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胸无大志、性格散漫的周国正(林保怡)虽年过三十,却事业无成,频频转工;后在母亲的催迫下,毅然投身警界。

  一心做个“符录差人”的正在部队中常有失误,终被调往沙头角守边界,期间多次与大陆妹金兰(张可颐)发生误会,认定兰不是好女人,视为灾星。

  兰原籍广西,为生计与友人移居深圳,却找不到工作,只好到卡拉OK当伴唱,并结识了英俊多情的尹有财(邓浩光),更珠胎暗结。兰一心相信财会与她结婚,遂将自己所有积蓄献上,助财到英国发展,岂料财自此音讯杳然。

  为供养幼子,兰与友人在中英街开设时装店,更决心改变自己,与正之好友刘敬强(黄智贤贤)发展,奈何二人性格不合,难以相处,此时兰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原来另有其人……

分集剧情:
第1集 国正被调往沙头角

  教师刘敬强一早叫醒周国正帮手搬屋入沙头角,竟被国正发现其母丽英在街上兜售假表。国正在敬强新屋外发现未燃烟花,拾起来玩却烧着了邻居的衣物,与简福钿一家开始结怨。国正见连弟被狗咬,顺手拿起灵符打狗被简福钦看到,村民寻至发现简家的灵符被毁,福钿母尹添水大发雷霆。

  国正遇连弟及其弟耀宗,耀宗邀请他踢波,二人成为好友,国正游说耀宗搬往敬强所退出的屋居住。凤凰因耀宗搬出九龙一事与添水起争执。国正与CID李大志在酒吧发生误会,大打出手,成为头条新闻而被上司高sir责骂。高sir与国正旧情人GiGi结婚,国正大受打击。

  国正到深圳唱卡拉OK首次遇见金兰即发生龃龉。金兰与添水的侄儿有财有一子冠军,有财取了金兰的钱远走英国后,三年未回。国正发现不见了回乡证及银包,误会是在卡拉OK被金兰偷了。金兰遇福钿一家希望可得有财消息,却被添水大骂不知羞耻。竟跨不过栏杆;人逃走了,高sir将他调往沙头角接受吕秀琴培训,国正报到后发现要跟大志行beat,叫苦连天。

第2集 金兰打听有财消息失败

  国正跟大志巡逻时见一手推车失控撞向连弟及添水,国正救连弟反被添水误会博懵,国正更被鸡啄嘴。国正坐秀琴顺风车,秀琴车,国正吃不消中途借故下车,回家欲向丽英吐苦水,但反被她嘲弄。丽英见国正嘴发炎,悄悄替他涂药膏,国正心甜。连弟告诉凤凰欲到市区工作,却被福钦听到,添水不许连弟到市区工作,婆媳又起纷争,连弟惟有放弃。

  福钿等见金兰与姊妹在对面街看铺位,添水企图不让她们租成对面铺却功亏一篑。金兰见冠军所画的父亲没有头大吃一惊,原来他以为父亲会跟他一样长高。冠军第一天到凤凰的学校上堂,使计要凤凰先为他作家访。金兰向凤凰打听有财消息不果,二人更因有财起争执,凤凰被赶。凤凰一肚气离开金兰家,遇添水,便将金兰骂自己的说话回赠添水后离去,福钿连忙追她。

  大志有感在沙头菚养懒身,要求调入边界巡逻队。国正被调跟大志巡逻边界,在草丛中见蛇,惊惶大叫。丽英教国正克服怕蛇心理,一日,国正在边界执行任务时与非法入境者一齐滚下山,二人见一堆蛇,大惊。

第3集 国正成功捉拿通缉犯

  国正带连弟与丽英上投资公司欲讨回公道,不果。连弟向小鱼倾诉被福钦听到,误以为连弟珠胎暗结,福钿与家人赶至欲找小鱼晦气,添水失足堕海,国正与大志巡至见状即落海救人。连弟回家向凤凰和盘托出,凤凰好言安慰。

