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白筱柔(李司棋)眼里,三个女儿就像钻石般完美无瑕。她相信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嫁个有钱人,所以在女儿还少的时候便开始“琢磨”她们,不惜一切要将她们嫁进豪门。

  虽然大女康雅言(邵美琪)并不苟同她的价值观,但她眼见言交往的对象是富有的高长胜(林保怡)时,也就放手让二人发展。追求浪漫的二女儿康雅瞳(黎姿)一再遇人不淑,柔于是暗地里撮合她和香港首富贺峰(岳华)之子贺哲男(陈豪)。幼女康雅思(蔡少芬)最懂母亲的心意,第一段婚姻失败后即把目标锁定在峰身上。

  终于,柔如愿以偿,三个女儿先后嫁入豪门,只是随豪门生活而来的名和利,却叫三人渐渐迷失……

  【故事背景:】

  以钻石珠宝世界为舞台,讲述生命是否璀璨夺目,存于永恒,视乎人能否拥有高贵的品格,哪怕经历几番磨练,必会如钻石般打造出完美闪亮的人生。剧集将到非洲及青岛地取景,以亲靓人、靓景和人性故事攻陷观众心窝。

  故事围绕三位不同特质的亲生姊妹雅言、雅瞳和雅思。她们高贵优雅,流贵族的血,举手投足无不流露出大家闺秀的风范。在人生的轨迹上,她们认识了城中的青年才俊。他们懂得享受生活,或品红酒,或尝雪茄,扬帆出海,逐浪赛艇。她们与他们相识、相爱、相分,一起卷入商战世界,她们与他们成长、反省、醒悟,经历人生高低起跌。

  生命跟钻石一样,尊贵不在于名誉与权力,而在于真挚与忠诚,只有这样生命方可如钻石一样,永恒不变,散发不朽光辉。

  《珠光宝气》题材以恒久的钻石,带出美丽人生路。有份参与演出的黄宗泽对此剧充满期待。他说:“因为这套剧会到南非和青岛取景。我都还没去过南非,所以到时可以去寓工作于旅游,顺便欣赏下当地风景。”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城中举行盛大时装表演,著名经理人康雅言成功替旗下女星苏敏争取到入场券,另一方面,名媛康雅思却因为敏与自己丈夫杨志球正被传绯闻,而尽力阻止她进场。康青杨回家途中遇上交通挤塞,更发现是妻子白筱柔的坐驾遇上轻微意外。杨收到消息有人将他打造给三名女儿的其中一件钻石胸针卖出,不禁担心三年前与家人吵翻,与恋人礼奇到加拿大结婚的二女雅瞳。原来瞳已回港,更向思求助;思向母亲说出已借了一百万给二姐,但柔揭穿思只为自己打算才借钱给二姐。瞳发现支票不能兑现,改请求好友石泰禾帮助,要他扮作有钱人与奇争夺自己。柔特意约瞳与奇吃饭,瞳满心高兴地与丈夫应约……

第二集

  柔检查身体后医生建议她做直肠检查,柔答应检查。瞳自与奇分开后便住在言家,言为让二妹振作,特意要瞳陪她出外工作。思看到杂志报道说瞳是球的新欢,竟气得在众记者面前指责二姐。球向思说出公司经营出现问题,更有机会被清盘,思担心不已。柔答应参加慈善宴会,更托言将杨赎回的钻石胸针交予瞳。柔感谢言替两位妹妹将争吵的报道压下,却发现她与男星Oscar过从甚密。言担任飞机师的丈夫富添回家,但却对她非常冷淡。慈善晚会当天,柔怀疑言与Oscar两人有染,于是私下约见Oscar,但却被添遇见。

第三集

  言从添口中得知母亲曾见Oscar,指责母亲误会了自己,柔大受打击。职员昌在运送钻石时失踪,禾怀疑他监守自盗,杨还是选择相信昌。杨一直认为老板怀德针对自己,更因昌之事与德闹翻而提出辞职。柔在好友何太的葬礼上,看到富豪贺哲男偕众出现,他更与何太的儿子舌战灵堂上。球为了能与男见面,不惜一掷百万投下车牌欲转赠他,却被男的私人助理绍铭阻止。男为讨女伴欢心,放弃出海改飞到上海享受晚餐……男出海练习赛艇时,却遇到喜欢处处针对自己的富豪高长胜;胜出言挑战,男答应比试。

