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开始于一个流传千百年的传说,相传只要找到第8号当铺,无论任何需求,都能够如愿以偿,但必须付出等值的代价。

  第8号当铺其实是黑暗世界的主宰─黑影的阴谋。他利用人类无尽的贪婪和欲望,引诱人们前来交易,最终是想收取人类的灵魂,达成控制世界的目的。当铺老板由黑影亲自挑选,一旦成为当铺老板,除了可以长生不死,更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明朝年间,当铺老板(周华健饰)因私自将客人的典当物据为己有,但是被黑影发现,后来惨遭烈火焚身而死。失去老板的第8号当铺因此暂时在人世间消声匿迹,黑影只好重新挑选新任老板。

  转眼间,来到清朝末年。韩诺(杜德伟饰)被黑暗势力选中;他虽不愿屈服却遭受黑影接二连三的胁迫,为了家人安危,他被迫典当爱情以换取妻子一生幸福,同时和助手阿精一起成为长生不老的“第8号当铺”主人。他站在人性的尽头、欲望的深渊之间,一手掌管欲望与灵魂的黑暗交易,外表虽冷酷无情,但人性未失的韩诺,最后能否摆脱黑暗势力的控制呢?

  在黑影照顾下长大的高寒,被黑影视为第8号当铺接班人,在韩诺被烈火焚烧后,接掌邪恶交易,同时经营了帝国广告公司。因为进入帝国广告而被黑影选中的安琪,也因此成为第8号当铺新老板高寒的助手。

  选择了爱情的阿精,从烈火中被救出,背叛黑影加入了天使阵营,也成为天使的最大动力,阿精真的能够对抗第8号当铺强大邪恶的势力吗?她的勇气和斗志是否真的可以让她完成再见韩诺的心愿呢?

  神没有听见你的愿望吗?你还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什么?为了满足欲望,你准备付出多少代价?第8号当铺接受任何物品的典当,包括你的灵魂……

分集剧情:
第1集

  千百年来,街头市井流传着一个传说:无论你有什么需求,只要你能找到第八号当铺,你都能如愿以偿。

  明武宗正德年间(公元1515年),右眼失明的杨员外携幼子走在夜深人静的街市上,一顶红轿穿空越境领着他们到了豪门巨厦前,杨大爷忐忑推开大门,再次访见「第八号当铺」老板,上次典当右眼救回布庄生意,这次却只能用儿子的脑交换万两黄金,以求赎回祖宅。

  老板想用孩子的脑救治心爱的兰婷。就在兰婷回复记忆的同时,当铺真正的主人愤怒地惩处了私自取用典当品的老板,烈焰焚毁了老板长生不死的躯体。

  时光流逝,清宣统年间(公元1909年) ,富商韩家门前锣鼓喧天,独子韩诺大喜迎亲。气宇轩昂的新郎,婚配士大夫门第出身又留洋的吕韵音,情投意合,人人称羡。

  洞房花烛,一对碧人两情缱绻,却闯进衣衫褴褛、偷窃食物的小乞丐,家仆们追赶而至,要送官严办,韩诺和韵音不忍,出言解救,小乞丐阿精被韩家收留。阿精家乡闹饥荒,家人饿死,无依无*,管家韩通让阿精饱餐一顿,并分派简单工作要阿精送饭给正在钱庄工作的少爷。返家途中,迷路的阿精遇到春满楼的保镳豆子,因贪图美食竟遭拐遍卖身,老鸨讶异阿精脸上丑陋胎斑,只让她当头牌名*芙蓉的ㄚ头。韩家上下对阿精的失踪,只当是阿精另有去处。

  韵音身怀六甲,韩诺吩咐家仆以红高粱酿酒,想等儿子满月时开封庆贺。韵音信奉天主,多次引领韩诺到教堂认识神父,但韩诺只要*近圣堂就头晕目眩。这天,新上任的白神父更让韩诺当场呕吐不止,一股不安的黑雾笼罩着韩诺的心头。

