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黑帮头子高天淦与林炜琛在押运毒品时突遭警方扫荡,琛死在乱枪下。淦逃亡外地。琛之遗孀亚瑛则误会夫之死是淦不重义气所致,含恨在心。十年后风头已过,淦返港与家人重聚,儿女相继长大成人。长子继源好拈花惹草,次子继华在外国谋生,三女继敏港大毕业后任职公关主任,幼子继标中学毕业后则游手好闲。高家祖先在大屿山有幅农地,被日本财团看中,用来发展为度假村,淦一夜间成为大富翁。淦年纪老迈,他不喜源虚浮的性格,故急召次子华返港发展地产公司生意。淦到机场接华,见华竟与炜琛幼女若珊双双携手出机场。原来华与珊并不知道双方家长不和,两人在外地相识多年,感情不错。珊之长兄铿苦学而成律师,擅攻心计,父死对他打击甚大,有强烈的复仇倾向,誓要将高家人一个一个除去,便鼓励珊与华来往。华替淦经营地产公司生意,源不满,常用种种不法勾当陷害华。铿利用他们兄弟之相残刺激淦,以达报仇目的。铿利用淦幼子继标,令淦运毒时被捕入狱。源藉此机会进行夺产阴谋,派神经错乱的伙食商人到华办公室将华劫持,混乱中,华中枪受伤,半身不遂。淦看到家庭四分五裂,对家人极之失望,上法庭前一夜,请律师立遗嘱,将一切家产给予华,然后吞枪自尽。敏正想回家向父亲道歉,见此惨况,心态产生巨变。敏起了极大的复仇心态,认为家庭四分五裂,家散人亡,是由源与铿两人所引起,于是与淦的养子周昌合力向两人大报复,将源与铿迫到走投无路!本剧之主题曲《风霜伴我行》由邓丽君主唱,亦是她替TVB主唱唯一一首剧集主题曲。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日,在一间近海的木厂内,贩毒头子高天淦、林炜琛等多人正在进行交易,陈探长与大队警探突从海陆两路围捕,经过一场枪战,高天淦及时逃脱,其余全被击毙。深夜,淦狼狈返家,拿了旅行证件,与妻吴惠芳话别,连夜逃亡。在林家,琛妻张桂英受打手王贵唆摆,怀疑此次是淦将琛出卖,其子林铿更声言报仇。十年后,淦自外地返港。回家以叙天伦之乐,但见长子、三女及四子俱不成器,反而养子周昌最好,甚感失望。是夜,长子高继源向母索钱不获。次日,淦往找黑道朋友肥张,受冷言冷语对待,甚为气愤,于是拨电找瑛,约她倾谈。翌日,淦在昌陪同下,在浅水湾与瑛倾谈,结果不欢而散。同时,源约淦之好友叶启辉饮茶,假淦的名义借款二十万。辉立时签了支票给他。是夜,辉到高家探淦,淦悉源之行为,不禁大怒。同时,源与情妇幽会,又被私家侦探拍下照片。淦知悉后,更是怒不可遏。当源返家后,淦立质询。此时适接辉的电话,约期见面,淦、源忧心如焚。淦依约见辉,原来辉要求淦以大屿山一幅地作投资,并请淦任该建筑公司董事长职。淦逼于应允,更同往视察该地。次日,淦前往一记者招待会,在会上,辉除介绍该地用途,并介绍淦为公司的新董事长。

第二集

  在招待会上,当淦与源及昌出,源情妇之夫及一刀客挥刀斩源。昌用椅子挡架受伤,而二人亦被警卫制服。淦大怒,赶走源;在车上,源拿了一千元给昌看医生,源回家后,被妻罗美姬冷嘲,源一怒之下离家而去。源与辉在一咖啡室相叙,源向辉试探:总经理一职是否应由自己人担任。辉赞成,源心中有数。在家中,源向母吴惠芳透露心声,要芳帮忙。芳得悉淦已叫次子高继华由美回港协助。某日,淦一家人往机场接华,碰到林家瑛与铿,彼此不悦。时见华与木家二女林若珊手牵手而出,正欲互相介绍,瑛与淦即表不悦,各自归家。在车上,瑛问珊情况,得悉二人在美认识数年,瑛立即以淦害其父之事相告,不准珊与华见面。在高家,淦亦逼华不再与珊相会,华未应允,淦勃然大怒。一日,肥张与一人同往找淦,淦要他们对华多加协助。是夜,华与珊一同喝茶,适三妹高继敏与律师朋友伍泽生同到。原来某杂志编辑陆志成约敏,是欲访问淦之事,敏不予答复,该编辑只好另作安排。喝完茶后,华送珊返家,回程时受两大汉袭击,被华击退,但他亦受伤。淦致电肥张,肥张派人到按摩院找着铿,予以警告。次日下午,杂志编辑陆志成访淦,淦不予答复。成遂留下杂志离去。金见一篇特稿,谈及敏默认其父捞偏门之事。淦大怒,叫昌即找敏归。敏适在搞一宣传会,不肯返家,与昌发生冲突,昌一怒返家,适美与源嘈吵。源离去,美遂与昌同外出。当源返家,在窗口见美与昌同归,甚为愤恨。