第四集

  替男打理游艇兼为赛艇高手的游日东,与昔日学厨的师兄弟饭聚后竟遇上胜。胜曾学厨亦是东的师兄弟,胜请他协助自己。男得悉东欲辞职协助胜,欲挽留却不果。杨听到消息有珠宝店欲顶让,虽心动但资金不足;球得知此事竟说乐意合股注资添致电给言约见,但言为了与胜商讨有关旗下演员拍戏之事,宁推迟与添的约会,最后却被胜令她掉进泳池。看到浑身湿透狼狈非常的言,添说出对她感失望更提出分居。大受打击的言看到醉倒的胜,竟忍不住用高跟鞋痛殴他。柔与瞳得知球和思骗了杨的金钱私用,只好提出隐瞒暂不让杨知道真相。

第五集

  杨从德口中得知欲顶让的珠宝店已被他人接手;柔发现杨有心事,欲向他查问之际却因肚剧痛而晕倒。瞳发现思仍去名店购物,指责妹妹存心欺骗父亲,但反被思抢白一番;原来男与女伴亦刚巧于店中看到一切,最后他更赠瞳华服一套。言特意飞往青岛请在当地参加赛艇比赛的胜签约,却又再次遭他戏弄,只好留在当地等待胜。同在青岛参加赛艇的男终答应与球和思见面,但他提出注资的条件是将公司股分转卖给他。言终成功让胜签字作实,但最后却发觉胜签下的文件不翼而飞。球失踪,思大急下向男求助。

第六集

  球失踪,思向众阔太借钱让自己租直升机出海搜寻,但可惜众人不答允,更决绝地与她划清界线。胜在餐厅挑衅男,男更同意如败阵便会注资到球的公司。男遇上思后主动慰问她,瞳亦发现男是当日送她衣服,亦是要球卖盘的人,因此忍不住大骂男假仁假义。柔收到通知验身已有结果,但为女儿之事宁愿延期回港。赛艇时,胜为了胜出又再次使出不君子行为……在筹款晚会上,柔托思的朋友带他们进入富豪宴会,欲请求峰协助,但峰却被大富豪宋世万请去商量要事。胜再败给男后,对东说出只是利用他,之后更遗留他在路上。

第七集

  瞳陪思搜索一天后在沙发睡着,醒来却不见了思;言在寻找妹妹时遇上胜后又被作弄。瞳看见男欲找他帮忙,但男则欲躲避父亲贺峰的追问,于是男竟反要借助瞳帮忙令父亲离开。禾四出寻找思之际,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瞳为了说服男注资到球的公司,不惜跟随他出海。万不满女富豪虞苇庭在投资青岛计划上不够合作,峰答应当说客。瞳发现男竟然是把游艇直接由青岛驶回深圳,不禁大为震惊。思得悉柔不顾自己患上重病仍赶来帮忙,终忍不住说出事实。柔与家人赶回香港,但思刚到达却发现商业罪案调查科已在机场等候她……

第八集

  柔入院,言前往探望,更发现添已曾探望,但他没有向柔说出分居之事。瞳被困海上,被迫协助男打理游艇苦不堪言。思发现家中已无恒产,银行更告之球尚欠四百多万利息,禾听后欲助无从。珠宝拍卖会上,万之弟世基的前妻淑贞刻意与基竞投一颗钻石,但最终却被胜投得,胜更将此钻转送给他以报答基融资给他。男与瞳回到深圳,却发现大批传媒已守候在码头。言准备瞳的证件接她回港,添在言出发前约她见面,请她签下离婚协议。言回程时收到胜电话,他说已在她车上的菲林插赃藏毒,令她被迫将未冲晒的菲林打开……

第九集

  旺角报摊档主启发,对德所开的珠宝店特别讨厌,其怪行更众所周知。杨探望女儿,说出自己已决定重回珠宝厂,要女儿不用还钱给他。瞳在德的珠宝店当售货员。基到珠宝公司欲将胜所赠的钻石加进钻石链上,但经杨检验后,却发觉链上有钻石是仿制品;但杨误会怀德不欲得罪基,对基说钻石全是真品。瞳到珠宝店上班,启发认出了她就是与男传绯闻的美女。柔到思家,欲将女儿存入的款项归还时,却听到思的朋友说她经济陷入困境,建议她申请破产。启发对瞳一见钟情,不顾自己已有女朋友,仍不断借机接近她。

第十集

  胜遇上昔日学厨同门,对方指责他害东被青岛警方拘留。胜突改变工作行程回到澳门与母亲饭聚,更脱下商场中冷漠的面具,对母亲照顾周到。胜到青岛救出东,欲付出六十万补偿却被东拒绝,东更说出昔日对胜的情谊,胜不作声色但已被感动。大雨滂沱,行人隧道水浸,发特意背瞳涧水穿过,令她大为感激。发得悉瞳将调至其它店铺实习,大感失落。发偕女友在高级餐厅吃饭,饮醉后更说自己本是珠宝店少东,但父亲股分被德骗去。言收到短讯赶到机场,发现添有外遇之事;柔更传真致各传媒,公开说出向思追讨四百万之欠债。

