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最高点】是新加坡电视史上首次以壮观的岸外与海事业为背景的电视作品,远赴巴西实地取景,气势庞大,是新传媒2007年的大制作,由李名顺率领新生代偶像戚玉武、黄俊雄、姚懿珊、欧萱主演。

  新加坡在岸外与海事业上排名世界第一,但是,这领域的运作却鲜为人知。本剧是新加坡电视史上首次以壮观的岸外与海事业为背景,反映打造岸外与海事业的精英如何追求事业、爱情与友情的“最高点”,远赴巴西实地取景,气势庞大,是新传媒07年的大制作。

故事大纲:

  方弘安(李名顺饰)是钻油台工程总监,带领副手蔡真雅(姚懿珊饰)到巴西参与霸级钻油台P-52的拼合工程。

  方弘安有“冰人”之称,不苟言笑,要求特高。真雅却是个入行不到两年的新手,很有干劲但却有点迷糊。初生之犊不畏虎,别人对方弘安敬而远之,她却自愿加入他的团队。

  方弘安并没有因为她是新手和女生而降低要求,真雅也不是轻易打退堂鼓的人,对弘安的合理要求她尽全力去完成,对一些她认为刻意刁难的要求,她也会据理力争。但到了最后,真雅才知道弘安对她的苛求,全是希望让她成为最杰出的工程总监。

  真雅在巴西勇擒“抢匪”陈天俊(戚玉武饰),到了警察局,才知道对方抢的不是钱财,而是一个巴西女人的心。

  原来天俊也是钻油台工程人员,已在巴西工作两年。他觉真雅迷糊可爱,常常作弄她,真雅最恨玩弄感情的男人,对天俊没有一丝好感,虽然后来知道自己误会了天俊,却也没给他好脸色看。所以,当天俊说已经爱上她时,令她啼笑皆非。

  天俊因目睹父母离异,对感情不抱信心,但却不由自主爱地上真雅。他不知有个女孩子一直偷偷爱着他。这女孩叫钟晓阳(欧萱饰)。

  晓阳、天俊与真雅哥哥志航(黄俊雄饰)从少年时代就是“称兄道弟”的朋友,由于晓阳性格爽朗,不拘小节,整天带着一班船厂员工爬上爬下,所以,天俊一直当她是“兄弟”,晓阳也一直掩饰对天俊的爱慕。

  志航从小就喜欢航海,正在接受船长的训练。他发觉晓阳喜欢天俊,不断鼓励晓阳向天俊表白,也要天俊好好对待晓阳,但当他远航回来后,却惊悉晓阳为保护天俊,被失控车子撞倒以致残废。他不能接受这现实,指天俊是摧毁晓阳一生幸福的罪魁祸首,天俊也内疚自责,变得沉默忧郁。

  天俊提出辞呈,偏偏此时钻油台的工程正在紧张时刻,真雅毅然负起重任,在弘安的协助下,顺利地完成工程。 晓阳也在天俊和志航的鼓励下,重新振作,积极面对人生。天俊向晓阳求婚,却被晓阳一口拒绝,她不要接受同情和怜悯的爱。

  弘安答应客户更改钻油台设计,但却忘了提出延长交货期的请求,面对无法如期交货的困境。天俊知道后,毅然重回船厂,与弘安、真雅携手,带领工作团队日夜赶工,终于在限期之内完成工程,并获颁年度安全大奖…

分集剧情:
第1集

  真雅是新加坡一家船厂的工程助理,随工程总监弘安到巴西进行钻油台拼合工程,认识了同样来自新加坡、船厂里最年轻的工程总监天俊。

  天俊曾随弘安当工程助理,尊称弘安为“师父”。他告诉真雅,弘安工作第一,对犯错的人绝不留情,外号“冰人”。天俊笑言糊涂的真雅很快就会被“冰人”淘汰。

第2集

  弘安的恋人双慧曾是他的助理,两人一起监督第一个工程“Virginia”号货轮。双慧车祸去世后,弘安也变得不苟言笑。

  天俊指挥P-52的双C平台离开船坞,真雅在办公室重新检查设计图,突然发现电脑里出现的设计图和手中的施工图有出入,这会导致“拼合”角度出现偏差,她急忙冲出办公室!

