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吕颂贤),生性豁达不羁。偶遇剑宗高人「风清扬」授以「独孤九剑」,又意外尽得五岳各派剑法精髓,引致师父岳不群(王伟)猜疑,借口逐出师门。不群内里奸险非常,为独得「葵花宝典」,竟设计令武林各派自相残杀,唯最终作法自毙。而冲则辗转练成「吸星大法」,成为衡山派掌门。

  冲自幼与不群之女岳灵珊(陈采岚)情投意合,岂料林平之(何宝生)令珊转投其怀抱。后冲结识日月神教教主独女任盈盈(梁佩玲),唯对珊未能忘情,盈只好黯然离开。冲始醒觉自己深爱对方,惜盈已身中剧毒,奄奄一息。究竟冲能否化解盈之劫数?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左冷禅约齐五岳派在封禅台上商讨推举盟主的事,目的是想对付魔教任我行的入侵。任突然出现,要铲平五派,四派无一人是他对手,有幸的当他与左比试时突因真气反噬被迫收手离去,众人以为左能与他打平,故推左为盟主。另一方面,任为养伤将教交东方不败管理,东排除异己,向问天和曲洋两大使被迫离去。

第二集

  东方乘任重伤夺了掌门来做。廿年后,华山大弟子令狐冲受师岳不群之命下山,途中遇青城四秀,双方发生冲突。令打败四秀,回山后收青城投诉信,岳重罚令还叫他往青城谢罪。令到青城后被人戏弄,无意中见掌门余沧海在教众徒辟邪剑法,更知他密谋对付福威镖局。岳知此事后,派冲赴风的宴会。衡山刘正风金盘洗手,岳要赴约。

第三集

  岳派二弟子劳德诺与女儿灵珊赶往福州留意福威的动静。诺、灵假扮酒保父女,遇福威镖局长公子林平之外回,同时青城四秀来调戏灵,平出面错手把海子余人彦打伤。彦死了,平草草葬了他以为没事。返镖局后不久,镖师相继一个个死去,平将事实对父南说出,但南也无力对付。南查出死去的人是中了青城的催心掌。

第四集

  南知自己的功夫远远不及他们,于是将家仆发放回乡,避免有不必要的伤亡,而他和妻儿亦混在人群中离去。可惜当他在一茶寮歇脚时,茶档夫妇在无声无息中死去。青城人马出现,反用辟邪把南打败。诺、灵一直暗中跟著,在破庙内用调虎计救人,可惜只能救出平。后岳来到,见海在局内搜剑谱之下落,他亦计上心头,希望能得绝技。平沿途捱饿,但福威的分局全被铲去,他誓要报仇,故假扮驼背汉掩人耳目。

第五集

  他遇到真的驼背侠木高峰,木听他说出身世后说可以帮他找回父母。冲与师弟白赶上衡山,途中见田伯光硬把女尼仪琳抱去,他从后追上,想救她脱险。

第六集

  冲舍命相救。仪琳开始动了心,对冲甚有好感。定逸和余苍海追查冲的所在,琳最后说出真相,指冲是好人。余见平出现,马上出手,但木也不甘后人,与余打起来,后又有一少女出现,把余气坏,逸保护她,叫琳助她离去,原来她知冲所在,叫琳用天香断续胶来交换。

第七集

  琳被引至妓院,田在门外把风,琳与该女子入内救冲,后余、岳和逸等人来到,余冲入,但琳已躲在床被中,余被冲激竟出手伤他。余欲叫岳入房看冲的模样,但岳不中计,平来数余不是,余追出,冲趁机把其徒制服藏于被中,与琳等人逃去。岳出手救平,平拜岳为师。

第八集

  余知冲逃脱,气上心头。刘与曲合作“笑傲江湖”曲谱,刘受王封为将军有意进出江湖,于是在群豪前金盆洗手,作个交代。但五岳盟主左冷禅不让他话退就退,当他临举行仪式时,派人来阻止,刘不敌,家人一一死去,刘愤然欲一死以了此事。