第十一集

  言与思不约而同赶回家欲责问柔,但两人却发现父母均外出,最后终明白母亲的用心。胜为了取得与苏敏的合作关系,不惜撇下与言的仇怨而聘用了她。基因钻石链一事对德抱有恨意,胜提议利用发挑战德;胜邀发见面,更说助他与德打官司。原来发的父亲福荣占有德的珠宝公司四成股份;为了让发合法地拥有资金,胜说出斥资购入发身上的玉佩。思申请破产,言为省钱而将单位放租,康家众人再次住在一起。柔风尘仆仆刚自四川回港,却又要女儿们翌日陪她到大佛游览;原来她为讨好万的元配太太郭婉仪;在仪的画展当天,柔安排女儿与不同男士认识。

第十二集

  思本对办酒店的田锐甚感兴趣,但却发现瞳与锐谈艺术至兴高采烈,暗感没趣。思因助仪而得Daisy赏识,更邀请思加入她的公关公司。言要求胜替部门增加人手,胜竟派东协助言。言初时认为东只是胜的「跟班」,但言最后发现东除协助她们解决工作危机,更私下恶补娱乐圈消息。发的玉佩卖出了七千万成为城中话题;成为了暴发户的发约瞳吃饭,对她深懂餐桌礼仪感崇拜不已。Daisy接获筹办德的珠宝公司四十周年晚宴工作,宴会举行当天,思发现宴会的纪念册子遗留在公司,因禾要留下看守拍卖的钻石,瞳一口便答应助她取回来。

第十三集

  瞳被困公司不能回到宴会,思亦顺利与锐见面,两人更有机会共舞;德在晚宴说出感谢致词时,发突然出现,更当众说出要告德以取回股份,令场面大乱。杨见故人之后竟是瞳的朋友,急忙与他相认更留下联络。德与律师研究,觉发突然暴富实属不寻常,决定与发对簿公堂。发约杨、瞳及众家人吃饭,席上柔与言看到发的言行,两人私下均不赞成瞳与他交往。为了协助发打官司胜派东负责联络他,更叮嘱发不能泄漏胜当他支持者之事。杨与发在酒吧喝酒时,突然有人殴打发。早上德欲请杨替他约发见面,但杨指德找人殴打发。

第十四集

  男在投地拍卖会上用计托价,令万被迫以高价购入土地。因印度尼西亚有油轮搁浅,峰与庭同往印度尼西亚到购入的小岛视察;两人更细说识于微时的友情。思与峰在艺术馆相遇,得峰发后,思竟决定与锐分手。思向禾说出心底话,说将要觅一个更有条件的对象。发突然对青梅竹马的恋人静提出分手,令她大受打击。发提出分手后偕友在高级会所吃饭喝酒,因借醉闹事被请离开;发欲借胜之名平息事件,但胜发现后诈作不认识他。之后东更特意派人提醒发,要他不可公开与胜间的联系。早上静欲与上班中的瞳对质,却被发阻止。

第十五集

  发以为成功阻止静之际,瞳竟突然折返,幸东等帮忙下将真相掩饰过去。基遇上万与他的三姨太文慧,更得到与慧合作开办演唱会的机会。胜要求言在两个月内举办演唱会,言坦言没可能觅得场地;胜以答应她如成功便签下新艺人,让言接下此工作。发送上名贵钻石并提出与瞳交往,但却遭她拒绝。言向胜报告有方法觅场地之事,但胜亦发现男有空出的演唱会场地;胜虽采用言的计划,但仍特意向男请求让出场地。万借拍卖聚会向峰施压,要他说服儿子让出场地。但男一意孤行,竟一掷数千万请著名男高音开演唱会也不将场地让出。

第十六集

  言向胜报告,若能邀得著名女歌手叶菲复出演唱,对方将更乐意让出演唱会场地,胜只得同意。铭向男辞职,峰实时要铭回母公司协助自己。男在上海遇上胜等人,知道他是前来与王夫人开会争夺新加坡的赌权。为了争取在新加坡拥有极好人脉关系的王夫人信任,男与胜均努力推销;但胜得言之助,以著名女歌手叶菲复出之事抢得先机。杨遇上德邀请回港作证的老员工徐福,得知荣当年亏空公款之事;但徐却突然心脏病发入院。柔支持下,杨出庭讲述与福伯见面时所知的真相,却被辩护律师所刁难质疑,证供最终被推翻。

