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香港亚视出品的20集都市惊悚艳情片《与狼共枕》欲成亚视99年中国市场主打剧目。在港播出时,曾轰动全港,开创收视率新高。该剧将由瑞得大众文化有限公司引进发行。

  周雪儿本为一幸福纯真、响往爱情的待嫁姑娘,却于一次往马来西亚旅游中遇上了上司林景俊牵涉入一宗涉嫌谋杀案中,儿同情俊为其做了一次假证供,令俊幸免脱罪!至此俊就疯狂的爱上了儿,并千方百计破坏儿的婚事,并进而攻陷其芳心,与儿步入了教堂,结为夫妇。

  可是婚后儿才知当日大马一案原来俊确是真凶,其时俊豺狼面目也逐渐显露,原来俊不但权力欲重、报复心强,且将儿当成禁脔看待,儿要逃,俊即虐待之!

  儿有妹雪玲本为边缘少女,因受儿开导,终重返正途,两人姊妹情深,玲见儿饱受欺凌,乃欲带儿逃离俊的魔掌,俊得悉遂愤而将玲奸污,玲欲从正途控告俊,但俊此时已到只手遮天地步,玲不甘心欲私人执法,却反遭俊杀害!

  其时,任何欲对儿想施加援手的人都会遭受灭亡命运,儿伤心欲绝,终明白再逃避也不是办法,恶梦已经展开,要打破它亦唯有靠自己,一个弱女对抗恶魔豺狼的故事......曲折离奇!引人入胜!

分集剧情:
  一日雪儿做梦梦到人身狼头的怪物向她扑来,第二天心神不宁。岂料这是噩梦的开始。雪儿有个相恋七年的男友阿凯,感情稳定,并在游乐场答应了其男友的求婚。

  林景俊与周雪儿是同事,林景俊也有个黑社会老大女儿的女友阿美,平时对林景俊极差还给他戴绿帽,但又动用自己父亲的势力不准他离开她。

  某天林景俊和雪儿一起乘电梯时,突然电梯坏了,雪儿很害怕,林情深款款的唱起了《只要共你活一天》来安慰她,电梯修好了,雪儿夺门而出,工作时被同事取笑脸红了。

  下班后林景俊被阿美的黑社会手下强行拉去参加她父亲的生日会。他父亲胁迫林娶阿美。林身心疲惫的回到家,他妈妈春风满面的说又有了新对象,并安慰林让林结婚后再离婚,男人离婚多后更有魅力。林无语。。。

  雪儿家的保姆梅姨和雪儿谈论起婚事,梅姨送给雪儿首饰作嫁妆。阿美要求林景俊买20万的结婚戒指,林卖车和股票后买得。

  两人去马来西亚旅行,在大马碰到同去旅行的雪儿与未婚夫。一路上阿美对林又打又骂,林终于无法容忍离去。而回香港前雪儿发现其男友去过桑拿室,尽管其百般解释,雪儿仍生气的转身离去。大厅里雪儿遇到了同是失意的林景俊,两人疯玩了一天。林回到宾馆,却发现阿美在和人偷情还叫林景俊滚回香港。

  林来到机场让雪儿帮他看行李而离开说去买东西。而林回来时大马的警察赶到说阿美死了,起诉林为凶手,被林感动以情的雪儿为林做假证,林无罪释放。阿美父亲誓要报仇,杀林时被警方击毙。

  回香港后,雪儿为林做证说他们在案发时间在上床的事上了报,被妹妹阿玲及公司同事误解取笑,雪儿男友却表示相信雪儿,雪儿很感动。林景俊晚上却向雪儿表白,开始追求她,遭拒绝。

