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一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当战火蔓延华中的A城,师范生吴汉生(吕良伟饰)欲随游击队离城参加卫土战斗,为游击队政治部主任张国威(冯淬帆饰)劝止,着他留在学校中联络,团结爱国同学。

  日军占领A城后,成立伪政府,日宪兵队长犬养光雄(蓝天饰)为粉饰太平,命师范学校复课,派翻译官汪东原(郑少秋饰)任教日文,女儿樱子(赵雅芝饰)为插班生。汪为大后方派来情报人员,专为刺探日军情报而潜伏于宪兵队。

  汪及樱子在师范学校受尽学生的嘲弄与抵制,唯汪深受女高材生穆莉(曾庆瑜饰)仰慕,而樱子则受学生诗人田牧青(程思俊饰)之另眼相看。但樱子却为汪之成熟与翩翩风度所吸引。

  吴汉声在学校搞地下抗日组织事机泄漏,幸为汪发觉暗中为其化解,而张国威此时已化名杨尚恕潜回A城,在师范学校任国问老师,部署游击队反攻。

  一名大后方派来要与汪东原联络的情报站长在犬养一次清剿游击队行动中被捕。张国威与吴汉声为营救情报站长及被捕游击队员,将樱子绑架,要胁犬养。张与犬养原在日本认识,同时恋上和合子,中国战争爆发,张回国,和合子随与犬养结婚,生下樱子。樱子被绑架期间,张告以往事,并说明游击队处境,樱子甚表同情,毅然自动割下尾指及修书警告犬养放人。吴至此对樱子改变了观感,成为好朋友,并从樱子口中,获悉日军为加速组织伪军,从东北调来伪满洲空头司令刚占山来A城竞选省主席。

  游击队半途将刚截虏,逼他写悔过书,及敲他一笔巨款,然后放他回A城做其汉奸。

  师范学校大搞校庆日,穆莉与樱子当选模范学生,而犬养与日军华中司令官铃木浩二(关海山饰)遇上张国威,似曾相识,因而起疑,加紧注意其行动。另方面,张持刚占山悔过书,逼刚刺杀铃木未果,而铃木更怀疑张,向张提出警告。张以为刚密告日方,暴露自己身份,拟暗杀刚,但有汪东原阻止,要留刚活命帮他完成任务。

  吴汉声在学校组织的“铁血救国团”因发传单被犬养发觉,到学校搜查,汪危急中向张表露身份,向张取过刚的悔过书后,张因身份败露,自杀成仁,临死烧毁大批文件,铃木抵达时取得未烧毁的一部分,其中有一首诗,耐人寻味。

  张之死,同学及樱子均误认为汪所害,令汪有口难言,而樱子亦与他决裂。同学为张举行追悼会,宣扬爱国思想,犬养下令拘捕学生,铃木主张施怀柔政策,加上樱子求情,犬养终于把学生释放。唯经此役,樱子却深受同学误解与歧视,黯然离开同学生活圈子,吴深以为歉。

  铃木终于从张留下的一首诗中,悟出中国潜伏A城特工人员是汪东原,找到汪,恶斗一场,结果铃木身亡,汪自伤告犬养,与铃木一起遇袭。犬养以暴行镇压学生爱国活动,使樱子不满,站向吴一边。吴埋藏炸药配合游击队攻城,杀汉奸,犬养撤至师范学校以学生为人质。此时,刚占山已调军解围,游击队撤退。犬养派汪为A城维持会长,迫他血洗学校。汪照办,但放去学生,包括吴汉声。

