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背景:】

  【异世惊情梦】以崭新手法,透过古代和现代两个不同的爱情故事并排进行,时空交错,但却以同一演员分饰现代与古代不同的角色。演员有陈锦鸿、彭子晴、王渝文、白标、王薇、吴廷烨、鲍起静、袁文杰等利用这两个古今爱情故事的对比,描述不同的处理手法有不同的结局,然而两个故事却能互相影响,古代人影响了现代角色的决定,而现代人的思想同样影响了古代人的抉择,达至现代与古代人互动影响的奇趣局面。

  爱情古今皆有,亦因此制造了很多悲欢离合。现代与古代的人处理爱情可有大分别?古代人的含蓄,现代人的率性,对爱情的态度虽然各有不同,但爱情一直令古今的人徘徊于理性与感性的矛盾冲突之间,不同的抉择制造了不同的喜剧与悲剧。很多人一生亦为着追求爱情而导致了多角恋,婚外情,甚至是不伦之恋,古今如是,人类似乎一直未能好好掌握爱情。

  唐代李商隐是写情诗的圣手,他对爱情了解得非常透彻深入。本故事透过古代诗人李商隐的一段不伦之恋,和现代一位教师程忠汉的一段婚外情,探讨这些谜一样的爱情问题。到底人生有没有最爱的人?是否得不到的才是最爱?寻找最爱是否虚幻的事情?爱情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爱情到底是什么?

  【故事大纲:】

  程忠汉任职中学教师多年,对教育工作充满理想,希望可培育出优秀学生,但世风日下,学生质素不断下降,加上育制度刻板,令教学工作困难重重,汉的大部份同事已相继气馁,只视教学为一份职业,唯有汉热情未减,仍不断努力想在教育工作上创出成绩。

  汉的婚姻亦遇上问题,汉妻翁哲慧是律师,两夫妇均忙于工作,夫妻沟通日少,汉的好同事田东为情自杀不遂,留下了李商隐的情诗。汉看了李商隐的情诗后,不禁亦反省了自己的爱情问题,汉自觉与妻的爱情己淡化,甚至到达了爱情已死的地步。汉因为种种的不开心与慧的关系恶化,曾经跟慧在公众场合吵架。一晚,汉突然收到署名李商隐的电子邮件,探问汉的爱情生活,指汉为何要跟自己深爱的妻子水火不容,不去好好珍惜这段情。汉惊奇李商隐为何会找自己、关心自己的爱情事,迷惘之间在梦中更见到自己幻化成了李商隐。梦中李商隐邂逅王采菊,一见钟情,及后如何追求、如何娶妻,都在梦境中出现,汉惊醒的时候,发现跟自己与慧在认识之初,爱情萌生时的情怀十分相似。汉立即把梦中的情景写下,并决定编写一本有关李商隐的小说--《寻找李商隐的爱》。这本小说,不单记述李商隐的情事,汉更把自己的情事溶于其中,渐渐地在某程度上,小说里的剧情再也分不清楚是李商隐的情事,还是汉对感情的日记了!

  在小说里,汉不禁地把自己全情投入了李商隐的角色,而当中李商隐所写下的无题诗,更成了汉的迷惑,只因为这些诗到底是写给谁,是女冠?是妃嫔?是歌姬?还是……但却可以肯定,这绝不像是写给妻子的,究竟这些诗是写给谁,汉很想去寻找答案。而另一方面,汉渐渐发现了自己爱上好友的妻子蓝,不禁把历来其中一个传说投影到蓝的身上,把蓝变成了古代的芙,因而李商隐爱上了自己妻子的妹妹,仿佛无论在古代或现代,都进行着两段相似的不伦之恋。汉藉着小说的内容,抒发自己的感情世界。

  在小说里,隐压抑自己对芙的爱,只以情诗抒发感情。采芙虽爱上了隐,亦收藏起自己的爱意,但两情相悦,令人变得迷惘失控,终于二人也按捺不住,爱情发生了。隐芙二人秘密来往,以情诗寄意。隐写了很多无题诗给芙。二人都不知道将来会如何,芙更想过嫁给隐,姊妹共事一夫。可是,二人皆知道菊是不可能接受,故一直迟迟未有决定,处于胶着状态。

