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引 言

  奇案式剧集向来是本台的强项,过去的《十大奇案》、《十大骗案》等均取得上佳收视,深受观众欢迎。今次更是推陈出新,以近年经典奇案作为剧集基础,配合着名主持人翁静晶,以其专业的法律观点,以及专栏作家的感性角度,像这样的「传奇人物」为观众细数历代奇案的「危险人物」,可谓相得益彰,先声夺人。

内 容

  本剧以全新演绎手法拍摄,大量采用外景、实景,益增剧力万钧,极富电影感!加上剧情流畅,节奏明快,言之有物,保证较过去的奇案剧集更为震撼,更为牵动人心。演员阵容鼎盛,如吴廷烨、吴岱融、林伟、八两金、陈观泰、李影、张豪龙、张嘉伦、杜挺豪、陈宝辕、白标、吕有慧、黄韵材、刘锡贤等,所选角色戏份浓厚,都能给予很大的发挥空间施尽浑身解数演出精彩。

  剧本取材严谨,精选十一件奇案作为十一个单元,如〈八仙饭店〉原来此案至今尚属悬案,因为疑凶始终未有承认控罪,也没被提审,到底真相如何?案中疑点的谜团何在?本剧自有详尽分晓。其它还有〈秀茂坪少年杀人事件〉、〈无罪假定〉、〈天水围伦常惨案〉、〈屯门色魔奸十杀三〉、〈校长烧尸〉、〈滚油杀夫〉、〈人头公仔头〉、〈赌命〉、〈宝马山双尸案〉、〈省港枭雄〉等。

分集剧情:
《省港枭雄》

第一集

  八十年代初,原居乡间的狄志鹰本是个终日游手好闲的农家子弟,其人不学无术,因曾经数次偷渡不成,被抓回乡,使家人受到连累,与家人关系甚为恶劣。志鹰曾经参加过民兵训练,但因其性格桀傲不驯,与民兵队长盲曹结怨,终被逐离队,令志鹰深感不忿。后来,志鹰眼见青梅竹马的女友淑君被家人迫嫁香港人,却苦无挽回之力,一气之下,终破釜沉舟再次偷渡来港。志鹰甫到达香港,便被蛇头手下小强等人抓去,扣留在山边木屋等待家人带钱来赎,志鹰自忖在港无亲无故,正自不知如何脱身,身旁有偷渡客大虾已经发难,但迅被蛇头与手下痛打镇压。志鹰低语大虾要暂时忍耐,最后卒以半智取半武力的方式摆脱蛇头,逃入市区,可惜终与大虾失散。志鹰一无学历,二无技术特长,几经辛苦才找到一份酒楼打杂工作,但又因被诬偷东西而遭炒鱿。后来志鹰重遇大虾,见其在街边卖肠粉,有意仿效跟其做小贩,岂料遇上省港旗兵持枪行劫,警方更误把志鹰与大虾当作贼人,抓进警署。

第二集

  志鹰与大虾被警方误认为行劫旗兵抓进警署,几经折腾方才放人,更连累大虾的小贩档也被充公,小贩梦顿成空想,志鹰大为愤慨,发誓今后要比旗兵更厉害。然而现实终归现实,生活迫人,志鹰与大虾也得找工作填肚子,怎料期间被小强认出,暗中通知蛇头带人追截,二人身无长物,遭蛇头痛打,蛇头着志鹰带钱来赎大虾,志鹰苦无办法,找淑君借钱不成,找盲曹搭路租枪又不成功,最终决定硬闯。岂料巧遇警方扫荡非法屈蛇集团,蛇头为求脱身,竟以手下小强挡住警方的枪火。混乱中,志鹰救回大虾,顺带救走小强,警方追至,盲曹先带大虾、小强逃走,志鹰却以身引开警方。过程中得香港少女带金相助,志鹰方能脱险,志鹰最初以为带金因失明看不到自己,其后才知眼盲心不盲的带金有心放自己一马,是以心存感激。志鹰得以脱身,与大虾等人会合,众感激志鹰的义气,遂走在一起准备吃大茶饭。志鹰等人初试啼声,先劫地下赌档得手,终有足够本钱大购军火,其后,众人便向下一目标进发,筹备惊天大劫案。

