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张毅为江惠芳的丈夫、肥猫王家宝的姨丈。原本身居公司高位,但不料公司裁员,他亦未能幸免;即欲做生意,将积蓄投资于工厂。岂料工厂又发生意外,令他血本无归。再加上四处找工作亦未得,不禁心情恶劣,整日懒散在家,自暴自弃,更一度怀疑妻子不忠。后痛定思痛,重新振作起来工作有成,再次得到家人的尊重,恢复往日雄风。

分集剧情:
第1集

  王家宝(郑则士)生长在一个中等家庭,和弟弟家希(苗侨伟)相依为命,希能干而事业有成,但家宝却原来是个中等弱智的人,人人都叫他肥猫。宝和希兄弟情深,希为了照顾宝,不忍撇下他,也一次又一次放弃到外国发展的机会,无论付出多大的努力,也要宝在最好的环境下生活,宝知希关心他,对这个弟弟更为疼爱。

  希有一同居女友敏儿(江美仪),在外国长大,家人也在外国,儿和希同在一广告公司任职,虽然在工作上有所争拗,但私底下大家也能互相体谅。而儿对宝也毫不缣弃,待宝有如自己的家人一样,常和宝一起玩乐,把宝视作小朋友般,一家三口建立了无可分割的亲切关系。宝虽然弱智,但非常渴望读书,希望做个有用的人,因而和小学的一班小朋友成为知己,宝最喜欢跟着小朋友们一起做功\课,还孜孜不倦,令希大为欣慰。其实儿一直希望和希结婚后,二人可以回到加拿大,照顾儿的双亲,但希的立场也很明显,他断不会弃下宝离去,而宝因为弱智,也很难申请移民,二人的感情生活上伏下了不少隐忧。宝响往着小朋友的学校生活,竟潜进了学校,掀起了轩然大波,宝被人抓住,却声泪俱下的求着校长,让他到学校里念书。

第2集

  宝哀求校长收留他念书,希和儿也赶到学校求情,校长虽然欣赏宝求学的决心,可是宝的弱智令他不能入读正常小学,校长遂介绍宝到一所补习社去。宝终于一尝读书心愿,开开心心的上学去,也和其他小朋友相处愉快,但却结识到一坏少年文,更被文骗去身上所有金钱,没钱乘车回家。希和儿见宝迟迟未归,四处找寻下才在补习社楼下把宝寻回,希更发觉原来菲佣一直疏于照顾宝,一怒下把菲佣辞退。希对宝更不放心,越发紧张,又另请工人来照顾宝,儿却对希的过份照顾宝不以为然,觉得反令宝无法学晓照顾自己,希,儿各持己见,一度发生龃龉。

  儿的姨母江惠芳(鲍起静)生日,希,宝,儿同往道贺,芳和丈夫张毅(黄允材)对宝,希甚为痛爱,但他们的女儿佩欣(江丽娜)却对宝甚为厌弃,更不屑和宝有甚何接触。芳是个乐天的家庭主妇,一切依赖丈夫,看来无知却易于满足快乐,最关心的便是希和儿的婚事,宝还误会希和儿已决定结婚,乐不可支。

  宝在街上检到一只小猫,拿回家收养,希本对猫毛敏感,却因不欲令宝伤心而没有加反对。儿见希全身红肿,甚是难受,竟叫工人把小猫送走,宝得悉大为紧张,竟出街外寻找小猫。宝一夜失踪,希大为紧张的寻找,宝在街上乱闯,差点被汽车撞倒。

第3集

  宝跑到街上找小猫,却迷路不懂回家,幸得儿,希及时赶到,终把宝寻回。希得悉是儿掉了小猫已弄出这场风波,竟对儿严加责备,儿觉希过份,二人激烈争吵,宝关心二人,欲从中斡旋,向希好言相劝。儿难过之余,打电话给加拿大的母亲,得知父亲病情仍无起色,担心不已,翌日一早,竟收拾了行李,提出和希分手,搬出希家。

  儿原来到芳家暂住,儿已下了决定,要返回加拿大,又知道希不会舍下宝,觉得这段情是没有结果,所以断言分手,芳也欲劝无从。希一心返回公司再哄儿回心转意,没想到儿竟然辞了职,还狠心避而不见,希大受打击之下,疯狂的寻找儿踪影,终于在芳家得和儿见面,儿叫希作出选择,希无言以对,也知道无从挽留。希自儿离去后,意志消沉,更借酒消愁,宝反过来照顾希,又致电芳求助,儿知希为情所困,心里也不好过。

  芳,宝为了重新撮合二人,各施奇谋,宝向小朋友们求助,竟代希向儿求婚。而宝也终于明白,希不肯跟儿走,是因为担心他不能照顾自己,遂在芳帮忙下,宝努力学习如何做个大人,让希知道他已经长大,可以照顾自己,而希看到宝真的有所成长,既欣慰,又感动。在芳,宝安排下,儿这对互相挂念着的恋人再次见面。

第4集

  儿,希再见,终按不住思念之情,二人真情再现,而宝也力劝希跟儿到加拿大去,希,儿再别无挂虑,决定往加结婚,临行并为宝安排好往后生活上的一切,芳也愿意代为照顾宝。表面上是个大团圆的结局。宝万般兴奋的到加拿大参加希的婚礼,但回到家来的时候,才发觉以后只有他一人独自过活,而且生活上的大小问题也接踵而来,宝顿感吃力。芳不时到来照顾,令宝生活上也能勉强应付,但芳要跟毅往大陆洽谈生意的事,要暂离港七天,芳先为宝打点一切,叫宝有事就找欣求助。

