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场不是背叛的情感背叛……一场泪流满面的家庭风暴……

  江月在一年前过世了,留下九岁的儿子永恒。恒有着妈妈的遗传,年纪小小已是个才华横溢的小提琴家,经常代表学校参加各地交流表演。这一次,恒要去新加坡参加演出,同行的还有一直喜欢江月、默默守护着一这对母子的音乐家流云。

  恒到新加坡的第二天,在著名的莱佛士饭店做一场演奏录像。这一天,新加坡著名心脏科医生林高仁因为在医学研究上有杰出贡献,在莱佛士饭店接受颁授勋章。正当仁站在人生的最高处,他没想到一位远道而来的小男孩,会让他又“拾起”对过去深埋的记忆……

  十年前,仁因为手术失败压力过大引至忧郁症,他借口逃到上海,甚至尝试过自杀。幸得月所救,使他重新认知生命,两人在不知不觉中相爱了!偏偏这时,仁的妻子家卫来电告知:她怀孕了。为了不造成一个家庭的不幸,月宽怀地送走了仁。月才发现她也怀有了仁的孩子。但为了不打碎仁平静的人生,月没有再联络仁。

  也许是命运洽注定,恒和仁终于相认了!因为不知道月已经过世,仁劝恒回上海。能够和爸爸相认,永恒已经心满意足,他明白妈妈的心意,欣然同意。

  恒即将要离开新加坡,为了找到自己跟爸爸唯一的合照,恒失踪了!云和仁一同寻找恒。仁从云口中得知这几年月母子俩的遭遇后,非常悔疚。当他找到恒后,决定排除万难也要把恒留在身边!

  为了维护家庭的完整,卫大方地让恒留下来。只是,卫和仁的大女儿心怡变得反叛,小儿子家乐也处处与恒作对。

  正当大家都在生活的边缘奋力挣扎时,仁却在一次研究病毒的实验中受病毒感染,生死垂危,恒一直守候在仁的身边,因为疲累而病发,原来恒遗传了妈妈的不治之症……

分集剧情:
第1集

  江永恒一个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小孩,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并得母亲挚友流云教授训练,学得一手极佳小提琴,赢尽比赛。及至母亲死后,到新加坡,把一封亡母遗书送给林亮仁,揭出与林亮仁的父子关系。林亮仁为医院出色的心脏科教授,妻子唐家卫为听众热爱的电台节目主持,家庭美满。制作公司老板高宝琳正在替亮拍摄访问特缉,四出打听亮的事,连串访问中,所有人都褒扬亮。琳为求特辑精彩,安排火辣女郎引诱亮。结果,一个出位的火辣女郎,吸引了柏、栋,而亮始终坚守本份。亮与卫有子女乐及怡,他们正准备庆祝夫妻结婚周年纪念。另一边厢,云终于忍不住,用激涨法,逼使恒踏出第一步,去找亮,告知父子关系,无奈天意弄人,当恒鼓起勇气,想与亮父子相认,却赫然看见众人正在庆祝亮与卫结婚周年纪念,恒顿成局外人,不敢上前。亮庆祝结婚十二周年,恒目睹亮一家温馨切蛋糕,没有跟亮相认。

第2集

  琪女儿洁肚痛入院,恒有机会与亮相见,云借意避开,争取机会让恒与亮父子独处,请亮送恒一程。亮看过恒的访问片段,赞赏恒在单亲家庭长大也如此出色,恒不懂回答。车子经过莱佛士外,恒冲口而出,想到莱佛士吃一?饭,亮带恒到莱佛士吃饭,恒乘机问亮往事,亮不讳言在此有过美丽回忆,恒心中欣喜,亦指自己母亲曾在此做兼职,亮越听越觉巧合,恒上台借小提琴演奏一曲,正是当年月作的乐章,亮往事涌现心头。恒一曲既罢,亮追问恒究竟是谁,恒不敢回答,冲出酒店,亮追着恒,亮问恒妈咪是否就是江月,恒终按捺不住,叫了亮一声爸爸。父子相认,亮问及月生活安好,恒讹称很好,隐瞒月已逝。

