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四十集时装长剧「我本善良」,透过几段人伦关系,道出有人一生为兵,亦有人一世作贼,全赖个人之坚守与自持,为善者,一生与心魔长征;为恶者,终生与心魔为伴!

  齐乔正(曾江)表面是殷实商人,实则为黑道枭雄。乔正一直视养子齐浩男(温兆伦)如己出,而浩男因作为乔正之接班人为荣。正义警察蒋定邦(罗乐林)一直是乔正的对头,他为了将乔正绳之以法,努力追查及搜集罪证,最后终于将浩男送入监狱,却发现浩男竟是自己与前妻(李琳琳)的骨肉,痛心疾首之余,更与乔正展开一场亲子争夺战!的士司机石长春(胡枫)享有齐人之福,与乔正是挂名兄弟,因宿怨多年不相往来,偏偏春之女儿石伊明(邵美琪)与浩男相恋,长子石家荣(陈庭威)娶乔正女儿齐浩儿(董岚)为妻,而细仔石家豪(林利)亦恋上乔正之情妇(林漪娸)。

  正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三个家庭展开了一段段人性善恶的争持,穿插着浪漫纠缠的激情,高潮佚起,好戏连场。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安琪不受浩男重视

  齐乔正六十年代由潮州逃至香港﹐在西坏码头当苦力起家﹐在短短二十年内发展成为一叱咤风云的富商。表面上经营正当生意﹐沽名钓誉﹐然而私下有作贩毒走私的勾当。乔正凭其精明头脑及高明的手段﹐肯为他卖命者众多﹐生意上可算顺风顺水﹐多年来能瞒天过海﹐加上得到心腹容金庆与养子浩男的协助﹐更是如虎添翼。芭蕾舞教师戴安琪与浩男相恋多年﹐因不舍得离开他﹐放弃与家人移民外国的机会﹐齐家中人亦认定她为未来媳妇﹐可惜浩男过于高傲与冷漠﹐安琪根本看不透其内心世界。日子久了﹐顿怀疑自己的重要性。浩男虽非乔正所生﹐但自幼受到乔正的熏陶﹐做事谨慎果断﹐乔正大为赞赏﹐决培养他成为自己事业上的接班人﹐让他代表自己赴英国老友朱有贵的新店剪彩。浩男探望在英国读书的妹妹浩儿﹐还带来大批其母慧心为她选购的新衣裳﹐令她开心不已。

第二集 浩男受到向天恐吓

  有贵与黑帮首领鲍向天结怨﹐自知不敌﹐竟派人暗算浩男﹐将罪状推在向天身上﹐以图借助乔正的势力铲除向天。浩男被击负伤而逃﹐潜入大学女更衣室内避难﹐遇上石伊明﹐得她帮助隐瞒踪迹。浩男返回酒店受到向天恐吓﹐加上有贵假装被陷害﹐令浩男更加相信为向天干的好事。常春向长女声称任职船员﹐每年只能回英国一次﹐伊明怀疑其父另有一头家﹐暗示其母桂枝﹐但桂枝对常春表示充份信任﹐伊明难释心中疑团。原来常春真的正享齐人之福。他在香港已娶何玉冰为妻﹐藉词到英国探望老母﹐与桂枝相会。伊明参加毕业典礼之日﹐被向天手下误以为是同房的浩儿﹐将她掳走﹐向浩男显颜色。浩男闻讯后﹐明查暗访内情﹐揭发有贵的诡计。有贵乘机发难﹐派人埋下炸弹谋杀浩男﹐然后计划将责任推在向天身上﹐幸浩男机警逃过大难。浩男欲与向天理论﹐救回其妹性命。向天赏识其勇猛﹐立释放伊明。伊明不甘无辜被卷入漩涡﹐激愤非常。

第三集 家荣浩男发生口角

  向天不值有贵的反骨所为﹐替浩男杀死有贵出气。浩男佩服向天仗义﹐与他结下深厚感情。伊明送别常春时﹐巧遇浩儿送浩男机。伊明仍对浩男有怒意﹐拒绝与他打交道。常春回港﹐刚巧搭上自己的的士﹐误会司机偷车做生意﹐大打出手﹐闹至警署。当玉冰往保释时﹐解释将其的士转租给别人﹐令他啼笑皆非。浩男巡视桌球室生意时﹐见到家荣串通一飞女MONICA向一富少爷骗财﹐对他印象甚差。家荣带MONICA返家看录像带时﹐MONICA不慎弄污衣物﹐入荣房换衫﹐刚巧家豪返家﹐误会二人在家鬼混﹐与家荣发生挣执。浩男与安琪发生意见﹐欲陪她到澳门工作哄回她﹐可惜误了船期﹐不能同行。浩男获悉老工人如意突然病逝﹐大受打击﹐对人生另有一番看法。浩男心情郁结之时﹐在街上再遇上家荣。彼此发生口角。浩男更恶意损坏家荣的车﹐然后不顾而去﹐令家荣气愤非常。

