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法庭检控主任唐志高(马浚伟饰)受人诬陷,辗转进入一时装集团任职法律顾问,并与集团主席童展龙(岳华饰)侄子童日进(吴卓羲饰)成为挚友。高重遇初恋情人徐颖(廖碧儿饰),却发现她与龙关系非比寻常。龙妻子金枝(米雪饰)意外发现进的身世秘密,誓要置他于死地。

  此时,高却怀疑时装公司不单从事外围,更参与国际军火贩卖活动。而事实的真相却让人扑朔迷离,究竟谁是真正的幕后指使?

  卖点:外围集团害人不浅,引起非法借贷、走私贩毒、买卖军火等罪行。剧中男女主角凭着不屈不挠的精神瓦解外围集团。

  幕后花絮:虽然说最近吴小生的势头有所减弱,在此剧中第一男主角又被马仔拿走,但是从07年的发展来看,还是参演了很多的重头剧。此剧也是岳华返港拍的首部剧集,十多年前《义不容情》中的冯世邦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至于《突围行动》能否突围而出呢?还有听闻马浚伟去马场拍外景,遇到《勇往直前》中的拍档“小飞象”,感觉挺有意思,如果“小飞象”能在此剧中出现,相信会勾起很多人的回忆。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在人头涌涌的马场公众席上,唐大海与律政处检控主任的儿子唐志高赌得兴高采烈;富豪童展龙与妻子宋金枝亦在马主包厢,与他的弟弟童展鹏言谈甚欢。因缘际会下,高认识了鹏的儿子童日进。已退休的大海最大的乐趣除了赌马外,便是到区域法院看儿子工作,但这乐趣却因他欠下高利贷而结束了。正在申请调任政府律师的高发现了此事,唯有将买楼的首期代父还债,不明所以的继母何美妍及妹妹唐芷敏还以为高不获取录而放弃买楼。另一方面,高的好朋友殷向明督察则努力打击外围马集团,他的妹妹向晴因带受伤流浪狗求诊而认识了当兽医的进。晴目睹交通意外,却认出不顾而去的车应属进所有,原来这是鹏的二子日昭所为……

第二集

  晴到进诊所领回小狗,更对进说出已成目击证人指证他肇事不顾;高得悉明遇上一见钟情的对象,从而展开网恋。进约高骑马,高力劝进放弃代人认罪。记者追问进之事,龙查出真相后,要昭自首,原来一切全是儿为令进脱身而暗中策划。海回旧公司利高拿探访同事,顺便打听失踪了的外围拆家大麻成的下落,期间受不了友侪的怂恿,再陷进外围赌博中。童家庆祝昭不用坐监,但进偶然听到元可能与外围马集团有关。大麻成尸首被发现,明从海口中得知是元介绍成入职。海连败,再向食人标借高利贷。高与初恋情人徐颖重遇……

第三集

  高约颖一起当义工,颖发觉自己对高还有感觉。颖应明之约会,更无意中令明得到启发,决定全力追求她。海欠下高利贷八十万元,向妻子美妍的私房钱打主意。成的尸体被发现,枝特意提点元小心不要在进面前露出马脚。龙大儿子日朗仍在外国留学,适逢进诊所搬迁,龙借机向进游说要他加入利高拿集团助他一臂之力。颖得知高感情真空,决定主动出击;海欠债之事东窗事发,敏竟连妍也责骂,高气愤下掌掴了敏,妍则伤心得夺门而出,高唯有带海追回母亲。刚好颖传来相约见面的讯息,却被芷敏恶意删去……

第四集

  明掌握了元的行踪,亦准备以计划「突围行动」将集团一网打尽。颖正式与明发展,她到明家时不慎刺激了晴的心理创伤,亦明白明兄妹成为孤儿的原因。高家受到骚扰,海暗自心痛自责。进任职市场部副经理,开会时发现元对品牌代言人Apple的不良表现多番包庇。在重拍造型照当天,儿得悉Apple有滥药习惯后,暗中将证据交进,最后龙取消与Apple的合约,元更因此向进恶言相向。晴得进开解,进更建议晴到利高拿应征采购员的工作。敏被淋水恐吓,妍惊慌失措,其后更发现海竟藏有马报,心痛欲绝向海提出分手,并带敏离开。