  宝把小朋友都叫到家中嬉戏,没想到差点把厨房也烧了,屋主怒不可遏,竟把宝即时赶走,宝顿变了无家可归!宝致电给欣,可是欣根本没把宝的说话听进耳里,反叫他勿再打来骚扰,宝求助无门,其他小朋友想帮也帮不了,宝流落街头,境况堪怜。宝无助之际,竟重遇坏少年文,文竟把宝带回家中,宝以为文是好朋友,感激不已。岂料文把宝所有积蓄骗去,还把宝的存折弃掉,宝不知就里,以为从此一无所有!还被文利用,替文贩卖软性毒品。宝因贩卖丸仔被捕,也被警方所擒,警方查问之下,揭发宝是弱智人士,把宝转介社会福利署,并由社工安排下,入住宿舍,和其他弱智人士一同生活。芳返回香港,发觉宝失踪,大惊失色。

第5集

  芳终在弱智人士宿舍找回宝,宝喜极和芳相拥,芳把宝接回家中,但因宝犯了官非,迟些还接受法庭的裁判。芳,毅热心地收留宝,欣初坚决不肯和宝一同生活,芳,毅软硬兼施下终劝服了欣,而希因多日找不到宝,致电芳家,宝不欲希担心,向希撤了谎,说他搬到了芳家来住。欣因对宝存有偏见,终日针对宝,对宝处处为难。

  宝也在芳帮忙下,可以再到补习社上学去,更开始发现宝对心算的天份。芳连日劳累,不支病倒,宝着紧地日夜照顾,更因芳的关系,得遇到毅的妹妹张枫(锺慧宁)。枫是个豪爽而具男儿气慨的女人,经营大排檔生意,终日在男人丛中打混,她这种生活方式却令毅大为不满,兄妹间甚少来往,芳周旋在他们当中,希望兄妹有和好的一天。

  毅公司不断传出栽员消息,毅也不时向被栽的旧部提出援手,可是好景不常,毅虽然身居高位,终于也被公司栽去,但毅自信心十足,深信凭他的经验和能力,要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绝非难事,但毅托人找工作时,才发觉市道艰难,毅却不当是一回事,觉得自己稍有积蓄,还可以自己搅生意,决再往大陆的厂房视察。宝,芳本来也想同往,但宝上庭应讯在即,不能离开香港。

第6集

  宝上庭受审在即,担心自己会被判入狱,芳也为之伤感,但法官鉴于宝是中度弱智,且受人利用,判宝守行为一年。宝和芳到枫的大排檔帮忙,芳不习惯干粗活,弄得伤痕累累,芳才知道枫的工作原来甚为吃力,也劝枫找个好男人拍拖结婚,做个幸福女人。枫在宝,芳的安排下去相睇,结果弄得笑话连篇,令枫啼笑皆非。

  毅,欣从内地返,毅视察过朋友厂房之后,雄心万丈,把大部份积蓄投资在工厂上,岂料厂房意外倒塌,毅赶往内地跟进,并要筹钱作为死伤工人的赔偿。毅再逢挫折,芳担心不已,四处为毅筹钱,倾尽家财之余,还要把房子,首饰通通卖掉,枫知道毅,芳的困境,把自己的毕生积蓄和预备开店子的七十万元,也借给了芳,希望能帮他们渡过难关。芳为了这件事心歇力疲,欣却全然不了解父母的难处,依旧向芳讨钱挥霍,芳有苦自己知,在芳难过无助的时候,幸得宝在旁加以鼓励,并乖巧地哄芳开心,芳不胜感激,也重新振作。

  毅捱过了一场打击,家财散尽变得一无所有,但还抱着一点希望,相信有朝一日可以翻身,失去的东西可以失以复得。而一家人无奈地迁到环境较差的房子居住,还要面对经济结据的日子。

第7集

  芳等搬到新居,欣对环境甚为不满,毅心情烦透,竟对欣大发雷霆,宝思想单纯,反而开心地面对新生活。而毅痛定思痛,决定寻找工作。初时还踌躇满志,可是毅奔波终日,却找不到工作,开始自怨自艾,意志消沉,还把自己当作一件一百六十磅的废物,芳看着丈夫这个样子,气结之余,也甚是心酸。欣以为毅和芳有办法维持家里的生活,全不了解家里难处,还依旧向芳提出种种要求,芳不允,欣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差,宝知道芳和毅的处境,知道家里没有钱,竟向枫求助,提出在枫的大排檔工作,赚钱来养活芳一家,芳知道之后,只觉得一家人之中,只有宝最懂事,最生性,感动不已,也在宝的影响下,明白人一定要坚强地面对生活,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芳为了维持这头家,竟四出找工作,但芳毫无工作经验,也没有一技之长,处处碰壁,枫,宝也替芳痛心,芳得知一停车场招请护卫,即赶去面试,竟发现旧日好友财茂(江图)正是护卫公司的主管,财茂得知芳的困难,决聘请芳在停车场工作。芳觅得工作,开心不已,但恐毅不快,唯有骗说在写字楼工作,宝奇怪芳为何撒谎,但也支持芳干下去,还不时到停车场探望芳,二人互相鼓励,令芳暖在心头。

第8集

  芳初到停车场工作,一向惯于少奶奶生活的芳差点应付不来,每天疲惫不堪之余,也受尽家人的气,幸得宝不时来鼓励和支持,令芳可以咬着牙根干下去,停车场的其他同事如茂财,娇等均对芳,宝照顾有加,就如一家人一样。欣虽然知道家有困境,但一时未能接受,加上自尊心作祟。但一次却在停车场内亲眼看到芳穿着制服工作,欣还被同学取笑,欣羞愤交集,竟回家向芳责难,毅才惊悉芳瞒着他去当护卫员,心中不好受之余,大发脾气,一家人为此大起争执,欣吵着离家而去。

