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湘琴是一个单纯开朗的高中女学生,自从在开学典礼上看见代表新生致词的江直树后,便不由自主地喜欢上这个号称IQ 200 的超级天才少年。 号称全台湾第一的天才直树。

  几乎没有任何事能难得倒他,所有事情总在他掌握之中,然而湘琴的出现就像一个失控的龙卷风,将他原有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但湘琴不顾一切、勇往直前的那股傻劲却也让他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与未来,而湘琴对他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渗入他心中……在父母与好友的推波助澜,也在两人合力解决直树父亲的企业难题之后,直树终于接受湘琴,和她走入结婚的礼堂。

  而续集就从两人的婚后展开,我们看到了湘琴如何一点一滴学好为人妻的角色,也知道了爱情付出的真正意义,是将两人的爱结合,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所以直树学医,湘琴想当护士……当然这过程有许多因为湘琴迷糊而产生的危机与趣味,然而最后我们也看到了直树如何保护自己最钟爱的妻子,两人也传出了即将有宝宝的喜讯。

分集剧情:
第1集

  前往关岛蜜月的飞机上,湘琴谎称这是她今生最后的愿望,真诚的演技感动了空服员,让空服员在飞机上播放她与直树婚礼的DVD,此举让直树傻眼。在飞机上还认识了一样去度蜜月的夫妻-阿巧与玛丽,玛丽了解直树与湘琴还没上过床,问湘琴说不担心湘琴在直树心中毫无魅力?湘琴怀疑起自己。出关时,玛剧名对玛丽有不好的预感。

  在关岛玛丽一直缠着直树,湘琴鼓励玛丽的丈夫阿巧阻止玛丽,但是滥好人的阿巧只是怯懦退缩。使湘琴没有与直树独处的时间,湘琴向直树预约在蜜月的最后一晚要两人独处。湘琴为此精心打扮,但是到了当晚,玛丽装肚子痛,又麻烦直树照料她,湘琴为此吃醋任性,大叫不要直树碰其它的女人,直树斥责湘琴。湘琴跑走。阿巧买药时,玛丽引诱直树,直树断然拒绝后离去。

  阿巧买药回来,对玛丽的任性大为光火,和玛丽发生拉扯,不许玛丽看其他的男人,阿巧展现对玛丽的占有欲。玛丽为阿巧男子气概而着迷。

  在蜜月旅行中,有几个熟悉的身影一直出现在直树与湘琴四周,湘琴一直没有发现,但直树早就发现那些熟悉的身影是裕树与爸爸妈妈,此时直树要求他们一起找湘琴。

  湘琴徘徊街头,被可怕的黑人搭讪,心生畏惧,以为自己会被卖掉,心中充满恐怖的想像,更害怕从此再也看不见直树,直树此时出现解救她,才知道这个黑人是警察,以为湘琴是走失的小学生。直树表明对湘琴的担心,两人接吻,终于有了第一夜。

  终于阿巧和玛丽和好,直树和湘琴也开心的携手参加两人的婚礼。

第2集

  回归正常生活,湘琴预计要替直树作早餐,幻想甜美的早晨,但还是睡过了头,觉得这只是新嫁娘的小失败,努力想要执行身为妻子的任务。就在此时发现直树根本还没把自己的户籍登记到江家,直树还有其他的考量。湘琴受挫。

  新的学期开始,裕树升上斗南国中的国一,湘琴的同学们也开始忙碌于就业出路。湘琴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茫然。

  在学校,湘琴未入籍的事件传出,裴子瑜离间湘琴说直树为的就是随时方便离婚。湘琴落寞。再加上直树蜜月旅行返家后,一直以学校、研究室为家,让湘琴没有时间确定直树的心意,湘琴心中充满不确定感,于是主动出击 作便当送给直树,幻想直树会有贴心的反应,但即使如此湘琴还是见不到深居在研究室的直树。在此湘琴认识了直树的同学船津,船津消遣直树挑女人的眼光。原来船津的成绩一直在直树之后,船津一直想赢过直树。

  没有入籍加上直树不回家,让湘琴充满不安,阿金替湘琴出头,跑到研究室责怪直树,直树要阿金少管自己家务事,湘琴也抱怨直树没把自己当老婆,直树对湘琴冷漠回应。湘琴哭泣离去。

  湘琴到幸福小馆抱怨,湘琴父责怪湘琴不替直树想、不相信直树。 在学校,直树对湘琴过分行径的谣言甚嚣尘上。同学们也鼓吹湘琴与直树离婚。此时直树出现把湘琴带走。

第3集

  直树带湘琴到研究室,湘琴发现原来直树这些日子来不眠不休的努力,是因为直树才刚转系到医学系,尚有许多繁杂的学业要补上,加上直树要在即将到来的学术竞赛中拔得头筹,以证明实力,有能力的人应该为更多人服务,故此才会如此拼命,直树劝湘琴不要把婚姻当作生命中的唯一,婚姻也不是只用来守住一个人,生活有许多面向,要让自己活得多采多姿。湘琴认识了更广阔的直树,更加钦佩自己的老公。

  湘琴开始思考自己的出路,想要修教育学程试着当老师。直树错愕。湘琴决心要让直树刮目相看。

  直树在上学途中顺便带湘琴去登记户籍,湘琴安心。而湘琴与直树亲昵地走在学校,学校里的谣言不攻自破。

  在学校的医学论文发表比赛中,直树又赢了传津,传津自尊心受损。此时正好湘琴来医学系找直树,却遇见传津,传津要强吻湘琴以打击直树,直树此时出现阻止。直树劝传津不要跟在自己身后老是以自己为目标,要传津走出自己的路。

