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个电视游戏节目,横跨新加坡香港两地的美食竞赛,香港和新加坡的参赛者欢聚一堂,担任公关兼保姆的文希,正与制作单位开拍摄会议。

  这次比赛以淘汰方式进行,家乐、学澧、福生、芷茵于争夺最后八强的赛事中被抽签编成同组,四人由最初意见不合,到后来几经患难,彼此间建立了互信互助的友情。

  文希重遇多年不见的父亲,更发现,芷茵竟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芷茵被揭发与文希有亲属关系而被取消资格;来港后的福生则全副心神放在找寻女友之上,无心恋战;家乐一心只享受比赛过程,不虞有诈,竟被世豪暗中使诈获得最后胜利。

  游戏结束,文希辞去电视台工作,学澧一直赏识文希才能及魄力,力邀文希一同搞饮食杂志。芷茵回到父亲的货车租赁公司工作,身心俱疲,向一直热心助人的家乐求救,希望能想出办法挽救正面临倒闭的租车公司。可惜租车公司最终也逃不了结业的厄运。家乐歉疚不已,芷茵却没有怪责家乐,反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家乐…

  学澧与及文希的杂志因严重亏蚀而无法经营,那边厢福生在找到前女友之后,更再被骗去手头上仅余的生活费。众人正陷于最低潮之际,学澧接获电视台通知,当日游戏节目胜出者吴世豪因被查出违规取被消资格,学澧以第二名候补胜出,获得大奖─商场旺铺一间!

  家乐决定用赢回来的店铺经营食肆,并诚邀学澧、福生、文希、芷茵一同合资,实行组合一群好友的力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携手创未来!

  筹备已久的拉面店正式开业,众人带着期待又兴奋的心情,准备为大家的事业打拼,怎料事与愿违,拉面店一直业绩不如理想,无论众人出尽宣传奇谋,联络各大饮食杂志、呼朋唤友,每天总是门可罗雀…

  福生本想提出意见,却遭众人漠视,福生看着众人的分歧,顿感心灰意冷,决定回新加坡去。众人发觉福生不辞而别,心生歉疚,而福生最后留下的一碟海南鸡饭,却美味得教人惊讶不已…

  家乐和学澧提出想向马璃拜师学习烹制海南鸡饭,马上要进行一场严厉的训练。文希、芷茵在事前没有通知对方之下,分别前来为家乐打气,二人此时方知彼此心意,但姊妹二人彷佛心意互通般,没有再进一步对家乐示好,只是守候在家乐身旁,予以支持鼓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豪庭烧鹅海鲜酒家的大少爷游学澧、鸡贩陈家乐、助父亲打理运输公司的周芷茵一同参加了电视台举办的“Yummy Yummy美食终极大竞赛”游戏节目。电视台保母周文希率众人前往新加坡,与当地的参赛者进行比赛。到达后不久,乐便跟新加坡的代表王福生成为好友。生与众人在玩True & Dare 游戏,被澧要求他拆毁一路标,生胆怯,新加坡代表的班长看见后,为怕生丢脸而要求他前往某一指定地点偷取。翌日,生之母马璃来电替儿子退出比赛,监制亦因人数不均而欲淘汰部分参赛者,众不安。原来璃不欲生因参赛而影响学业,因此极力阻止;生父王英俊遂找乐,望他能助生返回宿舍参赛。大会将参赛者分为黄、橙、蓝、绿四个组别,生、茵、乐等人被编入黄组,班长及澧则被编在蓝组。

