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部社会写实剧,反映新加坡低下层人民的生活,贴近民生,有你我所熟悉的人物和亲切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座政府租赁组屋,那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人,每天都上演着一幕幕有笑有泪,温馨感人的故事。

  其中,有过气“歌台王子” 林邦一家:有手有脚但却靠救济金度日的大懒虫夫妻Robert 和Mary;有给婆婆打毒针骗保险金的无赖马志刚;有吝啬成性的母子“自动嫂” 和“三万”;有儿女都成器,但却一辈子都离不开租赁组屋的老夫妻“Kopi 叔” ,“Kopi 嫂”…

  “Kopi 叔”(梁田饰)和“Kopi 嫂”家有一个用了几十年的水缸,是“Kopi叔”父亲留下的。这口水缸,盛过几代人的冲凉水。 二老的小女儿要把宝贝儿子交给二老照顾,担心大水缸造成小孩溺毙意外,便叫二老把水缸丢弃。二老不舍得,就把水缸暂放到对面邻居马婆婆家。

  马婆婆的孙子马志刚(詹金泉饰)不务正业,欠下大笔债务,想把水缸拿来卖,半路遇见大耳窿,连忙丢弃水缸逃命。他被“三万”花了1万块娶来的越南新娘千千(洪乙心饰)所救,见对方长得漂亮,就想财色兼收。他除了敲诈吝啬鬼“三万”一笔钱外,还鼓动千千和他私奔。

  马志刚遗弃的水缸被大懒虫夫妻的大儿子伟杰拣到,后来又辗转流落“自动嫂”和林邦家。

  林邦(黄文永饰)和经营神坛的老婆Nancy(陈莉萍饰)育有两个女儿。

  大女儿秀珍(蔡琪慧饰)是大学生,聪明漂亮,喜欢英俊有型,家境又富有的学长苏定一(江承熹饰)。为了接近对方,她隐瞒自己的家庭背景,不让“丢脸”的父亲曝露身份。

  小女二秀明(谢宛谕饰)不如大姐聪明,读完N水准就在夜市摆摊,她自幼在社会底层长大,觉得这批人虽没钱,也没有傲人的社会地位,但却能互相扶持,勤恳度日,所以,她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知道她住在租赁组屋里,还有个在歌台大开黄腔的爸爸和装神弄鬼的妈妈。秀明这种坦然的性格反而吸引苏定一, 对她展开追求。

  “Kopi 叔”的博士儿子注意到“苏布比”拍卖一批中国陶瓷,其中的“九龙御缸”是清康熙年景德镇为宫廷特制的珍品,一共烧了28个,留存至今已绝无仅有。这水缸以800万美金高价成交。

  他忽然想起家里也有一个类似的水缸,说不定正是“九龙御缸”。于是他想静悄悄据为己有,但此时水缸已经不知流落到道哪里去了。

  这件事很快传扬出去,大家都竞相找寻价值连成的宝缸。而这“宝缸”正被林邦拿来当“Spa”, 天天泡温水解除疲劳。

  Nancy 知道这水缸的价值后,决定秘而不宣,悄悄运出卖掉,心想,这样一家人就可以搬出租赁组屋,变成有钱有身份的人,秀珍就配得起苏定一了。她的如意算盘是否会成功?

分集剧情:
第1集

  新加坡屋顶下,起落的班机,忙碌的男女,林立的高楼,一片欣欣向荣。繁荣的一角,有座政府租赁组屋,里头住着各式各样在底层下生活的人…

  林邦是个过气歌星,早年跑过歌台,现在以开德士为生。他老婆Nancy在家开神坛,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秀珍在读大学,成绩优异;小女儿秀明中四没毕业就辍学,在夜市租了个摊位卖油炸食物。

  秀明性格乐天豁达,邻居大懒虫夫妇罗拔和玛丽整天跟她借钱,她总是有求必应,连罗拔和玛丽的大儿子伟杰都看不过眼。罗拔和玛丽长期失业,除了伟杰外,还有一子伟业和小女儿婷婷,一家5口,就靠一点社区救济金过日子,到了山穷水尽时,就扮可怜骗吃骗喝,一有钱在手,就大吃大喝,先享受了再说,所以,总是因为拖欠水电费被切断水电供应,一家人早已司空见惯,日子照过可也。

  自动嫂早年丧夫,和儿子阿强相依为命,二人节俭成性,想尽办法节省每一分钱。“自动嫂”更是一点都不“自动”,有便宜就贪,向Nancy借一瓶酱油,用掉人家半瓶,再“灌水”还人家。阿强是个交通稽查员,天天开罚单,故被封“三万”外号。他暗地喜欢上一个叫金燕的面包店收银员,每天下班,就花“重本”8毛钱去买一个“甜甜圈”吃,趁机看一看他的梦中情人。

  林邦为帮老婆招徕神坛生意,编了个撞鬼的故事吓同行,要同行到他老婆的神坛拜拜求平安符。当天午夜,他竟真的“撞鬼”,而经历竟跟他所编的故事如出一辙,顿时吓得他魂不附体,匆匆收车回家。不料,那“女鬼”却阴魂不散,随他回家,还发出凄厉的叫声…