  湘琴收到教育实习通知单,要去裕树的学校担任实习老师,为期 2 星期。

  湘琴幻想自己在实习时会受到学生们的欢迎,却马上出了差错,湘琴负责的班级是裕树的 A 班,被裕树提出的问题考倒,颜面尽失。

  湘琴回到家,依然沮丧不已,此时直树问起,湘琴逞强说自己受到学生爱戴。但直树还是从裕树的口中得知其在学校的惨况。

  湘琴疯狂预习的课程,但是隔天到了课堂上又被裕树挑错、考倒,此时妈妈突然出现,责怪裕树不该为难嫂嫂。同学们知道了裕树与湘琴的关系,这让裕树困窘万分,裕树把这笔帐记在湘琴头上。湘琴在 F 班上课时,发现喜欢裕树的女学生好美,湘琴好象看到自己的过去,于是决定帮助好美,刺探裕树的喜好。

  好美决定效法湘琴向裕树告白,但裕树开条件,学哥哥当年考验湘琴,要好美考进 100 名就可以当朋友。湘琴责怪裕树,裕树要湘琴不要多管闲事。

第4集

  湘琴回家后才发现把要批改的学生考卷忘在学校,湘琴潜回学校找考卷,被警卫当作是小偷抓进警察局,还劳烦直树到警局把湘琴领回。隔日,湘琴的糗事传遍学校,而此时好美感谢湘琴,因有湘琴的糗事盖过了好美被裕树拒绝的事情,好美逃过让人非议的命运,也表示自己对裕树的事情已经看开。湘琴觉得不能这样算了,鼓励好美考进100名,为爱向前冲。

  湘琴邀好美到家里替好美补习,直树却为对此冷嘲热讽,而裕树则是死鸭子嘴硬地假装不理睬,裕树的心情被直树察觉。湘琴补习补到自己睡着,直树接手替好美补习。好美考进前一百名,裕树答应跟好美当好朋友,好美感动不已。

  终于,到了实习的时候,湘琴隔日就要在老师同学面前教课,湘琴为此焦虑,深怕裕树又让自己下不了台。直树半夜起床,见湘琴不在床上,发现湘琴不断预习明天要上的课程,连裕树可能提出的问题也在预习之内。直树发现裕树也在看认真的湘琴,要裕树不要欺负他老婆。

  在师长与同学的注视下,湘琴战战兢兢地上课,最后又有同学提出问题,湘琴依然答不出,这时裕树解围,还提出湘琴前一夜自己预习的问题,湘琴轻松回答。 湘琴回家对直树报告自己的英勇表现,还以为自己有超能力,猜对了裕树的题目。直树只说湘琴是个幸运的丫头。

  教育实习最后一天,A班给湘琴献上花束,湘琴感动,接着A班同学们请求湘琴千万不要当老师,湘琴深受打击,但是这实习的过程中湘琴仍有所收获,获得同学的认同。湘琴把这个心情与直树分享。大学生活的最后一个暑假,直树说要带湘琴去乡下,那正是母亲的故乡,妈妈要为此感到紧张。而傻傻的湘琴还开心地以为这会是甜蜜的旅程。

  到了乡下,湘琴才发现旅行的目的地是直树妈妈的娘家(也就是直树外公家),直树要让湘琴看看自己成长的地方。亲戚人口众多,每个人的性格长相都十分酷似直树,尤其是外公,外公挑剔湘琴配不上直树,立誓要训练湘琴。从农事到家事,湘琴饱受外公奴役,夜晚亲戚小孩还捉弄湘琴,小孩说了一个以前的祖先杀了自己妻子与情夫的故事,祖先阴魂不散,湘琴害怕。

  隔日,湘琴受不了终于要回去,直树反向诱导下刺激了湘琴的战斗欲望,湘琴于是继续留下。湘琴晚上又遇见外公,外公陪他喝茶,逗湘琴开心。湘琴以为外公已经接纳自己,跟外公撒娇,外公却否认曾与湘琴喝茶,对照之下才知道那不是外公,而是曾祖父的灵魂。这趟旅程,湘琴终于获得大家的认可,与直树一起离去,离情依依。

  在学校,湘琴与好友刘农、纯美认识了交换学生克莉丝汀,英国美少女克莉丝汀立志要在台湾找个男友。湘琴听见她开出来的条件,觉得她指的应该是直树这样完美的人……。

第5集

  湘琴带克莉丝汀去吃自己父亲作的料理,克莉丝汀看见阿金,说自己已经找到梦中情人,那个人就是阿金!标准的一见钟情。湘琴讶异克莉丝汀的怪异口味,克莉丝汀对湘琴说自己在英国有个父亲许配的未婚夫,而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丑八怪。

  克莉丝汀缠上在学校餐厅工作的阿金,阿金尴尬,故意提出高标准的择偶条件,那个女孩要是能相夫教子的传统女性,要会花道、茶道、料理、裁缝…。克莉丝汀勇敢接受挑战。

  湘琴带克莉丝汀回家,请求妈妈改造克莉丝汀成为传统的好女性。妈妈也燃起昂然兴致。密集的新娘训练下,克莉丝汀努力学习,每天在学校都跟阿金报告自己的学习进度。阿金把克莉丝汀的努力看在眼中,却假装不为所动。