第二集

  班长与澧为了谁做组长而争持不下。乐跟养母欧丽蓉通长途电话,生不禁想起仍在生气的璃,遂偷偷返回璃开设的食铺见父母一面。茵担心会被淘汰,希见状即带她减压。澧外出夜游,被富家女梁凯珊误会他划损其车子,二人争执起来,期间澧不慎将珊推下海。游戏开始,大会要求各组拿着五十元往指定的食店吃地道美食。黄组队员豆腐妹一开始便令组员上错交通工具。另方面,蓝组虽遥遥领先,澧却于途中遗失钱包,要搭便车继续行程。期间珊驾车经过,澧表示若果她让他们上车,她可以向他开出任何条件。乐等人从后赶上,到达以海南鸡饭驰名的正记饭店时,生即讹称拉肚子,将自己锁在洗手间内。

第三集

  原来璃跟正记老板正叔是世仇,所以生不敢跟正见面。另边厢,澧的蓝组首先胜出,橙组及绿组亦已向终点站老巴剎出发,进行最后一个回合。乐知情况不妙,使计令生完成任务,并全速赶往终点站。最后,黄组终成功入围。珊逼澧跟她回家见其父亲,澧更被逼替她说了连串谎言。生向乐说对璃又敬又怕。珊喝醉酒,澧只好带她回宿舍,却遭希误会他欲占珊便宜。第二轮游戏开始,各队重组后,澧、生、茵及乐同被编在黄组,各组需到指定的饭店,用一天时间学煮海南鸡饭,事有凑巧,黄组竟抽到正记饭店。正留难各人,只说了一句十二字口诀便离开,令众人头痛不巳。澧独自前往游说正,怎知珊却将他拉走。

第四集

  珊嚷着要澧再见其父亲,澧致电希求助。生致电俊,欲打听煮海南鸡饭的秘诀,正知道后更坚持不会教生等人。澧失踪数小时后返回正记,乐以为澧偷懒,将他骂走,生及茵极力劝澧返回岗位,澧拒绝。澧父游国栋询问澧的赛事的情况,澧为了不被父看扁而有所决定。黄组快被取消资格之际,澧突然出现,跟乐等人合作炮制海南鸡饭。黄组最后成功出线,可返回香港继续赛事。生本以为可以到香港,怎料璃将他的护照收起了。璃在报纸上看见生参赛时的风光,心甜,终决定让他往香港比赛。珊约澧吃饭,澧却带同乐等人同来。澧告知珊他快将离开新加坡,珊不舍。

第五集

  希接到男朋友Marco远方的来电,心甜。茵宿舍的床褥被烧穿一洞,被要求赔钱,希知不是茵所为,极力替她取回公道。乐从新加坡回港,众街坊夹道欢迎。生不知好歹,到红灯区找寻女朋友Jane,期间遇上麻烦,幸澧和乐赶到替他解围。澧带乐和生参观其父的酒楼,澧在酒楼上遇见大姐惠心,被她责骂不思进取。茵父正在大陆排期换肾,茵劝母胡玉冰前往陪伴父亲。Yummy Yummy 香港站的比赛开始,大会要求八位参赛者在二十分钟内斗快吃地狱拉面,班长及乐顺利胜出。第二个回合,班长及乐分别选了澧及生做拍档,余者均被淘汰。茵父亲病情恶化,茵即赶上大陆。希知茵的父亲叫周伟昌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第六集

  班长及澧顺利晋身Yummy Yummy决赛。茵从昌的对象中发现一张出世纸,上面竟写着周文希的名字。另边厢,希亦怀疑昌是当年抛妻弃女的父亲,遂向茵查问,茵却断然否认。 Yummy Yummy终极美食之战在珠海的红树林进行三日两夜的比赛,大会安排班长、澧与旧队友再度合作。第一回合,他们需要徒手捉鸡,胜出者可在茅屋过夜。茵欲利用河边的鱼网来捉鸡,怎料班长将鱼网抢走,还连累生及茵堕河。澧的一组在这一个回合落败,被逼露宿荒野;澧欲放弃比赛,茵也辛苦得哭了出来。导演将茵的丑态拍下,希上前阻止,因而与导演发生口角。翌日,两队人马出海捕鱼,澧及乐异常卖力,更跳入河中捉鱼。