第2集

  大牌26,夜半传来女人凄厉的叫声,惊动住在9楼的几户人家,林邦认定是女鬼作祟,Nancy急忙请了神坛前供奉的13姑娘宝剑,要斩妖除魔,但最后还是不吃眼前亏,关门避煞。马志刚拿了马婆婆几十块钱,逍遥了一个晚上回来,在电梯里踏了一鞋子尿,怀疑是伟杰弟妹所为,伟杰反唇相讥,还搞到志刚一身尿味,志刚大闹,引起隔壁住户阿里的不满,几乎大打出手。

  疯女阿莲在楼下玩电梯,搞到Nancy等须徒步下楼。Nancy气得抓扫把赶走阿莲。Nancy和阿炮在巴刹狭路相逢,大眼瞪小眼,鱼贩苏东嫂忙把Nancy拉走,指阿炮是个杀人犯,刚刑满出狱,并涉嫌砍伤与她冲突的卖鸡小贩,告诫Nancy要小心此人。Nancy吓出一身冷汗。

  疯女阿莲几杯酒下肚,竟然当众表演脱裤,别有居心的男人等着看好戏,秀明及时上前阻止,反被阿莲骂了一顿。

  咖啡叔的女儿淑敏是间大公司的高级职员,为人精明现实,提出要申请组屋让两老住,但却要两老签署一份遗嘱,指明日后屋子归她所有。她视为宝贝的儿子Aloysius发高烧入院,两夫妻紧张不已,担心染上骨痛热症,决定舍洋房换高楼公寓,以避开传播骨痛热的伊蚊。淑敏任职的公司副总裁被对手挖角,总裁要物色一名熟悉中华文化的人选出任此职,以便打入中国市场,淑敏急忙找人恶补“老子”。

  淑敏找上方先生――一个退休华文老师。他也住在大牌26,与咖啡叔等是多年邻居,是个老好人,可是,他家里,竟然离奇地出现一个少女,而且这少女被五花大绑,嘴巴还被胶纸封了起来。

  Nancy扶乩作法,招徕善男信女,赚点红包钱。自动嫂带了几个有钱太太上门,胡吹乱编Nancy法力无边,吓走恶鬼,并暗示Nancy要“自动”,Nancy当然知道她的意思,说不会让她空手而归。Nancy叫秀明致电秀珍回家拜13姑娘,秀珍推说功课忙,不肯回家,还骗追求她的男同学自己住在高档住宅区…

第3集

  马婆婆拉马志刚去隔壁拜13姑娘,希望神明让志刚转性,别再不务正业。志刚却顺手牵羊,偷走信徒给的红包,还看上一个前来问神的富太Lisa,准备来个财色兼收。林邦拿了参汤和榴莲冰包去大学宿舍给秀珍,秀珍对林邦这继父态度冷淡,并把Nancy给她的13姑娘灵符丢掉。

  三万买了个廉价墨镜,戴去买面包,借此让金燕看他有型有款的样子。金燕朝他一笑,三万魂差一点飞了。他对金燕的思念越来越深,还在夜里悄悄到店外看她下班,反被金燕和同事误会他是变态狂徒,三万狼狈而逃。

  罗拔和玛丽又慷秀明之慨,到秀明的摊位又吃又拿。阿炮以为罗拔白吃,饱以老拳,秀明急忙阻止。伟杰对父母所为深以为耻,但罗拔和玛丽却不以为然,还振振有词说前半生努力打拼,最后还不是落得两手空空下场,倒不如等人接济过日子。他们前去向议员求助,狮子大开口,要求增加援助金,议员说要介绍工作,他们提出非两三千的薪水不干!小女儿婷婷有样学样,扮可怜向路人骗钱,罗拔和玛丽知道后,非但不阻止,还鼓励伟业要向婷婷学习。

  秀明收档前清货大平卖,大声地招徕生意,她的一举一动被一个叫苏定一的年轻人用摄影机拍了下来。秀明发现,指对方偷拍女人,是个变态狂,苏定一赶快出示所拍画面,以证明自己清白,偏偏播出的画面是女性内衣和秀明的屁股,秀明气得要打定一,定一百口莫辩,逃之夭夭。

  方先生上咖啡叔家帮淑敏补习“老子”,咖啡叔发现方先生形迹可疑,还听到他家里传出女人喊救命的声音,方先生说是电台广播,但他屋子里确实绑了个女生。原来这叫美玲的女生是阿炮的女儿。阿炮出狱后投靠他大哥方先生,并用暴力的方法企图管教放荡不羁的女儿。美玲当夜趁阿炮熟睡时,偷了钥匙准备逃跑。

第4集

  美玲半夜要逃跑,被阿炮发现,出手打美玲。美玲大叫,惊动左右邻居,林邦以为又是“女鬼”作怪,咖啡叔却把对方先生的怀疑告诉大家。当大伙儿到方先生家外一窥究竟之际,门忽然打开,冲出个披头散发,脸上手上都是“血”的“女鬼“,一时间,吓得鸡飞狗跳,只有秀明镇定地发现对方是人不是鬼。

