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林濑穗是个以入学考技术测验第一名资格,进入知名设计学府宝成学院的新生,她在入学第一天新生致词时,就大胆向知名的服装设计师褚形下战书,并誓言要打败他,看来林濑穗与褚形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深仇大恨!她甚至在心底默许“在超越褚形之前,绝对不谈恋爱!”的誓言…只不过这段誓言很快就被一个同为设计学院高材生、金发帅气的男孩纪风亮所打破…   就在林濑穗与纪风亮感情日益加温时,穗又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打击—亮竟然是仇人褚形的儿子,不过亮为了穗,毅然决然放弃继承褚形的姓氏,并与穗联手抵抗褚形的威迫!只是褚形在设计界的势力无远弗届,次次都几乎将他们逼到无路可退的境地,但是穗展现出坚强无比的韧性与无人能及的设计长才,再加上亮在背后给予她的强大支持,使他们终能反败为胜……

分集剧情:
第01集

  林濑穗,以第一名优异成绩进入宝成学院-这间以设计专才闻名的学校,她强烈的企图心在礼堂代表新生致词时表露无遗,穗居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前向校内倍受尊崇的服装大师-褚形宣战,褚形以知名的服装品牌小雏菊系列享誉国际,在设计界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穗誓言要胜过褚形的举动引起全校哗然,在穗背后那股推动她想获胜的神秘力量,似乎是个震慑人心的秘密,甚至让她立下在击倒褚形之前绝不谈恋爱的誓言。

  纪风亮,宝成服装设计科二年级的学生,他拥有天赋异禀的设计长才,但却有一个限制—从不设计女装,亮在宝成学院早已是风云人物,但与穗初次碰面时却被她误认成女生,结果在校内新生服装秀时才得以澄清,他说出了和穗童年记忆中的男孩一样的话“好漂亮的黑发,好象洋娃娃一样”撼动了穗的心,殊不知,从此刻开始他们的命运就紧紧相系在一起了。

  像是磁极相吸般的自然,穗与亮之间的互动越来越频繁,而穗自然表露的情意常受到亮若有似无的对待,穗心中感到困惑不已,也几乎打破自己在获胜前不谈恋爱的誓言。在一次穗受伤进保健室休息的时刻,亮居然对她透露了心中的秘密-与阿功阿司合开一家店,并且超越褚形成为世界顶尖的设计师,这个秘密穗是唯一一个知悉的人,或许这个共同的目标,穗觉得他与亮的关系似乎更紧密了。

  在褚形大楼举行的校外实习课,让平常看不惯穗与亮熟稔关系的学姊故意找穗麻烦,因此亮搪塞了只是把穗当男生的借口伤了她的心,但事后又说出一席暧昧的话语让穗更迷惘。午休时刻结束,穗带着依旧混乱的情绪不慎误闯服装间,居然发现了满室的小雏菊系列,激动不已,因此当亮现身时,穗不禁脱口而出小雏菊是他五岁时的设计,是他为了帮爸爸赢得服装设计大奖-彩苑赏,特地以妈妈最喜爱的小雏菊为图样所设计的,而穗背后推动她击溃褚形的那股神秘力量似乎也在此得到了解答。

  穗深怕如果继续沦陷在亮的眼神中她将会打破自己的誓言,于是她怯懦的逃离了服装间,褚形也似鬼魅般的出现,告诫亮不要跟林濑穗有任何牵扯,因为他会击垮她想成为设计师的梦想,亮也潇洒的挑明既然如此那褚形也就是他的敌人了,穗、亮与褚形敌对的关系就此确立…

第02集

  穗一直为了之前对亮脱口说出“小雏菊是她所设计的!”这番话感到懊恼,因此特地找机会跟亮讲明如果不相信没关系,她可以理解的。但亮却异常认真的表示他百分之百相信,只因为那是穗亲口说出来的。

  而穗不巧在露营时跌进水中,浑身湿透,还被其它男生消遣,亮为此居然大发雷霆与其它人大打出手,看着亮如此维护自己,穗也开始正视她自己内心的情感-无疑地,她真的爱上亮了。

  隔天,亮的设计作品在流行比赛中得奖,大家争相要找亮道贺,不喜欢提及此事的亮也东躲西藏,穗因而有机会跟阿司独处,两人并开始计划着什么…

  此时亮听到旁人的耳语说穗正和阿司单独相处,并且偷偷摸摸的行踪不明,亮醋劲大发。所以当穗兴高采烈的找亮准备庆祝时,居然被亮冷言冷语的说出“你不要自作多情了”的重话,穗受不了亮阴情不定的对待,哭泣的逃开,亮回到营地才知道他误会了穗,他们偷偷摸摸出去只是为了买蛋糕帮亮庆贺,亮自责的找到在野地哭泣的穗,他柔声的道歉,可是却说出更匪夷所思的话“我可以保护你你不受褚形的伤害,但却不能接受你的感情”,穗心中对亮与褚形之间的关系浮现相当大的问号?

