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白筱柔(李司棋)眼里,三个女儿就像钻石般完美无瑕。她相信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嫁个有钱人,所以在女儿还少的时候便开始“琢磨”她们,不惜一切要将她们嫁进豪门。

  虽然大女康雅言(邵美琪)并不苟同她的价值观,但她眼见言交往的对象是富有的高长胜(林保怡)时,也就放手让二人发展。追求浪漫的二女儿康雅瞳(黎姿)一再遇人不淑,柔于是暗地里撮合她和香港首富贺峰(岳华)之子贺哲男(陈豪)。幼女康雅思(蔡少芬)最懂母亲的心意,第一段婚姻失败后即把目标锁定在峰身上。

  终于,柔如愿以偿,三个女儿先后嫁入豪门,只是随豪门生活而来的名和利,却叫三人渐渐迷失……

  【故事背景:】

  以钻石珠宝世界为舞台,讲述生命是否璀璨夺目,存于永恒,视乎人能否拥有高贵的品格,哪怕经历几番磨练,必会如钻石般打造出完美闪亮的人生。剧集将到非洲及青岛地取景,以亲靓人、靓景和人性故事攻陷观众心窝。

  故事围绕三位不同特质的亲生姊妹雅言、雅瞳和雅思。她们高贵优雅,流贵族的血,举手投足无不流露出大家闺秀的风范。在人生的轨迹上,她们认识了城中的青年才俊。他们懂得享受生活,或品红酒,或尝雪茄,扬帆出海,逐浪赛艇。她们与他们相识、相爱、相分,一起卷入商战世界,她们与他们成长、反省、醒悟,经历人生高低起跌。

  生命跟钻石一样,尊贵不在于名誉与权力,而在于真挚与忠诚,只有这样生命方可如钻石一样,永恒不变,散发不朽光辉。

  《珠光宝气》题材以恒久的钻石,带出美丽人生路。有份参与演出的黄宗泽对此剧充满期待。他说:“因为这套剧会到南非和青岛取景。我都还没去过南非,所以到时可以去寓工作于旅游,顺便欣赏下当地风景。”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城中举行盛大时装表演,著名经理人康雅言成功替旗下女星苏敏争取到入场券,另一方面,名媛康雅思却因为敏与自己丈夫杨志球正被传绯闻,而尽力阻止她进场。康青杨回家途中遇上交通挤塞,更发现是妻子白筱柔的坐驾遇上轻微意外。杨收到消息有人将他打造给三名女儿的其中一件钻石胸针卖出,不禁担心三年前与家人吵翻,与恋人礼奇到加拿大结婚的二女雅瞳。原来瞳已回港,更向思求助;思向母亲说出已借了一百万给二姐,但柔揭穿思只为自己打算才借钱给二姐。瞳发现支票不能兑现,改请求好友石泰禾帮助,要他扮作有钱人与奇争夺自己。柔特意约瞳与奇吃饭,瞳满心高兴地与丈夫应约……

第二集

  柔检查身体后医生建议她做直肠检查,柔答应检查。瞳自与奇分开后便住在言家,言为让二妹振作,特意要瞳陪她出外工作。思看到杂志报道说瞳是球的新欢,竟气得在众记者面前指责二姐。球向思说出公司经营出现问题,更有机会被清盘,思担心不已。柔答应参加慈善宴会,更托言将杨赎回的钻石胸针交予瞳。柔感谢言替两位妹妹将争吵的报道压下,却发现她与男星Oscar过从甚密。言担任飞机师的丈夫富添回家,但却对她非常冷淡。慈善晚会当天,柔怀疑言与Oscar两人有染,于是私下约见Oscar,但却被添遇见。

第三集

  言从添口中得知母亲曾见Oscar,指责母亲误会了自己,柔大受打击。职员昌在运送钻石时失踪,禾怀疑他监守自盗,杨还是选择相信昌。杨一直认为老板怀德针对自己,更因昌之事与德闹翻而提出辞职。柔在好友何太的葬礼上,看到富豪贺哲男偕众出现,他更与何太的儿子舌战灵堂上。球为了能与男见面,不惜一掷百万投下车牌欲转赠他,却被男的私人助理绍铭阻止。男为讨女伴欢心,放弃出海改飞到上海享受晚餐……男出海练习赛艇时,却遇到喜欢处处针对自己的富豪高长胜;胜出言挑战,男答应比试。

第四集

  替男打理游艇兼为赛艇高手的游日东,与昔日学厨的师兄弟饭聚后竟遇上胜。胜曾学厨亦是东的师兄弟,胜请他协助自己。男得悉东欲辞职协助胜,欲挽留却不果。杨听到消息有珠宝店欲顶让,虽心动但资金不足;球得知此事竟说乐意合股注资添致电给言约见,但言为了与胜商讨有关旗下演员拍戏之事,宁推迟与添的约会,最后却被胜令她掉进泳池。看到浑身湿透狼狈非常的言,添说出对她感失望更提出分居。大受打击的言看到醉倒的胜,竟忍不住用高跟鞋痛殴他。柔与瞳得知球和思骗了杨的金钱私用,只好提出隐瞒暂不让杨知道真相。

第五集

  杨从德口中得知欲顶让的珠宝店已被他人接手;柔发现杨有心事,欲向他查问之际却因肚剧痛而晕倒。瞳发现思仍去名店购物,指责妹妹存心欺骗父亲,但反被思抢白一番;原来男与女伴亦刚巧于店中看到一切,最后他更赠瞳华服一套。言特意飞往青岛请在当地参加赛艇比赛的胜签约,却又再次遭他戏弄,只好留在当地等待胜。同在青岛参加赛艇的男终答应与球和思见面,但他提出注资的条件是将公司股分转卖给他。言终成功让胜签字作实,但最后却发觉胜签下的文件不翼而飞。球失踪,思大急下向男求助。

第六集

  球失踪,思向众阔太借钱让自己租直升机出海搜寻,但可惜众人不答允,更决绝地与她划清界线。胜在餐厅挑衅男,男更同意如败阵便会注资到球的公司。男遇上思后主动慰问她,瞳亦发现男是当日送她衣服,亦是要球卖盘的人,因此忍不住大骂男假仁假义。柔收到通知验身已有结果,但为女儿之事宁愿延期回港。赛艇时,胜为了胜出又再次使出不君子行为……在筹款晚会上,柔托思的朋友带他们进入富豪宴会,欲请求峰协助,但峰却被大富豪宋世万请去商量要事。胜再败给男后,对东说出只是利用他,之后更遗留他在路上。

第七集

  瞳陪思搜索一天后在沙发睡着,醒来却不见了思;言在寻找妹妹时遇上胜后又被作弄。瞳看见男欲找他帮忙,但男则欲躲避父亲贺峰的追问,于是男竟反要借助瞳帮忙令父亲离开。禾四出寻找思之际,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瞳为了说服男注资到球的公司,不惜跟随他出海。万不满女富豪虞苇庭在投资青岛计划上不够合作,峰答应当说客。瞳发现男竟然是把游艇直接由青岛驶回深圳,不禁大为震惊。思得悉柔不顾自己患上重病仍赶来帮忙,终忍不住说出事实。柔与家人赶回香港,但思刚到达却发现商业罪案调查科已在机场等候她……