  林的妈妈其实是林的养母,她去探望了关在监狱里的林的父亲,而林对此大发脾气。在雪儿见男友家长的时候,林很失意的喝着酒驾车在街上游荡,然后在给雪儿的电话里放《只要共你活一天》,雪儿不禁失神恍惚但还是挂了电话。林说自己出了车祸,雪儿急忙赶到医院,却发现是林在撒谎,林在气愤离去的雪儿身后喊道,你别再骗自己了!雪儿男友知道后很难过。雪儿的妹妹打架进了警察局,林帮雪儿把玲儿保释还劝她妹妹回家

  玲儿为帮好姐妹还赌债,偷了黑社会的货,被以熊哥为首的混混抓住,林赶来救走了她。熊哥天天追着玲儿要货,最后找上门把玲儿和雪儿抓走。林景俊和雪儿男友追到关雪儿他们的仓库,被暴打,雪儿男友被打晕,林提出用自己的钱替玲儿还债,玲儿被放出去取钱,熊哥久等不至,准备杀人灭口。林与他们搏斗受伤。千钧一发际,玲儿赶回。。。

  林在雪儿楼下彻夜等候,雪儿也一夜没睡,但还是没见他,林难过之余自残受伤的手。雪儿男友要求雪儿提早结婚,雪儿勉强答应,但中间百般借口拖延,男友很不放心,暗自难过。准备喜贴时,雪儿准备了给所有同事的,却将给林的喜贴暗自藏起,被男友发现。林请了好几天病假,在酒吧喝闷酒以至喝醉,玲儿为他抱不平。雪儿收到林寄给她的音乐盒,音乐还是那首《只要共你活一天》。

  结婚前一天,林喝醉,雪儿急忙赶去,其男友发现后与林起争执。结婚当天,林景俊来教堂抢走了雪儿,婚礼告吹。雪儿要求其男友给三天时间考虑。雪儿要辞职,林保证会换种可以接受的方式来追她。公司来了新同事——来自乡下的傻乎乎的徐子康,大家都嘲笑徐,惟独雪儿很照顾他。

  雪儿男友整天消沉,雪儿去探望他。玲儿在林景俊的帮助下开了个小店,雪儿一家对林好感增加。林妈妈车祸进了医院,林带着雪儿去看望她,被雪儿男友看见,差点打起来。

  林在酒吧喝多了与李彤发生一夜情,临走前,林发现她有雪儿男友的名片,心生恶念。林指示李去雪儿男友处假以看病诬陷他非礼自己,雪儿男友被停职。

  而雪儿在整理银行出纳帐务时也发现有5万块钱不翼而飞,雪儿想在其男友处得到安慰,因其男友正烦心自己停职的事,无暇顾及雪儿感受。雪儿被总行传召怀疑其偷钱,林得知此事后力保并安慰雪儿,雪儿感动。老实的徐子康到处问别的同事有没看见失踪的那笔钱,大家烦不胜烦。

  徐子康和林终于通过录象澄清了钱是阿美偷的,还了雪儿清白。而徐子康看见林和雪儿有说有笑,不禁黯然。

  林送给了雪儿一只大鼻子的玩具狼,并留下了雪儿的表,雪儿晚上抱着玩具狼,心绪难宁。

  雪儿男友的骚扰案开庭,经审理证据不足释放。雪儿男友拉着雪儿去庆祝。但雪儿对林和其男友还是若即若离中。

  雪儿到徐子康家吃饭,徐妈请雪儿多照顾老实的徐。林的妈妈再次谈恋爱却被男方骗到同性酒吧而再告失败,林安慰她并狠揍了男方。李彤看见林和雪儿在一起,愤怒下想伤害雪儿,被林阻止。

  雪儿22岁生日,其男友用以前一样的方法帮她庆祝。而林在阿玲的帮助下,送了雪儿22张贺卡和相应的礼物,以此证明雪儿和男友在一起的七年并不足以成为阻碍雪儿和自己幸福的理由,雪儿很感动。

