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陕北,一个偏远荒无之地,在这片黄土高原上,人心纯朴,从来是阎姓族人聚居之所。某年,疫症横行,死掉半族人,就在这时,宋姓祖先到此,传授以火炮驱赶病魔,疫症得控,阎族不致灭族,更得宋族教晓制作爆竹、鞭炮之法,阎家铺得以兴旺,阎族族长遂下了旨令,要善待宋族人,生养死葬,不得有违。

  从此,阎、宋两族共处,唯宋族人不事生产,三代过后,已无一成材,只是倚付阎家,为阎家族人内的寄生虫,唯阎家族规严厉,无人敢犯,直至阎万曦当上族长,手段狠辣,每欲觑准时机,就要将宋族人驱赶,令阎家铺重生。

  故事开出,宋族人宋东升,执意于情,不理族规,大胆与阎家寡妇相恋,遭人揭破,要接受‘点天灯’之惩罚,唯死并不可怕,最可怕是目睹爱侣惨死眼前,东升厉声控欣阎家族长阎万曦无情,不知爱为何物,万曦执意履行族规,亲燃东升身上鞭炮,唯鞭炮烧至一半时,天降旱雨,东升得以不死,被逐,永世不得回乡。

  东升虽死而复生,但生无可恋,万念俱灰,在人生最低落无助的时候,遇上家春分,春分同情东升,为令东升重燃生存意志,不惜上山盗鞋,最后东升被春分感动,决远离此地,重新做人!春分以为好心必有好报,谁知事后才得悉东升与自己有婚约,现在东升触犯族规,春分亦被退婚,从此背负着一个不祥之名。

  两年后,东升以父仙游,要为父奔丧为由,再次踏进阎家铺这片黄土,表面是为存孝义,实则,是要为旧爱复仇,矛头直指阎万曦。

  宋东阳,宋族族长长子,亦是东升的好朋友,他义无反顾的相助东阳从新在阎家铺立足,处处维护,时时以真心相待,唯东升为报深仇,不昔利用兄弟真情,决心要扶东阳一把,誓要东阳取得当家之位,以抗衡阎万曦。唯东阳二娘,宋族当家焦玉,为保亲子宋东晓之前途,决不让东阳掌族权家业,机缘下,得知东阳不育之秘,即许下承诺,若东阳妻舒朗月能产下一儿半女,即让出当家之位,东升虽未悉东阳不育,多番献计,劝东阳借种得子,最后东阳顾及朗月感受,打消借种之念。时玉为东阳娶妾,女子正是春分,东阳一心以为春分是玉派下来监视自己,与春分关系疏离,加上春分出嫁之日,其家遭马贼洗劫,父母相亡,碍于守孝一年,春分未能与东阳成亲,只得暂待宋家。东升一计不成二计生,竟想到要掳劫东晓,唯紧要关头,重遇恩人春分,更得知春分就是昔日悔婚的妻子,对春分歉意更深,加上得遇旧爱亲父茅土,最后放弃以此方法复仇,东晓得救,从此,东升与玉矛盾日深。

  焦玉,一介女流,之所以要处处防人,皆因玉有过惨痛经历,当年东阳父病入膏肓,临死前竟然要?妻陪葬,幸好得女工桂兰洞悉,救玉出鬼门关,玉好生感谢,而桂兰亦道出之所以会帮玉,乃因曾遭东阳父奸污一事,并怀有孽种,被逼打掉,从此主仆二人,互相扶持。

  玉万事以晓为本,所做的一切皆晓铺排一个锦绣前程,谁知一次意外,晓不幸丧生,玉大受打击,万念俱灰,了无生存之趣,更枉论当家与否,东阳得以掌权,东升作为其得力助手,终有本钱与阎万曦争一日之长短。

  万曦,阎家首长,处事果断狠辣,为继香灯,娶计明凤为妻,初时夫妻不和,每生误会,及后经过重重波折,明凤终看出万曦并非无情无义之人,只是不懂表达,二人相处日渐和谐,明凤更得悉万曦失聪之事,对万曦更表同情。及得,万曦与父亲阎国业矛盾日渐白热化,明凤夹于其中,竟传统地一面倒向夫,后来更怀有万曦骨肉,阎家香灯有继,以往父强子弱之局,形势逆转,令万曦得以全面掌权。

  就在万曦最得意之时,与宋族当家焦玉接触日多,机缘巧合,不知不觉间互生情愫,不过万曦冷静自信,自制能力极强,于感情初萌芽时,已将情苗深埋,不让其有机会发展,而玉亦碍于身份,实在不能与任何人发展男女感情。不过身为万曦妻子明凤,直觉告之她万曦曾有出轨之心,此时亦为明凤心中一条刺。

