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游德泳会是当年在香港游泳界的飞鱼王子游德所开办的泳会,泳会成立的初期,有很多学生亦会慕名而来,但直至近年,游德因为对指导别人游泳失去兴趣,所以放在泳会的时间越来越少,反而非常积极发展泳池旁小食店的生意,泳会的名望因此越来越低。  

  游德本有游娴与游颖两个女儿,但因他早年与妻子水健儿误会分开,而健儿带着幼女游颖离去,从此没有再联络,所以只剩下长女游娴与他相依为命;游娴天生长短脚的缺憾,因此她甚少游泳,但对于游泳的理论却有很深入的研究,所以闲时她亦会代替游德指导小孩子游泳。

  一天,游德泳会所属的泳线被另一间泳会霸占了,原来香港游泳组织已决定将除掉游德泳会的属会资格。游德知道这个消息后,立刻与师弟召开紧急会议,因为泳会的前途直接影响小食店能否继续以超低租金经营下去,三人根本紧张小食店多于冰会,遂决定不顾身世,同组织的主席夫人求救,希望能让泳会久延残存下去。与此同时,随母在美国生活的游颖因意气而趁暑假来港,欲找来在网上结婚的「老公」相伴散心。然而,在游颖心底里其实隐藏着来港寻父的心愿。巧合的是,游颖的网上「老公」原来是涂少磊。而少磊却将大学同学兼好友汤继乐的照片当作是自己。很快,游颖知道被耍,气愤地缠着继乐及少磊,要二人一起助她找寻生父。

  过程中,被游颖看到游德一副师奶无能相,怎也不会是曾经风光的飞鱼王子。及后更发现原来游德正正是她的亲生父亲,更是感觉羞耻,难以接受。而这种对亲父卑视的态度,当然令亲姊游娴反感,姊妹俩在不太愉快的情况下相认。在湛时庭的苦肉计下,终于将游德等师兄弟对游水的奋斗心再度激发起来,众决定接受组织主席夫人的建议,就是在暑假末的终极大赛中,赢取得一定分数,以挽救泳会。游娴在与游颖的相识过程中,发现游颖的泳术高超,一心要游颖加入泳队出赛,但知与游颖的误会难以一时化解,见游颖以为弄伤了她的长短脚,便以此要胁。果然,游颖不虞有诈,应承参加泳队。当然,游娴长短脚是天生的,不是游颖所造成的事实,很快便被揭发,游娴以家姐身份恳求游颖留下泳队,口硬心软的游颖虽然答应了,但往后每每得寸进尺,令已处处忍让的游娴也会劳气,形成俩姊妹既欲互相了解,又互相拗气,在拗气之中又互相认识,建立亲情的微妙关系……

  这个暑假甫开始,游娴的生活起了很大的变化。同时,游娴一直暗恋的汤继乐,也是遇上重大的家庭变故,就是父亲生意失败,宣布破产,本为医科大学一年班的继乐,面对肩负家庭经济,个人学费的重担,在少磊的介绍下,进了古政的Teens(天使)体育用品公司工作。

  健儿得古政的通风报讯,也回到香港来。因健儿了解到小女儿游颖欲得父爱的心态,同时也惦念大女儿游娴,加上多年来对游德其实还未忘情,故此欲来港一家团聚。游娴、游颖相处间,虽然经常地斗气,但始终血脉相连,姊妹情不经不觉间萌芽起来。游娴发现游颖对继乐甚有好感,因自卑心作遂而决定对继乐的爱意更加收藏。直至一天,怕水的继乐不慎遇溺,游娴、游颖姊妹俩同时不顾一切地跳进水中拯救继乐,爱之深推使游娴速度倍增,竟比游颖更先一步游至继乐身边将之救起。事件中,游颖看出游娴对继乐原来是那么着紧,这不是爱是甚么。但是继乐却误会了救他的人是游颖,对游颖多添几分好感,而游娴也顺水推舟将二人成全。这一切全给游颖看在眼内,本着逞强的心,游颖没有将误会即时澄清,成为她与亲姊游娴之间的一道刺。

  可是,就在继乐开始正视游颖对自己的好意,开始认真想及感情事的同时,偏偏令继乐更加意识到自己所爱的人,并不是游颖,而是在他家庭巨变后,鼓励他、帮助他接受现实,克服困难的游娴。在游娴、游颖、继乐的微妙感情三角之间,这一切不过是青春路上的部份印记,是成长过程中的阵阵涟漪。比赛临近,大家本以为胜券在握,可是临出赛前,有队员受伤,天使队成员缺一不可,惟最后关头,在游颖的极力鼓励之下,游娴再披上战衣,与天使队其它队员并肩出赛,誓要赢得锦标冠军。