  韵音临盆,阵痛不绝,韩诺在房外忧心忡忡。一团诡异的黑雾冲入产房,韵音凄楚地惨叫着,刺痛着韩诺的心。

第2集

  黑暗主宰控制韩诺 韵音生下男婴,取名韩磊,韩家满堂喜乐。

  在春满楼的阿精一心想摆脱粗工重活的ㄚ头生活,于是她打扮得极尽夸张,强拉着客人争取出堂。芙蓉和众人发现阿精耍心机,要老鸨严惩她,众姐妹拳打脚踢,阿精遍体鳞伤直喊冤。

  信仰坚定的韵音抱着襁褓中的韩磊到教堂受洗,就在白神父进行仪式时,韩磊嚎哭不止。韩诺又感觉浑身不舒服,从韵音手中抢过韩磊跑离教堂。韩母心疼爱孙高烧不退,认为洋教堂透着邪气,韵音反驳并坚持引导韩磊走向天主。韩诺婉言劝说,要韵音尊重孩子的自由意愿,等韩磊长大自己选择。韵音心中决定要教导孩子认识天主。

  芙蓉气恼阿精不知自爱,枉费她用尽心思保护阿精不出堂卖身的苦心。阿精只求穿好吃饱,羡慕姐妹们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好日子。豆子讥讽阿精容貌丑陋,不如去第八号当铺用十年寿命换张脸。阿精深信不疑,四处打探第八号当铺。

  韩家钱庄,五岁的韩磊正一脸稚气地专心拨打着算盘。韩诺低头结帐,背后传出低沉声音说:“我已经选中了你,你不能违抗我”。韩诺怀疑声音出自儿子,韩磊天真地嚷着要回家,于是韩诺父子来到教堂接韵音。没想到,韩磊严辞要求韩诺不能再进教堂,更交代不许接近韵音。韩磊的突然转变让韩诺心悸担忧。

  阿精在街头巷尾中逢人就问第八号当铺所在,没人知晓。阿精被捉回春满楼,又遭讥笑毒打。阿精发誓要找到当铺,报复欺负她的人。

  深夜,韩家一片静寂,韩诺恶梦惊醒,担心韩磊安危。黑暗主宰借用韩磊身体,控制着韩磊,并选中灵魂偏向黑暗的韩诺,要他离开韵音,生生世世跟随服从黑暗主宰,震惊的韩诺不肯屈从。韩磊从屋顶上跌下,昏迷不醒,韩母听闻昏厥,韩诺知道这一切变故都是黑暗主宰导致的,目的是逼他离开韵音和韩家,效忠黑暗。

  厨房中众人张罗备餐,韵音亲自为韩磊熬粥。转眼间,竟只剩韵音,她着魔似地弯身投向炉灶内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中……。

第3集

  韩诺成为当铺主人

  韵音被火烧身,痛苦垂危,韩诺认清只有自己效忠黑暗主宰,才能救护韵音母子。

  黑暗主宰得意地引领韩诺来到第八号当铺,要韩诺负责打理当铺生意,忠实执行收取人类灵魂的命令,直到黑暗世界统治宇宙。他将给韩诺生生世世永不损伤的血肉之躯、无尽财富和予取予求、自由来去的能力,韩诺表示需要时间考虑。

  韩诺要黑暗主宰保证他的父母妻儿能永生永世无忧无虑,遭黑暗主宰拒绝。于是韩诺与黑暗主宰交易,典当生生世世的爱情,换取韵音一生的幸福,再遇上能守护、包容她,且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韩诺痛苦地告别韵音。

  韩诺开始经营第八号当铺,金银财宝、房舍地产、佣人、家眷、人体内脏、四肢、运气、光阴,什么都收都要。物质的典当,只是引人上门的手段,最终目的是要人类的灵魂。这天,生意失败急需五千大洋周转的陈大伟前来典当,只想保护妻女却不知要典当什么的大伟,韩诺仅要他的怀表。黑暗主宰质疑这笔买卖不当,韩诺却认为大伟正直的灵魂值得投资。黑暗主宰欣赏韩诺的精明,并告诫他不能私下使用客人典当物,以免欲火焚身永世不得超生。当铺中仆役都是典当灵魂的躯壳,黑暗主宰同意为韩诺挑选一个有真实灵魂的人与韩诺为伴,韩诺坚持自己挑选,但人选须经主宰同意。