第3集

  亮暗中与恒相认,对卫开始感歉疚。卫对亮完全信赖,亮考虑要对卫坦白一切,但为柏知悉,柏阻止亮讲出真相,柏指出会破坏家庭幸福,叫亮保守秘密,反正恒也快将回到上海。恒应邀到乐学校表演,与乐结识,乐招呼恒回家,恒见乐拥有美满家庭,好不羡慕。亮见恒出现家中,如坐针毡,强颜面对。柏向琳展开追求,与琳大玩感情的捉迷藏游戏,更请来姐姐家卫及琳手下庄美琪相助,终于成?引起琳兴趣,对柏另眼相看。

第4集

  亮送恒、云离去,一路上,三人各自沉默,亮想和恒单独倾谈一会,云识趣,先回酒店。亮与恒坐下,亮暗示各人有各人世界,恒不应想无谓的事,并相信月会好好照顾恒,着恒回到月的身边。恒没有道出月已死的事,忍?点头,问后天他走时,亮会不会来送机,亮拒绝恒。亮狠心拒绝送机要求,恒强忍眼?,示意明白亮难处。及后,亮发现月原来已病逝,责云为何不一早说出来,云激动,月和恒不想破坏亮家庭,恒生性懂事,亮惭?更深,要恒留在新加坡,让他负起父亲责任,恒惊喜。亮带恒到父母尚贤、如心家,对两老坦白一切,恳切两老相助,终于把恒寄住尚贤家。云为了相伴永恒,投考乐团,希望留下来,乐团未有空缺,但却被女强人高宝琳看中,招揽云留下,作为楼盘广告的代言人。云替恒安排入学,却遇上卫,卫热情相助,让恒成?入读乐的小学,乐、恒关系日见亲切,亮的担心也随之步步逼近。一次,尚贤飞奔追贼,尚贤把贼人擒住,但尚贤感到不适晕倒,众人为之大愕。医护人员急忙把尚贤推进急症室,心打了电话给亮、卫。卫赶来医院。

第5集

  卫赶来医院,恒躲在病床下,避过卫,独自潜到医院花园等待亮,恒见亮,急忙追问有没有被卫发现自己,恒如此生性,亮感到心酸歉疚。亮为恒避卫事耿耿于怀,亮想对卫坦白,但柏为亮分析,要让家庭继续幸福,就要隐瞒。云住旧地方唔习惯,却惊见豪宅,与自己有天壤之别,琳指资金紧拙,原来欺骗自己,更把自己的起居饮食费用,加在地产商身上,云一怒下迁入琳家,琳宁可让云迁入。其实琳一直为烂赌的父亲连累,资金紧,与云成为冤家式的同住关系。亮千方百计补偿给卫,更还卫心愿,百忙中抽空陪卫参加怀旧舞会。纯美误以为栋不忠,更误会恒为栋私生子,找私家侦探追查,误打误撞下,揭发亮与恒关系,美告知卫,卫惊悉一切,如受雷殛,愣在当场。卫惊悉一切,茫然不敢接受这事实,卫最后决定,装作甚么都不知道,逃避面对。琳与柏关系终于白热化,琳为柏所动,开展拍拖关系,与此同时,琳终于知道柏表面尤手好闲,愿来是国际知名的基金公司,在亚太区首屈一指的代表。亮不想再欺骗卫,亮要对卫坦白,卫意识到亮想说甚么,借意避开话题,亮仍要继续讲,亮这才发现,卫原来早已知道一切,卫被迫面对一切,带着伤心痛心推门而出。

第6集

  卫经过柏安抚,冷静一夜后回家,卫指二人之间不论发生任何事,都不想影响到儿女,贤、心知道东窗事发,轮流轰炸亮,亮承诺会解决问题,恒闻知一切,担心不已,云开解恒,一切留待亮与卫处理。卫知道恒身份后,不想乐与恒太接近,甚至想乐停止学习小提琴,乐得恒指点,开始掌握窍门,想继续学习,卫不便太过着迹,不勉强乐。卫理智上知道罪不及小孩,始终心中有刺,不习惯同床异梦,终于与亮分房而睡,夫妻关系面临考验。卫送乐上学,见恒,恒惭?慰问卫,乐仍不知个中玄机,卫想到恒细乐半岁,联想到亮与月关系,就在自己怀着乐期间,更感痛心。琳工作认真,对云诸多挑剔,指云一点品味也没有,要亲自替云设计造型,云指人的魅力与吸引力来自内心,琳却认为要手段,包装,全盘计划。