  而在此时,李彤喝醉后自杀,在死前决定把林逼她陷害雪儿男友的事公布出来。而在林的精心安排下,雪儿男友成为替罪羔羊,林自己则全身而退。

  雪儿男友去算命还提到结婚,雪儿说发现他们之间始终不了解对方,而他七年来像个孩子,始终没有长大。林找到雪儿,再次拿出戒指,此时,雪儿手机响了,是他男友打来的,她拿出手机,林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然而,雪儿却把它关掉了,接过了戒指,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徐子康暗恋雪儿,他妈妈鼓励他勇敢的去追雪儿。而雪儿开始打点婚礼,徐知道后很失落。

  林父亲想去参加婚礼,被林妈妈阻止。原来现在的林母亲是其阿姨,而林景俊父亲是黑帮老大,在林小时侯虐待并抛弃林母子俩,林母子两生活全靠林阿姨接济,林母亲终于上吊自杀而死,从此,林景俊恨极其父亲。 林终于和雪儿结婚,婚礼上,雪儿前男友阿凯出现,送给雪儿礼物后离去,当晚雪儿即接到阿凯自杀的噩耗,雪儿自责。

  雪儿和林去度蜜月了。

  梅姨的弟弟阿生和弟媳阿萍回香港了,要住到梅姨处,梅姨很高兴见到她弟弟,但阿萍又懒又喜欢欺负阿生还挑剔让梅姨很头疼。

  趁林和雪儿度蜜月没回来,林妈把林爸接到家中参观并安置在外面的破旅馆里。林妈Grace和林的上司——老实的旧叔相谈甚欢,又得其细心照顾,不禁心生好感。

  林和雪儿度蜜月回来,带回很多礼物。但林的哮喘在度蜜月期间复发了,令雪儿和林妈妈很担心。

  林父亲为了能接近自己儿子,假扮清洁工,关心照顾林,林和雪儿都被蒙在鼓里。林哮喘发作昏迷,林父急送他到医院。但林从林父和母亲的谈话中明白了一切。林故意请父亲吃饭,指出当年其父亲在大鱼大肉时,亲生母亲却拣剩菜剩饭来养活他,林父亲内疚,林摔门而出。第二天林借口林父偷东西辞退了他,引起雪儿不满,林坦言无法忘记他父亲是杀他母亲的凶手。 梅姨和阿萍整日吵架,众人都很为此烦恼。

  林的上司朱经理让林参与个大CASE,并告诉他自己快退休了,很可能让林成为继任者。

  陆经理带着林参加了港生银行和启南集团合作计划的会议,林在会上被高层人员嘲笑。林气闷,退场后在游泳池边休息,发现银行总行总经理孔先生对其老婆艾米莉言听计从。

  回来后林发誓要做好企划书而夜夜加班辛苦工作。企划书很精彩,但是孔先生及其他高层人士却认为林太年轻,不能升为经理。高层采用了林的企划书但篡改了其名字为伊甸园计划,还不让林参加,但是又看不懂林的计划书,而要求林无偿的提供帮助。林极为郁闷。

  闷闷不乐的林在酒吧看见孔先生和艾米莉,不禁心生一计,第二天是林和雪儿100天结婚纪念日。林却以玫瑰为信号约艾米莉出来偷情。林回家后已是深夜,面对雪儿的责备,林拿出买的贵重项链并花言巧语的骗过雪儿。

  玲儿报了辅导班充电,恰遇到同来充电的徐子康。玲儿老是捉弄老实的徐子康,引起他的反感,看见阿玲就躲。

  林让艾米莉在孔先生处为他说话,让他参加伊甸园计划。第二天公司舞会并决定确立伊甸园计划的负责人选,在艾米莉的帮助下,林顺利的进入计划组。

  因为阿萍的不懂事,梅姨和弟媳阿萍天天吵架,阿玲和阿生只好天天呆在外面,最终阿生和阿萍决定搬家。搬家前他两在梅姨的带领下去银行取钱,阿萍与人吵起来,幸得林解围,阿萍对林一件钟情。