  春满楼中,芙蓉终于攒足了钱为自己赎身,即将离开青楼的她,心疼阿雪将被逼接客,要阿雪忍耐多为将来打算。阿精看着她们抱头痛哭,直骂两人有福不会享。

  韩家失去韩诺后,韩母重病归西,韩父身体也每况愈下。韵音扛起照顾韩家大小的重任,一边学习经营韩家的生意,一边寻找韩诺。*着宗教的力量和白神父的鼓励,她死心蹋地的守护韩家,养育韩磊。

  韩诺眼见韵音的处境,懊恼自己当初的决定,心烦的他被车夫送到春满楼喝酒解闷。阿精认出韩诺,韩诺点名阿精陪酒。欣喜的阿精,得意洋洋地要求错愕的老鸨给她梳妆打扮。韩诺被芙蓉哀伤的琴声吸引,又目睹芙蓉自愿留下为不愿接客的阿雪赎身,还取出养老金五十大洋,交换阿雪的自由。

  阿精遍寻不着韩诺,豆子讥笑阿精自不量力,想和老小姐芙蓉争客人,阿精气愤不平,拔起小刀冲向芙蓉房间……。

第4集

  阿精担任助手

   韩诺欣赏芙蓉舍身救人的侠义之气,又得知芙蓉无处可去,邀请她做合作伙伴,共同经营第八号当铺,并告诉她能永生永世保青春,不受病痛折磨。芙蓉狐疑。

   正气恼芙蓉抢走韩诺的阿精,听闻第八号当铺真的存在,要求韩诺选她当伙伴,要芙蓉让她。原本犹豫怀疑的芙蓉,见阿精又贪心抢夺,嘲笑阿精。阿精认为芙蓉抢了原该属于她的机会,失去理智地拿刀刺向芙蓉,芙蓉转身胸口正中刀尖气绝倒地。

   失手杀人的阿精,惊吓地抱着韩诺的脚,直呼她没杀人,她不要死。众人乱成一团,韩诺只能带着阿精消失,离开春满楼。

   阿精被带到第八号当铺,恳求韩诺让她留下当助手。韩诺刻意让阿精见识客人典当眼睛换取一生威望的过程,并言明助手工作就是要生生世世收取,并保管眼睛、四肢和内脏。没想到阿精竟认为这比洗茅厕轻松又能吃好穿好,全然没有退怯害怕。韩诺讨厌阿精的肤浅无知、心狠贪婪,黑暗主宰喜欢阿精没有对人类的恻隐之心,适合韩诺,要韩诺留下阿精,韩诺无奈。

   阿精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舒适大床上,更惊喜地看到镜中的自己,美丽动人,脸上的胎斑不翼而飞。得知自己可以留下后,更兴奋地喊「老板」韩诺是「老祖宗」。

   韩父病势严重,交代韵音不要再等韩诺,应该找个好人家嫁了。韵音坚定表白,不论韩诺是否回来,一辈子都是韩家媳妇,韩父辞世。韵音决定带着韩磊前往上海,心想韩诺曾提过要去上海扩展事业,或许能找到心爱的夫婿。

   韵音投*表姐金桂,金桂婉转询问五六年来没有消息的韩诺,是否已另外成家。韵音相信重情义的韩诺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金桂安慰韵音,总有找到韩诺的时候。这晚,金桂丈夫陈大伟特别做东请客,为韵音母子接风。

   阿精发现第八号当铺有享不尽的美食,还有用不完的钱,更能随心所欲地来去自如。于是阿精像暴发户般地重返春满楼,用钱找人教训曾经欺负她的老鸨、豆子和姐妹们。胡闹之际,韩诺现身带走阿精,并警告她不准再回春满楼闹事,不准再见春满楼里的任何人。因为阿精对人世间来说,已是一个死人。