  原来美玲用辣椒酱瓶子打阿炮,趁机逃走。阿炮失去理智,抓了菜刀追出来,被大家阻止。方先生急出来解围,指美玲是阿炮的女儿,阿炮为了阻止美玲堕落,才把她关在家里。

  秀明夜市生意惨淡,向林邦借钱渡难关。林邦劝她打份工算数,秀明却不死心,坚持要守下去。林邦送秀明,半路遇见这一生最恨的女人――王娇。当年,就是这个女人骗走他毕生积蓄,让他一蹶不振。王娇正是苏定一母亲,今时今日的她已经是个富太,开着名车上路。林邦的德士故意挡路,刁难王娇,却触犯交通条规,接获罚单,得不偿失。

  秀明送药来给秀珍,知道她参加了大学选美比赛。她在校园又见定一,而且发现他紧跟在一着短裙的女生后头,手上的塑胶袋似乎另有乾坤。秀明认定定一偷拍女生裙底春光,出面抓“狼”,却被告知定一是大学电影系讲师。

  秀明不吃这一套,把定一手中的塑胶袋一翻,掉出许多镜头。原来定一正要给学生讲解各类摄影镜头,被秀明如此一搞,损失惨重。秀明见闯了祸,急忙开溜。定一找上门来,秀明恶人先告状,死都不肯赔偿损失,还挤了定一一脸辣椒酱。

  秀珍出身卑微,梦想有一天能飞黄腾达。她知道自己有条件飞上枝头,但是要小心选择对象。现在的男朋友Eric根本不是她的目标。当她获悉定一是地产富商的儿子后,就把目标锁定在定一身上。

  志刚勾搭富太Lisa成功,二人到酒店开房。Lisa才坦告自己的丈夫是个黑道大哥。志刚硬充,拍胸口说天不怕地不怕,但没想对方已经摸上门来,志刚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第5集

  志刚勾搭富太Lisa,对方黑道丈夫尾随而至,志刚魂飞魄散,借机溜走不成,被痛打一顿,偷鸡不着蚀把米。美玲终于找到自己的护照,但离开前却被众邻居发现,大家担心美玲被卖淫集团利用,阻止她离去。挣扎中,护照被咖啡嫂抢回。阿炮感激邻居相助,称谢不已。

  三万花了80块钱,托志刚买名牌墨镜,但却钱去货不来,又不敢再戴那廉价墨镜去见金燕,只好恢复本来面目去见佳人。岂料,金燕却不嫌他戴廉价墨镜,还大赞有型,三万雀跃不已,信心也倍增。

  婷婷偷同学钱包被抓,训育主任要见家长。罗拔和玛丽来招先下手为强,反怀疑主任性侵婷婷。婷婷配合地大哭不止,惊动了校长,主任反被警告一番。罗拔和玛丽告诫婷婷不可明偷,但却示意她暗取。建屋局来信催租,两夫妻非但不紧张,还异想天开要设法出国旅行。

  秀珍圈定苏定一是她飞上枝头的对象,借机引起定一的注意。定一的学生负责此次大学美姐的拍摄任务。他要所有参赛者穿泳装到泳池集合,唯独秀珍不听指示,反把负责同学训了一顿。秀珍这招果然奏效,马上引起定一的注意。

  淑敏担心宝贝儿子患骨痛热症,就把Aloysius交给咖啡叔夫妇照顾。咖啡嫂把Aloysius带到小贩中心去,一边照顾孙子一边帮咖啡叔卖咖啡。女佣带Aloysius上厕所,一去大半天不回,咖啡嫂赶去找,Aloysius已经不知去向…

第7集

  马婆婆悄悄存在饼干盒里的8千块被盗一空,起初还以为是进了贼,后来却证实是志刚拿走的。马婆婆爱孙心切,不愿报警。秀明致电叫马志刚把钱还给他婆婆,志刚却懒得理会。不过,他还没开始享受,就被美玲和Roger盯上,把钱给抢走了,志刚灰溜溜回去,被众邻居大骂不是人。

  自动嫂逼三万去相亲,三万毫不起劲,但是,当他听到对方有可能是金燕时,顿时紧张起来。他深怕自己口吃的毛病被金燕嫌弃,忧心不已,秀明鼓励他要真诚示人,三万深以为是,满怀希望赴约。对方果然是他日思夜想的金燕。整个“相亲”过程非常顺利,金燕对他似乎颇有好感,三万信心大增,不断催促自动嫂去探听金燕对他是否有意。

  秀珍要回家,Nancy准备好汤好菜,还叫林邦去大学接她,可是,秀珍却借机让定一送她回“家”。她让定一把她送到私人洋房去,以免被定一看穿她的出身低微。林邦苦等秀珍,秀珍却一点歉意都没有,秀明看不过眼,两姐妹起了口角,Nancy一面倒站在秀珍那边,数落秀明的不是。

  淑敏为了让Aloysius住得舒舒服服,装了冷气机和热水器,却苦了咖啡叔、咖啡嫂两老,二人半夜被频频冷醒,咖啡嫂还得穿冬衣来御寒。淑敏见Aloysius爱玩厕所里的水缸,担心乐极生悲,倒栽进水缸里,要两老把水缸拿去丢掉,两老愕然反应。

  大耳窿半夜到来踢门泼漆,搞到秀珍一夜难眠,对这环境更是深恶痛绝。古马家锁头被大耳窿灌强力胶,出入不得。古马说债是同屋共住的阿春伯儿子欠下的。阿春伯已80多岁,身体虚弱,频频出入医院,对大耳窿的骚扰完全没有反应。