  雪儿要林端午节请父亲回家吃饭,林怕雪儿生气,勉强答应了。

  端午节林父来林家,林表面上对他亲切,但背着雪儿和林妈妈警告其父亲别来打搅其生活说永远不会原谅他,林父亲伤心离去。

  艾米莉在健身房遇见雪儿,处处针对她,还拿出林给她买的项链,和雪儿的一模一样,雪儿顿生疑惑,回去后盘问林,林搪塞过去。

  阿玲的小店生意很好,为了省钱不请员工,她借雪儿的名义找徐子康帮忙却又喜欢上了徐,无奈徐对常捉弄他的阿玲很没好感。

  在伊甸园计划的发布会上,记者阿昌提问林在大马涉嫌的杀人案,令港生高层不满,给阿昌所在报社施加压力。阿昌被降职。他把自己降职全怪到林身上,要报复林,恰被他看见林和艾米莉在一起,他拍了很多照片准备敲诈林还把照片登做八卦杂志的封面。

  杂志发行后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孔先生在记者面前和林表示只是误会,雪儿和林大吵,任凭林哀求挽留仍坚持要回梅姨家。林追出去,但遇到孔先生派来的黑社会的打手将他往死里打,幸亏有警察出现,林才免于一死,打手们还闯入林家将林妈捆起。

  孔先生要求打手们每天都去暴打林一次,但林很快也请了黑社会的打手在电梯里狠揍了孔先生。林与他谈判,孔先生要求林离开港生银行,林不肯,说走着瞧。

  徐子康安慰雪儿并开玩笑劝她离婚还求婚。林找玲儿帮忙找回雪儿,玲儿答应。晚上雪儿在徐子康的陪伴下回林家。在林的哀求加保证后林和雪儿终和好。

  阿生向梅姨借钱开了个小店谋生。徐妈鼓励徐子康追阿玲。林在公司处处受到孔先生的排挤。

  记者阿昌被莫名的揍了一顿,他认定是林派人所为,誓要报复,他去大马和阿凯家调查,拿了阿凯的日记敲诈林二百万。

  深夜,林在阿昌的诱骗下亲口承认杀死了阿美并给了阿昌钱,整个交易过程被阿昌用藏着的录音机录下。却只给林两张白纸,林明白被骗了。 此时一直偷偷跟踪林的林父抓住正要逃走的阿昌,林暴打阿昌后要求林父替他杀死他。林父犹豫后还是替林杀死了记者并取走他身上的录音带,林逃走前终于叫了爸爸。

  警方找林问话,林假话搪塞过去。林父亲藏在一破屋子里,雪儿去看他,林父把录音带放给雪儿听,雪儿终得知林是杀阿美的凶手,在路上竟昏倒。林回家,面对雪儿的质问,林坦白了当时的真相:当时林回宾馆再次忍气吞声求阿美原谅,不料她提出竟要林舔她脚才肯放过他,林和她争吵起来,阿美放话说要杀死林,慌乱中林将阿美勒死。林要哄雪儿,但雪儿却不能原谅林欺骗她,急怒攻心下又昏倒。医院检查,原来雪儿怀孕了,林和林妈妈都很很开心。雪儿去探望林父,林父跪下求雪儿原谅林,雪儿难过答应。

  林在洗澡,外面闪电雷鸣,林又回忆起以前年幼时母亲惨死的情形,流泪难过。恍惚之中看见镜中当年的父亲在狞笑,林不禁一拳将玻璃打碎,林哭着对帮他包扎受伤的手的妈妈说:为是么那个坏蛋还要回来?他妈妈正劝解他的时候,雪儿回来了,林下跪求雪儿原谅,雪儿说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孔先生为报复林,将林与阿昌见面的录象带交给警方。林父亲感冒发烧,林妈妈把他带到了旧叔家治疗。林来到父亲住的破屋,拽着他来到林母亲墓前,让他磕头赔罪还打他,林父让林干脆杀了他,林起意但终还是未下手。林妈妈让林父逃到台湾去,但林向警察举报,林父被抓,并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雪儿得知是林举报,伤透了心。

