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承希为了替被非礼的妹子出头,愤而痛殴继父。事后被警方拘捕,被控谋杀,而指证他的人就是表兄弟立言,由于证据确凿,承希被判入狱。十年后,立言已成城中才俊,出狱的承希却一无所有。承希深知自己没有杀人,势要查出真相。没想到立言当日实是作假证供,而他与承希继父更有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

  张承希(郑嘉颖)被控谋杀继父罪名成立入狱,服满十年刑期后出狱旋即展开复仇计划,目标人物正是总角之交的表哥唐立言(郭晋安)。言于公证行任职,为人忠诚可靠、翩翩君子,从不怪责脾气火爆的希处处对他提出的无理指控,还花尽心机为希翻查案件,协助找寻真凶。希与言本是推心置腹的好兄弟,如今各有图谋、互相猜疑,但二人的心竟系于同一个女人。

  希自感受冤狱十年,尽失自信,幸得当年任职记者的义工利佩嘉(蒙嘉慧)到狱中探望及开解,令希重温人间暖意,可惜嘉与言早成一对,嘉虽欣赏希却对言情深似海,甚至答应嫁给言,但当她接二连三收到多封匿名信后,才惊觉……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因妹妹张颂思被后父曾树梁非礼,张承希气愤之下把梁打伤。梁后来证实死亡,希成为疑凶。法庭上希的表哥唐立言指证希令他入狱。十年后,言及妹妹凯敏到医院送父亲唐学仁及母亲唐苏丽芬回家,祖母唐李娥提醒大家当日是希出狱,众人回想希因为母亲刘洁仪改嫁才变得反叛。希出狱后妹夫杨健业欲叫他上东莞打工,不想希在家长住。言的公司收到死亡恐吓信,后来其家亦被人放火;希忽然出现更说言搬家亦无用。言聘请保镖守护家人,但他的私人保镖被希支开,言亦被埋伏在车内的希打晕。

第二集

  希把言强掳到悬崖边,要言解释为何嫁祸于他,纠缠间两人更双双堕海;警方发现言昏迷在沙滩上,送院后无大碍。言找朋友查探希杀梁的档案,尝试为希找出真凶。言的保镖发现坐驾遭人破坏,公司亦遭人纵火,众人怀疑是希所为。言从纵火狂徒留下的打火机,知道不是希所为;言忆起瑞的手下钢牙超曾用类似的打火机,李sir立即把他拘捕,证实与希全无关系。重案组未寻获希的尸首,认为希未死,可能会报复。言经调查后,感凶手可能另有其人。敏知言想帮助希,到公寓找希不果留下字条,但希早已驾车直往言的公司去。

第三集

  希见言出现二话不说把车撞向言;二人在纠缠间,言说出相信希并没有杀人;言拿出档案内的照片,指有业公司纪念品的标志才获悉业与梁早已认识。李sir通知言到警署认人,言指希没有绑架他,令希不用被起诉。思知道业是真凶,但她不想失去家庭,只好求希不要告发。言为希查得真相,二人终冰释前嫌,言也放下心头大石。仪在天桥底看见希,见他自暴自弃感担心,只好找言去作说客。言知希不高兴时会到天台看飞机,遂到天台找他;言鼓励希要重新振作,更把他带回仪家居住。言对希说仪其实一直也没有放弃,依然关心他。

第四集

  希虽然搬回家,但母子间始终也有隔膜。希四出找工作,却不敢把坐牢十年的事说出。希遇上早年常到监牢探望他的义工佩嘉,才知她今日已成为今天的当红主播;希感到佩嘉没有看轻自己,对未来再次积极起来。希在家中同样看到业家俬公司的标志,惊觉业可能不是真凶。希再到业的议员办事处找他,仍查不出结果,但言是帮自己找出真凶,希摸不覑头脑,希知言有所图谋,但又不明言有什么动机。佩嘉介绍男朋友给希认识,希惊讶言竟是佩嘉的男朋友,对言更恨之入骨。