  芳面对工作和家庭的压力,苦不堪言,也曾经想过放弃,但看着宝甚为生性,一直在旁和芳并肩作战,还愿意和芳一起背起家庭重担,芳得到宝的激励,为了这个家,一定要坚持下去。宝知道欣渴望拥有一名牌手袋,竟向枫预支人工,买来手袋送给欣,但欣不肯领情,二人关系越来越差。芳振作做人,一个本来平凡的主妇渐渐变成坚强的女人,不单担起整个家,还会向恶人加以反击,不再做默默受人欺负的人,令宝和茂财等另眼相看。停车场出现偷车贼,竟被芳巡更的时候遇上,适宝到来探望,二人力擒匪徒,芳更因而受伤。芳的英勇行为被报章大肆报导,芳,宝成了捉贼英雄。

第9集

  芳成功捉了偷车贼,开心地把事情告诉毅,毅却反应冷淡,但毅惊悉原来芳的上司竟就是财茂,而茂当年也曾向芳展开追求,毅醋意顿生,并怀疑芳和茂旧情复炽,芳气愤不已,和毅展开冷战。而芳因毅的疑心影响下,对茂起了回避之心,令茂莫名其妙。毅小男人心态作祟,觉得已经家不成家,终日胡思乱想下钻了牛角尖,竟萌了寻死念头,幸得宝及时发现。宝不知毅想自杀,只是在旁不断鼓励和支持,宝用他那套单纯的生活理论,令毅有如当头棒喝,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定还有希望!毅为夺回芳,竟向茂挑战,芳啼笑皆非,毅弄得满城风雨后,才明白到茂,芳只是好朋友,毅知错怪了芳,千方百计向芳求谅,但芳不啾啋,毅唯有请宝出马帮忙,宝为了令二人和解,疲于奔命。

  毅冲破思想障碍,重新做人,并觅得新工作,芳大为安慰,夫妇和好如初。另一方面,欣也受好友的影响下,明白要体谅父母,也应该为家庭付出,同时欣无意中接触到一群弱智人士,看到他们对人生积极态度,也觉自己对宝的偏见是大大的错误。欣内咎之余,主动和宝和好,并找了一份兼职,希望可以帮补家计。宝收到欣的礼物,开心不已。大风雨下,枫大排檔被吹塌,宝叫枫迁入铺内,但枫根本再没有多余钱,不禁惆怅万分。

第10集

  芳,毅得知枫的大排挡被风雨吹塌,均关心不已,宝无意中道出枫没钱迁铺一事,毅才知道原来枫当日倾尽了所有积蓄来帮他渡过难关,毅感动不已,两兄妹拼弃从前成见,终于和好如初。

  芳见欣行踪神秘,以为欣误入歧途,宝知道欣去当兼职,遂带他们去找寻欣。弄得笑话百出。而芳,毅终见欣觉悟前非,一家人终于可以和睦团圆结局,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芳,毅欣慰不已,而在这段艰难日子中,他们最感激的就是宝。

  枫的大排檔有一熟客杜心泉(韩君婷),是个性格洒脱豪爽的女孩子,生性贪玩好动,也爱赌搏。宝被泉的开心形象吸引,把泉视作是好朋友,更喜欢送外卖到泉店铺,和泉聊上半天。

第11集

  宝觉得泉性格可爱,很爱告泉来往,泉初时对宝漫不经意,全没把宝放在心上,但没想到宝是以真心待人,还认真的去关心泉,泉被宝真诚所动,真的接受宝做朋友。更无意中发觉宝原来有记牌的本领,玩啤牌的时候甚至帮泉赢了钱。宝渐渐得知原来泉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在村中遭人白眼,泉和母亲兰的关系甚为疏远,虽然互相关心,却永不宣诸于口,宝看在眼里,以一颗赤子之心,令泉再唤起心底那份母女之情。

  泉有一同居男友王俊生(何家劲),是个天生的赌徒,性格不羁而率直,终日追求刺激和浪漫。泉告知宝有记牌的技能,生不信,泉约宝来见面,宝竟在游戏机上打败了生,令生对宝没有好感。生初遇宝便成了宝手下败将,生心有不忿之余,更看不起宝是个弱智人士,不屑和宝做朋友,但原来宝真的对数目字甚为敏感,有记牌的能力,生遂心生一计,带宝到赌场中,大有斩获。生觉得宝有利用价值,便不时带宝出来吃喝玩乐,但只带宝到那甚为残旧的红鸡餐厅,宝毫不介意,反觉餐厅的食物甚为美味,钟爱不已。芳,毅见宝终日与泉为伍,大为关心,生却教宝讲大话,瞒骗去赌场之事。

第12集

  芳,毅见宝经常有朋友约会,恐宝误交损友,终于找机会见了泉,生一见面,毅竟对生甚有好感,不再反对他们带宝四处玩乐。而宝一向是个责任心重的人,玩乐之余,也必定干到本份的工作。宝视生,泉为最好的朋友,却不知生正在利用他,泉见生待宝甚为刻薄,也经常埋怨生,但生总可哄回泉的欢心。一次生在赌场豪赌,竟欠下大笔赌债,无力清还,泉怪责生之余,也尽力帮生筹钱。可是生又另某计策,知道宝有一堂兄弟Anson移民外国多时,早已和宝失去联络,竟敢冒认自己就是Anson,和宝相认,宝,芳,毅被生瞒骗,宝还以为寻回一个兄弟,开心不已。

