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杨过(古天乐)因一次机缘巧合,误闯入活死人墓中,更拜得古墓派掌门小龙女(李若彤)为师。两人相依为命,在不知不觉中萌生微妙的男女感情,且达到生死相许之境。两人对此情坚贞不渝,纵遇小龙女被尹志平(陈启泰)所辱皆能屏除世俗眼光而当众成亲,纵使相爱亦分离,亦终能在十六年后与绝情谷再续前缘……

  另一廂,过与郭靖(白彪)、黄蓉(魏秋桦)一家的恩怨却是斩不断理还乱,靖曾将女儿郭芙(傅明惠)许配予过,但为过所拒绝。自始芙与过积怨日深,在一次误会中,芙更一刀斩下过之右手,芙因爱成恨。而小东邪(李绮虹)对过豁达情深,鼓励过于天涯海角间觅龙,而自己则将爱慕过之深情默默藏于心底……

分集剧情:
第1集

  陆家庄两姐妹遇见发疯的武三通,听到了武三通和陆展元的恩仇。

  这天,陆家庄来了一道姑李莫愁,将陆家的下人们杀得横尸遍地,众人大惊不知如何是好。李莫愁自我介绍说是陆展元的旧识,因为陆展元另有新欢而使李莫愁怀恨在心,欲将陆家上下赶尽杀绝。陆展元、何沅君自知大难临头,让女儿陆无双逃亡。武三通疯癫异常与李莫愁过招,李莫愁杀陆展元、何沅君二人,以冰魄神针伤过后侠持陆无双逃逸无踪。

第2集

  失去记忆的欧阳锋误将杨过当自己的儿子,四下找不到杨过,就留在陆家暗道里等候杨过,无意间看见一只蛤蟆,进而回忆起蛤蟆神功。

  杨过身受李莫愁的针毒不省人事,遇上郭靖和黄蓉相救,黄蓉对一个当日仇人面容相似的杨过,深感纳闷,又遇上陆家庄遭到李莫愁的纵火,郭靖、黄蓉赶到现场寻找蛛丝马迹。

  郭靖、黄蓉回客栈,咋见店小二无礼待杨过。细问之下得知杨过杨康之子,二人为之惊诧。

  郭靖黄蓉念及杨过是穆念慈杨康的儿子,决定带杨过返回桃花岛疗伤。

  郭靖、黄蓉对杨过各持己见,郭靖视杨过为儿子,黄蓉却处处防患与未然。杨过不知利害,一时担心欧阳锋的安危

第3集

  郭靖黄蓉带杨过回到桃花岛,三人养伤之余,黄蓉也收杨过为徒弟,黄蓉恐怕养虎为患,,不欲教杨过习武,乃以修身养性为由,终日逼杨过读书,杨过对书本无味大感无趣,欲求教郭靖习武,却被郭靖以答应黄蓉不干涉教导为又拒绝。

  郭靖黄蓉的女儿郭芙脾气怪,自幼任性,将杨过当作眼中钉,经常同师兄弟武敦儒,武修文联手作弄整治杨过.杨过论武功,精明均不及郭芙,加上血气方刚,粗手重脚,引起诸多事端,郭靖黄蓉观点各不相同.为此意见不合,但郭靖乃顺黄蓉之意,私底下却为杨过心疼。

  杨过针毒再度发足,郭靖黄蓉束手无策,叹息杨过是承杨康的罪,注定命该如此。

第4集

  一日,杨过遭郭芙等捉弄,杨过怒不可支与三人大打出手,眼古当然败战转头就逃,郭芙武敦儒,武修文依然不罢休.杨过狗急跳墙.推倒山上巨石差点酿成大祸,误伤郭芙的性命。

第5集

  杨过深感闯了大祸,惊慌逃逸,郭靖黄蓉各自为杨过偏袒,郭靖连夜寻找杨过,杨过避而不见,郭靖大感忧心。

  杨过忙于躲藏郭靖的搜捕时,竟然与找上岛来的欧阳锋相遇,二人重逢喜不自胜,欧阳锋疯癫视杨过为子,杨过见欧阳锋与自己同病相怜,与欧阳锋悻悻相惜。杨过恐郭靖与黄蓉发现欧阳锋,会对欧阳锋不利,乃与郭靖返回郭家,趁夜背着众人替欧阳锋送饭菜,欧阳锋见杨过身受毒害,乃相传给杨过独创的蛤蟆功,逼毒出体。