第三集

  志鹰计划周详,着众人先行在金铺附近搜集详细资料,以保打劫金铺的行动万无一失,终于,在志鹰的英明领导下,众人成功干出轰动全港的金铺行劫案,令警方大为紧张。志鹰一击得手,先行还钱予淑君,并叮嘱她不要再忍受其夫的虐打,淑君感动下泪,但慨叹此情不再,终挥手作别。其后志鹰带着兄弟衣锦回乡,其母心知志鹰没干好事,又不欲明言,只叮嘱他要好好小心做人,志鹰闻言却唯唯诺诺。另方面,志鹰仍不忘曾帮过自己脱险的带金,此刻金钱对志鹰根本不成问题,遂悉心安排带金入住高级医院,准备最好的医生替其做手术,照顾周到,令带金好生感动。此时,警方捕获蛇头,更从蛇头口中得知有关志鹰等人的资料,遂开始悬赏通缉志鹰等人,然而小强等人仍未知危险,继续大吃大喝,为要找更多金钱,志鹰终领着众兄弟再次犯险,行劫解款车,怎料这次警方早已有了防范,众人甫一下手,警方便已杀出,最后众人虽仍能逃脱,大虾却遭伏击中枪,重伤之下,生死未卜。

第四集

  志鹰领着大虾等人行劫解款车,岂料大虾遭警方枪击重伤,正是生死一线,众人苦无对策,又不能把大虾送院救治,情急之下,志鹰唯有铤而走险,拿出小刀替大虾拔出仍留在其体内的子弹,大虾险死间还记挂着乡间的爱人阿琴,志鹰遂答应大虾,只要大虾渡过这难关,便带大虾回乡迎娶阿琴。结果大虾果然死里逃生,纵使仍身负重伤,还是坚持回乡迎娶阿琴,有情人终成眷属。良哥更苦口婆心劝志鹰要走正路、想将来,此刻志鹰心里最记挂的,就是带金。志鹰回港,发现带金的治疗已接近完成,将要重见光明,本感高兴万分,却又担心带金嫌弃自己,最初不敢相认。但带金又怎会嫌弃志鹰,二人相认后更过了一段短暂而快乐的日子,志鹰更决定向带金求婚,怎料小强却突然出事,志鹰义字当头,唯有先往替小强解围。志鹰帮忙小强过后,本欲再向带金求婚,怎料带金原来已悉破志鹰并非什么生意人,只知志鹰必定干着危险的勾当,极度担忧,带金欲拒婚,志鹰即不管一切向带金真情表白。

第五集

  志鹰的真情表白终于感动带金,带金亦坦白说出只要志鹰将来肯好好做人,必定非君不嫁,二人重修旧好,过着无忧的生活。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正当志鹰以为可以安稳生活,小强却被大圈帮胁持,志鹰终被迫重出江湖,对带金更感自惭形秽,毅然离开,使带金万分伤感。此时大虾亦已带着阿琴从乡间到港,志鹰与一班兄弟替其洗尘,小强提起与大圈帮合作一事,志鹰本以为大虾会反对,怎料大虾反而赞成,这次大茶饭已事在必行。志鹰见大圈帮军纪散涣,拉杂成军,已经事事小心,然而行动时仍给大圈帮拖累,大虾再次中枪,这次大虾终于返魂乏术,与阿琴阴阳永隔。志鹰遂把大虾带回乡间安葬,眼见阿琴孤苦无依,良哥又生意失败,志鹰便决定回港做最后一单买卖。志鹰回港,尚未行动,竟给警方围捕,志鹰一口咬定兄弟中必有内鬼,争执间,警方又再包围众人,志鹰为顾大局,投降落网,终被判监多年,纵然如此,带金对志鹰却没离弃,更矢言要等志鹰放监,与志鹰共偕连理。

《八仙饭店》

第一集

  1985年8月8日清晨,澳门路环黑沙一个沙滩上发现了八个人体残肢。可惜,自澳门司警李sir接办此案件后,除陆续发现更多人体残肢以外,案情毫无进展,就连动用了当时最先进的鉴证技术,也查不出这批指纹和容貌被毁,经刻意处理过的残肢主人是谁,令李sir束手无策。直至大半年后,「八仙饭店」东主王海的弟弟致函司警,告知王海一家十一口竟于半年多前神秘失踪。李sir马上联想到事情与残肢发现案有关,并着手从「八仙饭店」开始调查。在一轮明查暗访底下,李sir终发现了原来在案发后不久,王海艰苦经营的「八仙饭店」竟突然易手,接管的乃是「八仙饭店」一名小小的侍应陆国仁。李sir直觉案件跟陆国仁有关,便派手下二十四小监视,不料最后仍被陆发觉,陆更暗地潜逃,幸然李sir及时赶到,于关闸将陆拘捕。陆被捕后,一直对买下「八仙饭店」事支吾以对,李sir几经盘问,始从他口中套出原来事件乃是从王海与陆国仁的一段赌债开始。