  泉得知生存心欺骗众人,大为反感,但生动之以情,更不忍看着生死而不救,终无奈答应把这个谎言隐瞒下去。毅再次得朋友之助,到大陆的厂房工作,芳,毅暂离香港,泉,生顺理成章地把宝接回家去住,宝初时还高兴不已,可是生对宝仍没有大好感,不时喝骂,还对宝颇为厌弃,宝甚是委屈,泉看在眼里,歉疚不已,对宝照顾得更无微不至。

第13集

  生把宝接了回家暂住,还替宝向枫请了大假,使生可以完全控制宝的时间。生竟终日带宝去赌场豪赌,在宝的帮忙下,却能连番大捷,收获甚丰。生意气风发,对宝也显得份外和颜悦色,带宝去花钱,享受人生,宝觉得生对他好极了,越发喜欢生。三个人过了一段快活而融洽的日子。而生也被宝的纯真渐渐感染,开始对宝有内疚之心。生日夜留连赌场,泉觉得被受冷落,心中不好受,宝不时陪伴着泉,令泉更是感动。宝为了要泉和生快乐,在泉面前为生说尽好话,而生和泉在吵吵闹闹中又和好如初。宝看着也替二人高兴。生还清债项,但仍想再赌一铺,希望赢个大钱,便会完成他的心愿,和泉到毛里裘斯去生活,从此无忧无虑。但博杀在即,宝却病了,泉不忍宝受苦,坚决反对生带宝酊赌场,生,泉为此又起了争执,宝为了不想生失望,强忍着到赌场,赌局开始不久,宝竟然不支晕倒。生看着宝为他受苦,良心不安,彻夜难眠,知道宝没有大碍,才放心下来,生真的把宝视作兄弟般,见宝被人欺负,生竟然挺身维护,宝知道生对他好,开心不已……

第14集

  生,宝感情跨进一大步,生那颗冰冷的心已渐渐被宝溶化。芳自大陆返,宝搬回芳家住,但仍不时和生往赌场去,芳危宝神神秘秘的,渐生疑窦,开始留意着宝,生行动。枫大挂档接到清拆通知,枫大为惆怅,芳,毅知悉,也替枫张罗,终借得一笔钱,让枫找店铺继续经营,也好完成枫心愿。可是枫和宝奔波多日,也未能觅得铺位,枫烦恼不已。大排檔内来了一个难缠的客人游大海(八两金),自称是名厨房的徒弟,对枫弄的食物诸多挑剔,枫气结不已,和海吵得不可开交,海更指枫偷了他的手炼,终日来找枫麻烦,二人从此结下不解的斗气关系,成为欢喜冤家。泉回家探望兰,竟终明白到母亲的感受,母女关系缓和,并且在兰的影响下,有了落叶归根的想法,奈何他心里明白,生不会是他的好归宿。芳逐渐怀疑宝和生经常到赌场,宝也不想再欺骗芳,欲劝生以后不要再赌场去。生决定赌多两次,便收手和泉到毛里裘斯过新生活。岂料他们的行动已被赌场的人看在眼里,宝也无意中漏露了自己是来数牌的,生,宝被赌场揭发,穷追围殴,危急关头,生竟然弃下宝,独自逃生。

第15集

  生负伤独自逃生,弃下宝不顾,直跑回家中。生沮丧返回家中,竟内疚得无地自容,回想以前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遇到都是背弃他,出卖他的人,所以生早已认定人间无情,没想到宝的影响力已深深植在他的心底,挥之不去,生欲拆返寻回宝,已不见了宝的踪影。泉惊悉生舍下宝,宝更是生死未卜,对生失望不已,痛心之下断言和生分手,生懊悔求谅,正难过痛哭之际,却见宝头破血流的返,还保住了一笔钱,亲手交到生手上,生感动得痛哭失声。生万般惭愧,向泉忏悔,并决定重新做人,泉也原谅了生,愿意继续和生一起生活。二人带宝尽情玩乐,希望能令宝留下一个美好回忆。在生,泉把宝送回家之前,生向宝道出一切,并坦言承认说了谎话来欺骗宝,求宝原谅,但原来宝竟一早已知道生并非宝的兄弟Anson,只是宝一直对生视为弟弟一般,从没介怀。生,泉向芳,毅道歉,答应各人会努力工作,继续追逐未完的梦想。生,泉和宝告别,宝难过地和生相拥,依依不舍。

第16集

  枫大排档迁拆在即,却仍未找到合适铺位,宝却惊悉红鸡餐厅面临结业,力主枫把餐厅顶让来经营,店东开天杀价,幸得生的帮忙,店主终肯出售四成股份予枫,大家合伙继续经营。宝把自己储下来的积蓄送给生,泉让二人可以完成到毛里裘斯的梦,生,泉感激不已,终离开香港。枫接手管理红鸡餐厅,没想到在餐厅内竟重遇她的克星游大海。二人又无端争吵一场,枫欲把海辞退,但宝劝止枫,希望大家在餐厅着都做得开开心心。枫锐意把红鸡搅好,欲大肆改革,对各员工如海,家,老,七等人诸多要求,令众人颇为反感。海觉枫对他们歧视,在海的领导下,众员工形成了一股反对势力,开始与枫抗衡,而宝则被列入皇马褂,奸细之列,同样被海等人排斥,但宝却毫不气馁,依旧以真心待人。枫一直把海视为仇家,没想到原来海是所有员工中最勤力的一个,宝经常大赞海。一次海因工受伤,宝不记前嫌,着紧的背海去看医生。家的妻子娟是新移民,不适应香港生活,也被家管束得甚严,枫看不过眼,介绍社工给娟认识,希望她早日投入社会,但家却认为枫干涉他的家事,对枫更没好感,而宝则偶然机会下,和家的儿子小明成为了好朋友。

