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万家灯火】是一个以香港近五十年来之社会转变、经济起飞、政局转移的史诗式剧集,以民生、民情及大事回顾作包装。由金牌编剧陈宝华监制,集超星级演员阵容:冯宝宝、潘志文、胡美仪、黄浩然、卢庆辉、田蕊妮、万绮雯、陈炜、梁小冰、袁文杰、林志豪等倾情演出,讲出低下阶层之悲欢离合,逆流中之挣扎,苦困中的扶持。性善与性恶之交煎,道尽人情冷暖!故事由邓水喜一生的奋斗及学习连串而成。当中反映着香港的经历及民生,包括石硖尾大火、六一八山泥倾泻、七十年代股灾、兰桂芳元旦事件及嘉利大厦大火等,当中有着每一个人的故事。剧中每个角色,也是千万人的写照,是各地华人都会收看的故事。

  邓水喜生于三十年代的中国农村,当时适逢大旱,水喜父母本对生活感到绝望,但岂料水喜出生那天,天降甘霖,绝处逢生,故父母遂替之取名水喜。而水喜就是一个充满生命力、活力、永远抱着希望的坚强女性。水喜和童年伙伴高满堂结婚后育有一子两女,分别是长子高兴、次女高贵和幼女高丰。但经历战乱后的新中国,农村生活仍陷于贫苦中,满堂为了家计,决到香港谋生。但一别数年,音讯渐少,水喜担心丈夫安危,遂带同子女到香港寻夫。攀山涉水,水喜和子女终到了香港寻得满堂下落,但等待她的并不是牵肠挂肚的丈夫,而是满堂一家三口。原来满堂竟已另娶妻子康乃馨,且生了一个女儿高丽,水喜见状,不禁痛心失望。满堂虽另觅新欢,但对水喜和子女毕竟仍有情义,故望水喜们留下居住。但乃馨当然不欲与人分享丈夫,故设法打发水喜离去,而满堂母亲林佩云虽认为水喜是好媳妇,但她更认为乃馨能帮助满堂事业发展,故也逼令水喜留下长子高兴予满堂抚养,然后再带同幼女回乡。水喜为了爱子的前途和高丰的药费,终含泪答应佩云要求,忍痛将爱子交给乃馨一家。但水喜却没有回乡,因她觉得香港是充满生机和能让其子女成长的好地方,故决心留港居住,独力抚养两名女儿。水喜人缘不错,来港时已结识了在裁缝店工作的刘荔琴,得其帮助,水喜不但学懂裁缝车衣,更可藉此赚取生计。但乃馨得知水喜没回乡后,大感不满,认为水喜终有一天会再生事端,遂设法望她知难而退。乃馨凭其财力,当了裁缝店老板,并玩弄水喜于股掌间,终逼使水喜连唯一的工作也失去了。水喜顿时间只感前路茫茫,更对满堂那份感情也有所质疑,本决定偷偷带回高兴离去,但却又被乃馨暗中发现。乃馨更使诡计插赃嫁祸水喜,岂料此事却又被佩云识穿。佩云为了满堂前途而逼令水喜骨肉分离,本已于心不忍,此刻终按捺不住斥责乃馨欺人太甚,而满堂知悉一切后,不但对水喜有点内疚,又感乃馨过分,更感自己身为堂堂大丈夫,竟未能妥善安抚两名妻子,哪能齐家治国平天下?故满堂终决定留住水喜让她母女三人入住其家。