  樱子对父亲暴行忍无可忍,离A城与吴相会,共渡一段甜蜜日子,唯倍受中国人歧视,终被逼返回A城。犬养的暴行正在变本加历。

  另方面,汪东原因樱子离去,与穆莉接近,视为倾诉对象,唯惦念樱子。现在樱子已回来了,他会不会与她和好如初呢?回到A城的樱子在生活上又起了什么变化呢?而吴汉生为了与樱子团聚,正在策动光复A城的行动...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故事发生在中日战争的时期,中国各大城市相继沦陷。洛平市大街小巷均受封锁,各处商店重门深锁,大部分学校亦已停课,祇有洛平师范学院仍然开课。不过,学院的包校长一早就向学生声明,若战局转急,学校将会随时结束。学生忐忑不安之际,洛平市已传来戒严令,下令市民于廿四小时内撤离。一群学生大都不愿离开,希望留下来,继续完成他们最后一年的课程。不过,其他市民都纷纷收拾细软逃亡,到处一片混乱。曾任师范学院教员的张国威,此时却从外地来到洛平市,他想继续教导这一群学生,使他们能够如期完成学业。各人顿感兴奋。其中一名学生吴汉声,更是雀跃不已,因为张国威曾是他的师父。洛平城被隆隆的炮火破坏,日本军进占洛平,学生情绪激愤,可是,丁玉如的父亲丁新斋却力邀他们一同出城欢迎日军,此无疑更加激发青年反抗的心理,纷纷提议参加游击队抗日。

第二集

  日军先头部队进入洛平市,新斋及丁六等人不知羞耻,招他们在家中住宿。当日本将官与宪兵队犬养雄正式进城之际,丁新斋还率领市民齐齐到城外列队欢迎,还叫儿子丁玉如游说学院里的同学齐去。吴汉声等人原本坚持不去的,及后因想出一个对付日军的方法,所以就由其他同学参加欢迎行列,而他则联合几位同学走出城外埋伏,预算当日皇将官与及犬养光雄到达时,便投掷手榴弹将他们炸死。一切安排均极周详,可惜日军将官诡计多端,先派几辆空车进城,然后他们才尾随而至,所以吴汉声误中副车,日军丝毫未受损伤。事后,日军立刻展开追捕,吴汉声的两位同学壮烈牺牲。吴汉因得杨尚恕帮助,安全脱险。日本将军为了博取洛平市民的好感,表示不再追究。但犬养光雄则极力坚持要严加查办。

第三集

  犬养光雄的女儿樱子进入师范学院就读。第一天就遭吴汉声等同学冷嘲热讽,声言不准樱子留在师范学院读书,要她立刻滚回日本。樱子抵受不了,愤然离去。后经犬养光雄的得力助手汪东原的劝说,樱子又再重返师范学院,并以温文和蔼的态度对待同学。渐渐地,很多人都改变了对待樱子的态度,祇有一小部分同学仍是抱有成见。因为这事的发生,因而触怒了犬养光雄,他逼令包校长必须惩罚那一群学生。包校长为求政局暂时得安,逼不得已向吴汉声等同学施以体罚,要他们一日内把校园的荒野草地清理,又要将残缺的围墙修补。奇怪地,各人没有半点异议,并非常戮力去做,樱子亦不甘后人,自愿负责送茶水给各同学。顷刻间,各人对她的印象完全改观。事隔数日后,日本三位将领来洛平城度假,犬养光雄命令包校长在学院中挑选数名学生前往侍候。包校长为免引起学生反感,决定由她们自己选择,自愿者祇有穆莉一人。在此情形之下,包校长唯有另选数名女同学与穆莉一同前去。

第四集

  一直被人误会是日本汉奸的汪东原,其真正身份乃是中国特务。他一直潜伏在日本,偷取情报。一天他偷听到日军将领准备在洛平市召开秘密会议,立即赶往丁九家中,拍电报通知中国情报局。在中国游击队威逼利诱之下,盐商马兴财答应帮助护送三名游击队员进入洛平。可惜在洛平市外,三名游击队员被发现,所以当马兴财进入洛平市后,随即被犬养光雄俘掳,并准备枪决。吴汉声及学生们知悉此事后,通知杨尚恕印发传单,限犬养光雄三日内释放那三名游击份子,否则大开杀戒。

第五集

  穆莉与樱子一向感情要好,但她恐怕吴汉声对她误会,故时常借故躲避樱子。一天,穆莉与樱子谈话时,因为吴汉声出现,她便匆匆离去。樱子邀约吴汉声一同出游时,吴汉声毫不考虑就答应了,原来他另有目的。事缘犬养光雄收到传单后,尚未释放游击队,所以他决定挟持樱子做人质,威胁犬养光雄。樱子被囚禁在一个山洞内,由中国一名女游击队员朱八嫂看管,可怜樱子被朱八嫂用皮鞭打致遍体鳞伤。后来樱子运用感情,感动了朱八嫂,使她放弃以残酷手段对付。三天限期过后,朱八嫂提议把樱子的耳割下送给犬养光雄,以示警告。但经杨尚恕的游说下,便改由樱子亲笔写上一封信给犬养光雄。犬养光雄接到樱子的信后,加上汪东原等人相劝,终于改变初衷。

