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由李国立监制,以中国近代历史为背景的中篇剧《燃烧岁月》,故事是围绕主角常满(刘青云饰)的一生,由他经历民国、日本侵华、文化大革命等事故对中国人民身心所受的伤害,带出中国的沧桑动荡。

  在民国六年,少年常满离开贫瘠家乡,远赴京城谋生。偶然下遇上前清掌管御厨的太监蒲公公(林尚武饰),蒲公公性格孤僻,却是烹调高手,常满跟他学艺并入玉家当下人。

  玉老爷有二子,大子鸿鹄(邵仲衡饰)是大学生,对国事关心,二子年幼并有一童养媳童素素(罗慧娟饰),常满对素素心仪,唯独她锺情鸿鹄。蒲公公邂逅玉老爷之妹玉生烟(龚慈恩饰),生烟连番波折后,终跳过世人歧视与蒲公公相爱。鸿鹄眼看溥仪重登帝位,手持榴弹欲炸死张勋,失手牺牲。而玉老爷一家也被抄家,玉家失火而众人四散逃走。

  在一九三七年的上海,常满在街旁摆设小菜档,偶然下重遇素素,她却已是上流社会中的交际花。玉老爷幼子鸿渐(邵仲衡饰)在玉家大火时被一神父救走往法国生活,后鸿渐回国当记者,遇上常满及素素却没法认出。朝鲜少女金英顺(邵美琪饰)流浪在中国,偶然下遇上素素并搬往满家居住。常满热烈亲近素素,她却渐并被其酷似鸿鹄的外表吸引,后素等三人相认。英顺重遇男友,在离开上海前,男友却被日军所杀,常满悉心照料。当素素染病误以为是鼠疫,常满不理一切照料,令素素感动。日本侵华,常满发现一番心血的常满楼竟是日军基地,鸿渐查出因由,欲写文发表,却给日军所捕,后鸿渐受不住折磨而屈服,常满眼睁睁看着日军进城而无计可施……

  此剧主要演员分别有刘青云、罗慧娟、邵美琪、刘玉翠、邵仲衡、林尚武、龚慈恩、朱瑞棠、温双燕、陈国邦、郑伊健、陈慧仪、曾近荣、田青、黄天铎、周国麟、李文麟、麦皓为、孟丽萍、骆应钧及方晓虹等人。

分集剧情:
第一幕:“金台夕照”

旁白:米家丰

第一集 七月廿三日 蒲公公暗恋生烟

  常满生长于一穷乡,遇上旱灾,生活更加艰苦,满父及弟妹相继死去后,常满决到京城谋生。 玉老爷嗜食,自命为食家,经常与聂老爷、海老爷及乌老爷等试食及大谈食经,各显威风。 常满抵达京城,无家可归,欲求蒲公公收留他,蒲公公嫌他一身流氓气,未加理会。 玉老爷闻得蒲公公厨艺一流,欲聘他为家厨,蒲公公看不起玉老爷,加以拒绝。 玉生烟搬到蒲家隔邻居住,蒲公公被其美貌与气质深深吸引,暗中倾慕。 蒲公公当众被揭穿太监之身份,遭人戏弄,常满出头替蒲公公解围,蒲公公对常满却未加感激。 玉老爷为逼蒲公公就范,命令厚福火烧蒲家,刚巧蒲公公醉酒,未能逃生,幸得常满仗义相救。

第二集 七月廿四日 生烟重回玉家

  玉老爷接生烟回家居住,生烟因不忘玉老爷为谋官职而嫁她入深宫一事,对玉老爷态度冷淡。 常满用计,令到蒲公公答应到玉家做家厨,而他则随蒲公公入玉家做帮工。 常满在玉家遇童素素,二人多番误会,成为欢喜冤家。鸿鹄由上海返回玉家,素素开心不已,经常缠着鸿鹄,因而冷落了鸿渐。而鹄、烟久别重逢,细诉别离境况。 蒲公公刻意烹调美食予生烟,生烟甚感满意,二人因同是来自深宫,故别有一份特殊的亲切感,二人倾谈得甚投契。