分集剧情:
第一集游颖回港寻父姊

  一代游泳健将游德与妻离异后,与长女游娴相依为命,并跟三师兄弟共住。游娴暗恋大学生汤继乐多时,却一直不敢表白,被好友潘小凤取笑。游德主理的泳会因人数日渐减少兼欠缺佳绩,惨遭昊天泳会夺去其泳池使用时段,昊天运用新科技训练学员,将游德旧式训练直比下去。

  游德师弟涂古政经营体育用品公司,因曾答允照顾其年少叔叔涂少磊,加上辈份问题而常被少磊欺负。少磊于网上结婚,与好友继乐、江冠杰往机场接其网上妻子游颖,游颖为试验网上丈夫,使计作弄三人。原来游颖乃游德幼女,远道来港参与特训及见父姊,但受表姑妈沙姑影响,答允不与父相认。

  游娴为免泳会学员因习泳时段提早而退会,以积极行动来支持游德。继乐受泳联所托调查游德泳会,小凤不知袖里硬拉游娴上前自我介绍。游德为了游娴,决定报名参加泳赛挽回泳会声誉。泳赛当日,游颖因误会游德与沐玉露在更衣室内发出淫声,令游德滑倒。游德因伤影响表现,却赢得在场所有人士的鼓励声,游颖却认为游德下贱与无能,不屑跟他及游娴相认。

第二集游德健儿医院重逢

  游娴发现游颖是其亲妹,犹豫应否告知游德。游颖对父姊感失望,决定留港挑战昊天泳会头号选手洪水晶。昊天教练海明威经计算机分析后,指出游颖的弱点。游颖正式加入昊天,水晶使计令她不能发挥水准,还惨遭明威惩罚。游德见游娴、游颖发生龃龉,怒斥游颖没家教,游颖反唇相讥,游娴禁止,游德始知游颖是自己幼女。

  游颖上网吧,竟见少磊等三人要跟自己办网上离婚。游颖以为继乐是其网上丈夫,得知他往相亲,尾随并进行破坏,继乐遂带她见少磊,不料游颖竟将他推下海中。小凤与游娴替游颖向其队员报复,反连累游颖受罚,游颖怒斥二人无聊。继乐替游娴修理计算机磁盘,无意中发现内有泳会账目记录。游娴请继乐吃丰富早餐,答谢他帮忙,游德等却以为二人拍拖,不料,游颖到来即唤继乐做「老公仔」,众诧异。

  游娴请求继乐协助父妹言和,与众安排游德英雄救美,却被游颖发现计谋,怒斥众人无聊后,拂袖而去,万料不到,途中遭一群童党抢去其背囊。众闻游颖呼叫声,赶往营救,游德受轻伤,而游娴为妹抢回背囊被童党中一女孩推跌受伤,女孩跳下海中逃去无踪。游颖母水健儿从外国回港时,因哮喘发作送院,恰巧送进游娴所进医院,健儿与游德于医院重逢,二人却犹如火星撞地球。

第三集游颖练成转身绝技

  游颖因闻游德泳会将于九月结束消息,习泳时心不在焉,被明威责骂,并要对她进行特训,水晶不满。明威命游颖「片石」来领悟其泳会「片石转身」的绝技。游娴本因继乐前来医院探望而高兴不已,却从小凤得知泳会结束传闻,怀疑遭继乐出卖。游娴等为解除泳会危机,招揽新学员,继乐虽不承认自己出卖泳会,却愿意前来相助。

  众伴游颖「片石」,健儿因见游娴力气如自己般,雀跃,游颖见状大发脾气。继乐计算出「片石」的角度与速度配合,方能发挥其功效,游颖略有所悟。游颖终做到「片石转身」,可惜却未如水晶发挥得好,不忿,决加倍锻练肌肉。游德认为游颖体格不适合使用以「片石转身」,遂与游娴一唱一和,希望令游颖改用其绝招「破冰转身」,不果,但其实游颖已将其理论深入脑海中。

  游德担心游颖强行练习「片石转身」,找健儿商量,健儿信任游德,劝游颖接受父亲意见。水晶与游颖对赛,游颖初以「片石转身」而落后于她,后改用「破冰转身」,终超越水晶。游颖虽胜水晶,却因而拉伤手筋,游娴遂送上游德的药酒。游颖要求加速训练,水晶不甘后人,亦作出同样要求,却乘机撞伤游颖,游德见状欲救爱女,却被师弟兼情敌洛厚仁抢先一步。游德见厚仁跟健儿、游颖言谈甚欢,妒火中烧。

