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个宝藏 一个承诺
  引起一场灭门惨剧
  捆绑一个英雄半生

  楚留香临终前将宝藏秘密告诉萧氏一族,说六十年后他的后人自会现身取回,萧氏一族内有人觊觎宝藏,因而牵起了一场灭门惨剧。萧十一郎(黄日华饰)的父亲为免惨剧重演,忍痛杀掉萧之弟弟,萧成为唯一知道秘密的人。

  萧无故牵涉入京城三件灭门命案中,成为头号通缉人物,江湖上只有捕快风四娘(邵美琪饰)相信他,然而碍于身份,风只好与萧展开一段一兵一贼的追逐旅程。江湖传闻割鹿刀与宝藏有关,为免传闻继续流传,萧把刀劫走,不料刀乃假刀,真刀在神秘人小公子(罗敏庄饰)手上。小公子欲掳走「武林第一美人」沈碧君(向海岚饰),萧为追查真相,出手相救,带着沈逃亡,其后更爱上了已为人妻的沈。萧发现小公子原来只是神秘集团天宗的棋子,阴险狡猾的逍遥侯(吴岱融饰)才是幕后主脑,而沈之丈夫连城璧(郭耀明饰)亦是天宗的要员,令萧更意外的是,连竟与萧有密切的关系!

  一切一切皆令人透不过气来,萧无奈再次挥刀,斩开一切恩恩怨怨……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连月来,江北一带发生四宗劫杀案,死亡者达数百人,刑部四大名捕欲在沈家堡太君大寿之日为宝刀「割鹿刀」觅新主时,设天罗地网缉拿涉案者萧十一郎。江湖中人对宝刀虎视眈眈,纷纷前往沈家堡。六君子之一杨开泰奉父命前往沈家堡贺寿,途中遇风四娘惩戒恶人,被她英姿所吸引。杨与风遭大盗满天云下毒暗算,满其实为报被风灭寨之仇前来,危急之际,风被萧所救。萧要风查出四大惨案真凶,风却指他是贼喊捉贼。四大高手奉命押送宝刀,途中司空曙被杀,矛头直指萧杀人夺刀。风一直跟萧一起,知他并非凶手,起疑。

第二集

  风为司验尸,提出疑点,萧为免沈太君对自己起疑,提出反证,风气结。萧跟太的孙女沈碧君隔窗对奕,太着沈提防江湖中人。六君子为宝刀谁属起争执,沈夫连城璧为其一,连性格虽淡泊名利,却慨叹身不由己,沈开解他。风与连到清风镇调查司被杀一案,杨同行。萧跟踪四大高手之一赵无极,发现小公子的诡计。沈到大国寺为众祈福,小出手捉沈,萧救沈时骇然发现小为女儿身。风从面档老板所提出证供,发现疑点,遂往妓院等地调查,可惜各证人均已遭杀害,风与连等更相信别有内情。沈醒来,发现恩公正是与自己对奕之人。

第三集

  沈随夫之友柳永南及彭鹏飞回堡,不料二人是效命小,柳垂涎沈美色,欲背叛小。萧出手阻止柳轻薄沈,小趁机杀柳并逃脱。沈中剧毒,萧决亲身试毒来找出解毒之法。风要屠啸天与海灵子展示双手以证自己不是杀人灭口凶徒,海展示手臂乃火伤,四大名捕大当家诸葛先生着风让二人离开,风气结。风得线索欲往找萧,诸遂趁她走前,说出放走屠与海乃欲擒先纵。萧得悉沈被黑狼寨山贼所掳,前往救人,萧使计留在山寨替沈解毒。连跟踪风欲找萧救沈,风想尽办法仍摆脱不了他。萧终试出解药救沈,但却因此元气大伤,此时寨中内讧,老二为求财胁持沈。