  国正因救添水而大伤风,丽英乘机出外卖假表却被国正发现。丽英见行家肥狗与人争执,乘机报仇,肥狗见警察即将她推开,幸得太平将她抱住。连弟衣着性感替健身中心派传单,给路过的国正与丽英见到。丽英在街见太平,追跑几条街扮偶遇,二人更交换电话号码。

  国正巡逻时遇上上次走掉的?#092;人豪,豪快跑往中方边界,国正气愤。豪恰巧躲藏在金兰家胁持众人要冠军替他取回赃款,冠军取赃款后遇国正,被他从后跟纵,冠军小心听从国正指示,豪终被国正擒住。

  国正受秀琴赞赏,乘机要求调职及升职。金兰在餐厅遇福钦,福钦不满金兰先前抢走他的福建客,故意说有财与鬼妹结婚,金兰回家向姊姊及妹妹哭诉。姊姊与妹妹带金兰到动物园散心竟遇上有财,金兰愤怒离开不听有财解释。

第4集 有财回来了

  有财回简家,添水吩咐众人不可提金兰的事情。金兰赌气在铺头前大跳肚皮舞并为钱与客人跳舞,有财看见忍住向客人挥拳。有财到学校找冠军并约他吃饭,金兰将有财送给冠军的东西全部扔走,并告诉他有财已结了婚。有财再接冠军放学,冠军咬他并逃入杂物房,国正 冠军出来。国正回家见丽英玩计算机,怀疑有财的结婚相的真伪。国正告诉冠军有财的结婚相是计算机造出来的,被金兰听到并原谅有财。

  国正回家见丽英一身巴西热女郎打扮吓了一跳,丽英知太平是巴西华侨决投其所好恶补巴西常识。丽英带太平游玩一天,请他回家饮咖啡时,连弟到访欲借宿一宵,太平还请连弟跳舞,丽英大感扫兴。凤凰带买家睇楼后见连弟在街派传单,见她终摆脱害羞性格,对她赞赏一番。添水知有财找金兰,便到金兰家打算给她钱打发她走。有财对金兰说要带她及冠军回英国,金兰开心并给他冠军之出世纸办手续。姊姊与妹妹拍下福钦当街小便的相片,要挟他要随时供她们差遣。国正无意听到有财讲电话,知道他真的结了婚,却被有财先发制人。

第5集 丽英蚀了国正老婆本

  国正想起丽英的说话,冷静地用硫磺粉使蛇退开,并成功捉住非法入境者。国正以为秀琴会因此对他刮目相看,但她不单没有赞赏他还向他训话一番,令他非常无瘾。添水探访耀宗,为免耀宗赌钱便与丽英打牌,国正到耀宗家寻丽英与添水撞个正着,丽英挑通眼眉,略施小计即博取添水信任。

  冠军在校看见一背影甚似有财,告诉金兰。金兰在河边回想与有财的往事时见对岸一似有财之男子,不顾一切游过对岸,可惜只是认错人还给国正捉住,在拘留所度过一宵。

  金兰与姊妹开的时装店开张,令福钿的生意大减,凤凰与添水罕有地齐心鼓励他。连弟应邀到卡拉OK为旧同学庆祝生日,还被游说出市区工作,连弟心动。连弟打算到耀宗家过夜,但国正以为他们醉酒劝她到自己家过夜较安全。姊姊与妹妹工作积极令连弟有所领悟,回家提出到市区工作,虽添水不允,但凤国正想起丽英的说话,冷静地用硫磺粉使蛇退开,并成功捉住非法入境者。国正以为秀琴会因此对他刮目相看,但她不单没有赞赏他还向他训话一番,令他非常无瘾。添水探访耀宗,为免耀宗赌钱便与丽英打牌,国正到耀宗家寻丽英与添水撞个正着,丽英挑通眼眉,略施小计即博取添水信任。