第五集

  言与佩嘉探访希,佩嘉更说言已为他找到便利店的工作。娥发现芬与言开联名户口,怕言会抢走芬的财产,出言要芬提防。仪因银行搬迁而把梁放在保险箱内的东西取回家,希发现梁与皮具厂可能有关连,调查后得知皮具厂在十年前遭大火烧毁,老板得大额赔偿。希遇上志勤,得知当年皮具厂是言负责保险赔偿,希立即找业查皮具厂老板下落。希知佩嘉想访问释囚,主动答应受访。仪看出希对佩嘉有好感,劝希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更不可抢去言的女朋友。敏代娥约希吃饭,希乘机偷看言的信件。佩嘉提议一起去烧烤,众人更邀希出席。

第六集

  希与业到东莞找巨荣,欲追查有关言罪证,但荣已身患重病。希答应接荣回港医治。仪找言帮忙到梁的旧居察看漏水情况,希一同前往。希向言查问如何推测业的杀人经过,言竟流畅地推断出来。回家途中言对希说已向嘉求婚,而嘉亦答应了。希迎接荣,要他交出证据,荣只答应在手术后才肯交出。言与嘉回家宣布婚讯,娥以家庭习俗为由阻止二人结婚。娥向嘉坦言不喜欢言,要嘉另找更好的伴侣。言指不会因娥所言而放弃婚事,嘉亦对言充满信任。言带丽芬到医院覆诊,遇上荣大感愕然。言不动声色跟踪希监视他的举动……

第七集

  言在业办公室门外偷听二人对话,听到希骂业刻薄要他做搬运工人。言怕希会说出业杀死梁之事,因此把希带走。希收到嘉的电话相约见面,终按捺不住向嘉示爱,嘉不懂面对只有离去。有客人到言的公司找麻烦,言得悉客人的主诊医生在荣住的医院驻诊,要求会晤该医生,目的想查出荣是否在医院治病。荣没有向希交出证据,更待希交了医疗费后更逃去无踪。希独自到酒吧买醉,嘉收到希电话怕他出事而到处寻找;希见嘉出现后立即拥着嘉并要他放弃嫁给言。仁提议言与嘉可在结婚前先订婚,言与嘉也同意。

第八集

  仪看见希出席订婚派对大为担心,希果然借醉闹事把言推下泳池。嘉以为希捣乱派对全因自己,对言更感内疚。希离家出走,更无助地坐在酒吧喝酒,突然被旁人的一句说话惊醒,终于知道怎样与言周旋。言收到希的来电,知希在昔日看飞机的天台上;言劝希不要冲动自杀,希非但没有跳楼,反而承认自己的错误。言鼓励他振作,更请希到他的公司工作。希回家后主动向仪要求拜祭梁,仪相信希醒悟而感高兴。希到言公司上班,遇上嘉时向她道歉。希与敏调查村屋有裂缝案件时,希救回差点从树上跌下的敏,令她对希另眼相看。

第九集

  敏回家后对希赞不绝口,娥知敏对希有意。嘉到公司找言时不慎滑倒地上,希怕嘉会有误会而刻意与她保持距离。希发现琳是公司的百事通,开始对她产生兴趣。言本与嘉同往长洲跟进抢包山受伤案索偿的保险调查,但言有事叫嘉独自前往。杰把长洲的调查交给希处理,希到长洲会合嘉;两人因赶不上尾班船而在长洲度宿;希怕尴尬情愿在沙滩等天亮。言认识了地产发展商周先生,而他欲购下仁和丽芬所住的大厦,他更请言当说客劝仁卖楼。娥觉言不怀好意反对卖楼,仁反而认为收楼价钱吸引;嘉知言为娥一事烦恼,代言游说娥。

第十集

  仁不理娥的反对,听言所说把楼卖掉吐现作投资。希从同事的口中得知,琳为安全把公司的重要文件和夹万锁匙分开摆放。希趁琳不在房间时,私自入内欲开启机密文件柜却被琳发现,琳却怀疑希对自己有意思暗自高兴。公司传出希暗恋琳的消息,敏听后吃醋直接问希是否喜欢琳,希直认不讳,令敏大为失望。嘉姊姊珊专诚从外国回港祝贺她订婚,珊更向嘉表示正与丈夫分居,要嘉好好珍惜言。嘉鼓励希追求琳,希见嘉全没醋意暗自心伤。希与琳放工时,琳不慎弄跌手袋;希替她拾起时看见公司的锁匙,于是暗中收起……