第四集游德泳会组成接力队

  游娴游说游颖加入游德泳会,游颖藉词游娴伤愈后亦可参加泳会来推搪她。厚仁与健儿多年后重逢,仍对她有感觉,沙姑遂怂恿他对健儿展开追求。厚仁为Goggles运动用品公司的泳术总监,决定赞助昊天泳会并选出奥运之星,厚仁以水晶品格差为由,赶她离开泳会,明威求情不果,厚仁更他加强对游颖的训练。游颖得知厚仁是继乐舅父,兴奋告知自己与继乐的亲密关系,煞坏厚仁。

  游娴知父因厚仁出现心情烦躁,决继续上街招募队员,继乐相助,曾跟继乐相睇的沉鱼甫见继乐即拉住他,游娴遂招揽她入队,惜无功而还。游娴接警署馆通知为当日劫案认人,但当她重遇当日夺去游颖背囊的温柔后,竟打算罗致她入泳会,而决定放过她。游娴、小凤到酒吧邀请温柔加入泳队,却惨遭她童党们戏弄。小凤发现银包不见了,游娴遂陪她回酒吧寻找,却无意中得悉温柔被父母所逼出国留学,游娴把握机会,成功罗致温柔。

  健儿、游颖不知游娴天生长短脚,以为意外造成她伤残,内疚不已。少磊遂利用二人的同情心,使计令游颖加入泳会,惜不成功。厚仁准备于记者会上宣布游颖为其公司的奥运之星,游颖却另有决定。在众人努力游说下,小凤、沉鱼、温柔及游颖四人,开始接受游德训练。

第五集游娴谎言被识破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玉露素来钟情游德,视健儿回归如临劲敌,惟有落力讨好游德与游娴。不料,健儿竟决定与游颖搬回游德家照顾游娴,气煞玉露。健儿声称将会带游娴回美国,游德大表反对。健儿欲看游娴成长照片,游娴恐被发现撒谎,不知所措,幸游德及时阻止。游德欲修补与游颖关系,上前攀谈,游颖指游德泳术空有理论,虽自小渴望父爱,但现已不再需要,游德难受。

  游德要求游颖等四人习泳前先打好基础,游颖不满只做热身运动,指游德训练技术过时,更讥讽他不能与时并进。小凤制造机会让游娴与继乐独处,继乐热心介绍医生给游娴,反令游娴不安。健儿为游娴见医生一事紧张万分,小凤借来X光片给游娴蒙混过去,不料医生竟指游娴可做手术矫正长短脚,游娴更感苦恼。 游娴以不欲动手术为由,欲拖延时间,健儿以漂亮鞋子吸引她,而继乐更以一起跑步来鼓励她接受手术,令游娴心花怒放。游颖认为与小凤等程度有别,跟她们练习会浪费时间,游德即说出游颖先前所指的外国理论不适合中国人体质,游颖却不同意。游娴跟游颖诉说儿时往事,游颖听得津津有味。玉露欲使计令健儿离开游家,幸被小凤及温柔及时发现制止。游娴为说谎一事忐忑不安,可惜当她打算告知游颖、继乐真相时,游颖已知一切。

第六集游娴勇救继乐

  游颖怒气冲冲回家收拾行李,更要健儿随自己离开,健儿得悉游娴天生缺憾,顿感心乱如麻。健儿与游德终在海边寻着游娴,健儿与游娴互相道歉,游德听见二人真情对话,感动。健儿打算留港照顾游娴,厚仁以她有相关经验,邀请她加入其任职之体育用品公司。游颖离开泳队,剩下三女无心练习,游德亦感灰心。游娴见状,想尽办法向游颖道歉,希望她可以改变初衷,惜仍无功而还。

  继乐与家人上馆子晚膳,被游颖看见,既羡且妒。健儿看出游颖仍醉心游泳,游颖却死口不认。游颖见厚仁看泳队练习录像带,作出分析,获厚仁赞赏。小凤等三人又欲诈病逃避习泳,游德之大师兄湛时庭带同三位小童来挑战三人,希望藉此激发三人斗心,可惜弄巧成拙,更遭昊天所组成的魔鬼队揶揄。游娴因未获游颖、继乐二人原谅,难过。