第3集

  真雅急赶往地盘报告,弘安却告诉她天俊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而且已经纠正过来,将真雅教训一顿。

  工程顺利完成,公司高层慰劳大家,真雅认为弘安瞧不起女人,认为船厂是男性世界,女人根本无立足之地,于是立志要当个杰出的工程总监。

第4集

  工程结束,众人回新。天俊与好友志航(真雅的哥哥)和晓阳相聚,3人友情已维持多年。晓阳对天俊有好感,但始终没有表露,而志航却对晓阳心仪已久。

  志航的父亲蔡康抛家弃子后,还不断向儿子要钱,引起前妻玲玲的不满。

第5集

  弘安当年为了完成母亲临死的愿望,答应和秀萍结婚,却始终只能当她是妹妹,两人各睡一房,秀萍将两人的关系瞒着家人。

  志航发现晓阳和天俊一起去听音乐会,有点担心。真雅得知弘安感情手挫折,对他产生同情。

第6集

  真雅见弘安在想念死去的女友,被他的深情所打动。秀萍的母亲和大哥要搬来同住,弘安只好和秀萍同睡一房,秀萍表示愿意等到弘安能接受她。

  玲玲生日,真雅、志航约了晓阳一起替她庆生,玲玲把天俊也叫来,不料却冤家路窄地遇见蔡康和他老婆,双方发生冲突,天俊被祸及而受伤。

第7集

  天俊受伤,真雅初接重任,独立监督工程。

  真雅对骑脚车有恐惧感,偏偏在地盘需要以脚车代步,弘安见她骑得歪歪斜斜,买了辆小型脚车送给她,弘安追求真雅的绯闻一时传开。弘安向真雅表明对她没有意思,天俊却表示要追求她,真雅烦恼。

第8集

  弘安发现“双慧”,追了过去,但对方却说不认识弘安。弘安不能接受,缠着对方不放,还好真雅赶到,对方才没有报警。真雅硬把弘安拉走,叫他从梦中醒来,不要再自欺欺人。志航发现晓阳和天俊约会,深受打击。

第9集

  志航看见晓阳和天俊开心地一起看画展,心中不快,故意出现在二人面前,装成巧遇。志航喝醉,叫天俊一定要好好对晓阳,天俊反叫他努力追晓阳,晓阳对此耿耿于怀。

  真雅在船厂的管子里迷失,天俊笑她迷糊,真雅警告他不准把这糗事说出去,后见他和女同事小声说大声笑,直觉天俊是在暴她的糗事,气得泼了他一脸的水! 知如何下台…

第10集

  天俊决定在有生之年好好学习爱一个人,希望真雅给他机会,真雅却要他放晓阳一马,若非他从中作梗,他哥哥早就能和晓阳在一起。天俊听了,便叫志航不要轻言放弃,并坦告自己已经有了心仪对象,却不敢实告就是真雅。

  弘安胃病发作,吐血昏倒,真雅和天俊把他送往医院。

第11集

  秀萍在真雅面前认是弘安妹妹,真雅信以为真。天俊对真雅动了真情,但真雅却“接收”不到。

  公司里传言天俊有了喜欢的女孩子,真雅脑海中不禁闪过天俊曾经表示过要认真追求自己的画面。天俊刻意冷落晓阳,志航往找天俊算账,天俊坦告自己爱的人是真雅。

第12集

  弘安怀疑双慧没有死,并曾到医院看过他,要真雅帮找当年Virginia号的资料。真雅拒绝,说弘安不该再受困于过去的感情中。不料真雅竟真的在医院看到双慧,双慧要真雅帮她隐瞒。