  秀明终于答应帮定一拍短片,没想到定一第一个镜头,就是要拍她上厕所,气得秀明大骂他变态…

第8集

  定一要秀明演“发呆”表情,秀明先还以为“易如反掌”,但是却屡屡无法达到定一的要求。她发脾气要一走了之,定一拉住她,问她内心有什么烦恼,秀明坦白相告,说她的夜市摊位因欠租,当晚就要被逼收档,自己很想成功,但是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定一见秀明真情流露,暗叫摄影师拍摄。

  金燕叫三万去面包店找她,三万以为金燕要跟他出去“拍拖”,又开心又紧张。自动嫂给三万拍拖预算,一分一毫都算得清清楚楚。三万乘兴而去,却败兴而回。原来,有个中国来的工程师也向金燕展开追求,金燕明显地喜欢对方,欲将三万推给她的另一个同事。三万大失所望。自动嫂更是破口大骂,扬言要去跟金燕讨回请客费。

  志刚看见马婆婆的银行存折,知道她有一笔定期存款,遂打起主意来。他难得地对马婆婆关怀备至,随后就开口要钱做生意,但是,马婆婆死抱住这笔棺材本不放。志刚竟然恶从胆边生,想要置马婆婆于死地。罗拔和玛丽叫两个孩子装病,想博取同情,由慈善组织赞助出国一游,但却被识破,如意算盘打不响。

  阿炮终于找到美玲,但美玲却坚持不肯跟他回家,还说不想像她妈妈一样,被阿炮逼疯。方先生知道阿炮爱女心切,但不得其法,遂劝他去找秀明帮忙。秀明一口答应助阿炮一臂之力,正当她准备最后一夜,收摊大吉时,承包商却告知有人帮她付了租金,她可以继续做生意了,秀明以为是林邦暗中相助,但林邦却否认了。

  大耳窿变本加厉,火烧古马家,幸好被阿里及时发现,叫醒左邻右舍灭火,才幸免酿成惨祸。大家叫阿春伯把他儿子叫来,以解决问题,但阿春伯却说儿子自顾不暇,找他来也没用,大家无奈。

  Nancy埋怨林邦没用,无法让一家人住得安心,林邦只好自我安慰,说住在这种地方,较有人情味。秀珍知定一已经注意她,需要再加把劲了,她使计让定一跟她更进一步…

第9集

  秀明猜到是定一帮她还夜市摊位租金,特地上门道谢,定一坦率指出秀明如不设法改进所卖的食物品质,恐怕会再面对倒闭的困境,还建议秀明去偷师学习,秀明表面嗤之以鼻,但却暗暗遵照定一的指示行动。

  秀明受阿炮所托,设法找到美玲,美玲一见秀明,就跟她开口要钱,否则只好沦落去当妓女,秀明答应设法筹钱给她。Nancy发现供奉在13姑娘像前的宝剑忽然不见,怀疑是被志刚拿走,上门要志刚交回,志刚说自己不会神经到去偷把玩具剑,气得Nancy暴跳。秀明发现志刚买了些注射针筒回家,不知有何用途。原来,志刚利用针筒给马婆婆注射水银,想要毒死马婆婆,夺取她的银行存款。

  咖啡叔的博士儿子建辉带了美国老婆Isabella回家,给咖啡叔咖啡嫂敬茶。建辉出国十年,这次回来,是因为在美国做生意破产,想要跟咖啡叔要钱“东山再起”。咖啡叔一听建辉开口要10万20万,顿时翻脸,骂建辉回来看父母是假,真正目的是为钱。

  三万得不到金燕,情绪低落,自动嫂叫三万别再想娶新加坡女人,建议他去讨个越南老婆回来。伟杰带弟妹到公厕冲凉,提水回家备用,罗拔和玛丽却在家里睡大觉,醒来见只剩下几片硬面包,就出外骗钱买吃的,还嫌骗钱辛苦,不如当“咖哩菲”的,决定另想办法找钱。

  定一带秀珍往夜市,发现秀明没有开档,以为秀明不思振作,其实秀明正到处偷师,她因为吃了太多东西,肚子忽然一阵疾痛。阿春伯偷了Nancy家的13姑娘宝剑,磨得又尖又利,原来他要用来对付大耳窿…

第10集

  阿春伯挥剑追砍大耳窿,惊动众邻居,大家纷纷劝阻,阿春伯忽然力大无穷,没人敢近。他挥砍了一阵,忽然站住不动,众人围了上去,才发现他已一命呜呼。大家联络不到阿春伯的家人,只好凑钱帮他办后事。

  记者闻风赶来,阿春伯大战大耳窿的新闻上了晚间报纸,善心人士纷纷到来捐助白金,该区的议员和社区领袖也前来慰问。阿春伯“失踪”的子女忽然冒了出来,争领帛金,大家无不摇头。罗拔和玛丽目睹媒体的力量,忽然灵机一动,决定好好利用。

  秀明肚痛难忍,打电话找林邦救命,却误打定一电话。定一听秀明声音不对,马上和秀珍赶去把她送入医院。两姐妹在这样的情况相见,都吓了一跳。秀明是急性盲肠炎,医生要家属签名动手术,秀珍为了不在定一面前曝露身份,打电话叫林邦来医院签名。秀明问秀珍和定一的关系,秀珍指对方是她男友,由于关系还没明确,她暂时不想让定一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并要秀明帮助隐瞒,秀明答应。