  露营结束,回到家中的穗尽管想破头也不明白亮话中的意涵,但亮似乎十分坚定,不到必要关头不吐露实情,两人依旧维持着暧昧不明的关系。穗为了更加了解亮,因此希望从阿司阿功那理出头绪,所以答应阿司的邀约,一起参加亮常去的场所-设计师云集的舞会。在舞会中发现亮的确在那,还为了救自己与其它人大打出手,穗这时更加困惑,既然亮无法喜欢她何必替她出头?穗执意要亮讲明为何不能接受自己的感情,但亮还是坚决无法吐露实情,直到两人之间突然出现褚形的身影,并从亮口中听到他叫出“爸爸”两个字!

  突如其来的事实震撼了穗的心,而亮也趁此对褚形表露他不会沿用褚形姓氏的决定,褚形誓言决不会让穗成为设计师,而亮在与褚形的关系曝光之后,才向穗表明之前为何不能响应她感情的原因。

  而就在讲明的同时,穗更加确定亮就是当年舞会中称赞她的那个小男孩,只是得知的此刻反而像种对现实残酷的嘲弄。受不了事实的穗逞强的从亮的身边逃开,在路上巧遇着急寻找他俩的阿司,心力交瘁的穗此时也只能暂时躲到阿司的身边藉此获得安慰了…

第04集

  在飞往设计营之前,穗与亮打算先筹备好新锐服装设计展的蓝图,意外的发现褚形即将举办的服装秀与他们构想雷同,穗本来有些绝望,认为就算自己再努力还是赶不上已经身在首席设计师之位的褚形!但在亮的鼓励下,穗振作精神,并且自己强烈想赢过褚形的企图心作祟,日以继夜的赶设计稿,却失去了设计者所该投入其中的情感,遭致亮的责难,穗也对亮说了重话,两人得之不易的情感正受到考验。

  穗对于失控时说的情绪化字眼感到相当歉疚,因而打算跟亮道歉,但又不经意听到亮对阿司说“跟穗在一起很辛苦”的话,穗黯然离开。

  穗原本以为与亮之间应该已经结束,但亮又在褚形的生日宴会上宣布,将与阿功、阿司及穗一同创立新品牌,并立志打倒褚形,得知亮心意的穗带着这份喜悦的心与亮一起飞往设计营。

  在设计营认识了一位新锐设计师艾利欧,年纪轻轻却已拥有知名设计品牌,令人佩服不已。不过艾利欧对穗的热情态度,让亮十分不是滋味,不过亮又害怕自己与穗独处时,会控制不了自己而侵犯她,因此夜晚时分,亮刻意离开房间,但是身体不适的穗昏昏沉沉中,误把错拿行李特来归还的艾利欧当成亮,还接受他的吻,被归来的亮撞见。

  吃醋的亮刻意冷落穗,穗事后才从艾利欧的口中得知原因,虽然感到相当羞愧,却又不希望亮对艾利欧暴力相向,亮因此生气的离开,穗也迷失在偌大的广场中,还被陌生男子调戏,亮则是不忍心丢下穗而回头找她,并在关键时刻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并解救她!亮强调他俩是缺一不可的共同体,也因为这个认知,穗跟亮的关系又更进一步了。

第05集

  短暂的留学生活即将结束,在替穗与亮饯行的晚宴上,艾利欧和代表华人参加服装设计比赛的褚形皆双双出席,这个不速之客还带来一个噩耗-穗与亮积极想参加的新锐设计展取消了,他们都明白褚形是针对他们而来的,因此穗回到学校将希望全寄托在服装比赛“彩苑赏”上,也为此更加倍的努力,但另一个意外的消息接踵而来-这学期设计科一年级的特别讲师居然是……艾利欧!!