  阿生和阿萍在梅姨的支持下在阿玲店边上开了个小店,林去时看见雪儿和徐相谈甚欢,不禁心里不爽。玲儿一直跑到徐家帮干家活,无奈徐就是不喜欢她。

  林想跳槽到创基,却不料孔先生为了和他作对也跳到创基,林的上司鼓励他继续留在港生,林终打算赔200万毁约金给创基而仍留在港生。

  林的上司陆经理退休了,林被推选为副经理,港生的主席很看重林的才华,鼓励他好好干,并让他负责伊甸园计划。雪儿也升职客户主任。而雪儿的同事爱米口不择言说林,令林不快,找了个工作上的借口让爱米辞职,众人为爱米说情,林勉强留下了她。林要求雪儿监视手下的同事工作情况,令雪儿不满。

  创基工作效率低下,服务态度差,设备落后,高层也碌碌无能。孔先生准备好好整顿,看见惟独徐子康工作认真负责大加欣赏,招进麾下并参加高层会议。徐提出很多有建设性的提议,孔对其大加赞赏。陆经理回来看大家,爱米向他大倒苦水说林坏话,被林听到。不久爱米再次做错事情,林终于炒了她。雪儿为其说情,林本来就因为其怀孕不想让她工作,就顺势迫雪儿辞职,让其做全职太太,好好养胎。

  雪儿不上班后总感寂寞就去帮阿生的店发广告传单,被林景俊逮到。林劝说雪儿不要多动,为防止雪儿寂寞,林带雪儿去上各种产前培训班。别的孕妇都是夫妻一起上课,但林工作繁忙不能相陪,雪儿难过。林得到老板的器重,埋头于工作,忽略了雪儿的感受。雪儿去阿生的铺子帮忙,林又和她大吵,认为孕妇就应该在家休息,雪儿觉得林给她太大压制,使她失去了自己的活动空间,想跟林谈一下,无奈林根本不听她的解释,雪儿伤心流泪。林向雪儿道歉,说自己再也不给她太大压力。

  林要阿生的老婆阿萍帮忙而开始产生暧昧的关系。

  孔先生在创基发起了明日帝国计划,打算和港生抢夺与启南集团的合作。但是因为投资很大,遭到创基其他守旧的经理的极力反对,力排众议,还提拔徐为其私人助理。

  启南集团的总裁石启南来港一天,林和港生的主席还有徐和孔都去看他。林预感到这会是场硬仗。

  由于环保人士在银行和启南集团合作要开发的非律宾丁马伦拿岛上示威 游行,林的伊甸园计划和孔的明日帝国计划都受到不小的阻力。孔先生决定先把明日帝国计划放一放而先做与龙氏集团的合作计划。林雇人破坏丁马伦拿岛的环境而使伊甸园计划得以顺利进行,并最终与启南集团合作而取得了成功。孔先生恨恨不已。港生主席在林的启发下要求龙氏集团与创基放弃合作,给孔很大打击。

  林和雪儿搬进了银行奖励的新房子,雪儿对林的成功怀有疑问,终于被她找到林汇到非律滨的汇款单,气急晕倒,送往医院后与林吵架。晚上徐子康来探望雪儿,雪儿把这件事全告诉他。徐表示谅解并劝雪儿,雪儿终撕掉了那张汇款单。 徐子康觉得和阿玲性格不合适,想要和阿玲分手,阿玲回避现实并决定努力学习来博得徐的好感。

  林妈妈炒股失败,大吵大闹要林给钱她补仓以期翻身,恰林自己也赔了几百万。林不给她钱以免她又赔光。林妈不顾旧叔的劝阻以死相逼,在雪儿的劝说下林无奈将最后150万给了她。经过此次危机,林妈和旧叔感情有进展,但林看不起旧叔,警告他不要接近他妈妈。