  菊后来知悉了二人感情,更想把芙嫁出,藉此中断二人感情。芙因此事而大感痛苦,不愿与隐分离,欲想反抗菊的安排,隐非常同情,冲动之下,与芙居然私奔了。但在这短短的数天,隐冷静下来,明白这段爱情不可能有结果,隐觉不能背弃菊,亦不想破坏芙与菊的姐妹亲情,汉终于理智战胜爱情,把芙带回长安。这些都只不过是汉的想法,因为他不想一段婚外情而破坏家庭。他担心现实上,婚外情会变成了悲剧。

  故此,在小说里面,芙、隐这段情,只能无疾而终,成了一个凄迷的结局。结局是,芙无奈接受事实,而菊亦虽知这秘密,却把一切悲痛藏在心中,最后隐替芙撮合了一头亲事,无奈送芙出。芙亦为著令菊安心,接受了这段婚姻,随丈夫离开长安,汉对芙的爱,惟有藏在心中,只凭诗寄意。现实中的汉却没有隐一样的理智,蓝因揭发其夫华的不忠,离开了华,汉与蓝终发生了一段不伦之恋,汉更与慧离婚并跟蓝同居。为此汉得付出代价,承受家庭、朋友、同事等各方面压力。

  同时,汉的侄女程芷琪与同学汪家霖发生了初恋,后被学校揭发,二人为此受到很大的压力,一段纯真的爱情备受冲突与考验。汉为二人的老师,以二人仍是学生不适合谈恋爱亦反对之。却被家霖反驳其身不正,汉自己也站道德与爱情的高空钢线之上,爱情根本就没有对错可言。汉无言以对,汉与霖这段亦徒亦友的关系也面临决裂。

  与蓝发生此段有违道德的恋情,汉终明白人的理智,有时实在难以驾驭感情,特别在爱情面前。而喜欢一个人可以是无端而生的,爱情来的时候亦不能阻止。汉、蓝虽排除万难走在一起,但在一轮激情后,二人都发觉彼此的爱,并不如想像的深,开始反思甚么是爱情,爱情究竟真的是彼此无私的奉献,或只是各取所需,各以对方作为冷酷现实的避风港呢?

  爱情的本质,究竟如烈火激情,一燃即烬;还是应似细水长流,天长地久的呢?婚姻究竟是对爱情的承诺,还是加快窒熄爱情的呢?爱情最完美的时候,是紧抓在掌中时的诚惶诚恐,还是存在于失去时的无限思念呢?爱情就是如此不可靠,汉蓝爱得轰烈,但倒头来爱情又如水般淡下来。冷静的反醒,二人才察觉自己一生所追求的,其实早已在手,就是原来的身边人,却在没有好好珍惜下,让爱情轻轻溜走。

  自蓝离去后,华既无心工作,又逢生意失败,蓝以朋友身份协助华,让华重拾信心重建事业。华亦反省从前种种的错处,向蓝重新追求。对曾经爱过、相信过、又背叛过的华,蓝本不再存任何希望,但终在华的真诚悔悟下,终再接受华,回到华身边。汉亦想与慧重新开始,但慧与新男友检控官萧国维已达谈婚论嫁的阶段,对汉的回头感到迷惘。慧虽仍爱着汉,但最后也选择了国维,因汉曾对婚姻不忠,慧对汉已失去信心,也不愿将感情在同一个人身上冒第二次险。汉无奈下,唯有尊重慧的抉择,只有慨叹两个相同的人,在相同的时空里,但彼此怀着的心情,却已有了变化,虽然知道然爱着对方,但时候一过,就再也挽不回来了。

