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耗资3000多万港币制作的"银海争霸”,卡士阵容强劲,云集香港影圈俊男美女,包括师奶杀手陶大宇,影坛巨星刘嘉玲、周海媚、方中信等,故事以香港电影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任务——温月庭(陶大宇)为蓝本,道出他白手兴家,由星马来港发展所遭遇的种种困难,并陈述庭如何建立他的电影王国,当中更描述庭生命中做重要的两个女人——雷梦华(刘嘉玲)及黄盈(周海媚),交织出幕幕悲欢离合的情节!

  “师奶杀手”陶大宇领衔,加上方中信、刘嘉玲、周海媚,称得上是钻石阵容。《银海争霸》的故事蓝本取材于香港富豪、邵氏及电视广播公司掌门人邵逸夫的传奇一生。剧中陶大宇饰演的温月庭的经历,明显地带有邵逸夫年轻时的影子;刘嘉玲所饰演的雷梦华让人看到方逸华的个性特质;方中信饰演的仇文杰也与邹文怀一样,与老板决裂、另起炉灶;黎耀祥饰演的贺志祥则与现实生活中的何冠昌有几许相似之处。他们都是当今香港影视界的风云人物。

剧情介绍:

  四、五十年代,年青的温月庭(陶大宇饰)到星马谋生,与好友仇文杰(方中信饰)和贺志祥(黎耀祥饰)合作做生意,可惜被人骗财弄至血本无归,三人逐决意到香港发展电影事业。庭认识生命中第一个女人-黄盈(张慧仪饰)。庭对盈一见锺情,可惜盈早已为人妻,但两人两情相悦,故决定私奔往香港。

  凭著三人的魄力及头脑,令到温氏发展迅速,影片卖过满堂红,制造出一个个出色的明星与导演。温氏电影王国以渐见规模,温氏旗下的红星得罪了探长颜坤,庭向坤的乾女儿雷梦华(刘嘉玲饰)求救,相见後才知原来庭、华两人早已相识,华早在多年前对庭有好感,决定全力帮助庭解决困难。可惜华得悉庭已婚,只好将感情埋藏心底。

  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华竟吸引刚从外国学成归来庭的儿子温伟中(林伟饰),华拒绝了中,中再度离港。华期後被庭罗致旗下,成为得力助手。庭的电影事业正如日中天之际,星马富商洛涛(龙方饰)成立帝国影业,与温氏抗衡。利字当头,杰在涛的利诱下,暗地与庭倒戈相向,在涛、杰的暗中作祟下,令庭之事业出现难关,此时,曾是温氏旗下而後转投帝国的红星童恩(周海媚饰)愿意出手相救庭,为庭而下嫁不爱的男人,痛苦终令童恩失去理智,走上自杀之路。

  杰更借意追求华,以图夺华芳心,藉此断庭一臂,当然,杰碰著对庭一往情深的华,只有弄得焦头烂额。杰转而矛头指向庭的妻子黄盈,并伪造遗嘱,吞夺温氏股份,同时亦制造冲突,让祥转投杰处。面对妻死、兄弟的离弃、事业的吞并,庭受到重重打击。

  庭遭受连番打击,感到意兴栏栅,无心恋栈,华毫无怨言的支持著庭。庭深明华的爱意,但逢盈之惨死,令庭一时间难以接受华。反而後来庭与女星洪红(邹静饰)、贺芝芝(缪非临饰)有过短暂而没有结果的情缘,令华一度心灰意冷。杰对庭锲而不舍的追击,更下毒手杀其儿子。庭不但痛失爱儿,更被传杀害亲儿,连华亦对庭加以误会,华想过放弃庭,然而见庭形势孤立,最终还是不忍心离去,但对庭的感情已极度保留。

  庭终於查出害死妻子的正是杰,庭立意全力反击杰,杰的拍档蔡志坚从中做梗,挑拨庭、杰,更杀害祥,让两人的冲突推至极点。其後庭、杰不约而同揭发坚的奸计,分别对坚作出反击,最後坚被自己的父亲所杀。

  没有坚在兴风作浪,影圈风云始渐平息。庭更计划建立另一个电视王国,再次对香港文化带来深远`的影响,亦有掀起其人生故事中的另一幕高潮……。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九十年代,华回到影城,回忆当年与庭共同为影城奋斗时的片段...... 六十年代初期,华母萍与阿姨莲因好赌成性,欠下赌债,令华在新正头仍需厚著面皮到影城向好友波借钱,波为一名小演员,收入有限,对华亦爱莫能助,但想出找对自己一直有好感,温氏其中一名老板祥帮助,华的问题得以解决,亦因此有幸一睹正准备要接受美国当代杂志访问的庭的风采,三人更因误会而认识。

  庭因要替影星力解决与华探长坤的纷争,重遇在华丽园任歌星的华,华因对庭存有偏见,对庭并不十分客气,但却没减低庭对华的歌声的欣赏程度;同时,坤亦被华深深吸引,誓要将华弄到手......

  力遇袭,感庭办事不力,对庭有微言,庭不以为然..... 那边厢,萍、莲又因在麻雀馆出千被捉,幸得坤解围,坤以此威胁华到酒店房相伴,华无奈决定......

