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对上司不留情面;对敌人绝不手软;对下属铁面无私;对儿子过度专制……杂志社总编辑戈碧(汪明荃)独霸天下,她眼中只有“第一”,她的世界不存在 “输”这个字,当她以为自己掌管明天,甚至可以控制儿子戈德(黄宗泽)的未来人生时,一位平庸兼无品味的周丽敏(胡杏儿)以慢打快成功入屋做了戈师奶,敏更弃做警花转做杂志,令恶劣的婆媳关系火上加油,将战场由屋内搬到屋外。

  其后,碧因一宗不伦丑闻缠身被得力助手高宝宝(滕丽名)恶意陷害令其失势,加上儿媳不和,令碧意兴阑珊到离岛避静,就在此时,让她遇见了生命中的第二春——博学多才的阿叔毕平凡(许绍雄),令碧自我反省及学懂放下。当万事看似风平浪静之际,敏却揭发杂志社遭奸人陷害,正面临倒闭……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时尚杂志《Elva》总编辑戈碧出席时装大师的丧礼,红星Helen亦有出席丧礼,记者要求碧评论Helen的衣着,碧公开指她抄袭,令Helen当众出丑。碧乘车回公司途中,因没有佩戴安全带而被警员周丽敏截查,碧坚持不肯佩戴安全带,敏控告她阻差办公,碧被迫就范。碧进行拍摄工作时,敏误以为现场有炸弹,令她大出洋相;敏执勤时替小朋友取回被车夹着的玩偶,被戈德拍下过程。《Elva》被捣乱,敏调查期间遇上德,敏不禁对德生情愫。碧被Helen的影迷胁持,敏人急智生,向对方表示自己也是Helen的影迷,很痛恨「哥斯拉」,令碧听罢后大动肝火……

第二集

  Helen影迷胁持人质事件圆满解决,碧被送入院,敏特送上自制汤水向碧道歉,可是碧却看不起敏。碧发现蒋氏千金Gloria因食物中毒而入院,碧听后大喜。德为补偿母亲对敏的批评,带敏四处游玩,敏忍不住向德表白,德听后大惊,找碧商量。碧将德介绍给Gloria认识,Gloria对德一见钟情。德的广告意念被碧驳回,德与敏诉苦,敏特扮作德广告中的陉k来鼓励德。德鼓起勇气向Gloria推销自己的广告,令Gloria尴尬非常,但仍邀请碧母子出席派对,可是往派对途中,德却从新闻报道中惊见扮作陉k的敏被拉上警局,德大急下往找敏……

第三集

  家宝向碧汇报敏与德正热恋,碧要宝带大只佬往找敏,更多番暗示会对其家人不利。碧指敏没资格与德拍拖,更要敏顾全德的前途,德找不着敏变得心事重重;碧谎称如德能完成与蒋氏的广告,就不管德的私事。可是当德却惊闻敏被辞退后,沦落在茶曙U当伙计;德往找敏,但却被她赶走。碧安排德与Gloria到外地拍摄广告,德依母亲指示,但终在上机前认清自己对敏的感觉,并用巧计向敏求婚……碧听到德要与敏结婚,伤心至失踪,德终感动碧接受了敏,碧更想出要德在沙滩上举行婚礼。最终,德与敏在碧的「操纵」下,成扔毕角珧涹K…

第四集

  敏与德结婚后,由于敏被辞退了警察工作而一直闲置在家,当她欲做好主妇工作时,却令全家吃到肚痛。敏收到碧电话,要她送东西到杂志社,但发现只是一双丝袜,敏竟出言不逊;碧大怒,说出一番有关丝袜的专业理论,这反令敏想到杂志社工作。杂志社为碧聘请助手,于是敏应征,本碧表示不会起用她,但人事部却阴错阳差地聘请了敏。敏更说服碧让她做满七日试用期;七日限期将过,杂志社不见了最后定稿,众同事要敏负起责任。但原来稿一直放在碧处,碧于是借口留独力承担责任的敏在杂志社工作,更在家中教授敏打扮……