第八集

  柔入院,言前往探望,更发现添已曾探望,但他没有向柔说出分居之事。瞳被困海上,被迫协助男打理游艇苦不堪言。思发现家中已无恒产,银行更告之球尚欠四百多万利息,禾听后欲助无从。珠宝拍卖会上,万之弟世基的前妻淑贞刻意与基竞投一颗钻石,但最终却被胜投得,胜更将此钻转送给他以报答基融资给他。男与瞳回到深圳,却发现大批传媒已守候在码头。言准备瞳的证件接她回港,添在言出发前约她见面,请她签下离婚协议。言回程时收到胜电话,他说已在她车上的菲林插赃藏毒,令她被迫将未冲晒的菲林打开……

第九集

  旺角报摊档主启发,对德所开的珠宝店特别讨厌,其怪行更众所周知。杨探望女儿,说出自己已决定重回珠宝厂,要女儿不用还钱给他。瞳在德的珠宝店当售货员。基到珠宝公司欲将胜所赠的钻石加进钻石链上,但经杨检验后,却发觉链上有钻石是仿制品;但杨误会怀德不欲得罪基,对基说钻石全是真品。瞳到珠宝店上班,启发认出了她就是与男传绯闻的美女。柔到思家,欲将女儿存入的款项归还时,却听到思的朋友说她经济陷入困境,建议她申请破产。启发对瞳一见钟情,不顾自己已有女朋友,仍不断借机接近她。

第十集

  胜遇上昔日学厨同门,对方指责他害东被青岛警方拘留。胜突改变工作行程回到澳门与母亲饭聚,更脱下商场中冷漠的面具,对母亲照顾周到。胜到青岛救出东,欲付出六十万补偿却被东拒绝,东更说出昔日对胜的情谊,胜不作声色但已被感动。大雨滂沱,行人隧道水浸,发特意背瞳涧水穿过,令她大为感激。发得悉瞳将调至其它店铺实习,大感失落。发偕女友在高级餐厅吃饭,饮醉后更说自己本是珠宝店少东,但父亲股分被德骗去。言收到短讯赶到机场,发现添有外遇之事;柔更传真致各传媒,公开说出向思追讨四百万之欠债。

第十一集

  言与思不约而同赶回家欲责问柔,但两人却发现父母均外出,最后终明白母亲的用心。胜为了取得与苏敏的合作关系,不惜撇下与言的仇怨而聘用了她。基因钻石链一事对德抱有恨意,胜提议利用发挑战德;胜邀发见面,更说助他与德打官司。原来发的父亲福荣占有德的珠宝公司四成股份;为了让发合法地拥有资金,胜说出斥资购入发身上的玉佩。思申请破产,言为省钱而将单位放租,康家众人再次住在一起。柔风尘仆仆刚自四川回港,却又要女儿们翌日陪她到大佛游览;原来她为讨好万的元配太太郭婉仪;在仪的画展当天,柔安排女儿与不同男士认识。

第十二集

  思本对办酒店的田锐甚感兴趣,但却发现瞳与锐谈艺术至兴高采烈,暗感没趣。思因助仪而得Daisy赏识,更邀请思加入她的公关公司。言要求胜替部门增加人手,胜竟派东协助言。言初时认为东只是胜的「跟班」,但言最后发现东除协助她们解决工作危机,更私下恶补娱乐圈消息。发的玉佩卖出了七千万成为城中话题;成为了暴发户的发约瞳吃饭,对她深懂餐桌礼仪感崇拜不已。Daisy接获筹办德的珠宝公司四十周年晚宴工作,宴会举行当天,思发现宴会的纪念册子遗留在公司,因禾要留下看守拍卖的钻石,瞳一口便答应助她取回来。

第十三集

  瞳被困公司不能回到宴会,思亦顺利与锐见面,两人更有机会共舞;德在晚宴说出感谢致词时,发突然出现,更当众说出要告德以取回股份,令场面大乱。杨见故人之后竟是瞳的朋友,急忙与他相认更留下联络。德与律师研究,觉发突然暴富实属不寻常,决定与发对簿公堂。发约杨、瞳及众家人吃饭,席上柔与言看到发的言行,两人私下均不赞成瞳与他交往。为了协助发打官司胜派东负责联络他,更叮嘱发不能泄漏胜当他支持者之事。杨与发在酒吧喝酒时,突然有人殴打发。早上德欲请杨替他约发见面,但杨指德找人殴打发。

第十四集

  男在投地拍卖会上用计托价,令万被迫以高价购入土地。因印度尼西亚有油轮搁浅,峰与庭同往印度尼西亚到购入的小岛视察;两人更细说识于微时的友情。思与峰在艺术馆相遇,得峰发后,思竟决定与锐分手。思向禾说出心底话,说将要觅一个更有条件的对象。发突然对青梅竹马的恋人静提出分手,令她大受打击。发提出分手后偕友在高级会所吃饭喝酒,因借醉闹事被请离开;发欲借胜之名平息事件,但胜发现后诈作不认识他。之后东更特意派人提醒发,要他不可公开与胜间的联系。早上静欲与上班中的瞳对质,却被发阻止。

第十五集

  发以为成功阻止静之际,瞳竟突然折返,幸东等帮忙下将真相掩饰过去。基遇上万与他的三姨太文慧,更得到与慧合作开办演唱会的机会。胜要求言在两个月内举办演唱会,言坦言没可能觅得场地;胜以答应她如成功便签下新艺人,让言接下此工作。发送上名贵钻石并提出与瞳交往,但却遭她拒绝。言向胜报告有方法觅场地之事,但胜亦发现男有空出的演唱会场地;胜虽采用言的计划,但仍特意向男请求让出场地。万借拍卖聚会向峰施压,要他说服儿子让出场地。但男一意孤行,竟一掷数千万请著名男高音开演唱会也不将场地让出。

第十六集

  言向胜报告,若能邀得著名女歌手叶菲复出演唱,对方将更乐意让出演唱会场地,胜只得同意。铭向男辞职,峰实时要铭回母公司协助自己。男在上海遇上胜等人,知道他是前来与王夫人开会争夺新加坡的赌权。为了争取在新加坡拥有极好人脉关系的王夫人信任,男与胜均努力推销;但胜得言之助,以著名女歌手叶菲复出之事抢得先机。杨遇上德邀请回港作证的老员工徐福,得知荣当年亏空公款之事;但徐却突然心脏病发入院。柔支持下,杨出庭讲述与福伯见面时所知的真相,却被辩护律师所刁难质疑,证供最终被推翻。

第十七集

  思辞职得柔支持;思到庭所开设的公关公司求职,更不惜躲进厕所等庭出现。客人金先生不慎遗下结婚戒指,瞳欲将戒指带到婚姻注册处,却不慎令戒指跌出路中心,发见状不顾一切冲出马路替她拾回却因此受伤。瞳往设计班上课时,发现发一直私下替自己所做的事,大受感动下终接受他。思再次到庭的公关公司面试,竟获得聘用。发与瞳成为情侣,但瞳不欲家人发觉,执意要与发维持「地下情」。男被传媒报道在竞争上败给胜而心情低落,更因迁怒女友而被她当街指责。看到被女友泼得满身咖啡的男,瞳主动递上纸巾。

第十八集

  德探望康复中的福,从他口中得知荣当年写下的退股书流落至南非,因此决定到当地寻找。胜与峰饭聚,原来胜一直与男打对台,全是峰欲教育儿子的计划。言与东喝酒诉苦,东带喝醉了的言回自己家中照顾;醉后的言竟对东投怀送抱,但他却坐怀不乱。柔发现发与瞳的恋情,责怪女儿自私不理会双方正对簿公堂中。瞳害怕母亲的责备,竟私自搬到酒店居住。柔查问有关发的事时,遇上关静晕倒,柔相助,送关静入院,更因此得悉发的恶行。关静向瞳说出一切后,瞳约发见面,终明白发一直都在欺骗她。