  天俊关心真雅,真雅却当这是他泡妞的手法,天俊只好向她真情告白,真雅逃避。

第13集

  晓阳向天俊表明心意,天俊不知如何拒绝,只好当成什么事也没发生,晓阳反更生气。真雅为助自己哥哥一臂之力,刻意与天俊亲密,希望晓阳“知难而退”。

  铁头想要约玲玲看电影,却一波三折。晓阳无法依时完成工程,对真雅的催促置身事外,天俊对她的态度非常失望。

第14集

  天俊得知晓阳因情绪急躁而被父亲调走,他知道自己是罪魁祸首,深感歉疚。

  弘安病假后第一天上班,真雅不让他埋头工作,拉他参与船厂俱乐部的活动。真雅渐渐对弘安有好感,但在公司栽培新人的计划下却被转调当天俊助手,她对即将与弘安分道扬镳感到难过。

第15集

  真雅对弘安的关心被天俊看在眼里,他告诉真雅,弘安不可能会喜欢她,因为他的心里始终只有双慧!

  弘安发现遗失了的Virginia号档案被真雅藏了起来,气得把她赶走。这一幕被天俊看在眼里,他感到失落,晓阳陪他喝酒,并送他回家,不料途中发生车祸……。

第16集

  一辆失控的车子朝晓阳和天俊撞来,危急间,晓阳猛地推开天俊,自己被撞至重伤。天俊见晓阳命在旦夕,情绪崩溃。真雅见天俊从开朗变为消沉,心中难过,更叫她难受的是,天俊可能是因为她而去喝酒,间接造成这起意外。真雅自责,影响了工作,被弘安训了一顿。真雅激动地指弘安冷酷无情,后悔自己怎么会去喜欢他。其实,弘安只是不希望真雅像他一样,因为间接造成双慧死亡,而一辈子活在自责中。

  天俊由于脑振荡和晓阳重伤的冲击,整个人变得冲动和多疑,也不放心钻油台的工作,真雅保证绝不会让工程搞砸了。真雅振作起来,全心投入工作中。然而,不幸的消息传来,医生宣判晓阳即使苏醒,也将半身不遂。天俊无法接受,整个人变得异常沉默,真雅即伤心又担心,投入弘安怀里大哭一场。但为让天俊无后顾之忧,她警惕自己不能倒下。真雅接到钻油台客户临时修改设计的要求,虽然知道任务艰巨,但还是毅然接受挑战。

  晓阳终于苏醒,大家隐瞒她将半身不遂的事,但聪明的晓阳早从天俊的神色中看出蛛丝马迹。她平静地说如果这是命运安排,她没什么好抱怨的。但晓阳的平静只是掩饰,当她意识到自己像是个废人,连上个厕所都要人帮忙时,再也按捺不住地情绪失控。天俊忽然叫晓阳嫁给他,反被晓阳骂了一顿,说自己不需要这样的怜悯,但天俊却告诉她,这不是怜悯,他在需要出事后,才意识到自己是如何的在乎她,爱她…

第17集

  弘安出海试航回来,路卡匆忙找他助真雅一臂之力,原来真雅为了赶改工程设计,已经两天没有回家,而且,面对到其他工作伙伴的置疑。大家都觉得真雅经验尚浅,不可能完成此次任务,当真雅不知如何应付时,弘安却立挺她,说她绝对有能力办到,大家这才答应全力以赴。真雅感激弘安对她的信心。

  真雅往探晓阳,天俊说有好消息宣布,他即将与晓阳结婚。晓阳斥他胡说,但天俊却一派认真,把晓阳当未婚妻般对待。晓阳坚决不让天俊再天天陪伴她,要他回去工作岗位,天俊却不理。晓阳知道志航回航在际,要真雅别让志航知道她受伤之事。志航远航后回来,兴奋地想要去找晓阳,但被真雅阻止,真雅骗说晓阳已出国读书,而且为了要与志航保持距离,不让志航再对她存有幻想,所以,才选择不告而别,志航半信半疑。

