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唐氏一家坐拥6亿资产,家人之间相处融洽,是惹人羡慕的家庭。唐至安是唐家养子,与养父唐仁佳感情极好,全心全力为唐家打理生意。一家人本来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但随着安是私生子的秘密被揭发,家人之间的关系开始起风浪。而仁佳的去世更掀起了一场遗产之争……

草根富豪 富而不骄

  上环文咸西街「唐记海味铺」在业界享负盛名,由一间小小老铺,发展成坐拥六亿资产及物业之海味生意。坐拥数亿身家的唐仁佳及正室凌巧,一家九口,为名副其实之草根富户,故唐家并无豪门的冷漠疏离,反之一家和谐融洽。而主力维系家庭温馨的,正是唐家两父子 - 人称「大鲍细鲍」的唐仁佳及唐至安。

  三十年前,佳把安拾回来收养,安生性豁达,从未为养子身份自卑,反之全心全意帮忙打理海味铺生意,亦把唐家上下当作自己亲家人,对唐家事无大小尽心尽力,对自己的身世有着感恩的心。佳亦一直视安如己出,父子二人感情深厚。安「遗传」了佳的个性,两父子目标一致:努力令唐家齐齐整整,落力以欢乐感染全家。

  佳性格和稀泥,家中各事望以和为贵,大事化小,一直致力建立一个既窝心又贴心之家。然佳身边一个不容忽视的女人 - 王秀琴,却为唐家埋下不少暗涌。琴为佳有实无名的妾侍,而佳之正室巧,持家有道,以理服人,深受唐家上下尊敬,唐家大小事项均以巧为最终「裁决人」;琴表面对巧恭敬顺从,与巧情如亲姊妹,内心却对巧怨恨。

  佳性格随遇而安,对海味铺之生意不太着紧。而巧多年来与癌病抗争,先后诞下儿子至逸及女儿至欣,一边忙于照顾子女,一边又为养病而奔波,海味铺之生意全交由亲妹凌莉打理。莉多年前曾遇感情骗子,落得人财两空,从此不再相信男人,只寄情工作,为海味铺出心出力,唐家由一间小铺发展成今日六亿身家,全归功于莉一人。但莉心中从无对唐家财产虎视眈眈,小心眼的琴却一直认为莉有心分一杯羹,两个女人面和心不和,经常勾心斗角。

四角关系 纠缠不清

  安偶然机会下认识欣的金兰姊妹常在心及水明霞。心本是法律纟高材生,以当律师为梦想,上进勤奋。然心有一经常惹事生非之兄长常在德,把心当成人肉提款机,但心重视兄妹之情,一次又一次为德解难,加上心老父病重,心在重重压力下被迫辍学。然并未放弃梦想,以半工读方法继续向梦想进发。

  一次德又欠下巨款要心帮忙,心硬着头皮向安借钱解困,却因一场误会,心以为安抹黑自己,认定安品格低劣。几番努力,安终消除心之误会,二人言好,安更介绍心到鲍鱼铺工作。二人朝夕相对,安渐爱上心。然心却背负着一段放不低的感情,牵挂着一个想爱不能爱的人 - 程亮。亮为才华洋溢之律师,与心有过刻骨铭心的一段情。亮虽深爱心,无奈天性多情,最爱心却不能只爱心一人,心忍痛与亮分手。心对亮放不低,二人纠缠不清,几离几合,心仍未能对亮忘情。安只有默默守候心,在心失落时陪伴在侧,又常逗心欢喜。

  另一方面,大情大性的水明霞,任职空姐,为时下典型之天生恋爱狂,却屡遇人不淑,感情路上跌跌荡荡。尤幸天性乐观,总能极速治愈情伤。后来却暗恋上亮,与心的姐妹关系遂起变量。

沉迷孽缘 鸡犬不宁

  逸秘密向安借钱,安为好兄弟不惜两胁插刀,爽快答允。未几安竟发现,年少气盛的逸,借钱的目的是为追求富商杨绍志之妻卓文丽!丽当年因贪慕虚荣下嫁志,与志的感情早已破裂。难得遇上逸的热烈追求,二人爱得轰烈,打得火热。逸请求安代为保守秘密,但安知道丽为有夫之妇,坚决反对逸与丽之恋情。逸却一意孤行,坚决不放弃丽。安不想逸泥足深陷,唯有求助于巧,望巧能劝服逸。逸感被安出卖,二人起争执,两兄弟感情首现裂痕。

  逸好胜,认为真爱无罪,无视唐家上下之阻止,继续与丽交往。然纸包不住火,二人之恋情为传媒揭发,顿成全港热话。传媒贴身追访,令唐家上下受压,波及琴等乘机挑拨离间,令唐家阴云初现;安等几经辛苦,为逸向志谈判,终令志妥协,答允与丽离婚。然逸竟要求高调与丽举行世纪婚礼,唐家上下大力反对,唯独巧心水清,知道丽已怀有逸身孕,非嫁入唐家不可,巧尽力拉拢唐家上下各人出席婚礼,逸成功迎聚丽,然一宗喜事却是风雨阵阵的开始…

  丽在风风雨雨下嫁入唐家,立时成为唐家另一个「麻烦」人物。丽与逸浪漫过后,骄纵惯的她发现唐家根本比不上财雄势大之志家,但米已成炊,回不了头,有感下嫁逸委屈了自己,故意在唐家不断挑起火头,撩事斗非,与巧两婆媳日渐针锋相对。波琴又再从中煽风点火,然冷静的巧总能以理把丽收服。

  唐家细女欣,年少无知,对爱情充满憧憬,梦寐童话般的爱情故事,不理家人反对,与外型俊朗、任职波鞋售货员的何少基相恋。盲目的欣,全然不知基只是玩弄其感情,更一头栽进去,深信基为上进青年,更离家出走,与基于屋村共赋同居。基其实只把欣当为生财工具,用甜言梦语欺骗欣协助其推销生意,欣不惜求助于安及莉。安及莉爱惜欣,尽力欲把欣从爱情陷阱中拯救出来,然欣执迷不悟。最后巧亲自到屋村找欣,尽现母亲的关怀,欣被巧感动,终醒觉,毅然离开基。