  继乐父汤志伟因投资失利,其酒楼面临倒闭,志伟更因此失踪,继乐欲向父生意上好友求助,不果。游娴以为继乐财政紧绌,替他解围,继乐自尊受损,当众愤斥她。继乐闻世交行踪,赶往码头,惜仍来迟一步,更不慎绊跌堕海,游娴跟踪而至,不顾一切跃进海中救他上岸。游娴致电求救时,游颖至,见继乐不醒人事,上前替他做人工呼吸,游娴、少磊在旁见状,愕然。

第七集继乐少爷变平民

  众以为是游颖救继乐一命,取笑继乐要以身相许答谢她。志伟为个人投资失利,连累其酒楼乐意轩的伙计而道歉,并表示打算破产解决问题,众表不满,时一老茶客七叔至,并要求喝乐意轩所泡的茶,部长遂为他泡最后一壸茶,万料不到,七叔竟与志伟商量,表示愿意沿用旧伙记接手乐意轩,众喜出望外。继乐喜见志伟承担负责任,更因而上了宝贵一课。

  继乐跟少磊、冠杰跑到沙滩上卖广告,赚取第一次薪金。少磊以长辈身分逼古政聘请继乐,虽然继乐没工作经验,但古政赞赏他诚实,决定聘用。继乐感激众人支持自己,小凤劝游娴说出救继乐真相,游娴迟疑。继乐经历家庭巨变后,学懂不凭表面看事物,更自责不明白游娴善意的谎言,二人冰释前嫌。

  继乐、健儿各为其运动用品公司争夺代理权,健儿排除万难,将建议书送至客户手中,继乐却因不敢下船而错失机会,被古政责骂。游颖知继乐怕水,决定教他游泳克服心理障碍。魔鬼队私下挑战游颖等四人,游颖一口答应,沉鱼与温柔犹豫。继乐与众上乐意轩晚膳,感触良多。小凤着游娴借醉当众说出救继乐的真相,温柔听见,二人遂联手逼游娴就范,不果。少磊试探继乐对游颖心意时,游颖竟突然带醉向继乐示爱,游娴等听见,呆住。

第八集游德捉奸夫妇误会消除

  温柔欲逼游娴向继乐表白,不果,游娴却决定为了游颖,将自己对继乐的爱意埋藏心底。继乐父母返内地重新开始,继乐等送别二人后,游颖鼓励继乐加入泳会继续习泳,少磊为接近游颖,亦表示要加入。游颖有感距离与魔鬼挑战之日逼近,不愿花时间跟继乐等新成员练基本训练,游德遂按四女的体格及特质分配泳式。游颖不理游德反对,坚持以美式理论训练众人,并自荐做他助教,却对私斗一事绝口不提。

  继乐因父破产而被取消会所之附属会藉,在客户朱总及厚仁、健儿面前出丑。健儿欣赏继乐务实作风,厚仁却不认同外甥的执着与坚持。游娴得知继乐正与健儿在公事上竞争,为了游颖与继乐,苦思如何助他取悦朱总,及后更借助健儿之力,让游颖想到如何贴合朱总的口味,果然,朱总对继乐的安排及工作态度大表满意,继乐大喜,感激游颖相助。

  玉露以为健儿与厚仁偷情,向游德告密,游德妒火中烧,到酒店捉奸,最终却演变成闹剧。健儿、游德回家后当众互相指摘,游德理亏,重提当年健儿与厚仁的「奸情」,健儿怒不可遏,时庭遂劝二人及玉露将当年误会说清楚。真相大白,健儿仍感不满,后经游娴好言相劝后,准备重新接受游德,可惜游德欲向健儿道歉时,却有口难言。

第九集温柔供出游娴心底秘密

  继乐为新建议书询问众人意见,游颖提出意议,众赞成并为继乐通宵改良建议书,果然朱总赞赏新建议书有动感与创意,继乐鼓舞。温柔突然对游娴求原谅,游娴奇怪。原来少磊逼温柔供出游娴的秘密,游娴知道后即赶往阻止少磊将一切告知继乐。少磊不堪游娴苦苦相逼,答允不说出真相,游娴却仍未放心。游颖向游娴展示继乐所赠新款手提电话,及二人合照,游娴失落。

  游娴误会遭少磊出卖,泄露秘密,后才发现弄错。游德无意中得悉温柔的友伴欲利用她犯法,将真相告知,温柔终发现被友伴出卖,失望,游德安慰并鼓励她。游颖等见魔鬼队秘密训练,依样画葫芦,游德发现后,训斥众人,更列举众人的缺点以致未能加强训练,游颖焦急,险将私斗一事说出。游德致电往上海公干的健儿,却被厚仁使计截去,又令他误会二人同房,游德妒火中烧。

