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H.K.FIRM的老板是洪定威,威以前是这间律师楼的律师兼合伙人,但因冒犯法官而被停牌,又因前度合伙人亏空客人巨款潜逃,令这间律师楼顿变成一间由钉牌律师经营的负债律师楼,亦被同行视为「垃圾FIRM」,有经验律师都怕影响名声,威唯有找一班肯捱肯搏的新牌律师回来,重建H.K.FIRM。

  新牌律师乐斌因形象作风不合大FIRM要求,被裁员失业,斌担负着家庭的经济包袱,只好受雇于威的律师楼,却遇上三个各有原因而前来应聘的新牌律师:卓伟名不甘在大FIRM做师傅跟班,宁愿来细FIRM自主打官司搏取名声;钟清铃因感性、正义自把自为打官司,被师傅排斥而掉职才转来细FIRM;蒋思嘉则为暗恋名而来,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

  斌古灵精怪的官司作风,令斯文优雅的铃以为他是个流氓律师,铃初时对斌颇抗拒,然而斌对铃的友好热情,却渐渐消解了铃的戒心,从斗气冤家而成为朋友知己。斌的屋村式平民化作风,与名本来也是格格不入,但斌能大方欣赏名的优点,名也渐被斌的豪爽感染,两个大男孩惺惺相惜中建立出友谊。

  在律师楼,斌与嘉最玩得埋,斌亦是唯一知道嘉暗恋名的人,斌本欲撮合嘉和名,可是却令名错摸暗恋自己的人是铃。同时间,斌已不知不觉喜欢了铃,当斌欲向铃表白时,却见名正式约会了铃,而铃也觉名是理想对象,跟名尝试发展。斌不想伤害与名的好友关系,只好收起对铃感情,被逼成了铃的暗恋者。

  可是铃竟无意中撞破斌暗恋自己的秘密,铃为免尴尬唯有诈作不知,但对斌却渐渐起了微妙感觉,铃同时发觉与名性格不合,终于向名交待二人只能维持朋友关系。斌以为放下道义包袱,放胆追求铃之时,名却误会斌暗中向铃教唆,嘉代斌向名解释,令两个大男孩冰释,但名对失去铃,心中仍始终有点耿耿然。

  当斌友情爱情两得意之际,律师楼老板威欲在斌与名之间拣选合伙人,但因二人各有所长,威拿不定主意,引起名对斌起了竞逐之心。可是一个误会,名觉斌出卖了他们的友情,把之前与斌累积的感情冲突、事业竞争,一股脑儿爆发出来,愤然离开了H.K.FIRM,一对好友变成为陌路人。

  斌虽欲挽回与名的友情,但名却处处跟斌打对台,在官司交手中意气用事地誓要打赢斌,斌在面对友情僵局时,爱情亦隐隐出现危机...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新扎律师乐斌上场

  乐斌是个新牌大律师,他偶遇另一女律师清铃,清铃误会乐斌想非礼她,双方结下梁子。乐斌的好友青见因藏毒罪惹官非,乐斌为他上庭,以怪招赢得官司,为青见讨回清白,但输的一方郄是乐斌效力的律师楼的大客户,乐斌因此而被解雇。

  乐斌的同事思嘉是个缺乏自信的新扎律师,她暗恋另一律师伟名,经常找乐斌陪她偷看伟名打官司。乐斌失业后到定威的律师楼见工,见定威被前上司艳娜上门追债,遂拒绝应聘。乐斌父亲乐健被裁员,乐斌急于找工,决定接受定威的聘请,巧合的是青见也在律师楼当办公室助理。

  乐斌负责一宗妻子控告丈夫强奸的案件,代表丈夫,对方的律师正是清铃,二人据理力争,乐斌劝清铃和解,清铃拒绝。法庭之上,丈夫被指有奸情,但控方证人郄助丈夫,令清铃处于下风。

第二集 伟名、清铃和思嘉跳槽

  乐斌认为此案只是夫妇之间的争执,劝清铃和解,二人略施小计令夫妇和好,乐斌大乐,但清铃因此与上司冲突,决定辞职。伟名想在细律师楼工作,有更多机会上位,决定加盟定威的律师楼,而思嘉为见心上人不计人工,也到定威的律师楼工作。乐斌知清铃失业,介绍她到定威的律师楼工作。四名新扎律师加盟,定威决定大展拳脚,带他们到红灯区拉客,四人大感尴尬。

  艳娜知思嘉到定威律师楼工作,大为愤怒,上门找她并找定威追债。众人奇怪何以定威会欠艳娜债,美莉大爆当年,定威与艳娜本是情侣,他们和另一拍檔合伙开律师楼,但该拍檔郄夹带私逃,定威把债务揽上身,后定威和艳娜分手,即另娶他人,令艳娜对之极为怨恨,周不时向他追债。

  乐斌试图与清铃改善关系,告诉她关于其暴走鞋的故事,鞋是其父送给他,希望他能行快一步,为民请命。乐斌误会清铃喜欢年长男子,实该男子是清铃的父亲。定威叫四人分成两组,思嘉请乐斌帮手,让她同伟名一组,乐斌同意,清铃郄误会乐斌和思嘉是一对。伟名负责为一自闭症男童文仔涉嫌伤人辩护,负责此案的警察正是伟名父卓凡。乐斌的前度女友Mary找他聚旧,他一改形象赴会,众人八卦跟踪,Mary请乐斌为她的男友辩护,其男友因偷窥而惹官非,乐斌和清铃实地考察下,认为案件有可疑。