第十九集

  凭荣写的退股书之助,德终胜出官司;瞳搬回家,更衷心向母亲道歉。发败诉,胜决定停止对他的经济资助及收回他的一切,发受不了此事而袭击胜,最终更被警方拘留。胜为了拉拢王夫人,决定将叶菲开办复出演唱会计划全权送予王夫人;言得悉后实时提出辞职。庭决定将峰在布吉度假村开幕典礼的联络工作交予思,令她大喜过望。庭与峰对思在布吉的工作大感满意之时,万的三姨太文慧因得知万与二姨太在度假村,突然自香港赶到;思用尽方法令她不与二姨太碰面。晚上慧为报复特意作弄思,峰把一切都看在眼中……

第二十集

  思在水池中寻回被慧抛下的珍珠时,体力不支遇溺;幸得峰出手相救。铭与胜相聚时,却被男的下属遇上。与此同时,万发现峰的投资有利可图,提出要实时注资,峰只得接受。在公布合作的发布会上,男突然在布吉出现,更抢白了万一顿。男向父亲坦言已得悉胜是协助峰,更说出自己会与胜斗下去。慧再次作弄思将她困在燕巢洞穴中;峰将她救出后两人一起晚饭。东与言到澳门公干时,东见胜的母亲少好突然伤人;原来该人威胁她欲揭穿胜打人之事,更提及好与胜的往事。胜赶到澳门看受伤的母亲,言亦看到他那不为人知的痛苦。

第二十一集

  思工干两星期后回港,苇庭赞赏她的表现,更欲重用她。男为了躲避父亲在街留连的男遇见瞳,两人吃午饭时男得悉她已回复单身。瞳得旧朋友发,欲设计出意念独特的结婚戒指,更得杨支持。禾特意找思说免费得到女高音演唱会门券欲约她观赏。言得悉胜再次承办叶菲的复出演唱会,竟提出减人工重新加入公司;言从东处得悉,胜为再得到此计划,不惜向王夫人卑躬屈膝;言得悉后大为感动,更主动约会胜更欲替他煮晚餐,却只弄得厨房满目疮痍。

第二十二集

  言与胜过了温馨一夜;第二天言欲煮早餐给胜时,却发现有女性登门造访。言因胜之事大感不快,竟借禾不敢向思示爱之事,痛骂了禾一顿让自己发泄。禾被言提醒后约思吃饭,但在表白前看到思竟戴上高价钻戒,心下明白有富豪追求她,而将表白之事压下。男突然收到电话,原来与他青梅竹马,万的孙女子凌突然回港;她更要求男借出游艇让她暂住。

第二十三集

  思向禾坦白,终令禾死心。德约见瞳,提出将她调派至珠宝设计部门,但瞳表示要考虑。凌在路上赛车时险些撞到瞳,凌恶人先告状痛骂了瞳一顿。发看见此事,竟放火将凌的跑车烧毁。警方追查至瞳工作的地方;凌一口咬定是瞳指使发烧车。瞳为避嫌决意辞职;发晚上找瞳见面,当得悉此事后以为德故意刁难瞳。翌日发竟闯进公司以刀胁持德……男与瞳午饭,得知瞳失业后,竟主动招揽她到自己公司担任秘书。康家三姊妹逛街购物,瞳再遇上凌,双方再起争执。筱柔发现男约瞳到公司面试,私自替瞳答应,瞳得悉后只得屈服。

第二十四集

  思与凌再见面,思更借机抢白了她一番,但凌却因此得知思与峰过从甚密。峰在晚饭时,主动邀约思到法国参加时装展顺道度假,令她大喜过望。凌向男说出峰与思相恋;男得悉后怒火中烧,对峰的恋情提出反对。胜特意炮制了饭盒给言,但想不到因此而得肠胃炎双双送院,两人的情侣关系亦曝光。峰与思约思的父母见面,杨得知女儿的男友竟是峰后气得当场离开。瞳看到自己设计的戒指出售,特购下送予思替她打气。

第二十五集

  瞳到男公司见工,男不消一分钟便说聘请她,反倒是瞳提出要考虑。凌上男公司探望他时,发现瞳到来应征大表不满,但男却主动替瞳说好话。庭与峰饭聚更向他明言,思是处心积累接近他。柔收到消息说杨在工作时受伤,峰藉探望杨到内地见思,但两人见面时,峰以取消两人往法国之行,暗示分手,思为此难过不已。公司众人传胜、东与言间的三角恋甚嚣尘上,胜亦发觉东情绪低落,所以特意约他出海详谈,但却无功而回。言认为东是恋上自己,因此自告奋勇去开解他。

第二十六集

  言从胜口中得悉东答应复职,但当她前往探望东时,却发现他欲搬走;言几经努力,成功说服东复职。晚上思与母亲分析与峰的关系时,始发现柔只是表面上支持自己,但实际质疑两人不会有好结果。发经审判后罪成,需入狱十一个月。男收到医生联络,误以为父亲身体出现毛病,立刻飞车赶至了解情况;却原来是男操劳过度肝功能指数下降需留院检查。瞳不断收到发的信件,而关静竟出现请她探望发;瞳探望发,原来是为了劝他不要再写信骚扰自己。

第二十七集

  禾之弟泰川在意大利进修完毕回港,禾安排川面试,交际手腕高超的川在众同事间得到极好评价;晚上川与意大利的同学聚会时,首次认识到凌;但凌对他却没半点好感。瞳决定放弃当男秘书,到日系公司上班。瞳到高级餐厅吃饭,万的三姨太文慧突然出现,当众指责瞳勾搭其丈夫;瞳万分尴尬下,幸男出现替她解围。柔见瞳为新公司拼博劝她放弃,想不到瞳的公司却被男收购了。胜约杨与柔吃饭却迟到,胜到达后竟出手阔绰地送厚礼给两人。言因身上的花粉令胜哮喘发作,幸东出现替他急救。

第二十八集

  瞳公司被收购后,被调到担任男秘书;努力适应新工作的瞳,突收到自称男前女友的电话,该女士竟说自己已验出是艾滋病带菌者,令瞳替男的健康担心不已。胜偕言到澳门与少好吃饭,好请求言好好照顾胜。晚饭后言突然向胜提出分手,对于这毫无由来的决定,令胜摸不着头脑,只得看着言离开。万得文慧之助,令印度尼西亚事业可顺利发展,于是决定赠与她厚礼;大太太婉仪发觉万私下送了一匹名种马给慧,虽怒火中烧但仍忍着不发作。瞳为了通知男有关艾滋病一事,不惜在晚上追至他的游艇前,但原来凌也在游艇之上。

第二十九集

  川正式在珠宝厂上班,为庆祝特意请哥哥及杨出外吃饭。杨在途中遇上志球,两人更因此当街纠缠起来。川晚上与众人喝酒时,有电视台监制想请凌参加一个创业真人骚节目。节目正式举行,更邀得庭担任主评判;在云云参加者中,川竟也是其中一分子。禾发现弟弟突然辞职不干,忍不住责骂他。胜自失恋后整个星期躲在澳门赌钱,东不忍主动去劝阻他。公司对胜自弃之事议论纷纷,更有传言公司前景将不乐观;言胜的助理打听详情时,却发现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一切是胜的计划,借失恋而令男轻敌,终在商场上又一次胜过男。