  汉唯有寄情事业,但此时校长杨鼎勋因贪污而被捕,校长一职终落在一直争权上位的训导主任周咏仪身上,仪比前更严厉对付学生,导致学生怨声载道,最后群起反抗,演变至罢课局面,汉最后找来老同事田启东重出江湖,与汉合作收烂摊子,重建学生老师的关系,把学校的秩序重新立入正轨。汉也与霖和解,霖坚定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他和琪之间的情爱是会开花结果的。汉看着这对小恋人,只能有无限的倾慕。汉的事业虽有成绩,但爱情上却一无所有,汉对慧的恋情,唯有从记忆及李商隐的情诗中回味。一段虚幻的爱情之旅,反令汉明白一生至爱是谁,可惜一切已无从挽回,汉自己也不会再提起,一切一切,唯有在他已撰写完成的‘ 寻找李商隐的爱’小说中追寻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回到学校,适逢乃「敬师日」大日子,校内更有横额高挂,众教师皆以为是学生懂得尊师重道,可惜,o道横额是写着「敬尸日」,令汉对学生大感失望。中医说他只是缺乏爱情的滋润,需要去寻找婚姻以外的感情生活。对于中医所言,汉实在感到极为荒谬。汉把此事告知好友兼邻居叶世华,华是补习天王,只视学生为顾客。华妻阮天蓝是一名家庭主妇,跟汉一家甚为稔熟。汉的同事田启东,因受母亲压力阻止与一舞小姐珊发展感情而自寻短见,此事于校内闹大,东被迫辞退教师一职,更被学生周颂辉出言讽刺,汉沉不住气推撞辉,导致被带往警署问话。慧往警署担保汉,慧更以当事人称呼汉,夫妻因而当场大吵。及后汉竟收到一封由李商隐所寄的电邮,叮嘱其需珍惜枕边人。李商隐乃晚唐诗人,被喻为写情诗圣手,一直寻觅挚爱,一次与好友温庭筠把酒共醉时,遇见一白纱倩影,却又如云雾般转眼失去芳踪,终在一茶寮内再度遇上此美人,她名叫王采菊。一觉醒来,原来汉竟梦见自己化身成李商隐。为怕忘记梦中所见,汉以计算机记叙下来,更有兴致去编写一本有关李商隐爱情的小说。而「敬尸日」一事,校方已查出肇事者乃辉,并逐其出校,惟另一学生汪家霖却誓跟辉共同进退,一同离校。汉感事有蹊跷,为查出此事内情,汉登门造访。

第2集

  汉登门造访,竟见辉满身伤痕,疑被校内老师张达全蓄意殴打,汉为替二人沉冤得雪,把此事告知校长杨鼎勋,并让辉、霖二人复学,此事终告完结。其后霖告知汉李商隐电邮乃自己所为,汉感愕然,并多谢霖关心,师生关系亦得以缓和。与此同时,霖认识了假扮大学生的程芷琪,二人情投意合,以诗集定情,继而交往起来。琪是汉的侄女,父亲程忠信因要往大陆工作,琪被迫暂住汉家,由汉代为照顾。汉欲跟慧重修夫妻感情,惜未能相聚,却巧遇蓝,汉于?厅内跟蓝详述与慧结识经过,蓝感汉对慧甚是着紧,便劝慧主动与汉和好。回到家中,慧无意间看到汉所写的李商隐小说,叙述隐长途跋涉往安定寻找菊,几经波折才得见梦中人一面,慧感小说内情节跟汉、慧认识有点相似,便问汉所述的是李商隐的故事,还是二人结识经过,而隐又能否娶得美人归,汉没有回答。隐誓要娶得美人归,冒昧向菊父王茂元提亲,惜元心存党派之见而拒绝,隐惟有与菊私下约见。约会中,隐、菊皆彷如寻获挚爱一般,有说不尽的情话,更以指环定情。筠亦对菊妹王采芙生起爱意,惜芙生性刁蛮,更不喜筠之风流成性,蓄意戏弄筠,与隐、菊温馨情意,相映成趣。