第6集

  郭靖黄蓉无意间发现杨过身毒无治而愈,不名所以,黄蓉因而对杨过起了疑心。这日,杨过禁不住郭芙武敦儒武修文一再的挑唆,与三人再度动手,情急之下杨过使出欧阳锋传授蛤蟆功,众人惊愕,黄蓉更加是大发雷霆,被迫杨过供出欧阳锋的去处。杨过不从投海自尽。黄蓉抵不住郭靖求情将杨过救起,黄蓉、杨过二人从此势同水火。郭靖终于同意将杨过送离桃花岛。

第7集

  郭靖带着杨过前往全真教途中,杨过问及身世,郭靖恐怕杨过发现杀父仇人是黄蓉,故意有所隐瞒,杨过苦苦相逼,郭靖为人老实,意识惊慌将全真教的石碑毁损,被全真教弟子误以为恶徒来袭,将郭靖和杨过团团围住。双方激战,郭靖以非凡的武功击败全真弟子。

第8集

  郭靖说明来意,尹志平、赵志敬不信其当下出手与郭靖对上,混战之中,赵志敬侠持杨过离去,并对杨过加以凌辱,这时,重阳宫内大队番僧来袭击。丘处机、马等人势单力薄,分身抵抗,番僧大肆破坏,火光冲天,郭靖见状赶至助阵打退众番僧,尹志平赵志敬见状大感惊异,郭靖、马久别重逢欣喜若狂,赵志敬侠持杨却因缚人反被人缚,自此对杨过记恨在心。

第9集

  霍都、达而巴率兵前往古墓,全真教众人赶至阻挡,告诉龙,龙不知好人心当场下逐客令,众人无趣,坐等龙尝到苦果后发誓求救,不料龙以玉蜂退敌,众人当下佩服龙的能力。

  一场风波终于告平静,郭靖托杨过给丘处机,丘处机闻郭靖先前所述,就有意教赵志敬收之为徒,杨过不从。

第10集

  杨过知道赵志敬怀恨在心,必定以恶相报,不拜赵志敬为师,丘处机置之不理,逼迫杨过屈服,赵志敬暗自得意,故意公报私仇,专门整治杨过。一日比武,故意让不会武功的杨过下场较量,结果激起杨过体内蛤蟆内功,打伤对手。众人震怒,杨过逃逸出重阳宫。

第11集

  孙婆婆恼小龙女无情,负气带上杨过离去,前往曲折南针叫送蜂毒解药,全真欲擒杨过处置,婆婆出面与众人起冲突,危急中郝大通错手重创了孙婆婆,孙婆婆临终要小龙女收杨过为徒弟,并嘱咐一生要照顾杨过。小龙女答应。小龙女带着杨过回古墓,杨过就拜小龙女为师,小龙女也信守偌言授杨过武功。

第12集

  龙、杨过练功疗伤,尹志平、赵志敬误会龙籍口练功,实对杨过动邪念,龙激怒异常,内功大损无力抵抗,命令杨过杀尹志平、赵志敬灭口,杨过誓死保卫龙的名节,尹志平见之于此,挥剑自断尾指发誓日后一定保密。杨过偕龙回古墓,龙气若游丝,杨过心急如焚。

第13集

  龙、杨过威迫在即,二人暂藏一密室,龙说自己命在旦夕,愿与李莫愁同归于尽,但求杨过出古墓以断龙石阻断出路,永不回头。杨过依言出古墓断龙石,却又折回,四人都困于古墓内面对死亡,龙、杨过二人生死与共,不料竟寻获石棺下另有一条出路,龙因杨过愿为己赴死,感动不已,二人重获新生,决心共闯江湖。

第14集

  李莫愁发现龙、过的行经,随即跟踪寻得出口逃出古墓。黄山山脚,过茅屋安顿,与龙争双双住下。龙因前伤未复元气大伤,杨过建议二人返回古墓密室,修炼全真教祖先王重阳留在古墓中的九阴真经,以疗龙的内伤。

第15集

  杨过下山,在客栈遇见全真教道士,边设计作弄。后有假扮傻蛋,欲与小龙女重逢。但不料来的并非小龙女而是腿有残疾的陆无双,杨过在失望之余出手帮助陆无双,并装傻戏弄,后又帮陆无双逃过李莫愁的追杀。