第五集

  敏衣衫不整连累碧出丑,气得指责宝没有好好看管敏。德带敏游玩散心,但回家后却见碧早已为敏准备好美容用品,敏感动。平凡坐了二十七年冤狱出监后,往找私家侦探调查一名「Fiona」的女子,但自己竟亦被碧调查。碧发现凡在杂志社当起清洁工人,不禁大惊;德得知凡对股票甚有心得,二人更为好友。碧要宝将凡曾入狱之事告诉全公司同事,欲利用群众压力迫凡离开,敏与德为凡据理力争,反令众人接受了凡。凡为感激德的平等对待,将自己因「Fiona」而入狱之事告诉给德知道,德夫妇听后,决定帮凡查出「Fiona」的下落……

第六集

  碧自见过凡后,忆起当年往事,更下定决心要辞退凡。宝忽然冤枉凡非礼她,幸得德出手解决,刚巧,敏在翻阅德的投资笔记时,被出版人阿Sam看到,敏得意下将德看中的股票告之Sam,Sam因此赚了钱,他更要德及凡到旗下的财经杂志中工作。敏为令德发奋工作,决定回去当碧助手,碧却要众人迫德回《Elva》,德竟辞职兼与敏离家出走。敏本亦辞职,但听过信的忠告后,决定留在《Elva》工作,来维持德与碧的关系。碧看到敏仍上班,却对敏视作透明,就连敏做错事,碧亦只连番指责宝,终令宝被骂得掩面而哭,敏在安慰宝时得知她身世……

第七集

  敏从宝的口中得知她是名孤儿,一直由碧助养长大,敏因此对碧改观。雪莲要德陪她到银行看股票行情,但其间雪莲紧张至作动,碧经过并不断安慰雪莲,但母子言归于好时,却遭莲破坏。碧怒到阿Tim的坟前,不断指责德的不是,刚巧凡带德夫妇拜祭阿Tim;碧被迫躲在树后,却因此听到凡在提醒德不应替莲投资,更以Tim的往事来提醒德。凡更表示誓要找出「Fiona」报仇,碧大惊至到庙宇拜神,可是却不慎跣倒在地上。德得知后大惊到医院探望碧,两母子又再差一点言归于好时,却又见凡称查出原来宝就是阿Tim妻子的亲生妹妹……

第八集

  碧点名宝代她到上海出席时装展,同事认为宝即将成为碧的接班人而巴结她,但当宝得知敏也都被派往上海时,宝不禁妒忌起来。碧此举是培育宝之余,并让德与敏分开冷静一下。途中祥与宝不时针锋相对,敏在劝交时竟将宝的身世告之祥。宝故意让敏迟到,错过了访问知名设计师的时间。凡的稿件因身世关系被财经杂志总编Rock驳回,碧因此邀凡在《Elva》以笔名「毕留名」撰写文章,目的是想让他忘记报仇。宝与祥在酒吧喝醉,醒来大家共睡一床;敏对宝表示不会以此威胁她,宝听后,答应带她访问Vienna……

第九集

  敏在追访Vienna时,不慎划花了她的衣服;敏亦巧遇一名名叫芷乔的女子,最终敏的祸事却反启发了Vienna,更令敏完成访问,敏得知乔是碧最想访问到Vienna集团中的财经顾问。在祝捷会中,敏惊觉乔原来早已认识德,德更不讳言两人曾是情侣。凡的专栏大受欢迎,出版社的大老板马生准备发展国内市场,碧立即向马推销凡,但凡却不敢见马。碧遂以「Fiona」的行踪为诱,激发凡斗志,更花钱为凡改头换面往见马,可是凡却不屑马没有才学,再加上在宴会时,Rock等人忽然出现,不断单打凡,令凡一时急怒攻心,当众追打Rock等人……