第3集

  隐好友令狐绹得悉隐誓与敌党之人结为夫妇,特意前来阻止隐、菊交往,惜隐不但未有屈服,更坚决娶菊为妻。元知悉此事,觉隐甚具骨气,另眼相看。慧看到汉所写的这段小说,终能把隐、菊结合起来,感动不已。汉好友华经常瞒着蓝到处拈花惹草,汉屡劝亦不果。一次,慧母翁太撞破华与一艳丽女子偷情,翁转告慧,并跟汉商量是否该把此事告知蓝,但汉却屡次包庇好友,不愿干涉他人婚姻,令慧大为不悦,二人感情又因此事而亮起红灯。汉向华作出最后劝喻,若华继续瞒着蓝到处风流,便会向蓝和盘托出。华为怕蓝起疑,假装好丈夫,与蓝共度浪漫一夜,但爱犬生病,华、蓝只好尽早回家照顾。霖、琪感情亦大有进展,二人志趣相投,感情真诚单纯。汉、慧再因炒楼一事争吵起来,汉不作纠缠,回房续写李商隐小说。小说中,隐、菊新婚,甜蜜温馨,隐更为好友筠当月老,助其夺取芙芳心。

第4集

  汉忽略了芙的感受,芙极为不悦,更斥责隐好心做坏事,隐惟有劝筠死心。其后隐、芙关系缓和,隐向她读出新作诗句,竟觉芙理解诗意比菊更为深入,二人愈说愈觉投契。爱犬病重,兽医向华、蓝建议人道毁灭,蓝当然不舍,但华却说长痛不如短痛,令蓝感到华无情。华只顾偷情,欺骗蓝不能陪蓝送爱犬往人道毁灭,害得蓝独自承受丧犬之痛,汉在旁U解。蓝向汉问及华事,说一友人见华与女子共?,显然有染,汉知蓝起疑,内心挣扎,终欲把一切真相告知蓝。汉正欲和盘托出之际,华刚回来,汉又再次替华隐瞒事实。慧撞破,斥汉只着重男人间的感情,是非不分,夫妻关系又趋恶化。另一方面,琪假扮大学生一事被霖识破,二人关系决裂;琪终日没精打采,慧以为她记挂父亲信,决定带琪往上海探望信,独剩汉在家中,同时也可为大家的冷静期。汉自感?对蓝,于街头买醉,却巧遇蓝,并问汉所为何事,汉只好掩饰说自己找不到写小说的灵感,蓝谓认识一名教授梁纾,对李商隐甚有研究,并愿替汉安排见面。小说里,隐全家人一同郊游,元突然抚心一跌,当场暴毙,三位女儿于坟头哭得死去活来。为了让菊忘记丧父之痛,隐决定带菊返回长安定居。回到长安,隐为了跟绹和好,特意拜访,惜被拒诸门外,却遇上绹的歌伎锦瑟。

第5集

  锦瑟善解人意,慰解隐,谓世事无端,不用为与绹之事耿耿于怀,使隐若有所悟。蓝为汉安排了跟梁教授会面,详谈有关李商隐爱情的传说,有着多种不同的说法;蓝见梁年迈体弱,每次见面都恐怕是最后一次,禁不住流下?光,汉竟发觉自己无端的喜欢了蓝。回程中,蓝睡着,汉不自觉的伸手想轻抚蓝的秀发。汉控制自己的手放在车的响号上,蓝惊醒,汉掩饰过去。汉不愿与蓝再多独处机会,就连蓝再想前往探望梁教授,汉亦以慧为由婉拒;更为了压抑对蓝的不端想法,沉醉于李商隐的小说中。一天,隐突然收到一封由瑟所发的信,相约于琴舍一聚,隐有感另有内情,赴会时更遇上绹,隐才明白原来一切也是瑟替自己的安排,制造绹、隐有和好的机会,心中无限感激;此时芙带同婢女小杏前来长安,投靠隐、菊。隐特意上街迎接芙,惜未能相见,四处寻觅,终在河边两岸相遇;二人相距甚远,只好以青鸟传话;此举虽有点荒谬,但青鸟确实能令二人意会,隐、芙才得以相聚。及后一次绹府聚会中,隐有感跟芙心灵相通,作出一首无题绝诗。