第十一集

  希回公司偷看机密文件,发现言有一百万流动现金。佩珊游说嘉开投资户口,言指劝她不要太投入。琳相约希到意大利餐厅吃饭,希知琳对自己有意,却改往大排档,令琳知难而退,琳虽不习惯也迁就希。希在大排档遇上花,认出她身上的颈链是仪当年托梁修理的颈链,怀疑她与梁有关系。嘉发现门外遭人泼红油;嘉质问珊,她把在加拿大欠债百万之事说出,更请嘉代她偿还债务。言听后答应替嘉解决问题。希再遇花更跟踪她,见花被包租公追租代她交租。花指梁被人所杀后令她和儿子德仔生活困难。希打听梁的事,德把梁留下的东西给希看,希暗自收起梁留下的录音带,有言的罪证。

第十二集

  希找到证据,急不及待找业商量;但业不慎把录音带卡在机器内。仁退休后私下向言说把退休金和卖楼的钱给他作投资。花到公司找希,原来要钱为德医哮喘,却给言发觉。芬与仁晨运时遇上意外被送院,言在医院内遇上花;言见思看到花时反应奇怪,终得知花是梁情妇。花为德筹医疗费,言见她没有钱代她付住院费用,更送花两母子回家。言在花家见梁留下之录音带。仪在希的手电发现花的照片,得知梁有情妇。希知言曾到花家,当赶至花家发现已失火;希更见仪被困火场,立即把她救走……

第十三集

  言向希问为何仪遇险,希指她欲上门找花晦气。花母子因去了海洋公园而避过一劫,花亦肯定是高利贷公司所为。希请业安排花母子回东莞治病,使言与仪也找不到他们。仁因心脏病突然入院,而需要大额的住院费。言向芬坦言周转不灵,娥认为言自私不肯出钱救仁。言经济上有些压力时杰安排言见金达行的老板,希望言对调查宽松处理;希更拍下杰收取利益的照片,再找一些言受贿的罪证。仁过世,娥欲将仁风光大葬,但言指仁遗愿是火化,娥指言心怀不轨,言终把借钱给嘉之事说出;希找琳与勤一起指证杰收受利益,言决定辞退杰。

第十四集

  仁遗嘱指言为执行人,娥怕言夺走遗产坚决反对,芬认为娥对言成见过深。杰因被辞退一事找言晦气,更以刀指吓言。希见言有危险出手相助,被伤及手指。言追杰至天台,杰企图杀害他却失足堕楼。嘉与琳探望希,更说婚期可能延期,希暗自高兴。琳被希的冷莫态度弄得心烦意乱,嘉努力安慰她。娥不断说言以利剪指吓她,言表示娥可能患上被迫害妄想症。嘉带琳到希家为他作物理治疗,但希反应冷淡。娥发现仁的金鱼无故死在厕所内,娥指言杀死金鱼,但回到房中却发现金鱼仍然活着。芬与敏被娥弄至不知如何是好,娥最后更离家出走。

第十五集

  言在公园处发现娥,娥当众指言制造事端,嘉与敏及时出现把娥送回家。言公司迟出粮,同事指公司经济出现问题;希借机问琳,琳说言已找到资金注资。希对琳表示自己曾杀人坐监,希望琳对自己死心,琳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经嘉开解后,主动对希说不介意他的过往。娥为避开言独自走到仪家;娥向希倾诉,希提议娥可买针孔摄录机拍下言迫害她的证据。希见言交钱给琳出工资给员工,又加薪给各人,不明白言的资金从何而来。言发现娥暗藏摄录机,更把它们全部拆去;娥发现言漏拆的一部摄录机有拍下短片。娥相约希交收时,却因遇上意外重伤入院。