第十集

  凡大闹餐厅,令马对凡失去兴趣,但碧非但没有失意,反而安排凡接受专访。碧亦对凡说这得悉「Fiona」下落的最后机会,凡听后决心遵守与碧的协定。众人从上海回来,却不见了敏,原来敏强拉?祥,要祥教她打扮,敏亦真的打扮得令人眼前一亮。敏得知宝暗恋祥,但宝却碍于祥被传是同性恋而却步不前,敏于是四出追查,竟发现传言竟来自宝,亦查出祥曾婚姻失败,育有一对孖女。碧灵机一触,决定不改变凡,终令凡凭一篇专访而一炮而红。凡求碧说出「Fiona」的下落,碧谎称「Fiona」已经身故,令凡顿感晴天霹雳……

第十一集

  凡经碧开导下,决定重过新生,他更请德帮忙找寻新居。敏对「Fiona」之死怀疑,主动质问碧。碧命令敏不要管,碧更私下到旧照相馆买回当日与Tim的合照。敏答应祥带孖女去玩,目的是让宝与孖女混熟。但宝竟被蜜蜂针入院。刚巧祥拍摄的项目因男模特儿临时有事,且他因收到宝与孖女入院消息,而放下工作赶到医院。敏只好随便在街上找了一名型男Mark顶替。碧却指责众人因公忘私,更私下要宝选择事业,放弃爱情。Mark突然出现在杂志社中,更主动挑逗敏,刚巧大老板马出现,并称Mark原来是其亲生儿子……

第十二集

  马在早会上宣布,Mark将会入主《Elva》,马上令碧母子大感心烦。宝终得知碧就是「Fiona」,遂要碧升她为《Elva》主编,但碧听后,大怒指责宝未够资格,令宝怀恨在心,决定报仇……宝暗中让敏得悉碧就是「Fiona」,有信虽然极力阻止敏与碧对质。可是当敏看到碧得以成为妇女会副主席候选人,内心暗暗觉得不值……到了妇女会酒会当日,敏始终觉得碧虚伪,不断地喝酒压下怒火。可是,凡突然出现,但碧却厉言指责欲赶走凡。敏终忍不住将碧的身分告之凡,令凡大怒冲入酒会揭发碧的身世。碧大怒,当众怒掴敏而去……

第十三集

  碧被揭身世,德不满母亲瞒骗他,碧解释原来宝的姐姐才是第三者。德最终怒极下离家出走。马借此事擢升Mark当《Elva》当出版人对碧加以制肘。Mark提出改革,虽碧极力阻止,但敏却处处支持Mark。最后碧无奈地接受Mark推出另一本名为《ElvaGreen》的杂志,并分配了敏及一半同事到新杂志中工作。乔开解德,更成功哄得他回家。敏发现碧偷取她出书送赠品的概念,立即前去质问碧,德又再成为二人磨心,遂找乔诉苦。乔趁机劝德到其投资公司工作,德暗感心动。《ElvaGreen》成功创刊,但婆媳又再吵了起来,德忍不住当众向碧辞职……

第十四集

  德辞职到乔公司中工作,令敏大感心烦;碧私下往找乔,暗示她切勿破坏德的婚姻,令乔想起当日碧送她往外国读书时说的一番话。碧向凡道歉,更将情况告之凡,凡担心德将步上父亲Tim的后路,决定到投资公司当清洁工人,以看管德与乔。Mark提升敏成为《ElvaGreen》的主编,碧认为Mark此举是利用敏来打击她。看见莲诞下男婴,碧灵机一触,怂恿敏为德养育下一代来维系婚姻。有传闻碧将过档另一本杂志,敏得知碧在耍手段,而这事被Mark知道后令碧被冷落。碧邀乔与德吃饭。敏出现坚持要德陪她,德激得一怒而去……

第十五集

  德的一怒而去,令碧对敏说出心底话,令敏大感心痛。碧见Mark进一步利用提升敏的地位来制肘她,但却碍于马不在港而没法反击。开会时碧称要请假一个月,Mark竟将所有事务交给敏处理;祥借机安排宝见工,而Mark更聘请宝当敏的助手。宝利用碧的人际关系,帮助敏成功取得独家的专访,令Mark决心辞退碧……碧发现自己地位不保,主动提出辞职,敏大惊追出,碧单打敏终得偿所愿,令敏有口难言。德送乔回家时,乔趁机向德表白,二人拥吻,幸得碧从凡处收到消息,终阻止了德出轨,可是当德回家时,乔突然来到戈家……