  阿生,阿萍偶然与启南集团主席石启南相识,林看见石启南与他们相谈甚 欢,打起主意来。旧叔向林妈妈求婚,林妈高兴但遭到林的反对。

  阿玲为了能和徐结婚刻苦学习,雪儿很担心她。旧叔找林谈和他妈妈结婚的事,被林以旧叔太穷配不起他他*的理由当面拒绝。林妈妈还是坚持和旧叔结了婚并去旅行度蜜月。

  林被徐子康揭穿其成功是*不光明的手段后,回家冲雪儿发脾气,第一次打了雪儿一下,雪儿怒回梅姨家。

  阿玲考试得到好成绩,但徐提出分手,阿玲心情不好下到林家向林诉苦,喝醉的林借着酒意竟非礼阿玲,事后还骗雪儿是阿玲勾引他,雪儿彻底失望,决定离开他。

  雪儿给林了离婚协议书,恰此时林妈妈度蜜月回来却被心情不好的林赶出门。林试图和雪儿重新开始被雪儿一口拒绝,并跳槽到创基。

  林看见石启南很重视阿萍,就刻意接近她并发生了关系。阿萍以为林很爱她,在石启南那里处处帮着林。

  林为了使雪儿回到他身边,重新追求雪儿,甚至晚上也在雪儿屋外徘徊,雪儿全家都为此担惊受怕。阿生听说林还在纠缠雪儿后很生气,用武力教训了几次林,林怀恨在心。

  阿生发觉阿萍行踪诡秘就偷偷的跟踪她。结果发现阿萍在林的床上。阿生和林撕打起来,本来林已处上风,但阿生突然抓到林和雪儿的结婚照像框砸向林,像框碎了一地,林顿时痴了,踩着玻璃紧紧的抱住照片,缩在角落,任凭阿生毒打。阿生就要打死林的时候,恰梅姨一家赶到,劝说阿生犯不着为打死林而坐牢。林被阿萍送往医院。

  阿生责问阿萍,阿萍很难过但仍坦言因为自己太虚荣,想过好日子才离开他。

  阿生和阿萍离婚,阿萍搬到林家。林出院后找人报复阿生。林派人以收购假古董为名将阿生骗到大陆,然后偷偷将阿生收购的假古董换成真的。最后报警让警察以走私古董之名抓走了阿生。

  林要去参加宴会,阿萍想跟去,林说只有他的老婆雪儿才有资格跟他去,阿萍生气。恰此时林雇的人见阴谋得逞,打电话来林家报喜。阿萍听到消息,大惊,去告诉雪儿。雪儿一家急忙赶往大陆探望阿生。雪儿更加恨林。

  雪儿去找林,林说自己陷害阿生全是为了雪儿能再回他身边。并以为阿生洗清罪名为条件要求雪儿和他出去游玩一天。雪儿被迫和他出去,但林始终不提阿生的事,雪儿最终忍不住打了林愤而离开。

  阿生不幸车祸而亡,林来找雪儿,梅姨冲上去打他,突然中风,林把她送到医院。梅姨没有生命危险但瘫在床上。阿萍去看她想求得她的原谅未果后向石启南坦白了林和她的关系并劝石不要再和林合作。

  林恨旧叔,雇人在旧叔和他妈妈开的快餐店里投毒,以致就餐的客人食物中毒,旧叔被起诉。

  林看见雪儿和徐散步,激动的冲上去拉雪儿求雪儿跟他回家。雪儿,徐和林拉扯间,雪儿滑倒地,流产。林责怪雪儿害死了孩子,难过之极神志恍惚的竟去掐雪儿脖子。林半夜想烧掉雪儿和他的合影,终还是狠不下心。

  雪儿全家除了阿玲为了躲避林的骚扰搬到徐家暂住,林疯狂的到处找雪儿,阿玲的妹妹骗林说雪儿去了大陆,林查不到雪儿的出境记录知道阿玲骗他,为了逼阿玲说出真相,竟将她强奸。