第二集

  华在酒店房等坤,坤终出现,华惊恐,却见坤突似有心脏病,华不忍,终餵药相救。庭往台湾参予影展,有信心红夺影后。涛却认定恩会获奖,志在必得,更气燄得以心爱而罕有的轿车与庭打赌。当庭以为杰已为夺奖安排一切,却未知杰亦为涛出卖了庭。

  杰找波,波以为杰有所行动,杰却翩翩君子,只放下剧本,更教波心猿意马。波被导演责骂,棠代解围,波不欣赏。华知波工作不开心,以为庭对波有过份要求,对庭偏见更深。

  庭再到华丽园欣赏华歌声,留意到华为秀发自豪。庭主动跟华打招呼,华不大客气。坤对华死心不息,又欲邀华相伴到澳门游玩,华坚拒,一手撕掉船票。

  力与庭反面,指庭串同坤玩自己,不理庭解释,拒绝重拍。杰再找波,直言其实想波反串做主角,波受宠若惊,另一边的祥原来亦对波有意,杰鼓励祥追求,祥懵然全信。

  华丽园内,力遇坤,对坤不客气,坤手下终令坤面上挂彩。庭得知力再生事,不能开工,更感气结。

  台湾影展终宣布红为最佳女主角,涛、恩错愕,杰自知失策,庭亦没识穿杰的所作所为,仍深信兄弟。另一边厢,坤又派手下捉著莲、萍,誓要找到华,莲、萍慌惶。

第三集

  华被押往见坤,华态度冷静,坤意外,越觉华有趣。另一边的力要对付坤,强欲临阵退缩,走不掉,被迫继续行事。

  古惑仔众出现,坤被袭,华不忍离开,大叫警察,折返照顾坤,谓自己救坤一命,二人以后扯平。强返家,球审问强,气结强的不生性,要强多向做会计的坚学习。

  庭与盈往拍卖会,庭决定为盈投标一珠鍊。此时,涛、恩亦出现,珠鍊更被涛投得,涛得戚,庭不忿。涛送恩珠鍊,其实心怀不轨,介绍地产商家平给恩认识,暗示想恩与平打好关系,从中得利。恩知悉,与涛反面,拒绝开工,涛大怒。

  红再向庭暗示好感,庭婉拒红好意,鼓励红努力,红失望,却感激庭栽培。而华苦心等候的天终返港,华开心,更奉上私己钱予天做生活费,天感激。

  波终搬离宿舍,与杰暗筑爱巢,华帮手,却未知是杰的安排。波拍戏晕倒,验出有孕,杰要波堕胎,波无奈,却遇著无牌医生手术过程出错。波大量出血,华送波往医院,医生告之波永久不育,波悲痛。华认定乃庭所为,往找庭算帐,庭否认一切,华死缠,球为制止华,得庭默许,掌掴了华。

第四集

  庭对事件感一头雾水,找来祥问个究竟,祥得知波堕胎一事,更感愕然,反之庭妻盈对华义无反顾的替好友出现,却留下深刻印象。

  华及后虽然得知真相,但因当众被掴,没有向庭道歉的意思。

  坤被袭,得华相救才得脱险,对华感激,二人关系因此得以改善。

  天要求华做担保人向银行贷款,华允,正当华憧憬著与天的美好将来之际,收数佬找上门,在坤的帮忙下,揭发了天的真面目,华恍然,对天失望之馀,对爱情显得意兴栏栅,此事后,华亦成坤的义女。

  涛威迫利诱,要恩照自己意思应酬平,恩拒绝,更决定与帝国解约,但巨额的赔偿数字,令恩大感头痛,知道只有庭帮到自己,可惜,庭以生意角度拒绝,恩既无奈又无助……

  此时,坤终查出袭击自己的幕后黑手是力,勃然大怒,派人将力掳走,誓要出一口气,庭等束手无策之际,获知华、坤关系,於是低声下气求华相助,但华却要求……

第五集

  华终愿助庭一臂之力,事件亦得以解决,华、庭因此成为好友。

  涛为讨好平,不惜向恩下药,恩逃跑时,意外碰到庭;庭得悉一切,同情恩遭遇,决定出手相助,祥、杰对庭前后矛盾的态度感莫名其妙。

  恩终得以摆脱涛束缚,转投温氏。

  恩经此一役,对娱乐圈已失去信心,无法积极投入拍摄主作。庭唯有答应让恩出国留学,希望一段日子之后,恩可重返影坛。

  祥因误会,以为波背后的男人就是棠,心感不忿,故意删除棠拍摄中的戏份,波得知,与祥起争执,坦言与棠关系并非祥所想像般,祥知错,波因此希望杰向祥道明二人真正关系,却又一次被杰的花言巧语耍过。

  庭感平亦是正人君子一名,知道平将会到恩留学的同一地方做生意,遂鼓励平有机会多照顾、亲近恩,改变恩睇法,平感激。

  涛对恩转投温氏一事已耿耿於怀,与平合作计划又触礁,认定一切为庭的部署,决心反击庭,於是派人破坏庭车,庭虽意外地避过一劫,盈却不幸成了代罪羔羊,身受重伤……

第六集

  华答应许品天的要求,任其担保人向银行贷款做生意,当华憧憬著与天的美好将来之际,收数佬上门向华追数,在坤的帮忙下,金钱问题得以解决,同时亦揭发了天的真面目,华恍然大悟,对天失望之馀,更对爱情显得兴栏栅,自此,华亦为坤的义女。涛威迫利诱,要恩应酬富家子龙平添,恩拒绝,更决定与帝国解约,但巨额的赔偿,令恩大感头痛,知道只有庭才有能力帮忙,惜庭以生意角度拒绝, 恩既无奈又无助。另坤查出袭击自己的幕后黑手是力,派人将力掳走,庭等束手无策,唯有低声下气求坤之义女华相助。

