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十兄弟》亦名《天赐良儿》。

  十兄弟长相趣怪兼天生奇才异能,他们来到世上的方法也与别不同。

  当年纪巧儿﹝郭可盈﹞误服小晶石后竟诞下十子,被父逐出家门,幸得暗恋她的陈大虾﹝林文龙﹞收留。十婴一夜长大,其中顺风耳﹝林远迎﹞及大力三﹝胡诺言﹞在混乱中走失,虾、儿又因生活拮据而不得不忍痛将奀皮四﹝李逸朗﹞及大喊十﹝王秉熹﹞送到杂耍团学艺,并将大口九﹝叶暐﹞卖给别人。

  儿及虾自此带着其余五子,即千里眼﹝黎诺懿﹞、飞天五﹝罗贯峰﹞、铜头六﹝郭净﹞、高脚七﹝扬明﹞及遁地八﹝张智轩﹞生活。古怪的外貌加上异能,令十兄弟因此而惹上麻烦,更被中央专员周家礼﹝蔡子健﹞及大帅万世雄﹝廖启智﹞处处利用……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居住在百里镇的陈大虾以卖糖水维生,因为童年时得到千金小姐纪巧儿一饭之恩,而对她萌起爱意。儿与意中人周家礼十分投缘。一日,虾遇见一道强光及一名行为怪异的老伯后,身上便有连串的怪事发生。首先他不由自主地替儿捉拿偷钱包的小偷,结果反弄伤儿,累儿无法赶往码头见礼一面。其后虾的朋友阿星更在大街上替虾向儿示爱。儿不自控地跑到虾家,却不慎堕桥受伤,幸得虾相救。医师证实儿未婚怀孕,父亲纪发枝感羞耻,村长欲将儿浸死,虾慌忙讹称是儿的情夫;枝一怒之下与儿断绝关系。儿临盆,诞下十名儿子,虾依他们胎记的高低来排名。数天后,一道强光照进虾家,十兄弟忽然变成大人。

第二集

  儿及虾以为十名孩儿是怪物,慌忙逃避。十兄弟四出寻找儿及虾,更在市集闹事,遭村民追打。阿二及阿三离群到河边玩耍,大帅妻子朱美娴的佣人王妈见二人傻头傻脑,欲借二人向大帅万世雄瞒骗当年两名儿子夭折之事。儿四处游荡,见枝醉倒街头,更被街坊责骂,便跑上前慰问,并与枝抱头痛哭。枝欲将儿嫁给邻村绸缎庄的老板作侧室,儿无奈接受。村民小莲无故失踪,有人指是阿七所为;村民往破庙将八兄弟带走,欲烧死他们。虾拦截儿的花轿,要求儿想方法救众儿子。最终莲出现,八兄弟逃过被烧一劫,但村长仍下令赶他们离开百里镇。

第三集

  儿发现家门遭人破坏,枝却不知所终,伤心。虾带儿及八兄弟前往兴隆镇投靠星。娴带阿二及阿三见雄,雄以为阿二及阿三是亲儿,大喜,要他们留在府中居住,然而雄妾趣娇却要求雄赶娴离开。虾找不到星,令儿感到前路茫茫;众儿子知儿的心事,答应出外找工作养家。杂技班主花筱红见阿四及阿十身手敏捷,答应聘用二人。阿六及阿八在街头行乞赚钱,儿见状气结。红逼阿四及阿十签卖身契。崔老板遭人打劫,刚好阿九路过,一个喷嚏便救了崔一命,崔夫妇觉得跟阿九投缘,向儿提议买下阿九,儿为让阿九得到两餐温饱,无奈答应。

第四集

  虾在市集卖糖水养家,儿则在河边洗衣兼教众儿写字。阿七双脚突然变长,为了掩饰不让儿发现而不慎堕河。杂技班开锣,虾前往替阿四及阿十打气,却反遭红赶走。红命阿四及阿十练习倒立和向后弯腰,阿四使计提早完成,被红发现后重罚。阿二及阿三跟刘副官出巡,经过虾的摊档时,阿大不慎将糖水倒在阿三的衣衫上,刘副官便将虾的摊档打翻。阿九瞒着崔带了很多食物回虾家。阿五偷偷留下两只鸡翅膀作消夜,怎知吃后背部长了一颗大疮。阿四的师姐小兰怀疑一位下颚有痣的人是其失散多年的父亲,追出查问。阿二及阿三成了恶霸,在街头替雄收税;阿三不满虾替无法交税的小贩求情,挥拳打伤他。