第四集 常春恐被乔正报仇

  慧心从斋堂接家姑有妹回家小住数天﹐发觉她对二子常春生死未卜惦挂非常﹐便哀求乔正趁她有生之年﹐设法令她一家团聚。原来有妹未有所出遂收养乔正为养子﹐将陪嫁妹亚兰纳为妾妆侍﹐怎料未几亚兰添一男石常春﹐母子恃宠生娇﹐而有妹乔正则受冷漠。六十年代初﹐常春与母﹑桂枝及乔正坐船偷渡来港﹐在公海中发生意外﹐春母与桂枝在人潮中失散﹐其后辗转被救往英国﹐与常春推失去联络。常春途中在难民船沉溺,为求生存竟踢乔正落海﹐并抢去其水泡。事隔多年﹐常春对当年之事耿耿于怀﹐加上乔正腾达﹐恐他会怀恨报复﹐不敢与乔正来往。浩男为保护家荣﹐派人送一新车给他。家荣知道其身份后对他另眼相看。有妹挂念常春心切﹐获悉一石姓男子陈尸海边连忙赶往认尸﹐幸认出不是常春。安琪为情所困﹐失落之时邂逅青年高俊峰﹐俊峰被安琪的丰采深深吸引﹐对她苦苦追求。安琪不堪痴缠﹐暗地返回香港。

第五集 家荣自作主张

  乔正多年来暗查之下﹐对常春的近况了如指掌﹐但迄不肯与他来往﹐如今眼见有妹终日懮心非常﹐遂安排她与常春见面﹐自此逼着往来。安琪在香港重遇俊峰﹐眼见他对自己痴情一片﹐不忍决绝﹐刚巧遇着她与浩男发生意见﹐俊峰对她体贴关怀﹐令她大为感动。浩男无意中发现安琪与俊峰一起﹐误会安琪另结新欢﹐欲暗中安排与安琪旅行散心﹐怎料安琪认为他过于专横﹐又发生争执。有妹生日摆宴﹐乔正亦邀常春夫妇出席﹐令有妹大表欣喜。玉冰见乔正排场做到十足﹐忙加奉承讨好乔正。浩男受感情困扰在酒吧内借酒浇愁﹐遇上家荣。家荣直言他过于自负与木讷﹐劝他设法讨好安琪。家荣派人痛殴俊峰一顿﹐替浩男出气﹐令安琪以为浩男主使﹐彼此误会更深。

第六集 定邦回港定居

  伊明从报纸得知常春声称工作的船只出了事﹐部份船员生死未卜﹐连忙向轮船公司查问﹐始揭发常春一直将真相瞒着她们母女﹐气愤之余又发现桂枝似有难言之隐。定邦在英国磨练二十年﹐虽立下不少功绩但体会到寄人篱下及始终不能与洋人融化的感觉﹐在这港人蜂拥移民国外时﹐他竟有思乡情怀﹐决重返香港再作发展。桂枝托定邦带一些手信给常春﹐伊明知定邦与常春多年好友﹐欲在他身上打探父亲的事﹐但定邦守口如瓶。定邦重入香港警队﹐被调派一警署中与警司高翔及家豪合作﹐彼此性格合得来﹐令定邦对新工作充满信心。其实定邦七十年代已加入香港警队﹐由于沉迷工作而忽略了对妻儿之关怀﹐终弄至婚姻破裂。妻慧心力争儿子抚养权﹐而定邦只身赴英国工作。当年定邦在英国获悉慧心母子的居屋发生大火﹐误以为二人已作枉魂﹐失意之余﹐决留在异地发展。原来慧心多年带着浩男﹐生活艰苦﹐幸得乔正接济﹐大为感动﹐终下嫁给他﹐随后生下浩儿﹐过着幸福的生活。 第七集 乔正劝诫浩男

  浩男受感情困扰﹐寄情于出海游泳﹐而无心打理父亲的生意。其后得乔正劝诫下﹐感到应以事业为重﹐暂将爱情置诸脑后。高翔在俱乐部邂逅乔正的情妇方菱﹐被其成熟风韵深深吸引﹐但觉她背后隐藏着神秘色彩。安琪对浩男已经绝望﹐空虚失落之余﹐加上俊峰对她百般迁就﹐令她大为感动﹐开始接受了俊峰。定邦接获线报﹐知道歹徒蔗虾计划与乔正的集团作交易﹐派家豪布下天罗地网﹐将两个人一网成擒﹐怎料浩男从家荣口中得知警方已布下陷阱﹐遂利用家荣脱身。定邦扣留蔗虾问话﹐逼他供出黑帮内幕﹐怎料蔗虾恐会泄露秘密﹐连累其亲密男朋友阿坤﹐毅然自杀。定邦派家荣深入同性恋酒吧内﹐打探蔗虾与阿坤的底细﹐发现阿坤为乔正手下﹐可惜仍未掌握到证据。乔正欲利诱收买高翔﹐以图黑帮生意方面得到方便﹐怎料高翔不为所动﹐乔正必须另施计收买他。

