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韦小宝(梁朝伟)刁钻聪敏,自小随母居扬州妓院,因义气助天地会人打退清兵,被老太监私宫中冒充小太监。后与少年皇帝康熙(刘德华)成莫逆之交,并协助消灭奸臣成宫中红人。宝更误打撞得天地会总舵主暗中收为弟子,要他伺机刺杀康,宝感左右为难。

  宝无意得悉神龙教派人假扮太后潜服宫中十多年,企图盗取大清命脉藏宝图,真太后则被囚禁,康遂联合宝,几经艰险,救出太后。宝往保护老皇帝顺治途中,巧遇少女阿珂(商天娥),神魂颠倒。宝施妙计令康父子团聚,又挑拨神龙教人自相残杀,再建一功。

  宝衣锦还乡,重遇阿珂,后更得七女同时下嫁,尽享齐人之福。不久,江山大统,康命宝消灭天地会,宝始知康早洞悉自己秘密……

分集剧情:
第1集

  明末,郑成功兵败后,徐将军师陈近南复国心切,欲一挫满清锐气,率数心腹伏刺满州第一勇士鳌拜,终事败逃走。其后始知原来近南之结拜兄弟早被鳌拜收买;从中阻挠,近南一怒之下将他杀死,替其亡将报仇。另一方面,近南之将手下更中原清廷势力稳固,劝近南暂退台湾,容后再共谋反清策略,但近南坚决留守中原,与一赤胆忠肝之士成立以[反清复明]为本的天地会,其属下李力世,懈际中等亦誓死跟随。

  光阴茬苒,士数年后在杨州市丽春院中,妓女韦春花向舆儿子韦小宝相依为命,受尽市井之徒欺凌,春花恐其子终日游手好闲,欲向知府程捕头谋一官半职。

  知县吴之荣向知府告发[明书辑略]一书有造反之嫌,程捕头知此事非同小可,助荘老爷及早毁灭所有真本,反告吴之荣造谣生事,被官府揭露,遂招杀身之祸,临终向一越狱江洋大盗茅士八表露真正身份,原来其为天地会尹香主,并嘱茅十八代传口讯向鳌拜报仇。

  其实韦小宝早己在知府中俞听一切,顿对茅十八之英勇所为非常钦佩,二人即成好友,决意结伴往京刺杀鳌拜。

第2集

  吴之荣因未能得到半分功名,深心不忿,夜半在京城街头张贴告示,诬告浙江巡府贪赃枉法,纵容百姓著书谋反。衩鳌拜发觉,令吴之荣乇底将一千人等押京发落,使之荣受宠若惊。

  茅十八闻讯后,欲纵速向天地会通风报讯,韦小宝不肯跟随,二人争论之时,惊动了老太监海老公公。海老公公知事有蹊跷,立将二人制服掳走。

  茅、宝醒后,发现竟身处禁宫中,二人顿感束手无策,海老公公逼二人说出陈近南行踪,茅十八誓死不从,幸而韦小宝人急智生,乘海老公公旧病复发之时,假扮小太监小桂子将大量药粉注入酒中,海老公公服后顿即失明,韦小宝更乘机杀小桂子灭口。息料事后竟被海老公公识穿一切,副韦小宝继续在宫中假扮小填表子,着他以化尸粉将小桂花子毁尸灭迹,而茅十八更迫于匿藏于宫中。

  韦小宝替茅十八找食物时,无意间遇上康熙,竟误当为太监小玄子,二人话甚投机,意心未泯之余,竟大事比武一番。

第3集

  忠臣索尼等上进启奏,力指鳌拜假公济私,藉[明书辑略]一案抄斩其叛徒,以达成专横霸政的目的。怎料鳌拜突然怒闯禁宫向康熙解释一切,态度表现得甚为气焰,顿感使康熙面目无光。索尼目睹一切,力劝康熙逼鳌拜交出政权,及早亲政,康熙一时进退两难。

  海老公公知韦小宝自小嗜赌成性,命他以旁门左道骗取温氏兄弟金钱,直至债台高筑时,可逼他们开放御书房,然后乘机偷取[四十二章经]。另一方面,韦小宝向海老公公陈述与小玄子比武一事时,海老公公感到小玄子实非等闲之辈,遂将一套[大擒拿]功夫传给韦小宝,用以试探小玄子真正身份。

  茅十八自知不便久留宫中,欲假扮太监逃离禁宫。息料途中遇上天地会中人抢救荘家从人,大事未成,竟误当茅十八为清廷要 ,乘机将他劫走。

  康熙认为鳌拜所为过于专横,有损民心,决令他交出兵权。怎料鳌拜自恃势力庞大,对康熙命令视若无睹,更加大朝中大臣对他奉承,康熙更感孤掌难鸣。

第4集

  韦小宝颠倒是非温氏史弟做打扫工作,乘机潜入御书房追寻[四十二章经]下落,怎料刚巧遇上康熙与鳌拜争论国事,始知一向与自己比武的小玄子,原为当今皇帝康熙,不禁悲喜交集。而康熙知真相已露,要求韦小宝以后排除尊卑关系,私下仍为好友。