第七集

  澧终于取得一个回合的胜利。监制不满希阻碍拍摄,命她实时离开,希无奈地跟澧等人道别。游戏到了紧张关头,大会给各参赛者一包盐、一把刀和一盒火柴,要他们在森林就地取材,炮制三道菜式。评判罗师傅对于两队人的菜式均赞不绝口,比赛最后需要以最后一道菜来决胜负。澧输掉比赛,其父对他循循善诱,澧决心要发愤上进。希返回原来的工作岗位,却不被重用。生留港找寻女友Jane的下落。电视台回放Yummy Yummy节目,乐等人再三细看。乐透过短讯约澧等人聚旧,期间希跟茵谈及其父在内地有情妇,表示不愿意再见到他,茵闻言面色一沉。澧及乐发现生住在品流复杂的宾馆,乐只好带他回家暂住。

第八集

  澧返回豪庭工作。他出手阔绰,送很多优惠给熟客。心不满澧这种作风,愤然将他调往货仓点算鲍鱼;澧感被看扁,约生及乐大吐苦水。乐养父陈威及养母蓉不满生白吃白喝,乐遂提议生到鸡档帮忙,怎料生却帮倒忙。电视台打算制作一个宣传香港的旅游节目,豪庭因烧鹅出名而获邀请拍摄,心婉拒之。希为挽回地位,向电视台自荐由她出面游说豪庭。未几,澧竟上门恳请希前往拍摄,希暗喜。乐见茵的运输公司生意一落千丈,遂为她介绍生意茵因公司人手不足,需要亲自开车送货,结果错漏百出。电视台在豪庭拍摄时令酒楼停电,酒楼被逼于晚上停止营业,损失惨重,心怒责澧。

第九集

  澧没有面目见父,讹称去澳门游玩,不料最后被栋撞破,只好跟栋回豪庭向心赔罪。心要求栋重罚澧,栋却将刚收购回来的饮食杂志交澧打理,心气愤。监制拒绝赔偿给豪庭,希找上司理论,上司反骂她失职,希愤而辞职。乐得知茵的员工故意旷工,马上助她解困。茵见乐紧张她,怀疑他喜欢自己。茵遇见澧,责骂他连累希失去电视台的工作,叫澧摸不着头脑。茵向昌表示已跟同父异母的姐姐希见过面,还指希不想跟他相认,昌心伤。Marco在加拿大的女朋友Nancy往找希,要求希离开Marco。

第十集

  希知道Marco另有新欢后伤心不已,将Marco赶走。澧打算将功补过,聘请希担任杂志社的副老总,希婉拒之。生在中环瞥见Jane后,终日在中环游荡,希望有日可以重遇她。生听见父母要来港探望他,马上要求澧给他一官半职,还在酒店订了一间总统套房给父母。生为免璃起疑,带父母到杂志社参观。数日后,生送父母返回新加坡后便返鸡档工作,俊及璃跟随其后,终发现生欺骗他们,强拉他离开,更骂他没出息。蓉看不过眼,跟璃理论,生最后不发一言答应回新加坡。生临走前仍不忘到中环碰运气,果然给他遇见Jane。Jane骂他只懂跟着父母,此话犹如当头棒喝,生最后拒绝跟璃返新加坡。

第十一集

  希正式加入澧的杂志社。希接到工人六姐的来电,指Marco撞车入院。希赶往探望Marco,他再三请求希原谅,希心软答应。生希望Jane对他改观,要求澧让他在杂志社工作。澧计划改革杂志,但希不停跟他唱反调。禽流感肆虐,食物环境卫生署查封乐的鸡档,令威及蓉的财政出现问题,幸好生助他们渡过难关。生决定搬出乐家,独立生活。鸬弥S隡arco重修旧好,担心希再遭Marco欺骗感情。茵跟踪Marco,发现他仍与Nancy约会。茵马上告知希前往捉奸,希表示百分百信任Marco,然后离去。希其后亲眼目睹Marco与Nancy约会,伤心欲绝。茵担心希会做傻事,四处找寻她。