  经过种种计划,东升终于得偿所愿,不单打击阎家炮的炮仗生意,令阎家一落千丈,万曦不单家道中落,更是众叛亲离,一无所有,东升的复仇计划似乎大功告成,但隐藏的祸患他却毫不察觉……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天已经旱了三个月,住在黄土高原上的村女计春分跪在枯井旁边祈雨。另边厢,山上的阎家铺内,宋东升和寡妇茅小卓因相恋而被宋、阎两族父老视为奸夫淫妇,被施以点天灯的刑罚。升向阎族族长阎万曦辩白求情,却更因而惹怒他。卓被活活烧死;升被鞭炮炸致重伤之际,突然天降大雨,他才幸免于难。分背水回家时遇到奄奄一息的升,她为了完成他的心愿,冒雨到刑场替他拾回卓的遗物。分返家后,惊悉已被退婚,未婚夫竟就是升!两年后,计明凤为了拯救家族的烟花厂,而在兄长元德陪伴下来到阎家铺,准备跟曦结婚。凤在吉日来到之前暂住在阎家。凤跟曦弟弟万天是同学,凤相约他见面,可惜他没有应约前来。升返阎家铺奔丧,当他知到父亲厘富的灵位不可以放在祠堂时,登时怒不可遏。

第二集

  阎族族人看见已被逐离去的升,追打之。宋族长房长子、升的好兄弟宋东阳出现救走他。升誓言要将富之灵位放在祠堂内。宋族当家、阳的二娘焦玉指阳妻子舒朗月十多年无所出,要阳休掉她,月闻言晕倒。月醒来后得知怀有身孕,不禁愕然。阳担心阎族子弟不按祖训让宋族分享阎族的家财;两族冲突如箭在弦。阳得悉月有孕,质问她奸夫是谁,月发誓并没有对不起他。玉为大夫断错症而气愤,另方而,亦因此而推断出阳不育。玉担心升为富灵位一事开罪曦。宋阎两族因祖坟被挖而起冲突,阳乘机游说宋族父老支持他将富的灵位放入祠堂;玉暗气。曦指责升挖坟挑起两家仇怨,升为表清白,表示愿意再受点灯之刑,曦只好准许他返回阎家铺。玉以延续长房香火为由,逼阳纳妾,阳反对无从。分收到宋家的聘礼,喜上眉梢。

第三集

  阳指分的八字不好,拒绝纳她为妾,玉反指他同样命硬,跟分刚好配成一对,逼他就范。阳向升透露不育一事,升认为玉以纳妾一举来揭穿阳不育的秘密,提议他借种生子。阳酒醉后向月说出借种一事,表示要有子嗣才可名正言顺做当家,月听罢一惊。玉知道阳的计划后,决家将计就计,捉奸在床,令阳做不成当家。阳带月下山打种,最终由于不忍心伤害月而打消了念头。升怒责阳临阵变卦,阳反驳说没有子嗣也可以争当家之位。凤和分同日出嫁,自是前者暗自垂泪,后者满心欢喜。二人出嫁途中刮大风沙,她们更被马贼抓去。阎家的吉庆堂鞭炮仓库被纵火,马贼又在山下出没,曦因而推测有内奸。他其后利用升来引出内奸。

第四集

  凤和分平安返回阎家铺。天追问凤迷路一事,却遭她责备要怀疑她。凤自伤小腿,好让玉不会怀疑她腿上的血迹。曦和曹军长商讨围剿马贼姚老二一事,曹重提合作私制枪炮之议,曦婉拒之。马贼血洗计家,阳以分守孝一年为由延后婚期,玉无奈。分望着满目疮痍的家园,不禁想起出嫁前母亲的叮嘱,以及被马贼抓去的遭遇,顿时百感交集。婢女阿静见凤先水土不服后受惊晕倒,担心是曦亡妻之怨魂作祟,提议天请法师驱邪。凤病情转好,曦父国业向凤细说曦妻被马贼掳走的往事。凤和曦成亲当日,曦表明只希望凤为他传宗接代,凤则要求早日回门,以探望病危的父亲。曦欲跟凤行房,凤拒绝他时踩碎了他心爱的唱片,曦怒掴她一记耳光,更指她只是一件被卖的货品,凤大是难过。

第五集

  凤冲进曦的书房,要他休妻,好让她重拾自由和自尊。曦大怒,回说她的生死由他决定。玉着分代替月送饭给在田里工作的阳,月无奈。月拒绝让分帮忙做早饭后便晕倒。分看到阳亲自喂月吃药的恩爱模样,不是味儿,再看到嫁衣给老鼠咬破了时,更是黯然神伤。阳见同父异母的弟弟东晓个性倔强,是做当家的材料,有意退出,升闻言一凛。卓的妹妹小琴买火药时被驱赶,升送火药给她的父亲茅土,更助他开井。分送饭给阳时遇见升,升始知她是阳妾。晓失踪,玉怀疑是升所为。玉硬指他与分有私情,毒打分来逼他交出晓。玉得知曦抓了升,心知不妙,到阎家取人,遭曦拒绝。曦逼升诬蔑阳是绑架晓的主谋,升宁死不屈。