  鳌拜为铲除政敌后患,竟假传聖旨将忠臣苏克隆哈全家抄斩,康熙阻止不及,深感鳌拜太过专权,遂决意择吉亲政。

  怎料康熙亲政首天,朝中大臣均避于上朝,而鳌拜更诈病拒参与亲政大典,康熙一时行动,怒闯鳌府调查真相,又将满腔怒愤浇在韦小宝身上。后韦小宝灵机一触,急召一班少年勇士,加紧进行摔角训练,表面上为健力强身,实暗地为对付鳌拜铺路,另一方面,鳌拜发觉康熙态度渐变,以为康熙之所以要亲政,实一时意气用事之举,对他防备渐疏。

  原来海老公公早已知道康熙身份,向韦小宝表明态度,以死威协韦小宝交出[四十二章经],合小宝顿感不知所措。

第5集

  康熙见众少年摔角手训练纯熟后,藉词召鳌拜指点各人武功,在危急之际,康熙示意众少年向他围殴,韦小宝乘乱将他制服。康熙惊魂稍定后,急召朝中大臣,宣称鳌拜行刺聖上经过,下旨将他收监,永不释放,并顺带将其余 制服,众臣眼见局面全非,极力向康熙讨好,以便从中得到大权。

  康熙以韦小宝护驾除奸有功,立将他提升为首领太监,奉侍皇上起居, 着他与两索额图往鳌府办理抄家手续,并嘱他为太后寻出两部[四十二章经]。索额图眼见韦小宝顿成皇上身边红人,连向他巴结一顿,定要与他结拜,还以五十万银两、一宝衣及宝剑相赠,使小宝万分惊喜。

  太后喜获经书后,对韦小宝先锋赞赏不绝,命宫女蕊初赏些美点。韦小宝实与蕊初一见如故,并私约外出游玩。

  康熙恐鳌拜当众拆穿一,有损声誉,命韦小宝出面除鳌拜。韦小宝以蒙汉药毒鳌拜后,适逢天地会中人闯行刺鳌拜,韦小宝实与鳌拜苦时,鳌拜几番挣扎后,终被小宝以宝剑刺死。天地会中以为韦小宝英勇过人,对他佩不己。

第6集

  天地会中人行刺鳌拜时,惊动了康亲王府侍卫,喝令他们从速投降。天地会各人乘机协持韦小宝为人质,将他运出康亲王府,康亲王为顾全韦小宝安危,未敢轻举妄动。

  韦小宝被运入天地会会堂后,众人产靖木堂尹香主沉冤得雪而大事庆祝一番。韦小宝当众表白自己身份,并得茅十八及时出现,替他解释一切,众人疑心全清。茅、韦二人久别重逢,诉尽别离之情。其后更为香主及承继人一事,彼此争论不休。

  此时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赶至,韦小宝对他道出自己身世,近南亦颇欣赏其坦率态度。而原来当日青木堂中人会立下一誓约,若谁能杀鳌拜者,众一愿推他为香主,近南遂应誓,韦小宝实惊喜之余,终答允行事,近南更想藉韦小宝之特殊身份,以便作反清复明之内应,众人皆为之心服。近南更破例收韦小宝为徒弟,着他要勤加练武。

  海老公公与韦小宝反面以毒药迫他交出经书,小宝欲以假经书哄骗海老公公,终被他识穿,一怒之下将小宝打至重伤昏迷,海老公公以为他死去而原来韦小宝有宝衣护身,大难不死。

第7集

  康熙亲父顺治常年因偏宠董鄂妃,太后因妒成恨,恶意中伤董鄂妃,顺治一怒之下欲将太后打入冷宫,被其母阻止。太后遂以[化骨绵掌]暗杀顺治子康亲王及董鄂妃,顺治大受刺激性、,看破红尘,即假意宣布驾崩,另立康熙为皇帝,而自己则远赴五台山剃度为僧,法名行痴。

  但顺治对鄂妃母子之死,仍然耿耿于怀,暗以海老公公调查真相。终皇天不负有心人,被除数他识穿太后所为,全欲将他生擒五台山发落,二人拼命搏斗之际,韦小宝乘机将海老公公杀死。太后恐他会泄露口风,以尚膳总监利诱,还暗中伺候机会将将他灭口。

  康熙亲政后,感到国事日益繁重,而加上内忧外患,吴三桂等势力日渐强盛,随时会有举兵造反的危机,使康熙极其渴望一得力亲信,可共要政事,却苦无适当人选。

  御前待卫副统领瑞栋奉太后之命,施计向大臣夺回四十二章经,刚巧被宫女蕊初撞破,太后顿感愕然。

第8集

  徐天川偶遇沐王府之白寒枫、寒松史北,彼此各持己见,分别拥天地会唐王与沐王府桂王为主, 而动武,徐天川率被打至重伤,天地会各人推韦小宝出头,往找沐王府中人理论。

  怎料当众人抵达时,发现白寒松竟已死去,沐王府中人誓死向天地会报仇。后得沐王府苏刚从中缓和气份,玄真道人当众分析形势,二派决以后以和为贵,合力反清复明为重。

  吴三桂为庆祝康熙亲政派吴应熊亲上京师进责,怎料途中与徐天川发生争执,吴应熊含恨在心,派人暗查徐天川行踪。

  韦小宝自以为身受海老公公毒所伤,四处找寻解药,蕊初闻讯大表同情,二人一时伤感,抱头痛哭。

第9集

  天地会中人发现徐天川审被掳走,众人皆以为沐王府所为,玄真道长灵机一动,暗将沐王府郡主沐剑屏掳去,将她藏于一茯苓花雕猪中运入宫中。韦小宝童心未泯,乘机将他调戏一番,使她羞愤不已。