  乃馨虽千百个不愿意,但终明白要讨丈夫欢心,就必须佯装大方,故只好无奈接受。因乃馨既视水喜为分享丈夫的敌人,就索性让她留在身边,好让伺机对付。但水喜也不甘示弱,为了一家和睦,应忍让时就忍让,应反击时就反击,进退得宜,故乃馨也没水喜奈何。而水喜父母和弟弟也相继来港投靠满堂,更气得乃馨不知所以。能成夫妻自是有缘,但能成冤家也同样有缘。水喜和乃馨就是这么一对。两人的性格、背景和教育虽然大相径庭,但却又偏偏因为高满堂这个男人而走在一起。即使到了水喜和乃馨再怀孕的时候,她俩的儿子高进和高升,竟是同年同日同时出生,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个孩子竟不慎掉乱。从此,水喜和乃馨的缘更是纠缠不清,不容分割了。而乃馨毕竟不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日子飞逝,她对水喜虽谈不上投契,但也渐渐接受家中多了一个她了…家和万事兴。满堂安定了两个妻子的纠纷后,事业更是一帆风顺。但满堂的野心决不止于经营海味杂货店,他要得到更多的是金钱和权力,故他不断结识和巴结各行业的朋友,希望从中找得商机。而六十年代的香港,正是充满机会的时代,满堂凭着各种机会,不论是正行生意还是偏门勾当,他都能抓住契机,凭借跟警界好友吴港洪的关系,更在不久后赚取了他第一桶金。满堂还瞒着水喜让日昌及自己的情妇温月霞加入其走私勾当,结果日昌却在走私过程中意外堕海,生死未卜。满堂怪责月霞,更决定要分手。月霞一怒下拐走高丰作报复。水喜面对亲弟、亲女相继失踪之双重打击,痛心疾首,但满堂虽知悉内情,却把水喜一直蒙在鼓里。

  熬过六十年代的制水时期及暴动困境,踏入七十年代,水喜和乃馨的子女也如香港的经济般,一步一步的成长了。正值股市蓬勃,商机处处,满堂决定放手一搏,但可惜伴随他多年的运气竟一去不返,股市大跌和生意失败,满堂终欠下巨债而被逼破产,加上被港洪出卖,最后更要离开香港,只身跑到台湾去。家中顿失支柱,娇生惯养的乃馨完全不知所措,而各人也深感绝望,这个家正面临崩溃边沿。但水喜是一个永远抱有希望、不会轻言放弃的人,她深信只要愿干愿捱,天是无绝人之路的。凭借其裁缝车衣技能,水喜竟能干起了一点小生意来,解决了家中困境,而乃馨等人也渐渐被水喜那坚毅不屈的精神所感染而重新振作,踏实做人,这个家终得以维系。经此巨变,家中孩子的成长或多或少都受其影响。高兴本是富家长子,不但得水喜爱护,更得乃馨刻意宠坏,正是家中「天之骄子」。但当他发现家中变得一无所有后,不免抱怨周围。及后高兴发觉原来当日是港洪出卖满堂,全家才会落得如此田地,乃伺机向港洪报复。谁料港洪早洞悉一切,结果反被港洪诬告,终被逮捕入狱。长女高贵自年幼时,已喜欢上大舅父的养子邓一帆。待两人长大后,彼此的关系更加亲密,可盼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梦想跟现实往往是两回事,青梅竹马的关系无疾而终,高贵为弥补心灵伤口,匆匆与高兴的同僚文国安结为夫妇。水喜深知高贵对国安没有真正的感情,只是想找寻感情上的避风塘,故加以劝阻,高贵却充耳不闻,认为只要踏出人生的这一步,从此便一切美好。只是事与愿违,婚后跟国安根本难以沟通,高贵方知水喜所言没错,但此刻已难以自处。及后,高贵仍幸得水喜鼓励及支持,终寻回人生方向,亦明白水喜对每个子女都是同样疼爱,母女关系亦终于冰释前嫌。