  冠军在校看见一背影甚似有财,告诉金兰。金兰在河边回想与有财的往事时见对岸一似有财之男子,不顾一切游过对岸,可惜只是认错人还给国正捉住,在拘留所度过一宵。

  金兰与姊妹开的时装店开张,令福钿的生意大减,凤凰与添水罕有地齐心鼓励他。连弟应邀到卡拉OK为旧同学庆祝生日,还被游说出市区工作,连弟心动。连弟打算到耀宗家过夜,但国正以为他们醉酒劝她到自己家过夜较安全。姊姊与妹妹工作积极令连弟有所领悟,回家提出到市区工作,虽添水不允,但凤凰却以投票方法为连弟争取到市区工作。连弟上班数日即见同事投资大有斩获,请教丽英应否投资,二人最后被骗光积蓄,还输了国正的老婆本。

第6集 国正重遇旧情

  有财散播国正追求金兰的消息,令金兰以为国正诬蔑有财已婚。连弟为使姊姊和妹妹相信有财已婚,被逼饮下十数杯冻饮。姊姊和妹妹使计令金兰相信有财已婚,可惜失败了。连弟向太平表示喜欢与年纪较大的人相处,丽英感到受威胁。太平邀请丽英食法国菜令她开心不已,后来知道他已邀请了连弟,便求国正帮忙。国正接连弟赴会,中途扮坏车被连弟看穿,以为国正对自己有意思,国正与连弟碰到高sir和GiGi,国正死要面扮与连弟拍拖。太平与丽英沙滩漫步,见一对情侣正寻找戒指,令太平想起旧情人。

  连弟要小鱼教她弹结他,小鱼取笑她要唱情歌给国正听。添水回家要有财尽快办妥冠军的签证,因为街坊已将有财的婚讯传开,恐怕被金兰发现。姊姊和妹妹要挟福钦要找出有财已婚证据,福钦惟有将有财之行李箱给二女。金兰终发现真相,质栍胸敚胸斍蠼鹛m让冠军跟他,金兰不允。敬强告诉金兰冠军在校的情况,问金兰是否发生了家庭问题,金兰大感烦恼。金兰为冠军的前途,不知如何抉择,冠军以为金兰不要他,大发脾气。

第7集 金兰让冠军跟有财回英

  丽英见太平买一贵价跳舞瓷公仔给连弟,却祇送一只廉价瓷猪仔给自己,大感无瘾。二人回家见国正与连弟,丽英乘机使开二人,正高兴可跟太平独处之际国正回来,而太平亦告辞。丽英想国正搬入沙头角,不让连弟破坏自己好事。丽英到简家打牌,存心与有财作对,有财气愤。国正与小鱼合力扔去烂东西时遇见秀琴,秀琴劝国正多与街坊沟通,小鱼大表同意。秀琴见一木板正要跌落小鱼头上便托住木板救了他一命,小鱼对她产生微妙感觉,还有灵感作新曲。

  姊姊和妹妹使冠军与金兰和好如初。有财到学校见冠军被同学发现,并说要将此事告诉金兰,二人发生争执,推撞间冠军撞伤头被送院。金兰办好双程证即带同冠军的心爱玩具赶往香港探望,到医院后发现冠军与有财相处开心,还有新玩具,顿感失落。冠军出院与金兰暂住简家,金兰半夜醒来发现冠军偷偷与有财同睡。冠军取出钱罂的钱说要买机票往英国,金兰仍未肯让冠军跟有财。添水带有财、冠军到祠堂上香,有财当众声泪俱下,说自己不能再生育博大家同情,金兰在群众压力下终肯让冠军去英国。

第8集 有财奸计被揭穿

  冠军无意中得悉原来要到英国长住,怒责金兰说谎不肯见她,国正细心向冠军分析,冠军终向金兰道歉并愿意到英国。冠军临上机前录下录音带给金兰,无意中录下了有财与妻的对话。金兰母子送别依依不舍,有财显得不耐烦,金兰回屋发现冠军留下了录音机,忙追出,冠军将录音带取出并叫金兰听。金兰听完录音带后,将有财的奸计说出,众人追出并上了秀琴车,秀琴一轮飚车后终赶上有财的士,金兰抱回冠军。有财回家和盘托出,众人不值他所为,将他赶走。