第五集

  众兄弟见虾受重伤,主动替他到市集摆档。阿三打翻虾的摊档发泄,众兄弟只好替人搬运砖块赚钱。阿五背部长出一对翅膀,慌忙查看其它兄弟是否跟他一样。阿九知道众兄弟为了生计做苦力后,变卖身上的玉扣子拿钱回家。阿五产生幻觉,看见自己变了鸡精,实时晕倒街头。红责罚阿十,阿四替他用手抵挡而被打伤,兰拿药酒给他。翌日,阿四醒来,脸上红肿一片,红逼他带上脸具继续演出。崔发现阿九偷食物接济虾一家,以为是虾教唆他,怒然漏夜带阿九离开兴隆镇,儿伤心。红见阿四变了橡皮人,将计就计,以他作为杂技班的卖点,刚好阿二及阿三到杂技班捣乱,阿三不信阿四是橡皮人,拔刀斩向阿四的手……

第六集

  红要求阿大以十个大洋换回阿四及阿十的自由。阿三双手红肿,娴担心是传染病,命王妈静悄悄找大夫替阿三医治。众兄弟为了尽快救阿四及阿十脱离红的魔掌,趁儿及虾入睡便出外工作,阿大及阿七替人扒粪,阿八及阿六则在妓院当鸨奴。某夜,儿醒来发现众儿不在,气愤,骂众儿不知自爱,阿大最后向儿说出真相。虾及儿到杂技班见阿四遭人欺负,伤心。雄返家,娇向他打小报告,指阿三染了怪病,阿三从房间走出,指自己变得大力无穷,雄大喜。阿五被狗只追赶后,背部长出一对翅膀,他将自己锁在房内,不敢见儿。此外,阿大亦突然变成瞎子、阿七双脚变长、阿八头痛不堪。

第七集

  大夫对于阿大等人的病束手无策。崔到虾家,要求带走阿九,但见他的双唇红肿,便命虾归还三个大洋以赎回阿九。虾为此大伤脑筋,只好卖了儿的头钗。阿五到大帅府当佣人。阿二及阿三因为一只烧鹅而认识了远道而来探雄的表妹阮彤彤。阿十双眼肿了起来,眼泪更有如喷泉,红灵机一动,利用阿十作为表演工具。崔氏夫妇不信阿九双唇红肿,偷偷跑往虾家调查,岂料发现阿六及阿九不想连累虾而离家出走,感动。崔氏夫妇告知虾阿六及阿九出走,最后在两人的协助下,虾一家人终团聚。兰欲放走阿四及阿十却被红发现。众兄弟的怪病无故痊愈;阿大凭其千里眼,看见阿四及阿十遭红欺负。

第八集

  红见阿四及阿十完全康复,却仍逼他们演出;阿四及阿十故意利用异能来捣乱,赶走客人。阿四更戏弄红,令他以为杂技班内闹鬼。众兄弟利用异能助虾招徕很多客人。阿大跟兰闲谈,答应助兰找回其失散多年的父亲。儿劝虾为将来打算,阿大偷听到一切,劝虾快点向儿表明心意。阿三的耳朵突然变长,还偷听到雄与刘副官谈及走私一事,便告知雄,欲助他一把,雄大惊。彤及阿三各自挑选佣人斗摔跤,阿五听见彤替自己打气,心甜。阿三妒忌,挥拳打向阿五。阿大的千里眼看见红卖众徒弟到婆罗洲的证据,遂率众兄弟合力救出阿四及兰等人,并教训了红一顿。阿四的师兄阿光决定接手红的杂技班。

第九集

  虾赎回儿的头钗,并带儿看粤剧,望有机会向儿表明心意,但虾听见儿的一番说话后,顿感泄气,还处处回避儿,儿奇怪。光见顾客愈来愈少,决定将杂技班解散,阿四怕兰会顿失依靠,借众兄弟的异能为噱头吸引客人。阿大用异能替兰找寻生父,不果;兰见阿大对自己的事着紧,暗喜。阿四亲手做了一只木头白兔送给兰,兰表示会放在床头。阿四提议阿大一起约心上人前往放风筝,两兄弟始知同时爱上了兰;阿四大骂阿大横刀夺爱。阿十不慎掉了礼送给儿的书签,虾用尽方法替儿寻回,儿看见一切,明白虾对自己的心意,但儿直言对虾没有爱的感觉,虾心下一沉。儿在街上重遇礼,却不敢跟他相识。

第十集

  儿与礼见面,礼不介意儿未婚产子,还提议与她前往上海重新开始。阿三与彤到茶楼看杂技表演,阿三指阿四等人的绝技是假的,决定用拳头挑战阿六的铜头,阿三大败。阿二及阿三强抢了崔氏夫妇的白玉观音,作为娴的生日礼物。众兄弟不理儿的劝阻,潜入雄家将白玉观音偷回归还给崔,众人预备离开大帅府之际,阿大发现兰亦在雄家,马上命阿九吹出一阵怪风,令兰成功脱险。娇听从相士添丁的方法,正烦恼找童子之际,遇见阿十前来找阿五,便留阿十在府中过夜。阿二及阿三不想娇的奸计得逞,令阿十被黄蜂刺伤。阿十昏迷不醒,众兄弟找阿二及阿三算帐。阿十突然醒来,流出黑色眼泪……