第三集 乐斌与清铃打赢官司

  伟名向文仔查问不果,青见以自己亲身经历开解文仔,思嘉温柔劝告,文仔把案情一一透露。伟名赞赏思嘉细心,交付更多工作给她,思嘉得他信任,芳心大喜。此案的检察官是艳娜,思嘉担心遂请乐斌帮忙,清铃见状肯定二人情侣关系。乐斌见清铃与中年男子状似亲密,多加试探,清铃大方表明是父女,乐斌大为尴尬。

  乐斌和清铃为偷窥案上庭,乐斌出怪招占尽上风,休庭后乐斌在电梯内被误会是色狼,全公司的人也视他为色狼,令他大感没趣。思嘉出庭表现欠佳,伟名助她一臂之力,艳娜把伤者肥强带上庭,令法官同情肥强,艳娜向伟名提出和解,伟名拒绝。伟名发现文仔一见肥强怕得失禁,请思嘉为文仔做心理评估。

  清铃对Joe心存怀疑,同伟名讨论,伟名支持她,二人感情大进。乐斌和清铃无意中发现Joe私藏大量偷拍的女性大腿照片,揭发他是偷窥狂,但Joe警告他们基于律师守则,不能揭发他,更要落力为他脱罪,清铃不忿。清铃想在庭上指证Joe,被乐斌阻止,乐斌不断向清铃暗示,清铃火遮眼拒绝理会,最后Joe脱罪,清铃欲向Mary道出真相,最终不忍。退庭后,乐斌故意弄破清铃的丝袜,Joe见状情不自禁非礼清铃,庭警实时拘捕他,Joe法网难逃。清铃知是乐斌借她过桥,怒不可遏,乐斌解释之际,Mary杀到,怒骂他隐瞒Joe之事,乐斌无奈

第四集 思嘉表错情

  伟名为文仔完成心理评估,认为他是因心理压力而伤人,但法官认为报告不合程序拒绝接纳,思嘉苦苦哀求,更冒险坐青见的电单车追赶法官。思嘉为加大胜算,偷看艳娜的计算机档案,被她识破。思嘉单恋伟名,借意约会他,但伟名毫不领情。法庭之上,法官接纳心理评估,艳娜反对,伟名传召文仔作证,文仔一见肥强又再失禁,伟名传召另一证人,证明肥强曾虐打文仔,令文仔身心受损,法官认同文仔和肥强都是受害者,判文仔无罪,伟名和思嘉欣喜若狂。

  思嘉以庆祝为名约会伟名,更盛装出席,兼送上礼物,但伟名却请来全律师楼的人同来,令思嘉失望。乐斌送上趣致公仔给清铃陪罪,二人关系有好转。律师楼一连打赢两场官司,士气大振,定威更提前出粮,但却出不足,鼓励众人继续努力找生意以求出足粮,众人无奈。

  律师楼以打风化案和离婚案成名,一连接了多宗类似官司,定威代表一丈夫向其妻申请诉讼,对方的律师竟是艳娜,定威同艳娜心知二人只为出气,故约定故意在当事人面前互数对方不是,令双方好下台,岂料艳娜和定威戏假情真,互爆自己的私隐。二人争执一发不可收拾,反令当时人为二人劝交。乐斌之妹乐雅和母亲小芳被模特儿公司禁锢,乐斌和伟名赶往帮忙,伟名以法律条文吓倒对方,事件和平解决

第五集 乐斌与伟名调查断指案

  伟名帮乐雅和小芳解围,乐雅对伟名一见钟情,邀请他回家吃饭,乐斌为免家人担心,隐瞒财政困难,后幸得家人体谅。定威的医生友人在酒吧偶遇Anna,双方过了一夜后,医生离开时发现随身的矿泉水樽内竟有人的断指,医生找定威陪同报警。此案由伟名父卓凡负责,卓凡以严重伤人控告医生,伟名和乐斌求情不果。定威三人到医院调查伤者Anna,定威扮鬼扮马令Anna供出医生非伤害她的人,众人大喜,决定找出真凶,但定威拒绝支付侦探调查费,乐斌和伟名唯有当兼职侦探。

  乐斌与伟名由医生和Anna相遇的酒吧入手,清铃和思嘉前来支持,二人向酒保打听,查出Anna是黑社会头目唛哥的情妇,酒保认为此事可能是唛哥不满Anna偷汉所作出的报复行为。时唛哥的手下到来,见二人查问唛哥,不由分说追打二人,乐斌处于下风,幸思嘉使出跆拳道救他一命。伟名与清铃逃走,清铃不小心扭伤,伟名对她细心照料,更背起她,刚巧思嘉也背着受伤的乐斌与他们会合,四人会面不禁笑起来。

  乐斌与伟名对唛哥家门外偷窃找线索,发现唛哥警告Anna不准乱说话,不准为医生说项,乐斌和伟名推断真凶是唛哥。法庭之上卓凡按证据指控医生伤人,乐斌一一反驳,Anna作供力证医生才是真凶,乐斌反驳是因唛哥的威吓,Anna才说谎,但Anna却供出医生有啜手指的怪癖,伟名与乐斌惊讶。

第六集 乐斌暗恋清铃

  定威派思嘉负责一强吻案,思嘉忐忑不安,思嘉往找当事人车房东主车先生,因惊青令沟通欠佳而被对方投诉,定威大为不满。思嘉练跆拳以发泄,伟名找到她,对她多番安慰,更请她教授跆拳,思嘉芳心暗喜。伟名约会清铃,清铃向他透露在中学时代,曾有男同学以雪糕当礼物追求她,伟名默默记在心里。