  阿玲去警局报案,雪儿全家和徐知道了阿玲的事情后都悲愤不已。当天阿玲在雪儿的劝说下也搬到徐家住。无奈林串供了3个名流为他做假证,而阿玲这边又毫无证据,警方竟作出不起诉林的决定。

  林妈妈知道了和旧叔去林家责骂林,林与她断绝母子关系。同时阿萍不断在石启南面前说林坏话,鼓动石和林断绝生意往来。终于石在和港生银行老总会面时提出不起用林做计划的负责人,港生银行老总被迫接受。

  绝望的阿玲决定去刺杀林,但失手,只将林刺伤,在和林搏斗中在林的故意闪躲下被汽车撞死。雪儿赶到时已经太晚,悲痛欲绝的雪儿誓要为阿玲报仇。

  林从未停止骚扰雪儿,还是像以前一样每天送花和传真,但雪儿和徐的关系日益亲密。而雪儿的业务能力经过其努力也突飞猛进,在职业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并主动要求成为孔先生的秘书。忧心忡忡的徐警告雪儿说孔先生只是利用她对付林,雪儿却表示正合她意。

  林决定和印度首富苏那图的儿子合作,以拓展银行业务。雪儿和孔却和他对着干,让林的计划进行的倍觉艰难。

  林又去屡次干涉林妈妈和旧叔的生活,指责是旧叔让他妈妈过不体面的生活,林妈妈很生气。而旧叔也身体不好,经常流鼻血,让林妈妈很担心。

  梅姨劝雪儿接受徐,雪儿若有所思。。。

  徐子康想向雪儿表白,但没勇气,只将戒指偷偷的藏在乌龟缸里。雪儿换水时发现了戒指,徐终鼓起勇气求雪儿和他在一起,雪儿幸福的答应了。

  林为了和苏那图集团合作,将苏那图的儿子带到酒色场所,在他喝的糊涂时让他签了和约。雪儿和徐来找苏那图的儿子看和约,苏的儿子发现其和约比林给的和约中条件好很多,大呼上当。林威胁他如果不履行和约就要告他,雪儿想出了个对付林的方法。

  在港生银行的签约仪式上,雪儿和孔先生突然不请自来,宣布他们创基银行也要和苏那图集团签约,原来雪儿想出和苏那图直接签约的主意。签约的项目的规模比林所在的港生银行还要大几倍!港生的主席将林臭骂一顿后只能取消了和苏氏集团的合约。徐对雪儿的这种做法不太高兴,雪儿却发誓一定要弄垮林,为妹妹报仇。

  林到创基找雪儿到海边单独谈话,求雪儿回到他身边,被雪儿拒绝并刺激林说她会重新结婚,林顿时陷入疯狂状态,和雪儿推揉间滑落山崖,被雪儿的司机所救。当天晚上林就租了雪儿和徐的屋子旁边的房子,用望远镜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此后林每晚都一边喝酒,一边在监视雪儿他们,郁闷极喝醉了就摔东西。而雪儿决定嫁给徐。

  旧叔患鼻癌去世,林的妈妈悲痛不已,林却在葬礼上要带他妈妈回去并对旧叔出言不敬引起众怒。

  林决定报复徐,他找到创基的几个对徐有意见的高层人员联合起来陷害徐,诬陷徐受贿,害徐进了监狱。

  林在启南集团主席石启南和阿萍的婚礼上出现,要求阿萍给他一亿。遭拒绝后把他和阿苹当初的上床的录象给石看,石心脏病发作死亡却把遗产都留给了阿萍,阿萍也和雪儿一起决定对付林......