  艾利欧趁职务之便要求穗送日志到他下榻的饭店,穗也掩不住好奇心想偷看他的工作室,不过却被他严厉喝止,这让穗对艾利欧认真专业的工作态度刮目相看。

  另一方面,担任彩苑赏评审的褚形在成堆的投稿作品中,发现了让他眼睛为之一亮的设计,而署名居然是林濑穗,褚形泛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穗接获彩苑赏事务局的电话,声称穗已经得奖,并邀请他到帝王饭店受访,穗没想到这是褚形的诡计!他计划软禁穗,并与艾利欧利益交换,答应让艾利欧得到穗,但条件是艾利欧必须让穗与亮之间产生误会,藉以拆散彼此。而褚形自己则是打算拿穗的彩苑赏设计参展,再创事业高峰,正如当年的小雏菊一般。

  亮因不见穗而感到忧心,但穗的爸爸却告诉他,因为彩苑赏事务局打算好好栽培穗,因此短时间内不会回家,亮觉得事情并不单纯。

  另一边,穗想尽办法要逃脱但都无济于事,她怒斥艾利欧,也将小雏菊的真相全盘告知,艾利欧惊讶,想继续问清楚。岂料亮在此刻出现,撞见艾利欧与穗打闹,造成误会,亮愤而离去,艾利欧为了穗急忙找亮解释。

  在气头上的亮,听完艾利欧解释后才释怀,准备回饭店接回穗,不过事情不如想象中简单,褚形听到风声赶来阻止亮,而穗为了不再被褚形囚禁,居然从阳台上故意摔下去。醒来后已躺在医院的穗,依旧心系自己彩苑赏的设计,她必须要逃出去,阻止当年小雏菊事件的重演。

  艾利欧在知道事实后,相当不齿褚形的作为,他以揭露小雏菊事件做为要胁,要求褚形交出穗的彩苑赏设计作品,褚形无可奈何只好妥协。逃出医院的穗,对于不承认偷拿自己设计的褚形也束手无策,随即赶来的亮居然在大家面前公开的鄙弃父亲,穗对亮所作的付出感到无比幸福。

  彩苑赏的风波暂歇,穗与亮受艾利欧之邀参加他的bambino服装展,艾利欧的专业让穗相当佩服,但下一秒赫然出现在舞台上的居然是自己彩苑赏的设计,穗脑中闪过千万种猜测的理由,只见艾利欧倏然地将她抱上台,并宣布她才是这套服装的设计者,全场爆以热烈的掌声,穗的才能终于获得肯定了!

第06集

  虽然受到褚形的打压,使报纸方面对服装展出现负面评价,但是穗亮眼的设计依旧引起广泛讨论,彩苑赏事务局也因此得知那是穗先前参加的设计作品,并展现极大兴趣要与穗商讨一番,穗为了感谢艾利欧的用心,特地帮他将设计稿送至他的办公室,但在途中却遭到不明人士抢走,并加以销毁,而这名抢匪所形容的指使者似乎就是褚形,这番折腾让穗错失与事务局约定的时间,入围资格也形同弃权了。

  艾利欧心疼穗为了抢救设计稿而受伤,因此专程送她回家,被亮撞见,又再度引起误会。

  穗与亮的冷战一直持续到文化祭服装设计选拔,穗本来打算以恭贺亮得到票选第一来化解尴尬,但却受到亮的冷漠对待,亮似乎将心思投注在某件事情上面。

  文化祭当天,穗受阿司拜托上台当模特儿走秀,身穿的纯白礼服引起全场注目,原来这是亮压轴的服装展示,他这几天的避不见面都是在缝制这件只有穗才能穿上的作品,只是在欢乐的氛围下,穗并未注意到台下虎视眈眈的眼神…

  文化祭结束,服装设计科一二年级的学生都必须到日洋纺企业实习,没想到日洋纺企业的千金—高冈泉,早在文化祭服装秀时就注意到亮。

  在文化祭服装秀注意到亮的高冈泉积极利诱亮加入旗下,甚至为此不惜与合作多年的褚形终止合约关系。高冈泉开出条件-只要跟她发生关系,她就可以答应让阿司及阿功一起担任日洋纺的专属设计师,但亮拒绝了,他想要贡献的是才能并不是他的身体。

  另一边,因为知道亮到日洋纺谈事情的穗,自愿帮忙艾利欧找资料,两人却不慎被关在里头,艾利欧因为即将回意大利了,一时情感失控,想要侵犯穗,好险被循线赶来找穗的亮阻止,艾利欧也以下次就要回来带走穗的心情,返回意大利了。

第07集

  遭受亮拒绝的高冈泉也因为欣赏亮不轻易就范的个性,而决心赞助他们,并邀请他们兼任模特儿,一起拍摄海报。穗跟亮一起到了摄影棚,结果杠上了一名现今当红的偶像型演员-藤光希,只是光希任性的眼神中似乎对穗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