  清铃撞破一对偷情男女,误以为是强奸案,与该男女发生冲突,幸得乐斌解围,清铃请他回家吃东西,清铃父母误以为他们是一对。乐斌主动替清铃修补冷手袋,暗中苦练编织。思嘉借练拳亲近伟名,替他占卜算出他在打胜官司后会同女孩子约会。

  清铃陪思嘉找车先生,车先生回忆案发当日在卡啦OK,与数名少女打赌,若胜出可亲吻对方,但对方反口,车先生一怒之下咬了对方一口。清铃认为他无心之失,案件大有胜算,思嘉大为振作。清铃向控方律师道出事件始末,认为是误会,而车先生又愿意道歉,请求和解,控方律师答应,事件完满解决。乐斌把织好的冷手袋交给清铃,清铃高兴误会是乐斌母所织,乐斌秘而不宣。

  乐斌与伟名再查问酒保,邀请他上庭指证唛哥,酒保犹豫不决。酒保最终答应上庭指控唛哥,唛哥拿出证据自辩是无辜,乐斌和伟名怀疑酒保说谎,推断他可能与Anna有私情,也许他是嫉妒Anna与医生鬼混而伤害她,决定改变策略。

第七集 伟名追求清铃

  伟名盘问酒保,酒保最终承认是凶手,伟名与乐斌赢得官司。伟名约清铃庆祝,灵机一动租了雪糕车找清铃,令清铃欣喜若狂。与此同时乐斌拿着织好的手袋找清铃,见二人亲热状大感没趣。思嘉也发短讯约会伟名,时乐斌偶然经过,见到思嘉苦等,不禁有同病相怜之感。二人酒醉回到思嘉的家,胡里胡涂睡在一起,翌日艳娜取笑二人,回公司途中更遇上美莉,美莉把二人的亲密关系加油添醋,令全公司误会他们是一对。思嘉想向伟名解释郄不果,时青见因昨日收到思嘉的短讯以为她对他有意,令思嘉气结。

  名流程太委托律师楼处理她伤人官司,她坚持是自己打伤丈夫的情妇Ivy,伟名建议程太做心理评估,以精神失控自辩,但她拒绝并坚持认罪。乐斌认为事有蹊跷,与伟名找程生查问,对方否认有情妇,乐斌见他言语闪烁,更觉可疑。

  乐斌把冷手袋交回清铃,但清铃不小心再弄破,乐斌争住替她修补。程老太告知乐斌,程太经常看心理医生。乐斌与伟名到诊所查问医生,但医生拒绝透露程太病历。二人到程太家,发现程太竟与Ivy有亲密关系,思嘉在心理医生着作中找到类似程太的个案,认为Ivy与程太是同性情侣。伟名想公开程太的秘密,但乐斌反对,清铃支持乐斌。乐斌猜想清铃是否对自己有意,他请清铃吃肠粉,令公司上下以为二人有暧昧关系

第八集 艳娜踢爆定威欠债

  伟名见乐斌为清铃织手袋,知他对清铃有意,二人协议公平竞争。二人分别送手袋给清铃,清铃选的是伟名送的,乐斌失望。乐斌请程太讲出真相,但她拒绝,定威见案件节外生枝,大表不满,伟名等坚持找出真相。乐斌认为真凶应是程生,程太之所以认罪是想保护丈夫,故劝程生认罪,程生答应,虽然他要受法律制裁,但夫妇因此和好,二人感激乐斌。

  定威妻子阿君提出换楼,定威不想令她失望,但此事被艳娜得悉,她大怒并告诉阿君,定威欠债累累。阿君向美莉索取律师楼数簿,核实后知艳娜所言属实,斥定威对她隐瞒,提出向其父借贷以减定威财政上的负担,但定威坚持用自己能力还债,阿君体谅并决定找工作帮补。美莉被定威夫妇责备心感委屈,赛诗告知众人美莉一直暗恋定威,为支持他宁愿无薪为他工作,但定威与艳娜分手后,与阿君结婚,令她失望顶透。程太委托乐斌和伟名负责向心理医生索偿,要求他把其着作收回,并赔偿十万元,法官认为医生确实透露了程太的私隐,判程太胜诉。

  乐斌的家被泼红油,乐健和小芳以为自己被追数,一惊之下通知乐斌,虽属一场误会,但二人告知乐斌,他们抽中旅行社奖品,领奖时被职员威胁买下渡假会籍,但货不对办,拒绝供款因而被追债,乐斌见父母被骗大感烦恼。

第九集 伟名与清铃成情侣

  乐斌陪父母到旅行社交涉不果,决定告上法庭,乐斌以法律理据取胜,一家人胜诉后吃饭庆祝,巧遇清铃一家人,双方家长误会二人是情侣。清铃母凤萍是书法家,其题字被不法商人用作色情刊物封面题字,乐斌建议她诉诸法律,并答应到出版社找证据。

  乐斌和清铃上出版社,见负责人并不好惹,心生一计,乐斌扮马夫,谓带妓女清铃来拍裸照,清铃大怒。乐斌替清铃拍照时乘机偷拍证据,郄被对方发现,二人逃走时,乐斌为救清铃而受伤。清铃报答乐斌替他按摩,伟名见状大感没趣。法庭判乐斌胜诉,凤萍大喜,叫清铃陪乐斌看歌剧以示报答,乐斌大喜而伟名失落。乐斌满心欢喜赴会,但伟名抢先约会清铃,更以清铃喜欢的圣诞布置讨好她,清铃芳心大悦,接受伟名追求,此浪漫一幕郄被乐斌看到,令他心如刀割。翌日伟名更对乐斌示威,表明与清铃拍拖,乐斌强颜祝福二人。