第16集

  杨过虽然双眼失明却依然惦记着双的安危,除外寻找双时与尹志平相遇,平惊愕过的出现,待发觉过双眼已经失明,即可隐瞒了龙的行踪,携龙远走。

  愁误信双的话,四处追杀乞丐帮夺回秘诀,途中与过相遇相见格外眼红,过双目失明,身处下风,当下取出九阴真经,不料竟然因而打通经脉,开了双眼。过、双惊喜,就联手攻击愁,危机之际蒙面女程英出手相助。

  芙、儒、文背着靖、蓉离开桃花岛,正好遇上愁追击过、英过招,乃出面阻拦,愁恐怕靖、蓉随行于后,无心战恋,芙以为自己的工夫不得了,就趾高气昂,出手教训过,过不以为然就与双承荫离去。

  芙、儒、文初入江湖,阅历很浅,在集市上遇到凌千峰。凌千峰花言巧语将郭芙花倒,使郭芙对凌千峰推心置腹。

  过返回破庙取出秘诀归还给双,双有心以秘诀谢恩,过盛情难却下应允以秘诀解救受愁毒害的灾民。

  众人夜宿禅院,恰逢芙躲雨到此,芙、过相见眼红,芙以言语相激,过感激靖的照顾之情不以理会。凌千峰有所图,对芙大献殷情,过冷眼观看,要芙留心江湖险恶。芙娇宠任性不领情,反而当中羞辱过,进而揭发英的臭事,程英自卑相貌,过见状给了劝慰,英、过结为好朋友

第17集

  芙难以抵抗凌千峰的甜言蜜语随凌千峰出游,过阻拦,芙恶言以待。

  芙误入贼船,凌千峰和涂干得意万分,对芙心怀不轨。芙后悔莫及,幸亏过出现解危,芙反而出言羞辱过,过被芙挑到痛处,情绪激动,发足狂跑。双尾随而至,杨过激励双,命令双离去。

  杨过心烦意乱在旷野中奔跑,巧见一匹马,骑马回禅院。

  英看出双对过日久生情,当下居中调停,过只道双气结于自己的无心之言,乃好言相劝,不料双误解其意,更为杨过芳心大放。

  平、龙前往大胜途中受风雨所阻,二人滞留旅途中客栈。

  过因挂心龙,终日心情烦闷,英有意帮助过寻找龙,陆无双不理解其中原因,见英与过来往过密,醋意大发,欲揭程英的伤疤。过发现英行迹可疑,过、双跟着英来到龙下榻处,尹志平暗自心惊。

第18集

  尹志平惟恐夜长梦多,买通乞丐帮弟子,向龙诈言英雄大会已取消,打发龙回茅屋等候消息。双话误会,英免三人尴尬就不辞而别,过、双感伤之余,终于体会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二人骑马重新上路。

  过、双在途中遇到四个醉鬼遭乞丐帮洪七公的无情打杀,过不明来龙去脉出手与洪七公对招,洪七公发现杨过乃过路人索性以假死瞒众。

  四醉鬼感谢过替自己除去心头大患,携过、双回庄,过得意非常,却听四醉鬼在说邪门勾当,才发觉所救非人,急忙寻双踪影,洪七公现身击毙四醉鬼,开银救贪。

  过枉做好人,遭到洪的调侃。过问洪七公的下落,洪其实是乞丐帮的帮主,他见过不经事,就教训一下他。杨过引路寻得洪和双所在,双脚被洪七公打断,杨过不知原委,与洪发生冲突,洪斥责二人断腿乃于治疗,过、双恍然大悟,面有愧色。

  过为洪所忌,过道事出于乞丐帮弟子横行无忌,欺压善良,才引发误会。

第19集

  杨过知道洪好吃,当下以珍奇野味讨好洪,洪七公冰释前嫌。

  乞丐帮举行英雄大会在即,不料青石镇乞丐帮弟子竟离奇失踪,洪、过明察暗访发现肇事者乃杨过的义父峰。洪、峰当年华山论剑,势不两立,如今峰虽然疯癫,但数十年憎恨之意深印于脑,当场与峰展开恶斗。过劝阻不果,情急之下,跃前阻止两人,峰、洪内力强劲,过为之所伤,性命垂危。