第九集

  曲赶来救刘逃去。冲与琳把臂同游,见曲、刘二人被黄彬追至,二人被黄所伤,幸莫大来把黄赶去,刘、曲临死前把曲谱赠予冲。冲、琳见木向平父母逼供,设计骗开他,平父托冲把遗言带给平,与妻先后死去。冲、琳遇岳灵等人,被迫分开,冲随师回华山、琳依依不舍。

第十集

  但岳多次要平露根底,其实是想看看辟邪剑法。平努力练功,但不为众师兄所接受。左设寿宴,平助岳解决贺礼问题,岳大喜。灵随平下山买画,因顽皮弄至她和平同受伤,平带她回山,岳追问,平一力承担,灵觉感动。一日,灵上山找冲逢下雪,与冲对饮醉倒山崖上,冲听见灵说出那天受伤后被平带上山的经过,实不好受。

第十一集

  灵病平劝服她吃药,二人开始暗生情愫。左欲五派合并但为逸反对,但他心中所要防的人不是她而是岳。灵、平出双入对,各师兄甚表不满。一日,冲不慎与灵对招时误把她的宝剑落崖中,灵恨他入骨。

第十二集

  师弟陆大有看不过平的殷勤,与他决斗,但被平以华山招式打伤,灵还责冲派有害平,冲不顾一切下崖欲找灵解释,但在门外看见她和平爱语融融,决定死心。回崖后冲无意发现五岳兵器和破解之法。冲借酒消愁,师弟有来劝他,冲决意苦学。岳来探冲,冲忘记把发现壁艺之事说出。琳终日发愁,师父不戒在逸口中知她在衡山所遇的一切,即时找伯光算帐。

第十三集

  不戒扮妓女引光上钓,更迫他服毒药,光为求解药迫上华山找冲来与琳相见。岳想派冲下山捉光回来,但冲在与则交手时突然使出壁艺伤了则,岳要他重新学艺。当岳则等人下山时,光原来已爬了上来。光带酒来引冲下山见琳,冲拒。二人以比武决定事非,冲连场败北,但每次输后功力都有进步,光误以为洞内有高人。

第十四集

  华山高人风清杨在洞中见冲是可造之材,故教他独孤九剑口诀,冲表现出色,风赞赏。岳则在客栈遇华山余孽不成不优二人与一黑衣人联络,觉疑,马上从后跟著。冲把光打走,不戒又找来桃谷四仙上山找冲。不成不优上华山踢馆,岳则匆忙赶回。冲学齐独孤九式。有来通知岳有难,冲马上赶去,途中遇四仙,冲以计引他们去帮手。成重手对冲,把他打至吐血昏迷,四仙怒把成撕成四块,灵吓晕倒。四仙各自各救冲。

第十五集

  因四仙目中无人,则出手与四人较量,但险被四仙撕杀,幸冲奋力劝阻,才脱险。岳怕了四人,留下有陪冲养伤,带所有人离去。灵偷了岳的紫霞神功给冲疗伤,但冲知灵心已向平,拒学紫霞秘籍,还点了有穴,要远离秘笈。光再与冲相遇,成为兄弟。

第十六集

  二人再遇不戒和琳,不戒用真气为冲保著性命。岳知失去秘芨,与灵赶回,途中遇冲等四人,冲于是跟岳回华山,但见有已死去,岳料是冲所为,冲发誓没有做过。岳带冲灵与则等汇合,夜遇黑衣人偷袭迫让掌门位,冲因武功尽失很快已被打晕,醒时见岳处对风,拚命使出独孤剑法把各人刺盲了一眼,但岳仍以为那黑衣人是与冲同一路的。

第十七集

  冲借酒解愁,除则之外,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杀有的凶手。岳领众至平的舅父家,因冲行为怪诞不获其舅欣赏,反叫平要小心他。一日,平舅伯仲在冲身上搜到曲谱,误以为这就是辟邪剑谱,与冲争起来。岳不加援手,唯有则稍为出声。后伯仲在下人口中知一叫绿竹翁的人懂音律,即找他。绿见冲老实便试弹,但弹至一半竟停下来,绿入屋找其姑姑帮忙,当冲面全曲弹出,甚喜。冲得到洗脱偷剑谱罪名,即向姑姑致谢。