第三集

  淦拿着杂志斥敏,敏不甘被责,约男友生与昌一同喝茶。敏请生帮忙控告该杂志,生谓此宗官司胜诉希望甚微,劝她打消原意,昌听后却另有安排。当夜,昌找到陆志成,予以痛殴。珊正要外出会华,但瑛派手下监视。铿假意帮忙,约华于新界一酒店茶座相会,另一方面又向源通知。下午,华、珊在茶座相会,源骗淦来到。淦见状甚为愤怒,命华立即一同返家,回家后,淦直斥华。源正得意,亦被淦斥责,指他不应兄弟相残。数日后,在公司会议室,华与一班高级人员,决意收购渡假村附近猪场,计划秘密进行。华吩咐女秘书藏好文件,以便明日在董事会提出。华离去后,适源到来,甜言蜜语骗女秘书吃晚饭,并且把她灌醉,拿了锁匙偷看文件。次日,某报章以大标题报导这建筑计划,华一到公司,便被记者包围。华知不妙,立到会议室,已见淦及众董事在坐,面露不悦之色。

第四集

  华拿起报纸一看,不禁愕然。淦力斥华泄漏秘密。不幸渡假村附近之地,更被另一集团尽数收购,更惹起其它董事指责。华返家后,大发脾气,芳劝慰之。是夜,芳试探淦,并提出要玉成华与珊之婚事,淦应允。芳约珊在女子健身院见面,说出一切,珊大喜,回家征询母意。珊向母说出,瑛大表反对,铿在旁劝喻,叫瑛约见淦,给其解释机会。次夜,瑛在两保镳陪同下到酒楼,时淦与昌在恭候,淦提出当时一位证人鸡安,瑛遂给予两星期限期,找鸡安出来对质。淦回家后,叫昌负责找鸡安,源听后心有所思。昌得知鸡安地址,前往等候。邓雄此时却嘱粥档老板转通知安,谓昌欲杀之,故安见昌后,立即狂奔。昌从后追上,但安已被邓雄暗中刺毙。坊众当场将昌捉着,疑他杀人。昌被控谋杀,敏求生帮助。后得臭豆腐档老板作证,洗脱罪名。是夜高家欢聚,但昌却引咎离开高家。

第五集

  华与珊二人感觉到,事情不能再拖下去,因此华向淦提出,但无结果;晚上,华与敏相遇,敏遂献计于华。同时,淦在酒吧与旧日职员兰茜相遇。次晨,淦于吃早餐时,提起兰茜,美乘机挖苦源,后华答应给予档案管理一职。在渡假村地盘中,技工向总管报告升降主缆松了,遂填表申请更换,总管并用信封入好,送到公司写字楼,时适华正介绍兰茜给各同事认识后便离开,故该表只放于华面上,华并不知晓。原来华匆匆离公司,是与珊到婚姻注册处办结婚注册,然后到教堂行婚礼,祇有敏及生观礼。完毕后,华与珊即共赴澳门。是夜高家中,芳与淦见华未返,正担心而敏返,并说华赴澳门,淦与芳甚忧愁。同时林家中,珊却致电给瑛,说在大屿山住数天,瑛甚怒。数日后,华与珊返抵高家,说已结婚,芳甚喜而淦不悦,而源与美感失望。次日华与珊同返林家,告诉结婚之事,瑛大怒,而铿做好做丑劝母,并叫华、珊两人先返家。第二日,华容光焕发返公司,见桌上信封,遂拆阅,同时,在地盘中,该欠妥升降机坠下,压死数人,华得悉立即叫兰茜收好该封申请表赶赴现场,但为源所见到,源本是兰茜旧相好,源遂勾引兰茜修旧好。是夜,淦叫华将该表收密,不能公布,华允之,同时源欲运用手段,骗兰茜拿出该份表,源看后影印了一份,喜悦而去。次晨,源借机说应将重要文件,收藏于家,淦、华不以为意,依从其言,华返公司,便向兰茜取回文件。