唐家巨变 风起云涌

  唐家经历几许事变,已是乌云密布,各人心病重重,互不信任。时一个埋藏唐家多年的秘密终守不住,触发唐家巨变,把唐家的裂缝推向极点。原来安身世隐含极大秘密,琴意外地得知安身世之谜,攻心计的她,故意布局让巧知道真相以刺激巧,巧感晴天霹雳,大受刺激,引致癌病复发,只余两个月性命。此时琴终现狐狸尾巴,先离间巧与莉之姐妹情,向巧告密,令巧知道原来莉一直隐瞒佳之私情。巧责难莉,亲姊妹感情备受考验,琴即以好妹妹身份对巧关怀备至,巧病重不虞有诈,答应完成琴心愿,琴即向巧提出要一个正正式式的名份。

  巧过身,佳痛失爱妻伤心欲绝,引发轻微中风,琴立即安排佳与自己注册结婚,虎视多年之唐家正室名份终到手。琴霸气显现,正式以老板娘身份入主海味铺,要掌管海味铺一切事项,又把与自己有私情的常在德升任经理,与莉爆发连番冲突。琴另一方面继续离间安与逸之兄弟情,令兄弟二人反目。时佳才惊觉琴之野心,可惜为时已晚,佳更揭发琴与德之奸情,大受刺激,严重中风,机关算尽的琴,即与德隔离佳,阻止安及逸探望佳。

  佳痛心疾首,但又不想唐家家散财亡,加上被半软禁,行动不便,只有偷偷立遗嘱....

分集剧情:
第1集 争产六亿 母子冲突

  上环鲍鱼大王唐仁佳过身后,唐家后人为了争夺六亿遗产,母亲王秀琴与唐至逸结成一伙,而兄妹唐至安、至欢及至欣则与秀琴对薄公堂。至安与弟妹私下与秀琴会面,更欲将家传的二头鲍鱼送回给秀琴,希望可私下和解,但秀琴坦言不会接受。

  事实五年前,当仁佳在生之际,唐家可算得是非常完美的一个大家族;虽然仁佳有着两位太太凌巧与王秀琴,但一直以来家都和睦非常,更由一间祖传的海味店,发展到超过三十间分店的大店。凌莉是凌巧的妹妹,亦是海味店的重心人物;这天她发觉弟弟凌波不慎购入了次级的冬菇而大发雷霆,而养子至安则为了店的声誉,欲与客人常在心换回冬菇,却反被她取得不少好处。

  长年患有癌症的凌巧,终从最新的报告中,获悉自己已过了复发期,被视为痊愈。唐家上下高兴不已;但有老朋友说出仁佳当年知道凌巧患病时,曾向神明发誓如她病愈便会捐出一半身家,如今旧事重提,令仁佳头痛不已……

第2集 至逸回归 唐家欣喜

  原来至逸早已回到家门前,之前说身处外国也只是开父母的玩笑;举家替凌巧贺寿及庆祝她痊愈,亦是仁佳完成多年心愿,亲口品尝二头鲍鱼的日子。翌日仁佳向至安竟说出自己人生目的已达大感空虚,更因此被凌巧教训。

  至欣对鞋店的售货员少基暗生情愫,更特意要求众好友替她出主意,以求主动出击。几经波折,至欣终得悉少基将参加渡海泳;为了以最好状态见少基,至欣藉词要鍜练至安成为猛男,竟要他出钱买瘦身产品,但目的只为了给她自己便用;而至安则在购物时,发现在心竟是至欣的好朋友。黄太因官司败诉,特意带同儿子家荣到唐记捣乱;众人办法出尽,却落得至安被打至受伤被送医院。

  凌巧前往探望至安之时,亦认真与黄太对话;凌巧叮嘱她争产之事已过,重点应是将好赌成性的儿子纳回正轨,黄太亦接受建议。秀琴在晚饭上说出被黄太羞辱说她没有名份;凌巧因此特意让她陪仁佳出席晚宴,以正其身。

第3集 为去欧洲 办法尽出

  晚宴上仁佳抽得旅游礼券,为了能私下与秀琴二人世界,特意补团费参加杜拜邮轮团,令怕晕船浪的凌巧自动退出。众子女得悉凌巧将留香港,至安主动提出将陪伴凌巧;但这边厢,秀琴改变主意想到欧洲购物,仁佳一口答应。

  仁佳与秀琴购买度假用品之际,却遇上欲购泳装的至欣等人。仁佳发现至欣触犯了「大学前不得拍拖」之家规,正欲责骂之际,却被她们发现原来仁佳购买的是滑雪用品;最后仁佳与达成互守秘密之协议。另一方面,因为要完美地骗过凌巧,仁佳最终亦要至逸与至欢协助。但可惜,当至安陪伴凌巧度假之际,却得悉原来仁佳与她的三十五周年结婚纪念将至,于是至安心生一计。

  原来至安欲筹备带所有家人飞往杜拜一同庆祝;得子女通风报讯的仁佳,急得放弃行程赶回唐记向凌莉求救,但可惜最终所有事情终于败露。凌巧得悉一切之余,秀琴亦借机将多年怨恨说出,令家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第4集 为追猛男 受伤入院

  秀琴自发作后,便刻意不在家中晚饭,任凭仁佳如何努力也枉然。至欣为与少基见面,特意参加渡海泳,却可惜游泳途中却被水母炙伤送院。当至安赶至,因此与在心等人见面,驾车途中更令众女对印象甚好。

  仁佳出尽办法欲令秀琴向凌巧道歉,却不得要领;原来秀琴一直觉唐家待薄她,更担心未来至欢不能分得优厚家财,所以为此变得神经云云。明霞失恋,正准备疯狂购物发泄之际,幸得一众好友赶到阻止。为令好友振作,至欣竟不惜以至安的生父之名,引他到明霞家中,更强迫他陪众女打麻雀;但麻雀台却变成了明霞的发泄地,而至安则成为她的发泄对象。回家途中,在心好言安慰,令至安对她好感大增。

  秀琴仍坚持不在家吃晚饭,更特意约朋友打麻雀;凌巧突然到场,更参与雀局。回家途中,凌巧与秀琴对话,更细数当年因凌巧患癌,秀琴因家庭问题,三番四次主动要求成为妾侍,而凌巧亦说出自己饱受别人闲言之苦,两人终和解。

第5集 儿女细心 凌巧感动

  凌巧一早便召集家人会议,原来她决定留港庆祝结婚周年纪念;一家九口最终大吃自助餐之余,晚上亦到卡拉 OK 大唱特唱。但原来唐家众兄妹早已预备了歌颂母亲的歌曲及短片,令凌巧感动不已。