  高丽跟天成日日久生情,乃馨却极为反对高丽喜欢上下人的儿子,处处阻挠,终逼得高丽要找天成私奔去。只是天成不想乃馨、水喜在亲弟、亲女、丈夫先后失踪或出走后,再次受到打击,所以最后选择留下,高丽认定天成背叛了自己、出卖了二人的感情,从此性格大变,接受富商追求终嫁入豪门。可是到豪门梦碎、一无所有之时,高丽才明白当日错怪了天成,亲手扼杀了一段珍贵感情。另方面,满堂跑到台湾后,投靠温月霞。凭借月霞在台湾的关系,终又再立足商界,且与月霞再在一起。但满堂当然的向喜和馨隐瞒此事,及后,月霞和满堂又被逼带同高丰返回香港,水喜、乃馨、高丰、月霞,四个女子终于碰上面,竟又掀起一场家庭风大波。水喜得悉高丰已把月霞视作亲母,对水喜如陌路人。水喜痛心的接受事实。水喜、乃馨的幼子高进和高升虽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性格竟大相径庭。水喜家教颇严,但高进却极叛逆及不长进,乃馨处处宠坏孩子,但高升却非常孝顺及上进。高进屡处闯祸,最后更连累高升枉死,水喜和乃馨皆肝肠寸断,乃馨更痛恨水喜两母子,及后阴差阳错,当年掉乱儿子的真相终被众人知悉,水喜和乃馨方感天意弄人…这是一个讲述数代人的恩怨。但光阴荏苒,一切不可解开的死结、不可忘怀的爱和恨都始终会随着时间而流逝。但是只要抱着永不言败、永远对明天抱有希望的人生观,即使在任何年代遇上任何困难和逆境,我们都能克服熬过。这不正是邓水喜的信念吗?她的故事,就是你和我的故事,就是万家灯火的故事。

分集剧情:
第1集

  喜与三个年幼子女兴、贵、丰寄居于兄长东的家中,不时遭到嫂子花的白眼。喜的丈夫堂及奶奶云早年往香港谋生,一直渺无音讯,为了一家团聚,喜决意去香港寻夫,但因路途遥远,喜只带长子兴同去,却被二女儿贵无意中得悉。喜带着兴,向家人道别后出发,走到半路中途,终舍不得两个女儿,折返回头路。此时贵背着襁褓中的丰,赶到喜面前。母女重逢,再也不愿分开,喜遂带着三个子女继续上路,展开艰辛的来港旅程。

第2集

  喜带着三个子女攀山涉水,向香港进发,在途中被坏人骗去行李,幸好遇到好人福帮忙。岂料福为救兴,被蛇咬伤,毒发身亡。众人悲痛之余,继续上路。经历千辛万苦,终来到边界,看到香港的灯火。喜等到达香港,遇权、琴夫妇,两人同情喜,帮助之。喜找到同乡本,本谓堂、云已死,喜悲痛。琴带喜往裁缝店,求老板娘燕收留,喜在此遇馨。馨见喜懂得育婴,着喜到其家打工。喜跟馨回家,重遇堂、云,喜被骗心痛,无奈说丈夫已死。

第3集

  喜得知堂在香港另娶馨,心伤。云劝喜要为堂事业着想,顾全大局,别与堂相认,喜忍辱答允。喜到高家上工,见馨女儿丽矜贵,有工人英服侍,感慨。丽、丰两婴儿同时出痲疹,双双送院,丽住私家病房,丰却入住普通病房。馨与堂看过丽后,堂偷偷去探望丰,时权、琴夫妇亦陪喜去看丰,众人在医院相遇。兴、贵见到父亲,开心大叫爸爸,被馨看见,幸云及时解围,指兴、贵是权的子女,馨释疑。权、琴见状,明白一切,替喜难过。

第4集

  兴、贵以为堂抛弃他们,不断追问喜,喜不耐烦怒骂之,兄妹俩忿然出走。喜、琴到处找寻兴、贵不获,甚是担心。后兴、贵自行回到裁缝店,喜得知他们曾在街上行乞,心痛不已。堂与太子荣赌钱,与酒楼伙计霞串通,处心积虑骗去荣的海味店文昌栈,荣后悔莫及。原来霞乃堂之姘头,二人私通多时。堂怕喜拖累自己事业,不断怂恿喜回乡,喜坚决不从,夫妻发生口角。喜彷徨,琴安慰之,提议喜跟自己学习车衣,喜答应,决意自力更生。

