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石而文(孙兴饰)是石家唯一的儿子,他的父亲石富昌非常非常的爱他,可是他的爱是那么那么的自私,而文和富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两个人很难在一起相触,所以,而文从家里搬出来,住在牧场,以经营牧场为生。

  年近六十的石富昌却又起淫念,要娶和自己大女儿差不多大的白雨慈为妻。白雨慈为了给自己的儿子哈伟一个好的生活空间,也因为害怕不安宁的生活,所以嫁给了石富昌。这一点让深爱雨慈的纪强非常受不了。

  年势越来越高的富昌,一心想让而文回来帮自己料理“富凯集团”,但而文却执意不肯回来,这让富昌气愤不已,只好还是由女婿来经营“富凯集团”。

  女婿圣亚,并不爱自己的妻子而茹,只是为了想摆脱贫穷而娶了而茹为妻,当深爱着圣亚的而茹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此时的圣亚,却与而文一样爱上了女律师殷婉伦。而经过一番波折婉伦也爱上了圣亚。而石富昌的小女儿而男却爱上了纪强,因为纪强是雨慈的旧情人,所以他非常不同意,而男跟纪强来往。圣亚和婉伦的感情在稳步前进,而而文对她的感情也与日俱增。一切似乎都非常平静,而由于而茹的死,却打破了这种宁静。

  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雨慈,因为只有雨慈有做案时间,又是出事现场,所以大家都认为雨慈是杀害而茹的凶手。 其实杀害而茹的真正凶手是,刘海萍(一直爱圣亚的女人),她在受前男友彭善的指使下痛下杀手。

  这件事情由于后来而文被绑架,刘海萍自杀才真像大白。

  此时的圣亚已被石富晶赶出石家。这使圣亚万分痛恨石富昌,而和已被取消律师执照的黄律师走到了一起,一起报负石富昌。

  石而文不是石富昌亲生的事情已从石这二太太(石而文的母亲)说出,这对而文的打击十分的大,而这件事情也已传入了圣亚的耳里。

  圣亚由于被其岳母指出所拥有的贷款抵押是其岳母所有,并非其自己所有,被银行方面认为是欺诈行为,要求圣亚出示新的财产抵押,否则将收回贷款。

  被钱逼疯了的圣亚,在黄伟国律师的纵使下,以着火为由诈骗保险金,最终被石家人发现。而这时的石富昌因为自己已失去了自理能力,加之又得知唯一的儿子不是自己生的而自杀身亡,但在临死之前,将大部分财产分给而文,将留下一卷录音带,表示对他记往不绺,这让而文很感动,在富昌死后,而文接认了“富凯集团”董事长。

  这时急疯了的圣亚,用说出而文身世做为籍口,要求而文支付他一笔钱,在而文的气愤的言词中告以失败。 石而文身世的秘密终于公布于众,董事会们一定申请退会,以示抗议而文在任董事长。

  在圣亚纵火烧“富凯饭店”的时候,却将婉伦的母亲烧死,这使婉伦一定要查出凶手,而她也与而文定婚。但婉伦始终还是爱着圣亚,不相信圣亚就是杀害其母亲的凶手,由于,在争吵之中,与而文解除婚约。而文也并未因此而改变对她的爱。

  纪强为了帮大家讨一个公道,而去找圣亚,在不慎中坠楼身亡。 得了胃癌的圣亚,为了能圆婉伦做优秀女律师的梦,而一定要和黄伟国一起受罚,而黄伟国起了杀念,最终在行凶之时,被抓获。

  而圣亚也因在石家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过失,而受到大家的应该谅解,圣亚在做完手术之后,接受审判,入狱12年,在最后关头,圣亚通过雨慈使得而文和婉伦重新定婚,从此大家过着幸福的生活。