第四集

  老二欲杀萧及沈,萧即口传刀法令老大打败众人,三人脱险离寨。连为找萧对风尾随不舍,风无奈。风被仇家找晦气,堕崖,连翻身下山,却找不到风。萧送沈回家,发现沈的堂兄们效命于小,杀之。沈目睹萧杀死四位堂兄,方知萧的真正身分,怒责萧。赵、屠及海奉命捉萧,不敌,萧带沈离开。小下令火烧沈家堡,并将一干罪名推在萧身上。赵指证风跟萧一起,风被指是他同党,诸将她收监。小为捉不到萧向主人逍遥侯请罪,逍深信萧知道楚香帅的宝藏秘密。杨到狱中探望风,不料到达狱中时,风已不知所终。

第五集

  风原来被老大救走,老大自称萧十二郎,风啼笑皆非。萧将沈收于棺木中,乔装运送灵柩上路,沈却一直仇视萧。风欲摆脱十二,不料途中遇上屠与海,十二以萧的刀法替风吓退二人。风带十二到黑道十三路盟主花平的寨中,风见他留恋寨中生活,劝他留下。四大名捕三当家望月三起不满诸纵容风,后明白诸的计划,释然。萧在义庄遇上专把死人救活的秦大夫,秦发现萧身中剧毒,但却指要萧死后才肯医他。风与花使计赶十二离寨,并将计就计,放出风声引开诸的耳目。萧以草笛声引风至小屋,不料诸、望及连等人寻至,沈为报灭门之仇,以刀刺向萧。

第六集

  风见萧中刀身亡,发狂,被诸等制服收监。小惟恐萧是诈死,竟在萧尸身上多插两刀。杨口没遮拦地向连指萧声名狼藉,惹连不快。十二欲偷走萧的尸体,惊动衙差,混乱中停尸间起火。刑部侍郎将亲自审讯风,诸劝风不要再维护萧。沈奇怪连从不过问自己与萧之间的关系,连一番话令沈释怀。赵、屠与海到连府致祭太,不料风出现,更声称奉命缉拿萧的同党。风以身犯险,令赵、屠与海说出当日陷害萧的诡计,沈方知错怪萧。六君子之一柳色青致祭太后,随即向连洽购沈家生意,沈愤斥之,柳不惜败坏沈的名节,沈被气晕当场。连得知沈有孕,愕然。

第七集

  风发现自己被十二所救,大感奇怪。沈因杀害无辜自责,连得知她曾与萧出生入死,暗生妒意。风见十二变得精明,怀疑是萧在暗中帮助。屠在客栈中认出十二,幸风临危不乱,化险为夷。连赴柳之约,柳重提向连买下沈家产业,连不允,柳竟又以沈与萧的传言来刺激连。连借酒消愁,沈担心欲开解他,不料连借酒意吐出心底话,更质疑沈杀萧的动机,沈难过。萧使计寻到逍,当得知逍的意图后,即向他动武,不料竟败给逍。逍离去后,萧不禁想起其父为守承诺,将家属杀死的往事。逍看出萧的弱点,打算利用沈及风来对付他。

第八集

  萧引连相见,澄清自己与沈之间关系,连自知不是萧敌手,羞愤离去。沈从风口中得悉萧尚在人间,想起萧可能被秦所救,风终想通萧的用意。杨与朱白水设摆和头酒欲化解连与柳的仇怨,相约六君子聚首,终却不欢而散。六君子之一徐青藤因不肯被要挟加入逍的组织「天宗」,惹来杀身之祸,而柳亦因而被杀。连欲借助天宗势力振兴家业,为取得逍信任,不惜放弃沈。风向诸等人汇报侦查所得,惟三仍质疑风,诸指出风钟情萧才被他所利用,风惘然。逍利用朱济世胸襟,向他提出研究「以蝗制蝗」来打救苍生,朱大感兴趣。连舍不得沈,将写好的休书撕毁。

第九集

  风见萧绝情地赶十二及自己离开,估计他正面对强敌,十二担心。萧走火入魔,错手杀死花的手下们,花却仍收留他在寨中疗伤,惹下属不满。风猜出天宗的真正目的,为了使萧借助朝廷之力来对付天宗,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作赌注。萧找秦救风,没料他早已被小所杀,幸萧按秦遗下的医书,终把风救活。厉垂涎沈美色,沈为保贞节使出金针将厉杀死。小将计就计,逼连为厉之死休妻。萧知道沈为厉之死将到狮子楼会厉父锋,决前往营救,风苦劝不果,无奈向萧下毒手。连终于将沈休了,沈孤身会锋,并昂然准备受死,不料,萧突然出现。