  穗意外的接获通知说有人要援助她的设计,穗忐忑不安地在学校办公室中等候,但没想到推开门的人居然是 - 他永远的敌人,褚形。

  褚形提出要培养穗的要求,另外又说服光希离开日洋纺,还以让穗做光希的设计师为条件,使光希为褚形的褚形品牌代言,但这事马上就被穗严词拒绝,她不想沾褚形的光,只见褚形稍稍对穗施以激将法,就让穗在情急之下答应他。另一边,亮则因为担任高冈家的新人设计师,又身兼模特儿帮他们拍平面照,造成极大轰动,只是这样一来,就让亮所属的日洋纺与挖走光希的褚形品牌设计师—穗 形成对立的局面了。

  褚形的公司表明服装路线要增加青少年系列,并且邀请光希担任形象代言人,但是从始至终皆未提及设计师是穗。不过穗改造光希的能力,大家都抱以肯定的态度。而穗为了要更了解光希,因此带他到一些公众场合散心,却意外引起骚动,两人落荒而逃,亮在此时出现,他告诉穗如果让褚形知道他们关系还是很好,一定会受到其它手段的打压,因此才对穗冷淡,亮善体人意的离开让穗跟光希继续他们的行程,但光希却在此时吻了穗并跟他告白,穗才明白褚形是要靠光希来拆散他与亮。

  就在此时,光希居然提出更过分的要求—住进穗家,穗因心疼光希从小就进入演艺圈没有父母疼爱,因此不忍心拒绝只好先收留他,不过光希若有似无的示爱,让穗怀疑她是不是收留了危险人物在家。

第08集

  褚形品牌的服装发表会将至,但青少年服饰设计居然完全没有采用穗的作品,全是褚形的设计。原来褚形表面上是援助穗,实际上却是藉此抹杀穗的作品不让他发表。

  另一方面,与褚形品牌同一天举行发表的日洋纺,在亮以他自己当模特儿的设计作品发表后,引起了广泛的注意。穗在看完亮的设计表演后连忙赶到褚形品牌的会场,但发现自己的作品并未被发表,而且还遭到限制入场,不过她还是奋力的找到光希,并且告诉他那些都不是她所设计的衣服,才说完就被警卫拉离现场,亮也赶来了会场想援助穗,没想到光希的解决的态度更激进,居然没穿衣服就上台,他在台上表明立场,认为没穿穗设计的衣服比没穿衣服更令他丢脸,穗赶忙冲上台护住他的身体,不过这个消息在隔天头版引起了偌大的骚动。

  穗因为搞砸了褚形的大秀,在公司倍受排挤。且光希因为她而在服装秀上所做的举动,都被外界解读两人是一对恋人,亮似乎对此感到不安,他的妒意渐渐控制不住了,对穗强烈的质问引起穗的反感。

  不过褚形想击垮穗的手段不因这次的失败而停歇,他找上了亮,威胁亮若是不肯妥协离开日洋纺,他就将穗永远逐出设计界,结果如何,端看亮如何决定了!

  但深知穗个性的亮拒绝了褚形,他知道穗就算藉此站上设计师的舞台,她也不会开心,褚形决定转而先搞垮日洋纺好让亮就范,于是放出风声声称日洋纺的布料会引起过敏,这个计谋使得日洋纺遭受空前的灾难,亮为了不累及无辜,于是选择终止与日洋纺的合作。

  穗深知褚形的诡计下一步将轮到自己身上,因此在参加Hi-mode服装比赛前谨慎的确定评审名单没有褚形的名字,不过老奸巨猾的他早已安排好,让穗先获得设计已经得奖的通知,然后在典礼上以投影设计师作品的方式来颁奖,结果偷天换日地将穗的作品换成褚形自己的作品,再出面圆谎,解释大概是穗知道评审名单没有他,所以才窃取他的作品,穗百口莫辩,在没有人声援自己的情况下,穗的优胜得奖资格被撤换。

  被误会的穗在学校也受到同学排挤,但自己只能独自发泄。虽然亮仍旧因光希而跟穗吃醋,但为了帮穗澄清,自己还是特地亲近褚形的秘书并取回穗的设计原稿。

第09集

  穗得知亮的心意后,穗也请光希搬出穗家,好让亮放心。光希这时候虽有点不服气,但终究还是坳不过穗,只好答应搬出去,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穗正努力的画着设计图,光希看着那些设计图赞叹着,他认为穗一定可以靠这些设计图闯出一片天的。