  妈妈给克莉丝汀穿上旗袍,克莉丝汀一乐之下穿着旗袍跑到学校餐厅给阿金看,阿金看了虽然欣赏,还是别扭地说外国人不会变成中国人,克莉丝汀难过离去,湘琴指责阿金糟蹋克莉丝汀的用心,阿金反省,冲出去追克莉丝汀。

  沮丧的克莉丝汀被从英国追到学校的未婚夫阿鲁邦找到,要克莉丝汀回国,欲强吻克莉丝汀,阿金阻止未婚夫,阿金发现未婚夫长得很像直树,两人为了克莉丝汀大吵。克莉丝汀主动对阿金献吻,向未婚夫表明自己对阿金不变的心意,未婚夫阿鲁邦只好放弃,负气离去。而阿金被克莉丝汀的吻吓昏。

  克莉丝汀与湘琴在保健室照顾阿金,克莉丝汀批评直树外表不佳,两人为彼此差异极大的审美观吵了一架。但这些波折下来,两人已成至交好友。

  身处异乡的克莉丝汀为感激湘琴的照顾,于是请湘琴吃大餐,湘琴抓住机会猛吃,而造成身体不适在家休养,而此时直树与教授去参加研讨会要三天不在家。

  妈妈小题大作宣布湘琴怀孕,这个消息马上传满校园,妈妈爸爸对湘琴悉心照料,还买了堆婴儿衣物,湘琴对孩子也是万般期待。

  研讨会结束回来的直树没跟着家人起哄,冷静地带湘琴去看医生,才发现是胃炎,一场误会。

  家人失望失落后,直树对湘琴表示其实自己在听到湘琴怀孕时,有几分钟觉得自己可以当爸爸了,其实当爸爸的感觉也不错,两人于是就上床做孩子。

第6集

  湘琴收到学校寄来的通知单知道自己学分不足而无法毕业,伤心的湘琴表示自己不想念,要专心作直树的太太,直树指责湘琴生活没有目标,拿自己当借口逃避现实问题。湘琴气直树是个不需努力的天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苦,加上裕树在一旁数落湘琴,湘琴离家出走。

  湘琴跑去投靠纯美,得知纯美已经可以毕业,湘琴对自己吵架理由更是开不了口,再加上纯美与男友阿布感情浓烈,湘琴更闷,于是改跑到留农家暂住。湘琴担忧直树会不会因为自己不在而寂寞,想到失眠。

  在学校时,湘琴去偷看直树有没有因为自己失踪而落寞,发现直树一如往常,湘琴更是生气。妈妈要直树给湘琴一个台阶下,要直树带湘琴回来,直树不肯。

  离家三天,直树对湘琴依然不闻不问,湘琴感到忧虑,不敢想象直树完全不想理会自己。湘琴发现自己给留农家人添麻烦,于是借口要回家,离去。

  裕树知道湘琴投靠留农,裕树觉得湘琴的离家自己在旁推波助澜也有责任,当裕树带着小可爱到留农门外守着时,发现湘琴正好要离开留农家,裕树跟着徘徊街头的湘琴,发现湘琴上了陌生人的车,裕树紧张。

  诱拐湘琴的男子说要让湘琴当模特儿,说这是让人刮目相看、自立的好机会,那正是湘琴要向直树证明的,湘琴于是答应那男子的要求。

  直树在家被妈妈斥责自己对于湘琴的冷漠时,正好接到裕树的电话。

  湘琴发现自己是被找来拍A片的,湘琴害怕抵抗,这时大狗小可爱与裕树解救了湘琴。裕树劝湘琴回家,湘琴表示自己太依赖直树,在自己没找到目标前,湘琴不打算回家。站在暗处的直树听见湘琴的话。

  湘琴在学校偷看直树,仍无法相信自己是直树的太太,湘琴许下心愿,要成为配得上直树的女人。湘琴到烧腊店打工,也住在烧腊店里。湘琴老是作错菜、算错钱,让店老板十分害怕。这时直树的妈妈来找,湘琴问起妈妈过去对自己的期望是什么?

  在学校,湘琴把自己的状况告诉好友,说自己不与江见面了,要他们别让直树知道,但也因为不见直树,湘琴感到落寞。

  烧腊店里,直树突然来这里吃饭,湘琴震惊,而湘琴的笨手笨脚害得直树噎到,湘琴在直树指导下终于抢救了直树,这样的合作让湘琴确认自己要当个辅佐直树的护士,直树把湘琴接回家,两人言归于好,恩爱如往昔。

第7集

  刘农交错论文、纯美延毕、湘琴学分不够加上要转系去念护理系,于是三人都留级了,而只有裴子瑜顺利毕业。

  克里斯廷向湘琴抱怨阿金的冷漠,说自己也该回英国了,但阿金要是开口,自己就会为阿金留下,湘琴决定帮克里斯廷敲开阿金的心。

  湘琴替阿金办了生日会,会上,克里斯廷送阿金亲手织的毛衣,阿金闹别扭,嚷着要克里斯廷快回英国。克里斯廷落寞离去,湘琴告诉阿金克里斯廷真的快回英国了。阿金反省自己的不是。直树怪湘琴不该去刺探阿金的心意,这样反而会让阿金退缩,顺其自然才会让真心展现。