第八集 伊明揭穿常春

  伊明难解对常春的疑团﹐决毕业后来港访真相。常春恐被她识穿享齐人之福的事﹐游说伊明返回英国。这更令她起疑心坚决留在香港发展。伊明在定邦家遇上玉冰,无意中发觉她乃常春的妻子,大为忿怒,向常春大事质问。常春无奈地坦言真相。伊明有心难为常春,一方面故意与玉冰接近,要计划接桂枝来港,务使常春束手无策。伊明受浩儿所托到齐家探望慧心时再遇上浩男,但此次见面发觉他有独特气质。但因彼此性格刚烈,成为斗气冤家。浩男心情恶劣下驾车终酿成意外,被送入院医疗。安琪往探他,浩男苦苦哀求与她继续下去,令她大感矛盾。乔正缓步跑时被贼劫,刚巧定邦经过。替他追贼之时不慎踏碎乔正的玉佛﹐令他大为生气﹐拒绝为定邦录口供。

第九集

  俊峰邀安琪作伴出席一豪华派对遇上浩男﹐三人尴尬不堪。俊峰不忍目睹安琪与浩男复合﹐在浩男面前割脉他让爱﹐被定邦见到以为浩男为争风恶意伤人﹐幸得乔正解围。安琪误会浩男所为对他更为失望,决意与他分手。阿坤公干回港后无意中遇上慧心﹐对她轻薄﹐乔正闻讯大为忿怒。阿坤一不做二不休欲将乔正的货落隔。乔正获悉后布局引阿坤中圈套﹐然后暗中将他杀死。岂料事发时被俊峰无意中看见﹐乔正对他动杀机。

第十集 乔正杀俊峰灭口

  乔正为斩草除根﹐欲杀俊峰灭口﹐经一轮挣扎后﹐俊峰逃脱。俊峰负重伤挨至安琪身边﹐终告不治 。安琪慌忙之际﹐在黑暗中见到浩男在海中打捞失掉的渔枪﹐令她顿事有蹊跷。 乔正派手下翌晨打捞渔枪﹐却发现已被警方封锁现场。高翔赶至﹐眼见爱子被害﹐不想被人非议公报私仇﹐将案件交由定邦负责。定邦在现场打捞到一枝渔枪﹐证实为浩男所有﹐决伺机将浩男父子绳之于法。乔正恐浩男被此事断送前程﹐暗中安排他潜离香港。浩男不忍乔正独力承担罪状﹐大感矛盾。安琪精神大受打击﹐入院休养数日后﹐情绪稍告平静﹐决挺身指证浩男在案发时在现场出现之事。定邦向法庭申请拘捕令﹐将浩男逮捕归案。

第十一集 家荣伪造假供证

  定邦深信浩男是杀俊峰的真凶﹐禁止他保释外出。另一方面更尽力搜集证据﹐务求将他治罪。乔正对浩男的安危大表担心﹐特意安排一著名御用李大状替他辩护。定邦到齐堂搜证据﹐遇上慧心的姑妈。姑妈感事有蹊跷﹐却恐招惹麻烦﹐不将事情告知慧心。其实当年姑妈早知慧心母子未被烧死﹐眼见她有幸得乔正照顾﹐不想她错过机会﹐遂向定邦谎称其母子二人已葬身火海。姑妈对此事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慧心无意中得知浩男被囚之事﹐大表震惊﹐但不想增添乔正麻烦﹐只好暗自担心。乔正安排家荣作假口供﹐为浩男制造不在场证据。家荣表现甚佳﹐乔正亦答应给一些好处给他。

第十二集 常春阻家荣作证

  当家荣安排再出庭作证时﹐被常春知道﹐不满其子为贪图小利而作假供词﹐力阻止他出庭。慧心到法庭听审﹐发现定邦负责检控浩男﹐眼见父子不相认而对簿公堂﹐当场晕倒。慧心满腔郁结﹐向姑妈倾诉﹐慧心知道定邦一向公事公办的性格﹐不会违背公事而偏袒亲生子﹐决不将此事告知定邦与乔正﹐并要姑妈代守秘密。伊明曾与俊峰作专访﹐令杂志销量突升﹐上司要求她乘胜追击﹐对俊峰被杀之事作深入调查。浩男得李大状机灵答辩﹐将一切重要证据抹煞﹐令乔正等大为开心﹐无料其后定邦传召安琪作证。家豪奉命保护安琪﹐陪她逛街散心。当安琪行至方菱的时装店购物时﹐因心情恶劣﹐突不顾而去﹐但家豪却身无分文﹐令他尴尬不堪。

第十三集 安琪沮丧寻短见

  安琪一直以为俊峰为了自己才被杀﹐良心大受责备﹐加上心中仍眷恋俊峰对她的痴情﹐却又不忘浩男之浓情﹐交煎之余﹐变成神经衰弱。定邦到法庭开审时﹐与一女子苏静同截着一部的士﹐尴尬不堪﹐原来苏静亦被传到法庭作证供﹐彼此留下深刻印象。安琪在法庭中讲出对种种对浩男不利的证供。却被李大状一一反驳﹐还诬称她不甘与浩男分手﹐对他怀恨于心﹐而故意做假口供。安琪精神大受困扰﹐沮丧不已。家豪恐她会采取消极态度﹐日以继夜陪着她﹐怎料反被安琪下药催眠﹐而她踏上自取灭亡之路。