第六集

  不久,淦及华到地盘,安抚死者家属,但家属不接纳,且群情汹涌,华淦遂匆匆离去。是夜,华将文件交珊保管。次日,铿在办公室收到担保信,内容说要五千元可得重要文件,铿疑惑。数日后,铿在律师楼接见死者家属,并声言代他们出头,随后阴笑。铿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很有信心打赢官司,并说明掌握有力证据,源在电视看到,更出言讥讽,淦大怒。珊知嫌疑难脱,不安,芳则安慰她。是晚,淦与辉、源、华商讨此事,结果由源负责与铿和议,但铿态度十分强硬。次日在公司里,华询问兰丝文件被复印事,兰丝否认,而生亦拒绝助淦打官司。几日后,劳工处再派人往地盘调查,同时亦有人抗议,源见此情形,内心暗喜。一日,美更借故对珊讥讽,珊一怒往找铿,亦无妥协,返被华及淦见到,淦对珊误会更深。珊往找华,华斥责珊,兰丝听到,甚感不安,后华见珊受委屈,答允此事完结后,两人一同回美国,珊转喜。是夜,淦回到家,见敏正指示摄影师及模特儿拍照,大怒,要她们走,敏无奈依从,同时淦问源可否放下时装生意,源大喜。当华与珊返,与敏遇,华说出要返美国,敏苦劝无效。第二日,兰丝在源公司门口等他,欲询问真相,源死口不说,兰丝有所决定。是夜,兰丝致电找淦,刚巧源接听,兰丝速放回电话,源知不妙,立即驱车前往,刚见兰丝驱车出,源追之,兰丝加速行驶,源苦追,兰丝车失平衡,撞向大树,源紧急煞车呆着。

第七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源车在半路死火,祇好跑步回家,当返抵家门,见淦送兰丝出,呆立着,当兰丝走后,淦怒掴源,并力斥之,并要源处理地盘之事,后敏建议求珊出面,珊允试之。次日,珊往找铿,铿终答允和解,珊回家说出此事,但需以五十万元作抚恤金,淦喜悦应允。第二日铿在律师楼向死难家属说明此事,并即支付抚恤金。是夜,瑛怪责铿,铿表示报仇需要耐性。同时,珊告之华已有身孕,华大喜。次晨,华将珊怀孕事告之淦及芳,芳表示要还神。下午,芳与美在下厨,芳问美何时才愿生养,美负气出。是夜,源在酒吧与昌遇,昌告之现在酒吧当部长,后源回家,在家中,美出言讽源,源一怒向美施暴。第二日早上,源与美又吵嘴,美一怒出,不久,美返母家,交了家用给母,便找妹丽谈欲生养事,丽建议买子,美从其意。是夜,丽安排美与其姊妹佩见面,倾谈条件后成交。次日,美在家作状,芳不虞有诈,料美有孕,甚喜。美往佩家,与佩到医院检验,但给昌碰见,稍后,美在家续作状,芳甚高兴。一夜,源到酒吧作乐,昌遂提见美事,源甚疑惑。一日,佩在医院等美不着,遂致电高家找美,但误会珊是美,说买仔时,珊意会到是美之事。

第八集

  美到医院与佩会合,得悉珊已知此事,立即赶回家中,要求珊代守秘密,珊应允后才如释重负。一日,美到佩家,见源在,一愕,源怒掴之,二人大吵,后美一怒离去。美怒返家,责珊卑鄙,大吵大闹,结果惊动到淦及芳也知此事,而珊感到受了莫大委屈。华匆忙返家安慰珊,后珊要返娘家,华送之。珊向母说出情况,铿在旁听后若有所思。是夜,美才知是源查到的。一夜,华为公司名誉苦思,敏自外回,提议举办一盛大酒会,华允之。酒会夜,场面相当隆重热闹,源更四处向美女勾搭,美甚不悦,而铿借机与美搭上,更而发生不寻常关系。某夜吃饭时,华为酒会成功十分高兴,源则闷闷不乐,饭后更外出往找人,不获返家,而美亦未回,当美回来后即倒头便睡,源甚气。一天,美与铿亲热地行公司,并商量一路的节目,铿借故打电话。同时,源在公司接一名匿名电话,说美在外与一男子鬼混,源大怒。寂静的晚上,美与铿在一别墅幽会,铿静静换了美之避孕药,同时,源在昌之酒吧喝酒,带着几分醉意后返家,见美不在房中,大怒,冲出房门,适珊亦行至,被源猛撞一下,珊被撞至滚下楼梯,众人大惊。

