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刘雪华、秦汉演绎琼瑶经典代表作!

  美丽坚强的依萍与母亲相依为命,为了生活,她不上了歌舞厅的歌女。为了报复父亲与后母对她们所做的种种,依萍抢走了后母给妹妹如萍的男朋友何书桓。在交往中,依萍被书桓的深情所感动,双双坠入情网。天意弄人,在偶然的机会中书桓知道了依萍的报复心理,两人产生了误会。为了报复依萍,书桓与如萍订婚。经过家庭的巨变,依萍与书桓冰释前嫌。然而如萍经受不了打击自杀身亡,书恒与依萍为此也面临分手的考验。经过陆父的开导,依萍与书桓终于打开心结,重结良缘。

分集剧情:
第1集

  司令陆振华无视民女傅文佩已许配他人,强下聘礼娶她入门当八姨太,文佩双亲对振华藐视婚姻,敢怒不敢言。不久,振华又娶上戏子王雪琴,文佩失宠。文佩与女儿依萍相依为命,在外另租房子。一天,依萍冒雨到陆家取生活费,因不满振华和雪琴及其子女尔豪、如萍、梦萍、尔杰的生活奢华,却待薄自己与母亲,便出言顶撞振华。振华盛怒之下动手打依萍,陆家无一人肯为她出面求情,性格刚烈的依萍为此不肯接受振华的生活费……

第2集

  依萍因被打,愤然表示会对陆家各人进行报复。何书桓在陆家门口遇见受伤的依萍,依萍因怕被文佩看到自己受伤,跟书桓回家疗伤。当依萍得知书桓与尔豪是同事时,即激动地夺门离去,书桓对此不解。依萍到一家娱乐公司应聘,老板决定马上录用,事后依萍方知是招聘舞女,立刻回绝。振华让尔豪去找依萍回家却碰到一鼻子灰。雪琴透露书桓是富家子弟,要如萍争取书桓好感。如萍在郊游时不慎滑倒在书桓身上,二人的狼狈相被好友徐超拍下……

第3集

  文佩将依萍向朋友借来的钱全交给房东,依萍怕文佩挨饿,决定去当舞女,文佩宁死不允,依萍唯有依从。振华让尔豪送生活费给文佩,尔豪在路上巧遇前来借钱给依萍度难关的方瑜,并对方瑜动了心。依萍拒要振华的钱,并声称会找振华算账,尔豪无奈离去。振华旧日部下李副官往找文佩,向她借钱替女儿可云赔偿伤人的费用,依萍至此方知可云早年遭人抛弃,之后又因儿子夭折而变得疯癫……

第4集

  因为拒要振华的生活费,依萍决定偷偷当舞女维持生计。尔豪带着书桓和徐超来到舞厅,遇见当上舞女的依萍,尔豪为顾及陆家的声誉,要求依萍马上离开舞厅,两人争吵起来,尔豪更想对依萍动粗,幸被书桓及时阻止。振华得知依萍当舞女一事后怒不可遏,让如萍再次送生活费给文佩,依萍却亲自把钱交还陆家。经过振华的劝告,依萍又想起多病的母亲及可怜的可云,无奈接受了振华的钱……

第5集

  众人为如萍庆祝生日时,依萍恰巧来到,尔豪向书桓和徐超正式介绍依萍是其同父异母的妹妹。雪琴有心撮合书桓和如萍,制造机会让书桓给如萍补习英语,孰料书桓却与依萍相谈甚欢,换来了雪琴的不悦。书桓送依萍回家,依萍把自己的身世告知书桓,书桓对她坚强及果断的性格很欣赏,两人相约一起郊游,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当尔豪得知书桓与依萍约会时,向书桓气称依萍是不安好心。尔豪找方瑜控诉依萍的举动,却被方瑜责怪他对依萍有偏见……

第6集

  依萍带书桓看望痴痴呆呆的可云,两人心里都非常难过。依萍到陆家时发现雪琴鬼鬼祟祟的坐上一辆豪华轿车离开。雪琴回来时谎称是出去打牌,依萍对其解释起疑。振华认为如萍不是学习的料子,让书桓改为给依萍补习,雪琴气结。书桓向依萍表达爱意,二人深情拥吻。文佩谈起振华最疼爱的是依萍已过世的姐姐心萍,觉得振华是个感情强烈的人,依萍反觉得振华冷酷无情,毁了她一生。依萍对于自己是为了复仇夺如萍所爱,还是真心爱书桓感迷惘……