  康亲王为计韦小宝观心,特邀其为座上客,更为他制造机会结交吴应熊亦以厚礼相赠韦小宝。后韦小宝无意间在王府后园,发现另一[四十二章经]下落,遂不理一切一味地掳为己有。

  沐王府以剑屏失踪多时,众人大表担心。另一方面,剑屏更积极谋划假扮平西王府士兵,大举闯进禁宫。

  太后为免除后患,派老宫女柳燕刺杀韦小宝,不成。太后万分焦急之余,决亲自杀韦小宝灭口,终被他以宝剑刺伤,时刚巧剑声等人入宫捣乱,太后乘乱杀死数名太监,将一切罪状推在刺客身上。

  沐王府闯宫一事,惊动了众侍卫,吴立身、刘一舟等走避不及,当场被擒。而方怡则伤重晕倒,被韦小宝抢救,还极力施计替她疗伤,但方怡对他仍心存芥蒂,事事与他作对。

第10集

  太后派瑞栋暗杀韦小宝亦反被韦小宝以宝剑杀死,继而将他毁尸灭迹。后韦小宝列向太后宣称瑞栋已往五台山,假若有何不测,瑞栋定会返宫向康熙陈述一切来由,太后一时亦忌他数分。

  索额图向刺客严刑逼供,吴立身死口坚持为平西王所主使,康熙始终怀疑事情虚实,遂派韦小宝从中调查,并着他向吴应熊试探,小宝亦因此从中取利。

  沐剑都必须向天地会交出徐川下落,原来当时徐天川实被尖熊所掳走,幸得沐王府各人义薄去天,极力将他抢求出来,天地会中深感歉意。韦小宝实欲替徐天川赔罪,答允替剑声求出人质。

  韦小宝伺机以蒙汉药毒晕侍卫,必番波折下将吴、刘等人救出禁宫,沐剑声亦答允既往不咎。而小宝亦随机应变,将劫狱一切罪状推在太后身上,众侍卫亦不敢妄加追问。

第11集

  韦小宝以自身中海老公公之毒,一时伤戌,向天地会中泣不成都必须,近南南念在师徒之情,替小宝以内力迫出毒性,使小宝得以康复,近南并嘱小宝要勤加练功,以便早日散清毒气。

  贾老六与吴应熊发生冲突,被熊手下毒打,近南等为出冤屈之气,乘应熊嫖娼之际,欲将他暗杀,一挫吴三桂锐气,免伤彼此感情,毅然让出应熊给沐王府发落,吴立身等亦封近南甚为钦佩。

  杨溢之见其主应熊被掳走,顿心急如焚,一直以为是康熙所为,亲向他请求释放应熊,康熙一怒之下将他收监。韦小宝故意放走溢之,助他 沐王府拯救应熊,同时,他亦引多隆图攻沐王府,近南赶至合力打退清兵,剑声等感恩回报,乘机与天地会立誓,合力图谋诛杀吴三桂。

第12集

  太后恐小宝有反害之心,命他专责于慈宁宫侍奉自己,并派一老宫女柳燕密监视其行动。韦小宝灵机一动,以[四十二章经]威协太后换取逃脱机会,太后遂派柳燕紧随小宝往取经书,怎料二人争持不下之际,小宝竟将柳燕杀死,带同方怡、剑屏连夜逃离禁宫。

  小宝惊魂稍定后,转回住所取出一切贵重财物与经书,竟一时童心未泯,欲以柳燕断腿恐吓太后,后竟发现太后与一男扮女装之宫女言行有异,小宝乘机偷去另外四部经书。

  怎料忽然一老宫女陶宫娥乘乱行刺太后,经几番搏斗后,小宝率以宝剑杀死男宫女,太后亦伤重昏迷。

第13集

  康熙感到事有蹊跷,将众侍卫调离慈宁宫,连夜暗地调查一切,发现太后将一男宫女抛下枯井内毁尸灭迹,并听到她迫众太监严守秘密。

  小宝恐太后迟早会对康熙不利,乘机向他陈述一切利害关系,并将自己身世秘密一一道出。康熙大为所动,暗传太医协助调查真相,发觉当年孝康皇后实被太后以[化骨绵掌]所杀,康熙经小宝激劝下,化悲愤为力量,命多隆率兵封锁慈宁宫。

  康熙怀疑太后一直受人制肘,暗派小宝独自远赴五台山向顺治调查真况,小宝无奈答应。另一方面,康熙急召建宁公主回京,着意监视其行动,并将太后亲弟贝勒府兵权削弱,以防太后有谋反之行动。

  小宝离京前,暗将手上五本经书音藏天地会大本营中。小宝恐怡、屏二人路途有险,着徐天川护送二人往石家庄与沐王府中人重聚。二女得知小宝真正身份后,对他另眼相看,又感彼此离别在即,顿感依依不舍。