  而男也出国去深造,学习酒店管理,而文打算等而男学成归国时,将富凯集团交给她管理。

分集剧情:
  因为儿子性命受到威胁,雨慈铤而走险,利用工作之便,窃取了五百万公款,可是人还没出饭店,就被逮著了。石富昌见柔弱的雨慈出落得标致动人,心软想网开一面,但想不到雨慈当晚就仰药自尽了。幸亏婉伦即时察觉,才捡回她一条命。昌於是替她还了这笔债,雨慈心里感激。

  纪强浪汤成性,一再自毁承诺,雨慈失了望,同意嫁作石家三姨太。原来雨慈自幼飘零,所以十几岁就结婚生子,无奈偶非佳偶,对她来说毕生所求唯有安定。随著雨慈嫁进石家,连番的恩怨纠葛也就於焉展开。

  笃信正义的婉伦对饭店展开调查和捍卫雨慈的同时,爱上了傅圣亚,但亚的妻子尔如究竟为何突然不言不语?石家唯一的儿子尔文,又为什麼避居牧场?他和雨慈之间有什麼秘密?在这个时候,和雨慈交好的如竟离奇身亡,雨慈成为嫌疑最大的凶手;而婉伦发现饭店所有的不法情事,都和亚有关...

第01集 雨慈盗公款

  雨慈前夫积欠大笔债款,追于无奈,她只好选择任职之大饭店正式扩大营业开幕之日,盗用公款。此举被饭店总经理圣亚发现,并坚持报警,好色的董事长石富昌为博得美人好感,命令女婿圣亚既往不咎。事发后雨慈羞愧交加,决定自杀,幸婉伦及时挽救,为此事圣亚及婉伦因彼此立场不同而发生争执。

第02集 纪强受伤

  雨慈自杀未遂,婉伦心疼不已,因而硬着头皮向圣亚求情,受到富昌指示的圣亚,答应婉伦,不追究雨慈之过。纪强返家,得知雨慈的困境,下定决心要娶她过门,并以生命来为她偿债,因而受伤。次日,纪强到石家喊冤,与尔男发生冲突。雨慈获富昌眷顾,特准许她以带罪之身回公司上班,但遭同事侮辱,并被尔男痛骂,儿子哈伟也因此与同学打架。富昌借机送雨慈回家,被纪强撞见,愤而拿小刀遇刺向富昌……

第03集 富昌为雨慈还清债务

  尔文替富昌受过,挨了纪强一刀,婉伦为此特赶到牧场探望,恰巧遇见尔文替母牛接生之经过,因而对他产生情愫。谁知圣亚竟在此时出现,痛责尔文不认父亲之举,使婉伦误会尔文。富昌为雨慈还清所有债务,使纪强心痛,将结婚戒指丢弃。圣亚在尔如前面承认自己爱上婉伦的事实,而尔文亦在此时对姐姐透露自己深爱着婉伦,令圣亚大为震惊。晶华由尔男领路,来找雨慈,并当众痛掴雨慈。

第04集 富昌向雨慈求婚

  受晶华与尔男羞辱的雨慈,再也禁不起打击,决心辞职,与纪强和开槟榔摊,过平实的生活。尔文向婉伦道歉,带着她来到疗养院探望尔如,吐露成长过程的酸苦,并激动地逼问尔如受何委屈,不料被圣亚撞见,引发冲突。哈伟突然发高烧,雨慈无助地求援于富昌,谁知富昌借机献殷勤,将事情顺利地解决,并向雨慈求婚……

第05集 纪强错吻尔男

  富昌表明即将娶雨慈过门,婉伦去央求圣亚定要代为照顾雨慈母子日后生活。海萍以自己已有身孕要挟圣亚未果,而找上婉伦投诉,让婉伦得知实情。纪强不断地伤害自己来挽回雨慈的心,而富昌愉快地做菜给哈伟吃,逗他开心,使雨慈有安定的感觉,不料被尔文撞见,父子感情再陷谷底。雨慈来到片厂,求纪强珍惜生命,并透露自己将嫁入石家,纪强痛不欲生,喝得烂醉,尔男出面将他带回,在恍惚中纪强强吻尔男,并将她误认为是雨慈。