第7集

  机缘巧合下,云认识琳母,并发现琳原来异常孝顺,对琳开始改观。乐终于发现亮与卫分房而睡,夫妻出现问题,乐向恒吐心声。卫遇上大学师兄正,正从前仰慕卫,现在仍未婚,正自嘲永远斗不过亮这个模范男人,卫掩饰和亮之间的事。卫买醉,再遇上正,正怜惜卫,问卫发生了什么事,卫终忍不住哭起来,正开解卫,还劝卫回家,卫坚持不肯,倒在正怀内。卫醉得利害,倒在一直倾慕自己的学长怀中,正终于把卫送到琳家休息。琳得知亮也有私生子,冷笑指早就不相信世上有完美的人,琳告诫卫,要考虑清楚恒的问题,一定要划清界线。卫明白现在牵涉到一个八岁的私生子,而恒生母已死。琳着卫千万别做人家便宜后母,卫未完全认同琳。恒看着连串事件,皆因自己而起,决定返回上海,投靠母亲的远房亲戚,贤、心无奈同意。

第8集

  亮看着父子合照,终是不忍,向卫道出恒要离去的决定。卫震惊,但又说不出口让恒留下。亮见卫没有反应,不敢强迫卫。正公干完毕,刚好是日离去,卫道出恒离去的决定,正道出发人深省的说话,令卫有所领悟,时亮赶去想留住恒,但沿途诸多阻滞,亮终于迟来一步,眼看飞机飞走,亮绝望中,赫见卫带恒出现,卫鼓起勇气,终于把恒留住。卫终于留住恒,卫道出不忍亮、恒父子分离,所以宁愿恒留下,大家一起解决问题。亮、卫开家庭会议,道出恒将会搬来住的决定,乐、怡意外,乐不明,反问亮是否决定收养恒,令亮、卫尴尬相视,怡却斥问亮是否有女人,恒是私生子,亮无法否认。恒在亮安排下,终于般进林家,但除了亮外始终格格不入,只和亮亲近,对卫更保持距离,亮也特别对恒呵护,让乐、怡感觉被冷落。

第9集

  洁自从认识柏叔叔后,对柏极有好感,小鬼头千方百计要拉拢柏与琪,其实琪也对柏留下好感,无奈柏一心追求琳,祇视琪为朋友。云开始拍广告,但云不惯对镜头做表情;琳大喝叫停机,琳忽然搂着云,令云面红心跳,琳大叫就是要云这种眼神。云对琳产生微妙感觉。同学们讨论起乐、恒之神秘关系,有人指乐为恒的音乐知名度,做马屁精,乐忍不住与肥同学动起手来,竟然在草地上大打出手,恒见乐不敌,上前帮手拉开肥同学,变成加入混战中,老师出现制止,肥同学力指二人打自己,老师看着乐、恒,要见二人家张,乐、恒一怔相视,二人家长同是亮。乐及恒在学校打架事,终被亮及卫知道,二人提议把两兄弟关系公开,但乐及恒一致反对。卫明白孩子也很难面对这事,只有设法开解他们。洁借看电影"超智百厌星",有意撮合柏琪,琪解释自己绝不会爱上柏。

第10集

  云开解恒,得琳助一臂之力,哄得恒一笑。但云对琳好感日浓,只是眼见柏琳相恋,大感不是味儿。云遇琳父,被他骗去金钱,琳大为激动骂父亲死性不改。怡也为恒事出现情绪问题,更和亮闹得不快,借故不回家,得同校学长安鼓励,对安生好感。卫努力和恒相处,但感觉恒仍不接受自己。乐不小心把月的遗物宝盒丢掉,亮及恒误以为是卫做的,亮责备卫,卫被误会,大为激动。亮与恒终于找回遗物,亮向卫道歉,卫原谅亮。琳开始以柏女朋友身份认识柏身边朋友,认识了夸国公司代表James,有机会合作做大企划案,琳跃跃欲试。琳忙于工作,柏相约琪看超级百厌星续集,二人合拍,琪竟重遇洁的父亲Roy,不安,向柏讲当年Roy如何不辞而别拋弃琪,柏安慰琪。琪知道广告试片会上要招呼Roy,感为难,柏义助琪挑衫,准备要以最佳状态向Roy示威。亮、栋、成院长候选人,亮呼声最高,并不把放在心上,反带同一家去圣淘沙渡周未,修补关系。怡在酒店遇上当兼职救生员的学长安,恒乐关系有进展,但恒对卫仍相当拘紧。