第7集

  依萍和书桓做媒,介绍徐超给方瑜认识,尔豪警告依萍不要介入他与方瑜之间,依萍才知道方瑜跟尔豪在一起,并扬言一定会阻止他们交往。雪琴撞破情夫魏光雄与其情人安娜的好事,两人大吵一场。盛怒未消的雪琴在陆家门口碰见依萍和书桓亲热地在一起,甚为肝火,为了一点小事就向振华告状。振华责备了依萍一下,依萍却说了一大串顶撞的话。书桓指依萍伤害了振华,依萍感不获他支持,怒赶他离开,结果被刚回来的如萍看见,如萍得知书桓与依萍相恋后感到十分悲伤,要求书桓不用再为她补习……

第8集

  文佩的头痛病发作,书桓抱着晕倒的文佩回家。书桓为上次未能谅解依萍而道歉,并劝说依萍别再生活在痛苦的回忆中,依萍答应。梦萍发现如萍在房间哭泣,得知书桓与依萍相恋,梦萍找书桓理论,书桓澄清没有爱过如萍。雪琴带着尔杰与光雄外出时遇见书桓,雪琴与光雄的关系险些被撞破,书桓将遇上雪琴一事告知依萍,依萍对雪琴的举动更加起疑。依萍又向振华要钱,振华竟邀依萍一起骑马,各子女均感从未有过与振华一同骑马的荣幸。书桓照常为如萍补习,劝如萍别气馁。依萍与书桓探望李副官,把从振华那里要到的钱给可云治病……

第9集

  可云看见书桓握着振华刚送给依萍的马鞭,把书桓当作了振华,在书桓面前下跪,依萍怀疑可云的孩子与振华有关联,李副官夫妇含糊对答,文佩也不愿再提起,这让依萍更想查出真相。书桓想让尔豪与依萍兄妹和好,邀约他们一起见面,可惜二人关系仍无法修补。如萍为失去书桓而失落,雪琴帮如萍找对象却遭拒,因此大为火光。徐超有意追求如萍,梦萍带着如萍赴约……

第10集

  依萍看见书桓与如萍郊游时因摔倒而抱在一起的照片,再加上徐超的错误解释,让依萍对书桓有所误会。如萍要书桓别再为她补习,以免掀起她对书桓的爱慕之情,并哭倒在书桓怀里,此情景恰巧被依萍看见,依萍不听书桓的解释即夺门而去。书桓奋力制止激烈反抗的依萍,表明心中只有她,两人和好。尔豪向振华提起方瑜,振华答应与她见面……

第11集

  依萍和李嫂带可云看病,医生向李嫂询问可云发疯的起因,李嫂对此仍有所隐瞒。在依萍的追问下,李副官只肯透露,当年是因为受不了雪琴的蛮横无理而离开陆家,依萍与书桓本想到陆家找出可云发疯的真正原因,但依萍的出言顶撞又换来了振华的一记耳光,书桓这才真正了解到依萍的处境,认为振华过于严厉。依萍一口咬定可云的孩子是振华的,李副官无奈说出造孽者的其实是尔豪……

第12集

  李副官透露,当年尔豪与振华并不知道可云怀孕一事,是雪琴暗中把李副官一家赶走,依萍得知真相后十分气愤。尔豪带着方瑜回陆家见双亲,方瑜觉得陆家各人性格怪异,很难相处。贫穷的小纪与梦萍交往多时,在修车厂借来一辆轿车接梦萍游玩,雪琴以为小纪是富家子弟,催促梦萍赶快赴约。依萍想把尔豪与可云之事告诉方瑜,从而让尔豪与方瑜分开,但最终被书桓阻止。振华来到文佩租住的房子找依萍,文佩对于振华的到来乍惊乍喜,一时手足无措……