第十二集

  威及蓉是乐的养父母;一日,乐向威查问其亲生母亲的事,威实时大发雷霆,令乐不知应否与生母见面。乐欲见其生母,威知道后怒指乐的母亲是害死乐父的凶手。沣临时要求更改杂志封面的题目,希不留情面地在同事面前骂他,沣为找下台阶,冲口而出指希刚刚失恋,令希尴尬万分。生托乐之妹陈家宝送杂志的创刊号给 Jane,他离开时却遇见搭上了富家子的Jane,黯然神伤。沣及希到报纸摊档查看创刊号的销售情况,发现销路比预期的还要好,沣将这个好消息告知珊,闲谈间沣不停大赞希能干。乐摆脱了威,赶往码头与生母相见。

第十三集

  威担心禽流感会影响生意,忍痛结束鸡档。沣及茵均打算聘请乐,乐婉拒二人好意,而决定往一位同业的鸡场当杂工。沣怀疑希前往机场送别Marco,悄悄跟踪她,最终被希发现。乐不习惯新鸡场的工作,且觉得工作没有前途,于是决定返回市区找寻新工作。生从杂志上得知追求Jane的富家子已跟别人结婚,于是画了一张慰问卡给Jane,Jane开心不已,令生以为可与她重燃爱火。沣偷入希的办公室以了解其喜好。昌往大陆做换肾手术,临行前往找希,但希却视他为陌路人。

第十四集

  希与昌见面后显得神不守舍,沣见状大为紧张,买了很多美食逗她欢心。茵接到昌报平安的电话,希却抢着要向「世伯」说几句鼓励的说话,昌听到希的声音,感欣慰。乐获一面店聘请,于厨房工作,那里的大厨成哥对他无理取闹,令乐气泄,于休息时间看报纸另觅新工。煮面的鲁师傅有感乐是可造之才,请他吃了一碗亲手打制的担担面。心骂希所写的题材开罪了父亲的好朋友,沣连忙替希讲好说话,更一时情急说出已爱上了希,令众同事哗然。沣不满心骂希,搬到生家暂住。宝知生借钱给Jane,逼Jane签下借单,Jane将此事转告生,生反骂宝多管闲事。

第十五集

  杂志社的同事对沣与希的关系窃窃私语,沣无视他们的闲言闲语,主动追求希,令希尴尬。鲁师傅教乐打面的技巧。茵不满鲁师傅喝了她带给乐的汤,鲁师傅看穿茵的心事,乐则坚称与茵只是好朋友。希与沣同困电梯内,沣趁机再向希示爱,希却劝他不要痴心妄想。生将所有积蓄借给了Jane,其后却发现她将钱买了新衣,终对她死心。成哥借故辞退乐,鲁师傅不满,向面店请辞。沣遭希拒爱后,讹称自己有病不愿上班。珊前往杂志社,向希扬言沣是其未婚夫,众同事愕然。

第十六集

  澧指责珊多管闲事,珊却称这样是助他夺回希芳心的好方法,澧信以为真。希听到Marco快要结婚的消息后,相约同样失意的乐往酒吧,期间二人互吐苦水。希喝至酩酊大醉,不肯回家,乐只好带她回家。茵知道乐为了生计而放弃学打面后,硬着头皮向澧借钱,打算暗地里开面店聘请乐,澧一口答应。乐从鲁师傅口中得知有人要聘请他开面店后,第一时间将消息告知茵。珊向澧明言希不会喜欢他,她所以一直说谎,是希望可以感受与澧拍拖的滋味,澧气愤地拒绝她的爱意,夺门而出。未几,澧接到珊入院的消息。澧终于知道杂志社广告投放量直线上升,原来是栋幕后安排,澧一怒之下要求栋封锁其经济。