第二集

  陆国仁被捕后,一直坚称「八仙饭店」是自己真金白银向店东王海买下,并言之凿凿说王海一家已经移居内地,但李sir却查不出王海一家的出入境记录,陆国仁的谎言不攻自破,终于,在李sir的盘问下,陆国仁道出了「八仙饭店」是王海用来抵押输给陆国仁六十万的赌债而给陆的。李sir虽觉事有跷蹊,可是陆国仁一直坚拒承认作案,还在羁留期间自杀,以死相逼。由于表面证据不足,李sir被上司施压放人,幸李sir终在陆国仁的住所中,搜出了王海一家的证件及财物,成功令陆国仁入罪,被判入狱。虽然陆国仁已然入狱,可是真相却仍石沉大海,特别是李sir对陆国仁如何将王海一家灭口,如何处理尸体等事一筹莫展,而陆国仁更一直否认与案件有关。直至在监狱内,一名叫细昌的囚犯出现,始为事情的真相带了一点曙光。细昌本是陆国仁的同仓囚犯,自陆入狱后,一直主动接近陆国仁,并与他成为好友,可是陆国仁并不知道,细昌接近他,竟是为了…….

第三集

  李sir虽成功令陆国仁入狱,可是却一直为未能查出案件的真相,直至一日,李sir突然收到消息,陆国仁于狱中被人行刺,而行凶者正是一直与陆国仁要好的细昌。李sir欲从细昌口中探出端伪,可是细昌自行刺陆失败,一直三缄其口,李sir只好从细昌的背景开始调查,最后发现原来细昌本是香港人。李sir为更深入了解陆国仁与细昌的关系,找来了退休的香港老差骨兼好友德叔帮忙,并查出了陆国仁的身世。原来陆本是名叫林国栋的富家公子,一直居于大陆乡间,十多年前到港谋生,却改不了二世祖脾性,于香港向友人借钱不遂,将友人杀害之余,更将友人的妻子烧伤毁容,而细昌正是被毁容的女子亲弟。陆国仁犯案后潜逃内地,因而结识了现任妻子,双双逃到澳门从新开始,更慕名来到以叉烧包著名的「八仙饭店」学艺,希望学懂制作叉烧包,能有一技之长傍身,不料却碰上尖酸刻薄的老板王海,最后更为积怨与赌债动了杀机,酿成了惊动一时的「八仙饭店」灭门惨案。

《人头公仔头》

第一集

  美诗自幼父母离异,与祖母相依为命,美读书不成,常与同学们流连街头。美虽无心向学,唯侍祖母至孝,更因一次帮忙以拾荒维生的祖母检汽水罐,被校长误会通宵游荡,最后被赶出校园。学历不高的美离校后找不到工作,为着养活祖母,美把心一横到酒吧当「拳手」(陪酒女郎)去。美甫到酒吧工作,即大受客人欢迎,将其它拳手比下去,因而惹来了不满,幸得同事阿倩解围,二人迅即结成好友,还发现了共同嗜好,就是喜欢同一牌子的卡通人物。一日,美逛街时无意中重遇抛弃她的生母与母亲跟现任丈夫所生的子女,看着母亲带着孩子们的温馨,美感怀身世,回到酒吧以酒精麻醉自己,更在醉酒后与一个一直捧她场的客人发生了关系,美一心以为找到了一个喜欢自己的男友,不料客人只当美是妓女看待。美感情受挫后更加放纵,夜夜醉酒之余,还以吸「冰」来麻醉自己,最后更被人弄大了肚子。正当美打算将孩子打掉,却遇上了当马夫的生,生不但对美呵护有嘉,还主动要当美腹中块肉的父亲,深深打动了美。

第二集

  美在生的诚意打动下,终与生共赋同居,还诞下了一儿,一心过回幸福的家庭生活,不料一向嗜冰毒如命的生,原来只一直希望将美变作自己的摇钱树,逼美当妓女接客。美开始了迎送生涯,直至美再次怀有身孕本欲退出,却为着养活儿子与生,已泥足深陷抽不了身,每天接客之余还要饱受有暴力倾向的马夫岸、卓毒打。一日,美的祖母突然病倒,急需大笔手术费,美为救活祖母,偷了卓准备交给黑社会大哥猩猩的钱应急,不料东窗事发,美因此被众人禁固毒打。与此同时,生因藏毒被捕,美为怕报警求助后连自己也被拉进戒毒所,儿子没人照顾会被送到孤儿院,再加上有感只要欠债还钱,卓等人便会放过自己,故一直忍受着众人每天虐待。岂料岸等人在冰毒的影响下,竟错手将美虐打至死,毁尸灭迹后,还把美的头颅藏进了美生前最爱的毛公仔头内。直至岸的女友安被关进女童院,夜夜恶梦被美冤魂骚扰,主动向女童院院长报告此事,一宗凶残冷血的杀人毁尸案始被揭发出来。