  凌巧偕至欣到英国视察大学,需离家三星期。临出发前凌巧提醒仁佳将其中两铺的契上加入秀琴之名,令她大喜莫名;秀玲亦要求仁佳陪伴她到处看铺。在心突然出现唐记找至安,原来她需要三万元应急;至安没问理由下便借出。但至安陪伴仁佳时,却看到在心将三万元赌波,令他觉得被骗,失落下的他更将此事向仁佳说出。秀琴选到心仪的铺址,更欲将租金由三万加至七万,仁佳因错记租客生活无忧而答应。

  但原来该铺是租给生活有困难的世龙一家;秀琴通知加租时受辱,终气愤决定将铺改租他人。仁佳知犯错后赶至,更被世龙当街诉说他如何忘恩负义。在心到唐记寻至安,凌波误会她想借钱,狠狠出言羞辱她。

第6集 在心受辱 至安不解

  在心被凌波出言羞辱,更得悉全区已知她借钱一事,大受打击;她即便将身上对象典当出卖,更立下借据给至安,这些激烈的行为令至安摸不着头脑。因为铺租一事,秀琴与凌莉交恶,为让两人和解,仁佳想出一好计。

  仁佳打算用凌莉名义,将两间面绩较大的铺契加入秀琴之名,她得悉下亦甚感欣喜,接受和解;这边厢仁佳亦要求凌莉协助,亦得她首肯。在仁佳刻意安排的酒席上,秀琴向仁佳发作,说已查出两铺该是有大问题,认为凌莉刻意靠害。仁佳欲阻止迟来的凌莉不果,终令两女在酒席上恶言相向;秀琴肆意攻击下,终令凌莉忍无可忍,主动搬出唐家。

  明霞主动找至安见面,更向至安交待,原来因在心受大哥在德拖累,被高利贷追债,才问至安借钱;但后来发现尚有欠款,才到马会赌波。明霞因联络不上在心大感不安,至安主动陪伴寻找。另一方面,仁佳终发现凌莉暂居之处;当他与至安赶至,却发现她已到了南丫岛。这时凌巧刚好致电回家。

第7集 凌波发恶 拉队跳槽

  至安成功寻得在心,发现她身无分文,更被迫要将兄长欲予的货品放在街上出售。仁佳欲借凌波之力调协,但言谈中反而触及凌波痛处;凌波认为多年来凌巧凌莉一直待薄他,即使将铺转交到秀琴手上也不给他。最后凌波更愤而离职,更带同事阿吉蝉过别枝。

  至安努力欲补偿在心,突然在网上发觉她竟要出卖爱犬;至安得至逸之助,成功以高价投得;但为了不让在心过早发现是自己欲出钱协在助,至安特意扮鬼扮马转移在心视线。但最后只落得在心以为至安想作弄她。仁佳要至安约凌波回家晚饭;席上,仁佳用尽办法欲说服各方,更提出唐家本「窝贴之家」(窝心贴心),要众人包容对方,可惜却只引起全面争吵。

  因至逸提出收铺回报不高,提议卖出以现金投资;这却引起众人「分家产」的提议。仁佳见情况一发不可收拾,终便出痛哭及诈病,成功吓得众家人屈服,将大事化无。

第8集 为帮在心 至安献唱

  至安看到在心没法售出货品,心生一计,主动向菲律宾朋友求助,除了学习简单菲语协助推销,更落力将自己打扮成菲藉歌手,当街献唱。最后成功将货品全数售出,两人关系亦得以回复正常。

  虽然众人家努力隐瞒凌巧,但她终在酒楼及家佣口中,得悉家中曾发生了不少大事;但为了顾全仁佳与凌莉的努力,她决意诈作不知。另一方面,至逸与女友文丽见面时,却遇上狗仔队;原来文丽是有夫之妇,至逸欲提出分手,但文丽不依。翌日至安与至逸在街上时,却遇上有人追打;至逸被打伤,但至安误会是争产案黄太派人寻仇,不知对方是为了教训至逸。至安遇上在心之父,更好意助他修理家中物件。

  凌波主动向家人说出与旅行社达成协议,将带团到唐记购物;谁不知凌波竟以六折贱卖鲍鱼。凌莉发觉凌波欲与旅行社串谋,欲以低价购物引人参加,店铺虽损失但凌波将有回佣可分,凌巧为此总按不住发火……

第9集 为求报复 凌波出招

  凌波被凌巧当众教训,深深不忿,因此特意约不在场的秀琴茶聚;席上他更拗曲事实,将凌巧教训自己的事,说成凌巧将对付秀琴。四年一度的慈善竞步大赛将举行,至安担任教练时,发现了至逸心烦,更得悉他的秘密恋情。

  至逸刚向至安坦白恋上有夫之妇,却又接到文丽来电,原来两人亲热的照片被人拾得,更威胁他们要以七十万赎回。至逸本想借此事令文丽离婚,但文丽不欲因此与丈夫交恶而失去他对家族经济支持。至安见在心多次见工仍无着落,主动邀她到唐记工作;仁佳等见至安主动介绍女性入职,皆以为他春心动。至逸欲向仁佳借钱,但苦无勇气说出真相。至安得悉此事,主动提出挪用公款以助至逸解困。

  可惜此事被凌莉发觉,但凌莉以为亏空公款的是凌波,特在晚饭上公开;至安主动承认此事,但因顾忌说出事实后,将影响文丽将来嫁入唐家将遭歧视,因此至安闭口不说借给谁,更因此令在心失去工作。

第10集 慈父长信 至安神伤

  至安一直守口如瓶,仁佳最终竟交予至安一封长信,内中提到自己如何心痛;至逸看到至安看完信后心情低落,主动说出要自首,但却被至安阻止。凌波自得知此事后,不断以此作话题攻击至安,弄至家无宁日。

  至欣是应届高考生,但却因至安之事弄至失眠;唐家上下得知此事,除悉心开解外,更举家一起陪她打乒乓球减压;但仁佳亦趁此机会,在至安电话中取后在心电话。至安发现仁佳致电给在心,急得赶至她家等候欲解释;但在心原来并没有介怀,更乘机开至安玩笑。至逸要求文丽尽早离婚,但文丽仍以诸多理由推搪。凌波对至安的挑衅愈来愈严重,凌巧被迫命令凌波「封咀」。