第九集

  珊跌下惨叫,源惊愕,淦、芳急步扶珊,赶送珊往医院。在医院内,淦、芳及源苦候消息,瑛与数大汉到,场面异常紧张,华匆忙赶到,亦被大汉包围,时医生出,众围上询问,医生说珊小产,众惊愕。在病房内,华安慰珊,珊要华迁出高家,华犹豫不决,珊甚激动。在医院楼下,淦怒责源,源一怒返家,见美在,遂毒打美,芳闻声至,源无奈开门,而华至,问源是否撞珊,源惟有承认,华一怒而去。第二天早上,铿往探珊,从珊口中查出是谁撞她,瑛亦与数人至,硬接珊返家,上车时,华、淦至,华欲阻止不获。晚上在的士高内,美与铿会面,适标在与外藉人士吵架,铿上前解围,并向美透露源有难。同时,源与华同在酒吧出,受数大汉袭击,华力抗受伤,适有另一班人解围脱险。珊偷听得华受伤,速返高家看华,后离去,敏追前并献计珊,珊允之。早上,淦问救华等是谁,源不识,淦感奇,时接一电话约见,淦单独往见,原来是旧拍档九叔出狱归来,九叔告之是他们救华及源,并要淦再拍档贩毒,淦不允离去,九叔恨极。是夜,九叔手下成往昌做之酒吧找一巡场,叫该巡场放一包东西于淦地盘,被昌见到尾随,后昌发觉原来是白粉,一愕。第二天,有扫毒组探员到地盘搜查不获,淦等知事态严重开会,时接昌电话,淦往与昌见,上车后昌说出九叔所为,但发觉司机已被人调换,并用枪指着他们。

第十集

  打手用枪指着淦、昌二人,要他们见大哥,淦答应,在停车场内,淦与九叔会面,九叔要淦出面帮他贩毒,淦无奈口头答应后离去,九叔叫手下成跟踪。到高家,淦暗示昌令九叔出境后入囚。一日,昌到避风塘一艇户安排,但被人窥探到;晚上,九自瑛麻雀馆出,被昌与数人挟持上车,到一海边,昌把九之一切证件烧掉,并押九上一木船开动,但船在途中,反被九埋伏人马所制服;同时,标亦被众飞引诱烧车,拍下照片,更被骗不敢返家。不久后,淦等在家吃饭,突见昌衣衫破烂至,同时,淦接一神秘电话,而源借与昌疗伤时,与昌密斟。次日,淦到约定地点与一班黑人物会面,九与手下成兴高采烈去饮酒,在停车场被昌制服,九与源遂在车内密斟,源要加入九行列,并陈以利害,九应允。某夜,美与铿幽会时,被铿套出家中事,并应允铿约标见面;另一夜,昌与淦带标返,淦怒责标,标闷闷不乐,美借安慰约标与铿见面,标应允。次日,铿从标口中套出实情,并说要代标出头,最后找到九叔,九叔告之源,源与昌献计九叔,九应允,。一日,铿与九会面,并说要加入,九做戏应付,源在隔邻已录音,当铿离去时,却发现九在窗口堕下,铿一愕。

第十一集

  铿急离开现场返家,甚为惊愕,随后便有便衣探员把他带警署查询,探员放出他与九对话之录音带,后铿被担保外出返家,并与律师商讨对策。当夜,淦责昌不是,并解释原因,昌甚感内疚。珊闻铿事,甚感不安,敏安慰之;开审时,各方证人之口供,均对铿甚不利,而铿力指粗暴行为是欲获取数据,最后法庭宣判铿犯案证据不足,当庭释放。九手下成对此判决,愤愤不平,源知后,却借机主使手下对付铿。一夜,铿对瑛说,已被律师公会除牌,继而含恨出外饮酒,当他自酒吧出,便受到袭击,铿力抗受伤,后适有巡警至而逃过大难,在家调理中,瑛手下已查出是源手下干的,并在另一夜把逞凶痛打一顿报复。一日,瑛向铿说要他接手,铿支吾以对;同时美获知有孕,与铿说,铿不理会,并出言讥讽,美大怒,铿更以此事往源处气源,源怒返家,与美理论纠缠一顿。某夜,铿往的士够格找标,结果用尽甜言蜜语,骗标帮他在家安装电话偷听器。一日早上,淦等在吃早餐,九手下致电找淦,淦知不妙,不语,铿自偷听录音带,听到了这一段,登时一呆。