第5集

  喜第一天在裁缝店工作,懂得人情世故,为店中各人准备早餐。女工们见喜来抢饭碗,甚是不满,故意针对喜。兴、贵在权的安排下,到饼店当学徒,惨遭打骂,受尽白眼。堂接收新海味店,意气风发,改名为满堂海味。堂的外父贤遇上文昌栈旧老板文,感到堂手段不当,内心不安。云听闻喜仍在港,收买裁缝店的女工,探问喜下落,悄悄与兴、贵见面。霞用计令馨得知堂的大陆妻子来了香港,馨又在无意中发现喜与堂的合照,心生疑窦。

第6集

  馨终发现堂与喜之关系,与表姊欣商量,决意赶喜回乡。丰发烧不退,喜担忧。堂找地产经纪,欲在别处购买单位安置喜母子。堂与人通宵应酬,馨疑虑,认定堂去了找喜。堂去探兴、贵,得知子女在饼店捱苦,心痛。丰病情严重,要实时入院,喜却没钱交住院费。馨赶至裁缝店,见堂在此,气上心头。堂不愿与馨争执,时喜刚带丰返回,馨上前掌掴喜。堂误会喜透露两人关系,怪责之。云以丰的医药费为条件,要喜将兴予其抚养,喜无奈答应。

第7集

  喜以云的钱为丰支付医药费,丰手术成功,情况好转。喜见兴不想做学徒,感到兴只有在馨家才能得到栽培,决定将兴送往馨家。临行前,喜带兴去买玩具、吃西餐,兴开心不已,却不知道将要与母亲、妹妹分离。喜忍痛将兴交予云、馨。贵得知兴离开,依依不舍。兴到馨家后,初时尚在闹别扭,但馨以各式糖果玩具哄骗之,加上英的殷勤服侍,兴渐渐将喜、贵抛诸脑后。贵不明白喜为何不要兴,喜含泪解释,此举实是为兴的前途着想。

第8集

  堂带喜去看新住宅,希望喜与贵、丰在此定居,喜认为该金屋藏娇的应是馨,断然拒绝堂,云出面游说喜,亦遭拒绝。馨得悉堂为喜安排新居,大怒,欣劝馨要冷静处理。堂得知云、馨用手段要挟喜将兴交还,怪责之。馨沉不住气,质问堂是否买屋安置喜母女,堂直认不讳。馨震怒,与堂发生口角。兴有工人英送上学,尽显少爷本色。贵羡慕兴可以入学读书,对喜的偏心感到不满,发脾气埋怨喜。喜承诺会努力工作,赚取金钱让贵上学。

第9集

  馨收购裁缝店,想将喜玩弄于股掌之中,燕在威逼利诱下答允。满堂海味正式开张,宾客云集,情况热闹。贤听到伙计说堂的闲言闲语,不悦,向堂暗示要处理好感情瓜葛。经过琴的介绍,贵有机会入学,开心不已。喜为筹钱让贵读书,不眠不休赶工。堂回乡找喜父来,指喜不适应香港生活,着来劝喜回乡。来看穿堂的用心,答应来港游说喜,乘机向堂敲诈金钱。裁缝店出粮之日,馨出现,喜辛苦赚取的工资被馨克扣,忍无可忍,决意反抗。

第10集

  喜翻看堂以往寄回乡的信,百感交集。来跟堂往香港,独自去裁缝店找喜。来一抵步,便假装病倒,以骗喜回乡。喜不在,来即回复正常,更着琴带其到处吃喝玩乐,将喜抛诸脑后。馨要堂一起移民去澳洲,贤不赞成,堂更坚决拒绝。喜偷偷去馨家找兴,欲带兴离开,馨发现,心生一计。馨插赃嫁祸兴,被云无意中看到。其后,馨诬蔑喜教唆兴偷窃其财物,喜被捕。众人至警局,馨声言要控告喜,云终看不过眼,揭穿馨阴谋,道出真相。