  凌波被凌巧责骂,竟因此在工作中也不作声;晚饭时秀琴终于出言,直斥凌巧管教无方,致令发生至安之事。凌巧再要求至安说出真相,但至安宁愿饱受责骂,躲在电话亭垂泪也没有出卖至逸。但至逸终忍不住……

第11集 至逸坦白 举家震惊

  凌波又一次在饭桌上出言不出逊,至逸终按奈不住,站出来说出是他急需七十万去助女性朋友。虽然至安回复清白,但仍遭到凌巧责难;为了向凌巧道歉,至安请求在心协助,完成一封道歉信。

  至安送至欣到试场,更送上红封包以作鼓励;晚饭时至欣以考题为由,借此说出对至安为唐家付出的感谢,令家人感动不已;凌巧更为此主动向至安道歉。唐家回复平静,至安为此宴请在心;在心亦因此在街上重遇已成为律师的学长程亮,亦因此得到见工的机会。仁佳发现至安神神秘秘,发现他正以录音机录歌;原来他于在心的网志上看到她喜欢旧歌,所以想以此讨她欢心。

  得程亮之助,在心终可回法律界任职事务员;在心约至安庆祝,令他错误会为二人聚会,但原来是众朋友间的庆祝会。至安送在心回家时,送上录音机及旧歌专辑;在心享受歌曲之余,更不断怀念暗恋对象程亮。

第12集 至逸恋情 终于曝光

  唐家众人吃饭前,不经意提到加铺的话题;除了秀琴感到不悦,凌波亦不知就里,以为将可分得二铺,最后更成被取笑对象。秀琴与凌波私下互吐苦水之际,却遇上至逸与文丽约会;秀琴更觉文丽面熟,将她的样貌用手机拍下。

  秀琴凭相查出至逸的对象竟是城中富豪的妻子;为了打击凌巧,秀琴在家中高调公开此事。凌巧向刚回家至逸查问,至逸亦坦言说出与文丽相恋,更说出之前所借的七十万是为了赎回酒店密照;凌巧为此被激至晕倒送院。在心众好友替她庆祝上新工时,明霞亦提出自己蜜运正甜,众人亦替她高兴。这边厢,仁佳与至逸探望凌巧,虽仁佳早已叮嘱要至逸不要刺激凌巧,但他竟送上文丽赠送的鲜花,两父子亦因此争吵起来。

  凌波私下与秀琴合伙办鲍鱼场,再转卖给唐记的生意开始赚钱,更将八万元分予秀琴;但此时却接获大量有关唐记鲍鱼货品变质的问题;凌波与秀琴不欲事情曝光,竟将一切事情推予至逸得罪富豪而起。

第13集 屡劝不听 仁佳发火

  仁佳主动向至逸说项,应要以凌巧的健康为重,要他暂时将与文丽结婚之事暂时放下;但至逸竟说出执意要与文丽结婚,更不惜远走至美国与她注册。仁佳听后按不住怒斥儿子,最后更令至逸离家暂住。

  至安到医院探望凌巧时,高调说出自己将有机会拍拖,令到举家替他高兴,但亦引起凌巧想起至逸错选对象相约之事。晚上家人聚餐时,凌莉觉鲍鱼被调换一事有可疑,凌波为脱身不断诋毁至逸;仁佳私下要求凌波停口,最终演变成打架收场。晚上至逸带文丽探访凌巧,更对母亲说出文丽已有身孕;至逸说无论如何也要娶文丽入门,凌巧气得赶二人离开。

  凌莉借机回内地调查,终将真相查出;凌莉更向仁佳说出除凌波外,秀琴亦有可能参与其中。秀琴得悉后吵翻天,更要求凌莉当众道歉。另一方面,得悉至逸将与文丽飞往美国注册结婚,仁佳约儿子晚饭饯行;但当至逸离开之际,凌巧竟从医院赶回家……

第14集 自作多情 愈陷愈深

  虽然至安被家事困扰,但他看到在心因忙公事倦得在小巴睡着时,仍努力为她打气;他亦争取与在心吃饭的机会,自觉与她的感情将一帆风顺。这边厢,凌巧回家后,刻意惩罚秀琴,除了将她安排在饭桌末席,更不让她参与家庭活动。

  至安晚上欲与在心见面,却遇上程亮送在心回家;而至安亦惊觉在心一直在网志上所提及的对象,原来就是程亮不是自己。为此事耿耿于怀的至安,第二天竟订了十三朵玫瑰花向在心表白,令在心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拒绝与至安联络。秀琴约凌波私下见面,更交予二十万支票给凌波,想他将所有罪名独力承担,而凌波亦爽快答应。想不到凌巧真的下逐客令;凌波亦一气之下收拾行李离开唐家。

  至安因几天也无法联络在心,最好在她家楼下等候;两人终于见面,在心亦坦然说出只是视他为好友,令至安大受打击。至安陪伴仁佳筹办至逸婚宴,但心底痛楚难当;至安将感受写于信中寄给在心,在心看后主动约见至安,两人终回复好朋友关系。

第15集 初会家长 秀琴出局

  双方家人正式会面之日,凌巧要求秀琴留家,令她大感难受;席上两家人言谈甚欢,仁佳等大感安慰。秀琴要求仁佳陪伴她坐电车,二人怀缅昔日光景时,秀琴狠责仁佳没尽丈夫之责替他出头;仁佳终鼓起勇气,提出要凌巧原谅秀琴。

  在心虽努力替程亮的官司努力,但程亮终败诉收场;本欲鼓励心上人的在心,却哭得死去活来反要程亮安慰。卓家举家到唐记探访仁佳,仁佳请众人茶聚;席上文丽母亲丽薇说出要四间店铺做嫁妆,吓得仁佳等人呆了。文丽要求丽薇收回成命,但丽薇反说因她与富豪离婚,令她损失了三间豪宅,这点补偿实算不了甚么。明霞生日,众朋友于酒吧替她庆祝之时,其男友的妻子突然到场破坏。

  婚礼举行在即,但众人却与凌波失去联络;凌波突然衣衫褴褛出现在唐记门前,得至安与凌莉追截下始将他带返唐家。原来凌波到内地欲经营发菜生意,但被人骗钱后伤人被囚;最后幸被判无罪。凌波更声泪俱下自己死过翻生,会痛改前非。