  克里斯廷回国当天,阿金在幸福小馆安静地想又想、工作心不在焉,最后一秒才决定去机场。湘琴送克里斯廷过海关后阿金才赶到,阿金穿着克里斯廷的毛衣要强行过关求克里斯廷留下,却被警员阻止,阿金大声叫出对克里斯廷的爱意,但克里斯廷已经离去。

  没了克里斯廷,阿金失魂落魄地在幸福小馆工作,此时克里斯廷又出现了,原来她受不了没有阿金的英国,求阿金准许自己留下。阿金嘴硬地抱怨自己又要被克里斯廷拖累,但其实自己心里甜蜜。

  直树帮湘琴补习,湘琴强迫直树答应只要考过转护理系的考试,就一起约会,这样才有努力的动力。而湘琴终于考过,满心期待与直树的约会,这是两人第一次正式约会。湘琴为这个约会严谨规划。直树只觉得无聊。

  湘琴转入护理学院的第一天,认识了可爱温柔的智仪、活泼热情的妮娜、热血的启太及美男子欧阳干。发现大多数的护理系学生多以直树为偶像,湘琴不敢表明自己身为直树太太的身份…

第8集

  笨手笨脚的湘琴努力学习当一个护士,疲累不已。约会的规划没有一件照本执行,湘琴有些闷。

  湘琴被同学们拉着去侦察直树的太太,一群人在直树家门外守候,此时裴子瑜与直树一起走进家门,同学以为裴子瑜就是直树的太太,纷纷自叹弗如。湘琴不想在学校跟直树扮演陌生人,越来越想向朋友表明自己是江太太,因此在学校学习时更是心不在焉。好不容易说出口,人家只说她在开玩笑。这时直树正好来找湘琴,大家才相信。湘琴以为自己的谎言会被朋友斥责,没想到他们并没生气,反而说直树的太太是湘琴这样的人,就不用放弃直树。

  湘琴超怕打针,也因为湘琴太迷糊,同学没人敢让她练习注射。连直树都拒绝当她的实验品。湘琴对直说提议起朋友们热烈要求的联谊聚餐,直树表示没兴趣。

  最后抽血课由启太教湘琴练习猪肉,湘琴错误连连,启太对湘琴大声斥责,这时经过的直树却对湘琴不理不睬,启太无法接受直树对自己的太太这么冷血。此时智仪温柔地替启太抽血,看在湘琴眼中,湘琴以为智仪喜欢启太。湘琴因为抽血的挫败,怀疑自己能否成为护士,这时湘琴探知直树与医学院的同学有聚会,湘琴不怀好意地探问。

第9集

  直树与朋友聚会时,发现湘琴与她护理系的朋友已经在餐厅等着他们,一群人只好一起喝酒。湘琴首先喝醉睡着,启太自愿送湘琴回家,直树出面阻止,要启太别管自家的事。启太展现对湘琴的关心在意,直树也看出来了。湘琴对直树表示要凑成启太与智仪的恋情,直树欲言又止。湘琴故意让启太与智仪学校实习时分在同组,增加两人相处机会。

  在家中,湘琴说护理系即将要去解剖大体,直树要湘琴作好心理准备。在学校,老师宣布其实护理系只是参观大体,智仪难过抗议,原来她最爱帮人打针开刀,而此时湘琴也得知了智仪其实对启太没有兴趣。参观大体解剖时,湘琴害怕晕倒,启太把湘琴抱去医护室。启太几乎要亲湘琴……直树出现,直树要启太别对湘琴对动手,而启太认为自己比直树更会替湘琴着想,两人敌对。

  妈妈提议全家一起去江家别墅散心游玩,由于湘琴还有作业要完成,不得以只能带上同组的其他四人。度假时,湘琴始终没有与直树独处共享浪漫的运气,为此湘琴抱怨,也把直树对自己的冷淡对启太说。裕树看见温柔婉约的智仪,对智仪颇具好感。

第10集

  裕树原本对智仪很有好感,但看见智仪杀鱼的狠样后,幻想破灭。

  湘琴对直树提议两人在民宿多留几天,直树有事拒绝,启太劝直树多陪老婆,直树要启太别管,湘琴怪直树说话过分,没想到直树却说不如湘琴与启太留下来,湘琴生气跑开。启太追上湘琴,要湘琴对直树死心。回到江家,直树与湘琴的关系陷入冰点。湘琴回想起被启太追到后,自己对启太的心意打哈哈开玩笑带过。

  回到学校,湘琴见启太的态度一如往常,以为那天在民宿启太的告白是个玩笑。这一周内大家准备学校考试,直树与湘琴的关系持续在冰点里。考完后,传津急着问直树考得怎么样,直树说自己状态不好,湘琴想要关心直树,直树却拒绝湘琴的关心,离去。此时启太对湘琴表示自己在民宿度假时对湘琴的告白是真的,不是玩笑。干干察觉启太对湘琴的心意。传津认为自己夺冠有望,跑去问教授名次,发现自己又是第二名,传津失望撞墙。

  直树去幸福小馆吃饭与阿金聊,聊起最近对湘琴的心情,阿金点破直树,说直树是在吃湘琴与启太的醋,直树讶异。湘琴与直树的关系依然在冰点,湘琴的期中考成绩奇差,这时好友纯美宣布自己怀了男友阿布的孩子,即将结婚…