第十七集

  杂志社突然流失大量广告客户,澧四出与客户商谈却处处碰壁。昌手术成功返港;茵希望助昌改变希对他的印象,遂带希前往一间旧影楼,在那儿寻回儿时的全家福,怎料希看见一张昌抱着一女孩的照片时即面色一沉。威担心女儿陈家宝会被人欺骗感情,跟踪之。威发现宝与一男子前往爱情酒店林立的九龙塘后便告失踪,不禁暴跳如雷,待宝回家后即追问她正与谁在拍拖。宝直指男朋友是生,威误会她已失身给生,怒打之。希替杂志社找来一个大客户,澧打算跟对方签约之际,始知一切均是珊的安排。澧大感失落,更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乐再三追问鲁师傅,终得知聘请他的人原来是茵及澧等人,乐最后坚决拒绝众人的好意。

第十八集

  澧郁郁不欢,将杂志社的工作交由三家姐蕙兰代为处理。茵的员工财叔遗失了客人价值几十万元的货物,茵打算向财务公司借贷以赔偿给客人。希知道后自掏腰借钱给她,茵感动,并对于向希隐瞒二人的真正关系感到内疚。心上杂志社,嚷着要见澧,更声言若澧不出现杂志社便会由豪庭接手。此际,希、乐、生及茵分别收到澧发出的短讯,澧措词古怪,众人担心他会做傻事。生发现一些前往东龙岛攀石的资料,众人马上赶往查看。澧攀石时失足受伤,乐不理安危徒手救他,情况险象环生。最后乐及澧同告断足受伤,乐更因而失去前往上海工作的机会。茵及希互吐心事。

第十九集

  生与宝再往九龙塘,威知道后气愤难平,当街怒打生,后始知二人只是前往九龙塘当义工。澧决定不靠父荫,出外找寻工作却处处碰钉。珊陪伴左右,澧却感到浑身不自在,劝她不要再缠着他。心接管杂志社并辞退了生。生与乐当上无牌小贩,于街上卖面,二人遭地头蛇驱赶,被逼改在后巷开档。澧知道他们的苦况后,急召杂志社的员工来跟乐做访问,面档生意骤增。澧雄心壮志,改善手打面的卖相希望可以吸引更多顾客,怎知澧其后被控无牌摆卖,血本无归收场。澧、乐及生身无分文,众人灰心失意之际,澧突然收到一个好消息。

第二十集

  电视台查出班长当日贿赂了一名工作人员,冠军资格被褫夺,改而落在澧身上。澧获赠店铺一间,他决定要跟乐、茵等人分享喜悦,让他们与他一同当老板。茵酒醉后吐露已有心仪对象,希待她酒醒后向她追问谁是她的暗恋对象,茵不敢说出那人是乐,胡诌说喜欢的人叫阿广。心腰斩了希负责的栏目,并将她调往投诉版,希不满而请辞;乐劝她专心打理店子。众人的新店「有面食」开张,首天即客似云来。昌的运输公司失火,茵前往查看。希刚好路过灾场,听见茵叫昌为父亲,希至此才恍然大悟,大为气愤。

第二十一集

  希不欲再与茵共事,大清早返回店铺交代清楚工作后便离去,乐见状不知如何劝服二人。威踫见宝与生神色慌张地往看妇科医生,误会宝已有了生的骨肉。昌出院后往找希,希望她可以原谅茵,怎料希痛斥昌是害死其母亲的凶手,还埋怨自己竟将母亲留给她的积蓄全借给了仇人,昌无言以对。昌其后在希的门外被车撞倒,重伤昏迷。茵从肇事司机口中,得知昌是故意冲出马路自杀。乐强拉希往探望昌,茵甫见希即骂她不仁。希内心大感不安,在母亲的墓前痛哭,乐在旁加以安慰。昌终于苏醒过来,劝茵不要责怪希。澧想出瘦身套餐,生意额倍增。希病倒,乐彻夜陪伴左右,茵知后面色一沉。