第六集

  樱子手上带着的戒指,被杨偶然看见,不禁泛起往日难忘的爱情故事。他伤感地向汉声等人述说往事。约二十年前,当年樱子的母亲和合子犹未与犬养光雄结婚,那时杨尚恕的名字原叫李光中,而且和犬养光雄份属同窗。他们向和合子展开追求,但因犬养光雄财雄势大,逼使李光中放弃追求禾合子行动。而且,犬养光雄还使出卑鄙手段,逼李光中离开原居。虽然和合子对李光中情有独钟,唯是她没法使这段爱情开花结果。临别时,她送了一枚戒指给光中作为纪念。现在樱子所戴着的那一枚戒指,就当年戴在和合子手中的。在杨尚恕追问下,樱子才道出母亲自产下她后,与犬养光雄感情处于冰点,最后郁郁而终。于临死前,和合子慎重的把戒指交给樱子,嘱她好好保存。在樱子得到释放后,吴汉声恐怕同学们对他产生怀疑;因为自樱子被绑架以来,他都没有表示半点关怀,所以跟杨尚恕商量下,便假意写了一封问候信给樱子,纯良的樱子为此高兴万分。

第七集

  在校园里,众同学猜测樱子会不会到来上课,而田牧青则不断向上天祷告,祝愿她平安无事。樱子突然出现,田牧青无限欢迎,上前问好,但樱子却没有理会他,只顾与汉声等说话。她没有责怪汉声众人,要怪的只是残酷的战争,使到同学们对她仇视。她的一番话,令汉声十分佩服。从樱子口中,汉声获知满洲国司令刚占山将由上海到来,遂将此消息告予尚恕,尚恕即通知抗日游击队。朱五嫂等人从占山及马副官的必经之路捕捉了两人,遂押解他们到游击队总部,占山写下了“从此效忠祖国,暂栖身伪军,待机反正立功,如有反悔,愿受酷刑”一纸,才被放回。铃木为庆祝珍珠港大捷,要与校庆会一起举行庆祝。穆莉被选为今年度的模范生冠军,新斋看中了她,欲娶她为续弦。东原与新斋互相斗法,他不想新斋任省主席一职,于是找其子玉如假作穆莉的爱人,犬养知新斋竟与其子争女友,不禁大怒,将他谴责一顿,并委占山出任主席。一日,尚恕与占山同行,遇上犬养、铃木及东原,犬养突有预感,怀疑他是李光中,因他知李光中原是柔道冠军,乘尚恕与东原说话之际,犬养上前将尚恕摔上半空。

第八集

  经过多方面的查探,犬养光雄终于证实杨尚恕就是当年的李光中,但杨尚恕却处之泰然,丝毫没有惊惶之色,他正言地说:“当年的那个李光中已经死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安份的教员。”犬养光雄明知他在强辩,但因往事已矣,亦不再认真的追究。不过,他誓言今后要置杨当恕于万劫不复之地。及后日军将领铃木接到日本陆军部特务机关的情报,说有一个重庆政府派来的高级间谍潜在洛平市内,代号是“长江九号”,要犬养光雄密切留意。犬养光雄一直都仇恨杨尚恕,这一次正是他报复的机会。他毫不考虑就向铃木指出杨尚恕是“长江九号”。铃木深信不疑,下令拘捕。吴汉声等一群爱国学生又再次印制抗日传单,犬养光雄怒火中烧,更促使他加紧捉拿杨尚恕的念头。犬养光雄命令汪东原带领宪兵逮捕杨尚恕。汪东原阳奉阴违,并暗中通知杨尚恕,叫他赶快离开洛平。