  晓阳出院后闭门不出,连天俊也不见,不管天俊怎么哀求,她都不为所动,以为时间一长,天俊自然会死心。但天俊却在她家门前坐到天亮,晓阳把心一横,对他说了一番狠话,指她心里其实很痛恨他,因为她会变成废人,都是天俊一手造成的,她要天俊再也不要在她面前出现,免得勾起她的恨。天俊颓丧不已。志航从天俊的语气和神态中发觉有事隐瞒,一再追问之下,终于从天俊口中知道晓阳瘫痪的事。志航气得要打天俊,被赶来的真雅阻止。真雅说现在不是互相追究责任的时候,大家应该设法让晓阳振作起来,但是,在这之前,天俊就先应该振作。她要天俊第二天就回去船厂上班。次日天还没亮,她就去天俊家把他拉起床,载到船厂去。但天俊根本无心工作,与之前充满活力的他判若两人,真雅一时间也无可奈何。

  志航要见晓阳,但晓阳坚不肯见面,志航在她房外回忆起许多往事,并鼓励晓阳凭横心与毅力重新振作。真雅使计,终于让天俊上了钻油台。她拉着天俊检查工程,天俊非常满意,还说真雅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他放心把工程交给她…

第18集

  真雅猜测天俊准备辞职,果然如她所料,天俊正在打辞职信,但是,他每打印一次,辞职信都被真雅悄悄拿走了。真雅觉这缓兵之计不是办法,急赶去找弘安,希望弘安能阻止天俊打消去意,但弘安却似乎无动于衷,并说钻油台工程牵涉大量的人力物力,不能因为一个人的情绪而影响大局,天俊一定深明这点才决定离开。

  真雅对弘安的这一番道理嗤之以鼻,并指弘安恨不得天俊早日离开,那他就可保住最杰出工程监督的地位,弘安也不驳斥。后来真雅才从铁头口中得知弘安曾经离开船厂一年,当年他就是因为林双慧的死影响情绪,导致一个工人出意外,他自责之下提出辞呈。真雅这才知道弘安为什么会说出那番话。果然不出弘安所料,天俊还是辞职了。真雅依依不舍地望着天俊离去,但弘安却很有信心地说天俊还会再回来的。

  志航还是无法原谅天俊,叫天俊不要再出现在晓阳家外,但天俊却坚定地说他无法阻止悲剧发生,却可以阻止悲剧不再延续,并希望和志航携手帮晓阳。天俊和志航天天到晓阳家,都想尽办法,却还是无法让晓阳打开房门。晓阳铁了心,不让自己有一丝动摇,她要志航去告诉天俊,如再来纠缠就会报警。志航出去后却和天俊扭打了起来,晓阳看得着急,忙叫母亲推她出去劝架。原来这是志航和天俊的苦肉计。二人抱了晓阳就走。晓阳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脸。

  晓阳在二人的努力下,答应振作起来,但也要志航和天俊回到工作岗位上。天俊答应晓阳在完成一件大事后重回船厂。他的大事就是要跟晓阳结婚,但志航却要与他展开竞争。大家决定不管晓阳最后的选择是谁,对方都要让她一生幸福。

  真雅在钻井工厂遇见钻油台买家Mark,还惊讶地发现林双慧与Mark在一起,Mark介绍双慧是他太太,真雅恍然大悟,原来林双慧选择嫁给了个有钱人,可怜弘安却还对她念念不忘。就在这时,她发现弘安也来到,为免弘安受到打击,她急忙装病要弘安送她去医院。弘安急忙带她离开,真雅正松口气,却看见双慧的车子从旁划过。弘安与双慧四目交投