第16集 贪得无厌 谈判破裂

  至逸陪伴文丽探望家人,却被家人多番奚落,指唐家小气。秀琴将自己有感在唐家地位不保之想法向凌波诉说,却得不到认同;仁佳决定将嫁妆加至二百多万,但丽薇要求至少要三间铺作嫁妆才肯与家人出席婚礼,最后两家不欢而散。

  凌巧眼见婚期将至,主动约见丽薇;在一番交心软语后,凌巧带丽薇至一旺铺,更说将之送给卓家为嫁妆,而家人亦可经营茶餐厅。丽薇向地产估价后发现该铺值五百四十万,终让步答应出席婚宴。晚上凌巧宣布此事已解决,但原来该铺已转名给秀琴,令她对凌巧此举含恨在心。秀琴为了报复,更主动联络传媒,决定令凌巧安排的婚礼蒙羞。果然,婚礼当天晚上大量传媒出现……

  至逸发现传媒所提问的问题,全属家中秘密;因此他竟怀疑是凌波出卖消息,对他破口大骂,令凌波愤而离开。面对文丽扺受不了压力失控痛哭,凌巧除用心安慰外,更以果断手段教家人应付传媒,最后让婚礼顺利完成。

第17集 至逸道歉 和气收场

  至逸与文卓在婚礼的翌晨,唐家齐集,仁佳要两人向凌波道歉;在众人力劝及凌巧出言证实凌波被冤枉后,凌波终气息接受一对新人之道歉。在心失恋后情绪失控,在心更发现她晕倒在家中浴室,更因此被送往医院。

  唐家刚回复平和,仁佳与凌巧正喝茶享乐之时,仁佳却面色大变,更嚷肚痛临时离开;原来这一切都是仁佳为逃避与神秘女子月瑛相见。至安在街上又与常峰在街上游荡,至安带他回家后,为免产生危险,更特意为用品写上标签。晚上至安再到在心家,却发觉该大厦失火;至安看到在心一家无碍,但仍等到楼宇解封,目的就是为了寻回在心走失了的爱猫。至安俏俏将猫交还,但在心等人却以为是程亮所为。

  在心鼓起勇气约会程亮,二人终成为情侣;秀琴回家报喜,说南非一富商寻子,疑至安就是其亲儿,但仁佳却毫无反应。在心与程亮手牵手出席至欣等人的卡拉OK聚会;至安心痛不已,但表面仍装作如常。

第18集 千里认子 仁佳破坏

  南非富商陈国烈决定到香港与至安见面,这边厢,仁佳与凌莉却为月瑛突然出现之事费心,更欲主动约她见面。与国烈相见当天,仁佳竟不随大队出发;席上众人发觉国烈真的与至安极相似,但仁佳突然出现搞砸饭局,更要求国烈说出至安被发现的日子。

  虽在心与程亮成为情侣,但在心发觉程亮在人前却刻意和她保持距离,令她心中暗暗不悦;至欣发现至安为了此事情绪低落,特意找众好友开解他。至安在席上表现浮夸,只有在心明了他心中混乱,更私下出言对他打气。秀琴私下与国烈会面,除讹称自己表面风光,每月只得四千六百元家用外,更对他说出至安被发现的日子;国烈大喜,即赠五十万给她,并说成功的话将再赠她五百万。

  秀琴在仁佳前说希望至安能与国烈相认,却引起仁佳的责骂;家人见仁佳情绪不佳,更联合起来讨他欢心。程亮热突然对在心热情起来;原来之前的冷淡是因为他仍在分手冷静期中,而他现而正式回复自由身。月瑛突然在唐记门前出现……

第19集 仁佳泄秘 凌波得益

  藉凌波之助,月瑛留下电话后暂时离开唐记;在凌波的追问下,仁佳终于说出真相。原来至安的亲生父亲竟就是仁佳!得悉此事的凌波,主动与月瑛联络后发现她只想见至安一面而已;但凌波却乘机骗取仁佳五十五万,说可将她打发。

  至安取DNA报告当天,用计令仁佳说出真相。原来至安的生母月瑛是澳门黑帮人士之女;她主动追求仁佳,而当年仁佳得悉凌巧患癌失意,醉后与她发生关系;但当至安出生后三个月,月瑛却嫁往马来西亚,将至安久放在育儿所却欠交费用。凌莉发现此事,仁佳决定用钱将至佳偷运至港,更为此编出至安是弃婴的故事。至安听后大感混乱,但仍要求仁佳为凌巧着想,要他努力回复笑颜。

  凌巧与秀琴出外时,凌巧突晕倒,医生指出凌巧肝脏有阴影,凌巧要求秀琴守秘。凌波约秀琴茶聚,原来他欠下了十万赌债欲向她借钱;凌波最后更以至安身世换得十万。秀琴得悉此事,刻意在众人面前质问仁佳。

第20集 唐家大权 交予秀琴

  至安身世被揭,唐家上下混乱不已;凌巧闭门不出,仁佳则责怪凌波将事情泄露,两人更扭打起来。秀琴主动要与仁佳离婚,得凌巧阻止。凌巧在家人前宣布,自己将独自到英国散心;出发当天,凌巧更说出以得家事将秀琴主持。

  在心与程亮约会时,发现至安情绪极为低落;程亮发现女友心不在焉,最后终同意让女友到暂时离开探望至安。在心觅得至安之时,同席的明霞见程亮百无聊赖,主动与他共舞倾谈。程亮本与在心约好到马尔代夫度假,而他更为了可与在心一同潜水,更偷偷私下学习;但因工作关系,计划被迫取消,在心认为程亮视工作比她重要外,更认为他欲与前度女友见面,两人因此大吵一场。

  众人因不能与凌巧联络上,不禁大为紧张。秀琴当众宣布,凌巧只会与她一个人联络,而她更提出肝脏有阴影之事;她更借意说不欲回来见到凌莉与至安,要他俩搬离唐家。凌莉不相信,更因此要求唐家上下团结,不要理会秀琴。

第21集 在心错摸 程亮表爱

  凌莉成功要凌波加入杯葛秀琴行列,秀琴气愤不已。在心害怕程亮私下与旧女友会面,竟约众女友一起「捉奸」,结果原来误会一场。原来程亮早已等候在心,更送上鲜花道歉;两人终将度假之地改为公海,完成一起潜水的承诺。