第十四集 伊明救浩男一命

  李大状以安琪死为由将她的一切供词推翻﹐并保释浩男外出﹐正当定邦欲设法阻止浩男保释时﹐遇慧心接浩男回家﹐令他大表惊愕。定邦对浩男的身世大表疑惑﹐找人翻查其身份纪录﹐怀疑他为自己的亲生子﹐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定邦约慧心会面追问她有关浩男的身世。慧心坦言浩男为二人的骨肉﹐正借此责备定邦当年只顾自己的事业而忽略对家人的关系﹐令他后悔不已。乔正刻意接受伊明的访问以图利用她疏通舆论。当伊明到达齐家时适逢浩男刚知道安琪自杀这事﹐情绪大表冲动﹐场面混乱之际﹐伊明伺机而去。 第十五集  浩男被判入狱

  乔正不忍浩男枉送前程﹐决将名下一切产业及生意转到其名下﹐然后向法庭自首。浩男不忍义父临老受苦坚决反对。定邦答应慧心所求不会与浩男相认﹐只好以外人身份劝他不要枉作好人为乔正顶罪﹐浩男早已对定邦恨之入骨﹐二人间陷于水火不容的地步。乔正为替浩男洗罪名﹐派方菱混入高翔与定邦当中﹐以图打探消息﹐可惜未能带功而回。定邦不想亲手押亲子入狱﹐意欲推翻控词为浩男掩饰罪状﹐可惜事已太迟﹐浩男命运落入法官及陪审员手中。浩儿在英国惊闻浩男惹上官非之事﹐立刻赶回探望浩男。伊明体谅浩男精神痛苦﹐拒绝为他作专访﹐其后终忍不住到法院听审﹐犯悉浩男误杀罪成立﹐被判入狱四年。

第十六集  伊明敌视常春

  慧心自浩男入狱﹐一直不敢告知定邦乃其亲生父﹐唯恐浩男陪同定邦对付乔正﹐会影响浩男与乔正多年的感情。定邦曾多次以警员身份探望浩男。浩男感莫明之余﹐只以为定邦惺惺作态﹐对他抱以漠视而倔强的态度。令定邦更感心痛。伊明自识穿常春享齐人之福之事后对他一直未能谅解视如仇人,令常春难堪不已。伊明一直同情浩男﹐对他挂念非常﹐常托浩儿带一些杂志给浩男﹐令浩男大为感动。家荣凭着其灵活头脑与交际手腕﹐辗转成成为桌球室经理。当他知道桌球室的东主为自己的伯父后﹐早已期望自己有朝能与乔正看齐﹐不惜向乔正拉拢关系﹐可惜乔正对他不大好感。

第十七集 家荣追求浩儿

  家荣在桌球室人事关系斗争中成为牺牲品﹐忿然辞职﹐欲向乔正呼冤﹐刚巧乔正已往日本散心﹐只好暂且游手好闲。常春安排家荣在一银行工作﹐由于工作刻板枯燥﹐令家荣大感低落。家荣在一偶然机会下结识浩儿﹐见浩儿对他有意﹐遂设法投其所好﹐继而向她展开追求﹐以图他日机会利用她扶摇直上﹐伊明追问常春如何解决周旋两妻的关系﹐常春支吾以对。伊明故意趁机亲近玉冰﹐有心为难常春。玉冰介绍家豪予伊明认识﹐伊明将常春的事告知家豪。家豪对伊明的身世大表同情﹐还答应暂隐瞒玉冰﹐以息事宁人。

第十八集 伊明滚下楼梯

  玉冰对伊明甚为投缘﹐并拉拢家豪追求她。常春知情大为紧张﹐欲加阻止。家豪心知肚明﹐暗出言讽刺常春。高翔对方菱情有独钟﹐向她求婚。方菱等待乔正回港后﹐试探其态度﹐怎料乔正表示尊重其个人意愿将决定权放在她自己手中﹐令她感动。决继续留在乔正身边。常春担心伊明与家豪的事向她追问。伊明乘机近他回英国向桂枝讲明一切﹐常春不肯。伊明一时激动错脚滚下楼梯当场晕倒。常春送伊明入院﹐当办住院手续时﹐始终不肯以亲人身份替办理。家豪不值其所为﹐以其弟的身份办理﹐令常春咋舌。

第十九集

  常春对伊明大表内疚﹐说出当年只身来港后﹐结识玉冰﹐二人正欲结婚之时﹐才接获桂枝未死消息﹐本欲与她重新团圆。岂料玉冰突告有孕﹐遂与她结婚。未几﹐常春获悉桂枝亦告有孕﹐因此决两头隐瞒﹐伊明才渐为谅解。家荣果然故态复萌﹐尽露其不羁好胜的性格。乔正故意安排浩儿到夜总会﹐眼见家荣与女子鬼混。令她大表失望﹐决收拾心情回英国继续升学。

第二十集

  桂枝生日当夜﹐玉冰趁高兴到酒楼庆祝﹐遇上常春﹐被他轻易瞒过﹐桂枝不想为难常春﹐变帮他隐瞒。桂枝结束英国的生意﹐决在港定居。常春大力反对﹐桂枝责备常春自私﹐多年来未有尽丈夫的与父亲的责任﹐亦逃避补偿。常春见桂枝不满。低声下气向她求谅﹐桂枝心软。终不了了之。苏静回家时﹐途中遇上贼劫﹐刚巧定邦经过﹐助她解围﹐发觉二人原同住一座楼内。