第九集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杨尚恕尚未逃离洛平,铃木已率兵重重包围杨的住宅,并查出杨具有三重身份的中国游击队员。铃木准备把杨尚恕带返日本军事法庭审讯,惟杨尚恕抱着士可杀、不可辱的精神,乘铃木未加留意之际,服下烈性毒药,在临死前要求铃木好好照顾樱子,更强调樱子不能嫁予日本人。杨尚恕刚死,犬养光雄及汪东原不约而同到达杨家。虽然杨尚恕死了,但犬养光雄仍是咬牙切齿,以未能亲手杀死杨尚恕为憾。杨尚恕的死讯传来,吴汉声等人悲愤之余,误会是汪东原逼使杨尚恕自杀,连樱子也对汪东原产生仇视,群情汹涌,声言要汪东原血债血偿。汪东原明白到他们的心境,但他却不作任何解释。师范学院的同学发起追悼杨尚恕,吴汉声料想此举定必引起犬养光雄不满,可能会对他们不利。他于是向各人提议取消追悼会,但各同学却坚持原则不变,追悼会如期举行。果然不出所料,犬养光雄带领宪兵冲入校内,将学生一一拘捕入狱。

第十集

  犬养光雄打算将吴汉声等人全部格杀,幸得樱子苦苦求情,免去死刑。但犬养光雄则命汪东原向他们施以极刑,将吴汉声等打致遍体麟伤,及后得铃木的命令,才将各人释放。樱子对吴汉声关怀备至,更送他一个袋表,这样一来,便招惹了孙胜男对樱子的仇视。犬养光雄决定来一次突击检查户口,誓要将“长江九号”抄出,丁六得知此情报,便立刻通知汪东原,叫他安排一切防御措施。汪东原第一步行动就是要刘福田想办法护送马兴财出城,并要他负责转告城外游击队,传达杨尚恕的死讯。犬养光雄的突击行动,弄巧成拙。在一无所获之下,铃木突然联想到“长江九号”很可能就是最亲近的人,于是决定暗中向汪东原、丁六、丁新斋等三人展开调查。他特别为樱子举行一个隆重的生日酒会,并邀请了吴汉声等一群师范学院的同学。樱子事前并不知道此乃是犬养光雄的奸计,还兴高采烈地为酒会事忙碌。在宴席上,铃木像是有意无意的吐露了很多军事上的秘密。丁六急不及待想向中国情报局报告,但汪东原福至心灵想到,这可能是铃木设下的陷阱,可惜丁六一意孤行。

第十一集

  为了顾存大局,丁九不惜牺牲,奋勇向铃木自认是“长江九号”。铃木命人将他将枪决,犬养光雄以为从此除去大患,心头如释重负。丁九死后,汪东原则叫丁六另行聘请一名管家,以填补丁九的职位。数天后,丁六带一名中年男人到犬养光雄家中任职。汪东原随即从丁六家中拿走发报机返师范学校的宿舍,拍发电报通知中国特务情报局:有关丁九被误认为“长江九号”、而导致杀害之消息时,铃木突然无声无色的来到汪东原的宿舍,幸而汪东原机警,及时发现,迅即把发报机收藏妥善。铃木采取突袭行动,是因他对丁九事件置疑,认为他不是“长江九号”,从而将目标转移到汪东原身上。事有巧合,铃木同时发现了汪东原房中的发报机,这样,他便肯定了真正的“长江九号”是汪东原。汪东原的身份暴露无遗,幸他情急智生,拔枪射杀铃木,刚巧穆莉闻声而至,汪东原命她快带走那部发报机,随即向自己的手背放了三枪,告知犬养与铃木一起遇袭。

第十二集

  犬养光雄为要寻出杀害铃木的凶手,大肆捉拿无辜的百姓,声言每天枪决一人,逼使真正的凶手出来自首。一天,八名百姓被带到刑场,准备行刑,八名持枪的宪兵则在场边等候号令。这次的行刑,引来师范学院全体学生的关注,事缘八名不幸者中有一名是师范学院的同学。正当宪兵动手杀人之际,场外枪声突然四起,八名宪兵纷纷倒地。一群游击队员攻进城内,朱五嫂跃身跳出峭壁掷手榴弹,吓得犬养光雄等日兵抱头鼠窜。胡三随即开动机枪扫射,把一大群日本宪兵被击毙。吴汉声则奔到刑场解救那八名不幸的百姓。犬养光雄率领大队人马退入师范学院天台监视,又命令汪东原拍发电报回日本召救兵,并令师范学院的学生集中在天台。事前,吴汉声等人完全不知他的同学在天台里,所以暗中在校园的地道中放置一大捆炸药,只要一按钮,整个山头就将夷为平地。当一切安排就绪,他们才猛然发现天台上的同学,情况颇为危急。朱五嫂决定不理后果而要炸毁学院之际,犬养光雄发电召援救兵赶至,逼使吴汉声等人撤退。