第11集

  好友纯美宣布自己怀了男友阿布的孩子,即将结婚。纯美求湘琴一起去见阿布的母亲,湘琴够义气地答应。湘琴在家向直树报告这个消息,但直树反应很冷淡,对于两人即将到来的结婚纪念日,直树也不想庆祝。湘琴向直树发飙,抱怨直树根本不爱自己,只有自己爱直树,湘琴气得离家出走。湘琴去幸福小馆投靠阿金与克莉丝汀,说自己以前只要能看见直树就很开心了,现在居然越来越贪心,希望直树看着自己。两人安慰湘琴,湘琴大醉睡着。

  在学校,启太要求湘琴与直树离婚而跟自己在一起,启太向湘琴表白,湘琴震惊。此时直树出现,向湘琴表达自己最近的心情,直树发现自己在湘琴出现之后,才开始有了人类那种纠结混杂的情绪,所以自己很需要湘琴,只有湘琴在身边,直树才能作真正的自己。湘琴感动,重回直树怀抱。两人重修旧好。干干劝启太看开,说启太只是想拯救自己心目中那个不幸的湘琴。妈妈对直树与湘琴的结婚纪念日万分期待,瞒着两人偷偷规划宴会事宜。

  纯美与湘琴一起去见阿布的母亲,没想到阿布的母亲百般数落纯美,身为好友的湘琴气不过,翻桌大骂。阿布的母亲离去,湘琴才惊觉闯了祸。阿布怪湘琴冲动,纯美站在湘琴这一边,说如果湘琴不发作,自己也会作同样的事,阿布与纯美大吵说要分手,湘琴吓到万分自责,不希望纯美成了未婚妈妈,努力劝纯美与阿布,希望两人和好。

  结婚纪念日当天,湘琴发现纯美站在学校屋顶,以为纯美要跳楼,赶紧冲上屋顶陪着纯美。后来才知道纯美只是心情低落,纯美察觉自己不能没有阿布。这时纯美肚子痛了起来,让湘琴吓坏,大叫直树。直树与湘琴送纯美到医院,阿布赶至,表白自己想过要逃避、怕当父亲,但现在阿布发现纯美的重要。纯美的孩子保住了,阿布与纯美和好如初。湘琴与直树这一折腾,完全忘了自己的结婚纪念日,而妈妈替两人办宴会的事也抛在脑后。妈妈在宴会会场气恼不已。眼看赶不上宴会,湘琴与直树自己跑去坐摩天轮吃蛋糕,庆祝结婚两周年,两人有小小的浪漫。

第12集

  由于启太对湘琴告白,两人之间仍有些尴尬。湘琴的打针技术超差,老师给湘琴补考机会,但湘琴找不到同学来练习,启太于是自愿当湘琴的实验品,两人因此尽释前嫌,启太知道湘琴为了直树而去当护士,祝福两人的婚姻。隔天,直树用自己当试验品,让湘琴练习打针抽血。

  护理系有传统的戴帽式,湘琴期待戴帽式后能收到直树的花,但直树因为又要去外地参加医学会议,当天会不在。湘琴大失所望。干干极力希望能当戴帽式的代表,但是却因为身为男性而遭拒。干干心碎,而湘琴因为是江直树的太太,被任命当宣示代表。戴帽式当天,湘琴想办法让干干代替她上台,干干圆梦,感动不已。典礼后,湘琴一个人待在会场,此时直树出现,原来他会议一结束,马上搭车回到湘琴身边,替湘琴戴帽。

  湘琴到直树的医院实习,却被安排照顾一个刻薄的老婆婆罔腰,湘琴被当奴隶使唤。又因为身为医院偶像江医师的太太,湘琴被医院里的护士排挤。湘琴向直树抱怨,但是直树要她自己处理。启太负责的病患是一个叫秋贤的女孩,秋贤对启太有爱意。老婆婆得知湘琴是直树的太太,脸色大变。原来老婆婆是直树的 FANS ,她无法容忍湘琴独占直树,于是更加奴役湘琴。而湘琴看见同学们都与照料的病患关系很好,只有自己相反,不胜唏嘘。老婆婆不断小题大作,装病骗湘琴,湘琴伤心懊恼。直树劝湘琴放弃护士之途,认为这个工作超过湘琴所能负荷…

第13集

  直树劝湘琴放弃护士之途,认为这个工作湘琴超过湘 琴所能负荷。湘琴被护士长告知不需再照顾老婆婆,湘琴向老婆婆告别,发现老婆婆得肺炎,赶紧找来医生医治老婆婆。湘琴这时发现老婆婆的亲人都不来探望,湘琴热血地要替老婆婆当夜间看护。这才知道老婆婆的的心里,原来老人家需要的就是一个安全感,尤其像他家人这样不闻不问,无形中会把有能力的医生直树当作靠山,投射一份如亲人般的亲昵。湘琴体谅老婆婆的心意,摸出了与老婆婆的相处之道。

  实习结束,同学们与病患临别依依道别。

  学校毕业典礼,湘琴的同学有各自的前程规划。纯美怀孕六个月,即将与阿布完婚,刘农即将到音乐杂志社任职。

  纯美邀请湘琴当婚礼的亲友致词人。湘琴为此紧张万分,狂背书上写的制式致词。湘琴陪纯美去挑餐厅,却碰见阿布带着阿布母亲来,湘琴与阿布母本就有过不愉快,这时两人间更加紧张。阿布母完全掌控两人的婚礼,湘琴本要发作,纯美却忍下。湘琴发现自己没有婆媳问题是件多幸福的事。