第五集

  标竟将海欠债一事传真至法院;海探望妍,但敏竟说出母亲为了避他已回内地,海痛心疾首。海欲到法院见儿子,却得知法院上下已知道他欠债一事,更误信自己令儿子调职无望。海执意以死忏悔,高刚回家,欲将已成功调职政府律师之事与父亲分享,却只见海的遗书,原来海将一切都误会了,高成功调职外,妍回乡亦只为卖掉袓屋筹钱还债。明与颖约会时发现标竟是个爱儿的慈父,明逮捕了食人标,要他引元到外围赌档;警方瓦解了元的外围马集团。警方到童家搜查,但想不到童家上下竟对元经营外围马一事并不知情。

第六集

  元获保释回家,龙大兴问罪之师,在枝协助下,众人相信元被捕时正欲洗手不干。传媒连日追访,令龙饱受压力。晚上,元欲弃保潜逃却遭枝阻止;枝更夸下海口可以令元脱罪,但此事却为昭所听见。身为污点证人的标擅改口供,否认元是集团主脑。明猜测标应被威迫,最后查出他的儿子被绑。明终成功救人,元亦被判有罪入狱四年。高到海坟前报出喜讯。明大案已结,正在家中放松享受之际,颖突然出现,令他大出洋相。龙在报上登广告与元断绝关系,虽然他解释此举乃为向股东交代,但枝仍然不悦。儿欲搬离童家,幸得枝与进阻止,龙亦出面挽留。

第七集

  高为替母亲打气,请明与颖同上家中吃饭。颖发现妍尚不能对海之死释怀,于是运用其专业知识令妍明白要走出这困境,之后颖更带高母子到戒赌团体的分享会上,令二人压力得以大减。颖发现明刻意委屈自己,终按捺不住,与明坦言情侣间应将自己的喜好分享,可惜明仍不明白。进与颖遇上,进主动力邀颖成为利高拿时装代言人,可惜无功而回,但在明家二人却再相遇;明得悉事件前后,竟主动要求颖答应,令她感两人距离更远。晴进入利高拿事事得进照顾,儿妒意渐露。明私下替颖答应成为品牌代言人,令她向明提出分手。

第八集

  明因分手之事影响而发生交通意外,二人为免让晴担心,刻意隐瞒分手之事。在医院中,高与颖终冰释前嫌,而二人亦同意为了明不再提复合之事,但明却意外得悉一切;另一方面,明收到CIB消息,元的外围集团死灰复燃,更得悉原来枝与元之父乃黑道中人。明看出颖仍爱高,特意约二人见面,说清楚不要二人为自己而牺牲。明觉得心头大石放下之际,却堕入圈套,遭杀手伏击而亡。明横死,晴悲伤不已,却发现原来高与颖已成一对,更误会高是第三者,高唯有请进代为照顾晴。儿见进处处善待晴,担心进会被晴夺去,于是……

第九集

  进主动向儿说出自己对她只有表兄妹之情,令儿大受打击;儿上司Anita多番打压她外,更向进投诉,令儿决心报复。敏在酒吧得昭欣赏,二人开始热恋。龙夫妇发现新一季的设计竟被对手Moonlight抄去并抢先推出市场。工作时晴与儿齐发现Anita竟与Moonlight高层有联络,经私家侦探调查确实后,认定是她将设计私下卖给对手,因此被龙开除,原来整件事是儿的诡计,成功让她赶走不满自己的上司之余亦有大笔进账;童家的大儿子日朗自英国学成回港,枝大乐。进与高发现晴表面如常,其实内心仍未走出丧兄之痛,于是进努力照顾……