第十二集

  成约淦会面,要求淦重出江湖,淦拒绝,成以其家人作要挟,淦唯有应允。同时,铿将声带给瑛听,瑛感快慰。一日,珊往找敏吃饭,但敏要回家,珊失望离去,当晚敏告知华,而芳叫华劝珊回,华若有所思。次日,淦与成往见接头,事后淦找昌,要昌帮忙,昌答应;当晚,华往见珊,珊劝他同回美国,而华说要去加拿大,珊大喜;同时,淦在家收到半张百元钞票,知要暗号,交与昌办。稍后,铿、瑛同听声带,知淦交易时地,十分高兴,而铿即致电警方扫毒组。交易时,昌将枪械分给手下,并吩咐做法后出发,同时,淦在家闷闷不乐,芳知有事,淦告知真相,夫妻俩相对无言。同时高家门外,来了几名工人检拾垃圾。深夜三时半,昌、成带手下到一海边,散开伏下,不久海面有信号,昌回答后,立即进行交易,完毕后便欲离去。昌、成离去时,四面灯光照明,原已被警方包围,昌、成等发难四散奔逃,成等一个接一个被擒,昌中枪受伤,但逃脱。淦、芳二人相对到天亮,淦正感放心,而外出几名工人,回复便衣身份,等候门外。这时昌正乘的士到,见状远处下车观察,最后几名便衣请淦返警署,昌在远处凄然下泪。

第十三集

  稍后,辉与生同到高家,高家众求辉、生等想法,二人答允。不久,生往见淦,叫淦安心,而淦亦要生叫芬等不要理他。一日,敏自小童手中,得一字条,原来是昌求救事,敏即带钱到昌藏身处,给予昌逃走。一晚,珊返林家吃饭,后铿回,言语间有讥讽意,珊怒离去。一日,华返公司,时源与辉谈保淦事时,后源离去,在门外与投伙食标不获之顺相撞,顺怒冲冲,源知有事,与顺谈,顺告知职员基理亏事,源乘机嫁祸华,并暗示顺应对付华。不久,顺往某处租了手枪,并饮了很多烈酒,怒冲冲往找华,其它职员急按警钟,并致电报警,时华正与敏在,华中一枪受伤倒地,顺正挟持敏,而警方这时亦已到场,处对峙状态。芳接电话,速到现场,而珊、生亦到,后生与敏劝服顺,到天台处走,华才可救出,而在天台时,顺亦被狙击手开枪撃倒,事件才算平息。在医院,得悉华未过危险期,珊、敏、生留下。回家后,姬已意会源阴谋,源遂与姬妥协。次日,法院宣判淦押候审讯,淦正欣喜,突听闻华受伤事,速赴医院。

第十四集

  淦询问下,得知华事,甚伤感,到医院后,医生透露华将终身残废,众感悲痛,独源、姬暗喜,看过华后,珊告之待华复元后,便回美国。晚上,敏告知淦公司有贪污,淦颓丧不理,敏拂袖而去。次日,敏往找顺妻,见其情况凄惨,决定帮忙,便往找辉倾谈,而贪污者基乃辉之甥,故包庇之,并怒斥敏,敏遂说往廉署报案,辉大怒。同时,华正休息,见珊掩面而至,华问情况,得知残废事,二人相拥悲痛,而在高家,辉往找淦,告知敏事,辉大怒。黄昏,敏与生相讨顺事,生赞同协助,当夜敏回家,淦要敏不理顺事,敏不允,顶撞起来,敏离家往生处。次日敏与顺妻往廉署,稍后基被拘捕。华出院日,敏先至,告知离家事,华意会,后淦、芳至,故敏先走。某夜,珊在电话告诉瑛关于华之事,铿在旁听见,计上心头。次日,淦收一信,内有声带及字条写标偷听事,淦大怒,适标返,淦怒殴标,后经芳等劝谕停手,但标已遍体伤痕。当夜标离家而去。标往找女友,告之一切,但女友出卖他,告之铿,铿安排毒计,指使标女友引标到一酒店,然后杀女友以嫁祸标,结果标被拘控,标致电给芳,告之此事,芳如晴天霹雳。