第5集

  阿精满腹经纶

  韩磊来到上海后水土不服,金桂请来女儿如娟的专属医生为小磊看病。赵医生初见韵音就被她温柔的风采吸引,语无伦次。赵医生要回诊所取药,金桂特意制造两人独处机会,韵音客气又生份地应答着。上海闹市,韩诺见到韵音和赵医生同乘一车,有说有笑,认为韵音已经找到幸福,遇到真心真意爱她的人。

  韩诺借酒解愁,阿精想安慰老板,韩诺不领情要她报告预约墙上客人的预约状况。阿精吞吞吐吐,承认自己不识字,韩诺无奈只得从头教阿精握笔写字、认字。

  赵医生从金桂口中得知韵音的丈夫已经失踪多年,亲戚们也希望韵音找个好人家托付终身,于是放心追求韵音,也用心照顾韩磊。

  阿精习字,疲惫不堪,决定逛街买新衣。阿精看到韵音和陌生男人(赵医生)走进教堂,一路尾随,却因无法*近教堂而放弃。她逛进绸缎庄,发现老板陈大伟印堂发黑,一副要倒大楣的模样。韩诺得知后,明白主人中意阿精的原因。

  阿精以为少奶奶跟人跑了,韩诺伤心寂寞才来当铺工作,又认为自己现在所有的美貌和荣华富贵都是韩诺所赐,决定以身相许报答韩诺。韩诺冷峻地拒绝,表明两人只是工作伙伴,各过各的生活,要阿精开心过日子。阿精安慰韩诺不要因为少奶奶变心而难过,韩诺警告阿精不要多管闲事。

  赵医生细心地照顾小磊和韵音,金桂也在旁敲边鼓,希望韵音接受新感情。韵音面对小磊和赵医生的日益亲密,担心小磊长大渐渐懂事,终于表明心意,正式拒绝赵医生的追求。韩诺眼见韵音将幸福推开,质疑自己典当爱情,为当铺生生世世工作,却换来韵音苦苦等待,又有何意义?

  阿精拿着韩诺教她写的「韩诺」两字,穿梭典当物柜中,努力比对想找出韩诺的典当物和秘密,却阴错阳差地将「韦若」那团金光闪闪、有香气的典当物给吸入,惊慌的她不知该不该据实以告。目不识丁的阿精,竟出口成章,满腹经纶,让韩诺刮目相看。在发现阿精偷了前朝状元韦若的渊博学识后,韩诺告诫阿精将遭烈火焚身,阿精恐惧地恳求韩诺救她,韩诺犹豫是否该将错就错让阿精保留学识。

  生意清淡的绸缎庄来了一群人向陈大伟要债,帮忙管帐的韵音不知所措……。

第6集

  大伟典当回忆

  大伟喝闷酒,韵音将积蓄交给他救急,才得知大伟借了五千块大洋向国外进口织布机,想将染布厂改建成机械织布厂,急需三万大洋做周转。本想将祖屋拿去银行抵押,却发现老屋不值钱,而机器又已上船,不能取消买卖,正进退两难。韵音答应不让金桂知道公司财务困窘,并想用先前经营钱庄与银行建立的关系,为大伟筹款。

  大伟与韵音来到银行借贷,巧遇友人李世杰,原估价只值一万大洋的老屋,因韵音出面做保,世杰同意多宽贷五千块,无奈的大伟取走房契转身就走。当铺的预约墙上,模糊隐现的陈大伟三字转为清晰,大伟还是光临当铺,寻求帮忙。

  布庄又来了一群凶神恶煞讨债,被蒙在鼓里的金桂,知道丈夫生意出了问题,忧心忡忡,从银行回来的韵音只得据实相告。

  大伟想典当祖宅交换三万大洋,韩诺不愿做赔本生意,走投无路的大伟,以为老板要他典当手脚,韩诺提醒他可以典当无形的事物。大伟决定典当所有美好回忆,换取三万大洋。韩诺受不了阿精的无知,决定让她保留韦若的学识,但要阿精典当所有物交换,阿精想学大伟典当美好记忆,韩诺认为阿精的回忆只有不堪,要求阿精写下契约,典当她的粗俗、粗鲁、无赖、狡猾……等恶质禀性,并将从阿精脑中取出的灰暗光团置放在韦若的柜中。阿精如释重负,立刻决定上街购物狂吃庆祝,韩诺懊悔忘了典当她的贪婪。