第17集

  宝和小朋友成为好友,知道小明不欢喜香港生活,还时加鼓励,叫小明用心读书。红鸡餐厅生意大不如前,枫考虑裁减员工,海等得悉均严阵以待,但七,老等伙记则暗中心思,欲保住份工。枫决办最受欢迎员工选举,并把最不受欢迎的一个炒去,岂料结果出来,最受欢迎的是海,而最不受欢迎的却是宝。枫惊悉宝在员工间不受欢迎,但宝却处处维护众人,求枫不要裁员,枫更加不忍把真相相告。宝知道海得到最受欢迎奖,替海高兴不已,还安排庆祝会,向海道贺。枫苦索思量,唯有缩减开支,向众员工提出八折支薪,众人哗然却又被迫接受,但众人竟按章工作,凡事拖慢来做,也不肯加班,令枫气得七窍生烟。宝无意中看到选举结果,原来自己是不受欢迎的一个,失落之余更努力工作,事事都争着来做,希望勤力一些,其他人会更接受他。众人知宝愿为大家办事,竟然把宝当作工人一般,使唤得头晕转向。

第18集

  宝日夜辛劳,芳看在眼着也甚为不忍,得知枫有难处,竟和欣来到红鸡餐厅帮忙,令枫感激不已。小明突然失踪,家,娟大惊,幸得宝帮忙,终寻回小明,原来明不欢喜香港的校园生活,逃学失踪,宝时加以相劝,终令门开心的上学去。家因此对宝感激不已。海,家等员工商议,大家都对宝改观了,又觉得过去按章工作过份了一点,决定同心合力,让红鸡餐厅好好的干下去。枫见各人突然转变,也莫名其妙,但见其他人把宝视作朋友,也感欣慰。一日食家唯灵突然光顾,众人大为紧张,大厨却突然辞工,令众人不知所措。大厨突然离去,枫硬着头皮充当大厨,可是弄出来的汤却被海倒去。海凛然指出枫做菜时的错处,众人才相信原来他真是名厨的徒弟,遂由海亲自上阵,弄出一顿上乘的西餐,令唯灵也赞不住口,更欣赏众人的团结精神和热诚,众人开心不已。枫对海另眼相看,不计前嫌,决请海做大厨,海基于尊严问题,不肯答允,宝欲从中斡旋也无望而回,枫当众恳求,海才傲然当上大厨之位。从此整个餐厅上下一心,希望做得更好。

第19集

  娟为帮补家计,找了兼职赚取外快,却被家误会她不安于室,夫妻大吵一场,小明向宝求助。众人一番调解,枫提出让娟见识多点也是好事,愿聘请娟在红鸡餐厅做帮工,家,娟感激不已。枫,海等商议计策,希望多做生意,海提出推出特价午餐和学生餐,宝提出假日推出儿童餐,果然大受欢迎,餐厅生意渐上轨道,枫也复回众人的加薪,皆大欢喜。而宝为了令小朋友们开心,在儿童餐之日更扮小丑,和小朋友们唱歌跳舞,宝一时间大受欢迎。枫欲慰劳各员工,但原来众人已收工离去,只净宝和海,宝拉海同往宵夜,海,枫二人冰释前嫌,举杯畅饮。正当大家拨开云雾见青天之际,海接到电话,他乡间的母亲竟到了香港,一心来看海的未婚妻。   家宝疲于奔命,努力为玉珊两母子嫌取生活费,玉珊眼见家宝毫无保留为自己付出一切,大为感动,明白家宝在自己心目中,已占了一个重要的位置。电视台开拍动作剧集,有武师受伤,急于找人顶替高难度动作,家宝见收入丰厚,竞一口答应,结果出了意外,受伤送院……

第20集

  海的母亲突然来港,吓得海魂飞魄散,原来海一直哄骗母亲,说自己在香港是餐厅老板,还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海怕母亲揭穿了事实,定必伤心不已。众员工遂趁枫不在,把海认作老板,但海想娟扮作未婚妻,却差点被家痛殴。枫终于知道事情真相,也不介意众人帮海,但海欲请枫扮作他的女友,枫坚决不允。七嫂硬着头皮去扮,弄得笑话连篇。宝责难枫见死不救,求枫帮海的忙,枫终于心不忍,出来扮作海女友,事情却越搅越复杂。但海母竟对枫份外有好感,以为枫是未来媳妇,开心得合不拢咀,还每天都要拉着枫四处观光购物,枫欲哭无泪,死要拉着宝作陪客。海母对枫甚是疼锡,枫连续数日和海母子接触,方发觉原来海侍母至孝,而且很有上进心,对海又重新评价。枫要与海扮作恋人,自己也感吃不消,但海却在不知不觉间,发掘到枫温柔的一面,竟对枫产生了微妙的感情。海母其实也看出枫,海有异,宝不忍瞒骗,道出真相。海母经过了开心的数天,回乡之际,也向枫坦白,希望枫可以慎重考虑,放开胸怀去接受海。枫以为宝故意出卖她,悻然要找宝算帐。