  思嘉的网络公司收取额外费用,伟名劝她据理力争,思嘉为支持心上人决意向网络商投诉。乐斌欲告知思嘉,伟名与清铃拍拖,但苦无机会,思嘉仍情迷伟名。阿君当保险经纪,她的客人志豪在多年前曾捐精,其后发现其友家咏诞下一女恩恩,他怀疑该恩恩是其骨肉,故委托乐斌和清铃争取抚养权。艳娜代表家咏,反对志豪所要求的基因测试,法庭裁定家咏胜诉,但志豪不服。

第十集 清铃得悉身世秘密

  艳娜向乐斌和清铃表示若志豪再骚扰家咏一家人,会向法庭申请禁制令,清铃劝阻志豪,但他拒绝。圣诞将近,伟名与清铃拍拖买礼物,清铃选了思嘉喜欢的手表,在另一边厢,思嘉为伟名准备了水晶心,乐斌见思嘉痴情更难开口。在舞会上,思嘉一早到场打点一切,准备给伟名一个惊喜,但伟名与清铃拍拖到场,清铃更送上与思嘉所预备的一样水晶心给伟名,思嘉伤心,幸乐斌赶到为她解围。乐斌与思嘉两个失恋人唯有互相安慰,渡过一个伤心的圣诞节。

  志豪偷偷请恩恩饮汽水,乘机偷取她的基因样本,证实她是他的亲女,要求清铃为他争取抚养权。艳娜认为志豪是非法偷取基因样本,反对他的要求,清铃要求和解。May找凤萍和汉星,三人争吵被清铃发现。后May找清铃,告知她的生母非凤萍,她是汉星的私生女,其生母在死前把遗物叫她转送给清铃。清铃得悉身世秘密,痛恨凤萍对她隐瞒,凤萍表明一直把她视为亲生女,怕她会离开自己才隐瞒真相,清铃认为她剥夺自己与生母见面的机会,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乐斌无意中知道清铃离开,赶去安慰她,更请思嘉收留她暂住。伟名忙于与网络公司交涉,忽略清铃的感受。

  伟名替思嘉向网络公司提出诉讼,伟名出色的表现不但令他赢得官司,更令他在法律界一举成名,思嘉对他更为倾慕。

第十一集 清铃母女和解

  清铃因自己身世对志豪心深同情,决定替他争取抚养权,乐斌劝她不应感情用事,清铃反指他不明白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感受。法庭之上,艳娜与清铃舌剑唇枪,结果清铃败诉,志豪大失所望。凤萍担心清铃,到法庭探望她,但清铃郄不领情,乐斌见状找伟名劝解清铃,伟名忙于接受传媒采访,未有理会。

  凤萍暗中到思嘉的家中打点一切,照顾清铃的起居饮食,但清铃并不知情。伟名买下日本旅游套票,邀清铃同游,清铃大喜。乐斌与清铃探望家咏一家,见家咏让志豪同恩恩见面,大为惊讶,家咏表明只让恩恩知道身边有个疼爱她的叔叔,将来有机会才告诉她一切,家咏和志豪感激乐斌和清铃的协助,认为这个安排对彼此都有好处。乐斌见事件有个好结局,乘机劝清铃与凤萍和解,清铃犹豫。清铃回到家中,见凤萍替她做家务,凤萍对她坦诚道歉,清铃亦反思己过,二人和解,乐斌和思嘉也替二人高兴。凤萍叫清铃搬回家,但清铃认为她是时候独立。

  明杰因交通意外找伟名替他打官司,事缘他边驾驶边讲电话导致撞死途人,伟名见昔日师傅找他帮忙,加上此案难度高,是他在法律界上位的好机会,宁愿放弃与清铃旅行,也接受委托。乐斌负责替法援处帮纵火犯森仔辩护,发现森仔与妹May相依为命,身世可怜,决定尽力帮他脱罪。伟名以蛋糕和咖啡回清铃。

第十二集 思嘉助伟名找线索

  凤萍叫清铃带男友回家吃饭,伟名大为紧张。凤萍讲物时偶遇乐斌,误以为他是清铃的男友,催他早回家吃饭,乐斌莫名其妙,但也应约,更在清铃家大展厨艺。清铃二人回家时,见到乐斌,才知是凤萍一场误会,乐斌有苦自己知。

  艳娜因明杰犯官非认为他不能付托终身,提出分手。明杰对伟名的辩护能力表示怀疑,思嘉替伟名说项,更主动帮伟名找证据。伟名和思嘉到案发现场调查,找到一位与死者熟悉的证人,从她口中得知死者因失业和妻子有婚外情大受困扰,案发前夫妇更发生争执。伟名推断死者有可能是自杀,死者妻或因保险金而隐瞒真相,遂向她提出和解,但被她拒绝。伟名找旧女友Eva查询自杀保险赔偿问题,据她的资料,伟名再约死者妻谈判,警告她若法庭判其夫死于自杀,她便一无所有,死者妻终答应和解。清铃知伟名以恐吓手段迫死者妻答应和解,感到不安。

  乐斌到士多调查,见士多老板好赌兼多疑,更被高利贷淋红油追债,认为文心可能被老板诋毁,但文心妹May告知文心曾有案底,乐斌安慰她不会影响案情。法庭之上,乐斌大力批评老板人格,控方攻击文心有案底,双方争持之际,士多再被纵火,乐斌认为文心此刻在法庭,不可能犯案,结果文心被判无罪。乐斌和清铃与文心兄妹庆祝,乐斌无意中发现May藏有纵火工具,手部更有灼伤的疤痕,心感怀疑。