  丽英陪太平办手续方知他是沙头角原居民,太平带丽英到沙头角逛,遇连弟与凤凰,原来太平与凤凰曾有一段情。太平与丽英到简家探望福钿,丽英处处做太平发言人,太平后来向丽英说感情不能勉强,丽英即说可能是自己太好客令他误

  会了。太平到福钿的时装店,添水看不过眼叫福钿小心他回来与凤凰旧情复炽。

  太平的养子Joe到酒店找太平并将他的上市计划告诉太平,太平劝他不要太急进,并与Joe回沙头角修葺祖屋,凤凰不小心跌倒,太平急忙扶起她,恰巧给福钿看到了。

第9集 福钿一家之主地位被动摇

  添水听信风水先生意见说家宅忌火,除了不可生火煮食,更不能动肝火,故此对凤凰与太平有微言,仍得吞声忍气。福钦从报章上读当老婆有外遇十大征状给福钿听,令他愈听愈心惊。丽英到芭堤雅散心留下钥匙托耀宗看屋。连弟主动替国正清洗及修补内裤,国正感不能再拖,忙向敬强求救。小鱼欲向秀琴凭歌示爱,却因太紧张屡次失去机会。太平与凤凰因修葺祖屋一事常在一起,流言四起,福钿劝凤凰稍作避忌。

  众人常将福钿与太平作比较,福钿决心摆脱老态并到健身中心做?连弟见福钿即吓得转身离去。国正狠下心肠对连弟冷言相向,连弟感委屈到海边大哭,刚巧被Joe见到,Joe变魔术令连弟转啼为笑。

  耀宗同屋阿松赌外围波欠下贵利,竟打丽英家主意,刚好国正接丽英机回来发现,而凤凰亦恰巧到访探耀宗,众人几经央求丽英才网开一面不举报他们偷窃,凰凰亦因此要耀宗搬回沙头角,母子各不相让,幸得太平好言相劝,二人和好如初,福钿却感自己位置被动摇。

第10集 国正首次听到自己的身世

  凤凰投诉福钿反睡欲分床而睡,福钿不肯,并承诺不再反训。福钿为证明自己宝刀未老,到健身中心举哑铃健身,终于发现连弟在健身中心工作。福钿到学校送花给凤凰,并邀请她吃烛光晚餐,却因发现了当年太平给凤凰的定情信物而大发雷霆,凤凰刚巧接到太平入院消息,不理福钿准备探望太平,福钿竟将信物掷烂。凤凰在太平边诉心声给门外的福钿听到,感心甜。凤凰回家,福钿直认对自己无信心,二人和好如初。

  连弟送国正亲手绣字的T-Shirt, 国正逼不得已说出是受丽英所托才追她,连弟伤心走上天台危坐,丽英见劝她不听,惟有说出自己是国正的生母,以爱情是永不言悔劝连弟回来,国正亦首次听到关于自己的身世。国正追问自己的亲父是谁,丽英三缄其口。太平无意中知道连弟是「七星女」,怀疑她是自己的女儿。

  金兰弟金吉到深圳找金兰,并与福钦发生龃龉。金兰见敬强细心教导冠军,又留下机会让她与冠军建立亲子关系,对他大生好感;而国正亦发现自己对金兰产生爱意。

第11集 金兰向敬强暗示爱意

  金兰为答谢敬强为冠军补习,托冠军送烧鸡给他,后来才知道他是素食者。金兰欲以请教生字为借口致电敬强,却被国正截听了。国正送金兰电子辞典,金兰回赠他T-Shirt金兰邀请敬强回家吃斋,怎料却因事前吃了国正所送的街边小吃而弄致肠胃不适,国正知道后,即请教秀琴取中药药方执药给金兰,但她却嫌中药苦。金兰向敬强暗示爱意,敬强害羞向金兰暗示需要考虑。