第11集

  琳经过琳父一事,和云友情更进一步,云暗喜。柏琪赴酒会,琪装扮美艳,眼前一亮,Roy果被吸引。广告发布会成?,云一炮而红。Roy落力追求琪,琪柏再捉弄他,二人高兴,有微妙感觉。电台台长力邀卫重回电台主持节目,卫仍大受欢迎。有神秘传真散播谣言,指高层有私生子传闻,栋觉是美造谣生事,斥美卑鄙。亮面试时主动承认一切传闲,顺利当选院长,美不满,栋和美隔膜渐深。楼盘销情佳,琳心情大好,云弄即食面和奏琴哄琳,二人相处了愉快一夜。亮接受访问,竟公开恒身份,一家五口合照。恒事轰动医院,众不再视亮为好男人。乐、恒兄弟关系成为焦点,却没有被取笑,反被同学羡慕他们一家和睦,卫一直却处之泰然。怡不满亮公开恒事,心情郁闷,又怀疑安有亲密女友,心情郁闷,在日记中尽情发泄对亮卫的不满,卫无意中看见,意识到事态严重。

第12集

  卫陪怡排队买碧咸限量版纪念品,乘机开解怡,怡遇安,知"女友"原来是他的妹妹,马上心情好转,卫看在眼里,与怡讲心事,劝怡大方接受恒,怡情绪稍缓和。卫主持节目,却不停被听众追问私生子事,导播和台长更提议找亮和卫一起访问,卫坚持不会公开私事于人前。Roy终以诚意打动琪,重游读书时候的地方,琪动容。柏得悉二人约会,禁不住打电话提醒琪不要重踏覆彻,琪被柏的电话惊醒,知已对Roy重燃希望,心情矛盾。云灌录唱片,和琳合作无间。琳约云晚膳,原来欲介绍Denise给云作女友,Denise禁不住主动自我介绍,云终于知道琳的动机,觉受辱。Roy在琪心中渐有份量,琪幻想,希望,为洁找回亲生爸爸,一家团聚。柏对琪日渐关注,与琳一起时显得心不在焉。又见到Roy与美女勾搭,更担心。柏有心带同洁往找Roy,道出洁是他的女儿,Roy吓得面无一色,对琪态度回避,琪责怪柏破坏她和Roy,但对Roy已感心碎。琳以为云、Denise开始交往,有点不自在。

第13集

  琳却不敢对柏道出琳父真相,怕被人知道身世,感觉丢脸,反而云和琳母相处愉快。相反琳以往和云相处更为坦然,开始怀疑对柏是否真爱。巴辣女主持硬要登门访问卫的家,拍摄家庭花絮,卫被迫应付,随手翻乐谱,叫恒拉「安魂曲」,恒按捺心情拉小提琴,但勾起月临终时的伤感片段,崩溃大哭。卫见恒伤心,亮道出真相,卫抱歉,亮抱怨卫将家事公开,不觉伤害恒。琪对Roy梦醒,柏代琪向Roy摊牌,知他不想面对洁的事,更将快结婚。琪感激柏助自己及时回头。女主持访问出街,卫被众人责怪让恒难堪,卫无奈。恒被人指指点点,怡及乐感不自在。安开解怡,怡开始解开心结。而乐不想恒被欺负,以哥哥身份维护恒,提出要恒过三关,开始接纳恒。卫为了恒事,揭力保护恒,挡了一切滋扰,还被亮责,卫心情烦燥,过于劳累不支晕倒,恒竭力扶救卫,忙乱间吐出心声,逃避卫只为内疚,其实感激卫接纳自己,二人相拥,打破隔膜,有微妙的亲切感。