第十三集 乐健惹官非

  乐斌和清铃探访老板,老板告知文心兄妹是恶霸,May更到其士多纵火,乐斌不敢相信,决定找二人问过明白。途中遇上二人向途人勒索,乐斌睇清二人真面目,大为失望。清铃见乐斌因信错人而伤心,陪伴了他一整晚,乐斌心里感激。明杰官司和解,约伟名、思嘉和Eva庆祝,思嘉看不惯Eva与伟名的亲热状,遂提醒伟名邀请清铃一同庆祝。伟名致电清铃,但清铃正在陪乐斌拒应约,伟名失望。伟名送Eva回家,Eva见伟名酒醉,邀请他回家稍作休息。休息后,伟名打醒精神约会清铃,清铃大喜。

  乐斌受委托为盗窃犯余生辩护,余生被控偷取妻外婆的金饰,乐斌见对方言谈暧昧,认为他有所隐瞒,不欲替他辩护,由思嘉接手。余生被警方揭发在案发当日曾在现场出现,证据对他不利,但余妻深信丈夫无辜,思嘉决定查出真相。

  乐健在老人院当义工,其中一位老人死后拖欠住院费,乐健替他支付,老人院院长把老人的遗物交给他。乐健好友茂哥看中遗物中的一块古玉,以五百元买下它。后小芳得知古玉原来值五万元,告知乐健,乐健大怒要求茂哥归还古玉,茂哥拒绝。乐健趁茂哥酒醉时把古玉取走,被警察控捕控以偷窃罪。乐斌见人赃并获劝乐健认罪,乐健无奈,上庭当日,乐健见思嘉落力为猥琐的余生辩护,乐斌却叫自己认罪大感不满,决定否认控罪。

第十四集 乐健赢得官司

  乐斌见乐健否认控罪,大为紧张,父子争执,乐健请伟名代为辩护,伟名劝乐健勿冲动,应让乐斌助他,父子决定抗辩到底。乐斌见父亲人缘甚佳,建议找街坊替他做人格证人。清铃为伟名下厨,思嘉从旁帮助,伟名大为感动,席间众人谈及余生一案,乐斌提醒思嘉应翻看案发大厦的闭露电视影带,找出余生当晚有否到过现场。思嘉看影带苦无头绪,定威却认出与余生一起的是舞小姐BeBe,思嘉明白余生是想隐瞒召妓一事。乐斌劝余生坦白向法官讲出真相,并答应此事不会让余太知晓。乐斌用计骗得余太不上庭旁听,思嘉安排BeBe作证,时余太突然与外婆上庭,谓已把金饰找回,余生是冤枉的,案件完结。

  乐健上庭前夕忧心忡忡,乐斌发现老人院的收据,认为这或可证明乐健非贪心之人。乐斌请老人院主管证明父亲为人乐善好施,乐健自辩并非有意偷取古玉,只想讨回公道,要与多年好友茂哥对簿公堂,内心也不好过,茂哥听到乐健的真情告白,决定放弃诉讼,二人和解收场。

  定威妻阿君当保险经纪,定威见她工作辛劳大感心痛,与她的客人吵起来,此事被艳娜看到,令她大为妒忌,借机向他追债。定威为了还债,取得股市内幕贴士,大举入市,以图翻身。阿君被客人非礼,定威一怒之下,与客人大打出手,后客人竟伤重身亡。

第十五集 定威成功脱罪

  客人爆肾伤重身亡,定威被控谋杀罪,不准保释,要转介高院,定威吩咐阿君把股票出售,以用作律师费。乐斌和伟名因是律师,未能代表定威,遂找艳娜帮助,艳娜答应。艳娜见定威处于劣势,决定找明杰商讨,明杰乘机要求与她重修旧好,艳娜拒绝。

  阿君见因自己才令定威身陷法网,大感内疚,艳娜对她大加讽刺,阿君想向父亲求助,定威拒绝,夫妇发生争执,二人不欢而散。定威自觉自己欠债累累,又惹官非,为免连累阿君,找艳娜帮忙,二人扮成旧情复炽,令阿君知难而退。阿君不知就里,向艳娜求助,艳娜对她冷言冷语,定威偏袒艳娜,阿君伤心离去。

  乐斌和伟名认为单单数拳就令死者爆肾,未免过于简单,决定实地重组案情,在餐厅侍应口中知道死者伤口与警方报告有异,死者或许在与定威发生争执前受过伤。二人到死者住所附近调查,发现村口有一恶犬,又找到另一证人证明案发当日死者被恶犬追逐,后更撞到水龙头受伤。二人把证据送上法庭,结果定威胜诉。

  艳娜替定威庆祝,时阿君来电,艳娜代他接听,告知定威胜诉,定威见艳娜替他接听阿君电话,大为不满,但艳娜劝他做戏做到底。阿君委托乐斌替她辩理离婚手续,众人知定威夫妇婚姻破裂,议论纷纷,定威坦言是为免拖累阿君才出此下策,乐斌体谅。艳娜到访,邀请乐斌和伟名到她的律师楼当大律师。

第十六集 伟名向清铃承认不忠

  乐斌和伟名接受邀请,到艳娜的律师楼当大律师。清铃跟小芳学烹饪,伟名甜在心头,乐斌家人见乐斌对清铃有意,鼓励他展开追求,乐斌心知无望,笑而不语。青见对思嘉大有好感,见思嘉为孤儿手绘贺咭,大为欣赏,叫思嘉送他一张,但思嘉拒绝。