  穗知道有了亮的支持,她将更有信心作出反击,穗拿着这份物归原主的稿子以不署名的方式参加彩苑赏,而且更史无前例的在设计师不明的情况之下,勇夺第一,穗心想只要受肯定就满足了,但亮却不这么想,他声称要穗穿着她自己的设计参加帮她庆贺的PARTY,没想到,穗到现场时才赫然发现,这是彩苑赏的颁奖典礼,而现场的众人虽然讶异不已,质疑穗之前有疑似窃盗褚形作品的行为,但看着穗身着彩苑赏得奖作品,也不得不相信这的确是穗自己的作品了。

  光希对穗的情感与日俱增,在穗被大家误会是偷窃褚形作品的窃贼时,光希对穗百分之百相信,并在直播的节目中公开称赞穗优秀的设计才能,甚至差点要在大家面前将爱慕之情公诸于世,只不过光希的动作频仍,让亮有了危机意识,他要穗与他同住,并且为穗量身定做一件亲手缝制的婚纱,这意味着他们的爱将更坚定了。

  光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但他只想与穗有一次私人的约会,他使用一些计谋成功地与穗独处一天,并带她去看未来设计师展,穗在展览中见到令她激赏的作品,更燃起了继续奋战的决心,约会结束后光希还是把穗归还给亮,因为他知道亮才是她最终的寄托。

  就在大家觉得风平浪静时,另一方又出现一个虎视眈眈的对象,他就是亮的青梅竹马-甘理沙,她这次特地从意大利归国就是打算夺回亮,一开始不知情的穗热情的让理沙到她与亮的家中作客,但当理沙私自试穿亮为穗缝制的婚纱,并且告诉穗她想夺回亮的目的后,穗十分震惊…

第10集

  穗面对理沙的呛声也不甘示弱的予以反击,只是亮的隐瞒让穗相当不满,更让穗气愤的是亮认为这只是穗在闹别扭,两人因此冷淡了一阵子,穗心冷极了,但是当亮在理沙面前,对身体不适昏迷的穗作出真情告白时,穗的心又再度融化在亮的柔情中。听到亮对穗的心意后,理沙剪去了那头只为亮留的长发…但是她并不放弃夺回亮的决心。

  但理沙的母亲心中早已认定亮是她的女婿,于是与褚形当着众多亲友的面公开讨论两人的婚事,理沙骑虎难下,只好以妈妈生病的理由,骗亮先出现。但当亮赶到知道实情后,断然拒绝理沙,因为他心中只有穗的位置,再也容不下他人了。

  只是穗与理沙的争战尚未结束,在一年一度的文化祭中,亮以男装最高票获得举行服装秀的机会,而女装则是由穗及理沙并列第一,于是学校决定在文化祭时同时推出服装秀,然后再藉此评判谁是冠军。

  在褚形的施压下,理沙的作品以压倒性的胜利赢过穗的作品,但穗深知定是褚形在背后搞鬼,前去找褚形理论,碰到理沙也在现场,于是穗认定理沙勾结褚形,赢得并不光荣,理沙不服气,想追出去找穗理论,碰巧在走廊上听到评审们对褚形和盘托出让理沙赢得冠军的经过,理沙相当震撼,她没想到自己真的是靠褚形的势力才赢得冠军,不感到光荣的理沙于是决定在台上当众宣布穗才是本届文化祭的女装冠军。穗与亮终于在设计的领域双双受到肯定与喝采了。

  理沙既然在设计方面败给了穗,就决心一定要得到亮。她在一次酒精催化下,鼓起勇气向亮告白,更表明自己当初会念设计的原因,就是因为想成为能够匹配亮的女人。但亮却还是表明自己心中只有穗,完全不可能给理沙任何机会。两人甚至走回当年分开的国中门口,亮安慰理沙将来一定会找到比他更适合的男人,理沙认同的点着头,也表明自己将要回意大利,如果这次再分开,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个美好的画面,就这样两人并肩的靠在校门口好久好久,就像两人都想留住这美好的时刻一样…

  理沙明白亮与穗密不可分的关系是她永远得不到的,她伤心的飞回意大利,但是她与穗跟亮相约,总有一天,他们会在世界设计展中捉住自己的未来。

第11集

  穗在一场被好友裴美子强迫参加的联谊会中,认识一位让穗感到好奇的男生-陆一弥。因为一弥的志向是成为一位女性内衣的设计师,恰巧穗因为要写个有关内衣的报告,因此频频向一弥询问相关问题,而一弥也因此对穗起了相当大的兴趣,事后还到穗打工的地方找她,但一弥轻浮的态度让穗开始对他反感。