第11集

  堂与警官洪串通,用计使馨、喜妥协,并安排喜与子女搬进馨对面的单位居住。馨故意装作若无其事,与喜关系和缓。喜将父亲来、乡间的母亲妹、弟弟昌及侄儿帆接来港同住,一家团聚。贵与帆自幼青梅竹马,两人见面,不胜欢喜。满堂海味店伙计斤之妻玉到喜家做佣人,斤、玉有一子一女,名为成和珠。成天性聪颖,自小已十分好学。馨感到喜一家人多势众,心中烦闷。某日,馨无意中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大喜,自觉有本钱与喜抗衡。

第12集

  喜亦发现自己怀孕,堂得知两妻皆有孕,大为欢喜,为各儿女及喜、馨购买金饰留念。馨知道喜亦身怀六甲,闷闷不乐,堂哄之。堂离家往台湾经商,临行前叮嘱喜、馨要小心保重身体,二人甜在心头。台风温黛袭港,众人做好防风措施。馨外出打麻雀未返,喜担心不已,到酒楼找馨。两个孕妇狼狈地回到家中,岂料馨突然作动,喜帮忙之际,亦动了胎气,结果两人在风暴之下同时产子。云、妹手忙脚乱为喜、馨接生,却误将两个婴儿掉包。

第13集

  高家添了两个男丁,众人尽皆欢喜。云请来风水师金吊桶为喜、馨两家看风水,并替二子取名为进、升。昌到堂的海味店工作,伙计康对昌心生妒忌,指昌依靠裙带关系,排挤之,但昌为人善良,并不介怀。昌天生口吃,为人自卑,喜鼓励昌去学门手艺,日后有一技旁身。康与人合谋到海味店盗窃,被昌发现,昌见贼人竟是同乡炳,心软放之。昌不计前嫌帮助康,康内疚。众人误会昌是同谋,昌一力承担,被来逐出家门。昌遇炳,炳引诱昌作扒手。

第14集

  自从昌被逐离家,一直音讯全无,妹非常担心。昌受不住炳诱惑,加入扒手集团,到处犯案。昌虽成为扒手,仍然记挂家中情况,悄悄找兴、贵打探。妹思念昌不已,竟用冰水弄病自己,希望昌得知自己生病会回来。某天,喜在巴士上被人偷去荷包,喜赫然见扒手竟是昌,震惊。昌被喜发现,匆忙逃跑,喜穷追不舍,终至跌倒,昌不忍,扶起之。喜见昌误入歧途,痛心疾首,狠狠地教训昌一顿。昌被喜当头棒喝,临崖勒马,答应喜会返回正途。

第15集

  昌返家后已生性,适逢天旱制水,昌替喜轮候供水,担水回家。昌又得权介绍,在饼店找到工作,喜劝告昌以后要踏实,重新做人。喜寄邮包回乡给东、花,内有帆的信。东感帆虽是养子,但很孝顺父母。花羡慕喜一家生活丰裕,劝东往香港,东不肯。欣向馨借钱买楼花,馨爽快答允。喜为馨做衣服,两人相处日久,关系渐渐好转。堂与洪合作做走私生意,谋取暴利。众人陪英去鱼排探望其侄财,堂看中鱼排,将之买下,并叫昌帮自己走私。

第16集

  云、妹去庙宇求签,相士谓云大限是六十,云担心不已。妹亦求得家宅不灵的下下签,忧心忡忡,又为昌的姻缘而忧虑。昌帮助堂走私,心有不安,堂、洪以言语说服昌。堂安排昌在鱼排工作,以掩饰昌替其走私之事。昌替康去当铺赎回手表,遇娟,昌对娟一见钟情。堂与霞合作走私,为利益再次走在一起,被昌发现。喜误会昌走回头路,质问之,昌没揭穿堂,堂亦为昌辩白。香港暴动,云劝堂小心,堂充满自信,表示有危险才有机会。