  太后指使建宁公主向贝勒府中人通风报讯,乘机阻截小宝。幸得陶宫娥及时相救,小宝得以脱身。

第14集

  宝娥二人话甚投契,宫娥得知小宝为天地会青木堂主后,对他大为放心。毅然说出原来当年满州入侵中原时,抢掠大批金银珠宝,分放在一秘密地方。顺治欲将此地形势,会成一大地图,分放于八部[四十二章经]里,小宝顿恍然大悟,原来各派一直争相找寻宝藏所在,以便储足经费进行组织义军。

  方怡抵石家庄后,渐觉对小宝芳心暗计,而对刘一舟则大为冷淡。刘一舟偶然得知怡、宝之婚约后,大发雷霆,大事向小宝理论一番,幸得吴立身及时阻止,并教训刘一舟一顿。

  原来太后一直均为神龙教属下,暗地派人迫小宝交出经书,不果,遂将怡、屏二人掳走。而小宝幸得庄家三少奶相救,得以脱险,并将一婢女双儿相赠。

第15集

  小宝抵五台山清凉寺后,扮成一富家子弟,定要少林寺方丈澄心大师率寺内全体僧侣并列,以便进行布施,但小宝却未能找到顺治下落,小宝唯失望而退。

  适逢西藏喇嘛教巴颜怒图清凉寺,大肆搜查顺治踪影,双儿人中将他制服。小宝趁机苦求玉林大师说出顺治下落,玉林大师坚决不允,小宝将计就计,欲先设计偷走顺治。

  怎料太后竟已首先找到顺下落,逼他交出经书,小宝施计吓走太后。顺治迫于无奈承认自己的身份,小宝乘机向他陈述一切秘密,将康熙苦况一一陈述,使顺治大为伤感,但碍于少林律例下,脘于将一切凡尘俗事置于脑后。

第16集

  巴额以火攻,副玉林大师交出顺治,众人无法可施,幸得少林四大金刚及时抢救,顺治得以脱险。

  顺治未能尽望法俗事,心感不安,遂着小宝带走一[四十二章经]作为证物,并嘱康熙以后爱民为重,还诚以[永不加脱]为原则。神龙教委托它对小宝所持经书眼见心谋。但因小宝一直受四大金刚多加保护,无机下手。后洪教主逼方怡引小宝到神龙岛,使方怡一直心存内疚,剑屏知情后亦对方怡责备一番。

  陆高轩脘小宝说出全部经书下落落大方,方怡、剑屏出面抢走小宝。但小宝竟误会方怡一直以功名为重,出卖自己的安危。

第17集

  洪教主夫人苏荃向以美色迷惑教主,乘机操揽大权,重用众五楷少年,并极力排斥教中老臣,使众元老为之不服,因而纷起反抗苏荃。另一方面小宝则对苏荃互相爱护力计好表面上千依百顺,甚得教主夫妻垂青,决重用他为新任白龙使。

  苏荃利用小宝的重任,暗迫他服下毒药《豹胎易经丸》,然后令他返京追寻八部经书下落。另一方面,苏荃为使小宝专心行事,特将屏怡二人软禁。小宝虽心存不服,但亦唯心唯有联同矮头陀,陆高轩回京。

  正当康熙对小宝安危焦急万分之际,而小宝及时返京向他道出顺治近况,并将顺治训示传于康熙。康熙手持经书,一时触景伤情,悲从中来。怎料旧中情景一直被建宁公主所偷窥,康熙一时震怒斥于建宁,建宁心有不服,向太后求助。

第18集

  建宁被太后 使至御书房偷取经书,刚巧遇上小宝,一时好胜心起,对小宝拳打脚踢,小宝不理一切,以蛮力将她制服,建宁顿感无限的痛快,苦续小宝与他比武。

  小宝暗中与建宁玩耍,被态后撞破,太后乘机使开建宁。二人夺门之际,小宝无意跌出五龙令,太后顿知小宝底细,对他异常依顺,并将宝丸[雪参玉蟾丸]献上。

  康熙暗派小宝前赴少林寺剃度为僧,并着他顺带暗携密论,小宝无奈率双儿行事,建宁大表依依不舍。

  吴应熊向李自成遗将王屋派司徒雷游说,合力商讨进行反清活动,伯雷等人早料三桂另有限谋,不敢毅然答允,应熊因此心存芥蒂。

  王屋派连夜 清兵军营,终被制服,小宝被曾柔美貌所吸引,故意放走人质,众人大表惊愕。另一方面,小宝得悉吴三桂有图谋造反之意,专意向康熙一奏,康熙为掩人耳目,假意传下聖旨,怒斥小宝行事鲁莽,小宝大为不服。

第19集

  小宝充当少林高僧后,终日无所事事,与双儿嬉戏,被阿珂、阿琪撞上,以为小宝存心调戏良家妇女,三人几番争执后,小宝竟出手侮辱阿珂,被晦聪责备,将他送入寺内疗伤,而小宝则被除数阿珂之美态所深深吸引,多次欲向期解释,但又恐二人会因此乘机向他报仇,遂向澄清谋求对付招数。

  珂、琪对小宝含恨在心,一直伺机向他报复,后跟踪小宝至一妓院中大吵大闹,小宝竟混入妓院中逃生。阿珂受屈未伸,竟意图自尽以表清白,后被噶而丹三子及时阻止,替其向少林众僧调查真相,后得杨溢证实小宝为宫中太监,阿珂含羞而逃。