第三集 七月廿五日 蒲公公收常满为徒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玉老爷一心为生烟撮合婚事,生烟以为可觅到好归宿而满心欢喜,无奈其前朝贵人之身份,令有意者纷纷却步,生烟伤心不已,责骂蒲公公泄愤,蒲公公并不介怀,更全心全意讨生烟欢心,终令生烟重现欢颜,蒲公公开心不已。 常满趁蒲公公心情开朗,乘机向他讨教烹调知识,蒲公公亦乐意指点。 鸿鹄带陆浩然等人回家,浩然与生烟见面,互相吸引,二人有说有笑,蒲公公睹状,甚感不是味儿。 玉老爷发现有人偷盗名贵海产,蒲公公误会是常满所为,将他赶走,后查出真凶是厚福,玉老爷将他赶走,蒲公公亦找常满回玉家,并答允收他为徒。

第四集 七月廿四日 生烟自杀

  浩然对生烟展开追求,带她四处游玩,生烟开心不已,对浩然更为倾慕,蒲公公睹状,黯然神伤。 素素带鸿渐上街游玩,一时大意,与鸿渐失散,素素惊恐不已,幸遇上常满,替她找回鸿渐,二人关系好转。 生烟瞒着家人,与浩然彻夜游玩,蒲公公偶然遇见,失落之余,到妓院买醉发泄一番。 生烟失身于浩然后,接到他的绝交信,生烟晴天霹雳,到学校宿命找浩然问清一切,浩然声称只是对其贵人身份感兴趣而已,生烟羞愤而去,鸿鹄怒打浩然一顿。 蒲公公心灰意冷,决离开玉家。此时,生烟受不住打击,一时想不开,吞鸦片自杀。

第五集 七月廿七日 鸿鹄牺牲

  生烟被及时抢救,生命无碍,但整个人郁郁寡欢,全无生趣,蒲公公苦心开解生烟,终打动生烟,令她重现欢颜,生烟逐渐接受蒲公公,二人日益亲密,鸿鹄鼓励二人来往,玉太太则劝生烟三思,生烟矛盾不已。 张勋助溥仪重登帝位,玉老爷大为高兴,决宴请张勋庆贺。 溥仪召前朝太监再次入宫,蒲公公不愿与生烟分离,向她试探心意,欲与她远走高飞,生烟犹豫,蒲公公失望,决定再次入宫,生烟下定决心,假装投井自尽,始能与蒲公公避往远方隐居。 鸿鹄欲刺杀张勋,误中空城计,自己当场被炸死。 玉老爷误吃张勋之火鸡,被张勋下令抄斩全家,常满侥幸逃脱。

  旁白:“这一场火足足烧了一日一夜,师父后来时常有提起,还打趣地说到现在也弄不清楚这一场是文火还是武火。”

第二幕“侬爱他似蜜”

  旁白:“玉家的一场大火,令到常满师父和玉家的人各散东西,之后日军侵占东北,而师父便辗转来到上海公共租界,所谓十里洋场,醉生梦死,当时的上海非常繁荣。师父捱了一段时间,便开设了一个小摊子,总算安定下来。直到有一年--不知何故,那一年特别炎热,是上海十多年来最炎热的一个夏天,不仅是天气,连带上海的人和气氛也是热烘烘似的。然而,师父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一年不仅仅是他一生人的转捩点,同时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那一年正好是十九三七年……”

第六集 七月三十日 常满素素相逢不相认

  一九三七年,常满已长大成人,辗转到上海谋生,在街边摆设一小食档维生。 至于素素,亦已成为上海一名交际花,周旋于上海消费场所中谋生。素、满曾多次巧遇,却未能认出对方。 此时,鸿渐亦以记者身份自法国回上海公干,鸿渐在火车上结识商家林一山,留下深刻印象。鸿渐抵上海后,租住常满之床位,以体验上海平民生活。金英顺随歌舞团到上海演出,其男友阿勇行刺日军失败,失去音讯,英顺遂拒绝随团到广州,独自留在上海,等候阿勇之音讯。 素素搭上一山,满心欢喜,与英顺共同租住常满楼下一房,素、满又常起冲突。

第七集 七月卅一日 常满被逼结束食档

  常满被素素之美貌所吸引,常讨好素素藉以追求,但素素不把常满看在眼内,只视他为斗气对象。 素素巧遇鸿渐,并未认出其身份,只惊讶他与鸿鹄相貌极相似,对他产生好感。 常满周转不灵,欠下周身债,被债主取去其食档一切用具,常满被逼结束食档,心情恶劣,英顺睹状,婉言安慰之。 常满偶然遇见素素对一山投怀送抱,心中妒忌万分。 鸿渐不值常满怀才不遇,替他做一专访登在报纸上,一山看见,主动找常满,出资本由他开一酒楼,常满大喜过望。 素素凭一首音乐,终与鸿渐及常满相认,三人兴奋万分。