  而穗也因没有事先告诉亮有关联谊的事而感到抱歉,幸好亮宽容的原谅了穗,并准备好礼服邀她一起参加亲戚的婚礼,没想到穗抵达现场才发现这全是亮的精心安排,他设计了一个属于他俩自己的的婚礼,两人在对方心中的份量更加确定了。

  一弥不因穗已有男朋友而退缩,他下定决心要得到穗,就在此时穗也因要撰写报告而亲自到陆氏集团拜访,这才发现一弥竟是知名内衣制造业-陆氏集团的独生子,一弥趁机邀约穗参加自己学校的学园祭。

  穗与亮一同来到了一弥的学校,但两人不小心走散,一弥带着穗先到他内衣服装秀后台观看,突然有位内衣模特儿临时受伤不能走秀,一弥恳请穗代替上场,穗万分的为难,当一弥要放弃时,穗因了解同样身为设计师的感受,她答应了,于是穗首次穿着亮以外的设计师所设计的服装等登场…

  不过正当穗要上场之际,亮及时出现阻止一切,因为…..穗,只能当亮个人的模特儿,这举动引起了后台的骚动,亮与穗设计新秀的身分也因此曝光。

  亮依旧为了穗差点当了一弥的模特儿而不开心,而不放弃的一弥也转学至宝成学院,希望藉此能与穗朝夕相处。他并开始着手企划自家品牌SYARURU接下来在春夏推出的新款泳衣,穗因受了一弥的激将法,而接受一弥的邀约穿着新推出的CANDY泳衣系列出席,亮则是因为派对中不准男性出席,而男扮女装暗中保护穗…但是不请自来的媒体记者居然冲入会场拍摄只穿着泳衣的穗,还使她以品牌形象模特儿之姿,跃为杂志封面人物…

  原来这是褚形计划用来打压穗的方法,他想藉由一个颇富盛名的模特儿头衔,来盖过她光芒外露的设计才。能暂不知情的穗,虽然气愤,但是为了筹措情人节礼物的基金,因此答应一弥的打工邀约,提供意见给一弥作为改良CANDY泳衣的方向。但是当穗从褚形口中获知这一切都是褚形的主意后,穗愤而拒绝一弥先前的邀约。

  亮从一弥口中得知一弥与穗之间的打工协议,他气愤不已,并与穗冷战,穗感到伤心难过,裴美子得知后打算与阿功阿司联手让他俩合好,阿功阿司在情人节时利用借口把亮带到一个广场上,就在情人节快结束前一刻,广场上的大型屏幕上突然秀出向亮道歉的字样,相爱的亮和穗最终还是敌不过爱神的安排,原谅了对方。

第12集

  穗打算取消与一弥之间的约定,但是一弥坚持要穗继续参与CANDY泳衣的企划,因为这是攸关SYARURU公司全体的成败问题!另外,一弥似乎也发现穗与褚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弥借着同学们一起到穗家举办过夜读书会的机会,在大家合睡一间的房内对穗毛手毛脚,最后虽然穗以退出CANDY企划做为要胁才得以脱身,不过还是被其它同学看到,进而传出难听的耳语,穗虽然气愤但为了共同的创作-CANDY,只好暂时原谅一弥的孩子气。

  终于到了CANDY企划案审查会议的当天,穗临出门前往开会之际,竟意外地受困电梯中,另一边等不到人的一弥着急的拜托亮前去穗家了解情况,亮才发现穗被故障的电梯困住了,但若是穗赶不上审查会议,那之前努力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一弥为了要让CANDY系列泳衣的问世更有噱头,因此在一个电视节目中请出褚形出面背书,藉以提升商品竞争力,而褚形在访问过程当中,误导大众CANDY系列是一弥要送给女友-穗 的礼物。穗听到后立刻向褚形兴师问罪,褚形的回答则让穗相当不安,果然,褚形为了拆散穗与亮,故意向穗的爸爸散布穗一直缠着亮的讯息,而穗的爸爸也因此出面阻止他们继续相见。

  焦急的穗苦于爸爸不相信他的话而逃走,转而去找正在参加毕业旅行的亮,亮获悉状况之后,坚持带着她马上回去跟穗的父亲禀明实情,当穗的爸爸知道这对小情侣原来如此相爱时,也不再阻止他们交往了。

  一弥本来想要告知穗CANDY大获好评的好消息,但却眼见穗如此维护亮送她的戒指,醋劲大发,愤而把它丢进河里,穗毫不考虑就往下跳想抢救戒指,不过还是无法实时挽回。当穗怯懦的告诉亮实情后,亮一方面气恼穗不顾自身安全,一方面心中则暗自打算送一个他亲手做的戒指做为弥补。