第二十一集  苏敏偷渡来港

  苏敏等候其姐苏静申请来港期间被一高干子弟看中﹐迫娶她为填房﹐她不甘受摆布屈蛇来港。当她抵步后发现电话地址错误﹐与苏静失去联络﹐更落入*人手中﹐强说她欠下巨债﹐要她以身抵偿﹐令她大感彷徨﹐伺机逃脱。伊明辛劳过度﹐晕倒在是电梯中﹐幸得一宋医生及时抢救。伊明感激之余﹐互相留下深刻印象。伊明采访一监狱开放时遇上浩男﹐发现他在狱中受到磨练﹐性格变得更冷漠与愤世嫉俗﹐更对他产生怜爱之情。宋医生常借故亲近伊明﹐并结识了桂枝与常春。二人见宋医生一表人才﹐极力拉拢他与伊明﹐可惜伊明独钟情于浩男﹐未考虑接受宋医生的感情。乔正与慧心到英国探望浩儿﹐发觉她仍念念不忘对家荣之情﹐精神大表低落﹐暗为她担心。

第二十二集  苏敏邂逅家荣

  苏敏逃脱魔掌后四处找寻工作﹐可惜无身份证﹐终向恶势力低头﹐答应在夜总会充当女待应﹐但坚持卖笑不卖身。苏敏在夜总会内受到恶势力欺凌﹐苦无路诉﹐幸遇上家荣﹐向他求救。苏敏认定家荣是唯一对自己无企图之男子﹐对他大表信服﹐芳心暗许。苏敏受一妈妈生利诱﹐欲下海及早清偿父债﹐临急被家荣力阻。苏敏感动之余以身相许﹐令二人间感情突飞猛进。家豪对方菱感情未减﹐不断向她展开热烈追求。方菱因经济条件﹐虽不舍离开乔正﹐但经不起家豪的真诚﹐渐与他发生感情﹐矛盾不堪。

第二十三集 浩男终于出狱

  常春砌词向玉冰索款﹐给桂枝以作补偿。桂枝知道他瞒骗玉冰﹐不甘接受。浩男出狱前夕与一新入狱的黑帮大哥鼎哥发生冲突﹐冒险与他斗到底。鼎哥佩服他的威勇﹐就此罢手。方菱在与乔正相识纪念日安排与他庆祝﹐适逢浩男出狱有妹要一家团聚吃饭﹐令方菱失望非常。浩男出狱后﹐乔正恐他一时未能适应社会﹐欲安排他到外国散心﹐但浩男表示不在乎外界对他的闻言﹐立刻返回工作岗位。伊明主动浩男﹐二人发觉兴趣相投﹐感情大进。伊明将全副感情寄托在浩男身上。方菱空虚之际﹐借酒消愁﹐遇上家豪﹐彼此激情下共度良宵。翌日﹐方菱表现若无其事﹐逃避家豪见面﹐令家豪患得患失。

第二十四集  金庆为子求情

  定邦获悉苏静卧病在家﹐连往探望她﹐并陪她看医生。苏静孤立无援之际﹐得定邦悉心照料﹐大感温暖﹐定邦接获线报﹐知道有一泰国毒品首脑查哈将军﹐来港与买家洽商合作事件﹐遂派手下密切注视其行动﹐务求将香港毒帮一网成擒。定邦几经调查下﹐掌握充份证据﹐指证容金庆之子阿海与毒贩交易之罪。乔正念与金庆多年宾主﹐派人救走阿海﹐并安排他潜逃台湾。乔正得悉阿海失手被擒时﹐曾向警方泄漏口风﹐令阿海的安危大受威胁。金庆恐其子招灭.口之祸﹐央求乔正开恩﹐乔正勉强答应。定邦调查到乔正有巨额支票交予方菱﹐怀疑她与毒品有关。找家豪召她调查。方菱无奈供出因身为乔正的黑市夫人﹐才得到巨款作代价。家豪闻讯仿如晴天霹雳。

第二十五集 浩男欲杀定邦

  家豪向方菱求婚﹐使她重过新生活﹐方菱以为家豪出于一时冲动﹐婉拒其心意。家豪只好继续等待。伊明与浩男感情日深﹐但发觉他冷漠深沉的性格比以前更甚﹐形成彼此的隔膜﹐但仍禁不住对他的爱意。定邦手下与浩男在街上发生争执﹐向他提出警告﹐乔正察觉到警方可能已掌握到充份罪证﹐才对浩男施下马威﹐浩男不甘屡被定邦针对﹐决以车撞死定邦以除后患。定邦在千均一发之间﹐说出乃浩男的亲生父亲﹐令浩男半信半疑。浩男向慧心问个究竟﹐确定自己的真正身世﹐竟无动于衷﹐对义父之崇拜及敬重毫不动摇。定邦被浩男以车撞伤﹐被送入院﹐家豪自愿为定帮查出凶徒。定邦不忍浩男再受法律制裁﹐替他隐瞒。家豪追问下﹐知道定邦与浩男的关系。对他大表同情。