  峰、洪一时之恨,措手误伤过,二人联手救过,杨逐渐复元,看见峰、洪二老如顽童般正直不休,真情切切求洪饶峰一命。更以义子之名,令峰就范,峰、洪二老风波暂得平息。

  靖、蓉恐芙不识江湖险恶,连日追寻英。

  双腿伤治愈,过、双欣喜若狂,洪欲举红线为两人缔结良缘,峰却视双为敌,对双怀有敌意,陆无双不明其意。

  过为情势所迫,对洪说出心有所属,并吐露身世,提起对康之死疑问,洪不让过就此误入歧途。就撒谎隐瞒真情,过信以为真,对父死因遂感到难堪,就此不提。

第20集

  芙性情高傲游荡江湖,儒、文跟随左右,三人来到一乡间食店,无礼态度嚣张,恰巧逢靖、蓉寻到。当场斥责,芙对蓉撒娇蜜语,靖、蓉二人为管教儿女而争执起来。

  峰怕过见异思迁,将双强行俘虏,过、洪不明原因震惊,洪、峰就出手过招,二人功力相当,受重伤,元气大败。

  尹志平送走龙后终于来到大胜阁,丘楚机得赵志敬告知尹志平、龙的事情,也赶到大胜阁,欲将尹志平带回严罚,赵志敬暗自高兴。不料尹志平竟以身视丘楚机,表明五年前早已自宫,淫乱之事何来其有。突来变故,赵志敬担颤心寒,进而脑乱成疯。

  英雄会举行在即,各路英雄群聚,过依洪所托也混乱在其中,却被芙发现,当场加以羞辱,靖、蓉闻讯赶来,见过不仅惊讶。蓉、过为当年的怨恨当场决裂,靖左右为难。丘楚机、尹志平、赵志敬出现,丘楚机视过大逆不道,出手欲擒过,不料过武功竟不下于丘楚机,靖、蓉大为惊异。

第21集

  蓉察觉过此行有心为难芙与自己,就静观其变,靖、过相逢交谈很快乐,以前的阴云,一扫而空。

  洪、峰在双及其乞丐帮方长老照料下同居一处,仍争吵不休,双不怨其烦从中调解,更期盼过早日归来。

  过使计支开芙身旁的儒、文,再以巧言迷惑芙,芙涉世不深,当下为过所动,对过另眼相看。

  洪、峰二老令双大感头疼,洪看出峰与昔日已判若两人,乃与峰和。

  芙对过倾心爱慕,儒、文眼红,又听说靖、蓉有意将芙许配给过。兄弟俩激发邪念,偷取夺魂香将过迷倒。

第22集

  过中夺魂香,对龙的记忆逐渐消失,过惊恐,急以旧银针将毒逼出。

  庄内为夺魂香失窃而追查真凶,却见过虚脱状,儒、文肝胆具丧,双双退辞,靖、蓉惊讶过的内功了得,丝毫不为夺魂香所伤,蓉、过更生嫌隙。过准备挫伤蓉的威风,私自带芙出游并挑唆说蓉从中作梗,芙对过情深,误解蓉。

  蓉、芙为过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芙一时激愤投河,众人惊讶慌张将芙救起。靖、蓉心疼爱女,情急之中又为从前刁难的事情争执不休。蓉气愤不平出手欲伤过,靖奋身护过。与妻子过招,蓉被震倒在地,众人连忙请大夫诊治,竟查出蓉有喜。

  过如愿以尝,就向蓉请罪,并说明来意与洪所托的是事,蓉诧异过的转变,也认自己的过错。自此两

第23集

  霍都,达而巴现身大胜阁,霍都为大辽国的后人,此次涉足中原,实为重建大辽国。却沉湎与酒色,幸亏师父金轮法师斥以复国为重,不该流连烟花之地。

  由蓉密函获知乞丐帮中有不乏之徒就将英雄大会揪出害群之马。过虽然遭到芙的为难,但如今已经冰释前嫌。并协助乞丐帮。蓉对过刮目相看,逐渐与杨过亲近。

  霍都师徒三人与尹志平,丘楚机等发生了冲突,尹志平负伤赶到陆家庄,警示各路英雄好汉,霍都师徒展现武功想夺取武林盟主名位。靖惟恐黄蓉动及胎气,争相出手与霍都绞劲,蓉见对方来势汹汹,仍奋身相抵。