第七集

  涛为讨好平,不惜向恩下药,恩逃跑时,意外碰到庭,庭得悉一切,同情恩遭遇,决定出手相助。恩终得以摆脱涛束縳,转投温氏。恩经此一役,对娱乐圈失去信心,无法积极投入拍摄工作。庭唯有答应让恩出国留学的要求。庭感平亦是正人君子,知道平将到恩留学的地方做生意,遂鼓励平多照顾恩。祥误会波背后的男人就是金棠,故意删除棠的戏份,波得知,与祥起争执,波因而希望杰向祥道明二人真正关系,却被杰的花言巧语耍过。

第八集

  涛对恩转投温氏一直耿耿於怀,与平合作计划又触礁,认定皆为庭的部署,决心反击庭,於是派人破坏庭车,庭意外地避过一劫,但盈郤不幸成为代罪羔羊,身受重伤。华住探受伤的盈时,始知庭、盈相恋的故事。庭与兄温仁宾早年生活在星加坡。兄弟二人相依为命,但碍於家境贫困,经常捱饿。幸而得到食店老板的聘用,生活亦安定下来,庭更在此遇到生命中第一个最重要的女人-盈。且庭人穷志不穷,一直等待机会创一番事业。一次机缘巧合下,庭与宾结识了志趣相投的杰、祥,彼此成为莫逆之交。

第九集

  庭、杰、祥与宾毫无做生意经验,结果经常受骗。在一次被骗中,弄得血本无归,空剩一堆残旧的摄影器材,却被他们想到做放片及制片的生意。四人决定利用一批旧的胶片,开始了在乡间放映电影的生涯。庭发现电影事业大有所为,锐意以此作为终身事业。庭更希望终有一天能经营自己的影院。庭对盈一见锺情,无奈盈早已为人妻,丈夫袁东海乃星马显赫豪门,庭这个穷小子根本与之难以相比,故不敢有任何奢望。

第十集

  华被庭、盈故事感动之馀,赫然发觉庭原来就是当年在乡间替自己医治头癣的哥哥。华对庭一直念念不忘,再重逢却从未想过影城大老板就是当年的穷哥哥。庭亦从未想到如今明艳动人的歌女就是当日头发尽脱的黄毛丫头。庭、华不禁感慨世事的奇妙,命运似乎早已安排二人重逢。 另涛眼见庭成功,深深不忿,决心掀起挖角战,要将温氏有号召力的明星及导演拉拢过帝国。涛得杰的帮助,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

第十一集

  庭知盈与夫袁东海并无感情,当年盈因家贫,才嫁入海家。盈虽为海诞下一子,但在海家仍饱受折磨。庭眼见盈生活在痛苦中,情不自禁与盈开展一段感情。二人的交往被海父发现,海父不惜放火烧了庭的电影院,庭无法在星加坡立足,遂决定与盈私奔。海虽不舍儿子伟中,但亦知盈对自己全无感情,故让盈带著中离开。宾不欲离开星加坡,庭只好带著盈、中两母子,与杰、祥来到香港,决心创一番事业。

  另恩离港一段时间后,心情渐平复,加上恩对外国的生活未能适应,於是回港重新投入拍摄工作,庭感欣慰。而涛命人在恩饮品中下药,令恩失声,企图破坏恩的拍摄工作,众人为此苦恼之际,庭灵机一触,找华做幕后代唱。

第十二集

  庭来港初期,电影生意并不理想,差点儿因经济难关而需结业。幸得盈变卖价值连城的珍珠鍊,才得以渡过难关,庭因而对盈又敬又爱。庭立下誓言,有朝一日一定要赎回珍珠鍊给盈。

  另华在一次机会下,终於在恩身上见到盈的珍珠鍊。华忍不住将珍珠鍊的故事告诉恩,恩亦被感动,决定将珠鍊交还给盈。正当庭、盈为珍珠鍊失而复得一事而欣喜之际,突然传来影城失窃的消息。庭赶回影城,发觉力合约被盗,庭虽然知道问题严重,却无法猜透究竟是何人所为。

第十三集

  华妹雷丽英有意加入影圈,报考温氏演员训练班。华虽担心英未能适应娱乐圈,最后亦被庭说服。英在训练班中结识了蔡志强,二人成为斗气冤家。球一向偏爱长子蔡志坚,待坚大学毕业后,安排坚到温氏工作。相反,球对强则诸多挑剔。一日,盈在家中晕倒,经医生检查后,证实盈怀有身孕,庭、盈欣喜若狂。

  庭接到涛律师信,知道原来力已转投帝国。力持著庭遗失了真正的合约,开天杀价,要向庭索取无理的报酬。庭明知力无赖,却又无可奈何。

第十四集

  庭束手无策之际,坤突然插手相助。坤设计让力被怀疑藏毒,力为怕坤将事情闹大,逼涛放弃借合约压逼庭一事。庭最终得以化险为夷,涛对庭相识满天下大感气忿。庭知坤出手相助,必然与华有关,庭向华致谢,二人感情更进一步。恩在工作上的拍档伦向恩展开追求,恩颇欣赏伦的才华,二人开始交往。