  继乐对与游颖关系感迷惘,少磊提议设计试游颖,不料,游娴竟不顾一切冲入房救继乐,而继乐对游娴的水晶手链触感与在海中被救时相似,狐疑。游德对刚公干回港的健儿态度冷淡,健儿奇怪。健儿代古政向厚仁说项,希望其公司将一些无利可图的国家代理权给古政,厚仁表面答允。游颖等与魔鬼队私斗之日,沈鱼男友池祖荫不慎驾车撞伤温柔,温柔坚持比赛。

第十集游娴为泳队出赛

  健儿一时口快,被游德等发现私斗一事,众即赶往泳池。温柔因脚伤不能继续决斗,更险酿意外,幸游颖及时将她救起。魔鬼队逼游颖等受惩罚,游德代为出头。游颖遭游德指摘,深心不忿,更发脾气不肯与众一起探望温柔,独自习泳,继乐、少磊苦劝不果。古政被指一桥两卖,遭客户索偿。古政怒斥健儿出卖自己,游德亦乘机指摘她与厚仁关系暧昧,健儿呼冤,赶往找厚仁了解事件。

  健儿相信厚仁,回家闻众为古政张罗筹钱,即告知已将事件交由警方处理,众半信半疑。继乐怀疑游娴才是当日下海救自己的人,遂试探她,不果。健儿同情古政,决将私己钱给游娴助他解决危机。游娴发现游颖为改良破冰转身,暗中进行加强腿部的训练,遂与小凤等人一起加入支持她,游德见众人终现团队精神,赞赏之余却暗自担忧。

  游德深知游颖苦练只会适得其反,苦思如何改良破冰转身,终从游娴的洋娃娃及健儿身上得着启发,惜成效未如理想,游颖却无意中从装修工人身上,领悟出新方法。全港超霸杯入围赛当日,温柔因喝了祖荫的过期果汁而感不适,未能出赛,继乐遂建议游娴出赛,游颖为了比赛亦表支持,但游德与健儿以游娴感受为前题,宁愿放弃比赛。游娴最后出赛,但因长短脚问题,有游出界外之虞。

第十一集天使队晋身决赛 游颖倒戈

  在众人的鼓励声中,游娴终游毕全程,游颖即以独创的方法将破冰转身改良,技惊四座,终令泳队晋身十六强。游娴先天性缺憾成传媒焦点,游颖被忽略,不快,继乐开解她,更表示羡慕她能与家人齐心为比赛,游颖因而得知志伟生辰将至,心有决定。继乐发现游娴竟是水晶店常客,起疑。游娴恐继乐发现真相,找小凤倾诉,却被温柔及沉鱼听到二人对话。游德接纳祖荫加入泳会,惹游颖不满。

  古政因财政问题而解雇继乐,游娴开解他时,继乐险些又堕海,游娴拉住他时说溜了嘴,继乐因而得知她才是当日下海救自己的人。朱总看中游娴的新闻价值,表示愿意注资古政的公司,条件是要游娴做代言人,以及泳队要在全港超霸杯夺得冠军,游娴答允。志伟生日当天,游颖暗中安排继乐父母来港,却一直联络不上继乐,幸继乐终在二人回上海前赶至会面。继乐感激游颖安排,答允会在任何情况下亦支持她。

  朱总在记者会上宣布天使队正式成立,并由游娴任代言人及队长,众愕然,游颖更愤然离开记者会,其后更发现杂志报道游娴救继乐一事。游颖心情欠佳,少磊却在此时向她示爱,更为了取悦她而被警察警告。游颖不知所终,众人遂上街找她,不果。众从电视新闻得悉游颖转投昊天的魔鬼队,愕然。

第十二集嘉年华会贺健儿生辰

  游颖获继乐的衷心支持,不再计较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游娴自责,竟欲退出泳会,众以大局为重劝阻她。健儿得悉游颖转会,即找厚仁商量。厚仁以退为进,令游颖误会健儿对自己转会一事向他施压,一怒之下回家跟健儿起争执,更指斥游娴装可怜博同情,游德忍无可忍,怒掴她并要她向游娴道歉,游颖不忿拂袖而去。

  少磊与继乐开解游颖,游颖终被继乐说服回家,健儿知道游颖担心母爱被夺,遂安慰她。厚仁向众宣布游颖正式重投泳队,与众进行艰苦训练,游颖却遭队友排斥。游德与小凤等三女使计令游娴重新习泳。继乐加班工作,游娴与少磊准备与他往吃宵夜,却因游颖突然到来而取消。冠杰错过预订周末的嘉年华会场地作表演而饮泣,刚巧游颖正为如何替健儿庆祝生辰而苦恼,遂打算再申请在嘉年华会中为她搞派对。