  志刚为了马婆婆银行里的几万块定期,悄悄给她注射水银,马婆婆的脚又肿又痛,身体也日渐虚弱,秀明见不对劲,带她去看医生,并不顾马婆婆的反对,和定一将她送去医院…

第11集

  秀明和定一不顾马婆婆的反对,强行把她送入医院。马婆婆不支昏倒,秀明致电给志刚,志刚反兴奋地问马婆婆是否已死,秀明骂他不是人。定一向秀明坦白,说要追求她,吓了秀明一跳。她心中虽对定一有好感,但是想到秀珍的警告,只好严词拒绝,叫定一别自讨没趣。

  秀珍等德士,林邦刚好经过,载她一程。秀珍对林邦态度冷淡,途中,林邦遇见仇人王娇,与她一番追逐后停车互相指责。秀珍无意中听见王娇打电话给定一,知道此人是定一母亲,为博取她好感,就帮着她指责林邦不是。林邦又气又委屈,回家向Nancy大吐苦水,说这些年来辛辛苦苦赚钱供秀珍读书,想不到她却如此待他,反而被Nancy狠骂了一顿,秀明遭受池鱼之殃,也被炮火打中。秀明不甘被Nancy说又蠢又笨,只能吸引一些阿明阿成,就想到定一。定一不是个大学讲师吗?可是,定一说要追求她,是真心还是开玩笑?她很想证明。

  罗拔和玛丽一家露宿组屋底层,在接受电视记者采访时,涕泪交流诉说惨况,希望引起社会大众的同情,并给有关当局施加压力。

  秀明偷师后炸出独特口味的盐酥鸡,推出后反应很好,她趁机打电话给定一,要他来试吃,但定一却有点冷淡,秀明失望。马婆婆病情严重,秀明见马志刚家有针筒,不禁起疑,在她的旁敲侧击下,志刚终于承认给马婆婆注射水银,企图毒死她。秀明要报警,马婆婆却心疼马志刚,阻止秀明那么做。志刚对秀明怀恨在心,找机会报复…

第12集

  志刚陷害秀明,在她卖的盐酥鸡“加料”,但他的一举一动却被定一拍摄下来,秀明气得抓起钢锅就砸志刚,却误砸定一的头。定一头破血流,缝了5针。他担心志刚还会找秀明麻烦,一直陪到秀明收档再送她回家,秀明暗暗感动。她见定一疲累不堪,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为赶短片的后期制作,已经3天3夜没睡。

  秀明一时心软,就让他进屋去休息片刻,没想到定一倒头就睡,偏偏Nancy和林邦还没喝完喜酒就提前回家,发现定一睡在秀明床上,Nancy不问青红皂白,抓了把刀子就追砍定一。定一仓惶而逃,Nancy追下楼去,被睡在底层的罗拔和玛丽拌倒,让定一逃走。Nancy转而把气发在罗拔和玛丽身上,说二人整天骗吃骗喝,搞到乌烟瘴气,罗拔和玛丽也不是省油的灯,反击回去。

  秀珍得知定一往香港参加短片观摩赛,也计划赴港以求进一步发展。当她获悉秀明与定一曾共渡一夜时,又气又妒,对秀明冷嘲热讽一轮,秀明受不了,在13姑娘像前发誓不再与定一见面,秀珍这才满意。

  伟杰一夜没回家,罗拔和玛丽也不紧张,反在记者面前指责秀明剥削伟杰,常常不发工钱给他,Nancy看到电视上罗拔如此诬蔑秀明,气得要找二人算帐,被秀明和罗拔阻止。秀明找到伟杰,把伟杰收留在家。

  自动嫂陪三万到越南选老婆,把酒店里能带走的东西都扫一空,连厕纸也不放过。她帮三万选了个又壮又“耐用”的女人,但三万却对她没好感,反看是一个和金燕长得很像的女孩子。这女孩叫千千,自动嫂见她长得漂亮,怕会招蜂迎蝶,先是不赞成,但三万坚持,只好妥协。千千随三万回来,马上引起志刚的垂涎…

第13集

  自动嫂想方设法要把娶千千花掉的钱赚回来,于是向亲友邻居打主意,准备捞一笔红包钱;另一方面,她又叫三万赶快“生米煮成熟饭”,免得夜长梦多,还要三万紧盯千千,以防她远走高飞,三万不相信千千会欺骗他,对自动嫂的叮嘱不方在心上,开心地带千千去逛街;岂料,他上了一趟厕所出来,千千却不见了,急得三万如热锅上蚂蚁。

  原来千千帮助一小孩找妈妈,自己反而迷失方向,心急之下,拐伤了脚,刚好遇见志刚,志刚大献殷勤,带千千回家,邻居见千千和志刚在一起,不免七嘴八舌,被自动嫂听见,以为千千初来乍到,就与志刚大搞暧昧,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两个人痛骂了一顿。千千实乃因为脚伤才让志刚搀扶,被自动嫂如此责难,不禁委屈落泪,三万心疼不已。