第二十六集 定邦爱儿心切

  常春知道伊明与浩男拍拖﹐因清楚浩男与乔正以往的所为﹐欲出声提醒伊明﹐但碍于女儿深爱着浩男亦不便强硬反对。伊明无意从常春口中得知浩男的身世﹐立向慧心证实﹐还得悉浩男曾欲杀亲生父的事﹐渐看清浩男的本来面目﹐大感迷茫。伊明设法拉拢浩男见定邦一面﹐以缓和二人关系。反被浩男指责好管闲事。伊明不忿与浩男发生争执﹐由于二人均倔强与自大﹐互不相让﹐致感情关系僵持下来。浩男自知定邦为亲生父亲﹐对其痛恨之情未减﹐并向定邦声言绝不念骨肉亲情﹐继续与他作对﹐令定邦心痛非常。定邦奉上司之命根查浩男与乔正的犯罪证据﹐夹杂在工作责任与亲情之间﹐令他大感矛盾之余﹐欲劝浩男回头是岸﹐可惜他忠言逆耳。

第二十七集  乔正难忘前仇

  常春发现家荣在夜总会内暗做黑帮生意﹐屡劝他不果﹐欲请求乔正放过家荣﹐乔正仍记着当年逃亡来港时被常春推下海之仇﹐一直对他怀恨于心﹐竟拒绝助家荣改邪归正。苏敏得家荣的帮助﹐解决了生活难题﹐对他死心塌地﹐遂与他共筑爱巢﹐过着甜蜜幸福的同居生活。伊明对浩男渐感心淡﹐欲往英国散心一段时间﹐有待感情冷静下来。浩男与伊明同往探望浩儿﹐彼此聚首一堂﹐隔膜全消﹐令二人间感情增进一大步。浩男感到与伊明感情成熟﹐向她求婚﹐伊明终答应。

第二十八集  家荣身处险境

  定邦接获线报﹐有大批毒品流入香港﹐形成毒品问题更加猖獗﹐决擒贼先擒王﹐派手下彻底调查货源。乔正发现旗下毒品生意出现问题﹐派人调查下﹐揭发家荣利用乔正的名义做私帮生意﹐大为震怒﹐派手下捉家荣盘问﹐家荣自知身处险境﹐暗中飞往英国找浩儿。假意与她重修旧好﹐利用她挽回乔正的信任。玉冰见家荣失踪多日﹐加上被一群烂仔上门搜查家荣的下落﹐大表担心﹐向定邦求助﹐定邦对些事亦生疑惑﹐常春认为家荣失踪之事﹐必与乔正有关﹐怒闯乔家查个究竟。不果﹐反被乔正羞辱一番。

第二十九集 方菱离开乔正

  桂枝厨艺出众获电视台之邀主持一烹饪节目﹐令社交圈子扩阔。常春不想桂枝抛头露面﹐大表不满常借故挑剔桂枝﹐二人常发生争执。常春怀疑桂枝与电视台一职员有染﹐在街上与人争风被玉冰撞见拆穿常春与桂枝的关系后迫常春作出抉择﹐令常春左右为难。浩男与伊明回港后向乔正宣布婚事。乔正本不大赞成﹐无奈尊重浩男的个人意愿亦勉强同意。乔正无意中发现方菱暗中与家豪有私情﹐却不动声色欲以金钱挽回方菱。方菱知道后自觉受辱﹐眷恋着家豪的真诚﹐决投家豪的怀抱。家豪助方菱搬离乔正的金屋﹐为她另筑新天地﹐过着新生活。另一方面方菱为证明自己可自力谋生﹐计划发展自己的事业。家豪睹状大表安慰。桂枝操劳过度﹐在电视台晕倒﹐须卧床休养。常春顿觉一直来缺乏对桂枝的照顾﹐大表内疚﹐答应桂枝长陪其左右。玉冰知道常春陪着桂枝﹐醋意大生﹐欲迫桂枝回英国。常春不值玉冰所为﹐与她闹翻。

第三十集 乔正施苦肉计

  乔正参加一慈善年华﹐适逢浩儿与家荣回港﹐当众宣布二人已在英国注册结婚﹐令乔正大为震怒。乔正不想浩儿受委屈﹐宁打本给家荣做正行生意﹐并假意原谅家荣﹐家荣反表现得意。苏敏惊闻家荣另娶﹐大受打击﹐要家荣解释。家荣无词以对﹐坦言受环境所迫﹐令苏敏伤心欲绝。苏敏与家荣分手后﹐才发觉自己已怀了他的骨肉﹐欲打掉腹中的块内﹐幸苏静及时制止﹐劝她珍惜自己的身体。家豪安排方菱与常春见面﹐常春见她大方得体﹐留下良好印象。乔正将浩男捧为第一继承人后﹐暗里恐怕他会联同定邦对付自己﹐加上他无意中发现二人有来往﹐顿疑心暗生﹐痛心万分。乔正施苦肉计﹐派人假意刺杀浩男﹐然后安排自己以身掩护﹐终告受伤。浩男以为乔正冒死相救﹐大为感动﹐对乔正崇拜之情大增。