第三十集

  创业真人骚正式开始,凌、禾与川被编入同一组。第一场比赛在星期天正式开始,庭要他们在十二小时内将五万元作资本赚钱。川则因判断错误,竟购入冒牌货而导至队伍蚀钱。禾最终想出办法,但仍没法力挽狂澜。瞳发现男借公事带自己到上海约会,大感不满;瞳在酒店吃早餐时遇上德,德以自己往事鼓励她不要因怕受伤,而放弃丰富自己人生的机会。回到香港后男再要求瞳一起赴宴,瞳误会他重施故技欲辞职;宴会上瞳听到助养的山区女孩遇难消息,伤心不已的她,终向男说出心底话。另一边厢,峰与思竟以夫妇名义一起回港。

第三十一集

  男与瞳正式成为一对,男大方地在街上亲吻瞳,反让她担心两人相恋之事被传媒炒作。思度假完毕回港后约家人饭聚,席中峰更以思丈夫身分出现;柔气得拂袖而去。男得悉峰与思结婚后不禁猛烈反对,峰气得昏倒当场。瞳不欲左右做人难,主动提出分手却被男拒绝。瞳等回家后,英姐通知她们柔已气得搬到杨珠海宿舍暂住。峰出院,主动提出要与思一起面对传媒,公布两人关系。瞳单独到珠海与柔见面,更主动说出放弃恋情成全思与峰。男决定离职自立门户,他约见瞳提出要她到新公司与他一起打天下,却遭她拒绝。

第三十二集

  思回到公司向庭销假及辞职;庭向思提问有关婚礼的规模时,思说只想低调处理,令庭大为赞赏。峰约胜饭聚,向他查问是否曾出手阻止男将手上的峰公司股分出售,胜坦言市场上没有人想得罪峰。男因为资金不足而无法大展拳脚,有下属提议将峰公司的股分以低价售给新加坡的王夫人,男无奈下只得答应。比赛第二回合开始,禾与凌为了布置示范单位的主题而起争执;在布置比赛单位时,凌得悉禾暗恋思的秘密后,竟用药迷倒他;传媒收到消息说因思出嫁,禾失恋自杀。众人对质时凌掌掴思,想不到禾看见后竟出手掌掴凌。

第三十三集

  凌因被禾掌掴而愤怒不已,川为了能与她维持朋友关系甘愿受罚灌酒;凌竟提出要川在比赛中将自己大哥淘汰才消气。万出外吃饭时,三姨太文慧与大太太婉仪不约而同提醒他,外面盛传他已收了四姨太,要他小心流言;万听到消息后大感不悦。女大学生卓凝成为了万的新宠,而胜则负责代万照顾她。第二轮凌的队伍因超支而被判输掉;庭提出让禾他们三人互选谁人要出局……胜与言到澳门与越南华侨沈伯棠洽商,但却无功而回。婚礼举行当天,言衷心祝福思令她感动不已。胜与东出席婚礼时,发现棠突然晕倒,于是合力救他。

第三十四集

  当杨正赞赏峰将婚宴办得有声有色之时,峰却收到消息,男被商业罪案调查科带返警署。凌妒忌思一脸幸福,突然向她说出峰与庭在印度尼西亚共同拥有一岛之事。绍铭向峰报告,男为自立门户而向王夫人借钱,但王夫人与国际洗黑钱集团有关系。胜请来香港的名医令棠的病情稳定下来;澄担心兄长心情混乱,胜特意相伴及开解她。万藉男被拘留一事,将峰排挤出青岛发展计划的宴会饭局;思约父母与峰吃饭时,基突然闯进更大放厥词。看到丈夫任由基放肆,思深感不满。男被释放后竟直接往找瞳,更说要与她离开香港……

第三十五集

  柔察觉瞳私下与男见面,而她在责骂女儿之际更气得晕倒入院。男得不到瞳的响应,只得收拾心情专注工作。峰突然带思往常到的画廊参观,更说已买下这画廊送给她。棠入院之事被传媒炒作得甚嚣尘上,而棠决定将主席之位让给澄,但澄强调自己甚么也不懂;胜见状,主动请缨替他们筹办发布会。澄因压力而欲逃避出席,幸得东让她试作甜品令她冷静下来。思把收购到的国宝级名画转赠给青岛计划的主理人,因此协助峰再次获得与主理人见面的机会。经历了重重困阻,瞳终决定重投男怀抱,与他重新开始。

第三十六集

  男为让瞳释怀,提出自己将搬回家与父亲同住,更说会认真去了解思。思成功加入由婉仪主理,城中上流人士太太所组成的慈善团体励群会。柔为思的风评烦恼,因她不想思的朋友觉得杨是上班族而看不起女儿。峰约杨吃饭,席上他提出欲打本让杨开设珠宝店;想不到杨竟反对,说不想被人指是靠女儿的富豪丈夫帮助而成功。比赛进入第二回合,川发现凌竟私下聘用市场调查公司搜集资料。扬与Parco在海上钓鱼,却看到瞳与男在游艇上;瞳为此主动向柔坦白。柔在街上被人抢占了的士,但那的士却遇上交通意外。

第三十七集

  柔亲眼看女乘客重伤不治,大受打击,更主动向女儿说出自己不再阻止她与男交往。比赛到了决胜阶段,凌担心川会投诉自己违规之事,特意私下约他见面,希望引起川的同情心。凌与川的最终对决是要在限期内以一百万虚拟资本在股票市场中投资,比赛开始,凌交投活跃,但川却只购入蓝筹股。思偶然发现峰曾向家庭医生查问有关男性结扎手术之事,内心感到不安;凌得悉万与国际股神见面,私下利用此消息在比赛中抢先。东发现Joey因被他拒爱后自暴自弃,终接受她为女朋友。

第三十八集

  凌因投资失利使资本大幅亏损,川几乎已肯定胜出;比赛结束前的晚上凌约川喝酒,更主动引诱他过了缠绵的一夜。翌日比赛时,川故意做出错误决定买入下跌中的股票,最终凌胜出。但在正式公布胜利者时,庭发现凌违规之事,提出取消凌的比赛资格。晚上凌约见川,一见面时凌抱着他痛哭认错,但想不到……庭私下约见川,说赏识他的才华,决定不计前嫌答应栽培他。杨决定自立门户,但却拒绝禾自荐协助他;言看见东努力勉强自己成为Joey男友,只得默默支持他。禾竟托德等说服杨,终令杨答应让自己跟随他。

第三十九集

  杨发现峰买下单位转租给自己开店后主动约他与女儿吃饭;杨在席上提出接受峰的帮助,但将交回合市价的租金。言与澄谈到感情问题时,鼓励澄向心仪对象采取主动。棠发现妹妹钟情胜,忍不住出言劝阻。胜正在筹备的杜拜发展大计消息外泄,言发现消息泄露原因与男有关,于是与妹妹提出在家不提公事的协议。Joey怀疑东有新欢,主动提出分手;东借分手之事离开香港,原来是前往杜拜调查……