  凌巧向秀琴说出已证实癌症真的复发。秀琴乘机向仁佳说出此事,更讹称凌巧未了心愿为要卖铺套现让至逸创业;仁佳听后大受打击。卓家将嫁妆的店铺装修为茶餐厅,但竟要求唐家代付装修费二百五十万,凌莉与至安努力说项,但最后仁佳因受凌巧病情之事影响,对金钱不再执着,决定赠予五百万给卓家。在心欲在程亮生日给他一个惊喜,私下去学吹色士风;虽被导师评为毫无天分,但仍努力苦学。

  秀琴趁至逸与文丽回港之际,将家中发生之事尽告两人;秀琴更成功借至逸之力,令凌莉与至安离开唐家。但这时凌巧却突然回港;回到家中后,凌巧先与至欢详谈,要他明辨事非。凌巧跟着在众人面前说出秀琴各项背叛唐家的罪状……

第22集 在心拜师 至安得意

  仁佳与至欢探望秀琴,秀琴说出深感悔感,但仁佳没有理睬。在心虽努力学习色士风,但终被导师指出她没有天份要她退学;至安看在心发愁,追问原委后说出自己乃色士风高手,在心大喜,要拜他为师,令她可吹奏一曲送予程亮。

  程亮送在心回家时,在街上遇到常峰;原来在德突然回到家中,更差遣父亲替他买食物。在德更高调说自己将不再搞生意,会安分找工作。程亮离开时要求在心不要相信在德将会改变,在心因此与男友因此而争吵。凌巧将接受第一期化疗治癌,唐家上下全力支持,至安更提出「福笑行动」,要家人以积极的态度与笑容协助凌巧对抗病魔。程亮巧遇明霞,更教导她以电话寻姻缘的方法;明霞因此发现程亮与她极有缘……

  在德故态复萌又向家人要钱,在心烦恼;在德竟强迫父亲替他借钱,在心无奈下向财务公司借十万元给在德。在德欠还款,至安主动协助借钱予在心;至安心急将现金借给在心,想不到在德见猎心喜,趁在心不觉将钱夺去……

第23集 丽薇要求 文丽搬出

  凌巧完成第一期化疗出院,卓家特意前来探望。丽薇私下竟向文丽要求,要她搬回娘家暂住;原来她认为唐家现在有重病人在家,会影响胎儿,文丽断然拒绝。在心约至安食饭,对他诉说程亮将工作与原则放得比她重要。

  程亮主动向在心道歉,但在心竟提出分手;程亮失意,借酒浇愁却遇上明霞。明霞陪程亮散心,更了解到原来两人均欣赏了同一套歌剧,暗自感心甜。家人发现至逸与文丽又起争执;原来文丽的前夫父亲弥留,文丽想到医院见他最后一面,但至逸不想亦不允。凌巧出面化解,更批准文丽出发探望。至安与在心通电话时,发现在德又回家中搞事;至安赶至,成功令在德离开。之后至安更主动约在德倾谈……

  程亮藉冷战期出差到台湾,更在飞机上遇到明霞;无独有偶,二人竟入住同一间酒店。晚上两人共聚,更在地震间共舞一首,令明霞对程亮的情愫开始滋长。在心有机会与程母交谈,对程亮的为人有更深了解;程亮生日当天,在心突然出现……

第24集 迷上程亮 明霞失魂

  早上至逸与文丽又起事端;原来文丽欲参加前夫父亲的丧礼。这次凌巧则不许,她提醒文丽应要顾及家中各人的感受。明霞闹情绪不愿上班,因她已发觉自己已爱上了程亮;晚上与众好友聚会时,却得悉在心已与程亮和好。

  凌巧在家中突然晕倒,经检验肿瘤并没有变少;晚上凌巧要求至安,如她再晕过去便是离死期不远,所以要他召集众亲友向他们话别,至安含泪答应。至安私下替在德觅得工作,但在德竟借工作之便利下赚钱,结果被炒。凌巧再次出院,家人更小心照顾。文丽答应了前夫担任孕妇时装模装儿,因此希望得凌巧协助说服至逸;但凌巧坚决拒绝。文丽最终一意孤行参加表演,凌巧与至欣到场,更目睹她不小心跌倒。

  见文丽跌倒,凌巧要求她中止表演赶往医院,但遭文丽拒绝。秀琴在餐厅遇上文丽与前夫见面;原来前夫交预父亲生前欲送给文丽的礼物。两人倾谈间,文丽突肚痛,最终小产;凌巧努力隐瞒文丽跌倒之事,宁接受丽薇的猛烈指责……

第25集 至逸雄心 开办酒家

  至逸特意带凌巧到访将成为「唐记鲍鱼酒家」的单位巡视,全程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家庭医生通知仁佳与至欢,秀琴已患上抑郁症;仁佳到秀琴家探访,觉得她真有悔意,心底已原谅了她。与此同时,凌巧突然晕倒。

  至安联络众亲友聚于凌巧病榻前,让她向众人道别。程亮替在心送常峰覆诊时,因重要证人突然变卦,令程亮不慎让程峰走失;在心气愤不已,再次提出分手。程亮痛苦难耐,在公园约明霞见面;明霞努力开解程亮,令他一时感动拥吻了明霞。凌巧吉人天相度过危险期,仁佳带秀琴探望凌巧,秀琴更主动下跪认错;但凌巧却不为所动,仍以「朋友」相称。凌巧与至安详谈,预言自己死后唐家将大变,要至安努力维持大局。

  程亮将在庭上面对连败他两次的戴建熹律师,明霞欲到场打气,却被程亮断言拒绝;在心找明霞喝茶,原来她亦想到法庭听审。明霞说服在心到场旁听,因此目睹程亮惨败;在心成程亮的出气袋,但二人总和好。另一边厢,明霞则在公园等程亮的出现,直至天亮……

第26集 凌波煽风 文丽受灾

  至逸因无法赶及让酒楼在凌巧生日时开张,不禁心烦气燥;凌波迟到开会,亦被至逸当众责骂。但凌波以跟踪文丽与前夫见面之事开脱;至逸追问文丽此事,令文丽与凌波当面争吵起来。另一边厢,仁佳已原谅秀琴,亦常与至欢到她家中吃饭。

  晚饭时间,凌巧至电凌莉,要她告知凌波,将解除他在唐记及酒家的职务;凌波发恶,誓言要找出向凌巧通风报讯之人。至安主动承认,但众家人却认为他不应将家中麻烦事通知凌巧,以免影响她病情。凌波将一肚怨气向秀琴宣泄,令秀琴心中有所打算。秀琴与仁佳吃饭时,不断强文丽与其前夫之事,最后令仁佳主动向至逸提出,要儿子小心自己妻子,免她红杏出墙。至逸得悉二人见面之事,更觅得前夫父亲之礼物,不禁怒火中烧。