第六集

  曹将晓救出,曦却将之囚禁在阎家,业不满。曦表示这是铲除阳的好机会。凤闯入曦的书房,表示已放走晓,更扬言假如曦不休掉她,她便会一直跟他对着干。曦盛怒,掴了她一记耳光。玉、阳等得知晓在宋族父老宋厘贵家中,大喜。业慨叹自己当年也跟曦一样专横跋扈,十五年前令妹妹小虹残废及痴呆后才得到教训;业劝凤暂不要妄动。病重的分终于醒来。她知道自己被赶出宋家,恳求玉原谅她,玉却不为所动。玉到阎家向曦赔罪,凤奉命接见她。凤讥讽玉不来问罪却来赔罪,玉反言相讥,凤至始方知曦的用意。分昏迷不醒,升内疚。阳自责害了分,遂听取月的建议跟分成亲。凤偷走被曦发现,她威胁如果不让她走她便会红杏出墙,曦一怒之下污辱了她。

第七集

  曦看着凤和天的订情信物银锁,决定要天成亲。曦追问天家传银锁在哪里,天惟有向凤取回银锁,凤对他的懦弱感到失望。升擅自替土开井,井下陷,升跌进浮沙中,命悬一线。玉开罪了曦,贵乘机夺权,玉无奈。凤决定离开阎家铺。她跟昏迷的分话别,在她耳边鼓励她要争取自己的路。凤还未踏出阎家铺已被捉回。升被土救起。升坦言回来是为了报仇,土指升的心太软,注定会失败,劝他离开阎家铺,寻找新的生活。分醒来,阳带她拜祠堂,遭贵冷言冷语。曦当众奚落升,指他既没能力又没出色。升借酒浇愁,向分诉说两年来在西安的潦倒生活。曦再向凤施暴,凤用刀刺向他后逃走。曦负伤追捕凤,二人在崖边相遇,凤宁死不屈。

第八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凤抢去曦的手枪,射向他,此时曦身后出现大队马贼,曦拉着凤躲进沙洞内,逃过一劫。曦伤重晕倒,凤拖着他走。曦半昏半醒间,想起前妻被马贼掳走的片段。二人再遇马贼,曦拚死救凤。曦给凤休书和一笔钱,凤错愕。天惊悉凤知道曦是聋子的秘密,向她解释曦为了威信才掩饰缺陷,并要求跟她离开,凤拒绝。天向曦坦言要离开阎家,去开创自己的天地,又表示希望和凤续前缘,曦大怒。曹造访阎家,重提私做军火一事。曦由于看不到曹的正面,不能从他嘴唇的活动来推断他的意思。曦急了,幸凤突然出现解围。曦在一座废桥下找到天,曦着他回家,他却坚决要离开。升打算离开阎家铺并卖田给贵,阳阻止他,指贵会将田地转卖给曦,众父老哗然。凤陪分拜求子石时透露曦是聋子一事,并直言取得他的信任后会向他报复。

第九集

  阳被族人讥讽不能人道。阳知道是贵散播谣言来向他报复,以打击他竞选当家。分扶着醉醺醺的阳回房间,替他解衣时被他赶走。玉向阳表明为了长房能继续做当家,他一定要让分打种。月惊悉阳已答应让分打种。阳只好告诉她此事涉及国民军。升知道阳瞒着分打种一事后,拒绝再当中间人。琴患急病,土背着她到阎家铺求诊。他们被宋族人驱赶,阳挺身帮忙时再被讥讽不育。大夫指琴肺部受损,要每天来诊,升强要琴暂住他家。玉责备心腹桂兰办事不力,迟迟找不到打种的对象。琴透露卓曾被族中长辈污辱,怒责升没有替他报仇。升推测长辈乃曦。月藉她生日为由,不停灌分喝酒。分半醉半醒之间,感觉到阳在跟她亲热,暗喜。

第十集

  阳对分关怀备至,分心甜。升看到阎家欺负土父女,挺身相救,与曦起冲突。此时,一匹失控的马冲来曦背后而来,升出手相救,但曦双眼却仍被石灰粉所伤。曦拒绝幪着眼晴休养,凤好言相劝。月奉玉之命替兰做寿,兰喜出望外。玉请求凤替阳向曦美言,好让阳能当选当家。凤虽然看穿玉的阴谋,但仍答应帮助她。玉表示已替兰修葺祖屋,兰恍然玉有心赶她离开,玉不讳言担心她会破坏其计划。曦对凤仍不信任,且仍挂念前妻,凤气愤。凤为曦的前妻设灵位,逼他接受前妻已死的事实,曦大怒。晓出疹子,兰照顾他时晕倒在地。大夫指兰病情严重,并指她曾堕胎,死胎在腹中变为脓包。玉至此方知兰曾被丈夫污辱,恍惚她痛恨宋家人。与此同时,玉想起当日丈夫临终前的恶行……

第十一集

  月替兰按摩时,兰趁机挑拨月跟分的关系;玉责她胡言乱语,她却反言相讥。玉和曦深夜幽会之谣言甚嚣尘上,玉认为曦不会放过造谣生事者,所以对传言不作任何响应。卓夫之弟弟阎国基率众殴打升,指他是造谣者。曦指宋世文才是元凶,责基公报私仇。土被曹拘捕,琴向升求救。阳请玉帮忙求土,玉敷衍了事。曦为了让升欠他一个人情,不但救出土,更请他为阎家开井。玉到庙会看戏,众人对她幽会一事窃窃私语,玉处之泰然,认为曦会现身摆平。曦来到后,果然让所有人不敢再闲话半句;凤不禁自忖玉比她更了解曦。分有身孕,玉等高兴万分,月则不是味儿。玉等庆祝分有喜,兰故意邀请升出席,又暗示升和分关系非浅,众大惊。