  厚仁不认同游德对游娴的训练方法,健儿担心游娴加深伤势,游德不以为然。健儿无意中发现游德为自己所买的生日礼物,暗喜。冠杰申请嘉年华会场地成功,雀跃。游德欲送生日礼物给健儿时,健儿却被游颖拉往嘉年华会,在小凤带领下,众人为健儿高歌一曲,健儿高兴万分。正当游德打算送上礼物时,厚仁的速递生日礼物至,游德恐被比下去,唯有悄悄将礼物收起。

第十三集健儿吃温柔的醋

  温柔赞游德的镯子漂亮,游德便讹称镯子是拾回来的,将它转送给温柔。游德侧闻健儿将遇真命天子,即把握机会在她面前出现,可惜事与愿违。游颖送上情侣戒指给继乐,更准备迎接他的吻,继乐尴尬不已。健儿见温柔戴上游德所赠的镯子,疾妒。继乐不适,游娴从旁协助他应付工作,又不停奉上果汁给他,继乐却懵然不知。

  继乐对游颖的爱意,渐感吃不消,甚至不敢回家,遂找少磊商量,少磊决定代他将心意告知游颖,最终却不忍告之,气煞继乐。魔鬼队队员Lily不适回家,素来温婉的队员Elly竟撒谎指她与男友口角而缺席训练,厚仁不满。温柔见祖荫节俭成性,使计请他吃大餐,却令健儿误会她与游德约会。健儿回家醋意大发,古政指健儿妒忌温柔,众却不以为然。游德与众人到朱总安排的泳池习泳,祖荫旧地重游,欲语还休。

  小凤无意中拿起宣传泳队的广告歌来唱,被监制赏识获试音机会,小凤却因童年阴影,不敢接受。冠杰闻言,回家找出童年旧照,被少磊及继乐发现真相。继乐加班工作,游娴购果汁回公司却被困于升降机内,游颖后至,送来外卖给继乐。继乐借故离开公司,竟发现游娴刚从升降机救出,二人一路上言谈甚欢,继乐更从游娴的奇想中得启发,希望发展适应体形的贴身泳衣,却完全忘了游颖。

第十四集小凤得冠杰相助试音成功

  游娴知道即将有一关于记忆金属的网上发布会,即致电通知继乐,可惜刚巧游颖正邀继乐一起看天文现象九星连珠。游德三师弟汪可强曾在乐坛打滚,请缨带小凤试音,可惜小凤唱起歌来没有感情,冠杰遂装扮成她偶像,希望激起她的感情。时庭见众在池边找到一弹弹波,即着他们扔掉,并说出骇人旧事,温柔不以为意,还将弹弹波带回家,但当遇上连串怪事后,即吓得跑往游德家避难。

  Lily怒斥Elly诬蔑自己,游颖却信任Elly,替她出头。游娴离家与继乐一起参与网上发布会找资料,游颖又外出看星,温柔为免独自在家,不理游颖反对,硬要随她外出。继乐为找资料,失约于游颖。游颖不小心将继乐整夜所下载的数据磁盘弄坏,继乐大怒。游娴企图用倒立方式将资料背出,不果,却想到可以用当日的笔记关键词汇,再于网上找资料。

  温柔怕黑,硬拉游德一起看电视,健儿见二人又在一起,不悦。众看泳队宣传片,游颖感没趣,离开。冠杰凭另一造型,终令小凤浅尝堕入爱河的感觉。众庆祝小凤试音成功,可强更雄心勃勃要组织小凤与冠杰为情侣檔,一闯乐坛。继乐为达成游娴梦想,提议一起玩二人三足,二人穿梭大街小巷,好不开心时,为避迎面而来的搬运工人,身躯靠近,二人互感异样。

第十五集继乐凭歌向游娴示爱

  继乐对游颖的管束,不胜其烦,为令她先提出分手,不惜丑化自己形像,惜事与愿违。厚仁宣布安排魔鬼队入特训营,并示范「扰(绕)流泳法」,众羡慕,厚仁却从明威口中得知游颖成绩停滞不前,着他与队医用药量,并加紧训练。游娴因脚患,未能发挥破冰转身,游德、时庭惆怅。温柔见祖荫拿着弹弹波对空气说话,吓得心惊胆颤,游德安抚她时,又被健儿撞见。