第14集

  卫和恒互相谅解,卫更破例允许恒养龟。恒和乐关系又越来越好。琪挂念柏,知道琳柏分了手,但仍不敢放开怀抱,接受柏。卫看到江月照片,得悉月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却因为亮放弃自己音乐理想,卫忍不住问亮,月是一个怎样的人。亮顾及卫感受,说不想提起往事。琪发现柏对洁照顾有加,更暗中为她修理电灯,琪心中忐忑,柏知琪已动心,决要慢慢表现自己,令琪对自己有信心。云寄居贤家,仍为琳事感烦燥不安,恒见云为感情烦恼,和卫闲谈间,提到月曾说过,只要是真爱,那怕一剎,亦等于永恒,所以为他起名永恒。听了恒之言,卫感不安。云和琳仍在互想斗气,但云终于找籍口跟琳和好如初。云出新唱片,琳欲以月的作品「月亮的秘密」作主打曲推出,因那是月和亮之间的歌曲,琳询卫的同意,卫体恤恒为月出唱片的孝心,同意推出「月亮秘密」。云用心灌录月的作品,亮看过云为月写的序,亮觉云的序写得不够深入,云建议亮也写一篇序,亮婉拒云。

第15集

  琪表面对柏已不在乎,但对和柏的一吻,早已烙印心上,柏对琪的印像也十分难忘。云不满琳有心隐瞒恋情,琳指云事业刚起步,不想破坏云的形像,云无奈接受。栋升职后,在医院工作压力渐大,竟引至生理出现问题,追求各种方法补救,避开美亲热要求。栋仍未能重振雄风,并借故加班,无意间开解了做错事的护士Angel,感到被仰慕,大为飘飘然。云发行唱片,卫看过了序,恒提亮曾经有意见,指云写得未够深入,卫听在耳里,对月亮的故事更感疑惑,却没有勇气追问。云唱片热卖,卫一直逃避亮是如何深爱月一事,亮也表现克制。但在迷你音乐会上,眼见亮暗中洒泪,再也按捺不住,追问亮,他和月的故事?卫为美、栋作和事佬,从美处得悉,亮曾在八年前失踪三日,卫内心疑问更多,卫向栋追问上海之行,到底在亮身上发生什么事,栋指当日正是亮恩师霍院长过世之时,当时二人前往上海参加医学研讨会,亮失踪了三天,害栋奔波寻找,最后亮自行出现。

第16集

  卫开始胡思乱想,对自己失去信心,卫终在连串的疑团下,忍不住与亮表明心意,要到上海一行,要知道当日亮与江月的一段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家卫和亮仁决定不再逃避,一起往上海跑一趟,把收藏在亮仁内心多年的一段婚外情,重现二人眼前。甫踏进上海,家卫开始走进亮仁的内心世界。九年前那段故事,由当年亮仁一次手术失败开始。家卫逐渐认识到,一向积极乐观的亮仁,原来因为一次手术失败,变得抑郁沮丧,甚至乎想过自杀。正当亮仁在人生最灰色的日子,江月出现了。江月几次用她的关怀、用她的音乐,把濒临自杀边缘的亮仁拯救回来,家卫听着,内心百般滋味。在亮仁最不快乐的时候,自己没有对他施以援手。而江月像天使一般,把亮仁拯救过来。家卫不知应该怪她,还是感激她。

第17集

  亮仁忆述往事的时候,也发现原本以为放下了的一段情,竟仍然令他。家卫有点耐不住了,但好歹已经把故事听完,决定和亮仁去江月坟前拜祭一次,就了结此行。谁知这样一来,却揭出一段连亮仁都不知道的故事。九年前一段短暂情缘,亮仁得到江月慰解、开导,面对自己的抑郁症,重新振作;江月亦知亮仁为有夫之妇,没有任何纠缠。双方以为可以潇洒分手,江月为此而谱出一曲「月亮的秘密」,谁知成为绝响。当年未婚产子的江月,熬得过世俗的白眼,却斗不过病魔的折腾、死神的玩弄。亮仁和家卫翻?江月遗下的病榻日记,才知道江月濒死前的一段日子,受尽折磨,在意志最薄弱的时候,极度渴望再见亮仁,却被理智所阻;纵然生命快将消逝,江月亦不容?自己破坏亮仁的家庭,不容?自己伤害家卫。江月的情操,令亮仁感动,更令家卫感动。