  债主上陈家讨债,遍寻不着大伟,愤然离去。大伟回家高兴地宣布难关已过,将保护金桂和如娟母女过好日子。小磊看着相拥的一家人,难过地向韵音抗议爸爸失踪不看重他,韵音强忍悲痛安抚小磊,小磊认为爸爸已死不会回来了。韵音坚定地告诉小磊,爸爸永远爱着她们母子,一定要相信爸爸等他回来。深夜,韵音回忆起她与韩诺恩爱的过往,痛哭失声。

  织布厂顺利开张,并做了一笔赔本生意。但没过多久,织布厂机器突然停止运作,原来贩卖机器的人以国外的淘汰设备滥竽充数,陈家再陷愁云。韵音到教堂为姐夫一家祷告,并恳求天主保佑韩诺,刚转任来上海的白神父鼓励韵音,韵音看着白神父十年来没变的容貌,感慨万千。韵音带大伟到教堂向主祈求能渡过难关,大伟半信半疑询问韵音:天主如果听到你的祈祷,那韩诺在哪里?

第7集

  大伟难逃厄运

  大伟认为天主帮不了韵音,也帮不他。韵音充满信心地要大伟相信自己和亲人,相信天主终会实现他的承诺。白神父带着从英国织造厂回国探亲的工程师,来修理故障的织布机。阿精和韩诺在厂房外发现白神父前来阻扰,双方对决各有胜负,阿精却不支昏倒,韩诺护卫阿精离去。

  阿精回到当铺便恢复意识,韩诺得知两人*近教堂和白神父都会不舒服。为了防止白神父介入陈大伟的买卖中,韩诺苦思对策,阿精献计要放火烧厂房,遭韩诺冷言对待。

  白神父带来的工程师为大伟解决了难题,韵音欣喜感谢天主,韩磊要求韵音带他上教堂。韵音欣喜,回想起韩诺尊重她的信仰,曾送她一座美丽的圣母雕像,并相约除了死亡绝不分开的往事。韵音失去等待韩诺的信心,白神父告诉韵音,他相信韩诺没有离开且能感觉到韩诺的存在,韵音恢复信心要继续坚强地等待韩诺归来。

  韵音母子在教堂祷告,教堂外韩诺与白神父对峙。白神父要韩诺陪伴韵音一起老去,一起走进天堂,提醒他韩磊也需要父亲的扶持,迎接生命中的各种难关。韩诺在白神父的引导下,走向教堂内的韵音和韩磊。突然,阿精的呼喊,韩诺惊醒匆忙离去。

  阿精以为韩诺生气,解释自己是想去陈大伟工厂放火,解救当铺生意。没想到火没放成,却巧遇韩诺和白神父。韩诺感应到工厂大火即将来临,大伟难逃厄运上门,再次应证「八号当铺,只能典进,没有赎出」的典当规则。

  金桂受不了重重打击,卧病在床,大伟恳求韵音照顾金桂母女,交代金桂不要牵挂他,好好过日子。韵音觉得不安,隐约记得韩诺失踪前也曾说过同样的话。一恍神,大伟已不见踪影。

  大伟再次来到当铺,恳求老板能保住房子,并让金桂母女有足够生活费过日子。这次他典当理智,愿意疯狂失智,只求妻儿不愁吃穿,平安到老。金桂和韵音忧心大伟昏睡不醒,没想到白神父的探视竟让大伟惊醒,疯狂逃家,失去踪影。

  兵荒马乱,军阀征战,韩家祖宅付之大火。管家韩通逃到上海,韵音闻此恶耗,伤痛自责,担心韩诺有家归不得,抱着小磊痛哭,不知要到哪里等待韩诺归来。

第8集

   大伟恢复神智

  时光荏苒,韵音在李世杰的帮忙下,在银行工作。朝夕相处十年,韵音深知世杰的情意,却从不接受世杰的苦心和邀约。亭亭玉立的如娟找了失踪的父亲十五年,也音讯全无。这天,如娟拉着韩磊去辨认一个乞丐,就在以为认错失望离去时,一句低沉的声音:「我要五千大洋」,让如娟认出大伟。