第19集

  弘安往Mark的公司找双慧,但却从Mark的口中得知弘安所谓的“双慧”是另外一人,弘安失望而回。其实,Mark隐瞒了他,双慧正是他的妻子,当年,双慧遇到危险,Mark赶来相助,被歹徒打伤一手,导致永久残缺。双慧毅然离开弘安,与Mark结婚。为了不让弘安挂念,要家人告诉弘安自己意外身亡。但她完全没想到,弘安直到今天还对她念念不忘。

  秀萍本想结束与弘安的关系,但却一再拖延,明言不舍得此段感情就这样结束,弘安也不忍催促。二人往买电脑,遇到旧邻居,谈起他们的婚事,刚好被经过的真雅听到。真雅震惊不已,不齿弘安把“妻子”当妹妹的所为,对弘安的态度大为转变,不时冷嘲热讽,弘安不明所以。

  晓阳说到做到,努力适应新生活,她重回父亲的公司上班,坐着轮椅到工厂监督工程进展,似乎已经恢复往日状态。志航把她带回旧日校园,精心布置了让晓阳感动的安排,并向晓阳求婚。晓阳答应了,志航开心地跳了起来。天俊不知晓阳已经答应嫁给志航,还郑重其事地带了父母往晓阳家提亲。当他知道志航求婚成功后,直指晓阳的决定愚蠢,他说志航能当晓阳的好朋友好哥哥,却不是结婚的对象,因为晓阳根本就不爱他。晓阳平静地回答轰轰烈烈的爱不可能长久,选择细水长流的感情才是最明智的,天俊却坚持晓阳不该如此决定自己的终生幸福,他要志航放弃晓阳,志航意志坚定,说一定会给晓阳幸福。

  船厂俱乐部搞单身男女配对活动,真雅和弘安被抽中,大家起哄要二人配对成双,真雅忍不住说弘安根本没有资格,因为他已经结了婚,全场哗然…

第20集

  弘安被真雅拆穿已婚之事,但却不加以解释,埋头工作,完全不管他人的指指点点。Mark决定再委托弘安打造新钻油台,并提起自己与妻子的感情,他说自己深爱妻子,但结婚10年来,妻子却始终没有跟他说过“我爱你”。过后,他邀请弘安到巴西去参与Virginia号的改建工程,并暗示他可能会再见到一直想见的人。晓阳发请帖给天俊,天俊不肯收下,晓阳毅然地说如果天俊选择不祝福她和志航,那他们的友谊也从此告终。

  真雅无法忍受弘安沉默以对的态度,直问弘安自己是否错怪了他,但弘安却承认与秀萍的“夫妻”关系,真雅即伤心又失望,不禁泪下,路卡却误以为真雅被弘安打到流泪,找弘安算帐,尽管真雅一再解释,谣言还是传开去。弘安似乎受了严重打击,独自关在办公室里愁眉不展。秀萍担心他胃病发作,亲自送药来船厂,知道弘安面对指责,连忙解释二人的关系,真雅这才恍然大悟。真雅忽闻弘安辞职,以为是自己害了他,但后来才知道是弘安在工作安排上出了问题,即答应了买家更改设计,却又没有要求延长交货期,如果不能准时交货,将要赔偿大笔损失。真雅急找天俊,要他助弘安渡过难关。

  天俊毅然重回船厂,协助弘安处理棘手问题,真雅也全力以赴,在整个团队的合作下,工程加速进行。秀萍知道自己与弘安的关系带给他很多不便,毅然决定离开。

  志航与晓阳结婚当日,天俊出现,说如果没有听到晓阳说出她爱志航的誓言,那他将会阻止婚礼进行。志航不安,但决定问晓阳是否真心爱他。晓阳在众人面前对志航说“我爱你”,志航又开心又感动。天俊诚心地祝福二人。

  弘安负责的工程在上下一心的努力中,终于准时完成,并且还获颁安全年度大奖。弘安把功劳归给大家,并祝贺真雅成为船厂最年轻的工程总监。他把奖座交给真雅,象征着薪火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