第13集

  振华把依萍带到马场,依萍为经常顶撞振华而道歉,父女俩言归于好。徐超约会如萍,向她表白爱意后继而求婚,如萍拒绝,徐超体谅如萍,对此毫不介意。依萍与书桓去电影院途中,看见雪琴又坐上了上次那辆轿车,依萍抛下书桓向前追去,记下了车牌号码。依萍回想起书桓曾见雪琴带尔杰与光雄见面一事,于是从尔杰口中打听到关于光雄的一些情况。在电影院等不到依萍的书桓,气冲冲地跑到陆家寻找。书桓紧张依萍会遇到危险,责怪依萍任意妄为,两人闹翻……

第14集

  书桓与依萍都为几天的不相见面而对彼此无比思念,两人复合,书桓带依萍回家见父母,依萍与书桓的父母相谈甚欢,得到书桓父母的认可。依萍与书桓到马场见振华,向振华提出两人的婚事,振华得知他们两情相悦,非常赞成两人结合。依萍在骑马时不慎坠马,振华想起当年心萍坠马而死的情景,害怕再次失去女儿,紧抱着依萍,书桓看出表面无情的振华其实十分疼爱依萍。徐超和如萍郊游,如萍忆起与书桓一起玩耍的时光,不禁黯然神伤。方瑜认为依萍强烈反对她与尔豪交往必有原因,对尔豪有所逃避,尔豪为此决心找依萍算账……

第15集

  尔豪被依萍带去见可云,李副官上前阻止,可云被吵闹声惊吓跑出家门,尔豪惊觉可云认不出自己且把他的脸也抓伤。依萍把可云曾怀有他的孩子之事告诉尔豪,尔豪无法相信,撒腿跑出李家。振华也得知了当年可云与尔豪之事,亲自往找李副官,对可云的病深感遗憾,让可云搬回陆家照顾,但遭到李副官的婉拒。振华回家后找雪琴和尔豪兴师问罪,尔豪更被赶出家门……

第16集

  如萍不想依萍拆散尔豪和方瑜,请求依萍别把可云之事告知方瑜,孰料却被方瑜无意中听见。尔豪暂住在书桓的家,如萍前往劝尔豪回家,并告知方瑜已知道他与可云的关系,但依萍并没有说出可云发疯的原因,让尔豪努力修补与方瑜的关系。依萍拜托书桓调查光雄的车牌号,借此查出光雄的底细。依萍要振华买下文佩租住的房子,从而使振华翻查陆家帐目,发现家中存折的钱财差点被雪琴掏空……

第17集

  雪琴受到振华的打骂后,找光雄倾诉,光雄劝雪琴别再顾虑,与尔杰一起回到他身边。振华把钱塞给李副官,让李副官及早把可云的病治好。振华、文佩与李副官夫妇喝酒叙旧,让文佩想起与振华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尔豪回到陆家,振华要他娶可云为妻作为补偿,尔豪强烈反对。书桓采访警方破获的贩毒走私案,得知走私的幕后操作人竟是光雄的手下。书桓怀疑依萍跟有黑道背景的光雄扯上关系,遂找依萍问明原因……

第18集

  依萍向书桓透露真相查出雪琴与光雄的关系,从而让雪琴受振华的惩罚,书桓对依萍此举极力制止。徐超表示对如萍的爱慕之情永远不变,如萍的心里却始终只有书桓,两人的对话被站在门外的书桓听见,书桓觉得辜负如萍的爱意,与如萍相见十分尴尬,如萍含泪离开。小纪到陆家找梦萍,向雪琴坦白自己实为修车技工,雪琴听罢立刻阻止梦萍与小纪来往。梦萍不能体谅小纪的处境,与小纪闹分手。尔豪亲口对方瑜说出当年犯下的错误,造成了可云今天的疯癫,希望方瑜原谅,而方瑜却要求去看望可云……

第19集

  依萍听了书桓的劝说,在振华面前为尔豪说情,让振华别再迫使尔豪娶可云,振华不为所动。振华把依萍带到书房,感叹众子女不成材,只有依萍最像他。雪琴偷听二人对话,得知振华把保险箱里的所有财物全部留给依萍后,对依萍冷嘲热讽,梦萍更将依萍拌倒在地,振华对雪琴母女的行为感气愤。依萍与书桓到舞厅跳舞,看见刚失恋的梦萍被一帮流氓灌醉,依萍想起梦萍弄伤自己的情景,阻止书桓去帮助梦萍,书桓不听依萍劝阻,与一众流氓打斗起来,但寡不敌众,梦萍被流氓带走……