  医生判定失智过久的大伟,没有复元机会。而韩诺偶然发现大伟的牺牲,不仅照顾金桂妻女,还照顾了韵音母子。韩诺决定再次和大伟交易。韩诺唤醒大伟告诉他,如娟已经二十四岁,下个月将嫁个好男人,再一年会怀孕。大伟欣慰,但对自己还有二十年寿命,得继续行尸走肉渡日觉得没意义。韩诺要他同意用外孙的生命换回自己的理智,大伟不肯。韩诺言明,弱智的孙子出世会让如娟半生疲惫,大伟同意交易。就在如娟流产时,大伟渐渐好转,被视为医学奇迹。

  阿精指责韩诺与陈大伟的合约,是一宗赔本生意,且违反规定。韩诺冷静响应认为赔赚由他负责,后果自己承担。阿精气恼要一五一十记录,但回想起韩诺曾维护她偷取韦若学识的往事后,决定为韩诺掩饰,写下陈如娟儿子绝顶聪明的记录。

  大伟看到韵音仍痴心等待韩诺,犹豫是否该告诉韵音第八号当铺的存在,帮助韵音找韩诺。大伟要如娟陪他去看白神父,想询问神父意见,没想到当他见到白神父的不老容颜时,感受到白神父和当铺老板间似乎有牵连,而不敢多问。白神父读到大伟的意念,劝大伟不要妄为,不能让韵音在失去心爱丈夫后,又失去最珍贵的儿子。

  当铺花园,阿精点上蜡烛为七十岁的韩诺庆生。韩诺感叹,想起韵音曾在他生日时,亲自下厨并喂他吃寿面的甜蜜情景。等待韩诺四十年的韵音,今天和世杰同时从银行退休,世杰希望韵音跟他去欧洲旅行,韵音婉谢。世杰质问韵音难道从不怨恨韩诺,韵音承认有过,但终究敌不过对韩诺的思念和依恋,她深信等待也是一种幸福,终有一天她会与韩诺重逢。

  黑暗主宰突然指示韩诺去见他,恐吓韩诺他属意韩诺孙子孙女,担任黑暗使者。韩诺反对,主人竟未坚持。韩诺感到不安,认为将会有事发生。此时,老迈的韵音梦见韩诺归来,欣喜若狂竟跌倒昏迷。韩磊夫妇紧急将母亲送医,韵音知道自己来日不多,要求韩磊将父亲送她的圣母像带至病房,并要求独处。

第9集

  韩诺巧遇苏婷

  曙光中,韵音再次昏迷,手中圣母像落地破裂,韩诺紧捉住韵音虚弱的手。韵音看着心爱丈夫,仍如记忆中英俊。她温柔诉说自己生命中完全拥有韩诺,一生等待韩诺,都是属于自己才有的幸福,安然离开人世。韩诺却无法理解韵音的固执。正在医院处理当铺业务的阿精,感动少奶奶和韩诺的坚定爱情,以为韩诺从来不看别的女人一眼,是因为深爱韵音。韩诺心里却无奈回答:“不,我不爱她,我已经无法爱她了”。阿精未听懂,小心提醒韩诺,主人担心韩诺会因韵音过世而不再为当铺效力。韩诺突然觉悟,他只典当生生世世的爱情,并没有奉送生生世世的顺从。

   时光来到二十一世纪的现今。当铺生意上门,却仍不见阿精身影,韩诺自己接见前来典当的老客户。机场入境室,挤满了记者和摄影机,正追着一对年轻男女,天才计算机工程师林贤堂耐心响应记者,苏婷却拂袖离去,贤堂惊呼:“老婆不见了”,现场一阵慌乱。刚从国外血拼回来的阿精将一切看在眼里。

   阿精回到当铺,遭韩诺责怪。阿精解释是因飞机误点,韩诺认为阿精有三度空间中瞬间移动的能力,不该迟到。阿精辩称在飞机上突然消失会引起国际大乱,并认为飞机航行的过程是种乐趣,并嘲笑韩诺自闭老朽,*电视了解现代却不亲自感受。阿精强拉韩诺到现代,韩诺暗沉古板的服装和妆扮,引来世人侧目。