  经秀琴煽风点火,仁佳等竟到文丽前夫公司叫嚣,更要求对方不要再「骚扰」文丽,令对方欲告仁佳毁谤。文丽得知此事,气得离开唐家。至安自医院回家,交待至逸应要相信文丽的口信,但被众家人猛烈责骂他将消息说出……

第27集 在德苦缠 至安头痛

  在德主动向至安透露已成为社交舞导师,欲向至安讨钱;至安断然拒绝,只肯代他出钱购入西装。程亮带明霞参观新居,明霞见在心于墙上留下「程太到此一游」的句语,竟照办煮碗于墙上提字……

  在德任教的舞蹈学校,原来秀琴也是学员之一,秀琴更因此与在德成为朋友。至逸特意到文丽参加表演之场地,欲请太太回家却不成功;刚巧凌巧病况恶化,两人唯有一起赶往探望。在德从秀琴口中得知唐家一切,更提出要助她取得一半家产。程亮新居入伙,众同事起哄称二人为「程生程太」;在心大为受落,但程亮与明霞却……程亮约明霞说清楚要中止关系,但最后二人仍舍不得对方。

  在德替秀琴弄来一批合成照片,秀琴以前向仁佳证实文丽的确有染;凌巧要求出院,更立即要至逸与她一同接文丽回唐家。凌巧在卓家说出自己是将死之人,要至逸与文丽说出真心说话,成功让二人复合。

第28集 至安发现 程亮有异

  凌巧趁机重回上环,更与旧街坊见面。至安遇见程亮与明霞态度亲昵,不禁主动约见在心;问及二人近况,在心竟说出程亮近来忙于工作,二人甚少见面,至安心中泛起不安。程亮发现在心私下探望母亲,竟感不快。

  凌巧再次入院,凌波通知秀琴一切,秀琴大乐;但在德提醒秀琴,如没得凌巧原谅,她将终生没法踏进唐家。秀琴赶到医院,七情上面跪求凌巧原谅。凌巧临终,向至欢说出对秀琴之最后说话;至欢听后向大家转述说话为「原谅秀琴」。秀琴大喜过望,更对在德感激不已;在德更强调会协助她夺得三亿家产。凌巧过世三个月,徐医生将凌巧生前的录音交预唐家,众人再次听到凌巧声音,均感动不已。

  在德突然出现常家,更大洒金钱;在心与程亮终得悉原来至安曾私下帮助在德,程因此事感到不快开。深夜时分,在心欲送宵夜到程亮家;程亮说工作极忙,完成后将睡而拒绝,但在心原来已在门前;但在心打开门后,却发现爱郎不在。

第29集 秀琴成功 接近唐家

  在心发现程亮不在家,哭着致电给他;但程亮正与明霞调情中,所以没有发觉,照样谎话连篇。仁佳与秀琴来往甚密,仁佳更在凌巧生忌之时,带她一同拜祭,子女们亦没有太大的反感。秀琴向在德说出与唐家关系改善,原来她早已「金屋藏夫」。

  趁程亮出差期间,在心于他中家寻得单据,证明他对自己说谎;另边厢,原来程亮借出差之便,更乘机飞往台湾,与明霞享受二人世界。在心约见至安,刚见面便哭成泪人,今至安不知所措。仁佳接秀琴回唐家居住,凌莉与至安与仁佳激烈争论,最后只让秀琴暂居客房。与程亮约会期间,在心终按奈不住,说出怀疑程亮私下另结新欢之事,程亮拒绝承认;事后在心欲到程亮家讲和,明霞却在屋内……

  仁佳在晚饭上提出要正式迎娶秀琴,惹来凌莉至安等强烈批评;秀琴将矛头指向至安,指他不应管父亲事;仁佳欲责骂至安,但反被儿子以凌巧遗言指责。在心表面上装作如常,但终告崩溃,倒在父亲怀中哭诉自己的不安及伤心事。

第30集 以退为进 战火暂熄

  至安与凌莉及其它弟妹私下开会,同意要仁佳接受二年后才可迎娶秀琴;但想不到晚饭时秀琴竟主提出,三年后才与仁佳成婚;家人大感满意。但另一方面,秀琴私下用钱收买凌波,要他助自己与仁佳注册。

  程亮发现自己的真心后,主动向在心要求复合;明霞生日,约程亮见面,二人亦同然回复朋友关系。因失恋关系,在心工作频频出错;至安主动借钱给在心,让她可辞职不用再常与程亮见面,在心感激。至安发现在德竟与秀琴竟是相识,不禁暗自担心。在德继续献计,更要秀琴向仁佳说出自己怀孕。仁佳果然中计,更说要尽快迎娶秀琴;至安亦因此与仁佳大吵一场。

  在心向明霞诉苦之余,衷心多谢明霞支持,明霞只得苦笑;仁佳费心力,仍无法说服至安,终决定一意孤行与秀琴注册。至安觉有愧凌巧嘱托,欲离开唐家;此时至欢终抵受不住良心有愧,终说出凌巧真正的遗言。

第31集

  亮受心影响,亦渐改善与母亲的关系;霞约见亮,更交待自己已展开新恋情,亮衷心祝福她。另一方面,佳亦发觉自己身体反应出现异常,暗自心惊。琴向佳说出怀孕之事只是误会,佳为向各人赔罪,欲请众人吃饭,却不幸病发;佳虽只是轻微中风,但他却为此担心不已。莉说出将介绍加拿大的美女华侨与安「相睇」,令家中气氛一变,让死气沉沉的唐家立即回复生气。第一次约会,女方对安称赞不已,令他在家人前意气风发;第二次约会提早完结,安主动约心看流星雨。亮母亲当无牌小贩遇上车祸,亮没法赶见母亲最后一面,情绪崩溃。

第32集

  因为程母之死,令亮得以与心复合;待亮情绪平复睡着之际,心主动致电给安,说出与亮复合之事。安整理心情,更继续与Cherry约会。凌波私下约会琴,因他帮助女友而欠下廿万高利贷,欲请琴协助但遭拒绝。亮努力补偿心,但事实上,心察觉自己其实尚未原谅亮,而她碰见安拍拖,竟亦产生醋意。琴说出收到消息因凌波欠债,欲绑架佳勒索。佳盛怒下赶凌波离开唐家。另一边厢,机师David向霞求婚,霞答应。霞将事以电邮告诉亮,引起心联想起前事,要亮说出外遇对象;亮拒绝说出,心认为亮视该女子更重要,提出分手。