  清铃煮好新菜带回律师楼,准备同伟名撑台脚,但伟名却外出。原来卓凡追贼时受伤,伟名赶往探望,伟名见父亲年纪不小,劝他退休,但卓凡拒绝,反劝他要好好对清铃,早日结婚。伟名的前女友Eva找伟名帮忙,恰巧伟名外出,由清铃接见她。Eva被客户指失职,连累他无法取得保险金,更诋毁她以同客人上床来换取保单,Eva决定诉诸法律。清铃答应为她讨回公道,伟名得悉此事,内心不安。

  清铃查阅Eva的客户纪录,发现伟名也是其中之一,伟名支吾其词。伟名告知乐斌自己在打胜明杰官司当晚,在酒醉下与Eva发生关系,乐斌见伟名对清铃不忠,又惊又怒,劝他对清铃坦白。伟名鼓起勇气向清铃坦白,清铃大为痛心。清铃向思嘉诉苦,思嘉为伟名说项,清铃听不入耳。

  法庭之上,清铃传召伟名替Eva作证,证明她只会因感情才会与对方发生关系,清铃越问越激动,伟名为难。乐斌见二人失控,弄响自己的手提电话,企图打断清铃的问话,乐斌却被法官警告。乐斌劝清铃把官司交给他,但清铃拒绝。

第十七集 艳娜向定威示好

  Eva被控失职一案,清铃处于下风,思嘉求原告振奇的秘书Fanny出庭作证,形势转变,最终Eva胜诉。Eva感激清铃帮忙,清铃却别有感触,伟名乘机向清铃道歉,清铃表明需要时间冷静思考二人关系。清铃独自乘电车散心,乐斌紧跟随在后默默守护,更劝她忘记过去,与伟名重新开始。清铃与父母商量,反挑起汉星过往的婚外情,三人尴尬。卓凡劝伟名早日与清铃结婚,伟名另有主意。

  乐斌为定威准备好离婚文件,本想劝他与阿君和好,但定威坚持,以免连累她。艳娜的大律师行开业,众人决定携手合作,大展雄图,思嘉建议聘请Fanny加盟,艳娜同意。

  定威口硬心软,挂念阿君,艳娜主动照顾陪伴他,但定威没福消受,一味逃避。艳娜上律师楼找定威,美莉挡架,双方不欢而散。乐斌负责一宗谋杀案,伟名负责骗婚案,乐斌为帮伟名和清铃和好,故意找思嘉做副手,清铃无奈协助助伟名。

  乐斌的当时人邵飞被控谋杀贵利财,但他坚决否认控罪,言语间有所隐瞒,乐斌认为内有别情。伟名的表兄文迪在婚姻介绍所撮合下,在不足一个月内闪电结婚,但新婚妻子Janet突然失踪,清铃怀疑涉及骗婚。清铃到婚姻介绍所调查,要求负责人静文带Janet上法庭应讯。清铃离开时,正下大雨,伟名在雨中等候她,令她大为感动,但内心仍未能原谅他。

第十八集 青见暗恋思嘉

  Janet在法庭上表明因看不惯文迪所载的假发才离开他,文迪无奈。清铃认为二人是彼此相爱,若因头发问题分手实在可惜,请伟名约二人再次会面。约会上,文迪答应不再戴假发,以真面目见她,二人和好。伟名约清铃在情人节晚见面,清铃犹豫。情人节当晚,清铃在思嘉劝告下赴会,在餐厅外见到等候中的伟名,感到异常陌生,决定离去。时伟名收到卓凡电话,谓因病入院,伟名赶到医院。卓凡被毒贩黑柴投诉诬蔑他贩毒,一时激动晕倒被送入院。伟名事后找清铃,谓卓凡一事失约,并送上手机道歉,清铃担心卓凡,没向伟名提出分手。

  思嘉发现先前送给孤儿的手绘贺咭不翼而飞,青见承认是他所偷去的,他因暗恋思嘉才这样做,众人笑他不自量力,但思嘉却安慰他,青见大喜,决定展开追求。青见送上爱心饭盒和练大只,思嘉无福消受。

  邵飞告知乐斌,在案发当日曾与黑柴见面,更替黑柴带毒品,途中遇上警察追捕,幸该警察撞倒一小贩,他才可以逃脱,乐斌认为此警察可当邵飞的证人。邵飞认出卓凡是该警察,乐斌怀疑是卓凡取去邵飞所带的毒品,更把毒品嫁祸黑柴。乐斌找伟名帮忙,伟名拒绝。伟名找当日的小贩,企图叫他隐瞒事实,被乐斌发现,二人争执,时卓凡到来,向乐斌坦白认罪,并表示会自首,伟名大怒,斥责乐斌。

第十九集 卓凡罪名成立

  卓凡上庭为邵飞作不在场证人,更承认偷取邵飞的毒品嫁祸黑柴,邵飞被判无罪,但卓凡却被捕控以妨碍司法公正。伟名怒斥乐斌为胜官司不惜牺牲卓凡,二人反目。伟名为卓凡上庭辩护,指父亲是急于拘捕毒犯才出此下策,并拿出多封求情信以证明卓凡是个好警察,法官认同伟名部分观点,仍判卓凡入狱六个月。卓凡自认罪有应得,入狱是他应得的惩罚,劝伟名放开怀抱,应与乐斌和好,但伟名内疚自己能为不少罪犯脱罪,却未能帮助父亲,难过不已。