第24集

  龙得悉英雄大会并没有取消,立刻马不停蹄动身赶来。

  过、龙几番风雨终于重逢,二人欣喜若狂,黄蓉败下阵来,杨过出面解危,与龙联手挫败了金轮法王,金轮法王等三人悻然离去。

  过因而扬眉吐气,众人刮目相看,靖、蓉更是喜不自胜。

  龙、过二人尝够了相思苦,此时更生绵绵情意,决定自此不分开。

  芙被忽略,藏身树林中,蓉以为被霍都所擒,四处寻找,芙见母亲为了自己而焦头烂额,羞愧于心,终于与蓉相拥而哭言和。

第25集

  靖、蓉为过设宴会庆功,过少年心性欣狂,双寻过也抵达陆家庄。席间靖与蓉为芙的婚事询问龙注意,龙语出惊人说自己是过的妻子。过也表明与龙结为夫妻的心愿。靖以龙、过有违伦常通信反对,龙、过敌不过唇舌之战乃相偕离去。

  芙、双气结震惊。芙不甘受辱,乘骑追赶龙和过,途中遇上了霍都,众追兵将芙抓住。 过恐靖、蓉担忧爱女安危,一人连夜将芙送回陆家庄。不料靖、蓉已依彭言,前往霍行宫救芙。

第26集

  靖、蓉皆对龙、过师徒感激不尽,唯靖始终无法释怀。靖为不使过身败名裂,遂求蓉相助,破坏龙、过之恋情。

第27集

  双爱屋及乌,虽知英、蓉使计从中挑拨,仍为过深感愤愤不平。她爱慕过之情深,虽为过迁怒于已恼怒,却仍一厢情愿追随过离去。

第28集

  过欲与双分清界线,双转念求过与之义结金兰。芙自从过出走后,更是对过由爱生恨。儒、文兄弟见芙因过而日渐消瘦,深感不是滋味,竟拿锋出气,叫锋扮犬狗之貌,大为戏弄。靖、蓉见状斥责二人。过、双同行乍见英赶至,英谓遇愁追杀,语气恐慌。过、双不疑,3个计划联手智取杀愁以免后患无穷。

第29集

  过以自己做饵,命双、英布下陷阱,诱愁出现,双发觉英神色有异,追问下知英乃谎报实情。双寄以同情正欲偕英与过解释,却见过、愁前后追杀而至,竟已陷计,当下联手对付愁,却身陷绝境。

第30集

  锋、洪嘻闹路过,见过、双、英遭愁所制,飞身纵前,与愁对抗。应紧要关头,锋疯病发作,强行将愁带走,愁望着疯癫的锋惊悚畏惧,锋脑中梦幻杂景排山倒海翻腾,不辨真伪,将愁赶走。

第31集

  过沿路寻锋,见锋疾病发作,痛不欲生,过心如刀割,苦求洪医治锋,洪忌锋病愈后恢复本性,贻害武林,遂拒绝。一日,锋疯病又起,众闻声赶至,却见锋对过满脸恐惧,过即刻以移魂大法捕捉锋脑中记忆,竟见当日康惨死蓉剑下的画面,过触目惊心,惊愤交迸,洪火之色变,过、洪出招对峙,二人互伤。

第32集

  过虽誓言蓉替父报仇,却知自己绝非蓉对手,百感交集,万念俱灰,决心回终南山旧居。愁终日为情魔所困,伤痛难禁,却在此时遇上一个与旧情人庵容貌相仿的公孙止,当日回忆涌上心头,凄苦痛愤,波澜翻滚。

第33集

  龙逃至静水庵,对世间男女爱恨情愁百思难奈,欲求带发修行,断除情孽。平因对敬深恶痛绝,二人追打至静水庵一龙相遇,平朝思暮念龙却听其道出家之念,平大力劝解,龙心纯如白纸为平所动,逐请平相授全真教武功。

第34集

  正当龙、平聚精会神练功之际,过、双寻龙而至,龙惊惶失措,引至走火入魔,过不明究理追于后,龙负伤无意间遭止救回,带龙至绝情谷疗伤。锋误闯入绝情谷,遭止独生女公孙绿萼逮捕。过连日来于山中找龙下落,正好赶至搭救锋。