  秀珍果然飞到香港会定一,并趁机认识了定一母亲王娇。秀珍嘴巴甜又会献殷勤,很得王娇欢心。王娇问她身世,她谎称父亲是个生意人,王娇听后满怀高兴,秀珍虽往目标再推近一步,但不无隐忧,她盘算着如何摆脱卑微身份的困扰。

  淑敏升任副总裁,负责招呼来自中国的生意伙伴。她招待对方去吃鸡饭,到小贩中心喝咖啡,中国客人表面客气,内心却非常不满,觉淑敏怠慢他们,故迟迟不肯签约,淑敏因此被老总训了一顿,说她懂得“老子”,却不懂“面子”。咖啡叔决定拿出十万块的毕生积蓄给建辉做生意,淑敏知道后严词阻止,引起建辉的不满,两兄妹吵得面红耳赤。

  罗拔和玛丽上了电视时事节目后,同情他们遭遇的公众纷纷送来食物和慰问金,有关当局也网开一面,让他们搬回去住。一家人兴高采烈地满载而归。

  秀珍回家找自己的出生证件,想要查自己生父的资料。她发现一张Nancy收藏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署名Lawrence。她怀疑这就是她的生父。秀明答应秀珍不再见定一,可是,两人偏偏又“狭路相逢”…

第14集

  秀明因答应秀珍不再见定一,所以,处处避开他,但定一却锲而不舍,再次表明要追求秀明,还说要登门向秀明父母请求同意,秀明一时紧张,竟骗定一说自己怀了阿光的骨肉。定一半信半疑。秀明见事已至此,唯有将错就错,叫阿光与她合演这幕戏,以免被定一看穿。

  秀明为了早日和定一划清界限,把欠他的钱还给他,就叫林邦帮她接歌台演出。原来秀明小时候曾经和林邦一起跑过歌台,外号“小苹果”。Nancy发现秀珍拿走Lawrence的照片,追问她的目的。秀珍直认自己交了家境富裕的有钱男友,为了门当户对,她不能让对方知道她的寒酸身世,所以,想找回亲生父亲。 Nancy说Lawrence是个衰人,叫秀珍早早打消这念头,秀珍却另有想法。

  阿炮又见阿莲被男人捉弄,大跳脱衣舞,丑态毕露。他忍无可忍,动手打鼓励阿莲脱衣的男人,阿莲看见阿炮,吓破了胆,连连讨饶。阿炮给了她一点钱,让她买东西吃。阿炮感叹自己妻离女散,榴梿档老板指是阿炮性格火爆造成,要阿炮每当要发脾气时,想办法提醒自己冷静。阿炮依言而行,果然有点效。

  志刚欠了大耳窿一笔钱,手机又因没付帐而被切断,他听方先生说咖啡嫂寄放的水缸是个古董,就打起主意来,想要把水缸卖掉赚个几百块。正当他推水缸要去卖时,大耳隆出现,他落荒而逃,水缸被大耳窿踢走,刚好伟杰经过。伟杰见水缸有用处,就把它给推回家了。

  罗拔和玛丽收到公众的捐款,顿时富了起来,还学人享受下午茶。另一方面,Nancy发现门口有人撒尿,不由分说就认定是罗拔一家搞的鬼,破口大骂。罗拔和玛丽反唇相讥,双方大打出手。玛丽夺走Nancy的扫把,当头打下,但却误打中基层领袖的头…

第15集

  Nancy和罗拔一家翻出新仇旧恨,吵得面红耳赤,基层领袖Philip劝双方接受调解。在社区调解中心的调解下,双方终于握手言和。大家回到家门口,又嗅到一股尿骚味,这次是罗拔家遭殃了。一查之下,原来是新搬来的一个老人干的。古马碍于条例规定,在阿春伯去世后找了个人与他合租屋子,没想此人不只偷吃他的东西,还随处小便,古马忍无可忍,与他起了冲突,古马被打得头破血流,送进医院。

  自动嫂请来亲朋好友,说是喝“喜酒”,但却纯粹为赚红包,“自助餐”一延再延,很多人等不了,都纷纷离开了。最后,“自助餐”变成了 “Pizza”,三万觉不妥,反被自动嫂训了一顿。自动嫂吃了两天Pizza,千千发现Pizza因冰箱坏了而变质,劝自动嫂不要再吃了,自动嫂却坚持那怪味是乳酪的味道,还骂千千吃腻了Pizza,想要找借口吃新鲜的;结果,自动嫂食物中毒,大泄不止。她反怪千千是灾星,一进门就没好事。千千忍气吞声。

  Nancy怀疑秀明“有”了,想起她与定一“同床”的一幕,认定是被定一所骗,拉了林邦去找定一算帐。二人见到定一,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定一莫名其妙,阿光更差一点把实情说出来,秀明及时阻止,跟Nancy说自己肚里的孩子是阿光的,不关定一的事。待定一离开后,秀明才把真实情况告诉Nancy和林邦。林邦奇怪秀明为何要如此做,秀明坦言是为了秀珍,林邦无言以对。