《秀茂坪少年杀人事件》

第一集

  一群在成长中曾饱受欺凌的童党,浸淫在「古惑仔」文化中,自立帮派不可一世,以为拳头就是一切,其中可怜的朱仔终遭受同伴虐打丧命,死在所谓的「兄弟」手中,一众童党终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故事讲述一个名叫大石的中泰混血少年,因一直跟随其泰裔舅父龚柏柏学习泰拳,自恃一身蛮力,不时虾虾霸霸,其母爱子心切,却与大石不善相处,家庭关系不佳,幸得龚柏柏作为沟通桥梁,替石母照顾大石,因此石母与龚柏柏姐弟感情甚深。龚柏柏虽为大石舅父兼教练,但毕竟龚亦有自身工作,不能时刻看顾大石。某天,大石的好友细石带同手下朱仔气急败坏来找大石,原来朱仔在村内篮球赛与另一村童阿彪结怨,希望大石替其出头,大石义不容辞,结果,大石轻易打低阿彪,后来更把阿彪的女友阿珍抢了过来,与阿彪结下仇怨。阿彪为要报仇,觅得另一村童老鼠帮忙,但阿彪尚未行动,大石和细石却已遭遇另一危机,二人竟在不经意间开罪了村中真正的黑社会人物,丧B!

第二集

  大石和细石开罪了黑社会人物丧B,被丧B等黑社会围着,敌众我寡,只得与细石一起求饶离开,二人逃过大难,但大石却对丧B怀恨在心。大石受辱,怒气难下之际,竟发现朱仔等手下遭阿彪及老鼠打伤,朱仔更说阿彪矛头直指大石而来,细石欲劝无效,大石已领着众手下往找阿彪等人晦气,更一举把老鼠等人打败,大石随即招揽阿彪及老鼠等人加入,一众童党即俨如村中小圈子,更找得老鼠亲戚三叔的家作聚义之地。大石认为人多就是力量,终与细石、阿彪、老鼠等人组帮立派,号称「巨石帮」,众人以为这样就可以称霸整个屋村,更加肆无忌惮在村中作恶,更向丧B作出报复行为而与丧B结怨。此时,龚柏柏发现大石疏于练拳,担忧不已,终忍不住要把大石引回正途,更说要把大石培育成才,大石被龚感动,终渐回正途,努力练习泰拳,希望有一日能成为拳王,真正受人尊重,怎料,一晚大石与龚柏柏练拳回家时,竟发现石母被袭击,大石赫然发现寻仇者正是丧B!

第三集

  丧B向大石寻仇,却误中副车,大石和龚柏柏见石母被袭,大怒下往找丧B报复,岂料丧B早有准备,二人终被众黑社会打伤。巨石帮众童党知大石被打,本欲群起替大石报仇,怎料大石因龚柏柏及石母苦心相劝,已不想再行差踏错,不想再理巨石帮的事,众童党见大石不思进取,开始人心惶惶,巨石帮面临瓦解。那边,龚柏柏为要训练大石成为出色拳手,竟不惜负伤参加地下拳赛,一切只为赚钱买练习器材给大石练习,大石和石母得知其事,即赶往阻止,可惜一切已是太迟,龚柏柏终于在拳赛中被击毙,大石对一切顿感绝望。其时阿珍和细石因担心大石,终鼓励大石重组巨石帮,大石于是借着参加泰拳比赛同时,希望重振巨石帮雄风,怎料大石却在众人面前惨败于擂台之上。与此同时,大石竟发现朱仔竟是向丧B出卖自己的「二五仔」,遂与众童党把朱仔捉到三叔家中执行家法,本来只为发泄,岂料却把朱仔虐打致死,众人大惊下,大石决定要毁尸灭迹,遂与细石等人把朱仔烧尸处置。

《校长烧尸》

第一集

  七十年代中,年轻的陈国华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老实的教师,大牧师更选定陈国华为新成立之中学校长。一日,国华发现自己的学生偷偷聚赌,国华以非一般的方法,劝服了学生向志平脚踏实地做人之道理,向志平决定改过自身。志平没有令国华失望,就在第一届毕业典礼上,获颁发品学兼优奖。光阴似箭,向志平长大成人后,加入银行界,国华直言看到向志平事业有成,深感安慰。原来,这十多年来,「神爱中学」在区内已薄有名气,但学校却入不敷支,加上服务学校多年的会计退休,陈国华必需另想办法解决学校的财政问题。时国华遇上旧同事胡玉兰,原来,胡玉兰刚与丈夫及儿子搬到此区,陈国华得知胡玉兰产后辞掉学校的书记工作,但休养过后,正想再找工作帮补家计,国华即诚邀玉兰到学校帮忙。胡玉兰以她专业的见解,协助陈国华如何将学校开源节流,并开办各项课外活动让家长们支持子女参加,令学校增加额外收入。某天,大牧师与几位校董突然召见陈国华,而且会中一片气氛凝重,国华以为众人对自己为学校开源节流所想出来的项目,表示不满,心中顿然产生不详之感觉。