第十集

  沈不欲背负污名跟萧走,但萧冒死将锋等杀死,且身受重伤,沈不忍,与他逃命至一山洞中。赵、屠及海奉命上山找萧,萧与沈合力使计将屠及海先后杀死,赵不欲冒险,命人放火烧山。风得知沈与萧被困山火中,着急,杨为免她涉险点了她的穴道。萧醒来,发现自己其实是个不懂武功的茶庄少东,并与妻沈育有一儿,沈指萧大病初愈,一切恩怨情仇皆为病中梦境,并提议一起找宝藏以证虚实。萧虽享受茶庄生活,但终识破一切乃逍的布局,逍感佩服。萧欲带沈离开逍的玩偶山庄,不料竟发现无路可逃。

第十一集

  萧知逍留自己与沈在山庄的用意,决与他比拼耐力。连断定在山中所发现的焦尸为沈,表现痛心,而风亦证实刀为萧所有。风不相信萧已死,着十二往打听萧消息。风见连对沈的态度大变,猜到连休妻乃天宗所逼,怀疑他是天宗的人,决跟踪他,不料途中与杨从吊桥堕下。萧与沈暗暗互生情愫,但为免中逍诡计,萧故意冷待沈,沈难受。杨与风历险逃离山崖,中途遇上朱,奇怪他竟为了研究蝗虫而不问江湖事。小被连所诱,二人发生关系。逍见朱培植蝗虫成功,不讳言要放蝗为害,朱方知受骗。花劫镖银,风竟上前指要拘捕他,花愕然。

第十二集

  风要花代为调查天宗,花应承。朱不肯再培植蝗虫,小即带来朱妻与他重聚,逍赞赏小,令她心花怒放。小见萧不再拒绝沈好意,向逍汇报,逍仍等时机成熟。风为了十二好友芹芹,往妓院卖艺,引采花贼出现,杨大为紧张。朱得妻子鼓励,坚拒培植幼虫,小下手杀朱妻,暗中却把她救活,并让她在连的山庄疗伤。一西域女子花如玉出高价从妓院带走风,风感奇怪。连见小受伤昏倒,即以内力替她疗伤,小感动。风认为玉可能对调查天宗有帮助,决引玉出现。采花贼终落网,风亦决定辞官,诸感可惜。

第十三集

  十二不计前嫌,助众兄弟夺回黑狼寨。萧跟逍一夕话后,恐与沈发生感情,让逍有机可乘,决向她下逐客令,沈难受。风向玉坦承欲向她打听逍的来历,玉则说自己来中原寻兄。风与杨监视玉,果然有所发现。玉得知风与杨跟踪自己,决邀二人一起跟赵往山庄。沈中了小的毒,狂性大发,萧上前相救。萧为了沈找逍晦气,决按饭菜中神秘纸条所指示的穴道来攻击逍,果然凑效。原来小暗中在自己咀唇上涂毒,令逍中毒。玉、风得知萧与逍激斗下,一同堕崖,伤心。风与沈到崖边守候,二人明白对方的心意。

第十四集

  沈打算到西湖重新开始,风为悼念萧,向沈取萧的手套为纪念,沈惟有割爱。赵着玉接手天宗,玉却志不在此,还令赵将天宗解散。连杀赵取得天宗名册,并与小一起以朱妻性命来要挟朱继续养蝗。连派喜往照顾沈,打算重修旧好,并探听宝藏所在,奈何沈心如止水。杨见风以为自己遇溺的紧张模样,大感高兴,心中的不快,一扫而空。萧堕崖不死,得一对老夫妇照顾,萧伤愈,辞别二人往西湖。连带沈看重建的沈家堡,沈终动容。连发现原来沈并不知宝藏所在,失望。朱培植蝗虫成功,危害天下。