第十八集

  姑更以琴音为冲息内气,后冲每日都来学琴。平的舅父叫速往福州寻僻邪剑谱之下落,岳马上带人动身。冲不舍得绿竹翁与姑姑,但师命难违。姑叫绿送一礼物给冲作为纪念。平的舅父叫人气弄绿,但反被他打了落水,才知绿是高人。到开封后,平与灵得知名医平一指为四仙治病,但当指为冲医治时说他无药可救。

第十九集

  指叫四仙保护冲,岳甚费解。沿著海路,先后有天河帮帮主和长鲸岛岛主到来向冲行礼及问好,各人全不把岳放在眼内,岳甚无瘾。灵与平因说了冲几句坏话,被黑白熊捉了去。冲又获得祖千秋送出的“续命八丸”,说吃了对他的病情有助。冲出面平与灵被释放,岳十分不明白冲在那里结识到那么多怪人。

第二十集

  不久又有云南五仙教蓝凤凰送来毒虫,为冲治病。继蓝凤凰后,又有仇松年及夫人等人来向冲问好,更邀他于翌日上五霸岗一聚。在五霸岗上,神医指说各人为冲治病,有损无益,他也没有办法。教冲弹琴的姑姑又再出现,她再为冲弹琴平息内气。少林及昆仑等人来到,要看她的真面貌,冲拼死保护她。

第廿一集

  冲与她行至山溪时,从水中倒影,冲看见她原来是美女一名,十分出奇。冲见姑如此美艳,甚为惊异。后冲病发晕倒,她仍一直陪在侧。原来她是任我行女儿盈盈,祖千秋和计无施等人来向她参拜,盈下杀冲令,其实是想冲一直在她身旁。冲盈遇岳,岳要冲杀盈,冲拒被逐出师门。冲又晕,盈想起少林易筋经能治冲病,故带他上林。方证要盈答允做一事,盈接受。但要冲入少林,冲拒故未能得授经。

第廿二集

  冲遇向问天被人追杀,冲助,二人成兄弟。向带冲来梅庄,说能为冲治病。庄内有四兄弟,各有所爱及足不出户,向与冲扮成左冷禅及岳不群等人的师叔来骗得入内,继而向四人展示不同的宝物,因冲能得各人接受,故向出一赌局,说如庄内有任何人能打赢冲的话,宝物便属他们。

第廿三集

  其实四兄弟都是武功高强的人,可惜遇著冲,四人连战皆北,于是向与冲便带著宝物离去。四人不忿,要冲再与庄内一人较量,此人被称为任先生。此人就是前魔教教主任我行,他接过冲手中的纸后,开始与他比试,但突然狂叫一声,把所有人震晕。醒后四兄弟以为他仍被困,松一口气,其实那是冲,任已逃去。

第廿四集

  冲醒后知已被上锁,但摸到任留下的武功秘笈,于是照练,果然使真气能排出,后再藉四兄弟中叫阿子一心贪婪之心借机逃脱。左派人往福州铲除岳等人。任叫冲加入魔教,但遭冲拒绝。

第廿五集

  冲赶路往福州要与师父会合,沿路假扮一位恶将军的模样四出为他做点好事,见琳等人遇上魔教的陷阱,于是出手相救她们脱险。左冷派钟镇来把定静师太请了回去,要她们支持左的五教合人之说,静看穿左的鬼计,一口拒绝接受,于是与钟打起上来。静不敌身受重伤,冲赶来虽把钟打走,但静不幸死去,但死前也告诉冲知其实她一早已看穿他的身份,不是甚么将军,并叫他赶往福州去。

第廿六集

  冲至福州、夜跟珊与平外出,知他们在找剑谱,得手后竟被人抢去,冲跳出抢回,可惜受伤倒地。岳与则路过见他,当则转头回来时,冲所抢回的剑谱已不见了。恒山求岳出手救其师 ,岳拒,但冲答允。苏往诺阻止他们离去,大意跌出紫霞秘笈,马上逃去。平向冲索剑谱,冲才知失去,但应允寻回。晚上,平在房内被人重手伤,倒地看出那人竟是师父。岳察觉苏看见自己下手,欲他杀灭口,幸左冷禅及时赶来,出手救了他。