第十三集

  洛平市被袭,犬养更加痛恨,实行血洗学校。鉴于形势不利,丁六知会所有学生必须在五天内离开学校宿舍。犬养知道丁六行动,暴跳如雷,他认为吴汉声等人都是危险份子,立刻下令宪兵包围师范学院,将各人一网成擒。此事被樱子无意听到,赶往学校通知吴汉声等人,并送上一点金钱着各人逃走。樱子离去后,吴汉声立刻率领全体同学星夜撤退,逃到老王酒馆的地下密室,只剩下怕事的朱慕道。犬养对朱慕道严刑逼供,一无所获。朱慕道被释,遍体鳞伤,激愤之余,到处访寻吴汉声等人,决参加游击队从事地下工作。樱子更加认识到日军侵略的暴行,父女时常意见相左。在师范学院中,樱子找到吴汉声留下的地址,毅然乘坐私家车到老王酒馆,把所有私蓄都送给了吴汉声,声言支持他们的正义行动。两人感情发展更进一步,一双异国情鸳,在烽火飞花的战乱时代中,正接受多方考验。吴汉声行藏显露,给宪兵抓上刑场枪决,由汪东原负责监督,虽然樱子匆匆赶到刑场欲阻止此残暴的行为,但已来不及了。

第十四集

  樱子望见好几发子弹在吴汉声的背上穿过,倒地身亡。樱子悲痛欲绝,被送医院中休养,但神智变得痴痴呆呆。汪东原看在眼内,对她寄予无限同情,好几次想把真想告知樱子,死在刑场上的并不是吴汉声,而是犬养光雄家中的管家,但为了顾存大局,他终把说话由口唇边吞回肚子内。至于真正的吴汉声呢?一早就在马兴财的巧妙安排下逃离洛平市,并向吴汉声表明了身份:他是中国特务人员。他委婉的劝告吴汉声不要返回洛平,以免作无谓牺牲,吴汉声遂转往大后方去。穆莉心仪汪东原的翩翩风度和超卓才干,常常有意约会他。犬养光雄有意撮合他们,以纷饰社会升平气氛,特别吩咐刚占山安排一切,加紧促成他们的婚姻。最后穆莉与汪东原便成为全市瞩目的一双新人了,于两人结婚后,犬养光雄更调升了汪东原任洛平治安维持会会长。

第十五集

  汪东原不忍樱子为悼念吴汉声伤心,决定冒一次风险,命马兴财带领樱子往宝山县寻找吴汉声。经过日本宪兵重重严密的关卡险道,终于成功抵达游击队根据地。吴汉声住在杨山家里,与他情同兄弟,他们齐齐参加特别军训,因为吴汉声的机智、聪明,得中国高级军官江志军的赏识,除给他特别训练外,还调他在宝山县内当指导员兼游击战术教官。吴汉声虽知此间生活艰苦,但亦乐于接受考验。一天,吴汉声与杨山从学校返回家中,突然看见樱子站在眼前,一时兴奋,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樱子和蔼可亲,杨山的父母与小妹对她甚有好感,并邀樱子做小妹的补习老师。不料,孙胜男来到杨山家中,有意无意之间道出了樱子是日本人,顿时引起了杨山父母的仇视,并即时下逐客令。幸而吴汉声在外早已租下居所,两人于是离开杨山之家,搬到小屋居住。