第十二集

  升恭喜阳后继有人,并奇怪兰会做出损长房又不利己的事。升到阎家清理马粪来还曦的人情债。分知道升在阎家工作,请凤关照他。兰突然来访,透露分的胎儿是升的,凤震惊之余,庆幸曦不在场。凤质问玉打种一事,玉解释为了长房能继续当家才出此下策,希望凤可以保护分和保守秘密。晓送药给兰,兰以为是玉差他来讨好她,以哄她闭嘴。兰大怒,骂宋家对不起她,让她不能再生育,无子嗣送终。月至此始知兰曾被公公污辱。玉为怕分知道真相,着阳带她返娘家拜祭父母并在那儿暂住一阵子。分、阳在分娘家遇见追寻失马到此的升。分突然觉得跟她洞房的并非阳,心神紊乱,凤安慰她说胎儿才是她的一切,其它的大可不必理会。分送药给兰时发现她已去世。

第十三集

  凤对兰之死感到怀疑。玉否认对兰下毒手,并请凤代她向曦美言,好让阳能顺利做当家。凤指自己力量薄弱,提议她找业。玉跪地求业帮忙,只是业不理会她。业问曦支持谁当宋族当家,并续指阳父厘顺心术不正,不宜让阳当家。业提议由容易控制的文出任宋族族长。宋族祭祖及选当家之日,以文为首的宋家子弟反对阳接任当家,时曦出现恭贺阳,众人即噤若寒蝉。阎族子弟闻阳要开烟火厂,不满,更认为是曦偏袒阳所致。曦以基母要挟基摆平事件,基气愤。宋族子弟到吉庆堂指责基打伤文,双方起冲突,宋族子弟更要求分拆阎、宋两族的祠堂,曦苦恼。凤无意中知道贵教唆文假装被打伤来逼阳下台,犹豫应否告诉曦。

第十四集

  凤深夜造访玉,告诉她文、贵合谋假装被打伤。阳、升奉命找文,却见他被袭击,重伤昏迷;玉急谋对策。曦跪地求业出面摆平拆祠堂一事,业表示无能为力。两族族人在祠堂对峙,曦束手无策之际,阳捆绑着升到来,指升是殴打文的凶手。另方面,贵亦出来指证升;升惨被众人殴打泄忿。曦找业,业不讳言文被打一事是自己策划,目的是要教训他。曦向凤细诉他与业多年来不断暗中角力的原因,凤至此始知他的苦况,二人关系好转。月陪分去求神期间,分突然肚子痛。分胎儿不保,伤心痛哭。玉试出是月杀害了兰,并痛心她竟向分下毒手。月否认陷害分,阳听到一切,对月大感失望。

第十五集

  分自责令胎儿不保,又令家里变得冷清。凤以她曾说过的「命硬不认命」来安慰她。升下山找土,看见分返娘家,便暗中在门外守着保护她。翌晨,升发现有马贼,带分暂避,可惜送她上山时再遇马贼,分被掳,升被枪伤。凤到宋家,发现分不见了,向玉大兴问罪之师。玉解释分返了娘家,已命人接她回来。过后,玉悄悄地找曦帮忙。凤和阳在玉的房间发现马贼的勒索信,始知她被掳去。玉听到阳向众父老借钱作赎金,叹气之余亦责阳卤莽。玉告诉他暗地里向曦借钱是为了保护分的名声,阳内疚。升强忍着痛去找马贼。他误杀官兵,幸土及时出现替他收拾残局,并告诉他玉已交了赎金。分返回宋家后并没有向阳交代甚么,却托凤转告升没有被马贼污辱好让他安心。

第十六集

  基不满曦借钱给玉,赎回不干不净的分。凤气愤,反驳之。业教曦放任谣言指曦借钱给玉,是向宋族落井下石之策,以重整阎族子弟的人心。凤不满大家抹黑曦,曦安慰她,说这无损他的地位。曦突然聘请升到吉庆堂当杂工,升心知他是来利用自己来重建阎族子弟对他的信心。升在吉庆堂打水时发现水井干涸;天突然打了一个旱天雷,他心感不妙。旱天雷击中贞节牌坊,基乘机指这是凶兆,矛头直指向分,贵也附和,说要大义灭亲。凤反驳此乃无稽之谈。曦提出由分三跪九叩到牌坊,向天公谢罪。其后,业怒责曦没有藉此事来铲除宋族长房,曦表示他也是逼于无奈。分三跪九叩后仍未下雨,玉担心。凤提议带分返娘家避风头。

第十七集

  宋阎两族为缺水而起冲突,曦安抚说已派人去邻镇取水及开井,但众人仍针对分是不祥人。曦派升下山送物资给凤,土提议升带琴一起去。琴对分冷言冷语,凤看出琴喜欢升。曹突然率兵至,表示因捉马贼而要驻扎在阎家铺,曦表欢迎,众不悦。阳提议宋族离开阎家铺,暂避天旱,玉反对无效。曦和曹饮酒作乐时,接到宋族离开消息,曦表不屑;接着收到马贼来犯,曦请曹击退马贼,曹即带兵离去。宋族回来时遭基等阻拦,此时凤出现令基放行。分从远处打水回来,升帮忙引发琴妒忌,骂分勾引升。分自责是不祥人,升安慰并坦言对她的感情,分错愕。