第四十集

  言收到有关杜拜发展计划的秘密,大急下赶往通知胜;但想不到胜请言通知瞳。瞳提醒男,但他却认为这只是胜的招数,其后男不能面对自己失败逃到青岛,瞳追随而至,更在他的游艇上结满红丝带替他打气,男感动不已。庭推荐思筹办活动,却暗中埋下问题让思面对,幸得婉仪协助解决问题。川加入庭公司,却遇上庭不适而送她入院。发出狱后潦倒街头,更得悉瞳与男一起。

第四十一集

  瞳与男往巴黎度蜜月,但因男需公干离开,瞳只好独自游法。因参加晚宴,瞳在高级发型屋遇上凌;凌正以康家与贺家的混乱关系羞辱瞳时,思突然出现,更代瞳教训了凌一顿。晚上贺家父子与康家姊妹一起吃饭,四人更言谈甚欢;男与思在厨房相遇,两人达成协议在峰及瞳前维持友好关系。杨在驶经天桥底时发现发,除了鼓励他更邀请他参加新店的开幕。杨的钻饰店开幕,峰父子特意出席参加剪彩,令传媒蜂拥而至。柔发现发在远处眺望开幕,不动声色地找发见面;柔开门见山地向发说明,令他不要对瞳心存幻想,要他彻底死心。

第四十二集

  万向基诉苦,说青岛的发展计划因国家执行了的新环保措施而影响利润,终决定解雇现在承包的排污公司。万提醒基,要好好处理与身为峰外父的杨之关系,于是基邀约杨吃饭,主动向他为前事道歉。男回港后向瞳说出有公司极欣赏言,欲请太太安排言与该公司见面。言出席时,竟发现胜亦在该地方出现,原来这一切都是男的安排……澄的集团突然搁置与胜的合作;言从东处得悉事件的来龙去脉后,主动找澄替胜解释。万约胜见面,欲请胜接手青岛排污工程,之后胜被袭击受伤入院,坊间传言是男所为。

第四十三集

  瞳回家后质问男是否曾派人袭击胜,男因妻子不信任而大受打击愤而离家。Sharon在街上发现男醉倒车中,竟借机与男拍下亲密照。川获庭聘用后欲买新居,禾与弟弟看楼盘时被误会为川的下属;禾发现川欲买豪宅单位时更吓一跳。川正式上班,却被下属排挤;凌参加川公司举办的派对时遇溺,晚上嘉向川透露凌对水恐惧的理由。铭向男透露,峰主动将一些工程转让给万的公司负责,是为了平息万的不满;男无法理解父亲为何对万处处忍让,终与父亲大吵一场。男突飞往青岛抢了胜的排污工程,万气得到画廊质问峰。

第四十四集

  峰特意赶到青岛劝儿子放弃挑战万;但男反指父亲懦弱。翌日,在青岛的胜与男均准备出发竞争排污工程合约时,男却突然接到神秘电话,令他实时赶回香港……早上言到思的画廊欲与妹妹为瞳之事讨论时,却想不到柔竟早已在画廊中等候……禾替公司运送钻石时,在驾车时发现神智不清的凌在路旁;禾下车欲协助她,但最后两人更连人带车堕海受伤……瞳被连番事件困扰混乱不堪,幸得德对她加以开解。凌探望禾,主动向他道歉,更对他说出自己的秘密。德探望发提出欲协助他更生,但却换来发粗暴的对待。

第四十五集

  德突然失去踪影,警方接手调查后向各人取口供;瞳遇上发后约他倾谈,她更说相信发并没有绑架德。但两人见面之事却被传媒拍下,幸得男出手帮助,将此事压下。峰到印度尼西亚小岛散心,庭突然出现;原来庭亦对万的专横态度不满,更问峰是否真的甘心长期屈于他之下。胜不欲言与家族间产生更多冲突,调任她协助东争取东欧4G电讯牌照之事,言感激他的细心。万与凝在青岛旅游时,突然向她暗示自己未必选择有血缘的人为接班人,更说安排她进入集团工作。禾覆诊时看到庭入院,川得悉后主动探望。

第四十六集

  基刻意接近杨,除了邀请他参加饭聚,更约他出海游玩。瞳与思回康家吃饭,两人冰释前嫌;受基影响,杨亦开始学习炒卖股票……在汇报争取4G牌照的述职会议上,东突然指责言在乌克兰时表现不佳;胜为此事开解言,两人关系改善。凌突然决定回万公司工作,凝更与她分享办公室政治的经验,两人言谈甚欢。慧发现凝将与旧同学见面倾谈工作后竟特意跟踪;慧与凝推撞时跌到入院,万得悉慧有身孕后竟出言责备凝。胜应酬时忘了带哮喘药,言赶至更照顾他,后因太倦而睡在他旁。澄收到消息棠在法国因病逝世,她因而成为集团主席。

第四十七集

  因万的公司被ICAC调查,直接影响了购入万公司股票的胜;杨股市投资失利,基得悉后建议他跟随自己参加基金经纪的牌局,希望取得内幕消息收复失地。澄主动联络言问及胜情况,言指应对胜有信心。胜前往乌克兰时在机场遇上澄,当他听到泰国机场有爆炸案后,因担心先出发而在泰国转机的言安危导致他哮喘病发,澄把一切看在眼中。正当胜以争取东欧4G牌照而力挽狂澜之时,却收到消息,牌照已成功被男投得;峰在绍铭前称赞儿子时,绍铭坦言峰悄悄地为儿子暗中出了不少力。言请求澄出资协助胜度过难关,澄却提出条件。

第四十八集

  集团因受到不利消息困扰而股票下挫,万不欲被股东摆免而急谋对策;胜为了套现维持运作,不惜出售心爱的游艇,想不到买家竟是……凌遇见川被上司欺压,但竟没有乘机落井下石讽刺川,令佩嘉惊讶不已。与禾成为了朋友的凌,特意向禾提及自己不再与川作对之事,而凌专心工作原是受禾影响。川发现上司有出卖公司利益之嫌,特意设局套出真相;川成功将证据交给庭,川以为自己仕途将一帆风顺,但想不到庭对他的评语竟是……胜因公司出现问题而忧心不已,而他欲约东与言吃饭却被拒绝,之后胜竟发现东与言态度亲昵……

第四十九集

  基偕杨参加基金经纪的牌局,结果内幕消息没取到但杨却在赌局中惨败,最后只能让基助他代还欠款。禾在公司发现杨竟拥有万三姨太的钻石链;柔与阔太茶聚时,得悉慧将与万出席赛马活动,柔心中暗感不妙……东到杨店中选购结婚戒指,更主动说出是用来买给言的;万约峰饭聚,他主动要求注资到男的公司,峰无奈答应。峰将合并之事与男商量,男痛斥父亲;思亦要求丈夫放弃合并,但峰竟一意孤行。川送文件到庭家,更因她不适而送庭进睡房……言与东成婚之日,亦是胜离开香港之时。

第五十集

  电视新闻突传来庭身患重病的消息;峰往找男,希望儿子在两公司合并的签约仪式上出现,但男拒绝。庭约见峰,得悉是峰为了阻止她协助男而放她有重病之消息。与澄留在法国的胜,得悉公司股价因澄公司注资而回升而松了一口气。万向仪提出欲带凝到上海祭祖,仪大受打击哭成泪人,但晚上万却发现凝突然失踪。同一时间,市场突有消息说4G技术出现问题,更因此直接影响4G牌照的实行;但万的心思只集中于卓凝身上,更为了她赶到青岛……事情明朗化后,峰成为大赢家;在励群会的会议上,因仪退任,众人推举思成为新会长。