第十集

  高在路上遇上敏与昭一起,因发现敏当街滥药,高情急下强迫昭让他带继妹离开。高向进求助,进劝昭不要沾手毒品,昭却嗤之以鼻。公司盛传日朗入主利高拿后,进将失势或离职,晴关心特意问候。龙主动要求进留下,亦正式委任日朗为CEO,进出任市场部经理。日朗等招待员工到会所开会兼玩乐,进却趁此机会对晴表白,晴受宠若惊但亦欣然接受,但此事竟被尾随的儿看在眼中。高追纵到酒吧,更发现真的是昭教敏吸食软性毒品,高被昭插赃,被搜出身怀毒品。因敏协助昭,力证毒品是兄长所有,高因此被定罪留有案底,亦丧失律师资格。

第十一集

  敏离家与昭生活,与母亲茶聚时诉说如何享受富裕的生活。进向龙提出欲招揽高进入工作,龙答应约见高。枝原来亦有经营军火走私,但军火被本地警方检获,令枝损失不少。元突然患上急性肾衰竭,性命垂危,儿与枝担心不已。龙交予高的考验,是要他解决集团被外国名牌控告侵权之事,因表面上证据确凿,高唯有费尽心思,最终成功与对手达成合作,令集团声名大噪。进向家人公开与晴的恋情,枝不以为然,儿却恨得牙痒。晴与妍看到昭带着新女朋友上街,妍以手机拍下情况,昭欲阻止向妍动粗,晴欲助却不慎弄伤昭……

第十二集

  晴被袭,幸进折返成功打退贼人,昭突向枝借款三十万,枝已猜想到晴之事是昭所为。朗要进陪他到瑞士公干,更将晴调入设计部,儿暗觉没趣。颖再次回港,更向高等说明将长留香港发展。进约一众好友到会所游玩,颖再与龙相遇,龙重提错失颖这人材,颖却一反常态,主动答应担任品牌代言人,令龙大喜。儿设计欲跟随朗等到瑞士,却因被狗儿咬烂护照而不能成行。敏到酒吧质问为何昭将她的附属卡停用,更因此与昭起冲突被赶走。高买金饰送颖时遇上敏变卖饰物,高追出时竟遇上警匪枪战,高为救妹妹甘成为人质……

第十三集

  朗在瑞士因伤及脊椎以至全身瘫痪,枝全心照顾朗之余,亦看到儿主动照顾爱儿很是欣慰。朗终被送回家,昭竟带来大批成人纸尿片,枝为此大发雷霆。枝见进不避污秽全心照顾朗,对他开始软化,更说出原谅进,令他十分感激;进因看到枝为朗的慈爱所感动,亦怀念起未满月便出走的母亲李淑玲。进在利高拿前遇上与母亲十分相似的人,而她因分神跌伤,进主动将她送院,令高大惑不解。进从母亲口中得悉原来她已再婚,更知道这次回港是为了筹钱营救因生意生败被禁锢的现任丈夫。进特意载玲与朋友相见,却发现龙之车亦泊该处……

第十四集

  在龙与玲的对话中,进发现自己竟然是龙的亲生子;玲临离开前约见进,亲口向他道歉之余,亦叮嘱不要让此事给鹏得悉以免令他受更大伤害,进最后悄悄赠送巨额支票给母亲以尽孝道。龙在早餐时取走进饮用的果汁做化验,却被儿碰见。龙与进谈个明白,亦以保护鹏为名,要求进要保持以往关系,不要处处回避;朗手指头可微动,家人大喜过望。敏第一天当上侍应,却不幸遇上昭;昭手下到处收外围,惹下不少仇怨,但昭仍不知大难临头。枝找龙吃饭,却和儿发现龙检验DNA的报告。在鹏生日当天,枝私下质问龙……