第6集

  汉竟把小说里的芙投影在蓝身上,看着一大篇小说于计算机打印出来,每逢看到芙的名字,汉也不禁想起蓝。慧一检控官好友萧国维,常替慧解决工作上的疑难,二人相识甚久,维对慧更一直存有爱慕之情,维终在一次见面中,向慧表明一切。汉、慧、翁发现琪、霖拍拖合照,三人惊讶。争论间,琪知道三人偷看自己私隐,大发雷霆。汉相约蓝与梁教授漫步海滩,恰巧竟撞破华与一女子鬼混,状甚温馨甜蜜。蓝目睹一切,坚决离家,不容华再作巧言掩饰。蓝的悲痛表情,一直存于汉脑海中,虽于小说内把隐、芙感情恰当控制,但在现实里却难以抑压对蓝的微妙感觉。琪发现遗失了一张由霖所送的订情诗书签,及后才发现留在?课内,更被训导主任周咏仪发现,在课堂上刻意刁难她,琪终被罚。天雨连绵,琪站立在操场上,倔强忍受,一个人却于此际为琪带来最感动的支持,与琪站在一起,他正是霖。霖当众承认和琪的男、女朋友关系,引来学生的鼓掌。一场风波,为琪、霖带来冰释机会。虽汉奋力抑压,却始终挥不去心内对蓝的情意,缠绕在爱与痛的边缘当中。华为蓝离开自己的事,变得终日沉醉,没精打采,把工作都抛诸脑后。汉不忍华如此作贱自己,代他向蓝进言,希望蓝给华一次机会。只可惜蓝对华早已心死。

第7集

  蓝更决定要独自生活。汉替蓝安排于校内当代课老师,让她可以自力更生。小说里,隐得绹之助,得校书郎一职,其实只是低微官职。菊为此甚喜,却不知绹刻意安排,存心作弄隐。隐不甚介意,只盼能有一地方工作,藉此稍稍逃避芙,抑压彼此不应存有的感情。惟一次芙病在床上,隐显得万分紧张,替芙煲药。芙知道后,对隐更是钟情。及后隐于大街上被绹奚落,芙目睹一切,于桃花林内安慰隐,二人感情一发不可收拾。汉对蓝的情意,不但未有因华之事而退减,更且日益浓厚,汉惟有在虚构的小说内抒发情感。如此同时,蓝亦到学校担任代课老师,在彼此距离渐渐拉近之下,汉、蓝接触更是频密。蓝在校内任教,得到众学生的欢迎,却不知校内的明争暗斗。仪对琪持续针对,不准琪参与任何课外活动。为了减省对蓝的情意,汉不但在小说内尽情抒发,更在现实中替华美言,望夫妻二人有和好的机会;而在一次上课过程中,蓝替学生示范的石膏像,在不自觉间竟弄成了华的样子,蓝才知自己原来一直也记挂着华。

第8集

  蓝本想给华一个机会,却看见华于酒吧内与女子亲热,令本来软化的心,再度心碎。蓝跑回校中,伤心之余,将华的石膏像毁去,放声痛哭。时汉也在校中,见到情况,忙好言相助,蓝不禁倒在汉怀中。汉已在她心中留下抹不去的情意。汉亦明白跟蓝的关系又再进了一步,汉只得把深深的情意,融入小说之中。隐好友兼襟兄韩瞻带同妻子王采荷来到长安探望,却因隐外出而无缘相见,瞻四处寻找。经过了大半天,瞻终在桃花林内遇上隐,只见隐念念有词的念着诗句,诗意竟隐若是对情人的思念。瞻为有识之仕,自然明白其诗中之情并非向菊而发。隐对芙情意的心事被悉破,只好支吾而对。瞻叮嘱隐别再留恋芙,免得他朝沦为不伦之恋。隐内心挣扎,不知该如何处理。现实里,汉却不能再压抑自己的情意,一次车中独处,汉已再也不能按捺自己,蓝也对汉情不自禁,汉紧紧的拥着蓝,深深的吻下去。汉、蓝渐渐清醒过来,毅然分开。二人皆深明此乃不道德行径,蓝离去。琪、霖恋事受着各方压力,信设法阻止二人相恋,促成二人叛逆之心,幸终能悬崖勒马,才不致酿成悲剧。