  游颖见健儿为游德不快,却因厚仁来电邀约回母校慈善舞会一事,心情实时变佳,鼓励她接受厚仁。继乐随古政洽谈应用记忆金属于泳衣物料上,继乐为进展顺利致电告知游娴。继乐得知原来游娴已留意自己多时,心有决定。继乐下决心跟游颖说清二人关系,并将情侣戒指归还,游颖大受打击,竟迁怒少磊。

  游娴虽只是舞会义工,健儿仍为她准备晚装,游娴不禁拿出继乐当日所赠的高跟鞋。游娴重遇昔日病友技(阿)安,见他虽因股骨发炎导致伤残,仍能乐观面对人生。舞会上,继乐决代替因胆怯失场的小凤上台唱歌,更凭歌寄意向游娴示爱,小凤替好友高兴,致电电台诉心声祝福二人,恰巧被正身在特训营中的游颖听到,Elly乘机上前挑拨,怂恿她夺回继乐。继乐邀游娴共舞,却被其同学发现游娴缺憾,并取笑他,继乐受压,否认跟游娴拍拖,伤透游娴的心。

第十六集健儿答允与厚仁结婚

  游娴被继乐伤透心,独自跑到街上,不肯听继乐解释。游娴待心情平复后,强装若无其事接听继乐电话,却指称他与游颖较为合衬,继乐苦恼。健儿被厚仁的深情所感动,终答允其婚事。继乐在公园遇一直留意他与游娴的晨运客,终想通不应介意他人目光,欲找游娴说清楚,可惜却被游颖从中阻挠。健儿高兴地告知众人自己再婚的决定,游德以二人未办离婚为由,反对,健儿气极。

  游德因健儿决定跟厚仁结婚,无心教导众人,时庭暂代其职。游娴无意中得悉继乐母亲洛贤突然回港入院消息,告知继乐,继乐因工作请求她代为了解事件,游娴犹豫之际,游颖自告奋勇往医院。继乐赶往医院只见游颖,失落,遂约游娴见面。游娴接受少安的意见,应约跟继乐说清楚彼此关系,并将他所赠的水晶手链归还。

  小凤等担心游娴承受不了失恋,以及父母复合无望的双重打击,与温柔、沉鱼等轮流相陪,游娴竟表示会欣然接受父母离异。游德行逛至昔日与健儿约会的戏院,毅然下决定跟她离婚,令健儿大受感动,厚仁却对他的一番话,甚感不满。厚仁为免夜长梦多,决定与健儿往印度旅行结婚。众人在游德家中替健儿庆祝,健儿始知游德视温柔如女儿,怅然若失。翌日,健儿随厚仁离港,当途经戏院前,情不自禁下车。

第十七集继乐被误会为商业间谍

  健儿突然跑回家,众错愕;而厚仁因健儿突然逃婚,大受打击。厚仁的总公司派来高层人员E.K.Ho来港,二人一起见大客朱总,朱总提议厚仁、古政的泳队进行比赛,替旗下两品牌泳衣作宣传。厚仁为求胜,不惜要明威向游颖下重药。游颖讲解破冰转身窍门给游娴听,游德却隐觉不妥。

  Elly正式取代Lily正选之位,厚仁却从明威口中得悉游颖表现差,决不计后果,要明威对游颖加药。继乐找游娴,游娴向少安介绍继乐为游颖男友,又见二人言谈甚欢,顿感失落。温柔以为祖荫撞邪,与众一起跟踪他,见他行踪怪异,更觉可怖,后被祖荫发现,知始一场误会。厚仁从明威口中知道古政正研发人工智能泳衣。洛贤出院,游颖请缨陪她覆诊,继乐不悦,更斥她多管闲事。厚仁发现游颖因与继乐闹得不快,却向少磊发泄,决利用少磊对游颖的感情取古政人工智能泳衣设计图。

  古政找生产商始知其研发布料已被厚仁的公司申请为专利,深信遭继乐出卖。游娴以电邮表示信任继乐。游颖发现继乐约游娴见面,抢先应约安慰继乐,游娴见二人相拥,黯然离开。继乐父母从游颖口中知继乐被误会,厚仁遂邀继乐加盟其公司,志伟为避嫌,替继乐婉拒。游德翻看旧笔记,决创新方法教游娴,与游颖对赛。