   当铺吧台边,韩诺调着酒,阿精一如往常叽叽喳喳地自言自语,韩诺一贯沉默。阿精将韩诺调制的彩色调酒,送入口中,两人并决定以「八号当铺」命名,阿精要求韩诺不能再调给别人喝,认定这是自己专属的调酒。预约墙上客人名字再现若隐若现的情形,两人怀疑这许久未出现的状况,可能跟白家有关,韩诺要阿精调查,发现白神父已化身心理医生白医生,仍照样抢夺当铺的客人。阿精想阻止白医生,争取业绩,韩诺阻止。阿精责怪韩诺,自从韵音死后,多年来净收一些鸡毛蒜皮的典当物,担心主人察觉韩诺老做赔本生意。没想到,韩诺仍冷淡地响应并独自躲到pub喝酒,并巧遇伤心独酌的苏婷。韩诺从苏婷口中得知贤堂的记忆传输网络研究将有重大突破,人类灵智将形同不灭,要求阿精齐心协力阻止贤堂的研究。

   贤堂忙于研究,忘了苏婷为他和白医生定下的约会,且三天毫无音讯,让苏婷担心。无奈的苏婷前来公司找到贤堂,又遭冷落。

第10集

  苏婷要离婚

   苏婷想将怀孕消息告诉贤堂,却遭贤堂助手打断。返家途中阿精故意假藉洗车泼湿苏婷,热情地拉着苏婷去买衣服,苏婷见阿精幸福地为老板挑选男装,直言阿精深爱老板。苏婷的话,让阿精心神不宁,老板韩诺发现她的失魂落魄,以为桌上佳肴不合阿精胃口,关心询问要厨房重新准备,阿精欣喜地以为老板很在乎自己,默祷着老板向她表白。一抬头,发现老板早已不见踪影,阿精气得直跺脚。

   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苏婷孤单独自庆祝,空虚落泪。返家拿西装就要立即回研究室的贤堂,面对情绪爆发失控的爱妻,惊慌失措。隔天一早,贤堂排开工作,谨慎安排着行程想陪苏婷出外散心,苏婷破涕而笑。苏婷看贤堂一身邋遢,反先拉着贤堂到服饰店置装。苏婷愉悦诉说着她羡慕阿精为心爱男人购衣的快乐,没想到研究室几通紧急电话,贤堂又要拋下苏婷,就连苏婷怀孕的喜讯都留不住贤堂。伤心欲绝的苏婷离开服饰店后,竟昏厥倒地,阿精现身将她送往医院。

   苏婷流产,阿精安慰她,此时贤堂来电兴奋地表示将陪苏婷出国渡假,苏婷绝望冷淡地提出离婚并挂上电话,贤堂错愕。阿精不忍,偷偷通知贤堂。贤堂赶赴医院探视苏婷,苏婷倾泄三年来心中所有的不满和空虚。贤堂认为自己努力工作都是为了让苏婷衣食无虞、生活安适,而苏婷却责怪他不懂付出,不在乎她,并执意离开贤堂。

   苦思不解的贤堂,来到pub,借酒解闷,直嚷着要怎样才能懂女人的内心,韩诺故意引诱贤堂:“想懂一个人心里想什么是种特殊能力,这里(名片)有你的答案”,并留下名片离去。贤堂醉倒吧台,不省人事。

   Pub门口楼梯转角,韩诺迎上前来的白医生,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紧绷的诡谲气氛,韩诺冷笑离开。白医生走到醉醺醺的贤堂身边,发现贤堂肩上隐约浮现着记号「8」,他急忙消除记号,忧心贤堂已被黑暗势力盯上。

   因为苏婷的离去和坚持离婚,让贤堂再也无法专心研究,只好主动寻求白医生的协助,希望能从白医生口中,了解苏婷离开的真正原因。贤堂深爱着苏婷,对苏婷选择离婚的决定,痛苦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