第八集 八月一日 常满情场失意

  常满得知素素身份后,想起前尘往事,对素素爱意更深。但素素却一心向着鸿渐,憧憬可与他重续夫妻名份,带她到法国。 英顺苦等阿勇,却全无音讯,欲跳黄浦江自尽又不成,悲痛欲绝。 常满见素素全不把他看在眼内,心情苦闷,借酒消愁,借几分酒意强吻素素,素素怒斥常满,常满心灰意冷,决专心事业,筹备常满楼开张。 英顺失意之余,到书社任裸体模特儿,常满发觉,加以阻止,对她安慰一番,素素睹状,不自觉地生出醋意。 英顺到常满楼协助常满,遇一山,感到一阵怪异的感觉。

第九集 八月二日 鸿渐揭穿一山身份

  阿勇被日军追捕,逃到常满楼向英顺求助,英顺在常满及素素相助下,带阿勇逃至火车站,阿勇欲乘火车离去之际,日军突掩至,杀死阿勇。 英顺自阿勇死后,出奇地平静,但却心神恍惚,常满悉心照料。一日,英顺从梦境中记起一山是杀其全家之日军,告知常满,常满不信。 鸿渐觉查到素素对他之情意,遂明言对她只有姐弟情,素素伤心不已,之后更发觉到常满对她之态度转为极度冷淡,心情更恶劣。 鸿渐揭穿一山乃日军之身份,群众大感不满,要求结束常满楼,常满左右为难。 常满失意之余,与素素同病相怜,互相体谅对方之苦况,关系好转。 鸿渐被日军跟踪,躲进常满楼,偷听到一山策划八月十三号轰炸上海。

第十集 八月三日 英顺杀一山

  鸿渐把日军炸上海一事写成文稿,未及发表,已被日军逮捕,鸿渐被捕前,将文稿交予常满,嘱他拿往报馆发表。 素素往求一山放鸿渐,反遭一山羞辱一番。 常满恐受牵连,把鸿渐之稿件焚毁,而鸿渐在狱中受不住酷刑而低头,写下悔过书,才被释放,日军以鸿渐之悔过书大事宣扬,鸿渐因此被一直支持他之人所鄙视,鸿渐亦深为自己之懦弱感羞愧,避见常满等人。 英顺惨遭一山强奸,悲愤之余,参加暗杀组织,终成功杀死一山,却被日军所捉,遇鸿渐,向他求助,鸿渐胆怯,未敢相助。 常满与素素发生关系,二人决一同离开上海,时英顺亦被救出,与常满同行,但素素为照顾鸿渐而与众人失散。

第三幕:“火红的年代”

  旁白:“百年抗战,战事一直延续了十多年,战乱令到田园荒废,民不聊生,就算如上海这么一个大都市也不例外。而‘常满楼’亦因打仗而倒闭,我是在战乱期间被师父收养,我的父母则在走难时被炸死,从此我便成为‘常满楼’的第二代……”

第十一集 八月六日 家丰爱上乔心

  连年战事后,共产党统一中国,常满已娶英顺,并收养米家丰及阿才,常满楼在上海重新开张,生意滔滔,常满过着幸福安定之生活。 家丰替英顺扫街,结识少女乔心,互相留下良好印象。 素素在战乱期间沦为妓女,解放后被安排到劳教所改造思想,刚巧鸿渐是该所所长,二人相逢,无限唏嘘。素素此时已丧失斗志,对一切全不起劲,鸿渐爱莫能助。 家丰上进心强,到夜校求学,再遇乔心,被她戏弄,家丰却甜在心头。 常满到教导所附近买货时,发现素素在所内接受教导。

第十二集 八月七日 常满重遇素素

  常满到教导所探素素,素素却拒绝与他见面。 鸿渐开解素素,素素忆起往事。。。当年素素与常满失散,遂与鸿渐一起生活,后鸿渐投军,离开素素,素素诞下一女儿,独力抚养,但在逃难时失散,素素遂失去生趣,浑噩度日。 鸿渐查出素素曾育有一女,忙向她追问是否其骨肉,素素一口否认。 常满把重遇素素一事告知英顺,英顺鼓励常满往探访素素。素素在众人鼓励下,终重新发奋做人。 英顺往探素素,二人重逢不胜唏嘘,英顺对嫁予常满而感愧对素素,素素开解之。 素素凭优异成绩而能离开教导所,被派到舞蹈学校做杂工,巧遇乔心。