  曾柔无意发现吴应熊意图谋反自立的阴谋,顿觉被利用,一时怒火中烧,大事向应熊理论,赵齐贤及时调停,将她交给小宝,小宝也乐得有美当前。怎料好景不长,小宝接到康熙密旨,令他赴五台山,充当清凉寺主寺,二人迫于分手。

第20集

  吴三桂勾结蒙古及西藏众喇嘛围攻五台山,意图劫走顺治作为人质,以威协康熙交出帝位。小宝获悉后千辛万苦游说玉森、顺治及早离去顺治自己罪孽深重,为平天下纷争,欲与玉林自焚了断。

  小宝恐有失康熙所望,在众喇嘛僧重重围困下,以偷龙转凤之法将顺治、玉林等偷运下山,顺治感到小宝能不伤情命却能脱险,对他称赞不已。

  原来康熙早已闻得吴三桂图谋造反,遂不异长途跋涉远赴五台山,小宝尽法制造机会使他与顺治会面。顺、康二人久别重逢,不禁相拥而泣,顺治千叮万嘱康熙要以国民生活为重,并将满清宝藏密说出,劝康熙他朝一日民变成功,可及时退出关外。

  康熙含泪离去后,突被激发万丈雄心,立志为中于国家干一番大功绩,并着小宝与他回京,尽力协助政事。

第21集

  九难为报家仇国恨,毅然向康熙行刺,不敌,意将小宝协持作为人质带走,康熙等人以为小宝会因此凶多吉少。

  原来当年李自成攻破京城后账平公主为避受满州长凌后辱,从此剃度为尼,法名九难,一直为存报仇之念而勤加练武,默然等候机会向康熙行刺。直至此次行刺不遂后,九难感怀过去带同小宝偷潜入宫,小宝对她的身份起疑心,乘机向她引见陶宫娥,始知原来陶宫娥是长平当年的近身宫婢,主仆二人抱头痛哭声尽诉别离之情。

  康熙回京后,发觉经书顿失后大事质问,太后终不肯交出,但康熙因早受顺治所嘱,未敢对她赶尽杀绝。

  九难报仇心切,欲与陶宫娥暗取八部[四十二章经],一方面可大破满清龙脉,其次可实行复明的度划。而小宝念于与康熙之友情,苦苦哀求九难莫伤害康熙,并极力协助九难对付太后。

第22集

  小宝、九难夜闯兹宁宫时,发现原来太后乃一直为明朝一败将之女毛东珠所假扮,多年来将真太后办禁于宫内一密室内,爱她说出经书秘密,九难惊诧之余,立将东珠武功全废,命陶宫娥密切监视其行。

  小宝在一偶然机会下,发觉阿珂竟为九难之徒弟,小宝更感意乱情迷,尽力设法亲近阿珂,对九难阿谀奉承。九难亦颇欣赏小宝之才干,决意利用他协助反清行动,而阿珂对小宝仍怀恨在心,处处对他为难,但九难事事袒护小宝,使阿珂心感不服。

  小宝为向阿珂表现其英雄气慨,假意被数名流氓 自己,怎料途中被郑王府郑克块相救,阿珂被其翩翩风度所吸引,顿对他芒心暗许,二人话甚投契,小宝见之醋意大生。

  各家门派刘集岳王庙召开[杀 大会]合力商讨计策诛灭吴三桂。众人推举近南为总军师父冯锡范为盟主,小宝乘机指使天地会中人恶言中伤克块,使他尴尬万分。

第23集

  西藏喇嘛桑结力逼九难交出经书,九难乘乱将地图碎片交于小宝,后终得小宝施计以蒙汉药及化尸粉吓退众喇嘛,九难极为欣赏小宝临危不乱的胆色,遂允收为门下。克块、阿珂则感到小宝为作所为乃市井无赖之行经,对他更起反感。

  小宝眼见珂、块二人朝夕相对,感情进展神速,遂设法向沐王府从中挑唆。吴立身果然中计,将克块痛打一顿并在阿珂面前,故意中伤克块在外拈花惹草,使阿珂大为震怒。后吴立身更大将计就计,强迫小宝与阿珂拜堂成亲。

  平西王府杨溢之奉命调查各派反吴三桂一事,小宝乘机 他掳走克块,幸而冯锡范及时相救,克块得以脱身。

  小宝奉九难之命回宫追寻其余经书下落,康熙向他追随者问被行刺一事,小宝将一切罪行推卸在三桂与克块身上,康熙勃然大怒,深思对付二人策略。

第24集

  小宝向康熙道出真假太后一事,二人立闯慈宁宫调查真相,高头陀知形势不利,乘乱将东珠抱走,康熙后与真太后重聚天伦,喜极而泣。康熙为嘉奖小宝之英勇行为,特升他为一等子爵。

  康熙迫康亲王交出经书,小宝假装对良亲王极为开心以一假经书交给康亲王,信以为真,令他大各感动。

  克块一直恐近南势力扩张,会影响其延平王府地位,遂暗向近南行刺,以一挫天地会锐气。小宝乘乱以石灰粉制服二人,反被近南斥为对国姓爷不敬,众人均暗感不服。

  小宝为达成天地会各人所愿,另一方面又可向康熙立功,特派多隆生擒克块师徒治罪。康熙计从心生,决亲自假扮近南数人求出二人,欲乘机向天地会挑唆是非,间拉引起二派纷争。

第25集

  康熙派小宝到支南调查吴三桂谋反内情,为免引起平西王府的疑心,特将建宁下嫁应熊,建宁获悉后大受刺激,向太后大吐苦水,但太后却表现得极为冷淡,建宁遂将一腔怒愤发泄在小宝身上,激情中更向他表示爱意,并 上宝另结新欢,小宝顿不知所措。