  伟名借醉消愁,清铃加以安慰,当伟名欲拥抱她时,清铃提出分手,伟名愕然,时乐斌出现,伟名认为是乐斌破坏二人关系,更向清铃表示乐斌曾暗恋她,企图乘伟名失意时抢走清铃,清铃和乐斌尴尬。清铃告知思嘉已同伟名分手,思嘉赶去安慰伟名,但被伟名冷待,伟名告诉她将外出旅行散心,思嘉叫他无论到何处也要与她保持联络,伟名答应。清铃向全律师楼宣布已同伟名分手,乐斌坦言曾暗恋清铃,但现在无非份之想,只想维持朋友关系。

  艳娜对定威大献殷勤,定威大为紧张,加以逃避,美莉帮他解围,与艳娜大吵一场。美莉见定威为钱烦恼,意欲卖楼帮他还债,请清铃帮她处理楼契事宜。清铃告知思嘉乐斌暗恋自己,思嘉为乐斌美言,劝清铃多看清乐斌为人。

第二十集 艳娜扮小女人讨好定威

  定威逃避来追债的艳娜,美莉替他解围,美莉见定威的裤子破烂,叫他脱下替他修补,时艳娜冲入,误以为二人有暧昧行为,实时反面,众人均误会二人有私情。美莉突然接到前度男友俊文的律师信,要求她交回所住的楼宇,并追讨过去七年的租金,美莉又惊又怒,表明该楼宇是俊文以口头承诺送给她,不明他何以突然要收回。乐斌代表美莉与对方谈判,对方的律师竟然是伟名,而伟名毫不退让,众人大为不满。思嘉误会伟名有新女友,大为失落,但乐斌觉得伟名能放低过去亦是好事。

  法庭之上,乐斌指出俊文过去并没收租,虽与美莉所订的是口头承诺,但应有法律效力。伟名却指出美莉是俊文情妇,二人关系只是业主与租客。俊文见自己陷于下风,叫伟名和解,但伟名见乐斌和清铃状似亲密,决定打胜官司以报复。伟名大力攻击美莉私德,更诬蔑她与定威有奸情,美莉怒斥伟名卑鄙。法官判断美莉须交还楼宇,但不用交回租金。俊文大赞伟名能言擅辩,但美莉等人痛恨伟名黑白不分。

  艳娜决定加强攻势追求定威,思嘉和清铃劝她做小女人,为定威煮饭和编织。清铃请乐斌找其母代艳娜织颈巾,乐斌答应。艳娜为定威做家务,定威要她替他做脚底按摩,艳娜忍住洁癖照做。清铃无意中得知乐斌替她编织,大为感动,不断想起他为她做的一切。

第二十一集 清铃对乐斌生好感

  乐斌送上新织颈巾给清铃,后艳娜向她讨颈巾,但清铃不舍得给她,偷偷留下来。乐斌好友有辉在七年前涉嫌因奸不遂,杀害女学生美宝而被判终身监禁,有辉从狱中来电,谓在狱中找到真凶的下落,请乐斌替他翻案。乐斌为案件找资料,思嘉仗义帮忙,找出案件的唯一证人竟是清铃。定威见艳娜有洁癖,决定扮骯脏吓她,艳娜大为厌恶,时艳娜重遇明杰,见明杰风度翩翩,与定威相去甚远,决定放弃定威,重投明杰怀抱。

  乐斌陪伴清铃拜祭美宝,清铃向他透露当年目击有辉杀害美宝,故此对风化罪犯特别憎恨。乐斌见清铃感冒,送她回家更送上大衣,清铃甜在心头。乐斌从线人口中知道案发现场有第三者留下血液,当晚可能有别人在场,但当时控方并没把此事通知辩方,乐斌以控方疏忽要求翻案。

  清铃约会乐斌,更送上暴走鞋,但乐斌却告诉她要为有辉翻案,清铃大怒,认为乐斌欺骗她。乐斌坚持要查出事件真相,不想因与清铃的私情而放弃追求正义和公理,清铃认为其友死于非命,必须令凶手绳之于法。思嘉劝清铃考虑乐斌的立场,但清铃气她帮乐斌隐瞒她,二人反目。乐斌上庭指出当年控方的疏忽,法官接纳并准许重审。清铃故意请假避开乐斌,明杰找她送上法庭传票,要她上庭当控方证人。

第二十二集 乐斌成功翻案

  乐斌鼓励有辉翻案,认为可为他洗脱罪名。法庭之上,乐斌传召清铃作证,乐斌指清铃之前曾听美宝讲有辉暗恋她,令她不胜其烦,由此清铃也许对有辉有坏印象,加上凶手碰巧与有辉相似的大鼻,清铃便误会有辉是凶手。清铃情绪激动,法官宣布休庭,清铃怒斥乐斌卑鄙,更用水泼他。思嘉见帮不到两位好友,以打拳发泄时不慎受伤,后遇上伟名,伟名约她看电影,思嘉忍痛相陪,伟名送她回家,思嘉乐透心。

  艳娜对明杰念念不忘,自动出击,与明杰重修旧好。乐健等人痛斥指证有辉的人,乐雅谓该人是清铃,乐健等人明白乐斌难做,乐斌决定努力找证据。乐斌在警方协助下找到疑凶傻豹的下落,遂往酒吧找他,与思嘉夹手打晕他取得他的血液样本做化验,证实他的血跟案发现场找到的吻合。