第二集

  国华以为众人对自己为学校开源节流所想出来的项目,表示不满,谁知,大牧师对陈国华嘉许表扬,国华大喜不已,多年努力终得到回报。某天,陈国华与旧友重聚,众人高谈阔论赚钱之道,陈国华自觉给比了下去。再加上妻子家慧患上肝病,国华决定投资股市,欲赚一笔。那知,国华投资失利,周转出现问题,玉兰得知此事,答允借钱给国华渡过难关,国华在外汇中赚了小利,利欲熏心下,竟然挪用学校公款作投资,还将赚到的分给胡玉兰,说服胡玉兰同流合污,继续以学校账目作本钱投资,玉兰不敌金钱诱惑,答允。岂料,金融风暴序幕揭开,股市大跌,国华连忙要求玉兰在学校调动巨款应急,玉兰坦言国华已多次挪用公款,根本没钱再调给他,国华求助不遂,恐吓说要将所有责任推在玉兰身上,并扬言校董会已加紧调查学校账目,玉兰却宁愿向校董会和盘托出事件真相,二人顿起冲突,新任牧师与几名校董在翻阅账目,国华却推说一切也是玉兰经手,但牧师却奇怪玉兰一直没有出现,唯有与校董们先行离去。校长室内,玉兰等候国华回来,正当开口追问之际,国华竟掏出了刚买回来的电锯…….

《屯门色魔杀十奸三》

第一集

  刘伟于车房工作,为人懒散好色,但总算有一名大学毕业的女友Mandy,间中亦能满足到刘伟的需求。Mandy却打算叫刘伟买楼投资,计划将来,渴望冲出屯门到别区。刘伟欲问家人借钱,伟父本也答应,但伟之后母闻言极力反对,刘伟本与后母不和,二人最后更大吵收场。伟父也觉儿子应该成家立室,终于悄悄借钱给刘伟,Mandy得知刘伟筹到钱买楼,大喜不已,刘伟更把现金全交给Mandy办理买楼手续,怎料刘伟等了Mandy多时,仍迟迟未见,刘伟感到被Mandy所骗。刘伟终找到Mandy,追问究竟?Mandy笑指刘伟,坦言一直骗他的钱,刘伟大受打击,借酒消愁,欲火焚身,时一名少女背影经过,刘伟误认是Mandy,更错手将少女打晕,刘伟禁不住欲火,竟将少女强奸,还在情急下弄死那少女!刘伟心慌意乱下,决定离开屯门到长洲暂避,刘伟百无聊赖在逛着,暗地留意电视新闻,却没发现自己犯案的消息,开始有点放松。刘伟又再开始看色情影碟,驱除心中欲魔,又翻开报章看见在一小角,终有自己奸杀的新闻,但报导却指警方毫无头绪,刘伟大喜不已,站在露台看到沙滩上的少女,穿着三点式泳衣在嬉水,刘伟见状,不禁色心又起...

第二集

  刘伟离开长洲,来到旺角,流连在色情场所之霓虹灯招牌下,欲召妓发泄,但却嫌妓女服务态度差劣,满足不了刘伟。伟父追问儿子所借的钱如何,后母指刘伟一定被人所骗,伟父维护儿子,夫妇二人又起冲突。刘伟心烦意乱,终于与父母反面,离家出走。刘伟孑然一身,但感前路茫茫,苦苦哀求好友收留,时刘伟无意间听到有强奸犯因戴了避孕套犯案,而令警方追查不到犯人DNA,刘伟开始有预谋地犯案,四出强奸少女! 刘伟更看见报章说屯门出现了色魔,不禁自鸣得意,开始有冷血犯案的倾向。重案组总督察何sir接手调查,并扬言有充足信心及线索,将犯人绳之于法! 又指疑犯做案范围集中在屯门,应该是屯门居民,但手法熟练,丝毫没有留线索。何sir遂决定派女警雯放蛇,但雯为人男性化,结果几经转折,却只是抓了一名专偷去女人内衣的变态佬而已,无功而回。刘伟在对面大厦单位,对一名叫沙朗的女子甚感兴趣,而且还斗胆向她跟纵,原来沙朗是被刘伟奸杀的其中一名死者好友,她更希望能亲手捉拿凶手,刘伟得知一切,意外反应... 刘伟跟纵沙朗,但沙朗却机警过人,身手敏捷,狠狠将刘伟击倒! 刘伟受重创狼狈逃走,原来沙朗乃跆拳道高手,其它村民闻声,也纷纷出来向刘伟追捕。刘伟死命奔逃,更人急智生,不怕肮脏躲在垃圾堆内,方能避过众人耳目。