第十五集

  恩与伦来往渐密,庭却发现伦同时与其他女子交往。庭对此显得担心,恐恩受伤害,私下常提醒恩。恩后发现伦背著自己与其他女人亲热,一怒之下本欲与伦一刀两断,但最终被伦甜言蜜语所骗,与伦重新开始。

  盈有孕后,本来满心欢喜,然而在一次例行检查时,不幸被诊断患上癌症。盈震惊之馀,仍决心要将孩子生下,拒绝接受治疗,并且要医生代为保守秘密。

第十六集

  庭与祥带恩、伦往台湾参加影展。涛秘密收买伦,要伦在庭、恩食物中下迷药,然后通知记者拍下二人亲热照片,企图制造二人的绯闻,令恩不能夺取亚洲影后的宝座。伦为著个人利益,不惜出卖恩。正当伦以为奸计得逞之际,祥却机警地使庭、恩二人避过记者耳目,化解了一场危机。坚自入影城后,工作尚算顺利。一次偶然机会,坚结识了杰妹仇文希。坚对希留下深刻印象。

第十七集

  恩回港后,发现伦有古怪,追问之下,终明白伦曾出卖自己及庭。恩痛心之馀,终挥慧剑斩情丝,与伦划清界线。正当恩心灰意冷之际,庭从旁开导,令恩回复不少信心,亦因此在不知不觉间对庭产生微妙的感情。恩与庭接触日多,感情日深。恩虽自知与庭没有将来,亦知庭对盈一往情深,但仍无法控制自己。恩终向庭表白,庭对恩的深情感到迷惘,但始终对盈专一,未能接受恩。

第十八集

  英因强的关系,认识了坚。英对坚一见锺情,用尽办法接近坚,令坚不胜其烦。同时坚在影城遇见希,决定追求希。另祥发现温氏一经理欺骗大笔制作费,祥解雇该名经理后,赫然发觉他侵吞公款,令一众临时演员无法收到薪金。临时演员将茅头指向温氏,令祥苦恼不堪。

第十九集

  盈自有身孕后,身体一直孱弱。庭虽担心不已,但多次追问医生,均没有结果,令庭大感困扰。一日,盈又晕倒,庭逼问医生盈病况,终得知盈患上癌症。庭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庭要盈堕胎接受治疗,盈拒绝,令庭苦恼不堪。庭无法说服盈堕胎接受治疗,唯有以平常心面对盈的庭,夫妻二人苦中作乐。庭备受困扰之时,幸有华不时开解,二人结成知心好友。而华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一富家公子豪。

第二十集

  波生日,杰临时爽约,波在失望之时,棠出现为其庆祝,令波感安慰。临时演员罢工,影城被逼停厂一天。一众临时演员乘影城停厂,左右无人之际,欲冲入影城捣乱,幸得华一人抵挡。华虽受了轻伤,影城总算幸保不失,庭等皆对华感激。庭欣赏华对影城的忠心,诚邀华加入温氏。华几经考虑,终决定一试

第二十一集

  豪与女友分别三年,一直音讯全无,豪对她仍念念不忘。华被豪深情感动,决定协助豪追访其女友。华查出豪女友早已过身,本欲隐瞒真相,终被豪识穿。豪感激华为自己所做一切,二人结成好友,豪亦开始对华有好感。

  盈再度入院,庭将盈患病一事告之众人,众人均表关心。华惊闻噩耗,哀痛之馀,仍努力鼓励庭,令庭大感安慰。恩与庭的关系,始未有进一步发展,恩眼见庭、盈相亲相爱,心内感难受。而平对恩仍念念不忘,希望与恩做朋友,但恩未能接受平。

第二十二集

  涛游说杰买股票,杰心动。杰因资金不足,拉拢祥用公款炒卖股票,祥一时贪心,答应杰的要求。华发现杰与帝国有来往,对杰产生怀疑。杰巧妙地找到藉口避过华的查问。华向庭报告,庭却对杰充满信心,反叫华不要多疑。然而,杰从此对华起了介心,觉华存有野心。英终发现坚喜爱的是希,英虽感难过,亦只能无奈地接受此一事实。英甚至怕希误会自己与坚的关系,主动向希解释,令坚心存感激。

第二十三集

  强遇见希,对希一见锺情,决心展开追求。与此同时,坚亦下定决心追求希。

  球对兄弟二人同时爱上希大感苦恼,恐二人为此反目。豪与华接触渐多,发觉华乃是不可多得的女子,遂决定向华展开追求。华初颇抗拒,后终被豪打动,与豪开展一段恋情。波对杰仍情深一片,默默地继续做其情人。此时,温氏一男星棠暗恋波,波眼中只有杰一个,对棠的厚爱只能表示歉意。

第二十四集

  豪、华感情发展稳定,豪安排与家人见面。华悉心打扮赴会,却发觉豪家人对自己过去曾任夜总会歌女一事颇不以为然,令华心内忐忑不安。

  盈身体日差,庭担心不已,屡劝盈放弃胎儿接受治疗,都被盈拒绝。恩对盈病情一无所知,以为庭有意冷落自己,心感难过。盈病情恶化,医生要庭早作决定,否则有生命危险,庭终不顾盈反对,坚决要求医生为盈做手术。盈手术成功,但腹中胎儿却保不住,盈为此伤心不已。恩终於知道盈病重一事,对庭体谅,不时安慰庭。庭与恩关系日渐改善,恩暗自欢喜