  乐斌在法庭上提出新证据,更叫清铃认不同的大鼻子,清铃认出的不是有辉,而是傻豹,陪审团判决有辉无罪。乐斌为好友洗脱冤情,大为开心,但清铃郄为冤枉好人白坐七年冤狱而内疚,乐斌加以安慰,但清铃仍未释怀。警方起诉傻豹,请清铃往认人,在警局遇上伟名,原来伟名当傻豹的辩护律师。清铃怒斥伟名明知傻豹是凶手也替他辩护,但伟名公事公办。众人见伟名一反常态,大感不满,思嘉帮他说尽好话郄不果。

第二十三集 清铃想出新线索

  乐斌约清铃和有辉吃晚饭,有辉迟到,清铃误以为有辉不肯原谅她,后有辉拿着清铃爱吃的煨蕃薯到来,更表明已放下旧事,叫清铃不要再介怀,清铃释然。法庭之上,伟名为傻豹辩护,大力攻击清铃的口供,众人大感不满,只有思嘉对他不离不弃。明杰叫清铃再想清楚案发当晚的每一个细节,清铃日夜思量,晚晚发恶梦,也想不出新线索。清铃鼓起勇气再到案发现场,苦思时碰上乐斌,二人没所获下山时,清铃心神仿佛差点被车撞伤,灵光一闪清铃想起案发现场泊有一部车,还有一位身穿西装的司机。

  警方按此线索找到当年傻豹的司机,他忆述当晚傻豹到过现场,离开时手部受伤且拿着与案发现场找到的同类形小刀。乐斌和思嘉得悉有新线索,觉得案件有转机。思嘉往练拳时碰上伟名,伟名约会她,思嘉喜出望外,一时不慎透露找到司机一事,伟名心中有数。

  伟名告知傻豹,傻豹暗示会对付司机,伟名半推半就,往找司机试探他,司机拒绝帮他,时乐斌赶到,见伟名欲妨碍司法公正,力劝他收手,不要泥足深陷,但不果,二人反目。乐斌内疚自己累卓凡入狱,导致伟名走歪路,清铃安慰他。思嘉找伟名质问他是否利用她,伟名直言不讳,思嘉对他死心。上庭之日,明杰劝清铃不要上庭作供,避免被伟名攻击,专注盘问司机,清铃同意。

第二十四集 伟名枪杀傻豹

  法庭之上,伟名攻击清铃不是一个记忆可靠的证人,明杰谓可传召司机上庭作证,时传来证人家失火,证人葬身火海,乐斌又惊又怒,而伟名亦感不安。陪审团裁定傻豹无罪,众人失望迁怒伟名,连一直信任他的思嘉也与他反目,乐斌更向警方举报他妨碍司法公正,伟名被捕。伟名上庭之日,思嘉不忍指证伟名拒绝当证人,法官只凭乐斌一人之言,判定伟名无罪。伟名脱罪后,并没悔意,思嘉彻底死心。

  美莉一改形象,原来是庆祝定威复牌,定威约美莉晚膳以报答她。美莉盛装赴会,定威送上长期服务金牌,并表明视她如亲人,一生所爱只有妻子阿君,美莉自知无望,答应帮他追回阿君。

  乐斌、清铃、思嘉和青见到游乐场散心,思嘉向青见表明对他无意思,劝他努力做人,青见立定志向念法律。清铃因畏高症不敢玩摩天轮,乐斌陪她,更向她示爱。乐斌替清铃买饮料时,傻豹派人胁持和恐吓清铃,清铃受惊入院。伟名到医院探望她,遇上众人不敢入内,思嘉发现他,劝他不要再帮傻豹。伟名内疚连累清铃,卓凡劝他回头,否则脱离父子关系。乐斌亦劝告伟名,谓会信任及帮助他。伟名决定把傻豹绳之以法,找Victor顶证傻豹,出发前致电思嘉向她道歉,但思嘉未及接听。伟名找不到Victor,傻豹现身,谓已捉走思嘉,更威胁奸杀她,伟名情急之下,枪杀了傻豹。

第二十五集 伟名洗脱谋杀罪(大结局)   伟名枪杀了傻豹后,接到思嘉来电,原来傻豹说谎。伟名被捕,乐斌替他辩护,乐斌从伟名诚恳的眼神中,看出他并没说谎,决定助他脱罪。思嘉得知伟名为她杀人,又感动又担心,清铃对伟名之言大感怀疑,思嘉与清铃吵起来,二人不欢而散。思嘉探望伟名,知伟名当晚想向她道歉,认为他是无辜。清铃与思嘉和解,二人同心与乐斌找证据。清铃上庭指控傻豹曾恐吓她,但被控方反驳她是不可靠证人兼对傻豹有偏见。思嘉亦为伟名辩护,谓伟名只是想保护她。伟名自辩过去行了歪路,失去了亲情和友情,为保护友人,想亲手将傻豹绳之以法,知傻豹捉了思嘉,担心她有性命危险才杀人。陪审团最后判伟名无罪,众人喜出望外。

  伟名因妨碍司法公正被停牌,本想离开律师楼,定威聘请他当师爷,加上众人愿接纳他,伟名感激决定重新开始。美莉带Nancy回来,定威大喜,原来美莉已把定威当日提出离婚的苦衷告知Nancy,Nancy体谅,决定同定威重修旧好。时艳娜和明杰拍拖到来,并相道贺。

  伟名感激思嘉长期支持和爱护,向她示爱,思嘉故作娇憨,伟名以短讯表明心迹,更答应苦练身手以衬得起她。乐斌持着男女装暴走鞋找清铃,二人互相谅解,终成一对。二人玩暴走鞋时,伟名和思嘉也踏着暴走鞋到来,四人一同嬉戏,大团圆结局。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