第廿七集

  平不敢说是岳杀他,还说是冲所为,灵大怒,誓与冲一刀两断。琳收函知师父危险,即与冲赶去。至水月庵,见闲、静两位师父正与钟与丁二人恶斗,冲即时把二人擒著救了他们。闲与静要回恒山,冲要沿途保护,免他们再被人偷袭。平与灵闲谈之际,知岳又在偷听,于是假说辟邪法没有特别,不值一学等话。岳又来杀平,幸灵突然出现使他不能下手,平知只有灵一人才能救他。冲知盈仍在少林,甚为担忧,马上起程赶去,希望能救她出来。

第廿八集

  任找到盈,父女相聚,十分高兴。任更说出冲正率领大军上少林迎接她,快将为婿。平知道岳要害他,不知如何是好。而岳开始钻研谱的独特地方,当他知道要自宫才能练成辟邪法时,十分无奈。

第廿九集

  左与岳齐集五派到少林要杀冲,但闲、静二人反对,更被少林方证大师所拒,要离开少林避开恶战。于众人离去后岳重返破坏,有意嫁祸给冲,但被闲静二人看见,岳出重手伤二人。冲来到,见静已死闲垂危,闲要冲出任恒山掌门便死去。冲几经辛苦才下了山,但又要返上去向方证解释,当他在寺中看见向与盈出现,兴奋不已。

第三十集

  任与左对起招来,任中了寒冰真气。任叫冲下来,岳要与冲对打,岳不敌但用鬼计把冲踢晕。盈即扶冲往山洞休息。岳与则路过遇他们,假意叫冲回华山,又说会将灵许配,盈觉有点不安。任叫冲加入魔教,冲却说要做恒山掌门,任不快但盈理解。岳为了要在中秋后的五狱合并大会上对付左,决定自宫来练辟邪剑法。

第三十一集

  冲上恒山生活甚清苦,琳每日都弄酒给他,将一套已失传的恒山剑法教大家,众喜。岳练辟邪剑法已入化境。平梦见岳要杀他,故求则允灵嫁给他。岳出关时妖气极盛。玉代冲来向岳通传说会在某日举行接任掌门大典,则回应说因办喜事无时间参加。冲知灵快嫁人,终日借酒消愁。接任大典上,方证、东方不败也来参加,丁勉也突然到,甚不妙。

第三十二集

  盈带著大群高手来加入恒山,还用计把来捣乱的丁制服。方证和冲虚向冲说出左与岳的意图,叫冲尽力抢盟主来做。东方不败派了贾布和上官云来杀冲等人,幸得盈出手杀死了贾才无事,而云则改投任门下。冲交下教务与盈赶回黑木崖,途中遇任和向二人,任认为机不可失便说云捉了冲来见教主,当他们来至东方爱男杨莲亭面前时,见他与人冲突,即出手杀向东方不败处,但是假的。

第三十三集

  任押杨见东方不败,东见杨受了伤有如伤了自已一样的紧张。任率众人力战东,东毫不示弱,盈改向杨埋手,东分神卒死在剑下。任重任教主,邀冲加入,冲拒任大怒。一日因冲说任坏话被发现,交起手来,冲反噬的痛苦又来,被擒。盈假以请酒弄醉了向,放冲离去,其实向是诈醉助她行事。平灵为办喜事忙碌。岳不欲辟邪剑术外传,把它烧去。则揭发岳的不可告人之事,岳允放弃再练,还把袈裟抛下崖,平几经辛苦才拾获。

第三十四集

  平得到剑谱,下定决心苦练为父母报仇,于是躲入山洞,忍痛“自宫”。结婚那日平与冲分别求醉,一是为自已不能人道一醉了之,另一是为爱人结婚而看不开。任叫向找来平一指,要他在端午前研制成“三尸脑神丹”的解药,因为连盈也服了,若不成功,所有人必死无误。灵发现山洞秘密,引父母和平来看。各派齐集嵩山,开始商讨五岳合并的事。

第三十五集

  冲与岳夜间在花园相遇,岳以慈父的姿态对冲,使冲感动至下跪求重入华山派。大会中,泰山派首先反,但随即起内乱,原来左早已安排事端,借意把掌门杀害。四仙与左斗嘴,原来是盈从后指导。岳站出来大说理论。众派订明日比武定输赢。盈叫冲莫信岳的花言巧语,冲感无奈!