第二十五集

  恩与庭订下神秘约会,本打算与庭庆祝生日,让庭有个惊喜。怎知盈病情好转,可以陪庭过生日。庭推了恩的约会,陪伴盈左右。恩独自赴会,目睹庭、盈温馨,心内万分难受。恩一时感触,仰药自尽。

  恩自杀不遂一事,令庭大为震惊。庭反省自己与恩的关系,觉得自己需要为恩自杀一事负上责任,内心感到悔疚不已。庭为免使恩再难过,刻意避开恩。恩终明白庭与自己不可能有进一步发展,但发觉庭对自己仍很关心。恩终能放下心中包袱,与庭开心见诚地详谈,二人终可再做好友。

第二十六集

  豪与华相处日久,对华感情日深,终向华求婚。华几经考虑后,终答应豪的婚事。正当华憧憬著与豪的美好将来时,豪母突然造访。豪母坦言介意华过去,反对二人婚事,并刻意要豪离开香港。华痛心之馀,亦对豪不辞而别感到失望。华失恋,庭在华身边支持、鼓励,华感激。华终放下感情,将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华察觉公司数目有问题,向坚查问。

第二十七集

  坚早知杰、祥动用公款炒卖股票一事,杰为免华查出真相,决意安排坚先过帝国。华对坚突然辞职感愕然,但亦未察觉有问题。杰安排坚见涛,涛对坚颇欣赏,觉坚识时务。涛对温氏旗下导演有兴趣,杰刻意订下不合理合约,令有号召力的导演纷纷离巢。

  祥对亏空公款一事耿耿於怀,本欲向庭坦白,但被杰阻止。杰安慰祥一切将会完满解决。

第二十八集

  坚早已立主意,不顾球反对,仍坚持己见。球气愤、难堪,觉对不起庭,但对坚的决定亦感无奈。

  中从英国回来探亲,盈、庭开心不已。希对中一直有好感,对中回港一事,亦显得雀跃。盈觉希可爱,希望中与希会有进一步的发展,刻意安排二人独处,奈何中对希却始终如朋友一般。而庭为免中人生路不熟,刻意安排华陪中四周游览,中因此对华留下深刻印象。

  庭偶遇恩,对恩落寞神情不禁感到怜惜,但却爱莫能助。盈从蛛丝马迹中察觉庭与恩有不寻常之处,令盈心底难受。

第二十九集

  华责庭令盈担心,指庭与童恩的关系已令盈起疑心。庭自问对盈专一,与恩并无不轨行为,故对华指责不以为然。

  庭对影城各项安排仍感不放心,遂要求中加入温氏。杰、祥等人对此安排并无异议,然而,中却极度抗拒,不愿接受庭的安排。父子二人闹僵,后在盈的调停下,庭终接受中应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不再勉强中。盈向中暗示希对中有特别感情,中却锺情於华,对希的深情只能一笑置之。中开始约会华,令华大为苦恼。华从中的言谈中,看出中对庭尊敬有馀,但亲厚不足,令华感到意外。

第三十集

  球仍未能接受坚过档帝国的事实,未能原谅坚。强用尽方法化解二人僵持的关系,终让球接受坚应有自己的选择,球最终亦能体谅坚,父子和好如初。棠无意中撞破波与杰的关系,棠并未因此看不起波,波感激。涛对温氏旗下影星有兴趣,要杰安排挖角战,杰一口答应。另华负责与波商谈续约事宜,波与温氏续约,但杰从中作梗,游说波转投帝国。波为讨杰欢心,背弃与华的约定,签约帝国。

第三十一集

  强苦缠希,令希不胜其烦,终忍不住厉言骂走强。强心灰意冷,躲在影城角落独自哀伤。球多日不见强,以为强与英有暧昧关系,到英家找强,却与英姨产生误会。强回家后,表示要发奋做人,希望转做幕后,学习做导演。另涛看好温氏发展,涛有意入股温氏。涛为夺得温氏股份,派人往新加坡绑架庭兄宾及其子女,威胁宾出让温氏股权。

第三十二集

  宾无奈签下出让股权书,令庭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中,恩眼见庭困,於心不忍,向平提出不道德交易,只要平肯协助庭,恩愿嫁予平为妻。平初感气忿,觉得看不起自己,后终不敌对恩的爱意,答应助庭渡过难关。平向庭表示愿意注资温氏,以协助庭进行反收购,共同抵抗涛。庭对平的慷慨感到意外之馀,亦只能表示感激。恩信守诺言公布将会息影下嫁平,庭对恩突然的决定感到奇怪,但亦无可奈何,衷心祝福二人。

第三十三集

  庭陪盈过美国医病,临行交待杰等人打理影城。杰趁庭离开时大做手脚,华看出不妥。华曾尝试令庭相信杰有问题,但庭对杰始终信任,反要华多向杰学习,令华有口难言。杰千方百计赶华离开温氏,华不忿,遂带著证据飞抵美国,当面向庭报告影城一切。

第三十四集

  庭无奈返港,发现杰已决定离开温氏过档帝国。另杰对坚人格始终有所保留,当知悉坚欲与希发展感情,杰决意阻挠,不惜向坚施以压力。坚为著眼前利益及前途,忍痛拒希於千里,转而利用英对自己的真情充当烟幕。