  纯美的婚礼上,湘琴致词时喝醉酒,阿布母大发飙,纯美驳斥阿布母,这时阿布站在纯美这一边,两人甜甜蜜蜜。纯美向阿布母开诚布公,原来,阿布的母亲无接受自己的儿子奉子之命突然结婚,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儿子突然被剥夺,纯美要阿布的母亲放心,说阿布的母亲不会失去儿子,反倒会多了个女儿与孙子。

  在学校,湘琴学到分娩,认识到分娩所可能发生的危险,而此时怀孕的纯美告诉湘琴自己有胎位不正的问题。

  启太开始借故脱队,同学好奇跟踪,发现启太是去帮秋贤作复健,鼓励秋贤。湘琴由衷希望启太这次能谈成恋爱。启太向湘琴等人解释,秋贤车祸伤愈后却还是站不起来,可能是因为心理因素导致无法站起。

  湘琴陪纯美开车去求安胎符,回家途中纯美的羊水破了…

第14集

  湘琴开车送纯美到医院,差点撞上秋贤,此时一直无法站起的秋贤突然站起闪躲,启太大惊。直树责怪湘琴不该开车。

  纯美顺利生产,原本胎位不正的婴儿被湘琴一吓,胎位变正,生下女婴。

  秋贤向启太表示现在自己会走了,怕因此看不见启太,启太安慰秋贤。两人终于踏上恋情的第一步。

  大学校庆会要到了,这次要选出人气王与人气女王,而当选的男女两人要当众接吻,湘琴认为直树一定会当选人气王,所以自己一定要努力选上人气女王。

  阿金找湘琴说话,湘琴发现阿金欲言又止,湘琴回家问父亲,父亲表示阿金已经有实力开业了,只差信心。湘琴担忧阿金与克里斯廷的未来。

  校庆开始湘琴努力拉票,这时阿金向湘琴表示爱克里斯廷,但是自己只是个未出师的厨师,没有信心。湘琴鼓励阿金勇敢向克里斯廷示爱。

  校庆结束时,阿金的肉羹摊得到第一名,而人气王由直树当选,人气女王是克里斯廷当选。两人正要接吻时,阿金阻止并向克里斯廷示爱。克里斯廷的苦恋终于修成正果。湘琴懊悔自己不该浪费时间拉票,而应该陪直树享受校庆,直树吻沮丧的湘琴,安慰了湘琴。

  直树通过替代役甄选,要去马祖外岛,湘琴无法接受要与直树分开,又气他没跟自己商量,湘琴发脾气,不跟直树说话。

  直树找阿才聊聊,原来直树考虑要把湘琴一起带去,但是又顾虑到湘琴的学业与适应问题,担心自己忙于替代役的医务工作,没有余力照顾湘琴。这段话被湘琴偷听到,湘琴感动于直树为自己的着想。

  直树的大学毕业典礼,湘琴看着台上致词的直树,想起与直树、同学的种种心中感慨万千。

  在空教室里,湘琴对直树说自己一年后会拿到护士执照,然后去马祖找直树,要直树等她不许花心。

  港口边,湘琴送直树坐上往马祖的台马轮,离情依依…

第15集

  湘琴在学校、家里时常想到直树不在而触景伤情,常恍神作错事,终于忍不住想念的心,跑到马祖找直树。

  湘琴埋伏在直树实习的医院偷看直树,发现有对母女与直树状似亲昵,湘琴十分紧张。湘琴最后还是被直树发现,直树留湘琴过夜,解释后,湘琴才知道那对母女的小女儿君雅是个心脏病患,但是却不愿意开刀,所以才来找直树商量。

  在医院湘琴向直树告别时,君雅得知湘琴是直树的太太时大发脾气,硬要直树娶自己的妈妈,直树说不可能,君雅受挫心脏病发。君雅只是小发作,但是依然拒绝开刀。湘琴与君雅的母亲谈过后又热血起来,自愿说服君雅开刀。

  湘琴在马祖暂且住下,守在君雅身边,终于说动了君雅开刀,原来是君雅喜欢直树,因为自己太小所以才想要直树跟妈妈结婚,湘琴说如果开刀就介绍一样帅气的小直树──裕树给君雅,所以君雅才答应开刀。

  开刀时,君雅问直树为何当医生,直树原来是因为湘琴之前的一段话而想当医生,只是湘琴完全不记得了。

  湘琴要求裕树替好美预习,裕树勉强答应。裕树严苛地替好美补习。

  妈妈和湘琴邀请好美来家里参加端午节派对,湘琴办游戏,游戏最后由裕树与好美获胜,规定获胜的两人要接吻,裕树生气说气话,好美难过跑开。

  裕树追上哭泣的好美,好美心情纾解。好美努力念书,但是对考试还是没信心。

  考试当天,裕树发现好美居然缺考两科,裕树大为光火指责好美,觉得自己在好美身上浪费了时间。好美只好上另一所高中。

  裕树遛狗时遇见兽医,兽医告诉他之前,小可爱受伤被一个小女孩送来医院,那个小女孩就是好美,而那天正好就是考试当天,裕树这才知道好美缺考的原因。裕树冲到好美家向好美道歉,裕树抱紧好美。