第三十一集  浩男伤得冤枉

  家荣自与浩儿结婚后﹐以为可借此迅即攀凤成龙﹐无奈乔正仍将大权交在浩男手中﹐家荣渐觉后悔。阿虫因亏空大笔公款﹐恐被追究﹐欲借与浩男出生入死的关系﹐向他求助。浩男答应替他出头。金庆不满阿虫有恃无恐﹐向乔正告发。乔正以示公正派人杀死阿虫﹐全家以示警戒。阿虫受到灭门之痛以为被浩男出卖﹐欲暗杀他报仇﹐幸定邦及时赶到制阻。阿虫如困兽斗再受刺激致神经失常怒打浩男泄忿﹐令他受重伤﹐而定邦被枪伤。

第三十二集  定邦输血救儿

  警方将阿虫制服后﹐立将浩男送院急救。由于他严重失血﹐须要立刻输血﹐只有定邦的血型才能急救回浩男一命。浩男醒后知道定邦所救﹐大为感动﹐加上定邦主动开解浩男﹐令二人关系缓和下来。乔正眼见浩男与定邦冰释前嫌﹐顿感不安﹐逃避与浩男见面。浩男欲开解乔正之际﹐言谈间知道他因感虫已无利用价值﹐才将他彻底铲除。浩男顿觉乔正过于霸道专横﹐会连手铲除自己﹐更表震怒。家荣不舍对苏敏之情﹐安排她藏身在旧居内﹐不时与她幽会﹐有待腹中胎儿出世后再作打算。

第三十三集 苏敏觉悟自首

  定邦养伤期间苏静在旁悉心料理﹐彼此感情迈进一步已到论婚嫁阶段。乔正以为浩男有离心﹐对其信任之情在减﹐终答允许浩男所求﹐将部份浩男的大权转交给家荣﹐令家荣受宠若惊。玉冰无意中发现家荣金屋藏娇并极力反对﹐其后在看苏敏怀有石家骨肉﹐答应替家荣守秘密。乔揭发家荣与苏敏的关系﹐威逼家荣尽快解决此事。家荣不甘锦绣前程被断送﹐竟狠心通知警方揭发苏敏无身份证﹐幸家豪在场掩饰一切。苏敏逼家荣解释﹐家荣坦言为顾全权势不惜牺牲与苏敏的感情﹐令她心碎﹐顿觉繁华梦醒﹐竟向警方自首要求遣回大陆。玉冰可怜苏敏身怀六甲捉回拘留所﹐要家荣带她探望苏敏﹐但家荣非常绝情﹐决抛弃苏敏母子﹐玉冰亦表无奈。家豪见常春因周旋二妻之间而烦恼不已﹐欲拉拢玉冰与桂枝﹐可惜二妇争持不下。

第三十四集 金庆出卖乔正

  乔正自掩护金庆之子海赴台湾后一直担心他会泄漏口风﹐竟使杀手杀阿海全家灭口﹐终被金庆揭发,令他倍加伤心。金庆为求自保暗里转为警方线人﹐向定邦提供有关正的罪状以图为子媳报仇。乔正终不能忍受浩男转向定邦的怀中﹐迫浩男置定邦于死地﹐浩男到最后关头不忍下手。乔正早知有此一招﹐预先派人暗杀定邦嫁祸浩男。浩男虽救回定邦仍被他指为与凶徒串通﹐令他百词莫辩。乔正试探得知浩男根本无意铲除定邦﹐对他心灰意冷﹐与浩男关系更为恶劣。乔正眼见方菱与家豪生活愉快﹐醋意大生﹐向方菱提出警告﹐若家豪继续插手调查乔正的生意﹐必会对其不利。方菱知乔正狠心劝家豪罢手﹐家豪不肯。伊明与苏静欲拉拢浩男与定邦﹐可惜定邦对浩男已先入为主﹐认定浩男与自己作对﹐拒绝与他和解。有妹不想家嘈屋闭﹐施计拉拢玉冰与桂枝﹐二人终能和解﹐融洽生活在一起。

第三十五集 家豪感情受困

  有妹老人病发﹐临死前叮嘱乔正与常春顾全手足之情﹐和好如初﹐乔正无奈答应。玉冰知道方菱的底细后﹐反对家豪与她相恋。家豪受到感情与亲情的压迫下﹐大受困扰。乔正因被警方密切监视﹐将旗下黑帮生意紧缩﹐致经济出现问题﹐他不想齐氏集团声誉受损﹐迫于调动自己的财产应急。浩男乘乔正生日﹐特意出海为他钓鱼﹐送给乔正作礼物。乔正体谅浩男心事﹐对他态度改观。浩男事业失意﹐将全副精神放在伊明身上﹐对她越加束绑﹐但伊明一向以事业为重﹐与浩男渐生矛盾﹐加上伊明与宋医生来往渐密﹐浩男以为伊明移情别恋﹐决提出分手。方菱不想拖累家豪﹐却不辞而别﹐只身移民巴西﹐被家豪知道﹐不惜抛下工作与她同行。