第三十五集

  庭虽不明白杰为什麼要这样做,终被杰说服,庭仍视杰为好兄弟。杰离开后,庭发现杰走时签下大批合同,令温氏陷入困境。庭找杰责问时,意外发现以往一切困境,皆由杰一手策划,庭感痛心之馀,亦感气愤,兄弟从此决裂。温氏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庭苦恼不已。恩为助庭一臂之力,决定复出影坛。平极力反对不果,令二人关系恶化。

第三十六集

  平对恩态度日差,恩终承受不了自杀身亡。面对恩的猝逝,庭哀痛失挚友,庭更在沙滩发现了恩收藏多时的日记,赫发现恩对自己是如斯的浓情厚爱,庭顿生内疚。涛认定庭利用恩的感情以达目的,对庭更加不屑。杰视坚为得力助手,屡向涛提拔坚,惜涛对坚仍欠信心,坚为此深心不忿,唯有静待时机。

  坚与英发生关系后,坚终向英坦言自己只视英为普通朋友,英被狠狠的伤透了心。

第三十七集

  坚牺牲与希发展爱情,以换取与杰在事业上的利益。可惜,坚急功近利,满以为解决涛后,杰便能接管帝国,自己亦能平步青云,不惜一切策划飞机爆炸事件。结果如坚所愿,涛於飞机空难中罹难,永远消失於影坛。不料往美国旅行的希竟与涛坐上同一班机,坚及时发现并急告杰,杰大表震惊,亦骇於坚竟先斩后奏私下行事。希最后虽逃过一劫,此事却令杰对坚的野心重新估计,视坚为心腹之患。

第三十八集

  踏入七十年代,影坛掀起艳情片的风气。当时二位过气演员李奇从台湾返港,并极力游说庭投资开拍艳情片,经商量后,庭亦觉可以一试。当日,祥到厂跟进试镜,赫然发现一位正脱衣的女演员似曾相识,及后证实就是当年在星加坡曾遇的雏妓——狄桦。

  事隔多年,祥、桦重逢,人面全非,桦感激祥曾助自己脱离沉沦之地,对祥热情、主动,祥不受控的意乱情迷。同时,祥发现杰竟与自己暗恋多时的波秘密来往,祥生气於杰一直瞒骗二人亲暱关系,对杰、波心灰意冷,对与桦之关系更添憧憬。

第三十九集

  祥利用自己在温氏的地位,给予桦事业无限支持及机会,桦果能一炮而红,成电影公司挖角对象。随著恩的离开,红为第二位与庭扯上关系的女星。红对庭早生情愫,只是当恩在生时,作为恩的好友,红择友情舍爱情。迄今,红终可无毫顾虑的向庭表白爱意,更坦言愿为庭背后红颜,默默为庭分忧解困。

第四十集

  祥对桦的爱非常投入,即使获悉桦曾为人母,亦毫不介怀,加以体谅,二人更达谈婚论嫁的阶段。一天,桦踫上龙平添,并认为龙的利用价值较大,於是桦毅然弃祥而去,二人终告分手收场。另庭接到来自美国的消息,盈的病情有恶化的迹象,庭决定立即往美国照顾盈。

第四十一集

  祥与桦分手后,祥下令停止桦所有工作,梦华对祥处事公私不分有微言。但庭从美返港后,认同祥不再开艳情片,更建议投资骗术片,并以红当主角。红一心以为庭所做一切,皆为自己。梦华面对红、庭纠缠不清的关系,表示不满,直指庭应珍惜仍昏迷在病榻上的盈;然而,当梦华抚心自问,却又日渐清自己对庭的感情并不简单。温氏舍桦,帝国便向桦招手,杰对桦提出的要求一一答应。

第四十二集

  庭发现一对叫许有富及许有荣的兄弟,在电视上的表现生鬼出色,有感电视值得投资,遂与华、祥商讨,并将作出长远投资。祥让许氏兄弟向自己卖桥,但祥最终并不欣赏,令许氏兄弟失望而回。然而帝国主动找许氏兄弟合作,为帝国拍出超水准的《双星鬼马》。强在温氏已转投幕后当副导,一次因强直指导演昌之错处而惹怒昌,球对事件非常紧张,为强向庭作歉。及后强向昌道歉,才免得被革离片厂。

第四十三集

  红向庭表白愿意不计名份,做庭身边女人。庭对红投怀送抱,初感迷失,但幸没与红作出越轨事。但红仍不罢休,直至庭狠狠责骂拒绝红,红才愤然不再找庭。及后红母到温氏找庭,庭才得悉红变成酗酒、好赌,欠下巨债。庭心知红自甘堕落多少是为了自己,遂尽力鼓励红重新振作,并在金钱上支持红。狄桦生意失败,导致经济崩溃,以至银行封楼,而演戏事业,又因自己过往太过忽略,而招杰弃用,故桦决往中国内地发展。

第四十四集

  波事业走下坡,心情坏透,在理发店巧遇娴,娴跟波诉说心底话,触发波重新检视与杰之关系。几番三思,波决意向杰提出分手。同时,棠巧合计划离开温氏,准备到台湾转当导演,并邀波任其片中主角,波决意赴台发展。庭以为华因豪出现而感不开心,遂对华予以关怀。在偶然下,庭和华在沙滩上共舞起来,二人因此对对方产生感觉,两人不禁接吻起来。