第二十二集

  茵无意中发现乐暗恋希,虽同样喜欢他却仍大方鼓励他向希表白。宝听见生接听Jane的来电,大吃干醋,闹着要跟他分手,威闻言担心宝会变成未婚妈妈,劝二人马上结婚,令宝及生摸不着头脑。生在一家老人院当义工,澧答应让安老院的长者前来“有面食”品尝他的手打面。澧其后发现安老院长者前来的日子,恰巧是电视台来拍摄的同一天,澧为了不会错过替店铺宣传的机会而推却安老院的请求。乐不满澧言而无信,旷工抗议。希最后想出两全其美的方法,乐及澧亦和好如初。乐逼希请客,还买了一条项链送给她,打算向她剖白爱意。乐其后知道希经过上次的感情挫折后便不敢再入情关,便打消向她示爱的念头。乐偷看希所写的心意咭,知道她原来对自己亦有意思,于是实时向她表达爱意。

第二十三集

  乐欢天喜地地带希回家跟威及蓉见面,威开心不已,劝乐早日与希结婚。宝为了预备考试,跟生约法三章暂停约会,生无奈答应,却又偷偷走到宝的校门外偷望她。茵为了尽快把钱还给希,每晚放工后便到便利店兼职。乐致电茵,告诉她他与希拍拖一事,茵感难受,嚷着要挂上电话。昌为减轻茵的负担而当上大厦管理员,不料上班后才发现工作地点就在希的大厦后面,连忙急步离开,不巧却碰见希。希以为昌再次来纠缠,恶言将他赶走。乐见状劝希不要只顾埋怨,更称赞茵;希听见茵的名字后即大发雷霆,骂乐不明白她的感受。乐找茵倾诉,表示与希思想分歧。“有面食”的生意继续一落千丈,澧想出接受顾客于网上订菜的方法,希望可以提高生意额。

第二十四集

  生自荐替澧送外卖,怎知去错了地方,累澧损失生意并遭客人投诉。澧骂生帮倒忙,生不满澧恶言相向,跟他冷战。澧用视像会议跟珊倾谈,期间发现她已有外籍男友,顿感失落。澧与生和好如初,二人与乐均希望希和茵可握手言和。澧使计令茵前来生家商讨改善“有面食”生意的方法,希得知茵会前来后,实时发难离开,乐好言相劝,希却听不入耳,乐感与她无法沟通,提出暂时分手,让彼此冷静一下;刚赶至的茵把一切听在耳里。澧邀一女红星到“有面食”宣传,岂料生一句无心的说话,令红星气极离去。澧没有跟众人商量便购入廉价猪肉,乐不满,与他发生争执。熟客美云与蓉闲倾,从中得知乐为了公事而忙过不休,遂送海味给他补身,威怀疑美云是另有阴谋。

第二十五集

  威知道送补品的人原来就是云后,即大骂她。云离去期间失足跌倒,乐赶往医院探望她,并原谅她过去的不是;希看见后决定原谅茵。乐和云相认,威指责他没有良心,乐即表示他及蓉的地位是无人能及的,威听罢顿感安心。俊致电生表示璃有外遇,叫生马上回新加坡。生往找宝商量,看见她与男同学有说有笑,上前问过明白,宝误会生不信任她,向他提出分手。有顾客吃了“有面食”的猪肉后入院,澧不满众人怪罪于他;众不欢而散,没有理会生安排的美食。翌日,生留下一封信后便返回新加坡,乐等人看后不禁忆起当日比赛的情景。生回到新加坡,始知俊所言皆为谎话。