第18集

  上海一行结束,家卫和亮仁各怀心事回到星加坡。本来心平如镜的亮仁,开始被内疚、思念所折磨。亮仁不忍把真感受告诉家卫,选择逃避,以工作麻醉自己,拒绝和家卫沟通。家卫察觉亮仁有异样。家卫不怪亮仁思念江月,却怪他隐瞒真实的感受,明明内心不开心,竟还堆着笑脸,替家卫庆祝生辰,令家卫无法忍受,终于和亮仁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两夫妻濒临崩溃边缘,家卫提出暂时分手,她决定抽身,飞往外地,冷静一下,避免跟亮仁再互相伤害。

第19集

  家卫的离去,几个小孩情绪大受影响,更视亮仁为家变的罪魁祸首。妻子离去、子女敌视,令亮仁大感难受,幸而同事朋友的支持,父母从中斡旋,才勉强令孩子和亮仁关系和缓下来。宝琳本来就不信情深的一套,眼见好友受到伤害,更加认定,在男女关系之中,一定要做自私的一方,自我保护。于是,她不断要流云迁就她、接受她的一套价值观,替流云接了?多古典音乐以外的工作,二人的冲突逐渐显现,但流云出于对宝琳的爱,一一忍受下来。亮仁既要工作,又要照顾三个子女,兼顾不来,唯有聘请女佣,谁知天真的子女,以为把佣人弄走,便会激发到亮仁早日向家卫求和,于是他们把一个又一个佣人气走,终于没有佣人肯为林家工作,令亮仁疲于奔命,贤、心唯有轮流到林家,照顾几个小孩。

第20集

  宝琳和流云的关系,终于破裂!一直容让着宝琳的流云,发现宝琳竟偷偷替他推掉了交响乐团的差事,令流云怒不可遏!对工作的坚持和对音乐的尊重,是流云的命根子,宝琳知这次流云真的生气了,高傲的她,虽想挽回,但又开不了口,而流云被亮仁劝导后,亦想跟宝琳言和,谁料富商James从中作梗,令一双有情人误会加探,终闹至分手收场.流云搬出了宝琳的家,连心爱的三角琴都搬走了,面对空荡荡的家,宝琳寂寞了,她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对这段情已经投入得很深.可惜一切已无法挽回.国栋一直在纯美面前抬不起头,扮演着小男人的角色,生活无聊苦闷.想不到,一次酒吧奇遇,却令国栋的生活添上刺激香艳!一个来历不明的美女abbie,作风大胆,一次在酒吧听过了国栋唱歌,看上了国栋的傻劲,竟连夜缠上了国栋.飞车,醉酒,甚至乎色诱,令国栋又怕又爱!国栋飞来艳福,但他没有忘记自己是有妇之夫,虽然美人在抱,仍然在怀不乱.谁知国栋的拒绝,更激发Dabbie的兴趣,誓要把国栋追到手上为止.Dabbie开始走进国栋的生活,甚至乎扮作病人,大模斯样的在国栋面前出现,把国栋吓个半死.家有恶妻的国栋,怎玩得起这种游戏,多番狠求Dabbie放过他,Dabbie却越玩越觉有趣...失恋的宝琳寄情工作,James乘虚而入,展开追求,逐渐打动宝琳芳心.

第21集

  心怡正由小孩长成少女,心事微妙,亮仁父兼母职,一时疏忽,误会心怡和坏人胡混,几乎大闹酒吧,令心怡在朋友面前?架.亮仁知道怪错了心怡,十分抱歉,但以诚意打动心怡,教心怡喝第一口啤酒,而心怡亦体谅亮仁苦心,父女雨过天青,互相学习相处之道.国栋工作压力沉重,纯美却没有关心,反而Dabbie竟然成为了他的倾诉对象,令国栋看出Dabbie狂野的背后,也有真心善良一面.纯美开始发觉国栋行踪有异,而Dabbie亦有心挑衅,主动在纯美面前出现,直指纯美没有资格做国栋太太.二女相斗,为国栋展开飞车大追逐,最后弄至撞车入院,把国栋吓个半死!纯美为Dabbie的出现大吵大闹,不相信国栋和Dabbie没有越轨行为,国栋忍无可忍,终于发火,离家出走!