第三集

  刘伟又再犯案,向一名独自回家的女学员施袭,女学员不幸地被刘伟先奸后杀! 何sir一直毫无头绪,刘伟却消遥法外,大为得意,怎知回家发觉父亲已死,刘伟顿感错愕,方知自己离家多时,自觉对其父不起,心中有愧,痛心流泪,后母更数落刘伟一番,将他逐离家外!刘伟失意间遇上一名少女阿美,女学生阿美年青貌美,刘伟穷心未尽,色心又起,阿美不知人心险恶,对刘伟友善,令刘伟身加心猿意马,向阿美借意问路,阿美愈觉刘伟言行有点不对劲,借口有约会要离开,刘伟受拒绝的刺激,冲动捉住阿美,尽露色魔本色,将阿美强奸! 事后,刘伟大感内疚,更表示真心想与阿美做朋友,阿美为了要刘伟放自己走,假意答应,刘伟不虞有诈,突然四周警员出现,刘伟大惊欲挟持阿美离开...

《滚油杀夫》

第一集

  黄强与生果超同是小贩,黄强虽有妻室莫美妙,但仍风花雪月,十分大男人。生果超为人忠直勤奋。一天,黄强摆卖炸豆腐的摊档,却不小心将滚油溅到一名来抓小贩的警员身上,结果法庭宣判黄强入狱六个月,美妙唯有带同女儿有男开档摆卖炸豆腐为生。生果超有一表妹阿萍从大陆来港定居,二人更准备结婚,不过,阿萍却并不老实,美妙更怀疑阿萍偷了她炸豆腐赚来的金钱,可惜没有证据,也就没向生果超提及此事。黄强出狱后,变得只懂吃喝玩乐,没钱花便向美妙破口大骂。刚巧,黄强经过某楼盘开售单位,得知卖楼花筹赚钱容易,便开始了这无本生利的生意。黄强转眼便赚了几万元,还请众人大吃一顿,阿萍得知黄强有钱,不断吹捧,但美妙觉得炒卖楼花筹始终是投机生意,黄强被美妙泼冷水,为之不满。阿萍指生果超赚不到钱,与他提出分手,其实,阿萍早与黄强走在一起,投怀送抱,不过,黄强只是玩票心态,早就想与阿萍分手,但阿萍却逼使黄强与美妙离婚,与她成为夫妻,企图用法律保障自己可得到黄强的一半财产!黄强当然不允,阿萍深心不忿,扬言会对有男不利。阿萍恼羞成怒,竟将有男拐带,美妙焦急寻找有男,开始有点精神紧张...突然,有男却无恙回来,美妙惊喜交集,黄强心知是阿萍搅鬼,将阿萍又打又骂,并警告她以后不能再碰有男!怎料,美妙已知道黄强与阿萍之间的暧昧关系,夫妇大吵一场,黄强更索性离家逃避。

第二集

  97年楼价大跌,黄强好景不再,与美妙夫妻关系疏离,而美妙已搬到小店内继续贩卖炸豆腐生意,有男亦已长大,在地产公司当营业代表。但黄强每当没钱,便往找有男拿钱,有男只得一直哑忍,时美妙误以为黄强又再找回阿萍,情绪又再开始紧张,有男遂带美妙去看医生,医生指美妙患有精神紧张,可能是由于工作及生活压力所致,叫有男好好照顾美妙,不要让她再受刺激,有男想劝母亲退休,又对父亲没有照顾这个家而生气。美妙发现黄强与一名女子亲热在一起,认定那女子就是阿萍。黄强又气又怒,直斥美妙胡思乱想,变成疯癫!美妙眼看黄强如此狠心,精神更大受刺激,且神经兮兮、自言自语,又把油烧至滚烫,然后捧大窝滚油走出厅,向着熟睡的黄强淋下...

《天水园伦常惨案》

第一集

  2004年4月11日早上,张雪来到天水围警署,报称自己的丈夫拐带了自己的女儿,当值警员劝张雪备案,但张雪不大了解落案程序,怕麻烦而拒绝了。但雪万料不到,回家后自己竟与女儿同死在丈夫刀下。张雪本为大陆一卡拉ok的女侍应,于一次偶然机会下,认识了刚离婚的港人何志雄。在香港当地盘散工的雄为讨雪欢心,对雪百般殷勤。张雪在雄苦苦的追求下,终在一次酒醉后意乱情迷与雄发生关系,还怀了雄的骨肉。张雪为着腹中块肉,终决定下嫁雄,最后诞下了女儿阿萍。雪与雄新婚之初,雄将雪与女儿安顿在大陆生活,自己过着中港两边走的生活。03年底经济不景,好赌成性的雄开始露出了本性,生活渐见拮据,幸然天无绝人之路,雄在旧工友介绍下当上了判头,与此同时,张雪亦取得来港的单程证,带同女儿萍来港迁进了雄天水围的公屋。雪甫到香港,即识破了雄原来只是香港的草根阶层,而并非他一直吹嘘着的高级工程师,但雪并没介意。