第十一集

  阿四等人欲打死阿二及阿三替阿十报仇,幸儿及时阻止。虾帮阿二及阿三洗伤口,发现二人身上的胎记,认定他们便是失散多时的儿子。阿二及阿三向王妈及娴查问自己失忆的原因,但二人言词有所出入。另外,阿三看见阿七等人的异能,开始相信虾才是生父。崔寄信给虾,表示会留在乡间生活,将店铺让给虾,众人大喜。

第十二集

  儿向虾直言感激与感情是两回事,虾伤心。虾再三遇见礼出入烟花之地,告诉儿礼是骗子,儿反说虾故意诋毁礼。兰及彤因抛宝牒而相识,两人虽初次见面便互吐心事。兰听从彤的意见亲手缝制钱包给阿大表明心意。兰病倒,阿四跟随杂技班到了邻村表演后,马上赶回照顾兰。阿四送药给兰时,见阿大在兰身旁。

第十三集

  阿八发现自己怀有遁地的本领,遂带礼等人逃离雄的书房。刘副官从后追上乱枪扫射,阿八受伤。儿责怪礼害了阿八。雄下令封城三日,让刘副官找出受枪伤的贼人。刘副官到虾家调查,阿二及阿三自荐由他们负责搜查,结果发现阿八果然受了枪伤。阿三情急智生,将阿八的伤口打得更伤,终逃过刘副官耳目。

第十四集

  儿及虾欲接阿二及阿三回家,阿三反骂儿连累他们无家可归。彤接济阿二及阿三,阿三一见彤便拔足逃走;彤找兰哭诉。儿及虾送食物到破庙给阿二及阿三,阿三不但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反怒骂儿,虾受不了阿三的冷言冷语,出手打他。礼托虾交道歉信给儿,儿看后始知错怪好人。

第十五集

  儿发现十兄弟怕石灰粉的弱点。阿大知阿二正偷听他们的对话,便运用空城计送礼出城。阿二信以为真,向雄通风报信,雄推测虾一定别有阴谋,兵分两路围捕,令虾及阿五等人轻易束手就擒。另边厢,刘副官因身上沾了石灰粉,令十兄弟失去异能。儿及礼等人在阿大的保护下逃脱;相反,阿大及阿四则受伤堕崖。

第十六集

  阿二及阿三知道雄有意杀虾一家,马上到监牢救人,此时雄带了大批兵马到来,阿八及阿九及时赶来劫狱,众人成功逃走。儿不理阿四等人反对,留阿二及阿三在身边,阿二及阿三跪地向儿认错,一家团聚。虾冒死入石灰棚取回帐簿。雄用枪炮阻虾离村,十兄弟用异能抵挡枪炮,刚好礼带援兵至,岂料阿四将帐簿烧毁……

第十七集

  儿不跟礼到上海,虾及十兄弟大喜。兰经过多番调查,终得知生父已死。她前往生父墓地拜祭,在那儿发现喝至醉醺醺的枝,阿大背他回家。枝苏醒过来,听见阿大朗朗的读书声,觉得他是可造之材,决教他读书识字,但却不许阿大询问其往事。雄不反对让彤与阿三相见,但阿三再次将彤赶走,彤伤心,找兰倾诉。

第十八集

  村民夹道欢迎虾家完成任务归来。枝在市集遇见儿及十兄弟,终于明白当日误解了儿。阿大探望枝,看见枝身上有儿的画像,知道他便是外公,马上赶回家拉儿往见枝。阿八利用遁地术令儿及枝父女团聚。枝要求儿尽快跟虾结婚,儿感尴尬。彤亲手炮制糕点给阿三吃,虽然糕点味道点古怪,阿三却仍吃得津津有味。

第十九集

  阿十突然大哭,嚷着要兰带他到何家村见儿。枝不幸染病,弥留之际,阿十拥着他大哭,未几枝便康复过来。从此众人便利用阿十的眼泪来医治瘟疫病人。雄知十兄弟的弱点,宴请虾一家吃饭,更故意用石灰粉弄伤十兄弟。虾以一敌十,让十兄弟离开,最后与儿双双被擒。十兄弟躲进一寺庙,阿大教众人用油洗伤口。

第二十集

  兰跟随光到湖南表演杂技,阿九用千里传音阻止兰离开,兰明白一切后跟阿大冰释前嫌。儿及虾向奇人求情,然而奇人仍坚持中秋夜会带十兄弟离开。阿大籍千里眼,让兰看见其父的样貌。阿三则约彤到海边送上订情信物。其它兄弟将糖水店粉饰一番,又造了两张木椅送给儿及虾。另方面,儿及虾连日来漏夜缝制帽及鞋给十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