第20集

  梦萍遭到几个流氓的强暴,如萍替梦萍隐瞒此事,以免梦萍受到雪琴责骂。梦萍怨恨书桓为何未能把她救出,致使她受伤害。经过依萍和李副官的劝说,振华决定不再勉强尔豪娶可云,尔豪承诺会像对待亲人一样照顾可云一辈子。书桓认为依萍当晚不应对梦萍袖手旁观,两人为此闹分手。依萍对梦萍感到歉疚之际,书桓却因依萍抛下狠话与他分手而借酒浇愁。经过方瑜的悉心照料,可云的病有了起色。梦萍整天躲在房间,换来雪琴的一顿痛骂。书桓难忍对依萍的思念,竟跑到屋外淋雨,让自己冷静下来……

第21集

  梦萍怀有身孕,如萍唯有将此事告知雪琴,梦萍得不到雪琴的谅解,向家中各人宣告自己怀孕,结果被振华听到……和好的书桓与依萍来到陆家,却见陆家吵闹得天翻地覆。尔豪为书桓对梦萍的见死不救而气愤,书桓也为当天没有尽力营救梦萍而感内疚,任凭尔豪揍打。雪琴为梦萍怀孕一事找光雄帮忙解决。雪琴依照光雄手下提供的诊所地址,带着梦萍去把孩子打掉,结果却生意外……

第22集

  梦萍出血过多被送进医院,口中念念不忘小纪。小纪赶到医院,表示对梦萍不离不弃。小纪对伤害梦萍的流氓逐一进行报复,并到得振华的帮忙,把众流氓教训一番。振华与小纪相见恨晚,两人一起喝酒聊天,席间书桓赶至,劝小纪尽快把抓到的流氓送警局查办。雪琴找光雄理论,大骂光雄为何介绍庸医给梦萍打掉孩子。文佩到医院看望梦萍,依萍担心文佩在医院会被雪琴欺负……

第23集

  雪琴的一番嘲讽让文佩难堪,依萍赶到医院,与雪琴争吵起来。书桓在依萍房里意外发现依萍的日记,得知依萍为了报复陆家各人而与他交往,书桓气愤,不听依萍任何解释。书桓把一腔怒火发泄在自己身上,任凭尔豪、如萍等如何劝告也无法阻止。尔豪获知依萍处心积虑让他跟方瑜分开,觉得很不甘心。如萍和方瑜均不相信依萍是欺骗书桓感情的人……

第24集

  书桓经过如萍的开解,恶劣的心情有所缓解。另一边厢,依萍却因得不到书桓的谅解而辗转难眠。在医院休养的梦萍被告知以后不能再生育,梦萍难以接受,小纪却表示毫不介意,让梦萍安心。书桓往找振华解除他与依萍的婚约,振华以为书桓玩弄感情,非常气愤。依萍登门解释遭到书桓的拒绝,便写信倾诉对书桓的一片真情,而书桓收到信后竟立刻把它撕成碎片……

第25集

  书桓向如萍坦白,如果没有依萍的介入,会与如萍交往,两人拥吻时被徐超碰见。徐超认为书桓把如萍当作依萍的代替品,抢走了他心仪的如萍。依萍苦等书桓的回信,文佩往找书桓为依萍说情却碰钉子。如萍对书桓一往情深,并不介意书桓是否爱她,书桓感动,决与如萍订婚,雪琴得知后眉开眼笑,振华与尔豪均觉得书桓的决定太草率……

第26集

  梦萍听说如萍与书桓的婚事也感到意外,并不看好这段恋情。失恋的依萍对着可云诉苦,可云开始有了意识,叫出了依萍。徐超吵着要搬出与书桓合租的房子,书桓劝阻无效。书桓与如萍游玩时,提起与依萍一起的快乐时光,如萍对此毫不介意,让书桓感动。光雄的生意损失严重,雪琴不计前谦,在振华面前谎称为女儿打造金饰,实则把金饰送到光雄手上。另一边厢,尔豪邀约方瑜参加陆家的家庭聚会……