第21集

  枫指宝竟瞒着她道出了真相,害她有如小丑一般,宝竟劝枫也考虑一下海,希望二人能成为一对,枫啼笑皆非。而海母离开之后,海思前想后,竟认真决定向枫展开追求,枫哗然惨叫,差点儿昏死过去。海追求枫,竟向宝求助,二人参详了不少追求招数也是无?而还,最后决定向娟求教,但宝私下约见宝之际,竟被家发现,更以为二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愤而怒打宝。海向众人解释一切,众人得知海坦言向枫追求,也高兴不已,但枫却羞得无地自容,不肯见人。海为了表示真心,竟泡制出一系列枫之系列套餐,枫激气不已,欲令不准出售,没想到竟是最受欢迎的套餐枫无奈之余,还是不肯接受海。海锲而不舍,用尽最老套,最可笑的招数,只求望枫感动,枫不胜其烦,每天都在恶梦中渡过。红鸡餐厅的店东突然来访,知道生意大好,也力赞枫有本事,但原来他决定出售红鸡餐厅,把管理权卖给一饮食集团。枫,宝和众人得悉,只觉得一番努力付诸流水,气馁不已。枫剎那间也感到心灰意冷,幸得宝从旁鼓励。叫枫不要放弃。枫,宝往找店东求情,承诺会替店东赚到更大利润,店东提出条件,如果餐厅一个月内生意额能提高五成,便收回成命。

第22集

  枫向众人宣布店东之间的约定,海,家等人志气高昂,大家都愿意廷长工作时间,务要令营业额提升五成!其中以海更是努力,由早餐做到宵夜,更以餐厅的储物室为家,全力为枫博杀,枫看在眼着,也实在感动。另一方面,饮食集团以银弹政策,高薪向红鸡餐厅挖角,众人气愤不已,均不为所动。家所居旧楼被列为危楼,家,娟大喜,以为得政府安置,但原来娟和小明来港未满七年,不附合安置条件,家,娟无奈要租住私人楼宇,家计顿成问题,无奈之下,唯有向金钱投降,更向枫请辞,海,七等不肯原谅,对家不啾不啋。海不眠不休为红鸡餐厅工作,终于被滚油烫伤,枫不忍,喝骂海一番,海却知道枫在关心他,甜在心头,捱下去也是心甘情愿。芳,毅知道此事,芳从宝口中得悉海对枫的心意,也替枫高兴。生意渐入佳境,大家都可以达到指标,岂料外街突展开修路工程,生意又大不如前。枫明知挽救红鸡餐厅无望,失落不已,海担心枫,一直守在枫身旁,枫深深感动。店东决意出售红鸡餐厅,回来收拾一切,但宝苦苦相劝,终令店东回心转意,让枫经营下去。众人开心不已,海再次向枫示爱,枫断然拒绝,海顿觉心死,竟向枫提出辞职,枫,宝大为错愕。

第23集

  海有感枫无法接受自己,心灰意冷,向枫提出辞职,枫却发觉自己对海已不经意产生了好感,对海加以挽留外,还答应尝试接受海,海大喜,终于答应留下,芳与毅得知枫开始接受海,高兴不已。枫借出?厅给公司拍电影,宝因特约演员受伤,临时担演一角,与女明星梁玉珊(王薇)做对手戏,宝落力演出,受伤亦毫无怨言,更因角色连戏,要向枫请假,参与演出。宝初入片场,大感新奇,电影的幕后老板是珊的名公子男友荣,珊甚有明星架子,常只顾着陪伴荣,一心希望嫁入豪门,以致无心演戏,影响拍摄进度,惹来工作人员间闲言闲语。但宝和珊相处下来,却觉珊高贵可人,对自己态度亲切,演技精湛,还把珊视作偶像,不时请缨任跑腿,珊初时视宝为一般影迷,但因宝是弱智,珊不免对宝有点介蒂,不甚乐于亲近。海与枫开始约会,海带枫往情侣胜地喝下午茶,刻意经营浪漫气氛,性格爽朗的枫大感别扭,最后决定拉海往行山,海乐于奉陪。宝在电影内落力演出,捱更抵夜,并对珊关怀备至,主动为珊准备道具。珊怀疑片场化妆间有瞥伯偷窥自己,大感不安。珊无意中发现宝细心地把她的道具鞋烘暖,大为感动,开始对宝改观,加了几分亲切。

第24集

  宝因心地善良,不时被工作人员占便宜,还把他当作杂役使唤,枫等得悉,替宝不值,宝本着以诚侍人之心,并不介意,而珊越发对宝有好感,对宝加以照顾,宝大为高兴。片场瞥伯再出现,珊惊觉伯身型和宝接近,众怀疑是宝,揍了宝一顿,珊也因此开始疏远宝。宝决定为自己洗脱嫌疑,设计擒拿真正的色魔,最后终于捉到元凶,得还清白,珊如知误会了宝,向宝道歉。宝记忆力过人,常记得珊的连戏服饰,荣提议珊聘宝为助理,宝雀跃不已,向枫请假数月,枫等却怕影圈复杂,宝会被人欺负,但芳觉得宝难得有机会见世面,支持宝为珊工作,但叮嘱宝事事小心,宝开始任珊助理,除在片场助珊打点服饰,更充当珊跑腿,为珊运送海味至珊父家。珊父梁添来(王清河)经营家俬工场为生,一直觉得珊贪慕虚荣,对珊态度冷淡,珊尽管努力修补,兄长成(杨嘉诺)亦从中调解,仍未获来谅解,但来与宝相处,反欣赏宝有赤子之心,与宝成为朋友。海因照顾醉酒的枫,在枫家过夜,芳,毅得悉大为紧张,以为二人已发生关系,力主他们尽快结婚,海锲而不舍的求婚,枫终于感动,答应下嫁。宝,芳,毅及红鸡餐厅上下高兴不已,珊抱恙求医,竟发现原来有了身孕。