第十八集厚仁为争胜放弃游颖

  游颖险胜游娴,后手部发颤,厚仁即慌忙替她掩饰,游德隐隐察觉不妥。众视继乐如仇人,少磊虽于心不安,又不敢说出真相。健儿终知道继乐对游颖无意,却因游颖好胜,不肯承认。游娴介绍少安给众认识,游德见他坐轮椅,不安。小凤终发现冠杰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补偿,既愤怒又伤心,游娴安慰她。游德、健儿为两女的感情事苦恼。

  健儿发现游颖对游娴阳奉阴违,遂婉言开解她,却不得要领。游颖为求胜,不断苦练「扰流泳法」,不果。厚仁暗中接纳水晶归队,更视她为秘密武器。游颖发现水晶秘密习泳,厚仁决将计就计,希望能激发游颖的斗志。少磊不忍见继乐为学费及生活费做多份兼职,召集众人想办法。游颖将健儿的支票交给继乐,继乐惟有着少磊转回给游颖。游颖将继乐情况告知其父母,继乐大怒,终在二人面前指游颖只是普通朋友,游颖难受。

  游颖回家将一腔怒气发泄在游娴身上,斥她装模作样,游娴委屈。游颖无意中得悉少磊才是出卖古政的人,上前怒掴他,责他累继乐受屈。少磊以为游颖会报警,打算请众人吃饭认罪,没料游颖为了得智能泳衣与水晶作赛,而决定押后揭发他。游颖败给水晶后,晕倒,厚仁决以水晶取代其位置,游颖至此方看清众人真面目,大受打击。

第十九集游娴、游颖修好撮合父母

  少磊安慰游颖,却不得要领,游颖突然不知影踪,少磊无奈向游娴求救。游颖晕倒送院,医生指她服用过量药物,众担心。健儿、游德往找厚仁晦气,责他为私怨害幼女,厚仁厚颜否认。少磊不堪继乐继续受屈,终说出真相,古政怒不可遏,继乐要求将他交给自己处置。游娴不顾自己发烧,继续习泳,为了哄游颖更四出买零食给她,却在途中不支晕倒,经医生诊断为股骨发炎所致。

  游颖不但不领游娴的情,更向她大发脾气,健儿自责过份纵容她,游德遂教训她,游颖终向健儿道歉。大赛将至,时庭等指导众人习泳。游娴、游颖使计替父母修好。游颖约继乐见面,说出当日为要跟水晶私斗,而没有替他雪冤道歉,又鼓励他再追求游娴。游娴应约见继乐,却突感不适晕倒送院,健儿自责没留意她发烧多日。

  医生建议游娴做手术将受感染的股骨切除,游娴担心手术失败,加上大赛将至,不允。继乐决定跟父母往意大利。游颖无意中得悉游娴为手术而担忧,以出赛与否来鼓励她接受手术。游颖恢复习泳,但却发现手脚不协调,令她信心大失。游德决以当日为游娴所创的「磁浮泳法」教导游颖,游颖终练成功,取胜有望之际,厚仁却突然出现,通知游颖转投游德泳会比赛,违约需作巨额赔偿,众愕然。

第二十集乐离港游娴遇车祸(大结局)

  众人为游颖合约上的赔偿问题苦恼,祖荫遂建议买六合彩。游娴不理医生劝告习泳,终被众指摘。少磊使计偷取厚仁的钥匙,希望盗回游颖合约,不果,更被拉上警署。祖荫高兴地告知众人中了六合彩头奖,温柔却看出内有蹊跷,跟踪他后,终发现真相。小凤习泳时心不在焉,游娴遂说出冠杰的心愿,小凤决定跟他一起组队发展歌唱事业。

  继乐离港前夕,往找游娴,却缘悭一面,遂要求少安代照顾游娴,少安鼓励他亲自向游娴说清楚心意。游娴听电台广播,忽闻继乐透向自己道歉,情不禁泪流满面。超霸杯赛事当日,游娴陪少安覆诊,却满怀心事。游娴忽闻继乐所乘班机出事,与少安赶往机场,因而交通失事,游娴重伤昏迷。小凤等因担心游娴,无心作赛,游颖以达成游娴的心愿来激励众人。超霸杯大赛中,水晶使出扰流泳法,干扰其它选手,却对游颖的磁浮泳法丝毫不起作用,厚仁愕然。

  众在大赛后,颓然往医院,随后竟见魔鬼队队员送院,奇怪,原来厚仁令队员服违禁药,终招恶果。沈鱼终发现祖荫为富商之子,并与温柔发展恋情,气极。少磊对游颖爱意不减,游颖却决定回美国继续学业,二人能否再续网上情缘?继乐回港,送上专为游娴设计的高跟鞋,究竟他能否接受坐在轮椅上的游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