第27集

  方瑜来到陆家方知书桓与如萍为了预祝订婚而举行庆祝会。依萍在得知书桓与如萍在一起后,无法接受此事实,认为方瑜及陆家各人有意隐瞒她。依萍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冒雨跑出陆家,走在吊桥上欲往下跳,一直跟在后面的书桓连忙上前制止。书桓抱着神智不清的依萍回到家中,依萍昏昏沉沉地睡着且高烧不退,书桓才知道自己深深地伤害了依萍,感到非常内疚。如萍看到依萍如此疯狂的举动深感震撼,对于是否应该对书桓放手而感到疑惑……

第28集

  依萍一直说着梦话,书桓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尔豪眼见如萍为了书桓黯自神伤,打算到依萍家把书桓拉回来,孰料却因为书桓对依萍的痴情望而却步。李副官带可云看望依萍,疯癫的可云认出了依萍,而依萍也在可云的叫唤下安然入睡。振华被这一幕情景所感动,提出让文佩和李副官一家一起搬回陆家。依萍终于醒来,书桓歉疚自己鲁莽的行事而让依萍伤心,两人复合……

第29集

  书桓为辜负了如萍的一番情意而对如萍道歉,如萍眼见挽回不了书桓的心,只好祝福书桓和依萍。依萍渐渐康复,振华为了顾及如萍的感受,要求依萍与书桓将结婚之事推迟。雪琴不满依萍耍手段抢走书桓,欲找依萍理论,但得不到如萍的支持。安娜再次在光雄家出现,雪琴被安娜气坏。徐超等人带如萍郊游散心,借此让如萍忘记书桓,但如萍却一直心不在焉。尔豪和方瑜不约而同去看望可云,李副官反映可云的病情好转,尔豪向可云说起他们曾共同经历的往事,可云竟奇迹般地清醒过来,尔豪激动地抱着可云,方瑜默默地含泪离开……

第30集

  可云虽清醒过来,但仍沉浸在十年前的记忆里,经过振华等人的劝说,终让可云接受儿子已死去多年的事实。方瑜认为尔豪对可云余情未了,欲退出她与尔豪、可云的三角关系。振华要李副官找房子,让文佩母女和李副官一家居住,并打算购置钢琴送给依萍。如萍找徐超聊天,对于徐超说起书桓的近况甚为紧张,徐超无奈如萍还是对书桓如此痴情……

第31集

  雪琴突然觉得自己年华已老,担心光雄抛弃他;恰巧振华此时打算与她分家,而失去了书桓的如萍又终日精神恍惚,雪琴的一腔怨气无处宣泄,遂找文佩母女算账。李副官对雪琴出言侮辱文佩而怒不可遏,抖出当年雪琴与光雄有私情的事实,依萍与书桓听罢,将光雄的底细与尔杰的话加以印证,怀疑尔杰是光雄的私生子。心慌的雪琴见真相败露正要离开,孰料振华早已在门外听见一切。振华把雪琴带回陆家质问,上前调解的尔豪反被振华赶出家门。振华把雪琴与尔杰锁在顶楼,不许任何人照应他们。依萍与书桓受如萍所托来为雪琴求情,振华却被雪琴的话所激怒,欲拿枪把她击毙……

第32集

  书桓与依萍夺走振华的手枪,书桓建议依萍把枪交给心思细密的如萍保管。文佩早已知道雪琴与光雄的私情,依萍责怪她不揭发雪琴的丑事,反被雪琴逼出陆家家门。尔杰病得不省人事,雪琴哀求如萍找光雄手下,但振华守在大厅不让如萍踏出家门。另一边厢,尔豪听说方瑜打算成为修女,慌忙到教堂劝阻她。书桓劝说振华释放雪琴母子,振华的心有所动摇……

第33集

  振华有意放过雪琴母子,没有出面阻止如萍给光雄的手下送口信,并特意到李副官家聊天,好让雪琴母子逃走。光雄遂向振华进行报复,一边命人救出雪琴母子,一边闯进振华的书房。如萍含泪挥别了雪琴。翌日,李副官陪着振华回陆家,发现书房保险箱里的财物被洗劫一空,陆家众人均觉得是雪琴带走了财物,如萍对放走雪琴感到后悔。家中各人商量以后自力更生的打算,尔豪决定回陆家与振华一起共度难关……