  又是一段湘琴想念直树的日子……

  湘琴决定与父亲去乡下扫母亲的墓,没想到此时直树放假,从马祖回家,湘琴犹豫不能与直树相聚,直树却自己说要去,父女两都面有难色。

  坐客运时,父女沮丧地要直树要有心理准备。到了乡下下了车,直树看见热闹的欢迎队伍,全是吹西索米的乐队,都是乡下纯朴的乡亲父老,湘琴与父亲觉得爱吵热闹的亲戚很丢脸,直树见怪不怪,一派冷静…

第16集

  湘琴小时候母亲就去世了,这时看见母亲的照片、听见爸爸与直树聊起母亲的事,感觉与陌生的母亲多了几分亲近。

  湘琴见直树祭拜母亲的墓,感到幸福,在心里向母亲介绍自己的老公给母亲认识。

  湘琴考过护理人员的国家考试,打算隔天直奔马祖向直树报告这个好消息。

  隔天却是台风天,湘琴在狂风暴雨中搭上台马轮,极度害怕自己会在此遭受不测,似乎就要与直树生离死别……

  一番折腾后终于到达马祖,但已是夜深人静。湘琴在门口敲门没人应,以为直树不在家,不禁大哭,原来直树是在屋顶上作防台补强。两人终于开心团圆。

  湘琴回到学校后,因为马祖的医院无实习空缺,湘琴只好留在康南医院实习,湘琴在医院依然时常出错,记不得医院的地理位置。在医院里认识花花公子外科医生熙恒,尖酸的脑外科医生杜泽森。

  在医院里,湘琴是病患眼中的鬼见愁,要是被她抽血就会血流成河,引起骚动。护士长提醒湘琴要更加努力,否则以后只会成为直树的累赘。

  湘琴在医院更加卖力工作,夜晚还一个人在医院里认路、熟悉环境。护士长把湘琴的努力看在眼里,替湘琴找到直树在马祖服务医院的护士空缺,湘琴开心。

  没想到湘琴在与熙恒巡房时却遇见直树,湘琴大惊,才知直树已经转回康南医院服务,赶紧请护士长收回成命。

  回到家里,妈妈举办了庆祝夫妻同房的欢迎会,湘琴与直树再度在一起,湘琴感到幸福…

第17集

  在医院里,湘琴立志要当直树的好帮手,熙恒医生是直树的指导医生。但直树却比他受欢迎。

  开刀时,湘琴当杜泽森的助手,状况连连,不但怕看开刀还太过紧张把钳子刺到杜泽森的手。这让大家怀疑她的能力,湘琴也对自己失去信心。

  一夜突然有车祸病患上门,直树明知实习医生不能开刀,但还是当机立断要替病患开刀,在人员不足下要求湘琴当助手,湘琴临危授命紧张万分,也担心着直树的前途……

  开刀时湘琴还是慌慌张张的,但在直树带领下,湘琴看见直树的专业与专注,湘琴终于当了个称职的护士。术后,湘琴对直树赞叹,这时直树却抱住湘琴,直树这时才显露出初次医治重症病患的害怕。

  由于直树自行替病患开刀,医院开惩处会议,直树认为自己是为救病患没错,眼看就要惩处直树,在门外偷听的湘琴冲入替直树说话,加上护士主任清水说情,肯定直树的医术,医生们讨论后决定只罚直树写悔过书。

  裕树找直树谈,问他怎么会喜欢湘琴,直树说自己可以做到世界上 90 %的事,而剩下 10 %自己作不到的事,湘琴却可以做到。直树说裕树对好美的心情就是在吃醋。

  裕树到好美学校门口等好美,与好美开诚布公说自己听见好美说自己没男友,好美说因为觉得自己不是裕树女友才会这么说,感觉不到裕树喜欢她。裕树吻好美,向好美告白,两人正式交往。

  直树在医院工作劳累,回到家还要看湘琴的看护计划,没有休息时间。

  在医院,阿金抱着烫伤的克里斯廷要直树医治,阿金发现只要一有问题,直树还是最值得依赖的人。

  湘琴发现直树工作繁忙,身心压力大,但是身为妻子湘琴却什么也没作,湘琴自责。于是湘琴精心料理便当,带到医院给直树,却从楼梯跌下,直树护住湘琴而被压伤昏迷,湘琴大惊。

  急诊室外,湘琴因使直树受伤而焦急担忧,后来才发现直树是小腿骨折,昏迷是因为直树缺少休息营养不足。湘琴自愿负起责任照顾直树,但湘琴的照料只是让直树更累,湘琴私下替直树收下直树的工作,偷偷替直树分劳写这些病历报告,要让直树安静休养。

  湘琴也因为护士工作加上分担直树的工作,因而身体不适,终于在医院昏倒,于是作了一次医疗咨询。

  其它医师来质问直树的病历报告,直树这时知道湘琴帮他作这些工作,直树怪湘琴把事情作糟,湘琴泣诉自己的无能,但她的作为都是为了直树好,直树体认湘琴的用心,怪自己没能力接好自己妻子才会受伤,这次住院让他明白患者的心情与湘琴坚强的看护 …

第18集

  阿金向克里斯廷求婚,但是克里斯廷却不答应,阿金大受打击。阿金潜入医院察看克里斯廷是否交了新男友,克里斯廷这时知道阿金有多在乎他,克里斯廷表白她拒绝的原因是自己的身体有不为人知的伤疤,克里斯廷不愿意身上的伤口坦漏在阿金面前。阿金为了让她了解自己的心意,于是把自己扮丑,像是烫伤,克里斯廷难过,却不离不弃。两人心意相通,阿金再次求婚,克里斯廷答应。