第06集 婉伦揭穿海萍阴谋

  富昌在婚礼中受伤,雨慈表现出对他的关心,纪强看在眼里,绝望而去。尔男坠马,巧遇婉伦来访,尔文对婉伦流露真情,却被圣亚发现。雨慈进了石家大门,遭到香凝的冷淡及晶华的讽刺,而富昌则承诺会保护她一辈子。海萍误会婉伦是圣亚的新欢与之发生冲突,婉伦不为其所惊,反而揭穿她的阴谋,吓退海萍。

第07集 纪强热恋雨慈

  富昌发现纪强经常来找哈伟,十分不悦。殷母反对婉伦与圣亚交往,而鼓励尔文追求婉伦,富昌警告圣亚勿与婉伦走得太近,否则石家产业不可能交给他,圣亚自尊心受损。纪强欲往香港发展,临行前约雨慈见面,纪强火山爆发般的爱融化了雨慈,婉伦及时出现阻止二人。

第08集 尔如病情好转

  富凯饭店失火,圣亚为救受困火场的员工而受伤,婉伦前去探望,尔文却带着尔如出现在圣亚、婉伦面前。二人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富昌决定撤换婉伦法律顾问的职位,婉伦潇洒而去,随尔文到牧场散心,圣亚尾随而至,三人发生冲突。尔如病情好转,家人欣喜不已,唯圣亚心中矛盾万分,雨慈看在眼里,了然于胸。

第09集 海萍到医院撒赖

  纪强赴香港发展,雨慈带哈伟去机场送行,离情依依,万分不舍。海萍将酒醉的圣亚带回家并设计婉伦来到,欲制造误会,不料婉伦一眼看穿她的伎俩,不为所动,海萍心有不甘,遂到医院撒泼。富昌大怒,气不可抑,圣亚满腹委屈,默然强忍住。哈伟在石家屡受欺辱,雨慈护子心切与晶华发生冲突,富昌不能主持公道,反而怪罪雨慈。

第10集 尔文坠马

  尔文因自己设计的玩具无辜儿童而自暴自弃,婉伦自愿为其辩护,尔文却毫无斗志。纪强在香港拍片受伤故返台找雨慈,并要求她离开石家,雨慈坚定地拒绝。尔文酒后坠马,家人慌乱,晶华心脏病发,尔文伤势严重,腿部有遭切除之可能。

第11集 尔文不愿呆在医院

  尔如病情渐有起色,圣亚陷入痛苦矛盾中,圣亚陷入痛苦矛盾中,尔文不愿呆在医院,尔男只好将他送到纪强住处。香凝怀疑圣亚与婉伦之间的发展已伤害到尔如,圣亚则表示他已厌倦再扮演石家女婿的角色。尔文伤势愈来愈严重,经圣亚恳切的劝说,尔文终于被说服接受手术。

第12集 圣亚有意放弃财产

  圣亚表示等尔如30岁生日后,就办离婚手续,放弃石家产业,婉伦感动。纪强送雨慈从牧场回家,引起众人误会,雨慈坚决地澄清一切,纪强含恨而去。富昌欲将富凯集团交给圣亚,圣亚心意动摇,尔文因圣亚三心二意而与之发生冲突。

第13集 尔文求职遇挫

  海萍男友彭善欲找圣亚麻烦,海萍劝阻无效,只好求助于婉伦。尔文求职遇挫折,圣亚欲插手帮忙,但尔文不屑接受。尔如生日宴会中,彭善持枪出现欲伤害圣亚,幸好婉伦及时发现,彭善被人制伏。婉伦认清圣亚不能抛弃名利,决定收回感情,永不回头。