第十六集

  娥醒来发现光盘在言手上,知希出卖自己过分激动而病逝;希与琳终成为情侣。言利用仁的遗产在股场上大有斩获;芬因仁与娥之死受打击令病情恶化;敏知外国有手术可医治芬,要言从遗产内取二百万给芬作医疗费用,言指要考虑,兄妹因此大吵一顿。希从琳口中得知她的电子记事簿中有言的夹万密码。言与嘉看见希与琳约会,嘉替希高兴;希见嘉没有半点醋意暗自失望。敏趁言上班时把芬接到酒店暂住。希代言打电话给敏,言更借机在嘉面前说仁的财产炒卖股票蚀了。敏没有钱交房租找希帮忙,希却带言一同到酒店找敏。

第十七集

  敏知希站在言的一方,只好找同事Alex帮忙找公寓暂住。希提出到长洲旅行,琳开心不已;希待琳洗澡时,借机偷看了她的电子记事簿。言无意中听到Alex与敏通电话,向Alex暗示他不要多管闲事。希偷入言房中,发现言用仁的遗产赚了大钱,更把文件影印。言以Alex工作失当为借口辞退他,Alex指言公报私仇。希以匿名身分将言的文件交给嘉,让她自行决定是否调查言。言在街上遇上敏,劝敏认错回家,敏拒绝。敏发现芬自杀,医生诊断发现芬患上抑郁症,敏怕母亲胡思乱想,终向言认错与芬搬回家。

第十八集

  希在街上看见勤与Fiona吵架,希为怕勤伤心犯错,自愿陪他到保险公司,跟进董先生的保险个案。希发现董的索偿个案有问题;希跟踪言发现他私下与董会面。希把言与董的照片寄给嘉,嘉从言的计算机中发现他对董的申索人调查评级正面,开始怀疑言的诚信。言为嘉决定不接受董的行贿,但董却不肯罢手。嘉开始避开言;言怕失去她而感不安。希主动找言,暗示自己想多赚些钱,愿意代替勤调查董的保险个案,言答应让希加入。嘉无意中发现敏一直受言控制,更从敏口中得知言的恶行,对言渐失去信心。

第十九集

  嘉替仪修理她家中的打印机时,知道希是匿名送信人。嘉质问希是否想破坏她与言的感情,希只向说出将与言同去收受贿款,更会找出证据指证言。希准备录音设备后,找言与董会面。言突然指希反骨,更说仪看见嘉与希会面而通风报讯,二人更大打出手,之后更将希逐出公司。嘉因情伤欲放假,嘉为避开言,特意搬到琳与Fiona的家暂住。业提议希托琳搜集言的罪证,希却向琳提出分手。言到电视台寻不着嘉,于是找仪相助。仪助言以希的手提电话发短讯给嘉,嘉果然应约。

第二十集

  琳约希见面,以言的罪证以换取二人复合,但希拒绝。琳与Fiona发现嘉失踪后通知希,希要仪联络言;言接电话后直认与嘉一起,嘉亦说已与言和好。希到言家搜查觅得线索,终找到嘉。二人离开时遇上言,三人纠缠间言与嘉不慎堕崖。希带嘉往警署报案,言忽然出现控告嘉与希打伤他。勤为博取表现,趁言不在公司的时候为他调查董的保险个案,令言烦恼非常。董指言连累他要他赔偿二百万。敏误以为外国的医院将替芬做手术,但言指没有钱,令芬看清言的真面目。

第二十一集(大结局)

  希把言贪污一事告诉勤,勤说出早前为言做调查,希指言不会放过他,吓得勤不知所措。勤说出有申索人的签名文件已交回给言,希游说勤偷回来作证据。当勤欲动手时被言发现,言大骂勤反骨。言交十万元交给勤,要他与Fiona离开香港。琳觉二人可疑立即致电希。希知勤要离去赶往阻止。勤为逃避走至悬崖边,希怒骂勤为钱而出卖他。勤说不敢指证言,希气得以石头打伤勤;勤晕倒后希慌忙离去。勤醒来时见言站在他身前,勤以为言来帮忙,但他竟说要完成希未完成之事,两人争执,终于言堕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