第35集

  萼、过初识得知一场误会,过见萼非无理之辈,大感宽心,萼对过之有礼暗自怀情。这时,绝情谷内另一处的龙遂应允与止成婚以断绝对过之情。过惊喜绝情谷内遇龙王爷,不料龙竟装作陌生不予相认,过百思不解几度求龙相认,龙、止婚期在即,过竟欲自尽龙前,龙惊慌失措终于相认。

第36集

  此事演变至今,止不甘被辱出手阻拦,过被止布下之情花毒所伤。止以过的性命为条件迫龙与已成婚,龙、过相拥而泣,二人双双中花毒,决意殉情却惨遭止破坏,不令其全。

第37集

  萼善良心纯,见此景深为之感动,乃私自偷取解药并将过解救。止发现萼竟破坏"好事",连发毒手将萼、过推下深渊。

第38集

  萼、过掉入深谷竟大难不死,萼以唯一解药相送,过却念及龙身毒,欲留予龙服,萼大为感动。过、萼深陷绝境,忽听见山谷内尚有人声,过、萼前往探视,竟见一个残恶婆裘千尺。

第39集

  尺乃当日止发妻,因止玩巨不恭,另结新欢被尺发现,尺将野燕杀除,止怀恨在心,将尺脚筋挑断,更推尺落深渊,尽竟奇迹般存活十几年。

第40集

  尺、萼母女相会喜哀参半,过身怀绝技将尺、萼救离深渊,重返绝情谷。止、龙在婚之堂喜见过率尺、萼出现,过将仅存之解药哄龙食下。

第41集

  止惊见被自己推入深渊的妻女竟大难不死,难以置信,更欲施加毒手杀尺、萼母女,龙、过二人拔刀相助。尺趁乱之际使出绝活将止一眼击瞎,止逃出绝情谷。

第42集

  龙事后发现过花毒未解,悲伤断肠。尺因私心所致从中作梗,欲令过娶萼为妻,过、龙、萼为之惊愕。

第43集

  萼多方劝解亦无奏效,越引发尺对龙大出毒手,萼以离家作要挟尺出手救过。尺表面答应却仍固执异常,仅给半颗解药与过。

第44集

  尺命过、龙在惊蛰以前为尺复仇,再予以紧后解毒。龙、过听尺道出当日杀长兄之仇人竟是靖、蓉。

第45集

  过与蓉有不共戴天之仇,听得此言不禁大乐,当下依尺所咐与龙前往杀靖、蓉夫妇。

第46集

  正逢此时,襄阳城战云密布,大队兵马执兵刃长矛,蓄势待发。靖、蓉一家刚入境游玩,不料遭此变故。

第47集

  攻城大敌竟为霍、金、达首,欲反宋复辽,侵略襄阳。襄阳城元帅吕文德,软弱无能,幸得靖相助抗敌,逐得以暂保不失。

第48集

  兵荒马乱之际,过、龙驱马赶至,靖惊喜万分,孰不知过、龙竟为取已及蓉之首级而来。蓉因洪通报,明白过已知真相,极力劝靖须小心防范,靖耿直忠厚,只道蓉、过因先前之间隙产生误解。 第49集

  过见仇人在眼前,复仇解毒唾手可得,却一再顾念养育恩情,错失良机。芙对这又爱又恨,故意令过为难,靖爱过如子,一意袒护,又见芙刁蛮难驯,将芙痛斥一顿,芙面目无光,负气出走,扬言一举成名。龙知过不忍出手伤害靖、蓉,适逢靖招唤二人一同巡城,龙毫不留情,出手将靖打伤。

第50集

  蓉、洪虽一再小心防范,没想到依然酿成大祸,二人赶至靖已重伤,蓉、洪百感交集,痛心疾首地将过生父康之恶行告诉他俩,过、龙不知事有此变故,心里愧疚难当。众急忙抬靖回城疗伤,而此时品匆忙赶至蓉前,告知芙已落难之事,蓉此际见过、龙似假怀好意,欲疗靖伤,激愤阻拦。龙乃将过身中花毒,不久人世之原委逐一详述。蓉为之震惊。辽兵以芙作挡箭牌,正欲待发,蓉心如乱麻,过为稳军心,自行与龙日夜为靖疗伤,蓉感动异常。洪见蓉因靖之伤已分身乏术,独自进入辽军营欲搭救芙,却惊见锋与霍、金一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