第四十五集

  强和英因一次露营活动,加深对彼此的认识,并对对方产生爱意。此事令双方家长大为紧张,遂向二人求证,二人初予否认,后在无可奈何下,终坦白承认喜欢对方。而坚透露过去拒绝希,是因压力,然而希已不再在乎,二人再见亦是朋友。温氏拟开拍古装女侠片,祥极力推荐贺芝芝任片中主角,一切敲定,芝芝由零开始学习功夫,祥一直在旁悉心鼓励,对芝芝百般爱护

第四十六集

  祥对桦的爱非常投入,即使获悉桦曾为人母,亦毫不介怀,加以体谅,二人更达谈婚论嫁的阶段。一天,

  杰对吞拼温氏一事虎视眈眈,坚提出可向祥埋手之馀,还可向昏迷未醒的盈下对策。於是,杰游说祥加入帝国,坚亦前往美国买凶杀盈,遂希望取得二人股份,杀手要向盈下毒手之一刹,盈竟突然苏醒过来,盈一醒,救了自己一命。

第四十七集

  庭得悉盈苏醒,急不及待飞往美国探望,庭心情复杂,对与华似有还无的感情关系更感茫然。盈的醒来,令一直觊觎温氏的杰震怒,为著自保,杰下令坚以任何方法取得盈手上的股权。庭飞抵美探盈,二人夫妻恩爱,并对未来日子充满憧憬。惜命运弄人,当晚,盈酣睡医院床上,杀手再至,活生生的令盈窒息至死。庭伤痛欲绝,华亦震惊,立刻直飞美国,以慰庭痛。

  杰终得偿所愿,却恻目坚的麻木不仁,杰直斥坚过份,唯坚面不改容,杰心知坚已非自己控制之内,心中愈增忌讳。

第四十八集

  希一直专心打理琴行,却被一名女学生Mandy恋上,更表白爱意。英面对Mandy对希的苦缠,施以厉言直斥及好言相劝,终令Mandy知难而退。同时英却被Mandy所做的一切所触动,不知不觉对Mandy产生好感,更与强分手。

  杰觉雷龙为可造之材,毅然签下龙,首部电影「唐山大哥」开拍,更找来不满温氏续约条件而转投帝国的姚楚秀,担任女主角。龙与秀在温氏片厂初邂逅,龙对秀早生好感,与秀互相欣赏,更萌出情愫,二人关系微妙。

第四十九集

  庭正努力收拾心情,重返工作,但却遇上祥毅然辞职,转投帝国,杰更向庭发出律师信,声称帝国正式成为温氏的大股东。庭根本不能置信,对於盈股权落入杰手中更感荒谬,但鉴於法律文件上的无误,华只能劝慰庭接受现实,华心底里亦爱莫能助。

  龙、秀感情一发不可收拾,花有感要二人终止关系。继「唐山大哥」成功,杰开拍「精武英雄」,就在「精武英雄」首映当晚,花带同龙的妻子Linda及一双子女出现,强烈暗示著龙与秀的关系必须告终。秀虽享受与龙苦恋中的快乐,却敌不过良心责备,终向龙提出分手,龙无奈接受,二人保持朋友关系。

第五十集

  由龙任主角的电影成绩理想,温氏找球向龙提出签约事宜,龙在试镜过后,却指只是游戏一场,从没意思加盟。龙感痛快,终洩当日被祥侮辱之恨。强表面上已接受英和Mandy的关系,但心里却为此事烦恼不已,更因小故兴刘师传在片场发生争执,球、萍、莲遂决定找人追求Mandy。一日,英相约Mandy共晋晚餐,萍、莲借故阻止,并在餐厅向Mandy展开追求,岂料半醉的强突然到来强吻Mandy,时英赶至并拆穿一切,愤而离去。

第五十一集

  龙与罗合作渐出现不咬弦情况,龙决定自组公司拍戏,与帝国私下签约,引起花、罗强烈不满,龙表示对花、罗视己为摇钱树而感痛心,三人关系从此决裂。华因庭的缘故,感到在温氏有很大压力,有意离港避开庭,英支持华的决定。华开会时心不在焉,散会后华向庭递上没有销假日期的假纸,庭顿感愕然。华坚持要离开,庭虽感无奈。

第五十二集

  Linda得知龙和秀的关系后,竟亲自找秀倾谈,两人竟互相欣赏及怜悯。Linda返家,坦白向龙告知与秀见面,两人已决定离开龙,龙大惊,即往秀家,秀黯然只叫龙好好对待家人,最后,龙决定返回Linda身边。龙的新片票房大收,杰与龙商讨日后大计,但龙受感情困扰,加上不放帝国在眼内,会议不欢而散。华的离开令庭烦恼,有意提拔球取代华的位置,但球拒绝庭的好意,并劝庭在华登机前追回华,但庭在往机场途中突然改变主意,在机场等不到庭的华,黯然离开。

第五十三集

  辉失去了龙,终日暮气沉沉,花深感不忍,叫辉再次劝龙一同合作,但辉因面子关系坚拒,花唯有找Linda帮忙。龙新戏记者会上,辉一心以为龙会让自己任导演,岂料龙公开说新戏将由自己执导,辉大惊之下当场心脏病发晕倒。龙见辉失去导演一职,郁郁不欢,遂暗里向杰提出新戏要辉做挂名导演,杰、坚、祥因卖埠的问题纷纷反对,龙却坚决。杰为忙助辉,开一套新戏给辉,片酬亦可观,辉虽不愿也自接受,但此事却被龙得知,龙向辉大骂,说辉没出色,二人大吵一场。此后辉的脾气更厉害,花无法容忍,伤心之下遇上了杰,在杰的安慰下,二人关系渐有进展,花终决定搬离辉家。