第25集

  珊得知怀有身孕,惊喜万分,岂料荣却冷淡对待,只着珊往坠胎,表示从未打算与珊结婚。珊晴天霹雳,悲愤伤痛不已,宝担心珊,一直守在珊身旁,不敢离去,更答应代守秘密。荣断然与珊分手,珊主演的电影也被迫停拍。珊伤心欲再见荣,但却被拒诸门外,珊心情恶劣,还要强装从容应付记者,情绪几陷崩溃。珊在宝鼓励下,决要产下婴儿,独自抚养成人。来从传媒得悉珊与荣分手事,大为气恼,闯上荣公司欲找荣理论,但被警卫阻止,更受了伤。珊得悉,始知来一直还是着紧自己,反过来安慰来,成又担心珊日后生活,珊表示自己会应付得来,珊与来关系稍稍缓和。珊一家往酒楼吃饭,竟与荣及未婚妻狭路相逢,荣等乘机奚落珊,来沉不住气,大骂荣一顿,又痛心珊贪慕虚荣才有此下场,珊努力解释自己从未有贪荣的家财,只是遇人不淑,来却始终无法释怀。珊为了日后生计,积极联络影圈中人以求工作。宝见珊身体不适,不时陪伴照顾,并忍不住把珊有孕一事告诉芳,芳枫不禁大为同情珊遭遇。枫见珊被抛弃,又见很多男人北上包二奶,开始对婚姻产生恐惧,竟向海提出取消婚事。毅经常北上公干,芳竟发觉毅形迹可疑,有包二奶之嫌,大为震惊!

第26集

  芳发觉毅常有神秘电话,又买了电器首饰带上内地,非常不安,决暗中跟上内地查个水落石出。芳跟踪毅至番禺,发现毅与女职员态度非常亲昵,芳勃然大怒,闯上酒店房要揭破二人奸情,才发现是一场误会。芳知错怪毅,尴尬不已,毅真诚解释对芳感情五十年不变,芳感动,夫妻感情更进一步。海为枫拒婚事大为苦恼,从芳,宝口中知枫因信心问题才拒绝结婚,决意争取枫的信任,要设法证明自己是个好男人,更将全部财产交给枫管理,但枫仍然坚持拒婚。海失落不已,枫误会海自杀,大惊之下,终真情流露,再度答应婚事。餐厅员工七夫妇决定投资开小吃店,枫芳决定入股,新店与红鸡餐厅联营,双喜临门,一片喜气洋洋。珊为争取接戏机会,不停出席大小应酬,取悦老板,弄至筋疲力尽,但始终无望而回,大为沮丧,宝担心之余,一直在旁照顾和支持,与珊成为患难之交。来为珊事痛心难过,精神日差,记忆力严重衰退,原来是患上老人痴呆症,来得悉后,决把工场全部交给成打理,珊难过之余,决努力赚钱,令来能得到较好照顾。枇病情恶化,开始不能照顾自己,玲对来态度日渐恶劣,更不欲照顾来,珊忿然接来回家照顾。可是珊经济已现危机,生活彷徨。

第27集

  来般到珊家居住,但己不认得珊,只当珊,宝是工人,更与童心未泯的宝相处融洽,珊感慨来竟视自己是陌路人,宝劝珊耐心等待,来必感受到珊的孝心。珊急于赚钱照顾来,竟接下三级片约,但在拍摄之时,却始终无法放下心理包袱,终于拒拍,被导演大骂,受尽侮辱,难过不已。珊沮丧之际,终接得一片的小角色,虽然受尽新扎女星气焰,但幸有宝在旁扶持,也唯有哑忍。珊用宝做助理,竟被传媒喧染报导二人有暧昧关系,珊大感委屈,受不住压力下,竟欲辞掉宝,此举令宝难过不已,宝勤珊不应向谣言屈服,珊得宝鼓励,决勇敢面对。珊得悉土发公司收购工场,成要把工场结束,珊即带来向成质问,玲却一意孤行,要成将资金用作炒股票,珊无法为来保留工场,难过不已。珊经历磨练,人开始成熟,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但却惹来导演反感,导演安排了连场折磨珊的戏份,令珊苦不堪言,但为了生活,为了工作,珊虽然欲哭无?,但在宝的关怀和支持下,珊仍坚持下去。珊回到家中竟然发现来不知所踪,珊,宝大惊,扑到街上找寻来,路上珊还不支抽筋,艰苦的日子,只有宝相陪左右。

第28集

  珊和宝连夜在街上遍寻,终于找回来,但珊感心力交瘁,觉已无力再捱下去,竟想把胎儿打掉,宝大惊,并找来芳一起安慰珊。在二人鼓励下,又感到腹中的生命,大为震恸,终鼓起勇气坚持下去,而宝得芳的同意,亦搬往珊家暂住,以便照顾珊和来。宝知珊生活困苦,愿意帮忙赚钱回来,养活珊一家,又希望珊的孩子出世后,可以让他叫宝做爸爸,珊看到宝这份纯真的心,大为感动。珊悉心照顾来,并在宝协助下,学会与来相处,更发觉原来一直珍藏自己儿时的对象,明白自己一直误会父亲,下定决心要让来安享晚年,过着开心的生活。而珊感到在老父患病之时,才能拾回这份亲情的感觉,无限唏嘘。珊经济入困境,无奈将首饰变卖,期间遇到旧友,知珊经济拮据,遂介绍珊往电视台拍剧集,珊高兴不已,立意隐瞒自己有孕一事,希望争取时间赚取金钱。珊进入电视台工作,一改以往恶习,更不介意扮老角,用心演出,教人刮目相看,而宝重遇以前电视台工作人员,也获介绍当临时演员。宝落力工作,与珊一起奋斗。珊接拍的竟是武侠剧,珊更硬着头皮亲自上阵,虽有惊无险,却苦不堪言。宝勤珊小心腹中婴儿,却被工作人员听见,知悉珊有身孕,大为惊愕。