第二十六集

  心等知“有面食”惹上官非,表示会替澧出头,澧感动,但也婉拒她们的好意。乐终肯叫云做母亲,云开心不已。云返加拿大定居前致电给蓉,答谢他们多年来养育乐之恩惠。澧等人彻底清洁“有面食”,可惜最终也逃不过被政府下令关店的厄运,众人无奈地决定将店子结束。璃肚子剧痛,以为自己命不久已,于送院途中向生说了一番肺腑之言。生为了不再辜负璃的期望,答应会为考入大学而全力以赴,叫璃大感安慰。澧及乐连日来亦没有生的消息,决定前往新加坡找寻生。二人将变卖店子之事交给茵及希处理,希遂决定找紧这个机会跟茵和好。希于机场送别乐时欲言又止,终没有机会向乐吐露心声。乐及澧到璃的店子找生,却遭璃用扫帚驱赶。乐惟有找俊求助,望可见生一面。

第二十七集

  生为试探讨乐及澧的诚意,要求二人报名参加42公里慈善马拉松比赛。生透过电视直播看见乐及澧比赛的情形;生不理璃阻止,赶往终点替二人打气,岂料乐及澧在途中已不适送院,生惟有转往医院探望二人。茵送名贵手表给希作生日礼物,希其后得知手表是昌挑选的,遂亲口致电答谢他,还答应到他家吃饭。希看见昌与冰恩爱的情景,满不是味儿。希前往拜祭亡母时遇见冰,冰重提与昌的往事,希怀疑冰脚上的伤痕跟母亲有关。此外,希发现母亲临终前吩咐她好好保管的项链原是冰所送赠,才知道母亲早已原谅了昌及冰。

第二十八集

  生、乐及澧打算在香港开一家食店,三人四出搜罗新加坡的道地美食,打算将它们引入香港。璃见生疏于温习功课,气至昏倒,生于是决心要考上大学。希及茵打算前往新加坡找乐和澧,临行前,希将猫寄养在昌家。猫将茵的床单弄湿,令希无意中发现茵写有与乐共度快乐时光的字条。澧看见珊与一同性恋者态度亲昵,忙将同性恋者吓走,乐笑指澧吃醋。食客投诉璃的海南鸡饭欠水准,生马上与对方理论,璃在旁听见一切,终决定让他跟众好友搞生意。乐等人开派对庆祝,茵喝至半醉,趁机轻抚乐的脸颊。茵其后觉得对不起希,躲在洗手间内痛哭,希上前安慰。希言谈间得知茵口中的广哥便是乐,决定让爱。

第二十九集

  澧等人分成两组四出拜师学肉骨茶、虾面等新加坡道地美食;希故意回避乐,不愿跟他同组。澧知悉珊的新男友是白手兴家的富商,顿感自卑。澧为珊下厨,珊于是主动问他是否爱上了她,还表示Ben只是其堂兄弟,珊及澧终成爱侣。乐不知如何挽回与希的感情,找茵做实习对象,茵听见乐的剖白,大为感动。希向乐暗示要分手,乐无奈。希提早回香港,茵阻止,还指乐将会送她项链。茵私自替乐约会希到皇后区的铜像道见面,并通知乐马上赶往相约地点。希不见乐影踪,期间突然听见有街坊指有青年被车撞倒。

第三十集(大结局)

  乐等了一个夜晚后,才知道希已返回香港,大感失落,将打算送给希的项链扔掉。澧指出茵的意中人广哥便是乐,乐半信半疑。茵彻夜为乐寻找项链,乐看见项链时,感动不已,将项链转送给她。合约出了问题,乐及茵需要在新加坡多留一星期。澧带珊见家人,心想起珊曾在杂志社捣乱,出言单打珊,珊不满离去,更向澧大发脾气。希致电茵,茵表示乐已是其男朋友,希伤心。珊找心道歉,心亦助令澧及珊和好。乐回到香港,得知新店设在鲤景湾,不禁若有所思。乐在新店遇见希,乐坦言仍深爱着她,但希却表示不想令茵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