第17集

  霞向堂、洪提出走私毒品,以赚取更丰厚利润,二人心动。昌自从替堂走私之后,便很少回家,喜挂心,决定去鱼排探望昌。喜与英前往鱼排,得知昌经常不在此,喜生疑。昌在饼店重遇娟,娟对昌有印象,昌心中窃喜。喜心情不佳,堂问之,喜道出昌之事,堂暗自警惕。昌与霞的人马运货出海,昌发现当中有毒品,欲弃之海中,被霞阻止,众人发生冲突。混乱中昌堕海失踪,生死未卜。霞将此消息告知堂,被云无意中听到,云晴天霹雳。

第18集

  云痛斥堂不是,情愿以身代昌,警戒堂要与霞划清界线,堂答应。昌一直下落不明,众人担心不已。霞要求堂同往台湾,堂断言拒绝,二人反目。霞遇到意外,认定是堂想杀人灭口,把心一横,决意报复。馨为昌之事托人打探,喜感激。两人遇见背影似昌之人,连忙追赶,将贵、丰留在街上。霞突然出现,乘贵不觉,将丰虏走。喜、馨折返,发现丰亦不见了。喜悲痛欲绝,疯狂打骂贵。堂收到消息,但为时已晚,丰已被霞带往台湾。

第19集

  时光飞逝,各小孩长大成人。喜继续车衣帮补家计,贵、成、珠常帮喜搬运布匹。欣投资获利不少,怂恿馨去买股票和物业炒卖,馨要考虑。馨指云常说自己大限在六十岁,欣笑言兴未结婚云不会死。兴、云感情要好,同去打保龄球,云不时催促兴结婚。廉政公署将成立,洪考虑移民。丰失踪后,喜在保良局收养一女,名为儿。有制衣厂邀喜入股,琴鼓励喜,堂亦支持。堂炒股票获利,馨开心,喜有顾虑。馨要替云做大寿,云惊得晕了。

第20集

  云被送院,证实并无大碍,云却以为大限将至,向喜交代遗言。丽以护士身份出现,要云留院休养身体。丽对成有好感,成却懵然不知。馨嫌弃成出身,劝告丽不要与成交往。喜得悉堂欲将海味店出售,质问堂,堂反叫喜不要多事,喜无奈。贵认为帆当消防员太过危险,刻意为帆介绍其它工作,帆不悦,两人发生磨擦。馨去了旭龢道欣住所打牌,成则到鸡寮替权、琴夫妇修葺房子。大雨成灾,两地同时发生山泥倾泻,馨、成生死未卜。

第21集

  六一八雨灾酿成山泥倾泻,旭龢道及鸡寮两地皆伤亡惨重。馨下落不明,喜、堂等人甚是忧虑,赶到医院打探馨消息。帆执行任务,到灾场拯救死伤者,遇上另一消防员仁,两人并肩作战。贵到医院查问,见不到帆,担心。大量伤者被送往医院,场面混乱。丽忙于救人,亦记挂成,见成平安无事,更帮忙救人,安慰。馨与欣大难不死,欣住宅倒塌,欲哭无泪。灾难过后,成、丽、帆、贵两对恋人感情更进一步。馨回家,听到喜为自己担心,感动。

第22集

  九七三年股灾前夕,香港全民皆股,人人疯狂入市。馨见欣在股票场上大有收获,恨得牙痒痒地,却又不敢承担投机风险。廉政公署即将成立,警界人心惶惶。洪以此作为要挟,要堂交出五十万来疏通上司,否则会告发堂走私之事,一拍两散。堂无计可施,遂以换新居为借口,哄骗馨、喜卖楼吐现。馨不知就里,一口答应,但喜为子女着想,不肯将居所出售,却愿意从自己辛苦经营的制衣厂中退股,将大毕资金交给堂,堂感激。

第23集

  成有机会到外国读建筑,将要与丽分隔异地数年,两人都不舍得对方,却口硬不肯承认。云无意中发现霞寄给堂的信件,惊觉堂与霞藕断丝连,气愤。股市大跌,堂炒卖股票失利,血本无归,更欠下巨债,顿时彷徨无计。喜得知堂将海味店抵押予银行,心感不妙。堂返家,扮作若无其事,约馨、喜一家外出用膳,与家人吃最后晚餐,计划于饭后潜逃离港。喜洞悉堂用意,悄悄将家书及金钱放在堂的衣袋中,可惜无法令堂回心转意,堂自此一去不返。