第十八集

  虹生日,凤为她打扮一番,业勃然大怒,责凤自把自为。升和琴努力开井找水源,琴听到分诉说自小被母指骂命硬克夫,不介意琴不喜欢她,琴对她印象改观。阳搬食水回来,众争相取水而起冲突,更令阳的腿受伤。玉提出写休书解民怨,曦认为于事无补,反对让分受委屈,会继续到邻镇买水,跟老天爷斗耐力。吉庆堂加夜班赶出货,基妻小翠不慎引起火灾,众慌忙走避。火灾令众更迁怒于分,业提出烧死分以息天怒,凤反对遭软禁,曦和玉欲救分无从。土到阎家报喜,说发现有水从新井涌出,业实时将他软禁。两族人把分押至天灯台,欲烧死她时,升赶到阻止却被制服……

第十九集

  贵怀疑升和分有奸情,幸曦出现摆平事件。曦软禁业,又使计令基不敢再听命于业,业认输,答应离开阎家铺。凤带分上街,逼面对谣言,分坦言她的心已出轨,有违妇德。升捉了可疑人物,怀疑他是马贼,着曦严刑拷问以证明分没有被马贼污辱,曦怒责他,逼他尽快成亲,平息他与分的谣言。玉知道分爱上升,让她选择跟升远走高飞,还是留在宋家,分内心挣扎。玉惊见曦的正室夫人左芷君,神志不清地出现阎家铺,通知凤。凤悄悄带君返阎家,大夫指她患有失心疯。曦接信后赶返阎家,可惜君却认不出他来。凤看见曦对君情深款款,伤心,往找分倾诉心事,听到分自责对不起阳,凤忍不住说出阳不育及打种一事,分感晴天霹雳。

第二十集

  凤劝分跟升远走高飞,过新生活,并愿意协助二人私奔。玉知道凤泄露打种一事,不悦,向分坦言为了长房当家会不惜一切,分指责她毁其名节及一生,玉反责她是不祥人,凡事应逆来顺受。君失踪,曦勃然大怒,幸土将她找回来。土不要酬金,表示将会收升为义子,希望曦不要为升的婚事费神,曦拒绝。凤建议将君送到省城治病,曦希望先让记起他再去治病。曦播放君前喜爱的歌曲,唤醒她的记忆,可是歌声却令凤心伤。马贼逃走了,曦怀疑他仍藏匿在阎家,担心君的安危。曦踏进房,即遭受马贼乔老二和君的偷袭。乔和君逃至祠堂,与曦展开枪战。

第二十一集

  玉向分坦言打种一事全是她的主意,与升无关,愿放她自由。曦为亲手杀死筠而伤心,借酒浇愁,升见状讹称君是自杀,曦怒说君不会为别男人自杀,升反驳君上山就是为了救乔,曦闻言心痛。分喜孜孜来找升,希望跟他远走高飞,升却说不敢带她离开,分闻言如堕冰窖。曦和升一起去追捕乔,当发现乔和马贼踪影,曦急不及待要杀乔,升阻止,认为应连根拔起。曦返阎家铺,始知晓已死,到宋家拜祭他,遭阳阻挠,斥责他是缩头乌龟,更被玉掌掴。凤指责升拒绝带心爱女人离开,更经常接近曦,必另有所图,警告他别伤害曦。阳不满升不带分远走高飞,二人反目。阳决定要照顾分,月不悦。土劝升放弃报仇,不值得为报仇而令兄弟反目及忘情弃爱。

第二十二集

  土声称为阻止升报仇,会将他的计划告知曦,升忍不住透露卓曾被曦侵犯,土震惊。月向玉请示分的去留问题,玉表示月已是长房管家,由她处理。月向祖先上香,誓言会为长房继后香火。玉乘曦不避抢去其手枪自杀,曦阻止,但枪声令玉暂时失聪。凤认为升深爱分却放弃带她走,必有图谋,着曦小心,曦不以为然。凤透露升为了替卓报仇而放弃带她远走,劝分放弃升。阳即将出门,月着分趁此机会离开宋家,分心有决定。分到升家,请琴转告在天灯台等候升。曦吩咐升下山帮忙,升以为他受凤影响所致,曦直言不怕他报复。分彻夜未归,月推测她已离开阎家铺,心喜。玉为了拾回晓的算盘上的算珠,不慎走进玩巨型陀螺的范围,更被陀螺撞倒……