第三十六集  家荣杀死家豪

  家豪临走前接到金庆的通报﹐可给他一个录有乔正的罪证的计算机磁盘。家豪欲查此案才与方菱另作新生﹐怎料好景不常被乔正知悉此事﹐派家荣抢回磁盘。家荣劝家豪交出磁盘﹐家豪坚持不肯﹐双方展开搏斗﹐家豪不敌被杀﹐家荣落荒而逃。另一方面﹐方菱呆在机场久候不见家豪﹐以为他临阵退缩﹐黯然离港。乔正要家荣交出磁盘﹐但家荣以为磁盘与家豪一同被毁﹐还借此威胁乔正交出大权﹐被浩男听到﹐皆不齿家荣所为﹐双方起冲突。玉冰夫妻受亡子之痛﹐心慌意乱﹐竟相信家荣所言家豪乃死于交通意外。桂枝悉心照顾玉冰﹐二个感情转好。定邦与苏静结婚还答应婚后转做文职工作﹐令苏静大表安慰。伊明无意中发现家豪之死与乔正有关忙加追查﹐发觉家豪原来将磁盘另藏他地欲交给定邦处理﹐被浩男知道﹐竟求伊明给乔正一个改过自新机会。浩男以磁盘威胁乔正结束毒品生意﹐乔正敷衍答应﹐声言计划与慧心长期移民外地。

第三十七集  家荣痴缠苏敏

  乔正受廉署调查﹐遇上定邦代表警方提供资料﹐正以为定邦陷害人对他更怀恨于心﹐派人在他结婚之日将苏静杀死。苏敏申请来港参加苏静的婚礼﹐无奈变作参加丧礼﹐令她如晴天霹雳。浩男直觉乔正害死苏静但苦无证据﹐有待自己调查真相后再向定邦交待。浩儿到诊所验身时﹐遇上苏敏作身体检查。浩儿不知其身份﹐无意表示与家荣的恩爱﹐令苏敏更为难过。家荣对苏敏念念不忘﹐向她苦苦痴缠﹐可惜苏敏对他已心死。伊明与浩男分手后﹐与宋医生交往更密。宋医生向伊明求婚﹐但伊明对浩男始终未能忘情﹐答应宋医生给她时间考虑。家荣得到齐氏集团大权后意气风发﹐渐对浩儿冷淡﹐更坦言与苏敏的事﹐令浩儿大受刺激。

第三十八集  浩儿入修道院

  浩儿向苏敏查问真相后﹐心碎之余以为怀骨肉后可维持夫妇的感情﹐可惜家荣拒绝。她万念俱灰时欲轻生了事﹐被家荣所救。伊明因曾撞见杀苏静的凶手向警方留下口供。乔正恐东窗事发派人杀伊明灭口。浩男阻止乔正杀伊明﹐向他大肆质问。乔正坦言杀苏静之事﹐令浩男对乔正更为反感﹐决搬离齐家。定邦依照伊明提供的线索几经辛苦捉拿到杀苏静的凶手﹐怎料被乔正派杀人凶手灭口﹐令定邦白费功夫。乔正担心金庆会供出其罪状派人追杀他。金庆抱着孙儿逃亡之际﹐刚巧孙儿病倒向定邦求助﹐并答应做警方证人。浩儿对家荣失望﹐且经不起生活考验﹐决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加入修道院苦修﹐令父母伤心万分。

第三十九集 乔正陷害家荣

  家荣势力渐大﹐以为可并吞乔正﹐怎料反被乔正装局出卖﹐令家荣大为震怒。家荣心有不甘向乔正找诲气﹐双方搏斗之时刚巧定邦已掌握充份证据﹐派手下拘捕乔﹑荣。家荣畏罪﹐欲向警方要求转作污点证人。可惜乔正事前已提前将其罪证提交法庭﹐他只好听由命运安排。常春与玉冰刚饱受亡子之痛﹐心情未见平伏之时又遇上家荣惹上官非﹐大受刺激﹐欲借与定邦的交情求他替家荣减轻罪状﹐可惜定邦一向大公无私。乔正在法庭上﹐竟将一切贩毒生意推在家荣身上﹐极力维护浩男﹐令浩男﹑邦等大表惊愕。浩男感到乔正始终偏帮自己﹐大表内疚﹐竟威胁金庆推翻供词﹐以图替乔正洗脱罪名。

第四十集 乔正毒害慧心

  家荣被押回拘留所途中越押逃去﹐欲利用苏敏掩护他逃走﹐终被警方发现跟踪。家荣与警方混战时﹐终被枪伤就擒。家荣被送医院急救﹐却返魂无术﹐临死前向父母忏悔﹐并坦言是他害死家豪﹐令二老大受打击﹐刚巧苏敏诞下骨肉﹐春﹑冰将希望寄托在孙儿身上。浩男不想再周旋于乔正与定邦之间﹐欲隐退离港。乔正感众叛亲离之际﹐恐慧心会回定邦身边﹐竟下毒陷害慧心﹐慧心中毒晕倒。当浩男回家时发现乔正的卑鄙所为﹐对他更表痛恨决出庭指证他。伊明对浩男失望﹐终答应宋医生婚事。浩男获悉求伊明回心转意﹐怎料浩男突人行凶﹐伊明临危替他挡了一枪﹐伤势严重。乔正不甘被浩男指证﹐约他单独见面﹐欲杀他灭口﹐怎料……另一方面﹐慧心伤重﹐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请留意收看。(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