  国正觉得金兰对自己的态度有变,要丽英教路。丽英相约金兰、敬强及国正到深圳购物,欲以敬强做比较,怎料金兰却表示欣赏敬强的性格,国正终于明白二人已展开感情。连弟在健身中心获提名最佳员工,教练借口要与连弟实习面试问题,相约她吃饭,欲取她便宜,并遭同事拍下照片卖给八卦杂志爆内幕。添水为向村民交代,逼连弟在众村民面前向祖先发誓,凤凰为此与添水嗌交,添水更离家出走。连弟遭健身中心辞退后到码头散心,刚巧太平与Joe 跑步至码头,看见连弟跌落海。

第12集 连弟与Joe拍拖

  村民猜测连弟堕海原因,经太平解释及为免被传媒利用,众村民愿意封口。Joe 探望连弟,变魔术给她看及正式展开追求。添水遇上扑头党受伤,国正见状扶她看医生又背她回家,添水觉得与国正投缘。金吉与连弟各自取货回铺时发生碰撞,福钦乘机将两铺的货偷龙转凤,却被姊姊和妹妹发现。

  凤凰煲猪脚姜给添水回家吃,添水却不领情,幸好国正醒目做丑人让添水下台,添水乘机收他做契仔。凤凰收听财经新闻后,茫然若失。

  Joe 与连弟吃晚饭时遇上生意上的朋友,视连弟是舞小姐,Joe 欲以名贵首饰向连弟赔罪,却惹她反感。太平替Joe向连弟道歉,并告诉她Joe的童年影响了他的性格发展,希望她可改变Joe。村民以为太平与连弟拍拖,福钦收风后回家告诉各人,众人到太平家大兴问罪之师,Joe向众人表示是自己与连弟拍拖。凤凰向福钿表示做了股票大闸蟹,欲向他借钱供楼,怎料福钿说出生意亏损无能为力。凤凰找太平借钱,太平藉此问她连弟是否其女儿,凤凰支吾以对。

第13集 太平给连弟大笔遗产

  凤凰答谢太平借钱,并以当年太平安慰她的说话开解他。Joe专程送红荳糕给福钿吃,福钿却认为他华而不实。金兰陪敬强看书,姊姊与妹妹见敬强太正经劝金兰主动出击,敬强与金兰听交响乐后,金兰邀约敬强唱卡拉OK。丽英劝国正与敬强拗手瓜追金兰,国正知道敬强在金兰家过夜后大感失望。Joe带团到中英街,介绍游客到福钿铺买衫,但游客却过档看金兰铺的衫。凤凰见福钿处处针对Joe,好言相劝。

  太平在店中看到瓷猪仔想起丽英,怎料丽英却在身后,太平突然感心痛,丽英陪他看医生并回家煮素菜给他吃,太平乘机向她表示爱意。福钦到芙蓉工作的酒楼向其姊妹打探她在乡间的电话,并发现经理请金吉代替芙蓉的工作,欲以诡计陷害金吉却被识穿。福钿见Joe到夜总会应酬大感不满,更找太平理论,太平觉他不可理喻。太平心脏病发,众人赶至他家时发现他已过身,大感难过。律师按太平遗嘱分配遗产,却发现他留下大部分遗产给连弟,惹来村民的猜测,以为连弟是其私生女,福钿却不相信。

第14集 福钦失恋了

  福钿为免被村民说闲话,不许连弟领取太平的遗产,凤凰感觉简家上下不信任她。敬强的种植场计划因太平逝世而欠缺资助人,金兰向他提出可用自己的私己钱。姊姊与妹妹劝金兰不要轻易拿出私己钱时,却给敬强听到了。

  芙蓉的职位由金吉暂代,福钦怕芙蓉回来没工做,处处与他作对,还在他送外卖时向他抛西瓜皮,岂料却让?#092;人踏上,还无意中重遇芙蓉。原来芙蓉回乡产子,却向福钦撒谎说母亲病重,后见福钦不同情金兰独力抚养儿子,决另觅对象。芙蓉为了令金吉相信自己是真心爱他,不惜与福钦分手,又向金兰大献殷勤。