  小宝自知[豹胎易筋]药效已居,立派矮头陀与陆高轩从速向苏荃南上经书,兴教主大表赞赏,立释放剑屏与众人重叙。但苏荃却心知事有蹊跷,暗派矮、轩二人跟踪小宝。另一方面,近南为计划对付三桂,特派天川等假扮小宝随从,以便协助行事。

  建宁在往云南途中,一时深 寂寞,却将小宝玩弄一番,怎料二人弄假成真,情不自禁下竟发生关系。

  剑声无意发现天地会计划后峭理会吴立身的劝告,与柳大洪共下手欲强将建宁掳走,藉此陷害三桂。

第26集

  建宁被掳后跑遭期凌,情急下向剑声出言,逼他乘吴三桂出巡时,与他拼一死战,柳大洪等均以剑声为沐家唯一承继人,恐他不敌,压力阻止他参与行动。

  小宝以建宁失踪多时,对她安危焦急万分,怎料三桂突闯至硬要参见建宁,小宝无法挡驾,幸大洪等忽赶至行刺三桂,掠挠一轮后,三桂等人将沐王府众人击败。

  剑屏恐建宁被掳一事会连累小宝,暗中释放建宁,但剑声因沐王府伤亡惨重,对公主怀恨于心,压力阻止剑屏行事,幸得双儿及时赶至,将剑声制服而带走建宁重聚,二人喜极而泣。

  杨溢之偶悉吴三桂与罗杀国,蒙古西藏喇嘛联盟反清一性向反口覆舌,见利忘义,遂知会平西王妃陈圆圆劝三桂旧知耳,恐溢之会泄漏口风,决意杀他灭口。

第27集

  小宝见溢之死状惨然,知事有蹊跷,遂亲自向蒙古侠罕帖声明查暗访遂发现三桂之偷运罕帖摩回京,以备日后作为三桂谋反的证人。为免三桂从中阻挠,又命玄真道人假扮罕帖摩于娃院争风被杀,而以移花接木之法偷运死尸,三桂细心调查后,洞悉小宝阴谋,决意派兵抢回罕帖摩。

  另一方面,小宝假传圣旨,三桂误以为康熙早知谋反一事,向他暗示已有防范之计策,对小宝顿起戒心。再加上小宝三番四次出言戏讽,三桂暂不敢轻举妄动,并欲以珍宝拉拢小宝,表面上对他仍热情招待。

  建宁与小宝夜半幽会时,应熊假传庭园失火消息,突闯向建宁寝室护驾。建宁灵机一动,竟反造应熊乘虚对她非礼,短刀将他阎割。

第28集

  三桂知道应熊闯下弥天大祸,连忙向建宁赔罪,建宁假装伤心欲决,当场欲下轻生之举,三桂一事措手不及,小宝乘机代为解围。

  应熊向三桂道出真相,使他勃然大怒,以为此事乃康熙从中摆布,三桂自知处境势成骑虎,欲有待小宝率众回京时,将一干人等赶尽杀绝,最后可乘势起兵造反。

  陈圆圆屡劝三桂无效,万念俱灰之际,决意出家修行,三桂亲往劝之,不为所动。怎料九难忽然带同阿珂行刺三桂,九难不敌身受重伤,但阿珂责备自服。圆圆一看之下,发觉阿珂竟为自己的亲身女儿,但阿珂终不肯相认。九难受伤迫于投靠小宝,说出阿珂被三桂囚禁,小宝焦急万分,欲亲往平西王府抢回人质,怎料三桂事先设下陷井,引小宝救出剑屏,小宝自知身份揭穿,被阿珂安危更表担心。圆圆屡向三桂哀求释放阿珂,坦言向小宝说出阿珂实是她与李自成所生的私生女,后被九难抢去养育成人,以替其行刺三桂的任务,还极力请求小宝助阿珂脱险。

第29集

  正当三桂揭发圆圆与李自成的私情之际,九难突再向三人报仇,迫桂、成二人自相残杀,圆圆一时为之进退两难。小字库眼见形势险要,即协持应熊为人质,逼三桂释放众人,现时圆圆亦自觉罪孽深重,劝阿珂以小宝为归宿,自己则从此剃度为尼,但阿珂不忍受辱含泪而去。李自成综合考察不堪,怎料阿珂正被三桂派失围攻,自成几经搏斗后,终不敌被杀,幸得冯锡范及时相救,阿珂得以脱险,克爽将自成之死嫁祸于小宝身上,阿珂决向小宝报仇。