第三十六集 灵用各派剑招打败他们,冲知她已发现秘洞,与她比武时,冲故意受伤让她。其后灵又在左剑下,岳出来以真的辟邪剑法剌盲了左,成为五派盟主。冲知上了当,决意与华山派一刀两断。平追杀余沧海,余不敌,平杀死其四徒,平为杀余不救灵,幸得盈相救。余被平剌盲双眼又废了双手,平觉大仇已,欢喜时不慎被木高峰体内的毒液又弄盲眼睛。

第三十七集

  平向灵说出岳的罪行,灵也觉错怪了冲。青城派来寻仇,但有人来相助,退敌后还邀平往见左,灵认出是苏。平为证实对左忠心竟要杀灵,冲赶出来救她,苏带平乘乱离去。冲专心照顾灵,盈也为她四出买药,上山采药时弄伤了手,冲不察看不见。

第三十八集

  待灵醒后,盈留下字条离去了。冲与灵上黑木崖欲找盈说清楚,但向对他们说盈没有回来,其实盈是不想诉散他们。盈知道自已患绝症,偷离黑木崖找冲去。她在客店内遇冲,但看见他与灵一起时,又不愿诉散他们。冲带灵上嵩山找平,平出手杀灵,冲制止不及,灵终于死去,但求冲放过平。岳称霸武林要引四派来看秘洞。

第三十九集

  魔教捉了则作人质引岳来,岳与冲动起武来,冲终以独孤九剑把岳打落陷阱。则求冲杀平为灵报仇后,竟自刎死去。盈迫岳服下假的“三尸”丸,要他归顺魔教。而岳脱身后抢去其西一个克木令牌,留作别用。冲与盈葬了则后,回恒山欲交下教务。他扮成聋哑婆婆无意知道琳是爱他的。但冲因无防范的心竟被真的聋婆点了穴,最后连盈也被捉,原来她并非真聋,且是琳母,目的是要冲娶琳为妻。岳派张夫人,游迅和桐柏双奇来恒山下药,把所有人迷到。

第四十集

  原来兰是诈晕的。冲与盈乘张游桐柏四人内乱时,诱骗他们才得以脱身,及后遇上兰及在桐柏口中知岳将恒山女子运回华山后,即时赶往。平与左已练成听风辨器之技,他们乘岳开放秘道给四派时,潜来先打熄灯光再开杀戒,冲及时赶,利用磷光先把左杀死,再废平的武功。

第四十一集

  当冲与盈离开秘道时,不幸被岳用网所困,岳要盈交出解药,否则毁她的容,冲骗岳触及他时用吸星大法把他制服。琳及时来到,杀了岳为二人解围。任约冲上朝阳峰,再一次叫冲入教,冲见他胡作非为的个性,更加不愿。冲向任提亲,任表同意,但冲若不入教,则他会在一个月后夷平恒山。任胸口痛,但仍不听一指所劝休息。端阳到,魔教照例大事庆祝,但一指仍未练成解药,为人心起见,任我行照派解药,终于人人晕倒。 第四十二集

  平叫任用真气将盈的毒压著,可多49日命。少林方证及武当冲虚齐来助冲一臂之力,方证更带来风清杨的玄功给冲苦练。不久,冲的反噬果然少了。任要一次过减少林及武当,但向极力反对使任憎恨了他。向见盈手已发黑,拼死前往通知冲。当冲知道盈的情况下,马上赶往。任又冲入教,冲依然拒绝,任大怒要杀他。任疯狂起来连盈也要杀,但终因心痛死去。

第四十三集(大结局)

  盈接任做掌门,与冲往恒山交代一切。不久二人又把掌门一职分别交给仪清和问天接任。四十九日已到,冲要娶盈为妻,但盈要临死前化一下妆,冲找来东方不败昔日的胭指给她使用。化妆后再饮完合卺酒,盈便气绝,而冲也觉生无可恋亦要自杀了断。到底故事的结局是否如此哀怨?请大家自己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