第十六集

  敏得知德母子隐瞒德与乔的关系,冲动下提出离婚。当敏回到信家时,却发现莲为避债离家出走,信竟到戈家投靠敏。敏与德假装恩爱,德乘机说出将辞职并与乔划清界线,敏心软下原谅德。德准备辞职时,却收到考获经纪牌的消息,乔更介绍大客给德……碧与工人萍到南丫岛居住,碧跟萍到老人院当义工,可是碧的诸多批评,最终令萍被骂得留书出走。Mark提升敏当总编辑,属下亦不视敏为上司;敏发现德没有辞职,欲向德查明时,得知德终日与乔在一起。敏大怒,约德到律师楼,提出要和德离婚,德虽然不肯,但敏却要求分居……

第十七集

  敏担任总编辑后,成为众人与Mark的磨心,宝教敏向碧借镜,成为一名严厉的上司,但敏却并不认同。碧在南丫岛发生意外,虽被凡救回一命,但碧仍死不认错。碧回家时巧遇德正与敏摊牌,碧知道儿子闹离婚感痛心,回南丫岛向凡哭诉;凡冲动得弄伤了乔,令德大感乔可怜,竟因此使德答应签纸离婚……敏终鼓起勇气,向Mark据理力争,令Mark不胜其烦,遂借敏之手实行高压管治,更要敏亲自出手,处罚不听话的下属,令敏尴尬非常。敏事业受挫,本欲找德来说心事,却因此得知德已答应离婚,并正与乔拍拖,敏怒得回公司发火……

第十八集

  碧再次探访老人院,态度亦变得殷勤;碧不理凡向她示爱,反而要他想办法帮德挽救婚姻;晚上德带乔来访,碧亦诈作支持二人……敏常常对同事破口大骂,但原来敏此举是为了保护众人免被裁员。敏回到家中向信诉苦,信劝敏辞职,令敏暗感心动,可是敏准备辞职时,却被到公司探班的碧看到,碧立即单打敏,激发敏仍旧留在《Elva》。德与乔因公事而吵了起来,碧趁机劝二人结婚,可是德仍感挂念敏而没有答应;刚巧德与祥到酒吧消遣时遇上敏,乔知道后追问德,二人因而分手。敏得知众同事义助碧办长者杂志,不禁慨叹碧的号召力……

第十九集

  敏欲合众人之力来迫Mark放弃裁员,却发现乔说服Mark将《Elva》卖掉并遣散众人。敏拼命劝Mark打消念头,Mark答应若下一期《Elva》的销量能提升,就考虑不结业。德找乔求她放过《Elva》,可是乔却以复合来威胁德,德不从,乔怒极,游说Mark尽快将《Elva》出售,Mark心动下,不理约定而答应。敏带祥与宝往找碧出手帮助,却遭碧婉拒。敏从乔口中得知她与德分手,敏到戈家却得知德到了广西当义工。敏回到公司,却发现刚刚出版的《Elva》,被控告未得授权就刊登未播映的电影戏服,而且事件更是宝与乔的奸计……

第二十集(大结局)

  《Elva》被迫回收,敏失落非常,而正与宝拍拖的祥更感被出卖,宝却坚称她有苦衷……《Elva》名誉扫地,原本买家拒绝买下,敏答应举行记者会承担一切。敏找碧道歉,称自己未能保得住《Elva》,碧听后却反过来开解敏,二人终和解。敏举行记者会宣布《Elva》将停刊时,碧忽然出现,称已收购了《Elva》……碧成功劝服敏留在戈家等待德归来,可是广西忽然发生山泥倾泻,德更因此而失踪,碧与敏均非常担心。敏更不顾一切赶上广西,找寻德的下落,究竟德与敏能否有情人终成眷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