第十五集

  蝗虫为患,连与小庆功。花被指劫赈灾官银,风不信,奈何罪证确凿。杨父封锁杨经济,逼他回家成亲。小以残酷手段逼沈说出宝藏所在,沈不支。连因沈胎儿不保,找小晦气,小以炸弹欲与连同归于尽。风使调虎离山计,让花手下高飞前往救花,飞不敌,幸杨及时出手相救。风得悉杨为了自己而救花,更不惜与父反目,放弃家财,终被他感动,答应嫁他。沈为伴爱儿亡灵,答允跟连回家。沈得悉风跟杨快要成亲,送上囍帐道贺。风与杨大婚日,玉前来捣乱,更指有萧下落,风跟她离去,杨心碎。

第十六集

  杨借酒消愁,连劝他忘记风。小的容颜遭炸毁,逍安抚她。逍矢志报复连,决查出连的真正身分,原来连是连家养子,知道他身分的老仆亦一一遇难。风与萧为蝗祸而再次相遇,但杨落泊街头时竟见二人在一起,难掩妒火。朱妻不忍朱为自己再被要挟,最后被杀,朱亦堕崖。朱负伤找连,自责所作所为,却无意中发现杀其妻的正是连。连杀朱灭口,被沈发现,遂将她软禁,喜冒险救沈离开。风与萧到法华寺,将蝗虫烧灭,连即上前救火。连终对萧说出一切,萧同情连所受伤害,放走他。

第十七集

  萧将往事告诉风,风慨叹。玉放出风声指连是天宗首领,令四大门派前往声讨连。逍野心勃勃,指望玉帮助自己重整天宗,再创一番事业,玉却犹豫。十二得知风逃婚,忐忑不安,芹劝他下山。十二发现杨在妓院大肆挥霍,怒斥他。风知自己当日逃婚对杨打击很大,上前开解他。连遭武林同道追杀,萧见他狼狈落泊,难过。风从一幅喜帐找到沈,并知萧暗中保护她,使计引萧现身。沈知萧拘泥于伦常礼教,决逐他离开。花身负重伤到杨宅,并指三大名捕中一人隶属天宗。

第十八集

  杨因助花逃走而被捕,杨将花的发现说出,三大名捕面面相觑。名捕二当家飞大夫与诸互指对方是天宗之人,风与杨各自听信一方。真凶终露出真面目,更要杀众人灭口,幸三及时出现与风连手将他击退,可惜杨却壮烈牺牲,风伤心。沈见连在街上被殴昏迷,将他救回自己的草卢。连向沈忏悔,沈不为所动,连惟有离开。萧发现萧家与盗帅六十年之约行将届满,生活目标模糊,顿感失落。风于客栈遇萧,却各怀心事。玉引萧见面,约他比武并告知风有危险。萧急于为风解毒,无奈与她发生关系,因而染毒。

第十九集

  萧打算应玉之约往玩偶山庄,风欲跟随,被萧阻止。风往拜祭杨,竟遇正被红、绿追杀的诸,诸将自己被天宗控制原委说出,并于死前告知逍尚在人间。沈被掳至玩偶山庄,坚拒进食。逍向红、绿下令往杀风,却要二人保密。连沦落做杀手,死者妻伺机报仇不果,终自尽,连难过。萧安慰连,并要他代替自己履行萧家六十年之约。沈使计制服小,并以她性命要挟逍,不料逍竟出手杀小。玉骇然发现一直被逍所骗,痛心。萧往玩偶山庄找玉,不料红突然负伤出现,并指绿与风已死,玉大受刺激。

第二十集(大结局)

  萧因风之死大受打击,沈担心,默默跟着他。玉见红有异决跟踪他,竟见绿未死,红遂带她见风,并将其计谋说出,玉恍然。连走进盗帅宝藏中,高兴之际,逍突然出现,并将他打至重伤。萧与沈进宝藏,合力攻逍,不敌,却无意中跌进暗格,逍要挟杀连欲逼萧出来,连决不让他奸计得逞。萧与沈发现盗帅爱妻藏于冰棺中,逍终攻入,并破棺取锦盒,不料竟是……墓室下塌,萧趁机杀逍,与沈逃出洞穴,可惜萧被困洞内,沈等不到他出现,伤心。风发现她打算殉情,遂以萧家六十年之约将届,着她一起往岳阳楼等萧,却只见楚家后人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