第二十三集

  凤得知曦购入熊胆和麝香,只为了治好玉的失聪,感不是味儿。升下山途经天灯台,看见基母及分的鞋子,始知分跌进水井,欲救她时被基母推下井。基母在牌坊放鞭炮庆祝后,突然暴毙。曦决定为基母风光大葬,好安抚基。曦看见玉站在城楼上,担心她再次轻生,劝她不要自暴自弃,应为自己未来筹谋,玉却不领情。站在城楼下的凤看见二人亲昵状,心伤。升多番尝试也爬不出井,慨叹上天对分不公平,分却说上天待她不薄,让她死前有他在身边。曦得知业患重病,坚持要接他返家,凤无奈,但怀疑玉假装听觉未恢复,可能对曦不利,曦竟说早知玉双耳转好,凤错愕。土适时救出升和分,着二人趁机远走高飞,升心动,分却说要返阎家铺。

第二十四集

  阳得知分已失踪两天,责月没有派人找她。月说分想离开宋家,阳反驳指分无家可归,不会离开,更直斥月变了。凤不明白分为何不离开宋家,分向她透露自己与升在井中亲吻,并认为自己与淫妇无异,现在不知如何是好。升和玉在吉庆堂相遇,恍然中计。时凤和基率众而至,直指二人幽会,并表示假如二人立刻离开阎家铺,则不予追究。此时,曦出现替二人解围。凤解释为怕二人加害曦,才与基合谋赶走两人。只是曦表示基早已安排将二人点天灯,好公报私仇。分见升平安回来,大为激动,说会跟他白头到老,劝他不要报仇。升答应,并要带她离开阎家铺。业抱病回来,曦见同行的还有天,不禁一愕。

第二十五集

  月向租客加田租,对方拒绝跟她商讨,要跟玉对话,月气结。天出现解围,月感激。曹突然造访,要征召壮丁当兵剿马贼,更透露知道族人假扮马贼一事。曦提出以钱代替壮丁,曹开价每人十个大洋。凤认为曹乘机敲诈,怀疑有内奸,矛头更直指业。曦命升送信到司令部,向军区司令部检举曹敛财。玉接到曹约见的口信,月坚持陪她赴约。曹表示知道曦派升送信一事,提议合作消灭曦,让宋家接掌阎家铺。玉深明唇亡齿寒的道理,找曦商量对策,并提议由她交钱给曹。曦说曹早已对她垂涎,决不会让她犯险。业察觉到曦跟玉的关系不寻常,认为正好藉此机会赶凤走,天和意。曦带着钱到曹之军营,曹答应离开,但要求曦让他带走玉,曦挥拳相向。

第二十六集 焦玉为爱 舍身失节

  万曦因袭击曹军长而被囚禁,因而重遇东升,原来东升在路上被曹军长所擒,幸而他身上的告密信早已被他销毁,没有落入曹军长之手。 万曦被擒,明凤变得六神无主,竟然向国业求助,惨被他奚落一番。其实他早已命万天下山与曹军长见面谈判;与此同时,东升与万曦已准备乘机逃走,但曹军长却突然将二人放走,万曦对此事百思不得其解。

  万曦及东升在上山途中遇上前来营救的万天,万曦因而想像到二人获释的真相,所以急忙赶返阎家铺向焦玉查询,可是她只是支吾以对,万曦心中已知道焦玉以自己的清白,以换取自己获释……

  万曦因焦玉为自己牺牲之事而借酒消愁,明凤见状便向万天查问,得知真相後,明凤虽然承认在此事上错怪东升及焦玉,但她仍未对二人解除防范。 朗月突然呕吐大作,春分见状非常忧心,但朗月阻止她对外宣扬此事。

  因为早前曹军长之时,阎家铺上下传出焦玉已为失贞妇人的流言,令焦玉到了在阎家铺传统习俗「六月还灯」的日子,竟无人想取得由焦玉放出的河灯,更特意在她的灯上做了记认,焦玉心中虽不是味儿,亦唯有接受。万曦此时向焦玉询问当日拯救自己之事,焦玉亦坦言承认,而且,她更直认其实早已爱上万曦,令万曦大感愕然,而万曦亦向焦玉相告自己失聪的真相……

  东阳从省城回来,将两个荷包分别赠予春分及朗月。事後,他竟然见到万天有同一款荷包,误会他与朗月有染,东阳一怒之下出手殴打万天。 东阳误会朗月与万天有染,朗月唯有将自己有孕之事公开,原来她为令长房能有子承继,能够令宋家长房得以服众,所以私下找男人借种,而且已怀有两个月身孕,东阳惊闻消息,觉得眼人月已非当初的朗月…… 曹军长突然放走万曦与东升,令二人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十七集 性情大变 强势对人

  焦玉朗月见面欲商量东阳之事,朗月说明自己有身孕的必要性;焦玉替她担心,朗月却以说她的长房可助她解决一切事,焦玉无奈。朗与亦主动向春分说出自己有孕之事,虽春分极力追问,朗月却坚持不透露是何人协助成孕。

  芧土开井有所发现,高兴不已直至喝晕,但却不肯向东升说出发现为何。焦玉东升在晚上私下会面,原来两者一路密谋对付万曦。

  原来自东晓死後,焦玉一心想替儿子报仇,於是全力协助东升,让他设计令万曦误以为焦玉对他有情;之後向曹军长设计陷害他,而让他错觉焦玉牺牲色相救万曦;可惜这一切,却为出外替朗月寻回腰包的春分所得悉。