第十三集 八月八日 常满鸿渐起误会

  素素与乔心相处日久,二人只觉得有说不出的亲切感,感情甚为融洽。 英顺怀孕,常满大为高兴,同时又得知素素曾育有一女,连忙向她追问是否自己骨肉,素素拒绝回答,劝他要一心一意照顾英顺。 国家推行公私合营,常满在鸿渐相劝下,亦交出常满楼与国家合营,常满楼因而由高级食肆变成人民食堂,常满权力被削,阿才则因加入工会而得权,常满甚为不满,与鸿渐起误会。 家丰与乔心来往渐密,感情大有进展,素素发现二人交往,答允替二人守秘密。 常满往探素素,刚巧鸿渐亦往,二人冰释误会,共同缅怀过去。 素素到乔家参加乔心之生日会,发现乔心拥有当年其失散女儿之小号。

第十四集 八月九日 素素鸿渐重燃爱火

  素素与乔氏夫妇对质,终证实乔心就是她的女儿,素素不愿破坏乔心家庭幸福,答允不与她相认。 英顺发现常满似对素素有旧情复炽之踪象,遂提出替素素觅一归宿,遭常满责骂一番。 常满替一老主顾炮制一席饯行宴,被鸿渐发现,指他搞资本主义,要他思想改造,常满大感气愤,向素素倾诉。 素素找鸿渐替常满求情,鸿渐拒绝,素素直斥鸿渐变得冷酷,鸿渐自我反省,感到过份,遂放宽对常满之惩罚,并由此而对素素重燃爱火。 众人齐出席乔心之毕业礼演出,常满见素素与鸿渐态度亲密,大感嫉妒,往质问素素,并坦言爱意,素素感触,说出乔心乃其女儿一事。

第十五集 八月十日 乔心拒绝与素素相认

  政府提出全民大炼钢运动,阿才把常满楼之煮食用具及窗框等全部拆去炼钢,连蒲公公留给常满之菜刀也不能幸免,常满阻止无力,悲愤不已。 常满找素素倾诉,一时激情下拥吻,英顺看见,心碎欲绝,欲离家出走,常满终将她寻回,但英顺已因此而小产,常满内疚不已。 乔氏一家被邢玉娟指为反革命而被捕,素素向鸿渐说出乔心是他女儿一事,鸿渐释放众人,并助他们离开上海,素素不舍乔心,揭穿二人母女关系,乔心一时间难以接受,逃避见素素。 玉娟对鸿渐因爱不遂,诬陷他乱搞男女关系,鸿渐被迫说出打仗时受伤而不能人道一事,才能洗脱罪名,素素对鸿渐同情不已,决定随他到山西发展,常满哀求她留下无效,唯依依送别二人。

  旁白:“春天过去,夏天复来,上海一片热烘烘的,其实四季总是这样,周而复始,人又何尝不是?虽然师父一直没有再提起素姨,但我知道,师父有预感他们总会再遇上……”

第四幕:“革命无罪”

  旁白:“转眼间又八年了,我们国家对外友好关系突飞猛进,由于形势的需要,‘常满楼’已经恢复经营了一段时间,而且成为宾馆的附属单位。而我呢?我已经成为‘常满楼’的大厨。师父已经退休,但仍然是‘常满楼’的技术顾问,所以,有什么大宴会,师父总会亲自出马。我终于跟乔心结婚,有很多人也很羡慕我,我亦以乔心为荣。那一段日子是她生命最灿烂的时侯,她已经连续五年成为上海芭蕾舞团的台柱,有好几次她还代表国家出外表演,得过不少奖项。可是她始终感到遗憾,她不可以再见她的母亲。乔家现在只剩下乔医生,虽然阿心没有说出口,但我知道她始终惦记着她的亲生父亲--玉鸿渐。听师父说,玉部长和素姨已经结婚,之后被调派往山西,从此我们再没有他们的消息。正在这个时候,中国爆发出一场史无前例的革命,改变了无数中国人的命运……”