第十五集

  华见芳神情,立抢电话听,得知标在九龙总部,芳、淦及珊速赶往,但因案情严重,不被保释。在高家中,芳询淦如何做,淦表示尽力,芳才感安慰;同时在林家,瑛知是铿所摆布,亦认为铿过份,但铿表示要连本带利报仇。一晚,芳与敏、生喝茶,生透露标证据不利,希望甚微,结果宣判时,标被判误杀罪名成立,天、芳同神伤,同时华自电视得知结果,甚感内疚,珊安慰之,此时天正回来,便叫华入书房倾谈。在书房中天表示已准备立遗嘱,华是全部的承继人,并要求华劝珊能留下来,华只有唯唯诺诺。次日,淦上庭不认罪,但成等全认罪,并力证淦是主使人,案件押后宣判,淦在回程时,在海旁先下车散步,并与十年前陈探长相会,讲起前尘往事,甚感慨叹。一日,淦接铿匿名电话,得知美腹中块肉不是源经手,遂问美,美和盘托出,淦甚颓然。下午淦在胡律师及辉前立下遗嘱,适值源返见到,试探淦,淦告之他没有,源怒问美,时美执拾行装离开,更与源嘈吵一场,天叹惜不已。一夜,淦得律师通知,希望渺茫,淦心灰意冷,而一举一动奇特,芳知有异,即致电敏返,当敏与生到时,已来迟一步,听到书房枪声一响,敏尖叫。

第十六集

  敏推开书房门,见淦伏桌上,惊叫,芳、珊、生等亦冲至大惊,急送淦入医院,但不治,高家充满愁云惨雾。次晨,美与铿幽会完毕,铿准备赴法庭听审,见报纸登淦自杀消息,甚为畅快。一日,敏往探标,告知淦死事,标十分激动,说出一切情由,均由铿引起,敏决定要报复。淦出殡日,瑛与铿亦出席,瑛劝铿罢手,铿不作答,在教堂内,正举行丧礼,一片庄严肃穆。陈探长、铿及瑛先后至,后陈探长对瑛说出一切,瑛始知淦是无辜,要铿罢手。丧礼完后,昌在淦灵前行礼,敏出,并要昌协助复仇,昌应允。次日,源约辉喝茶,源以遗产之二千万元给辉,要辉协助改遗嘱,辉应允。源得辉应允,遂着手部署,他向敏借了屋,后叫舞女大班找一个未成年少女,第二日便进行引胡律师入局。一夜,源约胡律师至酒吧相会,胡为一交际花吸引,源至与交际花把胡律师灌醉,然后带到敏之处,由该未成年少女相伴,并拍下照片,翌晨胡醒来,已知中圈套,只好答应源之要求。宣布遗嘱日,结果高家遗产全由源承受,源心内喜,当珊、敏推华入房时,华说出淦曾对他说要他承受遗产的,但现在却不是,甚奇怪,敏、珊立有反应。

第十七集

  敏追问华,华无奈说出,敏决定侦查,华十分担心。次日,敏辞职后往找昌,二人终决定合力对付铿。黄昏,生送敏返家,询问敏辞职事,敏不说,生无奈离去;当敏返家门,见源正与一班不正当人在耍乐,大为不满,故意与源捣乱一番后,才返房中去。一夜,铿与美在喝酒,美谈及遗产事时,适带醉意至,扰攘一番后离去,铿要说出此事,若有所思。次日,铿叫手下侦查此事,晚上,瑛劝铿罢手,而铿却假意应允。一日,辉被数人挟持往见铿,铿问及淦遗嘱之事,辉力不说,后铿却挟持辉往他处,遭到袭击,终被人救去辉。另一日,铿直闯胡办公室找胡,问胡有关淦遗嘱事,胡不理,并用枪要铿离去,铿祇好离开。黄昏,胡驾车返家,觉被人跟踪,到最后关头,适遇巡警避过祸患,铿在另一车见状,甚气愤,此时突接消息,文件口被砸,大惊。在铿其中一档口内,擒获一名破坏者,铿盘问时,瑛至,怒斥众人,更要手下不要铿调度,铿甚愤,原来全是敏与昌所做。一日,昌与瑛再合计害铿后,返家门便被芳问之,敏正不愿答,源又带一班人返,见众人在,一愕,芳劝源,源不理,后敏力斥源,源与朋友离去,源去不久,曾助源的交际花至,引起敏欲在她身上得知源事。