第9集

  唯一相信琪、霖拥有自制能力的人,就只有汉,汉向二人保证不会再阻止二人相恋,但必须他们承诺不能把情事牵涉入校内,更不可再与一众老师作对。此时慧自己却陷入感情的烦恼当中,与好友维的友情,在一案件的引领下,彼此的距离逐渐走近,再加上汉、蓝的恋情,形成了化不开的四角关系。小说内,隐为免令事情恶化,只好刻意逃避芙,借工作为由,常处衙门之内。芙不能接受隐如此对待自己,特前往衙门找隐,欲说过明白。二人情真意浓,甫见面便已不能自拔,情深相拥,更刚巧给送饭来的菊亲眼所见。菊怕事情弄得更僵,便假装看不到隐、芙,默然离去。

第10集

  现实里,汉、蓝已到了难以分开的地步,蓝决定向华提出离婚,汉觉得自己伤害了华。小说里,隐找好友筠从长计议,菊则决定替芙找一好夫家,把芙嫁出,隐明菊之意,只能接受。维虽打胜官司,使被告入罪,相约慧前往探望案中被告妻子,望能助对方渡过难关,慧对维此举甚是欣赏,更对维暗生情意之时,汉在电梯内坦白向慧说出自己爱上了另一女人,汉与慧夫妇情之情破裂。蓝深感歉疚,主动告知慧自己就是第三者,慧伤心。华则找汉算过清楚。华把汉打得伤痕累累,需送往医院疹治。小说中,筠替隐安排芙往相亲,隐心中极不愿把芙出嫁。

第11集

  慧想通了之后,本以为事情终可告一段落,但没想到华宁可愿跟汉、蓝玉石俱焚,也不会让二人在一起。慧不想事情变成惨剧,扬言替蓝申请禁制令,使华再没有接近的机会。华只好迁居大陆,暂时离开这伤心之地。此事暂时完结,汉、蓝亦为将来打算,租了一新居同住,二人更为小说内的剧情磋商,好让隐、菊、芙三人能有完满的结局。在芙出嫁的同时,隐为瑟出走事被绹刁难,弄得伤痕累累,想起该夜正是芙洞房花烛之夜,隐心下便有种难言的酸楚。芙下嫁鹰后,已决心此生也为鹰妻,心无旁鹜,就连隐身受重创,芙稍一情动亦最终按捺下来,不再去见隐。鹰目睹一切,明白芙下嫁是为了避情,欲与芙解除婚约。芙坚决不从,鹰亦是君子,不再相逼,但只是以假夫妻相处。学校内,校长勋因贪污之事被捕,校监点名由仪担任代校长一职,仪对汉早已心存偏见,逐把汉辞退。汉、蓝牵手漫步,华驾车在后出现,原来恨意并没有消灭。华已失去常性,想把二人撞死。

第12集

  华良心极度挣扎,在最危急的关头剎停车子,虽未有伤及汉、蓝,但自己却需要付上沉重的代价,重创入院,虽无生命危险,但断了一只脚,有残废的可能。蓝因此事皆由自己而起,不禁内疚,悉心照顾华,却换来汉心内忐忑。其后,汉为寻找新工作而烦脑,心情不快,惟是蓝却只顾探望华的病况,对汉没有多大理会,令彼此感情渐渐出现危机。小说内,隐以嫦娥一诗,暗喻芙下嫁给鹰,全因为菊着想,理应后悔。隐吩咐田把嫦娥全诗转交芙,以为藉此勾起二人间种种回忆,再续未了缘。但可惜,这只是隐一厢情愿的想法,芙心底里根本没有后悔,更在桃花林内亲手把诗句撕掉,同时亦告知隐误解了自己,不但未有后悔,心下更已坚决跟隐断情。这段小说,原来是蓝所续,而非汉所写。蓝望能藉此令汉明白,自己从来未有后悔跟汉走在一起。当汉发现小说被蓝改写之际,心底里的种种猜疑,已再不可能掩饰。