第五十一集

  万召开饭局,众富豪均托词缺席;万心灰意冷决定到慧家松一口气,但想不到却给他遇上……嘉收到电话说万被送院,凌等人赶到医院更认为万中风与慧有关,但慧却否认。庭决定找胜与澄集团合作,投资有关越南的基建工程。东与言在度蜜月期间到法国探望胜与澄,但原来只为公事;澄见胜感到不悦,主动要求两人留下小住数天。凌探望万,发现他中风后性情变得更暴躁;励群会慈善拍卖油画,凌竟突然出现与思竞投,更以五百万胜出;但想不到回家后,仪拒绝付款。澄特意带东出外购物,让胜与言有机会独处……

第五十二集

  言看穿澄发现胜心中仍想念自己,但强调自己对胜已再无感觉。东约胜喝酒,胜明言视对方为兄弟更喝至大醉,东亦向醉了的胜说出心底话。德约杨见面,更提出与他合作营办大生意,杨感激。回到香港后东发现言似乎有事隐瞒而饱受压力……凌理发时,接受不了自己失去了优待而与思及柔口角;思与柔乘扶手电梯时电梯竟停下,思因失去平衡而向下堕;同一时间言亦在家受伤……经医生检查后思没有大碍,更发现她已怀有身孕。禾得悉思受伤与凌有关后责备凌,两人关系变差。言得东协助瞒过家人自己受伤之事,更前往探望思。

第五十三集

  峰约庭见面,更提出与庭连手合作,一起竞投越南的基建工程,但被庭一口拒绝;胜与澄结婚,澄婚后亦跟随胜回香港定居。男为了赢胜,不惜使计约越南代表在上海见面。胜出手阻止,更成功取得工程合约,但当胜等人准备大展拳脚之时,却发现情况有变……柔发现言婚后性情大变,对怀孕的思照顾有加,不禁大表安慰。凌因欲私下离境被拘留,更因此遇上不快事;饱受惊吓的她,幸得男出手相助。胜在会议上提议在越南工程上与峰的集团合作,庭想不到川亦赞成,因此拂袖而去;但当庭在办公室教训川时,却突然晕倒……

第五十四集

  澄突然到访言家,更向她诉说胜自婚后便只懂埋首工作。峰遇上男,特意提点他与凌保持距离,但男不置可否。康家三姊妹遇上凌,凌竟主动趋前向思道歉,但众人推撞期间男刚好出现……川私下见医生做检查,欲捐肝给庭,晚上他更与胜商量……禾与凌见面,禾为思受伤而责骂凌之事道歉;两人闲谈间突然有人向凌泼镪水,幸得禾助她脱险。有消息流传杨再次在股市大败欠债,男得悉后主动协助他解围。男与瞳到康家吃饭时,突然收到不明来历的照片,最终令瞳伤心不已;杨要男离开康家,更说出不会接受他的协助。

第五十五集

  杨为偿还欠款不惜担任带领客人到赌船的工作;柔收到警方联络指杨涉及经营高利贷而给带返警署。言见母亲气得欲离家,出言与母亲分析现况。凌主动到画廊见思,更向她说出会用尽方法对付康家。思约瞳外出参观某人的婚礼而令瞳想通,终决定原谅男。瞳回家与柔倾谈,得悉母亲坦言不甘心原谅杨;瞳听后说出将原谅男,亦希望母亲能够原谅父亲。医生通知川的肝脏适合捐赠给庭,反令他大吃一惊;川与胜商量欲退出,反被胜教训了一顿。瞳满心欢喜到法国找男打算说出原谅他,但想不到她竟遇上……

第五十六集

  庭向川说出她早已看穿了他的一切,川担心庭将辞退他……想不到庭竟同意与峰合作,更在峰前提出有关跟进工作将由川全权负责。经过查证后,凌的复仇计划终于东窗事发,凌事败只得不断向男道歉求他原谅,但结果是……言与思布置婴儿房时,不慎误触通话机让瞳听到了思的心底话……川正式成为庭集团的管理层,胜与他喝酒庆祝,但川亦开始有自己的考虑。东与言出席胜获得澳门企业家大奖的颁奖礼,言发现胜将得到的礼物送给子澄,心中百感交集。思与柔驾车回家时遇上意外,柔担心女儿与胎儿健康,要她立刻离开现场。

第五十七集

  柔被带返警署调查,而她主动说出是因自己而发生交通意外。翌日言到医院探望妹妹,在载妹妹回家时得悉意外的真相。基约峰饭聚,指男因基公司的建材出现问题而取消了与他的合作,峰衡量得失后,决定推翻儿子的决定。男得悉后提出反对,父子再起冲突。瞳无意中发现意外有可疑,更提出要到警署将证据交出,柔得知后急得冲上街欲阻止女儿离开……瞳彷徨无助之际遇上男;男欲提出协助但却遭她拒绝,而瞳亦因此离开了香港。转眼两年过去,以工作麻醉自己长居于游艇上的男,收到瞳到了西藏旅游的消息后,心念突然一动……

第五十八集

  男终决定往西藏见瞳;而瞳在异地重遇发,两人言谈甚欢。男到达后约瞳吃饭,瞳亦大方接受。男请发见面,更在他面前放下了一百万的支票……瞳发现身上的幸福指环不见了,发得悉后带她四处寻找,其间男亦加入协助。发有感冒在高原带病奔走,令他昏倒街上入院。男向瞳提出复合,而瞳坦然地向男说出心底话……思协助因病而退居幕后的峰打理集团生意,更替丈夫拍板决定新一阶段的越南工程。川认为新一阶段的工程无利可图而欲退出,更暗示胜也应退出,但胜不置可否。坊间传闻说峰病逝的消息甚嚣尘上……

第五十九集

  峰在股东大会出现辟谣,集团股价立刻攀升;川与胜在饭聚时,川指责胜刻意误导他作出退出越南工程的决定,但结果被胜反唇相讥。为了让禾可加入公司,柔不惜约德见面提出要人,想不到德竟出言拒绝。禾得悉德到西藏探望患病的发,不放心追随而至;当德得知发需要现金周转后,便毫不犹豫便写下了廿万的支票,但可惜……彷徨无助的发主动联络德,却与禾遇上;德向发谈及曾听到的佛偈,发听后伤心痛哭,终把自己心中的包袱放下。发在咖啡店中,竟看到店员手戴着瞳遗失了的戒指。

第六十集

  瞳终回港向家人宣布将长住,更说出欲加入杨的珠宝公司协助父亲,柔与杨听后放下心头大石。柔突然被车祸意外死者的母亲麦太袭击,混乱中更被麦太逃去。瞳发现麦太一直也骚扰柔,但柔却要求警方低调处理,因不想让思得悉此事。思通知男,由他负责的「绿化都会」计划的内容,将会增加单位数目而减少绿化地区,对于亡母设计的计划被大幅改动令男大为不满。麦太跟踪瞳而到医院,更因此得悉事实的真相……男成功令基主动向峰说出思的所作所为;男以为可以与父亲修补关系,但想不到……

第六十一集

  思到心理医生看症时,心理医生要求思也带峰前来接受治疗。思拜托姊姊替自己照顾儿子;当言与思儿子刚离开唱游班时,竟被麦太驾车追击……晚上男偕新女友喝酒解闷时,竟遇上记者偷拍。男欲上前理论,却发现……禾看见Parco闷闷不乐,始发现发正式到德公司上班;当德向禾介绍发时,禾大方地伸出友谊之手。言收到消息,有传媒将打算重提两年前的车祸,而矛头将指向思;言为助妹妹,特意请胜帮助。胜因没法协助言而大发脾气,澄忍不住有微言。男往找瞳……