第22集

  Dabbie知道自己的出现令国栋,纯美关系破裂,好生歉咎,终于主动调停,令纯美明白国栋是多么爱她,多么难得的好男人.纯美亦觉悟前非,自知从前太过份,夫妻破镜重圆.Dabbie神秘的出现,神秘的消失,令国栋曾经有过一段浪漫日子,为苦闷的生活增添斑烂色彩...韦柏和美琪痛骂了一场,关切之情流露无遗,韦柏再不能欺骗自己,终于突破了心结,与美琪展开甜蜜的情侣关系...自从家卫离去,亮仁开始照顾家庭,与子女们由敌视到和缓,最后互相体谅,令亮仁有所得着,对家卫持家的苦心体会甚深.亮仁的心,开始平静,亦发觉对家卫的思念渐深.同一时间,家卫远赴外地散心,眼界扩阔了,心情亦开始转好.亮仁从家卫不断的电邮和明信片中,看到家卫的转变,知道二人和好有望,盼着家卫的回来...

第23集

  至于宝琳,和James越显亲密,James结交上流社会,出手阔绰,仿佛把宝琳的生活质素提升到她梦寐以求的境界.James更教宝琳投资`赚快钱,一向实干的宝琳,开始有点痴迷了...皇天不负有心人,亮仁终于收到家卫回来的消息,一家人欢喜得团团转,开始筹备,整理家居,为女主人回家作出准备!James购下豪宅,赠予宝琳,更令宝琳投资获利,宝琳被一时的得意冲昏头脑,竟开始疏懒工作,把一切交给美琪负责;美琪感到压力,幸而在柏的鼓励下,终于解决工作的难关,表现出过人才华...James收到内幕消息,找到黄金机会,劝宝琳作出巨额投资,宝琳已完全信任James,把房子抵押借贷,全副身家都押了下去.家卫乘飞机回星加坡,亮仁一家喜气洋洋,作出迎接家卫的准备,谁料一整天意外频生,仿佛有点不祥之兆,令亮仁担心.

第24集

  果然,亮仁在机场等候接机之时,得悉家卫的航班出现意外,幸而有惊无险,终于接了家卫回家.家卫在国外走了一圈,内心得到启发,正拟和亮仁道出和好如初的决定,谁料,亮仁竟然倒下,昏迷地上.亮被急送往医院,检查后发现亮感染了竟是一种罕见的变种流感病毒,危险性极高,亮被隔离.卫震惊,在栋的安慰及亮乐观的态度下,方稍感心安.卫回家后,听着子女讲拍亮的各种好,更体会到亮仁对孩子及自己的用心,为之前浪费了与亮相处的时间感到难过.另一方面,琳对公司的事越来越不上心.最后竟自己多年辛苦经营的公司毫不留恋地转让给琪,一心享受着金钱带来的虚荣.对琳的变化,柏,琪皆为此担心,苦劝琳小心James,但琳已彻底为James所迷惑,丝毫听不进去.最终琪在柏的支持下接手广告公司,成为新老板.怡为了学校田径赛苦练平衡木,全家动员全力以赴,借此表达亮仁也要全力以赴战胜病魔的心意.最后怡终于克服畏高,林家终获全场冠军.卫及孩子们带着奖杯,兴高采烈地来医院向亮报节捷时,不料亮病情却急速恶化.