  湘琴的生日即将到来,湘琴想一想,发现自己从没收过直树的礼物。湘琴要直树空下自己生日当天,见湘琴这么努力安排生日的事,直树答应生日当天与湘琴约会。

  为了约会湘琴精心打扮,却在赴约路上遇到车祸伤员,湘琴忘了约会替病人急救,送到医院,折腾了大半天,湘琴到约会的地点已经是夜晚,湘琴此时的装扮凌乱带血,又以为直树已经回去,想到直树要帮自己庆生的计划泡汤,难过哭了,直树此时出现,看到好像受伤的湘琴,生气又担心。

  直树带湘琴到自己的研究室,秀出湘琴之前送给他的所有东西:像是迷你袖珍小屋、按摩器等等,湘琴见直树一一保存,十分感动,这时直树送给湘琴象征真爱的钮扣戒指,两人一片甜蜜。

  第一美形男模 NOBU 到康南医院看病,护士们期待着美男到来,却发现 NOBU 骄傲无礼个性又差,湘琴斥责 NOBU ,这时 NOBU 却紧抱她,直树出现看出 NOBU 就是长大后的阿诺,邀请阿诺到家里。湘琴讶异小时候如天使般的阿诺,长大后居然成了恶魔,希望阿诺跟裕树见面后可以恢复小时候的清纯 …

第19集

  小时候与阿诺亲近的裕树期待着长大后的重逢,阿诺到访后,裕树却失望地发现阿诺变了。(好美也在)好美替裕树的妈妈去买东西,回来路上遇见阿诺,阿诺听着好美说着与裕树的交往过程,阿诺突然引诱好美恋爱。裕树这时看见,与阿诺起争执,阿诺忽然昏倒。

  阿诺旧病复发住院,湘琴问起阿诺家庭的状况,得知阿诺父母离异,而阿诺也完全不相信人性。阿诺完全把湘琴当佣人使唤。阿诺对湘琴说起自己的转变,说出原本看不起他的人,在他成了模特儿后变得趋炎附势,阿诺看透人类丑陋的一面,要湘琴不要以小时候的印象对现在的阿诺存有幻想。湘琴觉得阿诺很可怜。直树建议阿诺动手术把肾脏囊肿病 ( 印象中是癌症 XD) 根除,阿诺拒绝。

  湘琴见直树辛苦研究阿诺的病,湘琴心疼。直树再次建议阿诺动手术,阿诺不但拒绝还出言讽刺,一旁的湘琴气恼怒斥阿诺,说出直树之所以决定当医生就是为了医治阿诺,阿诺一直在大家心里,要他一定要动手术,湘琴说完后跑开。阿诺对直树说出自己怕动手术的原因,他怕手术要是失败,自己的人生算是啥呢?他很怕死……

  阿诺找到湘琴,答应动手术,想要把荒唐的过去重新来过。阿诺动手术,湘琴相陪。阿诺手术顺利、康复。湘琴与直树去幸福小馆吃饭,这时克里斯廷的爸爸来找,发现女儿要嫁的阿金,觉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女儿,在他认可前两人不能结婚。

  到阿金家,克里斯廷的爸爸无法接收这样的小窝,拿出克里斯廷老家的照片,才发现克里斯廷原来是有钱人 家大 小姐,湘琴与直树认为阿金的长处就是厨艺,于是要以厨艺打动克里斯廷的父亲。

  为了明天要做出让父亲满意的一餐,阿金伤透脑筋,直树给了阿金一些建议……隔天,阿金做出来的菜淡而无味,克里斯廷的父亲不认可,而克里斯廷也怀疑阿金故意作难吃的菜,不想跟她结婚,阿金难过走开。此时直树出来解释,原来是直树一看克里斯廷的父亲就发现他有糖尿病,告诉阿金,所以今天作的菜才会不油不甜。发现阿金宁愿放弃结婚也要顾住自己父亲的健康,克里斯廷和父亲大为感动,接受了阿金。

  没想到克里斯廷的父亲竟要求阿金入赘英国,阿金不愿,便带着克里斯廷私奔 …

第20集

  流行性感冒蔓延,直树家中也无法幸免于难,全家只剩直树与湘琴两人没有感冒,直树与湘琴要照顾家人,也要去医院工作。到医院之后,湘琴发现许多的同事也都感冒了,人力不足使她要到小儿科帮忙,工作也显得异常忙碌,直树与湘琴也不得不加班。

  一个母亲抱着儿子焦急地来就医,直树医治好小孩后,母子相拥的画面让湘琴感动,湘琴感觉到母亲力量的伟大,与直树分享这种感觉。不料这时湘琴却突然昏倒,以为自己也感冒了。湘琴在家人围绕中清醒,正要吞感冒药的时候却被直树阻止,原来湘琴有可能是怀孕了。

  原本江家还沉浸在湘琴可能怀孕的喜悦中,没想到隔天湘琴却突然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大家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万分。直树更是感到措手不及,他从没想到时刻围绕在身边的湘琴会无故消失,直树发现自己有可能就这样失去湘琴,这是直树第一次有失去湘琴的恐惧。

  究竟湘琴发生了什么事情会不告而别,焦急的直树可以找得到湘琴吗 …

  全剧终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