  定一相信秀明与阿光即将奉子成婚,不再打扰秀明。秀珍趁机接近定一,二人感情有了进展。咖啡叔把毕生积蓄交给建辉,淑敏却要建辉签下借据以保障咖啡叔的老本…

第16集

  秀明毅然挥剑斩情丝,却始终无法忘记定一,她身心皆疲,一病不起,高烧迷糊中,呓语不断,Nancy担心不已。另一方面,秀珍趁机接近定一,似乎逐渐取代了秀明在定一心中的地位。自动嫂食物中毒,苦撑不住,终于被送入医院。她在医院里,不忘继续发挥她贪小便宜的本色。千千在一间越南餐厅找到工作,但自动嫂担心她被其他男人所乘,坚持不让她外出工作,千千失望不已。

  建辉和Isabella准备回美国之际,建辉忽在网上看见文物拍卖的消息,发现一水缸以5百万美金成交,而这水缸,竟与他父母家的“祖传”水缸十分相似。建辉马上取消回美的决定,赶回家想把水缸占为己有,却发现水缸已不在,后听咖啡嫂说寄放在马婆婆家,才松了口气;不料,马婆婆却告知水缸被人偷走。

  建辉又气又急,却又不能把实情告诉父母,只能暗中进行找水缸行动。他怀疑水缸被马志刚拿走,暗中监视马志刚,果然,他查到志刚曾想把水缸拿去卖,但半路遇见大耳窿,只好放弃水缸,他由此推论,水缸已被旧货商捡走,他遂依这条线索,追寻水缸下落。

  其实,水缸远在天边,近在罗拔和玛丽家里,不过,他们当然不知道水缸的价值。这一家人,正准备利用捐款悄悄出国玩,只有伟杰坚持不肯同行。罗拔和玛丽深知被人发现将“后患”无穷,就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但是,偏偏碰到许多邻居,一眼就看穿他们要出国,二人狼狈地忙找借口推搪。

  淑敏得罪中国客户,让公司失去一份千万元合约,总裁不留情面地把她撤换,淑敏深受打击。Aloysius听到建辉和Isabella的对话,告诉淑敏水缸和5百万的“秘密”,但淑敏心烦自己的事业前景,根本没有去注意。

  秀珍为了接近定一,也准备到上海去。Nancy帮她筹旅费,去求人让她当七月歌台主持。秀明大病一场后,决定抛开一切,努力赚钱。她和林邦一起跑歌台,没想到第一晚就碰见定一和秀珍,而且,看见定一拉着秀珍的手…

第17集

  秀明在台上唱歌,眼见台下定一和秀珍态度亲昵,一时失神,险唱不下去,幸好林邦及时提醒,她才免出糗,她转念一想,应该大方一点祝福他们才对,遂恢复活泼,又唱又跳。秀珍见一家子在歌台上“不入流”的表演,更暗下决心,不能让定一家人知道她的家庭背景。Nancy久未登台,疲累不堪,但为了筹钱让秀珍去上海,只得挨下去,秀明看在眼里,更觉秀珍不该。

  秀明忽听半夜有人啼哭,一查之下,发现是阿莲。她全身伤痕,显然又被人打,她珍惜地抱着一张照片睡觉,秀明发觉照片中人竟是美玲,一问之下,始知美玲就是阿莲女儿。阿莲疯疯颠颠,到处被人欺负,连美玲的照片也丢了。阿莲大吵大闹,要找回美玲照片,反被围殴,秀明及时解围。秀明见阿莲如此想念女儿,就叫美玲出来见面。美玲正缺钱用,只好答应。母女见面,并没有想象中的感伤画面,阿莲只顾着吃汉堡包,美玲就急着要秀明给钱。

  志刚不想与Paris Newton假结婚,逼马婆婆拿出8千块让他解决债务,但马婆婆死不允从,志刚竟动手殴打老人。志刚无奈之下,唯有与Paris去排期注册结婚。Paris得知马婆婆被志刚毒打,看不过眼,帮马婆婆教训了他一顿。志刚恶人反被恶人治。

  三万带千千上巴刹,小贩退回很多自动嫂寄卖的“阿渣”,千千明白这是自动嫂偷工减料的结果,就大胆地买了新鲜材料回家,希望能做出好吃又畅销的阿渣。三万遇见金燕,二人搭讪间,千千看见金燕,惊讶地发现金燕竟和自己长得很想象。自动嫂出院,顺手牵羊带回个便壶。她忽听见有男人声音从家里传出,认定千千趁她不在,公然偷人,遂叫了Nancy等上她家去抓奸…

第18集

  千千照自动嫂吩咐,到左邻右舍卖“阿渣”,邻居碍于情面,都纷纷帮衬。千千敲马婆婆家门,志刚开门,忽把她拉进屋子里,千千吓了一跳。原来志刚恶人没胆,要千千帮他打蟑螂,千千啼笑皆非。志刚指千千所卖的阿渣已经变质,千千一试之下,阿渣果然变酸了,她怕连累邻居食物中毒,忙去退钱收货,但是,她回家时,却骗自动嫂把阿渣都卖光了,还把钱一文不差给她。到底,千千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秀珍以大学毕业特刊编委的身份,亲自拜访Lawrence,她知道眼前人就是她的生父,但却不说破。Lawrence当然蒙在鼓里,还看中秀珍美色,邀请她上新买的游艇,秀珍一口就答应了。

  淑敏被夺去区域副总裁的职务,公司另请了个比她年轻的女人出任此职,对方新官上任,咄咄逼人,淑敏沉不住气,辞职不干。她心想,以她的条件,一定有猎人头公司找上门来,但是,却音讯全无。