第34集

  振华早前买下给依萍的钢琴送到,琴架上的刻字体现了振华对依萍的疼爱,文佩更对钢琴爱不释手。依萍和书桓探望可云,为可云得到完全康复而感到高兴。可云重新振作,让尔豪别再顾虑她,与方瑜继续交往,尔豪如释重负。梦萍仍无法接受家中巨变,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如萍身上。振华让文佩和依萍搬回陆家,依萍怒称当年振华拆散了文佩及其相爱的未婚夫后,又把文佩冷落,致使她一直郁郁寡欢,觉得振华没有理会她们的感受……

第35集

  书桓为了安慰自责的如萍,把她拥入怀里,被依萍和振华看见,误会他们仍然纠缠不清。书桓打算到外国留学,想与依萍结婚后一起出国,依萍因为书桓与如萍相拥一事,拒绝了书桓的求婚。如萍觉得生无可恋,且为放走了母亲而内疚,寄出了写给书桓的遗书后,用振华的手枪自杀,陆家各人陷入了无限的痛苦之中……

第36集

  梦萍认定依萍和书桓是害死如萍的凶手,嚷着要为如萍报仇。依萍自责当初为何抢走书桓而让如萍伤心,欲拿起菜刀自杀,文佩忙加阻止。书桓收到如萍寄给他的遗书,觉得要为如萍之死负上责任。各人凭吊送走如萍,爱慕着如萍的徐超尤为伤心。梦萍在墓地仍继续对依萍和书桓进行指责,小纪为避免陆家再起事端,把梦萍带走……

第37集

  书桓把如萍的遗书交给依萍看,坦白自己无法抹去如萍在心中的阴影,打算出国留学,依萍领会到书桓的心意,与其分手道别。尔豪与徐超看过如萍的遗书后,对书桓感到气愤的同时又感无奈。依萍给如萍上香,尔豪觉得她猩猩作态,用手掐住了依萍的脖子,振华上前制止尔豪时失足摔下了楼梯。医院向陆家各人透露,振华患有心脏衰竭和高血压,不能再受刺激。雪琴从报上获悉如萍自杀一事,并得知光雄偷走了振华的财物,便连夜赶回陆家看个究竟。梦萍迁怒于雪琴,把雪琴赶走……

第38集

  书桓与依萍互相写信给对方,但均有感被命运捉弄,各自又把信件撕毁。李副官一家搬回陆家照顾振华。振华慨叹陆家的衰落,情急下从床上摔下,依萍怕振华再受刺激,隐瞒他已跟书桓分手一事。不知情的振华认为爱情稍逊即逝,要依萍抓紧书桓。依萍不相信妻妾成群的振华能真正了解爱情。振华讲述他与将军之女相恋的故事,让依萍深感震撼,但由于振华过于激动而晕倒送院,病情不容乐观。振华心智清醒,深知自己命不久已,要求依萍与书桓结婚,依萍却推托要振华病愈后才肯完婚……

第39集

  书桓一边答应会履行与依萍结婚的承诺,一边又无法摆脱如萍所造成的阴影。雪琴为如萍之死而借酒浇愁。光雄生意不顺,责怪雪琴拖累他,情人安娜从中挑拨离间,雪琴怒带尔杰出走。雪琴对光雄心灰意冷,到警察局投案,把走私贩毒的光雄等人一网成擒。此事很快被陆家众人获知,振华看到雪琴与光雄的下场,觉得大快人心。尔豪等人把尔杰从孤儿院接回陆家,可云看见年少的尔杰想起自己已过世的儿子,承诺会把尔杰视作儿子一样照顾和爱护。尔豪兄妹到拘留所看望雪琴,雪琴觉得愧对众子女……

第40集

  可云对尔杰十分爱护,李副官感叹可云不但没有憎恨雪琴,反而对雪琴之子关怀备至。振华要见众子女,叮嘱子女们珍惜青春,特别吩咐依萍要牢牢抓住书桓。振华对文佩表示,歉疚当年拆散了她和未婚夫,之后又辜负了她。文佩向依萍伤心地透露,自始至终只爱着振华一个,但振华一直未能体会她的爱意。依萍此时方知之前错怪了振华,让文佩抱憾。依萍埋怨自己的报复之心伤害了身边的所有人,在振华临终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忏悔,振华含笑离世。书桓在踏上留学的班机时醒悟,向着依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