  国基欲入阎家不果,明凤了解情况;原来因为小翠被聘入阎家代回乡的春菊来照顾少虹。

  得悉又是国业从中安排,明凤特意向国业质问;国业竟坦言承认此次安排是要教训国基之馀,亦向明凤示威。国业更借此调侃明凤,令她气结不已。 明凤探访少虹,却因此得知她原来以回复神志,明凤更因此得悉了当年国业为何要如此对付少虹;明凤於是向万曦提出要带少虹下山医治,却被万曦强烈反对。少虹趁国业在她身边睡著,竟弄到油灯令国业身上著火。

  东阳借酒消愁醉倒,东升欲扶一把,朗月却出面阻止,更恶言相向,东升无奈。东升再一次大发脾气,更在大街上和朗月吵闹起来;朗月为了宋家面子,不得不努力阻止东阳将丑事当众宣布。

  看到朗月烦躁不已,焦玉欲开解却不得要领,只好亲手替朗月按摩,更藉此说出心底话。

第二十八集 东阳醒觉 重新振作

  东阳晚上醉得一塌胡涂,竟到药铺前要求买打胎药;春分打水给朗月洗面,却发现朗月晕倒地上。春分欲搵医生却被阻止,因朗月怕医生验出胎儿是在东阳上出外营商时所得;春分回房时发现东阳醉在台阶上也不愿回房,尽力开解下东阳终於醒悟,明白自己不是,主动回房中陪伴朗月。

  早上,东阳焦玉表示,自己所为只是为了朗月,更说将不会酗酒,努力支持宋家,焦玉听後大表安慰。

  族叔主动交给东阳另一笔钱;令他非常感动,而东阳更说出希望在族中大会中上再集资云云。族叔对东阳此举总按捺不住,向东阳坦白,其实根本没有人支持东阳,一直以来都是东升将钱以其他人身分交予他。东阳听後大受打击,直奔人前与东升扭打起来,更在人前说出了自己不能人道的消息,令众人震惊。

  朗月往找焦玉,却无意中发现东阳交托之打胎药,不禁对朗月恶言相向;釐贵叔带同族人到长房问责,除以东阳之言外,更说出东阳买打胎药之事。朗月噤若寒蝉,幸得焦玉力压众人,暂将时件拖延。

  焦玉欲要东阳和朗月逃离阎家铺;但却己发现朗月已经失去踪影;焦玉等四出寻找,却发现釐贵等亦步亦趋。天光大白,大家终发朗月倒在田中... 春分不明朗月为何自杀,因替朗月办後事时,已发觉到朗月根本没有身孕;明凤解释朗月可能欲振兴长房而陷入幻想之中。万曦往找国业,欲将宋家之事大事化小,更说出想将来的儿子过继宋家;国业听後心中有所打算。东阳与东升在朗月坟前互吐心事。东阳坦言欲放下一切跳离此地,更将和朗月共同开垦之田烧去,一走了之。

第二十九集 东升奸计 明凤当秧

  焦玉将家中老仆遣散;明凤到访,主动奉上银票,劝焦玉离开此地另觅新生。釐贵终於当上宋家长房,竟说收到曹军长交待焦玉之情书;焦玉不愤釐贵欲借此事收去长房宅地,与同东升商量,但东升却视之为好机。东升主动向万曦表示焦玉要他传话,要万曦代她售屋卖地;东升更向万曦出示明凤所赠之银票;暗示一切为明凤在幕後操纵。万曦找明凤对质,中途却被国业刻意误导,夫妻感情决裂。

  东升与焦玉商量下一步之际,明凤亦与国业谈判;国业亦直认不讳是他暗中影响釐贵,但国业亦指出,主因是万曦不信任明凤才弄得如斯田地。 春分约见明凤,原来她是向明凤告别,但春分到最後亦没有让明凤得知,是因东升得知她有孕後,才答允离开之真相。

  宋家长房冷清异常,但春分竟发现焦玉亲到厨房煮菜,原来焦玉约了东升,希望二人离开阎家铺前,一同吃饭。席上焦玉以长房身分将休书交与春分,令她回复自由;春分於出发前,忍不住对焦玉说出,自己早已知到复仇计划,她不欲焦玉枉死,希望焦玉能与他们一起离开,惜遭婉拒。

  茅土与小翠偕东升春分一同离开阎家铺,但茅土在离开前,动手按动了毁灭阎家铺的按钮。

  焦玉晚上宴请万曦,以谢他协助卖屋之事;万曦除将银票交出外,更说如东阳回来,将无条件将屋地归还於他,此分情义令焦玉动摇。焦玉不断劝酒,更主动色诱万曦,可惜他毫不动情;焦玉唯有以药迷倒万曦,他在万曦药力发作前,焦玉却听到了他的心底说话...

  这边厢,东升对春分说过了这天,一切都将完结...