  她无意中发现建辉和Isabella四处找水缸,怀疑二人迟迟不回美国,必与水缸有关。她明察暗访之下,终于知道水缸的秘密,她要在建辉他们之前,早一步找到这价值几百万的水缸。她心想,只要有了这几百万,就可以有创立自己的事业,到时,就可以扬眉吐气了。

  罗拔一家到上海旅行,被人发现,通知记者。记者追踪而至,罗拔和玛丽连同婷婷,又演又骗,终于化险为夷,记者还因同情而给了他们20块钱。伟杰见婷婷骗人时七情上面,要罗拔和玛丽为婷婷着想,不要再骗人了。可是,二人却振振有词,说上至总统,下至贩夫走卒,人人都在做show,没什么好担心的。

  定一往找秀明,说要把她跑歌台的过程真实地拍摄下来,秀明不肯,倒是Nancy为了两千五的拍摄费,一口就答应了。秀珍见定一要开工,自愿帮忙;但是,当她知道此行是去拍秀明,而且要上她家去时,不禁暗叫不妙…

第19集

  秀珍知道定一要上她家拍摄,担心身份拆穿。她急中生智,致电回家,要Nancy全面配合,把她当外人看待,Nancy至此才知定一是个富家公子,她态度一改,视定一如上宾,定一反觉奇怪。Nancy和秀明装做和秀珍素不相识,定一完全看不出破绽。

  定一随秀明跑台,秀明胃病发作,但为了能让定一拍完全场,坚持继续跑台,终于不支而倒。但定一为了照顾秀珍,并没看见这一幕。第二天,定一飞往上海,秀明心想,以后大概很难再见到他了。林邦对秀珍不认家人的举止有微词,Nancy却帮秀珍说话,指双方家境相差太远,秀珍如此做,也是逼不得已。

  自动嫂回家不见千千,疑神疑鬼。千千上回收回发酸的“阿渣”,担心无法向自动嫂交代,志刚给她钱解燃眉之急。她得知弟弟出车祸,要钱动手术,心急如焚,志刚又答应借钱给她。她对志刚感激不已。

  志刚劝她不要逆来顺受,对自动嫂要强硬一点。千千觉有理,开始有限度的反抗。三万提出要申请组屋,自动嫂认定是千千教唆,用意是要撇开她,将来好霸占屋业,于是大吵大闹,还扬言自杀,三万无奈之下,只好妥协,千千感叹。

  志刚与Paris假结婚在即,他趁机向Paris伸手要钱,Paris竟然一口答应,不过,先要他签署一份当按摩院老板的文件,志刚明知是要他当替死鬼,但碍于形势,只得允从。秀珍赴Lawrence游艇之约,Lawrence送钻石项链,秀珍竟说“谢谢爹地”,Lawrence得知秀珍是他和 Nancy所生女儿,却拂袖而去,警告秀珍不要再来找他。

  自动嫂认定千千离间他和三万母子感情,要找出证据,她偷窥三万和千千。三万正好买了越南食物,偷偷给千千吃,忽见自动嫂偷看,一惊之下,被食物哽着…

第20集

  自动嫂偷窥三万和千千,几乎害三万被食物哽死,幸好千千冷静,把卡在喉咙里的食物拍了出来,自动嫂不觉自己有过,反指千千差一点害死三万。她为防千千再私自外出,买了个密码锁锁门,除了她之外,没人知道密码,千千形同坐牢。自动嫂承接了建筑工人的伙食,买了过期的鸡腿回来炸,千千提醒会食物中毒,反被她骂了一顿。

  方先生的太太中风后就昏迷不醒,但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天天到疗养院探望她。自动嫂得知方先生有笔公积金和保险金,又听Yati说看见方先生到巴淡岛去,就认定方先生是去找女人,她“肥水不流别人田”,竟然打起方先生的主意,遂百般献殷勤,还露“香肩”抛媚眼,搞到方先生毛骨悚然。

  秀珍把钻石项链退还给Lawrence,还把一张她5岁时画的生日卡送给Lawrence。Lawrence见卡上秀珍稚气的字体,有点失神。王娇越来越喜欢秀珍,拉了定一父亲苏明达见秀珍,秀珍应对得体,苏明达对她也赞赏有加。秀珍又刻意安排苏明达和王娇与Lawrence碰面,并当场叫 Lawrence“爹地”,Lawrence也不道破。

  淑敏积极找寻水缸下落,终于让她查到是被伟杰带回家。她兴奋不已,找上罗拔家要水缸,却扑了个空,水缸已经被罗拔和玛丽拿去丢掉了。罗拔看出淑敏急于找寻水缸,其中必有蹊跷,他暗中跟着淑敏,并从淑敏和丈夫通话中,得知水缸的价值。现在,要找水缸的又多了罗拔一家了。

  美玲和Roger抢劫咖啡嫂家,咖啡嫂被吓晕,二人翻箱倒柜,引起邻居怀疑,二人落荒而逃,阿炮追去,发觉抢匪之一竟然是美玲,阿炮为免女儿坐牢,只得放二人离开。美玲无钱还债,只得答应大耳窿集团的安排,去当妓女接客。Roger不忍见美玲沦落,暗中通知秀明,秀明跑歌台无法分身,只得通知阿炮,偏偏阿炮又喝得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