第十五集

  鹏得悉真相之后追打龙,龙却因此心脏病发,龙欲求枝原谅,枝虽气难下,但仍答应表面上装作无碍。进以真情令鹏明白进视鹏为亲父,父子情更为稳固。龙与鹏商量,鹏指是兄长破坏他的家庭,更说将搬出,龙急问进会否搬出,更欲将自己的股份全数赠与进以作补偿。朗身体反应渐好,但医生却发现他生有脑瘤,如不理会将致盲,枝听后伤心不已,亦要求家人保守秘密。晚上龙向枝展示,已将自己股份建立一个照顾朗复元的基金,亦说将安排昭进公司,枝刚喜上心头,龙却说已将CEO之位交予进,枝听后心下一沉。

第十六集

  枝思前想后,以为保护朗不受伤害之理由,准备对付进。龙向颖询问减压之法,颖提出以运动减压,因得悉龙懂社交舞,因此自荐成为舞伴,龙与她舞罢尽兴而归,对她更为欣赏。敏出粮后特意买礼物送予家人,令妍大感安慰。枝得悉进将单身行麦理浩径,急忙通知杀手;进被袭刺伤,幸得高所救。高发现匪徒遗下明的饰物而感到不安,向警方提出自己看法。龙主动约枝跳社交舞,令枝想起已成为夫妇三十二年,终接受龙的道歉。警方联络高,说出殷向明之死亦有疑点,更要求高接近枝搜集证据,高想起死去好友,决意协助警方。

第十七集

  鹏对进说出应是枝买凶杀他,进不信,鹏无奈。鹏患上冠心病需要施手术,但他想尽快与进移居至纽约,所以宁以吃药压下病情。进向晴求婚,晴答应亦应承随他到美国生活。龙要求鹏不要前往美国,鹏说出龙只是不想进离开童家,龙语塞。龙想出以朗向进说项;朗要求进多留在利高拿一年,进被打动,幸得鹏开解进。进在晴家过夜,但早上竟传来鹏已逝的消息!在坟场上,玲出现向进打气,令他的伤痛减轻。枝向进谈判,说他已得到鹏的遗产,要求他搬离童家;进说出打算将遗产成立童朗基金,绝不会再与童家扯上关系。

第十八集

  进向朗告别,更鼓励他要养好身子做手术;进暂搬进晴家,两小口严如新婚。颖向龙请教模特儿合约之事,更不断赞赏龙成熟可靠,龙暗自高兴。高介绍有名的中医师替朗治疗;昭看在眼里感不悦,枝反教训昭应知人善用。原来枝经营的军火生意,龙亦有参与;枝因要陪伴朗就医,主动请颖与龙一同出席慈善舞会。颖为了赴龙之约,临时推掉与高出尽办法才得以成行的演唱会,高不满;舞会上颖主动说出与高吵架,龙努力开解。高从杂志照片中得悉颖私下送赠礼物给龙;高致电与她欲查问究竟,但竟发现颖竟突然说要回加拿大一周。

第十九集

  龙在纽约倾谈军火买卖之际,颖突然出现,龙大喜过望。高请来语言治疗师让朗重新学习说话,而高求枝借七十万周转,枝要求高替她洗黑钱;高在运款途中被CIB所截,并要求他指证枝,但高却不为所动。原来这一切均是枝安排,欲试高的忠诚。高探望进,更受影响购入浪漫的「有字盆栽」欲送颖;颖回港后,高发现颖曾到了纽约,两人又起争执。翌晚高发现龙亲自送颖回家并送上钻石颈链;高向颖查明,她反大方地要求分手。警方决定捣破昭的外围集团,但昭竟拒捕并胁持警务人员……

第二十集

  龙质问枝事情为何变得如此难堪,更责难会影响利高拿的股价。枝听后气愤不平,说出当年如不是枝与江湖前辈联络重操故业,利高拿早已消失;龙无言。儿探望元,从父亲口中知原来枝才是外围集团的主脑,儿向枝查问,枝承认一切。敌对时装集团Moonlight主席蒋耀权约儿见面,他想收购利高拿,要求儿搜集机密资料,更威胁将公开儿出卖公司之事,昭屈服。枝重用高,龙亦将他升为市场部经理;儿为阻止收购,她特意放消息给记者,却令元在狱中被人毒打。儿终决定向枝坦白一切,以元与朗为支持,成功令枝原谅了她。