第六十二集

  发欲将西藏觅回的戒指还给瞳,到康家时却发现她不在,反又再被柔教训。众人发觉瞳一夜未归大为紧张,但最终还是暂不报警。瞳虽平安,但却迁怒于思。风尘仆仆的川回家,发现哥哥私下买礼物送给女性朋友,更认为禾开始拍拖;但禾矢口否认。川终于查出禾的好朋友竟就是凌……思约川吃饭,但川想不到胜亦出现;原来思特意同时邀约两人,更出言要两人先解决私下不和之事。庭主动约峰见面,想不到庭竟以朋友身分教训他,令峰大感没趣。庭带川到印度尼西亚小岛上怀缅昔日种种;而在她人生的最后光景,竟让她看到一直想看见的……

第六十三集

  禾与德谈论工作时,发现万太太的首饰竟出现在眼前;德解释是万打算将相关的收藏拍卖。川回家吃饭,更提议出资让兄长开珠宝店,但禾拒绝。峰得悉万回港后担心不已,思欲劝无从。川发现有大股东出售公司股票,欲约对方见面,但想不到胜竟出现……发正开解没法帮助弟弟的禾时,却接到电话说川醉倒酒吧中……言因工作而令身体变差入院,令思得悉言两年前曾小产一事。禾求胜不果,发欲打圆场反而惹上官非;凌往找川,向他说出禾如何担心他。川思前想后决定回家替哥哥办生日,兄弟说笑间却接到凌求助的电话……

第六十四集

  胜得悉凌被送院,因涉案者是将出卖股分给自己的超叔之儿子Samson,胜欲联络超叔却失败。凌被禾兄弟送进医院,仪等到达后却反责怪他们。川觉得有负庭的嘱托,禾只好努力开解弟弟。铭欲离港却被峰阻止,铭解释因掌握了峰被绑架的真相……禾在网球场等待出院后的凌,凌终出现更说有能力面对事件,禾感安慰。峰约男见面,男以为是有关公事,但想不到竟是……禾向弟弟查问为何凌突放弃指证,川强调与自己无关;川终得超叔之助,重新稳坐CEO之位。禾因凌之事不敢与杨见面,瞳只有好言相劝。

第六十五集

  基与思见面,强调会依早前协议将自己早前所购入的公司转让给思。凌正式加入川的公司工作;言对铭突然得宠之事感奇怪,但思反毫不介怀。杨与柔遇上婉仪等人,但柔却没有打招呼;晚上杨提出此事,柔却坚称没看见她们。思收到Norman调查言与东的近况报告后,特意到姐姐家探访,更向她查问与东间之秘密……思在进行基的公司私有化过程时,发现有人大手吸纳相关股票,终得悉幕后收购股分的人竟是胜。言约胜见面请他放弃收购,但两人见面之事却为澄得悉。思约澄见面,更要挟她出手阻止胜的收购行动。

第六十六集

  峰发现思讹称柔生病而深夜外出,峰指思隐瞒自己与人有染;为了阻止两人争吵,刚在贺家的言介入,指峰误会了一切。思的助理Norman看到她公事两忙耗尽心力,竟突然向思示爱……言请瞳合作骗峰,瞳大惑不解拒绝合作。言约Norman见面,Norman反指自己被调至菲律宾是她所为。胜回公司时发现澄竟将收购了的股分出售,胜大为光火拂袖而去。思向言说出,收到消息说Norman在菲律宾被控藏毒……胜扬帆出海拒绝上班;而东与澄工作时发现她身体抱恙。胜赶回家后得知澄病发,答允与她一起到法国医治。

第六十七集

  东发现言私下查问Norman在菲律宾意外身亡之事……澄往找言,说出自己已用尽方法去阻止胜,更请她不要夺去胜,言听后不明她所指何事……思在画廊工作之时,言出现向她质问……少好约儿子胜吃饭;当两人独处时,澄再向胜道歉,但胜毫无反应。男参加川的演讲会,但目的却是铭。胜主动约见川,更提出向他借股票对付思,川不禁心动……正当柔准备将公司扩充之际,杨竟通知太太,已把能帮助发展的大生意推掉,亦坚决否决了柔欲扩充开分店之事;深深不忿的柔欲私下追回生意时,却发现……

第六十八集

  柔担心自己患病,特与杨一起去见医生进行检查。思努力为丈夫奔走,但峰却毫不体谅,说她施计对付自己信任的铭与Norman,更明言不再相信她。思得悉禾将回港,欲致电通知他可能有事发生,但最终……;在公司私有化大会上,胜暗示会阻挠思;思以为胜只是说说而已,但在股东投票时,竟发觉……;瞳发现言辞职并失去联络,于是直接找东询问姊姊的下落,但东竟向她说出……;瞳了解事情欲通知禾可能有危险时,却被思阻止,而思所提出的理由是……胜为了赢过思,而将自己的一切的财产做抵押;而他却发现股价有大变动……

第六十九集

  峰逝世的消息正式公布,万更要孙女接近以影响川。川发现留医中的禾竟向医生提出暂时离院;川知兄长是想安慰思,不禁指责他。瞳探访男,男与她道出对父亲的思念,两人间的芥蒂似消失;男到贺家探望弟弟,但从褓姆口中得知……言得悉峰离世,特意回港到贺家探望妹妹,思欲请姐姐回公司帮助自己,但却遭言拒绝。回港后的言,竟搬回康家……川到灵堂致祭,更向男挑衅说会坐山观虎斗,令男没办法解释自己与禾之间的事;晚上守灵时,男与思又起冲突,瞳更无辜被思痛骂。在律师宣布峰的遗嘱时,思发现瞳竟被邀请列席……

第七十集

  川与凌接禾出院,川与凌饮酒时特意提醒她,对禾要多作主动,凌只支吾以对。发研读钻石鉴定课程,德特意私下借出高价钻石让他研究学习。发约瞳吃饭时发现有狗仔队追踪;发为助瞳减压带她参加限时竞食。言问妹妹对发所为有否感动,瞳的答案是……东约言见面后向她说出,自己已查出胜自我放逐的地方……杨在电视上看到志球回港后接受调查,柔在街上遇见球,更将球打伤;众女儿赶到医院,发现柔竟说出因看见球与其它女性鬼混才出手打他……众姐妹质问父亲为何不将母亲的病情说出,令杨心中的怒火爆发……

第七十一集

  柔一心与病魔对抗,杨特意学习用摄录机,柔感激之余亦向丈夫说出之将公司办好的原因。瞳正式出任基金委托人,公司欲将4G牌照转售,但瞳与男支持继续经营;关静约发见面,原来是送上结婚请帖。澄决定离开香港,并将剩下的大屋锁匙交托给言,请她转交胜。因为放弃出售4G牌照,男只得壮士断臂大量裁员,更影响了公司股价。瞳出席会议时,因压力太大而病得不能上班;思与男私下商量瞳是否合适继续当委托人,结果仍是不欢而散。杨见女儿烦恼不已,只得说支持她的任何决定。东发现言不断给钱让胜挥霍……