第14集 纪强绝食

  尔如被接回石家,众人的生活又起新的变化,圣亚无法面对她,痛苦万分。警方为追查彭善的罪行而找上婉伦,婉伦答应海萍为了圣亚而隐瞒真相。

  纪强为雨慈而绝食,陷入昏迷被尔男带到牧场,雨慈、哈伟、婉伦等人闻讯前来。彭善跟踪圣亚,欲开枪伤害他,圣亚反应快,制伏彭善。

第15集 纪强被打伤

  石家众女眷为纪强吵成一团,晶华煽风点火,香凝警告雨慈不得让纪强伤害尔男。而尔如此时却以动作表示对晶华、香凝的不满,众人既惊且喜。海萍趁护士不察将尔如推下山坡,雨慈奋不顾身抢救尔如,却反遭晶华、香凝误会,雨慈受了委屈,怀疑自己的选择错了。纪强警告富昌若不善待雨慈将不善罢甘休,警卫蜂拥而至,纪强被打伤。

第16集 圣亚辞职

  圣亚当众拒绝“董事长”的职位并请辞总经理的工作,富昌惊怒。祖儿被彭善绑架,石家慌成一团,富昌禁不起双重打击病倒,圣亚为情势所迫,只好答应接受富昌的安排。精神恍惚的海萍将祖儿误认为自己的孩子而救了他,而彭善落网后却在富昌的教唆下将罪行推给海萍。

第17集 圣亚接任董事长

  圣亚含着无奈接任富凯集团董事长一职,婉伦却十分谅解圣亚,并提醒他勿做违法之事。晶华在牧场无意间透露尔文并非富昌之亲生骨肉,尔文震惊,而这个隐瞒了20余年的秘密竟被牧场工人小丁及来访的雨慈听到。利益熏心的小丁急于向富昌禀明实情趁机邀功,不料却发生意外,坠死山崖。

第18集 圣亚受伤

  富昌与圣亚看见纪强载着尔男扬长而去,富昌怒不可遏,圣亚反唇相讥。婉伦竭力为救海萍而努力,富凯集团则派出方律师与其抗衡。婉伦、圣亚在医院相遇,忽有二歹徒持枪欲伤婉伦,圣亚为救婉伦而负伤。

第19集 富昌查明雨慈情事

  香凝声称雨慈与尔文有染,雨慈坦然面对众人,富昌按耐脾气决定要查清楚,但天不从人愿,在晶华死命阻扰下,尔文竟向富昌表示一切罪过在他,雨慈是清白的,富昌闻之色变。

第20集 尔如病情好转

  纪强刻意讨好富昌,博得富昌的好感,面对圣亚的强势,富昌有意利用纪强牵制圣亚。尔文的好转令圣亚心生怀疑,遂询问雨慈,雨慈支吾其词,没说出真相。尔如的病情日渐好转,虽仍不能行动、言语,但她对纪强的阴谋却观察入微。婉伦警告尔男,纪强仍深爱雨慈,提醒尔男勿进入纪强的陷阱中。

第21集 尔男设计强暴

  尔男设计让纪强载着尔如、香凝赴医院,中途安排朋友乔装成歹徒对纪强等人施暴,以此试探纪强心意,纪强奋不顾身抢救众人,当他发现自己遭尔男算计时,怒不可遏,香凝却对他有了新看法。纪强向尔文表明自己只是在利用尔男,尔文请求他勿伤害富昌、尔男父女。

第22集 尔文求婚被拒

  雨慈替晶华到牧场劝尔文,偏遇富昌来访,富昌在与尔文的争执中发现躲在一旁的雨慈,富昌对二人的误会更深了。尔文向婉伦求婚,婉伦拒绝并表示两人之间只有高尚的友谊没有爱情。

  尔如发现圣亚、婉伦深爱对方,因而心伤,富昌不忍女儿受委屈,逼圣亚、尔如离婚,石家众人俨然陷入一场风暴。尔如在雨慈的陪伴下到殷家,向婉伦表示愿意成全婉伦与圣亚,婉伦拒绝。