第二集

  雪初时未能适应在港的生活,幸然得到邻居冯师奶处处提点,始慢慢习惯过来。香港经济每况愈下,雄更因被拖欠薪金,生活出现了问题,连女儿参加学校旅行的车钱也支付不起。雪为帮补家计,决定出外兼职,却被雄阻止,雄更因此对雪拳打脚踢。雪为怕牵连女儿,本欲离家出走,却经不起雄苦苦哀劝,终决定多给雄一次机会。可是雄因失业后终日酗酒,令身体出现了问题,从此不能工作,只能靠领综援渡日。雄感到自卑,终日借酒消愁,每喝了酒对雪饱以老拳发泄。一次,雄醉酒后因找不到雪,更竟向女儿出手,将萍打伤。雪为保萍,终在社工陈sir的帮助下,搬进了和谐之家,希望从此摆脱雄重过新生,可是雄却一直死缠不休,不断打探雪的去向,终在一次偶然机会下找到了雪。

第三集

  雪虽多番逃避,却仍被雄找上了,雄为令雪回家,承诺为雪戒酒,从此洗心革面,好好做人,雪终于带着萍返回家中。雄决定与损友阿强北上谋生,雄在伪装老板的骗徒面前自吹自擂,终被骗去了所有积蓄及雪交给雄保管的所有私房钱,雄一家生活顿时无以为计,雪深知雄爱吹牛的性格,故当雪得知雄因此被骗后,不禁大感痛心绝望。其后雪更无意中发现酒醉后的雄竟非礼自己的亲生女儿。雪拼死带着萍逃离雄的魔掌,并在冯师奶的帮忙下,搬到旺角去,于茶餐厅工作谋生。不料,雪于一次送外卖到色情场所时被强碰见,强以为雪背着雄出卖肉体,立时向雄汇报。雄误信强谎言,终决定与雪来个了断,偷偷拐了萍要挟雪回家,欲与雪同归于尽。雪得知女儿被拐,一心到警署报警求助,可惜却因为不熟悉报案程序,终不了了之,结果竟是一个不可挽回的悲剧收场。

《赌命》

第一集

  这天的翠谷花园外,街坊生活一切如常,突然,某单位爆炸起火,混乱一片,年老的刘有兴却若无其事,继续自己的不归路。70年代,香港制衣业发达,任职裁床师傅的刘有兴收入甚丰,但好赌成性,终日流连麻将馆,就算贵为制衣厂老板的成利源,亦拿他没法。刚从澳门到香港来打工的冯玉娇,日间在利源的制衣厂当车衣女工,晚上则报读英语进修。于一次偶然机会下与有兴邂逅。未几,玉娇母亲患病入院,利源刚好要到澳门约见外国厂家,陪伴玉娇到澳门一趟,欲乘机向玉娇表白,更主动照顾她们母女二人,时有兴在澳门赌场内旗得胜,于往押店赎回金表时,遇上为母亲筹手术费之玉娇正拿出家传玉镯押出去,有兴立刻仗义相助,玉娇母亲得以完成手术,玉娇母误会有兴是玉娇之男友,有兴即将错就错,乘机向玉娇展开追求,令她芳心大动。喜宴当晚,有兴依然赌个不休,利源本想相劝,那知有兴气怒之下直斥利源妒忌自己娶到玉娇,而且更珠胎暗结,利源不满有兴出言不讳,与他大打出手!玉娇但觉又羞又怒,气得伤心离开。

第二集

  婚后的有兴,依然好赌成性,更欠下贵利巨债,弄得贵利上门追债。大着肚子的玉娇苦苦哀求有兴戒赌,为将来孩子出世而打算,有兴不无动容,答应从此戒赌,并将每月工资储蓄起来买楼。时利源接到美国一份超级订单,希望与有兴一起努力发展事业,不料有兴之助手马义却在麻将馆误中老千局,有兴赶往替马义赎身,一众老千以激将法向有兴挑衅,有兴赌瘾大作,终输得不能回头!玉娇得知有兴再次去赌,前来劝他回家,不料动了胎气,结果就在麻将馆把女儿刘小文诞下。此后有兴逢赌必输,每每将怨气发泄在女儿小文身上,且无心上班,只懂拿走玉娇之积蓄去赌,夫妇二人因此经常吵架。利源向有兴劝解,那知有兴自持技艺超群,反向利源辞退裁床工作。玉娇见有兴彻夜未返,便往制衣厂查问,利源无奈告之真相。有兴独自跑到澳门赌场再次豪赌,那知却被贵利追债,还恫吓有兴回香港还钱,有兴走头无路,返回家将小文之零用钱也偷走,玉娇即与有兴争执起来,并向有兴不断哭诉,劝他回头是岸,有兴终于被玉娇打动,立定决心从此不赌,与妻女二人抱头失声痛哭起来。