第29集

  剧集监制惊悉珊已身怀六甲,大惊下忙取消武打场面,怪责珊刻意隐瞒之余,还安排珊的角色死去,珊再度失业,宝因自己失言而连累了珊,大为内疚,珊反而豁然面对,对宝加以开解。珊因怀孕变得非常情绪化,宝细心照顾之余,更努力争取演出机会,日以继夜当临记,为珊日后的生活绸缪。芳,枫等见宝筋疲力尽,心痛不已,宝却一圔不以为苦,更一心希望他日可以当婴儿的父亲。珊为减轻宝负担,希望觅得兼职帮补家计,枫,芳明白心意,愿聘请珊到红鸡餐厅新开张的点心屋作收银员。红鸡餐厅点心屋开张,生意滔滔,珊被记者发现,偷拍照片及追访,珊面对记者敏感问题,仍淡言面对,更乘机为点心屋宣传。众人见珊勇敢地积极生活,也大为欣慰。成探望来,告知玲投资失败,把来的财产蚀去了大半,对老父内疚不已,珊反安慰成,只希望一家人以后和洽相处,成得珊谅解,宽心不已,更留下一笔钱作为他们的生活费。宝疲于奔命,努力为珊两母子赚取生活费,珊眼见宝毫无保留为自己付出一切,大为感动,明白宝在自己心目中,已占了一个重要的位置。

第30集

  玲不满成拿钱给珊作生活费,夫妻吵架起来,成对玲忍无可忍,更不能接受玲的嘴脸,一怒离家,成寄居珊家,珊勤成冷静,更叫成珍惜夫妻之情,但成不肯回去,并愿与宝,珊一起照顾来,尽一点孝道,成发觉来依稀记得自己,三人不觉重拾儿时的天伦之乐,唏嘘不已。玲被成责难后,后悔不已,终忍不住上珊家找成,成不理睬玲,玲见成决不让步,大感无奈,珊,宝从中调停,勤玲要与成互相谅解,玲亦觉自己过往的不是,决意痛改前非,以后善待来,成见玲决心悔改,终原谅玲。电视台开拍动作剧集,有武师受伤,急于找人顶替高难度动作,宝见收入丰厚,竟一口答应,结果出了意外,受伤入医院。珊,芳等接获消息,赶至医院,发现宝受了伤,昏迷不醒,大为难过,珊更感到自己不可以失去宝,终日守在床前。众人为宝祝寿,珊努力向宝说话,奇迹出现,宝终于转醒,众人喜极而泣,珊与宝患难见真情,更加珍惜与宝在一起的日子,与来等乐也融融,仿如一家人。芳眼见珊宝相处愉快,亦为二人高兴。宝收到希通知,将与怀了身孕的儿要到大陆签合同,顺道返港探望宝,宝大喜。

第31集

  希和儿回港,宝与希久别重逢,高兴不已,宝更急不及待介绍珊给希,儿认识,希得悉珊与宝交往前因后果,大为错愕,觉珊不可能会欢喜宝,更怕宝被珊利用,极力反对二人走在一起,芳,枫为珊辩护,希仍坚持己见,更伺机向珊暗示一番,珊大为不安。来意外跌倒,需要大笔医药费,珊不想宝担心,将供楼的钱为来交医药费,被宝发现,但珊自知无力再供楼,决意将楼出售。荣父去世,荣为分多点家产,竟找珊买回腹中婴儿,珊断言拒绝,宝大怒不已,将荣赶走。珊被银行催交供款,积蓄尽散,顿感前路茫茫,宝为了帮助珊,向希借钱,希知悉宝是为珊而来,更担心宝被珊利用,拒绝借钱,宝无奈。芳在酒楼庆祝生日,宝,珊再与荣狭路相逢,荣出言奚落,宝按不住出手打荣,希震惊之余,更觉宝受珊影响性情大变,要宝搬回芳家,宝坚拒,希思前想后,决申请宝移民加拿大,并得儿父作担保人。宝为移民事闷闷不乐,珊也心情矛盾,但不忍宝,希为她再起争执,主张宝赴加。岂料宝见领事馆时故意答错所有问题,希勃然大怒,向宝质问,兄弟二人第一次激烈争执,而宝也吐露心声,不想离开香港,更要与珊一起照顾出生的孩子,宝泪声俱下,哀求痕让他留下。

第32集

  宝求希让他留在香港,希被宝苦苦哀求,于心不忍,答应考虑,先往大陆公干,回来再作决定,并叮嘱儿小心留意着宝和珊。儿搬至芳家暂住,又往红鸡餐厅帮忙,与珊相处日久,更感到珊心地善良,是真心关怀宝。珊肚痛,宝大为紧张,以为珊作动,向芳求助,芳发现只是虚惊一场,为了方便照顾珊,芳提出二人搬到芳家暂住,儿与珊成为好友,儿更得悉珊心路历程,动容不已。珊验出胎儿不稳定,非常担心,但表示无论如何冒险,也要保住腹中块肉,儿见珊的牺牲精神,更为敬佩。另一方面,儿竟然也有早产迹象,宝,芳同时照顾两名孕妇,疲于奔命。珊无力供楼,被银行申请收回楼宇,宝得悉,暗中向儿求助,儿同情珊境况,但无现款在手,爱莫能助。珊,儿终于在同一晚先后产下嬰儿,芳,寶大喜,而希也急忙赶返,儿对希好言相劝,希也终看到宝和珊患难相扶之情。宝的移民申请竟获准,宝大失所望,希明白宝有自己想法,不再勉强宝离港,更为珊赎回楼契,好让宝从此有自己的家,宝开心不已。枫海终于结婚,一片喜气洋洋,时竟有神秘嘉宾到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