第23集 晶华欺负尔如

  晶华趁着尔如一人独处时欺负她,却发现尔如似乎知道尔文身世之谜。雨慈带着支票见纪强,希望他远离石家,纪强反而要求雨慈跟他一起走,两人谈判破裂,不欢而散。尔如被人推下楼,昏迷不醒,雨慈被众人认为嫌疑最大,雨慈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而说出与纪强会面之事,富昌深觉难堪。

第24集 雨慈处境为难

  警方传讯,石家众人欲找出将尔如推下楼的人,所有人的供词皆对雨慈不利。婉伦追查海萍的踪迹,直觉海萍与彭善可能与此事有关。纪强骗富昌,雨慈给他支票的目的是要留住纪强的心,富昌盛怒,雨慈的处境更加为难了。婉伦、圣亚追踪此事,发现尔如可能有自杀的倾向。

第25集 纪强坦承罪行

  纪强向警方表示,雨慈不可能杀人,并且前往石家替雨慈洗刷罪嫌,坦承自己的阴谋。海萍终于向圣亚、婉伦承认自己是推尔如下楼的凶手。富昌几经犹豫终于同意替尔如动手术,然尔如的病情却突然恶化,在未能见到圣亚一面之前痛苦地逝去。这个打击重创石家,富昌、圣亚关系更加恶化。

第26集 尔文被绑架

  彭善为了勒索石富昌而绑架尔文,众人震惊,圣亚等人带着赎金去见彭善,在纪强的帮助下彭善被制伏,尔文平安脱身,而海萍说出她是杀害尔如的凶手后跳楼自杀。尔男去找纪强,经过一番沟通后,两人又恢复好朋友的感情。婉伦决心告别不堪回首的过去,答应尔文的求婚。富昌、圣亚发现尔如原本就想自杀,富昌将责任归究到圣亚头上,将圣亚赶出富凯集团。

第27集 争夺监护权

  一无所有的圣亚被赶出富凯集团,万分沮丧中得知自己仍拥有另一家新饭店,遂将香凝、尔男的股票抵押以取得新饭店并欲以此饭店对抗富凯集团,富昌得知此事,盛怒之下决定诉诸法律行动。尔文为缓和富昌、圣亚间的对立,决定将自己的身世之实告诉富昌。祖儿、小倩因圣亚被逐而据食,圣亚赶回石家,心疼不已,誓言要夺回孩子的抚养权。

第28集 富凯陷入危机

  尔文回家欲说出身世之实,婉伦及时阻止,晶华得知圣亚亦知道尔文并非富昌之子,大惊失色。圣亚答应尔文决不利用此事攻击富昌。富昌欲整垮圣亚的事业,雨慈苦劝无效,决定离开富昌回到殷家。圣亚设计富昌留下一块无用之地,却因念及尔如与两孩子决定放弃此计划,但富昌却被仇恨熏心,不理会圣亚劝告,终于使富凯集团陷入危机。

第29集 富昌心脏病发

  富昌因财务危机而心脏病发,婉伦、尔文挑起拯救富凯集团的重担。雨慈、香凝相继去求圣亚放过富昌,却都无功而返。富昌欲找圣亚拼命,并再度发病,圣亚抛弃仇恨为其急救。尔文决定停止调查圣亚的犯罪行动,婉伦却仍坚持。香凝心灰意冷,离开石家,雨慈却在富昌最无助时回到他身边。

第30集 圣亚事业遭危机

  香凝在金融界破坏圣亚的信誉,使得圣亚的事业遭到危机。圣亚到石家求见香凝,却与尔文、雨慈发生冲突,圣亚盛怒中说出尔文是私生子的事实,不料这些话都被富昌一字不漏地听见,富昌找回晶华逼问此事,然而晶华却带给他更大的难堪,富昌一时情绪激动跳楼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