  高头陀请求三桂代向洪教主取《豹胎易筋丸》解药,三桂灵机一动,乘机威协高头陀活捉小宝,使他大感为难。

  饭范为削弱天地会势力,迫小宝交出陈近南,而天地会中人早料锡范阴谋,施计引他到城西药王庙,机时阿珂始知一直被锡范利用引出小宝,大感愤怒。

第30集

  天地会众人将锡范及克爽制服后,发觉二人原存心陷割陈近南,欲将二人铲除,近南及时阴止,运功替克爽疗伤,后为存大局,不理众人劝告而立时赴台湾向郑王交代一切。

  小宝被高头陀以武功迫他交出解药,迫于向近南求救,遂向他说出加入神龙教经过,近南不但对他谅解一切,还嘱他立将宝图详情紧记,以便日后从详计划反清任务。

  原来矮头陀与陆高轩一直密切监视小宝行踪,小宝发觉后反对二人恐吓一番,并允日后将全部经书交回洪教主,使二人顿时放下心头大石。

  小宝回京晋见康熙时,发觉原来他对三桂造反一事早有准备,特派人速铸大炮数百。而另一方面,双儿正好将宝图碎片一一砌好,小宝见之欢喜若狂。

第31集

  正当小宝、双儿查出宝图汉译地名,意欲远赴鹿鼎出寻宝之际,康熙突封小宝为钦差大臣,表面上嘱他上长白山祭天为名,实乘虚攻入神龙教中人,一时不知所措。

  克爽带阿珂引见郑皇爷妻董夫人,怎料董夫人早对阿珂身世背景极为嫌弃,对她态度甚为冷淡。而克爽更在锡范影响下。要以王府声誉为重,另立正室。阿珂闻讯大受刺激,终含泪而去。

  原来董夫人一直对克爽异常偏爱,极力推举他为延平郡王,不异将郡皇爷及大公子克坚软禁,近南闻讯忿忿不平。而董夫人恐近南会从中阻挠,遂暗中挑拨锡范,对近南痛打一番。

  特派风际中等远赴台湾救出近南。而近南感延平王府内形势,心感痛伤,誓死早日反清成功,全力协助克减重振声威。

  小宝在郑成功远将施良策划下失分三路海攻神龙教。

第32集

  小宝被押向教主解释一切,小宝乘机将一切罪状嫁祸于高头陀身上,并反告矮头陀半信半疑,着小宝从速交出经书。

  小宝见形势不利,遂不异冒险,与双儿逃离神龙岛,几经辛苦始逃至鹿鼎山。

  怎料途中遇害上洪教主与夏相国二人,正在密谋商计拉拢罗杀国彼得王子联盟反清计划,更协助彼得暗杀其姐苏菲亚公主以夺取兵权。小宝识穿一切后,暗助苏菲亚脱险,并将一切经过真相向她陈述,使她恍然大悟。

  苏菲亚为确实彼得阴谋,特召洪教主,夏相国到会,敲侧声试探二人,小宝更乘机取出彼得手谕为证特,二人无词以对,苏菲亚遂即回国向彼得算帐。

第33集

  吴三桂联同耿精忠、尚可高向康熙表示撤满清用以试探康熙反应,康熙一时不知应对。小宝突向他声称已拉扰罗杀国为邦交国,而更可藉此联手对抗叛国军,康熙如获至宝,遂能三番所求。

  应熊为免引起康熙疑心,假意请求小宝劝康熙收回撤藩成命,但小宝则置于脑后。另一方面,应熊恐三桂造反后会沦为俘虏,遂假意相约小宝与他野外赛马,欲藉此机会逃回云南,怎知小宝暗中施计弄伤应熊坐骑,应熊逃走不遂之余,更被康熙押返京城收监。

  教主率陆高轩到客栈寻回经书,不果,刚巧遇害上剑屏,苏荃乘机将她擒住,迫小宝交回经书。

  小宝奉康熙之命与吴六奇余平王屋派 原来当时司徒伯雷已被三桂手下灭口,小宝趁机劝王屋派壮兵加入天地会,而会柔更乔装侍卫终日与小宝为伴,伺机向三桂报仇。

第34集

  阿珂自从离工延平王府后,生活潦倒,后巧遇克块,克块以甜言密语骗得阿珂与他和好如初,并欲联手向小宝算帐。

  小宝抵杨州后,心情极为兴奋,以年前装束重返丽春院与韦春花重聚。怎料洪教主偕同苏荃、方怡先进单位收扮妓院侍俾,欲向小宝报仇,幸小宝人急智生,以蒙汗药毒害众人。

  机缘巧合下,苏荃、方怡、沐剑屏、双儿、阿珂、曾柔等六人分别被点穴或迷晕,小宝一不做二不休六女以大床全部带回饮差府,尽享温柔福。事后众女竟因误会大打出手,局面混乱不堪。

  小宝见双儿为庄家仇未报而郁郁寡欢,遂造谣反告吴之荣为三桂同党,亲押吴之荣往庄家发落。途中双儿与吴六奇甚投契,决结义金兰,六奇以一炎送于双儿。

第35集

  由始至终辛树一家三口夜闯平西王府,向三桂索取[千年野山人参],三人感恩图报,决义助三桂刺杀小宝。

  怎料三人刺杀途中被吴六奇阻止,归忠忙乱中将六奇杀死,双儿非痛欲绝。后得近南向辛树等陈述是非由来,原来辛树对近南为人甚为钦佩,听后内疚不已,欲以死谢罪,近南及时阻止,劝其应回家共商反清事宜。