第十六集

  樱子在后方虽然是一个反战的和平者,但到底她也是日本人,自然遭受人们的冷眼和非议,但樱子却一一忍受着,希望以事实来化解宝山县人民对她仇恨心理。后来,得游击队的冯参谋的协助,加入宣传队工作,首先着樱子用日语向全洛平市内的日本军队作反战广播。游击队的广播沸腾了整个洛平市,而犬养光雄则测度此播音人是樱子。遂令宪兵立刻赶往宝山县去暗杀樱子,汪东原认为不是办法,最后犬养光雄就把缉拿樱子的任务交给了汪东原。为了樱子的安全,与及恐防日军在过度刺激下而引起大战乱,汪东原命令马兴财立刻往宝山县,讹称犬养光雄病危,促使樱子返回洛平市。

第十七集

  樱子才踏入家里,就被犬养光雄狠狠的推倒地上,骂她叛国,还作势要枪毙她,幸有汪东原及时劝阻。犬养为了发泄心中之恨,把樱子大肆凌辱,还说以后不承认她做女儿。樱子忍无可忍,愤然拿出母亲和合子当年的日记簿给犬养过目,又道明自己实非他的亲生女儿。犬养气得要再次射杀樱子,汪东原又再加阻拦。结果,樱子被押到狱中。自从樱子离去后,吴汉声若有所失,于是放下了文艺宣传工作,加入游击队行列,负上光复洛平市的重任。

第十八集

  自从樱子被犬养囚禁后,穆莉利用其汪夫人的特殊身份,常往狱中探望樱子,彼此互诉心事,旋而成为莫逆。吴汉声极想混进狱中探望樱子,但因守卫太严,未能如愿。她只得从穆莉口中探听樱子在狱中的近况,并请穆莉向樱子转达他的情意。不久,他追随游击队往前线作战去了。洛平市一片风声鹤唳,盛传国军就要反攻,洛平的大战将要爆发。百姓纷纷收拾细软逃离洛平市,穆莉的双亲亦决定跟随众人撤退。在他们极力游说之下,仍得不到穆莉答应一同离去,因为穆莉坚持与汪东原在一起,夫妻共同进退。时国军与游击队均已纷纷进攻洛平市,犬养光雄心知大势已去,决定一方面撤退驻守各区的宪兵,另一方面则枪决所有在狱中的大小犯人。此事引起汪东原极大的关注,因为狱中大部份犯人都只是犯了偷窃罪,但犬养光雄却不理会这个问题,而且还声言连樱子也不放过。这倒把汪东原吓着了,于是不顾一切,决定将樱子从狱中解救出来。

第十九集

  汪东原的中国特务身份,终于被樱子无意间知道。樱子不向日军揭发,还保证代他保守秘密,汪东原非常感激。但如此一来,却又被穆莉误会他俩余情未了,后经樱子多番解释,误会才告冰释。汪东原掌握了一封对刚占山影响极大的信,要胁刚占山进行策反的任务,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刚占山眼见日军气数已尽,毅然答应与汪东原紧密合作。日军节节败退,犬养犹作垂死挣扎,誓言屠城。汪东原为转移他的疯狂行为,故意透露游击队将要攻城的消息。犬养即调遣大军在洛平边区严守,但终不敌,溃不成军。吴汉声率领游击队,配合正规部队,在刚占山的协助下,光复洛平市,成功的保存了洛平市的军火库。

第二十集(大结局)

  洛平市光复,给全市百姓带来极大的鼓舞,他们纷纷回归,重建家园。樱子也收拾起悲伤的情绪,齐为洛平的重光而欢欣。日本宪兵全面退出洛平后,昔日的警司令厅长随即重登旧位,他代表政府,在广播中号召人民友爱团结,为维持社会安宁,必须肃清汉奸。此事引起了吴汉声反应,他联同师范学院的同学,组织了“汉奸惩治委员会”,声言一定要铲除汪东原这个头号的大汉奸。樱子与穆莉闻讯,担心不已,力劝汪东原立刻离开此地,但汪东原却安之若素,后经不起穆莉苦苦追问,才坦言自己的真正身份,同时着她保密,因为“长江九号”的特务工作尚未结束,他的身份仍要保持极度机密。汪东原准备离开洛平,当要起程之际,吴汉声持着手枪来到汪家。究竟汪东原的命运如何呢?吴汉声对他的误会是否有冰释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