表露爱意,可惜宝说只当她是妹妹,芳伤心离去。勇叫杰替他约玉会面,遭拒绝,于是到玉楼下等她,被宝看见追捕他,可惜因危险驾驶遭交通警带返警署,此时勇竟带着律师到警署自首。

  惠芳被天宝拒爱伤心欲绝,正杰忙加安抚。

第15集

  悦宁忍痛与正杰分手,正杰心如刀割。

  宝猜不透勇自首的动机,感苦恼。杰听闻NPC股会暴升,借钱投资。坚指玉是坏女人,达质问宝,又对玉不假辞色,玉黯然神伤,宝则骂达太过分。玉到拘留所探访勇,见他对自己情深一片,感动。

  祖到社区中心找芳,将芳耍拳的动作画下来,更从中得到灵感设计广告,被客户接纳,祖还要求芳做广告主角。杰为宁与Roy的绯闻而大动肝火,宁决定分手。勇被判无罪释放,接着与权会面。大佬东邀权入伙绑架富商,谈不拢分庄后,权枪杀东。

  永权誓言向天宝报复。

第16集

  正杰宿醉未醒,又接获股票大泻消息。

  宝怀疑大佬东命案与权有关,杰再劝他莫再追查。勇到玉家,说很快带她到外国生活,玉心中矛盾。芳为在广告中露背一事忐忑不安,岂料坚没怪责她,只说她的功夫打得不好。   祖看见芳跟Michael约会后辗转难眠,宝揭破他爱上芳,更鼓励他向芳表白。惠自知对祖亦有感觉,二人起来。南见祖工作有成绩,态度软化,琳乘机劝祖回家,父子冰释前嫌。玉无意中得知杰与慧的死有关,于是告诉宝,宝半信半疑。

  惠芳第一次被彦祖拖手,非常尴尬紧张。

第17集

  小玉开导天宝勿因慧慧之死令大家不开心。

  宝怀疑玉想他转移目标,才捏造杰杀慧一事。祖决定辞去广告公司工作回纪氏,南觉得祖成熟而欣慰。杰被贵利Raymond追债,宁知道后只借出二十万,杰竟拿去澳门搏一搏,全军覆没且再欠债。此时勇来电说,权愿替他还钱,杰心知有交易条件而拒绝。

  宝不见了慧所织的毛衣而大动肝火,玉斥责他行为自私,不理身旁的人的感受,宝感内疚。杰再向宁借钱不遂,借酒消愁,宝知道后向祖借钱,祖答应想办法。宝欲向杰报喜讯时,见他跟勇见面,还亲口说出杀死慧,宝顿时如遭雷殛。

  正杰接获恐吓fax,非常讶异。

第18集

  天宝被正杰击晕,幸保一命。

  宝想起与杰的童年往事,心痛杰对不起自己。杰无奈靠向权,知道权欲绑架纪中南,一怔。宝坦言知道杰杀了慧,杰面如死灰,表示向坚和芳交代清楚后自首。宝请玉向勇打探,杰是否加入权一伙。

  坚突然晕倒入院,杰偷偷去探望,被宝发现跟踪他,权突然出现,吩咐手下杀他,杰不忍心杀宝,只好把宝击晕,宝醒来无恙,感杰不杀自己仍存有良知。杰策划绑架行动路线,权等人用麻醉气体,轻运走已昏迷的南和宁。祖答应用十忆换回南和宁二人安全。宁见杰是其中一绑匪,惊讶不已。

  中南不知不觉被绑匪运走。

第19集

  彦祖六神无主,幸得天宝在旁鼓励。

  权的手下向宁施暴,杰忍不住出手相救,宁惊见杰参与绑架,杰答应救她出生天。祖交赎金时发觉权无心释放肉参,孤注一掷悬红十亿元捉拿权,除非权释放肉参。

  权的手下刚见财心起,欲擒权取奖金,可惜被权杀了,权迁怒于南和宁,欲杀宁,杰不顾一切杀了权。自己更当上「大哥」欲收取十亿赎款。

  悦宁哀求正杰放中南,正杰不肯。

第20集(大结局)

  惠芳声泪俱下劝正杰回头是岸。

  杰要跟祖重新谈判,首先释放宁表示有诚意,祖也撤销十亿悬红。芳接获杰的传真后匆匆找祖,原来是交赎金的地址,芳偷偷跟祖前往欲劝杰自首,却误中流弹昏迷,杰带着赎金与勇慌忙逃走。

  勇听到玉致电电台诉心声,知道玉仍挂念自己,决定带玉一起偷渡离港。宝跟踪玉找到杰,欲利用亲情说服杰自首,但杰发难,开枪射向宝,宝就此魂归天国?芳能否苏醒?杰的下场如何?宝、玉和勇的三角关系怎样?

  天宝被正杰用枪指着,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