第24集

  众人不知堂已走,继续吃晚餐,喜哑子吃黄莲,有苦自知。妹、云察觉喜神色有异,担心。馨以为将要搬到高尚住宅区,心情兴奋。兴的同僚安告知兴关于洪的消息,指堂惹祸可能是被洪出卖,兴半信半疑。斤拿了供成读书的钱做海味店的遣散费,玉为此与斤争执。成失去出国机会,丽得知真相,向成剖白,两人感情更进一步。债主临门,馨家被查封,馨晴天霹雳。馨不能面对,离家出走。喜追至,承诺会担下家庭重责,不用馨捱苦,馨答允留下。

第25集

  馨、丽、升三母子搬进喜家,喜处处迁就馨,使来甚是不满。英向馨辞职,投靠侄儿财,馨无奈让英离开。贵、丽姊妹同房,两人谈少女心事。馨不愿过贫穷生活,欲往澳洲找其父贤。来见香港生活艰难,亦想回乡生活,妹劝来留下。云猜到堂会逃往台湾,打长途电话联络堂,不果。喜为生计,每天清晨到街头做小贩卖粥面,馨见到,心酸。馨今非昔比,被欣等同伴排挤,甚是可怜,又贤托英转告馨,劝阻馨往澳洲,馨伤心痛哭,幸得英开解。

第26集

  贵、丽帮喜送成衣去工厂区,途中遇上蜜糖佬,蜜糖佬替两人看相,指二人都不能嫁给自己心爱的人。贵带妹往当铺见娟,妹见娟样子端庄贤淑,想起昌失踪多时,与娟有缘无份,甚是感慨。霞派人假扮债主上门追债,骚扰喜家人。兴与债主谈判,安与众同僚协助解决。来要帆跟其回乡服侍左右,贵不舍得帆,决定同去。丽担心自身安全,到地盘找成,却被人调戏,成初怪责丽,后得知喜家之事,向丽道歉,表示愿意有祸同当,丽感动。

第27集

  云以去斋堂静修为由离家,实质要兴陪伴去台湾,遂将堂出走的真相告知兴,要兴一起赴台找堂问个明白。馨担心父债女偿,恐怕丽会被债主捉去当舞女,向喜诉苦,埋怨堂连累家人,喜安慰之。来、帆、贵回到家乡,东甚是欢喜,花以为来衣锦还乡,向来大献殷勤。来不愿与家人分享财物,假扮遗失金钱,众人紧张找寻。云、兴到达台湾,霞瞒着堂与二人见面,说尽堂的坏话。堂赶至,怒极掌掴霞,霞激动之下,道出当年昌失踪的原因。

第28集

  霞将昌、丰失踪真相尽数讲出,云、兴晴天霹雳。云、兴返港,扮作若无其事,不向家人透露半句,又分别给喜、馨钱,喜机警,察觉有异。昌、丰的秘密败露,堂内疚不已,自暴自弃,霞对其冷嘲热讽。荣重遇堂、霞,认出二人曾合谋骗尽自己家财,派人驱打堂,霞扶持堂,坦言两人都已没有回头路,堂决意不回港面对家人。东带贵、帆到处参观,东提及喜对家乡的贡献,贵、帆感到喜的伟大。喜、妹谈心,妹深信来会返港,喜却知堂不会回来。

第29集

  东、花闲谈,东道出喜一家在港的苦况,花听得来不是衣锦还乡,态度实时转变。来不小心遗失了金钱,大惊,到处找寻,却原来被贵故意收起,贵欲将钱还给妹,不让帆讲出真相。婷找出旧衣箱,给贵、帆翻看童年旧物,两人忆起不少甜蜜片段。花看出帆、贵之间不止表兄妹感情,怕别人闲言闲语,东劝花别忧虑。兴无意中得知堂因被洪陷害才出走,对洪暗生恨意。来受不了苦,与帆、贵回港。安约会贵,贵借此气帆,帆却不明所以。