第13集

  一场吵闹,不但令蓝、汉彼此的感情出现裂痕,更令蓝的心尽碎,蓝逐决定搬回梁教授家暂住,让对方好好冷静一下。梁早已说过,爱情是一种需要坚持、信任的情感,任何一方生起猜疑的话,不论爱得有多深也总有决裂的一天。这一次,错的不在蓝,全是汉的问题罢了。但梁谓若这次连蓝也坚持不了的话,跟汉的一段情,就危在旦夕。另一方面,华伤势渐好,在医院内更结识了一名护士Rain,对华渐生情愫,只是华却婉拒其爱意,认为自己已再没勇气去接受另一段感情,也不想再牵连别人,一改从前好色形象。其后蓝把一支票交给华,望能为其重建事业,只是华未有接受,更不辞而别,只身北上。蓝得悉后,毅然前往大陆找华。汉以为蓝已有了最终决定,却不明白蓝的心,原来一直向着自己。原来所谓最爱的只是当时的最爱,对汉而言,可以是蓝,也可以是慧,也可以是其它。梁上述的一番话令汉惊醒过来,原来一切是自己的不是,惹来身边人的痛苦。有感于自己的过错,汉笔下的李商隐便成了一个尽负边身女子的人,还以为自己是个情圣,实质只是个感情一塌糊涂的小男人。

第14集

  瑟重归绹府后,受尽凌辱,瑟已无生念,把锦瑟琴送给隐作留念,但琴上就只得四十九条弦线,缺了一条,隐感觉不妙,但已来不及,瑟已以弦自尽而死。隐悲恸莫名。在丧礼上隐给绹为难,绹命家丁殴打隐;隐一边捱打,一边斥骂绹一生只攀附权贵,不惜自贬人格,以致有情人也失去,甚至连爱妾也迫害至死,实在只是一条可怜虫。隐更在丧礼上为瑟雨中谱曲,追悼红颜,怆然神伤。瑟之死不但为隐带来说不尽的悲痛,也同时为菊带来不治的重病,菊本有劳伤于身,更因与隐同赴丧礼之时被雨水淋得着凉发烧,引动内伤,猝然吐血身亡。就在临终之际,菊才向隐透露早怀骨肉,惜今生今世也再没机会替隐诞下一儿。隐有感菊是如何深爱自己,但自己却一直做出不忠之事,实在?对爱妻。同时芙亦因菊身亡而内疚,一夜哭至目盲,隐自感有负身边所爱之人,跪地问天,一头撞向石碑上。汉编写至此,已?满两行,在欲把整篇小说删除之际,竟收到慧、维的结婚电邮。

第15集﹝结局篇﹞

  汉参加慧、维的婚礼,衷心祝贺二人,同时却收到学校出事的消息。自从由仪担任代校长一职之后,一直采取军训政策,以致学生怨声连天,并决定罢课抗议。汉即赶赴学校游说众学生。学生被汉真情所动,返回课室上课。校监明白此事若没汉相助的话,后果实在堪虞,同时也理解汉在众学生心中有着崇高地位,着汉、东二人回校教学,汉欣然接受工作。小说中,虽然鹰意外身亡,隐、芙本有再在一起的机会,但二人皆不想对不起泉下的菊、鹰,坚持不见,把感情藏于心底。过了不知多年,隐已垂垂老矣,隐不慎采下七色毒菇,煲成药汤喝下,在念毕传诵千古的锦瑟诗后,便徐徐死去,而汉的小说划上句号。两年之后,这本「李商隐的爱」正式出版,更有由汉亲自监制的同名舞台剧将在小区中心上演,众人也为之雀跃。就在上演期间,汉隐约从人群中看到蓝的背影,但当他随影追出之时,背影消失了。汉只感心力交瘁,猝然晕倒。然而汉并非眼花,蓝确实回港来,只是不愿与汉相见。蓝决定长居外国,却遇上在机场上等待多天的汉。二人再见,感触良多,当初汉对爱情不能坚持,但此时坚持要等到蓝回心转意,蓝的心神不禁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