第33集

  霞终让心得悉一切,伤心的心发短讯通知与亮正式分手。在德请教律师,发现欲分得大笔遗产,琴需与佳注册二年或以上;欢从母亲电话中,得悉有男子对琴情话绵绵。琴向在德求助;在德反认为这是好机会,于是二人合谋,令欢认为只要佳肯与母亲结婚,一切风波便会平息。于是欢向佳提议,趁他们夫妻外游之际,私下在外国注册还琴一个名分;佳觉得主意不错,于是在瑞典正式与琴注册。时间不知不觉已流逝,心发觉,虽二人分手好一段日子,但亮仍会想驾车到她家楼下。心毕业,众好友与她拍照留念之际,亮亦带着鲜花出现。

第34集

  唐家过了两年风平浪的日子后,佳再度中风入院。琴更借此事,向众人公开她与佳早在两年前已注册一事。德与琴与著名律师戴建熹达成协议,得其支持准备夺取唐家家产。琴带同德与波与卓家众人到唐记,琴宣布聘请了德成为唐记总经理,卓家亦将到唐记工作。佳接到消息气急败坏赶回唐记,勉强将事件压下。安与莉请私家侦探调查琴,拍得她与德一起之证据,佳老泪纵横。安与莉与琴倾谈离婚事宜,席上莉忍不住破口大骂,成为了琴控告莉毁谤的证据。安找尚于实习期的心帮忙,心主动致电请教亮;亮虽身在美国,二话不说赶回港协助心。

第35集

  要面对曾连败亮四次的熹,心发现自己胆怯不已;幸得亮出协助与不断替她打气下,奇迹地心战胜了熹。佳终于琴到律师楼办理分居手续,琴欲要一半以上家产,佳听后气得昏倒。琴再次出招,带同德等到唐记关铺查账;佳只好带着疲乏的身躯阻止琴胡来。心情底落的佳,终于接到一个好消息,就是文丽再次怀孕。琴约众家人在唐家谈评,却趁机与德夜访佳;琴出现唐家之际,竟带来了卓家众人。琴更宣称将让卓家众人入住唐家大宅,令唐家众人乱作一团。安几番努力下,终令家人冷静下来,但卓家入住之事似乎无可避免;佳突然出现!

第36集

  佳再入院,琴偕波等前来探望,更主动说出将收回离婚之言。心欲替一名弱智人士辩护,亮阻止无效,只好努力协助她。二人分别后,心听到有房车与的士相撞的交通意外,担心伤者是亮,心赶到现场,但原来亮亦担心坐的士的心有意外,亦随后赶至。琴发现佳更改遗嘱,将财产分予子女,不禁大怒。德主动请教律师熹,熹教琴以妻子身分将佳转院,子女反对时便报警,此计可令外间误会众子女禁锢佳。亮苦思下想出向心道歉之法;心回家,竟遇上明霞主动出现,心终原谅好朋友。亮的坏习惯令他遇上严重车祸,身受重伤的他,竟拖着残破的身躯到电话亭致电给心……

第37集

  心得悉亮发生交通意外,赶至医院亮已返魂乏术;心在亮的遗物中,发现「请原谅我」的贝壳,实时情绪失控。佳在病床上叮嘱众子女,凌巧曾表示要将唐家的珍传之宝四只双头鲍送给琴,并望她收下后可收手。心情绪仍未平伏,安日夜相伴;安收买撞死亮的的士司机,要他向心表示亮临终前,曾向他说已看了她写给他的电邮,心闻言终重现笑容。唐心出世,佳开心不已,常和安争抱她。心重遇的士司机,得悉一切都是安的安排,心斥安一直欺骗她,安表示亮也不愿意看到她在浪费时间;心发奋,终打赢强奸案,在法庭向安道谢。

第38集

  逸欲开设鲍鱼连锁店,遭莉反对。佳再度中风,琴赶赴医院,莉、安、逸、欢和至欣亦赶到,却遭琴赶走。佳突然醒来,向琴表示愿意改遗嘱,并分一半身家给她,但先要条件是让他见子女及孙儿,琴答应。佳和众子女谈笑风生,临终前都没有改立遗嘱,琴激动不已,怒斥佳到死都要欺骗她。琴誓要以未亡人身分为佳举行丧礼,在琴阻止下,莉、安、逸和至欣终无法见佳最后一面。琴开记者招待会,命令欢一定要出席,否则会与他脱离母子关系。欢终出席记者会,并表示自己有一个很好的母亲大妈凌巧,琴怒掴他,并扬言要和他脱离母子关系。

第39集

  琴决定打官司推翻佳的遗嘱,安找心帮忙,心动用亮律师行一众顶尖律师为他打官司,安感激不已。琴召开记者会,公开承认和德关系,欢闻言气愤得全身发抖。逸提出不满安独揽唐家的钱,莉斥责逸,安却表示待官司结束,便会离开香港赴南非,心闻言感心酸。丽返娘家,怒斥众人因为钱而埋没良心,家人告之其夫逸私底下已和琴达成协议,丽质问逸是否私会琴,逸承认,并表示将作证指佳是在神智不清下立遗嘱。遗嘱案正式审讯,琴在庭外怒斥安是野仔,又怒掴欢。欢在街上巧遇德,遂上前求他离开琴,混乱间欢被推落楼梯,并撞伤头部。

第40集(大结局)

  逸在庭上指佳在中风后开始神智不清,又举例指佳曾在端午节要吃月饼,他最后要到外家的茶餐厅拍门求助。丽的家人作供,表示逸的说话属实,心怒斥他们作假证供,因根据人民入境事务处记录,逸在端午节前后十天,身在澳洲倾鲍鱼生意,根本不在香港。此时,众人才知道一切都是逸安排,望因为口供前后不符,令琴赢面大减。争产案进入结案陈词,心将琴卅年前嫁入唐家开始说起,表示佳一直将自己的一半分给她,琴在聆听席上伤心流泪。琴突然表示案件已结束,并向众人道歉,庭上的人无不哗然。德追至,琴欲驾车撞死他……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