第十七集

  思辞职得柔支持;思到庭所开设的公关公司求职,更不惜躲进厕所等庭出现。客人金先生不慎遗下结婚戒指,瞳欲将戒指带到婚姻注册处,却不慎令戒指跌出路中心,发见状不顾一切冲出马路替她拾回却因此受伤。瞳往设计班上课时,发现发一直私下替自己所做的事,大受感动下终接受他。思再次到庭的公关公司面试,竟获得聘用。发与瞳成为情侣,但瞳不欲家人发觉,执意要与发维持「地下情」。男被传媒报道在竞争上败给胜而心情低落,更因迁怒女友而被她当街指责。看到被女友泼得满身咖啡的男,瞳主动递上纸巾。

第十八集

  德探望康复中的福,从他口中得知荣当年写下的退股书流落至南非,因此决定到当地寻找。胜与峰饭聚,原来胜一直与男打对台,全是峰欲教育儿子的计划。言与东喝酒诉苦,东带喝醉了的言回自己家中照顾;醉后的言竟对东投怀送抱,但他却坐怀不乱。柔发现发与瞳的恋情,责怪女儿自私不理会双方正对簿公堂中。瞳害怕母亲的责备,竟私自搬到酒店居住。柔查问有关发的事时,遇上关静晕倒,柔相助,送关静入院,更因此得悉发的恶行。关静向瞳说出一切后,瞳约发见面,终明白发一直都在欺骗她。

第十九集

  凭荣写的退股书之助,德终胜出官司;瞳搬回家,更衷心向母亲道歉。发败诉,胜决定停止对他的经济资助及收回他的一切,发受不了此事而袭击胜,最终更被警方拘留。胜为了拉拢王夫人,决定将叶菲开办复出演唱会计划全权送予王夫人;言得悉后实时提出辞职。庭决定将峰在布吉度假村开幕典礼的联络工作交予思,令她大喜过望。庭与峰对思在布吉的工作大感满意之时,万的三姨太文慧因得知万与二姨太在度假村,突然自香港赶到;思用尽方法令她不与二姨太碰面。晚上慧为报复特意作弄思,峰把一切都看在眼中……

第二十集

  思在水池中寻回被慧抛下的珍珠时,体力不支遇溺;幸得峰出手相救。铭与胜相聚时,却被男的下属遇上。与此同时,万发现峰的投资有利可图,提出要实时注资,峰只得接受。在公布合作的发布会上,男突然在布吉出现,更抢白了万一顿。男向父亲坦言已得悉胜是协助峰,更说出自己会与胜斗下去。慧再次作弄思将她困在燕巢洞穴中;峰将她救出后两人一起晚饭。东与言到澳门公干时,东见胜的母亲少好突然伤人;原来该人威胁她欲揭穿胜打人之事,更提及好与胜的往事。胜赶到澳门看受伤的母亲,言亦看到他那不为人知的痛苦。

第二十一集

  思工干两星期后回港,苇庭赞赏她的表现,更欲重用她。男为了躲避父亲在街留连的男遇见瞳,两人吃午饭时男得悉她已回复单身。瞳得旧朋友发,欲设计出意念独特的结婚戒指,更得杨支持。禾特意找思说免费得到女高音演唱会门券欲约她观赏。言得悉胜再次承办叶菲的复出演唱会,竟提出减人工重新加入公司;言从东处得悉,胜为再得到此计划,不惜向王夫人卑躬屈膝;言得悉后大为感动,更主动约会胜更欲替他煮晚餐,却只弄得厨房满目疮痍。

第二十二集

  言与胜过了温馨一夜;第二天言欲煮早餐给胜时,却发现有女性登门造访。言因胜之事大感不快,竟借禾不敢向思示爱之事,痛骂了禾一顿让自己发泄。禾被言提醒后约思吃饭,但在表白前看到思竟戴上高价钻戒,心下明白有富豪追求她,而将表白之事压下。男突然收到电话,原来与他青梅竹马,万的孙女子凌突然回港;她更要求男借出游艇让她暂住。

第二十三集

  思向禾坦白,终令禾死心。德约见瞳,提出将她调派至珠宝设计部门,但瞳表示要考虑。凌在路上赛车时险些撞到瞳,凌恶人先告状痛骂了瞳一顿。发看见此事,竟放火将凌的跑车烧毁。警方追查至瞳工作的地方;凌一口咬定是瞳指使发烧车。瞳为避嫌决意辞职;发晚上找瞳见面,当得悉此事后以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