《无罪判定》

  1982年,一个公共屋村的普通家庭,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件,刘家的独子放学后迟迟没有归家,最后被人发现绑架撕票,陈尸于荒郊的破屋外。警员韦信凭着刘父的口供,很快便逮捕了两名涉案疑犯张日新与林少棠。张日新于调查过程中,虽处处跟警方合作,可是一直未能洗脱罪名,相反,案中主犯林少棠因为懂得利用法律漏洞,于审讯期间成功推翻了口供,被判当庭释放,可怜的张日新被判非法禁个及谋杀罪成,判处终生监禁。张日新在狱中一直呼冤,埋首研究法律,希望终有一天能为自己翻案。皇天不负有心人,张日新在狱中渡过了十多年的光景后,乐于助人的律师陆达贤户出现,终为张日新带来一点曙光,陆达贤不但主动提出替张日新翻案,?从当年的旧档案中,发现了种种疑点,在各项有利因素显示下,张日新有望被改判误杀罪,在扣除了之前服刑的日子,极有可能当庭释放,不料当所有事情正迈向完美结局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转变?

《宝马山双尸案》

第一集

  2003年,年青囚犯云飞龙于狱中大学毕业,同年一直疼爱云的爷爷逝世,狱长基于云一直表现良好,故特准他前往灵堂踘躬。云在狱警陪同下来到灵堂,当他望倒祖父的遗照,不禁悲从中来,一段段前尘往事涌上心头。自幼于屋村长大的云飞龙虽无心向学,但本质不坏,却因闲来与友人章永恒到四处蹓跶,因而结识了比他们年长的流氓狂人敏,还被狂人敏强逼当手下。狂人敏生性狂妄、欺善怕恶,且有暴力倾向,平常最爱到宝马山荒郊欺负前来游玩的学生。一次,狂人敏于茶餐厅向一比他年长的黑社会恶言相向,不料被人报复围殴,连累云与章也被打伤,自此,云与章便一心避开敏。不料,最终却仍被敏找上,二人更于1985年4月某日,被敏硬拉到宝马山配水库,碰上一对前来僻静处温习的外籍青年男女学生。狂人敏与外藉青年语言不通,再加上凶性发作,最后竟错手杀死两人,还逼云与章刺其尸身,硬将二人拖进事件当中,云与章挟与敏的暴力下,被逼屈服,不料却因此铸成大错。

第二集

  外藉男女的尸体被发现后,警方大为紧张,动员过百机动部队在宝马山双尸案现场的山顶搜索。云得知事件败露,不禁大为紧张,担心自己因此被捕,与此同时,云一直心仪的女同学Ada在父母安排正准备前往外国留学,云为怕阻Ada前途,再加上案件被揭发,一直没有开口向Ada表白。那边厢,狂人敏不知死活,不断向别人弦耀杀掉外藉青年事件,终在一次偶然机会下被警员拘捕。狂人敏为求脱身,不但供出了云与章的名字,还把所有罪名推在二人身上。云被捕后说出了案发经过,经警方证实后云虽不致成为主犯,但最后仍被判谋杀罪名成立,可是由于云犯案时仍未到合法年龄,依据当时法例,应由英女皇法落。云终在不知刑期的情况下,开展了他的铁窗生涯。初进监狱的日子,云甚不习惯,更糟的乃是要面对狂人敏无日无之的恐吓与欺负,幸然,云于狱中认识了正义的囚犯基哥,在基哥的保护下,云暂且得过平静的日子。日复日的过去,云虽开始习惯了狱中生活,但始终未知自己的刑期,不禁大感前路茫茫。

第三集

  1987年,云在于狱中再遇狂人敏,一直认为是因云所害才入狱的敏为着报仇,巧妙地避过狱警与基哥的监视,对云施以暴力和恐吓。云饱受肉体痛楚之余,再加上仍不知刑期的心灵折磨,终在狱中自杀,幸得狱警及时发现才保住性命。云大难不死,经狱中长官开导后,决定重新振作,时云想起Ada到外国是研读心理学,于是提出同样要求,从此专心学习。97年,香港回归祖国,云等了十年,希望英女皇发落仍不果。议员郎忠说要为他向特首申请,云感仍有一线机会,终于特首回复了刑期,云开心不己,不料后经司法复核,始发现特首并不具判刑权力,必须由法院重新再定刑罪,可是究竟何时再判,刑期多少却是未知之数,令云大受打击!时云的爷爷病逝,云向长官请求出外奔丧。拜祭完的晚上,云再度寻死不遂,时长官却告诉云原来死者的父母去信特首,说已宽恕云和章两人,希望两人可以再有重获新生的机会。云闻言大为感动,明白了若再寻死便对不起宽恕了他的死者父母,终决定重新做人,为自己的过错承担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