第30集

  喜卖炒面帮补家计,兴劝喜不要操劳。兴问喜有否挂念堂,喜深知堂走了不会再回来。安约贵、珠等烧烤,安向贵大献殷勤。帆与消防局同僚跑步经过,加入烧烤,贵见帆,心花怒放。贵重遇娟,见娟已为人妇,昌却失踪多时,不禁感慨。妹与贵谈起生儿育女之事,妹关心贵姻缘,问及安为人,又看出贵对帆有意,认为姑表不可结亲,劝阻贵。馨偶遇荣,荣对堂仍怀恨在心,故意告诉馨,堂在台湾还有女人,馨听后情绪失常,喜等人甚是担心。

第31集

  馨将荣之言转告家人,指堂在台湾还有第三个女人霞,气愤难平。云有感事态严重,绝不能让喜、馨得悉昌及丰的秘密,怕喜受不住打击,于是买通荣做戏,谓所言全是谎话,旨在戏弄馨,馨信以为真,以为被荣所骗,一笑置之。但喜甚是机警,感到事有跷蹊,坚持要去台湾一趟。云怕纸包不住火,在喜催逼下,终于说出当年昌堕海失踪、丰被人拐走的真相,喜听后晴天霹雳。馨得知后,决意跟喜往台湾求证,两人互吐心声,抱头痛哭。

第32集

  兴欲跟喜、馨往台湾,喜阻止,坚信自己有能力解决。兴致电堂,告知喜赴台之事,要求堂不要再伤害喜,却被霞偷听到。堂悉心打扮,更派人接丰回来,让喜、丰母女相认。堂准备迎接喜、馨之际,霞突然出现,堂大愕。贵向帆哭诉,自从丰失踪,贵一直内疚不已,帆安慰之。喜、馨至堂处,三女互相指责、针锋相对。霞派人假扮丰,故意不与喜相认,喜心酸失望,离开。喜、馨乘飞机回港,馨知喜为丰之事误会贵,劝喜重修与贵的感情。

第33集

  喜、馨从台湾返港,各人懂事,不让喜操心。众人得知云去了斋堂,同去劝服云回家。兴、安谈及同僚收受贿赂,兴坚持不肯接受,两人被同僚排挤。兴将洪予其的黑钱退回给洪,洪恼羞成怒,认为兴不给自己面子,用计陷害兴出卖同僚,使兴无辜被人殴打。洪亲往喜家探访,大派礼物,喜等不知就里,感谢洪好意。洪在言语间向兴施压,兴与洪针锋相对,被喜看在眼内。喜为兴向洪求请,兴终于忍受不了,把心一横,往廉政公署告发洪。

第34集

  喜一家财政拮据,喜想尽办法解决困难。馨想起堂曾投资在英侄儿财的鱼排,建议收回股份吐现。喜、馨同去鱼排,喜提出退股之事,财即反脸不认人,冷淡对待二人,否认当年有订立合约,财妻乘机将责任推给英,英有口难言,喜、馨无奈离开。另方面,由于兴暗中举报洪贪污,洪被廉政公署人员请去协助调查,洪心知是兴出卖自己,誓言要向兴报复,两人由此伏下仇恨。欣带馨上档赌,遇上玉,二人一个为生活、一个为儿子,同时豪赌。

第35集

  丽接成放学,二人甜蜜。丽与成拍拖之事被馨、玉知道,二人不约而同反对他们来往。馨看不起成是工人出身,玉却担心丽是千金小姐,成不能高攀。两人都劝成、丽三思,但成、丽正在热恋之中,对此充耳不闻。兴因告发洪贪污之事,被指为叛徒,遭到同僚排挤。安为明哲保身,渐渐疏远兴。洪向兴公报私仇,调派兴往守水塘,将兴投闲置散。馨在赌场输掉所有金钱,遂向玉借钱再赌,终至血本无归。馨在大耳窿怂恿下,向其借贷,签下欠单。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