  亮开始请托工艺科的阿功教他做一只戒指,但阿功繁忙不已所以又拜托同学玛莉亚代劳,虽然玛莉亚暗恋亮的事众所皆知,但亮为了顺利完成成品,也拗不过玛莉亚,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另一方面一弥也得知这个消息,因此找上玛莉亚,打算两人联手拆散他们,各取所需。

  一弥邀请穗进入SYARURU品牌团队,因为除了泳衣之外,他们还想推出崭新的服饰,穗与亮都因此感到雀跃不已,但没想到这个新创品牌的设计师居然是闻名国际的褚形,不过欣慰的是总负责人还是由一弥担任,只有他才有权选定设计图。

第13集

  亮帮穗制作戒指的事仍旧在进行中,但是一弥挑衅的意味浓厚,还刻意送给穗一只祖传玉戒指,理由是要补偿上次害他遗失的戒指,但穗还是把这贵重的礼物退还给他了,原本还担心这个举动会让一弥将自己除名的穗,居然在一弥的宣布下,一跃而上成为总设计师,而褚形则改而退居顾问。

  一弥也以穗将担任总设计师的名义,要求穗去面见他的父亲,穗勉为其难答应,在前去的途中,碰见了密谋帮穗制作戒指的亮,他刚好因感谢玛莉亚的教导而请她去吃饭,不过亮想给穗惊喜,所以无法对穗多做解释,穗误会后赌气离开,转而去会见一弥的父亲。没想到一弥的计划是让穗以女朋友的名义到家里见父母,并藉由他父母来赠与穗上次被退还的祖传戒指,所幸亮及时出现,亲自为穗套上他亲手做的戒指,穗终于了解亮的苦心,明白是她误会亮了。

  在图书馆巧遇玛莉亚的穗,想为上次在餐厅的失态道歉,没想到玛莉亚手上也有着一模一样的戒指,并宣称她手上那只才是亮做的,穗手中的只是赝品,穗想找亮问清楚,没想到玛莉亚居然成了他们工作的伙伴,穗明白她正面临到强大的宣战,玛莉亚借着工作之便,在下班后的休息室对亮投怀送抱,却遭到亮的拒绝,但这一切都被还未离去的店长目睹,因此在学校引起轩然大波,亮为了保护玛莉亚的名声未说出实情,因为在他心中只要穗一个人相信他就够了。

  穗帮SYARURU所设计的新服饰终于获得一弥与褚形的通过,穗心想自己的努力终于受到肯定,一弥却带来坏消息-因为穗的设计与褚形春夏服装秀的主题一模一样而必须全面更改,穗也终于知道褚形为何愿意让出总设计师的宝座,甘心屈就于顾问职位,因为这样一来,穗的设计就可轻而易举地被他抄袭了。

  为了对抗老奸巨猾的褚形,穗要求一弥,在她与褚形只能有一个人待在SYARURU,穗的激动态度引起一弥再度对她与褚形之间关系感到好奇,不过他也允诺穗会帮她一起击垮褚形,但是穗绝对不允许一弥这么做,因为亲手将褚形从高高在上的地位拉下来的人,只有穗自己才有资格。

  而一弥也做出了重大决定-让穗与褚形在不同场地举行服装秀,最受欢迎的人就可以担任SYARURU的主要设计师,而一弥也做出了重大决定-让穗与褚形在不同场地举行服装秀,最受欢迎的人就可以担任SYARURU的主要设计师,但是褚形却不愿接受这项挑战,认为如此会有辱他的身分。就在穗前去向褚形宣战的过程中,一弥不经意偷听到穗口中说出“小雏菊是我的设计”的话,他惊讶不已。

  穗为了此次一决胜负的服装秀投注相当多的心力,随身携带可以记录灵感的素描本,而褚形则是计划让玛莉亚前去亲近穗,趁她不注意时将素描本偷走,穗虽怀疑却苦无证据纠举玛莉亚。一弥则为了让失落的穗提振精神特地带她参加船上的派对,却见到玛莉亚、亮以及死对头的褚形也在船上。亮要求褚形交出指使玛莉亚去偷的素描本,褚形不但全盘否认,还刻意将本子丢落海里,只见亮立刻奋不顾身的跳下去抢救。

第14集

  一弥将他所听到的小雏菊真相刻意散布给媒体,报纸都以斗大的标题加以刊登,不过穗却出面澄清说这是谣言,因为她不想靠着噱头或是同情才赢得胜利,她要靠自己的实力光明正大的赢过褚形。