第五十四集

  龙因辉事和杰等人关系恶劣,遂找上庭,决定和庭合组新公司拍戏。另杰收到消息龙会自组公司拍戏,却不知龙的资金来源,虽怀疑是庭所为,却没有证据,於是直闯温氏股东大会,并要增加温氏的投资,以防庭把温氏的资金调走。杰最后找来私家侦探查龙,果然发现龙和庭合作,更找来了荷李活的资金作新公司的投资。坚得知龙和庭合作后大为恼怒,决定反击,要胁秀要劝服龙,秀假意答应,却向龙诉说一切,龙大为震怒。在新戏的开镜礼上,龙藉故叫坚客串担当其中一名演员,却有意一脚把坚踢倒,坚受伤入院,对龙的仇恨加深。

第五十五集

  庭、龙的新公司进展顺利,和帝国拍完最后一套戏后就会正式转投庭的公司,二人闲谈间讲到盈当年死的时间有可疑,龙於是叫美国方面的徒弟一查。龙在练习其间,突然昏迷,原来龙一向有食强化肌肉的药物,今次只是服药过量而晕倒。龙出院后不久,收到美国徒弟的电话,说盈的死果然大有文章,从医院的闭路电视中拍得一杀手进入盈房间的情况,徒弟并说会马上来港和龙相会。岂料一切被坚的私家侦探所偷听,坚决定落手杀龙。龙在拍摄时,喝下坚的毒药。龙离开片厂时遇上秀,龙因喝下毒药开始感不适,秀把龙送上自己家里休息,就於此时,龙突然毒发。

第六十一集

  庭为救球,终决定退出影圈。球被控谋杀坚的案开庭审讯,杰改掉对球有威胁的供词,不过却突然杀出罗力,在庭上指称曾和坚倾谈,说球有杀人动机。原来力因胜龙一事深深不愤,故意说假口供要胁庭一百万元,庭为救球只得答应。庭为三年后退出影圈铺路,巧遇电视台大股东李生不幸身亡,於是成功向李夫人扣得股份,成为电视台的大股东。另芝突然和未婚夫健解除婚约,祥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向芝求婚,芝感动下应承。

第六十二集

  庭为电视台选美任评判,遇上参加选美的兰,兰却因得不到冠军而伤心,庭安慰之,更发现兰家境贫穷,遂把别墅以平价租给兰。兰与父搬往别墅,并计划要嫁给庭,於是寻找盈的资料,学习盈外表行为,并向记者透露自己的样貌像极庭的亡妻。另却向庭哭诉,说报纸只是乱写,庭淡然处之。萍看到庭和兰的新闻,为华著急,写信给华称自己病入膏肓,要华快点返港。庭一直不知兰所做的一切只为了亲近自己,更力捧兰做电视剧的女主角,在剧开镜时,兰自称万分紧张,庭竟拖著兰的手出席开镜,却被刚回港的华目睹。

第六十三集

  帝国因胜龙的关系,业务极佳,但名利背后,杰却要面对不能清醒的希,杰伤痛下向希诉说出多年的痛苦,黄盈、雷龙、洛涛都因自己而死,求上天免了对希的惩罚。中欲继庭打理温氏,但庭一直不允,庭要中、华作出公平的竞赛,票房高者就可成为温氏的掌权人。中请来温氏当红明星、导演参予拍摄,而华竟找来了电视台里出了名无法控制的导演徐白来拍摄。华因徐白要把电影重拍而苦恼,中相约往吃饭散心,二人醺醉下中鼓起勇气向华表达爱意,但华坚拒中的爱意。痛心的中向庭怒骂,原来中要掌管温氏的原因全为华。华所拍的电影票房胜中一筹,庭宣布把温氏交予华打理。

第六十四集

  希突然清醒过来,向祥说出杰杀盈等人,并要祥不可向任何人透露,祥惊愕下向杰大兴问罪,杰死口不认,祥和杰关系决裂。兰拍摄时,竟在片厂和一男演员勾搭,并被导演徐白洞悉,球等人不断劝庭把兰辞去,但兰竟装作因父亲欠大耳窿钱,只有以此途径赚钱,庭再次相信兰,并借钱予兰还债。但兰没有替父还债,大耳窿大怒下,向兰泼镪水,兰在街头狂叫,不慎冲出马路被车撞倒入医,庭抵医院时,兰已重伤身亡。华心知兰死后,庭无法把兰忘记,於是决定离港。在祥、芝婚礼上,庭决定要把华追回,怎料祥突然晕倒,华在机场等到的竟是中,终与中同往美国。

第六十五集

  庭的电视台业务蒸蒸日上,而祥在十五裏一直定居德国医病,祥返港后称自己的病已痊愈,并劝庭和杰和好。杰这些年来一直受良心的责备,帝国的业务也出现了空前的困难。祥不幸病逝,临死前求庭无论如何都要原谅杰,庭答允,并暗里以高价收购了帝国的电影部,解除了帝国的财政危机。此时,雷龙儿子浩突然到访,向庭说出突然查得当年盈死事的真相,发现杀盈的杀手在逃,并得知此杀手是由杰和坚雇用,庭大愕之下向杰质问,杰内疚不已。不料,杀手因走头无路到港,把杰掳去为求得到庭的赎金,庭、浩马上向杀手追去。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