第十六集 八月十三日

  英顺病逝八年后,常满楼重开,常满已退休,由家丰担任大厨,而家丰与乔心亦已结婚,乔心早已原谅素素,对她惦念不已。  文化大革命爆发,常满被阿才指为资本家,拉他游行,遇素素亦被批斗游行,满、顺对素素之安危甚担心。阿才逼家丰参加批斗大会,斥责常满,家丰反而当众说出常满之德行,常满感动不已。素素被派下乡劳改,鸿渐送行之际,亦被红卫兵捉去批斗。心父亦被指为资产阶级而批斗,受不住折磨,自尽而死,乔心伤心欲绝。常满被困在牛棚内,受尽皮肉及精神之苦,一日,英顺往探他途中,心脏病发。

第十七集 八月十四日

  鸿渐乔心重逢英顺逝世,家丰只能草草将她下葬,内疚不已。常满得知英顺死讯,亦悲痛欲绝,之后,常满被派下乡劳改,家  丰等依依送别。素素被派到与婵婵一家居住,众人相处融洽,素素在婵婵身上找到自己昔日影子,对她更爱护。常满被派跟随老郭学习下乡工作,老郭本感常满是负担,但相处下,二人甚为投契。鸿渐亦被指为反党坏份子,被派到河北进行劳动。乔心被其父所牵连,被归入为不良份子,受尽折磨,更被派下乡劳改,与家丰生离,二人俱万分心痛。鸿渐劳动时失足受伤,被乔心所救,二人重逢,惊喜万分。

第十八集 八月十五日

  素素病危鸿渐重遇乔心后,经常藉机与她见面,乔心一时间未能适应,逃避见鸿渐,但终被其真诚所打动,父女团聚。婵婵与  弟妹到常满之菜田偷菜,素素制止,因而与常满重聚,二人悲喜交集。婵婵即将出嫁,心中忐忑不安,素素婉言安慰,想起自己之童年往事,别有一番唏嘘。乔心对前景失去信心,鸿渐积极加以鼓励,终令乔心重拾信心,继续练习芭蕾舞。素素突染急病,因丧失生存意志而性命垂危,常满刚收到乔心之信,以此激励素素,终令素素振奋,克服病魔。鸿渐劳役完毕,被派回上海,乔心依依送别。鸿渐决利用假期,往探素素。

第十九集 八月十六日

  鸿渐逝世鸿渐与素素重遇,欢喜万分,素素更带鸿渐往见常满,三人重逢,畅叙一番。家丰在常满楼内,受尽阿才之气,甚不  愉快,幸乔心劳役完毕归家,夫妇重聚,另有一番滋味。婵婵出嫁,不舍家人,痛哭不已,素素亦不舍婵婵,但亦唯有依依送别。家丰与乔心往探常满,喜见素素及鸿渐亦往,素素终能与乔心相认,兴奋安慰。家丰对事业前途心灰意冷,常满开解之,劝他要发奋图强。鸿渐一家团聚后,再无遗憾,终油尽灯枯,安然死在乔心怀中。

第二十集(大结局) 八月十七日 乔心家丰失散

  家丰乔心对国家失去信心,决偷渡香港转去美国,常满及素素担心不已,但亦不反对,只叮嘱二人要小心。 家丰与乔心千辛万苦才抵达边境,途中乔心才告诉家丰有孕一事,家丰对乔心更小心照顾,但在罗湖边境上,二人被解放军发现,混乱之中,乔心与家丰失散。 一九九O年,乔心独力抚养儿子成人,她自己则是舞蹈团之女主角。 一日,心子带乔心到酒楼吃饭庆祝生日,巧遇从内地到该酒楼表演厨艺之家丰,夫妇重逢,仿如隔世,但因多年来二人一直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二人感到格格不入,心子从中撮合二人复合,乔心却始终有所保留。 到底家丰与乔心会否复合?常满与素素坎坷一生又有何结局?收看本集大结局自有分晓。

  旁白:“一九九七年,阿心和我重回老郭乡下,将师父、渐叔和素姨重新安葬。老郭在信中始终没有提到师父和素姨的死因,我和阿心并不想追究,但求他们在九泉之下死得冥目便是。同一年,我成功申请到香港,与阿心和儿子怀中团聚。那年‘常满楼’终于在香港开张营业,同一年,动用了五百亿的赤腊角新机场落成,怀中便是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坐第一班机到欧洲度蜜月,那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常满楼’和香港同时写下历史性的一页。”(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