  褚形为了向亮证明自己的才华,于是答应与穗对决,他卯足全力要正大光明的赢过穗,誓言要在儿子面前赢回作为父亲的尊严…

  穗为了自己,也为了凡事都将她摆在第一位,甚至放弃自己研习机会的亮,她决心非赢不可,但是在比赛的前一天,穗的服装间居然着火了,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没有被烧毁的服装只剩两件,褚形现身在医院中想探视亮,并对于无法正面交锋感到生气,他甚至讥讽失火的原因,是因为穗不敢与自己对决而耍的小把戏。

  为了不让穗的苦心白费,亮决心帮穗完成愿望,在褚形成功举行服装秀时,亮也拜托了艾利欧的服装小组与一弥负责服装的部分,以光希主持的现场节目做为展示场地,而模特儿就是亮自己,这一切引起极大的回响并成功的落幕了。

  正当穗与亮、一弥、光希、艾利欧等人合作的服装秀完美落幕后,SYARURU品牌设计师也决定由褚形担任成人部分设计师,而穗负责副牌的设计部分,正当大家都欢心于穗设计成功时,另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又传来,设计界的帝王-米拉?卡尔马尼在米兰的宝成姊妹学校演讲时,发现亮的设计作品,并特地来希望能见亮一面。

  当亮与穗一同去机场接机时,穗无心的帮一位随行的意大利大叔画了一张专为他设计的衣服,并获得大叔的赏识,没想到这位大叔来头不小,居然是米拉?卡尔马尼的爸爸-被推崇为设计之神的拉佛尔?卡尔马尼,而穗的才华也因受到他的肯定,所以亮与穗双双获邀至意大利深造服装设计。

  原本因受设计之神肯定而开心不已的穗,想请辞陆氏集团设计师一职,但却意外看到一弥因自己毁约而搞到焦头烂额的模样,穗十分不忍,于是心情陷入摇摆之中。本来还在犹疑的穗,在与亮命运般的相逢后,认定“就算在千万人中,他们还是能找到彼此”,在这个强烈的信念之下,穗选择留在这里做出成绩,并放弃拉佛尔的栽培。

  只是没想到穗才开心的想告知一弥这个好消息,马上就接到自己设计师一职被换掉的噩耗。原来褚形一开始就有此打算,让穗一无所有。

第15集

  虽然穗再度被褚形设计,但仍十分坚强,打算以一己之力将自己的设计推出。她拜托店家寄卖自己的服装,但店家都碍于褚形的势力而不敢答应。

  就在此时,出现了一位神秘男子—克行,穗不知道这个男子将会是让她改变一生的关键人物。他原本无情的批评穗的服装,使穗非常气愤,但又随即表示自己可以资助穗,共同对抗褚形,这让穗十分心动,于是答应克行的提议。

  穗在开始筹备服装秀时,才发现克行是亚洲设计师协会主席,掌握世界时装新作发表会的单位,其影响力不容小觑,她好奇的问克行为什么想要打败褚形,克行表示自己的目的是为了促进服装界的新陈代谢,只要能打败居于世界首席龙头设计师地位的褚形,便能成功的将服装界汰旧换新!

  穗即将对决褚形的消息举世皆知,连亮都打来关切,但穗拒绝依赖亮,认为这次是她能否超越自己五岁设计的小雏菊的关键时刻,是她与自己的战争。不过即使如此,隔天还是看到亮带着阿功、阿司、裴美子、艾利欧、一弥与光希等伙伴前来帮助她,令她非常感动。

  不过,亮才下飞机没多久就接到褚形电话,表示想与他谈谈。原来褚形想利用亲情攻势,使亮阵前倒戈来帮助自己,亮在生气的说出十几年来对褚形的怨恨后,开始摇摆不定。

第16集

  而就在亮决定要回去帮助自己父亲的同时,穗则无心恋栈准备出走。但在艾利欧的告知下,亮得知穗的情况,决心寻找她,且两人最终还是在命运的安排下找到彼此,亮也认为这是个打败褚形的好时机,穗不应该就此放弃,因此穗才下定决心,毕功其于一役。

  就在穗烦恼服装主题的同时,她突然从街头获得灵感,认为由生活小细节中获得的感动才是最感人的,穗决定以爱这个主题来对抗褚形。

  终于到了服装秀当天,原本的褚形十分意气风发,但却因穗这边的服装秀更加精采,使得媒体与民众全被吸引过去,穗更是十分光彩的被模特儿簇拥上台,荣耀尽显,褚形这时才发现自己彻底被穗所打败,被观众所遗弃,黯然落寞的下台,也为他不可一世的时代划下句点!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