第三十集 捉奸失败 东升回归

  天刚亮,釐贵带同众人到长房家欲捉奸,可惜却扑过空;原来当万曦昏迷後,焦玉因看到他手上紧握东晓之算盘,心中不忍而告作罢。明凤再劝万曦不能过信国业,但反遭他斥骂;但言犹在耳,却突然传来万天建议改存阎家资金的天福银号已被查封,万曦如遭雷殛。东升与春分到达渡头,将上船前,因万曦派人送来饯别钱,令东升明白焦玉没有实行同归於尽的计划;东升怒极抛下春分赶回山上。

  万曦因银号之事,终明白国业一路处心积虑欲夺回权力;父子见面,国业将所有的计划和盘托出,亦说出将扶植万天来取代他;万曦终之错怪好人,面如死灰之际,国业竟说出如万曦想扳回败局,便应取出手枪,一枪了结面前的父亲,万曦面对这抉择,只好...

  晚上,失意的万曦竟出现在焦玉家前...

  东升质问焦玉是否怕死,焦玉坦言已被春分点醒;但东升却执迷不悟,决意置万曦於死地。

  早上,釐贵当众指控焦玉私下与奸夫见面,更举出证据正式将焦玉软禁;万曦欲探望却因失势而不得要领。

  茅土父女在山上遇上被蝎子所伤的春分;得悉东升赶回山上後,小翠终向父亲坦白,自己因情意而以谎话陷害万曦令东升留在山上报仇,之後更独自离开,令茅土担心不已。

  为救焦玉,万曦主动向万天求救,却反被奚落一番;万曦一筹莫展之际,东升却又出现,万曦不明他为何去而复返,东升辩称只为代春分报恩。明凤为救焦玉,亦向万天求助,但万天却向明凤坦言,他所做的一切只为夺回明凤;明凤再三澄清自己只爱万曦,但万天不为接受,更一怒之下,扑向明凤欲施暴...

第三十一集 国业归天 小翠横死

  万天突然失踪令国业烦躁,因此不慎堕进明凤与少虹的陷阱中;明凤向医生施压,欲将国业倒下之事正常化,但却遭医生抢白,说出国业早应在一年之前病发。国业向万曦剖白心事,承认自己没法好好栽培万曦,亦提到万曦心太软实不是当家的好材料;眼看国业最後仍执著满足於自己没有败於明凤的计划之下,万曦感慨万分。

  茅土背春分上山之际,却发现小翠已给马贼杀死。

  东升万曦商议,欲趁国业出殡之际,长房守护稀少之际救出焦玉;但举殡尾声,东升出现告诉万曦,说发现焦玉已被杀於屋中!万曦大惊,猛然独身闯到宋家长房;进入宋家後却发现焦玉无恙。此时万曦终忍不住自己的感情,猛然将焦玉紧紧拥入怀中;可惜,埋伏於此地多时的釐贵及宋族众人一涌而上...

  明凤欲救万曦,特意带刀探望他;但万曦为了不欲连累她,刻意在人前责骂她,更说自己对焦玉的心意;明凤大受打击,但却仍坚信万曦无辜。

  春分终寻得东升,将一切的真相告之他;但东升听得不能置信亦不愿相信,自己一直错害他人,春分失望不已。国基为尽法将万曦焦玉杀死,不惜将明凤与刚到的春分软禁起来,以求速战速决。

  东升出现在天灯台上,更特意接近万曦焦玉;万曦知必死无疑,却在这一刻仍要求东升放过焦玉,东升不禁动容。

  小翠负责看守明凤春分,春分为能逃脱,不惜威迫胁小翠,将她曾遇马贼之事公开。    

  东升以武力放走了万曦焦玉,但焦玉却留在东晓坟前不肯离开;突然间,万曦发现两人已马贼包围!

第三十二集 陷马贼围 九死一生

  乔老大率众马贼将万曦焦玉团团围困,万曦知必死无疑,出言与乔老大顶撞,期以己之命换焦玉性命。

  小翠带明凤春分赶往天灯台,途中却遇上马贼阻截;明凤被马贼捉走,而剩下的则对小翠春分虎视耽耽;小翠不幸被摛,春分则被迫走到悬崖边沿;小翠惨受污辱之际,仍不断叫春分向下跳,以死殉节...

  春分望向崖下百丈,咬一咬牙,终决定...

  万曦在蒙胧中苏醒过来,发觉自己仍未死去,但双目已毁,变成了一个完全残癈之人;而更发觉,能侥幸逃生被万天所救的,就只有焦玉一人,明凤则不知所踪。

  另一边,春分缓缓醒来,只看到小翠呆呆的看著月色;春分欲叫小翠齐回阎家铺,但小翠竟则问春分为何不跳崖殉节,更以蛮力捉紧春分,欲一起自尽...

  万天万曦等成功避入家家寨,但阎家铺的末日却已到临;山上众人得悉马贼将快攻到,亦复发觉地上冒出大量烟雾,水源亦告断绝。

  看著居民开始逃离这个他们赖以为生的土地,站在高处看著一切的东升,不禁唏嘘莫名;但另一方面,东升亦为自己失去了挚爱而後悔不已...

  六年之後,山上出现了一个军人的身影;原来他就是投身抗日战争的东升。当他步行至家家寨,第一个给他遇上的阎家铺人就是--万天;万天向他交待了这些岁月的变化後,东升亦再一次与万曦遇上。

  当这两个争斗多时的男性坐在一起,话题竟已是交流心底肺腑之言,而东升更发现万曦口中的焦玉,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