  福钿经常感心痛,凤凰劝他与添水齐做身体检查。耀宗向连弟表示做代客泊车时撞毁客人的车辆需赔偿。连弟无奈领取太平之遗产为他还债。福钿知道她领了遗产后大感难过,并向福钦倾诉。福钦带福钿往化验所验DNA,但负责人却说一定要抽血才能验DNA,二人无奈。芙蓉不慎令金吉跌落楼梯,惟有背起他去看跌打,金吉亦不知不觉爱上芙蓉。

第15集 芙容奸计得逞

  添水欲替福钦箍煲,芙容诬蔑对她不轨,添水信以为真。福钦发现情敌原来是金吉,怒上酒家找他晦气却不慎打伤老板。敬强踌躇满志开种植场,并对与金兰的感情充满信心,国正感酸溜溜。金籣无意中揭发芙容奸计,芙容急忙找金吉解释。芙容假扮上吊,金吉赶至险些弄假成真,二人回家跪地求金籣成全,金兰气愤并向敬强倾诉,二人却因见解不同而散。金兰与金吉中奖可到香港游玩,但敬强却要处理种植场的事不能陪她,丽英怂恿国正乘虚而入。

  金吉视网膜脱落需留港做手术,金兰担心不已。金兰回丽英家刚巧听到国正表示喜欢自己,一愕,国正乘势向金兰示爱却被拒绝,惟有与丽英假装说是要考验金兰对敬强的感情,金兰才松一口气。敬强得悉金吉住院,赶回港探望并与金兰言归于好。敬强向凤凰提出辞职,当知道添水想与金兰和好,便承诺趁家长日带金兰去简家吃饭,化解两家仇怨。金兰不满敬强先斩后奏,坚拒到简家。福钿头晕,福钦口快说出他抽了血去验DNA。

第16集 敬强与金兰分手

  凤凰知道福钿要与连弟去验DNA,愤然离家出走。国正与小鱼开解连弟,连弟对凤凰不许她验DNA耿耿于怀。连弟告诉凤凰自己与福钿没有验DNA,劝凤凰回家。大志妻搬到沙头角居住,国正与村长帮忙搬屋,并无意中知道大志曾误把眼影当作水彩用的笑话。大志误会国正告之同僚取笑自己,对他更加仇恨。一日,国正发现有人潜入大志家,便入屋捉?#092;,及扶起晕倒的大志妻,却被刚回来的大志看到,以为他意图不轨,将他打伤。金兰见国正双手受伤,便喂他吃饭,丽英取笑国正因祸得福。

  金兰有感与敬强性格不合,反而与国正相处时没有压力,向敬强提出需要分开冷静一下。国正向敬强坦承喜欢金兰,被金兰听到并向二人表明态度,人无奈。金吉眼睛受细菌感染,还需留港治疗,芙蓉知道后担心他会盲不能照顾她。Joe终日只顾炒股票,忽略连弟,小鱼开解她。Joe炒输股票,逼连弟借钱给他填数,小鱼劝连弟要Joe将祖屋作抵押才借钱给他。小鱼再见秀琴,不再害羞,国正决替他做红娘。

第17集 国正见亲生父亲

  小鱼从国正口中知道秀琴喜欢唱粤曲,到曲艺社探望她。秀琴与小鱼唱曲后到酒吧饮酒,秀琴大赞小鱼有天分,二人无意中发现Joe与一名黑帮大佬的情妇Tina在一起。连弟发现Joe与Tina的关系,因不能接受Joe出卖尊严要与他分手。福钿找Joe晦气,竟发现太平曾购入凤凰的蚀本楼一事,回家后与凤凰争执,更闹离婚,凤凰带连弟离开简家。

  丽英在街上被一妇人掴了一巴掌,但她不欲追究,国正与金兰却不罢休,四人最后更闹上差馆。国正终于知道谁是父亲,而金兰亦从国正与丽英对话中发现二人是母子关系。国正踪丽英保证永远爱她。

  耀宗与朋友跟Joe买股票蚀钱,险些被凤凰发现。连弟连日收到匿名鼓励信,从国正口中知道原来是金吉寄来的。金吉康复出院,回深圳后即探望芙蓉,却发现她与BB的生父重修旧好,大感难过。金兰听金吉感慨之言后略有领悟,致电国正。