第25集

  亮因高烧不退,已陷入昏迷,对现用药物反应不理想,如果再找不到新药,亮将随时不会再醒来.卫虽不断地鼓励和安慰自己和孩子们,但随时会失去亮的危机让她感到慌恐,回味着与亮的种种过往,卫更明白珍惜的重要,琳则为亮而唏嘘人生无常,认为更应享受人生.加拿大发生山林大火影响琳所投资的股票,然在James的鼓励下,琳还是将最后有钱也投入了股市.此时琳不知James因亏空炒股而被公司开除.亮的病情令众人忧心,恒在亮病房外拉奏(月亮的秘密)希望借此鼓励亮,但亮的病情持续恶化,施用新药成了救亮唯一的希望.众人在等待施用新药的效果期间,各人饱受精神压力,卫恍惚间竟见亮拋下自己,随江月离开,大惊.此时收到亮的心脏停止跳动的消息.亮心脏停止跳动,卫与孩子们抱头痛哭.幸得栋没有放弃在最后一刻将亮从死神的手中抢救回来,坚持最终得到回报,众人喜极而泣.亮劫后逢生,在家人的支持和栋的努力下病情逐渐好转,卫等终算松了口气.栋因救亮一事,尽得医院各人的尊重,美为此甚感得意,与栋夫妻感情更进.琳一次在探望母亲时,得知加拿大山林大火再度失控,股票再次大跌.

第26集

  琳大惊,急寻James不果,方得知James不单已被公司解雇,更涉嫌商业诈骗被警方通缉早已失踪.琳经济顿出现危机,银行户口被冻结.云,柏等得知事件后,皆表示关心,云更欲施于援手,然自尊心极强的琳拒绝了众人的好意,决定申请破产,一夜之间琳失去了所有.一向沉迷赌博的琳父再次出现,故技重施欲再以琳母为威胁,逼迫琳提供大量金钱.琳母怒掴丈夫,力护琳,原来琳母并不胡涂,早已知晓一切,母女相拥痛哭.亮痊愈终可出院了,卫,亮经此一劫更体会到珍惜的涵意.另一方面,美怀疑自己怀孕,终可以弥补过去的遗憾,一圆做母亲的心愿,为此对栋充满感激.视之为英雄.美却因用过期验孕棒发现吉欢喜一场,由怀疑有身孕变成怀疑自己提早更年期,心情沉到了谷底.琳破产之后,各方的不顺令她开始消沉.取走琳母户口仅有的十多万元豪赌发泄,不料在赌场见到落泊的父亲,最后琳输光所有的钱,跳楼的那一刻,琳父终赶到,向琳忏悔,琳的破产换回了父亲的大彻大悟,琳也决定重新振作.琪找到了琳,邀请琳加入公司做股东,并搬去与自己同住.云更是一直关心着琳,琳虽心知,却暗示不会再涉足感情,鼓励云前往美国发展,云也唯有接受,两人中断的情缘并未就此再续.

第27集

  云,琳未能再续前缘,琳寄情于工作,再展女强人本色,云虽然接受了哈佛大学的邀请,但希望可以留多几个在新加坡,恒知云心牵挂琳,用各种籍口为两人制造独处机会,琳虽然对云也同样牵挂,难以忘怀,但自知与琪不同,不会拋开事业随云前往美国.与其日后痛苦,宁愿将这份情埋在心中,撰择放弃.柏与琪感情稳定后,爱玩的本性渐显,终忍不住朋友相邀玩通宵,柏的风采吸引美女投怀送抱,柏虽坐怀不乱,却忘了打电话给琪的承诺,令琪担心了一整晚,后又因柏一连串的不经意,令琪感到不受重视.一日,柏的一位旧情人喝醉向柏哭诉,柏本朋友之义让其留宿.正巧琪上门,一连串的误会,令琪再无法忍耐,大发脾气.琳明白琪的感受,提醒柏,但柏自问并没有错,不肯主动打电话道歉.就在此时琪发现自己再次怀孕,欲找柏,不料柏因总公司出事,被紧急召回美国处理.但琪不肯相信,因为当年Roy带给她的伤害,令琪认为柏也像Roy一样,弃她而去.几番思量隐瞒怀孕之事,决定坠胎.琳得知真相后,大为紧张,与云寻找琪不果,两人大吵,然却对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的脆弱似有所悟,此时,琪在手术室等候医生的到来,而柏则在飞往新加坡的航班上,正在赶回的途中.柏赶回新加坡,终于找到了琪,得知琪并没坠胎,大喜,并解释事件要琪相信自己.然琪却指柏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要求暂时分开.柏对琪的感受感到疑惑,茫然,终琪,柏终在卫和琳的开解和启发下,两人重归于好,琪终答应下嫁,由琳,云分别担任伴娘,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