  林再次骚扰雪儿,并承认是他害徐进了监狱。

  雪儿决定坚强的等徐回来,她每天写信给徐,给徐坚持下去的信心,同时好好工作对付林。

  林妈妈自从旧叔去世后决定把精力都投入帮助孤老院的老人们,雪儿也时常和她一起去。一天林妈妈操劳过度晕倒,林不顾雪儿的反对将他妈接回自己身边。地产大亨司徒涌曾经仰慕过林的妈妈。林为了获得和他的合作,竟利用自己的妈妈和司徒涌跳舞,成功的搞定的这份合同。而林妈妈对林绝望透顶。

  雪儿和孔先生查得自己银行的内奸,并且设圈套让林在与日生公司合作的计划中上当,使得港生银行损失了24亿港币。港生银行主席训斥了林并威胁要撤掉他的职位。

  林找到雪儿威胁她说要杀死监狱里的徐并当雪儿面打电话给杀手,雪儿急忙和孔先生去监狱里探望,幸亏徐还平安无事。期间反复有人行刺徐,雪儿他们防不胜防,林的人终得逞,雪儿悲痛万分。

  新一届银行组委会选举会上雪儿以一身黑纱礼服出席并当着众人面直言自己丈夫已死,林在他人的劝阻下忍住怒意离去。

  林开会时腰部剧痛倒地,众人受气已久,皆装没有看见。林去医院查出已是肾衰晚期,需要换肾。林久寻肾源不着,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林去庵堂找到林妈,假意悔过,林妈妈再次轻信了他,告诉了林父亲林的病情。林父亲把肾换给了他,却不幸产生并发症。此时林断然翻脸,拒不承认他是自己父亲并说所做的一切都是骗他们的,林父亲伤心死去。

  港生银行美国总公司产生财政危机,港生银行希望和创基合作,雪儿顾全大局力排众议同意其要求。

  林故意把港生和创基两家的银行资料外泄,导致港生和创基的股票不断下挫,林告诉雪儿要和她同归于尽。

  雪儿把港生和创基两家的银行联同起来共同应付危机,同时告诉港生银行主席是林在捣鬼,港生银行主席将林解雇,并请人调查林的罪证。

  同时阿萍在石启南死后,已经是启南集团主席。她为了报复林和发展启南集团,主动提出出资帮助这两家银行。雪儿他们有了阿萍的支持,如虎添翼。

  林去找阿萍问她为是么这么绝情,阿萍拿出小刀刺伤自己然后诬陷林刺伤的,同时录音了他们的对话,林慌张逃出,肾病发作,晕倒在天桥上,醒来后已经在医院但由警察看守。

  林挟持医生抢得枪逃出医院,然后又跑到雪儿家,将雪儿劫持,最后被警察击中头部。

  林景俊头部中枪后跌落,雪儿在高处望向他,脑海中浮现出从前甜蜜的往事。

  拘留病房中,林景俊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双目呆滞,身边有警察与医生。

  无论别人问他什么,他只会回答三个字,周雪儿。

  雪儿与芳姐前来探望他,他认出雪儿,向她袭击,雪儿受惊。

  警察带走林景俊,医生告诉雪儿与芳姐说,他头部受伤后神经已经错乱了。

  雪儿去拜祭徐子康,他的灵龛是她以妻子的名义立的。

  雪儿说,现在自己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一睡着就会梦到阿康,她很想念他。

  精神病院,林景俊独自被关在一间病房内,四面墙壁都是那种柔软的东西。

  他在喃喃自语,还唱着《只要共你活一天》。

  雪儿与芳姐通过门上的小窗口看着他,彼此感叹着。

  一夜,雪儿又发起恶梦,故事开始时那个有狼的梦。

  猛然惊醒,她正躺在沙发上,手上一直握着阿康的笛子。

  雪儿打开电视看新闻,她想喝水,发现没有水,于是进厨房烧水。

  新闻报道中说,精神病院有一名极度危险的病人逃出。

  此刻她正在厨房,没有听到。

  雪儿进浴室洗澡,同时屋子里弥漫着阴森恐怖的气氛,似乎有人进来了。

  雪儿边洗澡边发觉周围有些异样,窗外有狗叫声,还有类似狼嗥的声音。

  她伸手欲拉开浴帘看个究竟,镜头定格在她的手上。(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