第十八集

  敏追着该交际花,以高价收买她协助办事,她应允了。当夜,源与数人喝完酒后,众离去,源无瘾返家,芳在等候,苦劝源与弟妹和睦,源支吾以对。次晨吃早餐,源兴高采烈约整家一同吃晚饭,但华、敏均推却,源甚气愤。昌、敏与交际花会面,着她进行计划。一日,交际花往铿大档赌钱,更向铿之财务公司借巨款。一夜,数打手在夜总会找交际花,她机警地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走到夜总会后门,为数打手挟持上车,但有另一车跟踪,众打手在财务公司停下,而另一车之昌下车打电话报警,众打手正迫交际花,便衣探员涌入,一网成擒。铿知此事,发散人搵交际花,终在一公寓找到,在迫供下,交际花和盘托出,铿示意杀她,她大惊又说出与源合作事,铿奸险地说要她合作。一天早上,源借意使华不上班,华祇好离职,敏大为不满,与源反目。敏、昌再与交际花会面,她应允出作指控源之证人。一夜,源返家,见家空无一物,原来敏、芳、华及珊迁出,源甚怒。昌手下把摄影师及该未成年少女找获,后找胡律师,胡律师不理。后胡律师经两次险被杀,于是出外打探一下,传说源找人买起他,他一怒致电给敏,说愿顶证源,敏听后甚为兴奋。

第十九集

  胡对敏说愿极力指证源,敏大喜。一日,数名便衣探员往高家逮捕源。在法庭上,源表面证供成立,并押后续审,源一怒往找胡,但胡不理会,源再到敏家,敏不在,芳责他改遗嘱,源又说出敏之不是,使芳甚为难。晚上,敏返家,芳劝她不要兄妹反目,敏不理,芳甚伤心。一日,源在时装公司内,装修公司老板上门讨债,源极力延迟,源找辉借钱,辉不借,更力斥源,源一怒与辉反目。次日数债主再临门,源置诸不理,数债主甚不满,并表示要控告源。一日,美在医务所碰见芳,二人喝茶,芳对美呵护备至,美甚感动,意会出铿之所为。晚上,美质问铿,铿直认不讳,二人反目,美怒离去。美去酒吧喝至醉醺醺,辗转走到海边,与源再逢,二人视为陌路人,亦感到同是天涯沦落人,甚有悔意。一日,铿找一烂仔坤,要他安排在狱中置源于死地,原来坤乃昌死党,与昌同告之源,源甚激愤,誓找铿算帐。另一日清晨,铿正外出,瑛问他是否仍对付高家,铿不作答往打球。在球场上,铿友人离去,祇好独自打球,见源至,铿意会作出准备,源一声不响,拿刀追斩铿,铿一路逃避,二人扭作一团,突闻一声大叫。

第二十集

  铿推开源,源已受伤,数管理员捉着源,后源只好受辱而去。法庭开审,最后判决源入狱五年,铿与瑛听审完毕,瑛质问铿,铿承认,瑛苦劝铿,铿不理,瑛甚气恼。一日,芳、敏往探源,源觉悟前非,芳、敏均原谅他,后源要求芳、敏照顾美,芳、敏答应。次日,敏与昌一同前往一些低级旅馆找美,终把美找着,带返家中。翌晨,美醒来时,见芳在,感动万分,芳、华、珊及敏苦劝下,才平息下来。敏力劝华留下来,同时亦要昌返回家中,华要敏不再对付林家,彼此同心协力重整家园,敏应允,一家人回复和平气氛。一日,敏与昌返抵旧址,昌此时才坦白向敏示爱,敏大为感动。稍后,昌返车房,从一木箱中拿出一支左轮手枪,然后驾了一辆私家车而去。黄昏,昌至林家对街停下,留意着林家门口。同时,铿接坤之电话,拒绝助他找人在狱中杀源,铿大为愤怒。不久,铿与瑛同赴宴,昌跟踪,并在酒楼门外等候。晚上,酒楼散席,众宾客离去,铿与瑛正行出街道,昌开动车上子撞向铿,把铿挟在墙与车间,后昌下车向铿连开数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