第七十二集

  在发调回总公司的第一天,禾因答应代出差的德照顾发,却突然有警察出现……胜继续挥霍言的金钱;东忍无可忍,竟用暴力将胜身上的一切都取走,之后便将他弃在路上要他好好反省。有员工不满被裁员而对公司恶意破坏,男与思商量解决办法时,思竟提出要男发放假消息以暂缓员工情绪,却遭男拒绝;当众人开会时,收到公司被放炸弹需疏散……男替瞳取回对象时,发现她欲送予发的礼物,面色大变。被警方调查后一直回避瞳的发突然出现,更向瞳说出静突然自杀……在街上流浪的胜吃下不洁的食物被送院,却被澄的律师遇上。

第七十三集

  言与胜吃早餐时,胜要言继续当CEO,自己则负责在幕后策画。瞳从言口中,得知发被警方调查之事可能与男有关,竟到他家中大兴问罪。瞳向德诉苦,发偶然下听到瞳只视他为好友之事,不禁大受打击。柔突然到思公司找言,但却完全不记得言早已辞职;思的助手只得带柔到画廊等待思……杨发觉柔的病情变得严重,因不想妻子为女儿操心,要女儿们在母亲前扮作和睦;更要求言搬回家中居住。发明白自己受官非缠身,欲与好友筹备中药生意,但因此得悉自己惹上官非之真相。发约男见面时遇上意外,男欲将他救出车外时,竟看见……

第七十四集

  因不知发遇上意外,言约见发的朋友,劝他们回内地发展中药生意,更说可安排让发偷渡;杨陪伴德到医院,德不断自责要发回港发展,才令发意外丧生。德决定暂回加拿大探望儿子;禾约凌喝酒,他边流泪边向凌诉说自己对爱情的冀盼与失望;看到禾真情流露,凌心中百感交集。凌在街助人时受轻伤入院,竟遇上万因中风而入院;婉仪向孙女说出,原来有公司向万追讨欠债……禾发现自己受袭之后视力日渐衰退,但他仍没有打算向思说出此事。禾得悉原来是思的集团欲向万追讨欠债,主动拜托思高抬贵手……

第七十五集

  凌到禾家中探访,却发现不见了他;川向凌说出,兄长因视网膜剥落需动手术;晚上禾在医院熟睡时,思悄悄的到来探访。发好友与瞳见面,托她交回德私下给予帮助创业的支票,亦令瞳得知发被警方调查的真相。言回家时遇上瞳,姊妹为了发之事起争执;言到思家向她质问,却刚好被正以摄录机记下外孙样子的柔拍到此事。德回港后探望杨,德更代发将瞳遗失了的幸福指环交回给她,亦向她说出发死前对感情的看法……柔担心自己的病况将变得严重,杨只得努力安慰;夜静人深时,柔取了杨的摄录机……

第七十六集

  言正式成为了新公司的CEO,东及回巢的旧下属亦开始进行让胜复出的准备。禾手术成功,川接兄长出院;川与基相约吃饭,基之子恩齐,向川说他根本不清楚万回港另有目的。凌终鼓起勇气对祖父说出不会协助他复仇,万大受打击。满怀歉疚的凌,对出院后的禾照顾得无微不至;另一方面,川的下属亦向他报告万回港后的作为……胜得志球之助购入上市公司,庆功宴上言大方地与志球祝酒交谈;另一方面东私下约志球见面……男的旧女友叶婷探望他,更替情绪低落的男打气。川终得悉万的动机,主动到万家与他对质……

第七十七集

  瞳从种种事情中,明白到自己对男仍有感觉,但却因不了解对方心意而保持距离。饱受压力的思,回忆起峰在世时常助她解决问题,令她充满安全感的美好回忆时,竟收到有消息说儿子突然失踪。原来万私下拐带了思的儿子,意图对贺家报复。柔的记忆发生错乱,回到当年峰被绑架的时候;万欲进行报复之时,却遇上消声匿迹了的卓凝……得婷制造机会,男与瞳一起吃晚饭;万的太太婉仪看到了失踪了整天的丈夫回家,激动得对万说出自己有多需要他。男发现有人将弟弟送到他的家中;当男送弟弟往医院途中,竟发现了……

第七十八集

  迅丧礼当天,东发现言竟在公司工作;东劝言出席丧礼,但她却以公事繁忙拒绝。东要胜协助言,但他却毫不关心。在殡仪馆中出现了世万的踪影……晚上言到胜家中交代工作时,胜突然开口要她到丧礼;言虽拒绝,但亦终于忍不住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晚上男与瞳分别欲致电对方;两人终联络上之后,瞳竟提出复合。川对胜欲取代思与男的公司,取得新界北的发展工程甚感兴趣,言代表胜与川洽谈;川虽对言冷嘲热讽,但她仍令双方成功合作。因禾在珠海工作,怀德只好要Parco陪自己打网球,却因此遇上男……

第七十九集

  东收到消息说男公司将接下新界北工程,但言却有信心让胜取得;言与思见面,更提出怀疑迅之死是与男有关的假设。腹大便便的之澄出现在胜家中,原来……言要求胜调开东,以免他阻止夺得新界北工程的计划;胜打拳发泄时,听到拳馆主人谈及当年憾事……思尝试走男抱迅到医院的途径,欲调查男是否有尽心协助;结果……男夜访怀德,向他说出屈存在心中的秘密;怀德听后不禁……禾自珠海回港,川与兄长饭聚时,责备禾仍与凌见面;禾解释与凌见面是因她将与家人移居美国。晚上川打开电邮,看凌寄给他的道歉信……

第八十集

  胜与川见面时,男却被商业罪案调查课带回警署问话;瞳为化解妹妹对男的怨恨,特意去探望思。当思向瞳说出自己对男的怀疑时,瞳不禁大吃一惊;想不到是男为欲与思商量而到了她家……男为了反击约见基的儿子齐,要他调查父亲与思之间合作证据……东回公司递辞职信时偷听到胜被警方调查而头痛不已,他的助理Gilbert则建议要言承担一切事情……瞳到男家欲替思解释,欲发现了男搜集了思的罪证……世万突然回港要求与思见面,思从他的口中听到了……东主动见瞳,更将自己了解的事情与她分享。

第八十一集

  少好突然自澳门与胜见面,少好更出言指责他;原来东向少好说出胜的所作所为。瞳主动到男家向他道歉,但男却忍不住说出另一件令她极伤心之事……满腔怒气的胜回家时,竟看到东等候他;接受不了被好友出卖的胜,竟向东动粗……在杨与柔结婚四十五周年当天,柔到医院覆诊,而医生将一物件交给柔……思对胜说出可助他脱身,但代价是要他对付男……瞳到言公司与姊姊对质,言坦言情况已是一触即发,但瞳竟说有办法阻止;瞳与思见面,更对她说出自己手握皇牌……三姊妹突然收到柔要她们回家吃饭的电话……

第八十二集(大结局)

  胜在酒吧独饮之际,川出现更对他冷嘲热讽,官非缠身的胜却处之泰然,更悠然与川说出心底话。翌日言到向胜家欲说出自己未来的打算时,胜竟表示……早上佣人将瞳交托的文件转交给男,男打开了文件后不禁呆了……这边厢,思终在迅的房间中,为自己的未来向助理Herman下达了重要决定……为了商界新龙头的川遇上了新一届《平步青云》的参赛者,令他想起了与凌奋斗的日子……禾将杨赠与思的钻石胸针重新打磨复原,思高兴不已;但当思要求禾替她将胸针戴起时,却发现……瞳赶往参加宴会时不慎将幸福指环掉下,男助她取回戒指而一起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