  近南与沐王府、王屋派等策谋起兵详情,归辛树三人不理各派劝阻,欲先行了断康熙测,遂派人暗中通知康熙,稍后更将一切罪嫁祸在三桂身上。

  正当三桂起兵造反,以致数地失守之际,建宁发觉自己已怀小宝骨肉,遂要求康熙早将应熊处死以断祸根,而康熙更觉此举可一挫三桂锐气,遂下令依计行事。

  归氏入宫行动时,小宝迫令东珠假扮康熙匿于轿里,指使辛树向轿中人行刺。

第36集

  康熙发觉小宝为天地会份子后,向他大事质问,小宝大惊失色,极力替自己掩饰,康熙不为所动。后更向小宝表示会逐一消减天地会、沐王府等反清组织,同时更派多隆将小宝软禁,以防他向天地会通风报信。

  归氏三人连夜暗闯禁宫行刺康熙,众侍卫方寸大乱,幸小宝及时冒死保护。康熙大为感动,力劝小宝协助产除反清组织。

  小宝不忍天地会兄弟遭受损伤,遂连夜将多隆制服,以建宁公主为人质,施计救出近南等人。康熙闻讯勃然大怒,下令全国通辑小宝等人。

  正当小宝逃往[通吃岛]途中,洪教主乘机阻挠,逼他交出经书。幸陆高轩等乘乱反抗救主,但几番苦斗后陆高轩等人俱被打死,时教主发现苏荃已怀小宝骨肉,教主大受刺激下盛怒而死。

第37集

  小宝带同荃、怡、柔、宁、屏五女远赴通吃岛隐居,一直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众人皆能互助互爱,建宁不时醋意大发,对众人搬弄是非。

  怎料一夜,冯锡范师徒追杀近南至岛上,几番搏斗下,近南终不敌被杀,临终嘱小宝切莫伤害克块,要为国姓爷后恋着想。

  小宝发觉风际中原为清廷奸细,一直将天地会秘密出卖给康熙,一怒之下施展暗器将他制服,怎料风际中临急以双儿作人质,后终为双儿以火枪杀死。

  小宝无意间知道阿珂已身怀自己的骨肉,对她更表怜爱,但阿珂毕竟仍心存内疚,终得众人劝告下,与小宝终成美眷。

  平西王军被清兵炮溃不成军,三桂被追逼得走途无路,遂亲到三圣庵投靠圆圆,怎料康熙忽然派兵捉走三桂,三桂以为圆圆存心出卖自己,顿感心灰意冷。

  康熙生擒三桂后,对他严加盘问,三桂坚决不答,康熙无奈下旨将他收押天牢。

第38集

  多年来康熙一直派张康年遍寻小宝踪迹,终在通吃岛发现小宝,时小宝已有三子,乐也融融。康年坦言康熙对于往事既往不咎,并希望他早日回京协助歼灭天地会,但小宝为存道义,不欲因功利而出卖天地会。

  康熙以小宝拒其所请,深深不忿,特派索额图领兵往岛上密监视小宝全家行动,小宝终无奈返京朝圣。

  小宝回京后,即被康熙封为[二等鹿鼎公],享尽富贵荣华,但千叮万嘱小宝莫伤害克块一家。另一方面,康熙旋即向外宣扬小宝实为贪图名利,竟诛师灭会。天地会中人信以为真,茅十八更一时冲动,怒闯爵爷府质问小宝,小宝束手无策之际,康熙派人捉茅十八入宫。

  小宝极力向天地会兄弟解释真相,但未被接受,众人为要小宝表明清白,限亿日内救出茅十八,小宝一时不知所措。

  小宝无奈要求康熙释放茅十八,但康熙不为的动,还要小宝从速将茅十八处死。

第39集

  小宝周施天地会与康熙间,一时进退两难,欲向康熙奏章辞官返扬州,康熙无可奈何,天地会为威逼小宝充当舵主一职,故意将克块掳走,交罪状嫁祸在小宝身上,康熙威协小宝交出克块。原来天地会中人竟在严刑逼供下,错手将克块打死,小宝将计就计,收买张康年等将锡范制服。康熙洞悉小宝一切诡计后,先将小宝全家挟持入宫,逼小宝三日内交出克块与锡范。

  小宝迫于无奈求助于天地会,众人施计先将克块尸体埋于郑家后院,然后诬告克块在与冯妻鬼混,锡范揭破后将克块灭口。怎料康熙竟为所骗,历责小宝一顿,江声言于午夜前产除天地会。

第40集

  小宝欲向康熙施展激将法使他回心转意,怎料二人言语间竟反目成仇,康熙一怒之下将小宝重打后收监。

  正当众兵置妥火炮天地会之际,康熙突改变主意,使众大臣大失所望,太后闻讯对他严加责行,劝他应以大清律法为重,下令将小宝革职斩决以示惩戒。

  康熙在友情与国法下,终为存国君威严,假意下令将小宝处决。另一方面,正当太后派人灌小宝饮毒酒时,康熙假扮刺客将小宝救出,小宝大为感动,临走将鹿鼎山藏地图送予康熙。

  天地会众香主为争总舵主元气大伤,众人欲推举小宝为汉邦皇帝,以达成更新汉邦的计划,小宝有感无官司一身轻,坚决拒绝众人。

  怎料康熙突然派兵围攻天地会,众人以为被小宝出卖,茅十八乘机追杀小宝至一悬崖,正当小宝七妻赶至时,目睹茅十八将小宝抛下悬崖,众妻为之悲痛欲绝。究竟小宝能否吉人天相呢?小宝一家能否重聚天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