第18集 金吉买?#092;赃

  金吉到名牌店帮手,福钦前来与他大谈感情事,令姊姊和妹妹对他开始改观。村民认为凤凰的私生活会影响其教育工作,凤凰表面淡然处之,暗中为日后打算,更向连弟重提开幼儿园。连弟知福钿身体不适,提出回铺头帮他。黑帮大佬发现Joe与Tina关系,威逼利诱他,欲利用其沙头角居民身分为非作歹。

  大志妻险些难产,幸得小鱼与秀琴及时送她入院,小鱼乘机向秀琴示爱却遭拒绝。国正见金兰态度犹豫再向她示爱,金兰表示愿意尝试令他兴奋不已。

  金吉希望替金兰解决经济困难,却不慎购入?#092;赃被公安发现。金吉为筹保释金赎姊姊与妹妹不惜借高利贷,金兰本不接受添水借出的钱,最后被国正一番话提醒,与添水冰释前嫌。名牌店重开,添水及福钦义助金兰度过难关,众人感激,姊姊和妹妹更对福钦大表赞赏。金吉发现原来连弟不断送咭鼓励自己,向她道谢。耀宗向添水借钱补仓,不果。Joe带外人到沙头角遇上福钿及连弟,发生龃龉,福钿更被气至晕倒。

第19集 耀宗被逼走私

  金兰因没钱给时装批发商李老板,经济顿入困境。金吉受贵利成引诱,利用名牌店走私计算机芯片。Joe带黑道中人龙哥到沙头角视察环境,并向耀宗及阿松等招手替其走私,耀宗等犹豫之际,龙哥以他们得悉事件始末逼他们就犯。

  凤凰听丽英劝告,接福钿出院并与他和好如初,一家人开心如昔。耀宗等走私事败,仅得耀宗一人逃脱,国正向阿松、云吞和大蛇问话,但不相信三人说耀宗不知内情。秀琴到小鱼参加之歌曲创作比赛中为他打气,还告诉他船只曾被利用走私,小鱼得奖后到差馆落口供,并鼓起勇气再向秀琴示爱。警方在Joe的祖屋内发现走私货物中有违禁药物,因祖屋属连弟所有,亦有人证明她当晚曾到祖屋,便将她拘捕。

  耀宗惶恐地欲离开沙头角,后被福钿与凤凰劝服到警署自首,并向连弟道歉。Joe向丽英借钱不遂,挟持连弟,幸丽英机警将他制服。国正因在案中未能有所表现而耿耿于怀,金兰开解他。冠军画画给添水,令她重展欢颜。金吉接听一电话后神色慌张,被金兰发现。

第20集 金吉自首被轻判【大结局】

  国正在中英街截查可疑人,刚发现原来是金吉时,却被人从后袭击。国正怀疑金兰,劝她交出金吉,金兰责他只顾自己升职,国正有理说不清。金吉藏在宿舍被春桃发现,春桃承诺替他保守秘密。金吉从春桃口中知金兰、姊姊和妹妹为筹钱给他而要到歌舞厅做驻厅歌星,担心不已。金兰将钱交给金吉,着他远走他方,二人交换相片和画作为纪念。国正跟纵金兰找到金吉,成功劝服他自首,并供出贵利成等人,金兰等却误会国正为求升职不理金吉死活,与他反目。

  敬强回深圳欲与金兰重修旧好,借钱给她并替她找律师替金吉向法院求情,金兰感激。国正获升职却不开心,丽英开解他。金吉被轻判监禁两年,金兰探望他时,金吉劝她不要放弃国正。福钿等见名牌店重开,替他们开心,并知道金兰到敬强的种植场散心。丽英跟国正分析金兰还是喜欢他的,叫他要积极争取金兰。国正到种植场找金兰,却看见敬强情深款款向金兰求婚,黯然离去。国正赖床不起,英逼他往教堂,国正晦气说新郎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