第二十一集

  高把握机会将间谍软件装于枝计算机时,险被枝发觉,但颖出现协助解围。原来颖的真正身分是加拿大警察,这次是特意潜入童展龙的军火集团搜集证据。晴因知道龙夫妇将出外,特带进探望朗,儿亦公开与朗拍拖之事。龙突提早回来,竟向进说放弃要他回公司,更刻意让进看到自己衰老的一面;早上,儿向枝说出进探望朗之事,更绘声绘影说晴攻于心计,要枝提防。元病危,枝偕儿赶往见他最后一面;在家庭会议上,龙提出低调处理丧事,惹得又与枝起冲突。颖等见机不可失,刻意造出与龙有染的假象,令龙夫妇几近决裂。

第二十二集

  儿感在利高拿失势,对晴说出自己只是伪装好人,这番说话却刚巧让进听到,儿急谋对策。进为了朗着想,主动约龙说出所见;朗遇上意外,儿刻意舍身相救,令枝觉儿是真心喜欢朗。龙将儿调往上海,枝愤然向龙理论,更代儿辞职。颖刻意挑衅枝,之后却遇袭受伤,龙认定是枝所为。枝收到军火订单,但却认为风声紧欲取消买卖,但龙因对枝有成见,竟主动重掌军火买卖生意。在颖生日当天,龙欲上颖家,但却遇上军火被捣破而临时离开,一路守候的高乘机上颖家中与她庆祝,但龙竟去而复返……

第二十三集

  龙借醉意欲与颖成其好事,颖以苦肉计脱身,更令龙答应在他与枝离婚前,不会有非分之想。晴原来已有身孕两个月,进大喜。儿主动向朗示爱,但龙却反对婚事,枝为免夜长梦多,欲趁龙离港先让二人成婚。高将消息透露与晴;龙赶回香港欲阻止婚礼,可惜朗一心要娶儿为妻,龙阻止无效。儿与龙几乎同一时间得悉晴有孕后,龙大喜过望,特意对晴多加照顾,儿令枝觉进等有意以此争夺童家家产。枝杀意起,指示杀手对付进夫妇,幸二人大难不死,高亦趁此机会要求进协助搜集龙罪证。进答应,但为了晴安全,将她送往加拿大以策安全。

第二十四集

  会议途中,高得悉妍得了急病而临时离席,龙却发现颖对此事异常着紧,最后他更发现高与妍并没有分手。晚上颖回家遇袭,幸颖身手敏捷打走歹徒,翌日龙向颖暗示是他使人教训她,更立即与颖解约。龙与枝说出此事,更要枝小心高可能另有所图,枝请来私家侦探查出家中已被装了偷听器,得知可能有生命危险的高,成功逃过了汽车炸弹的袭击。进与枝等的冲突加剧,枝更不避嫌在朗前说出进乃他亲大哥,更说他留在童家只为谋夺家产,朗大受打击。因颖与高身分败露,进唯有以身犯险,潜入龙房中偷配其锁匙,却与龙遇上。

第二十五集(大结局)

  进成功查出龙与枝收藏罪证之方法时,却遇上龙等回来,进终得知鹏之死是龙一手做成之时,龙趁机痛下杀手,将进刺毙。警方空群出动到童家搜查,亦无法得知进去向,原来枝早安排杀手将进尸首运走,却亦因此遗下罪证,儿将怒气向朗发泄,令朗明白自己父母原来坏事做尽。朗为要令母亲自首,不惜以死相谏,枝亲眼目睹此事,不禁大受打击。警方逮捕杀手,而晴亦从加拿大回港,却发现已与进阴阳相隔。警方到童家逮捕枝,却没法找出龙罪证,高从进的最后留言发现线索,让龙的罪证曝光。龙情急之下,竟持枪胁持晴……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