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江世孝(苗侨伟饰)从台湾服刑回港,除了想尽快找回爱女江悠悠(江若琳饰)修复父女情,便一心部署其复仇大计。他一方面假意向当年害他入狱的黑帮龙头大哥杜亦天(林利饰)投诚,另方面则诱导特别职务队警员锺立文(吴卓羲饰)及冲锋队警员李柏翘(陈键锋饰)成为自己人,李柏翘态度强硬,坚拒与贼为友,但锺立文却深信可藉此改变江世孝转阵成警方线人,将杜亦天及其社团一并铲除,于是逐步与江世孝建立了一段兵贼错位的师徒关系,可惜任务还未完成他已被警队革职,摇身变成江世孝的手下,从效忠警队转向效忠社团……

  杜亦天对江世孝常存戒心,故意安插亲信梁笑棠(谢天华饰)以挟制其势力坐大,江世孝早有所料,伺机利用杜亦天的妻子程若芯(周海媚饰)在社团的影响力,助其登上龙头之位,当他以为自己已能掌控一切之时,贩毒生意连遭滑铁卢,江世孝始发现最信赖的身边人比他更懂背叛、欺骗、出卖……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爱整洁的李柏翘发现家中出现蟑螂,发现源头是变成了垃圾场的锺立文房间……翘在警署觅得文,得悉好友为破案却瞻F乌龙,但仍要文回家执拾,令他哭笑不得。加入了冲锋队的翘巡逻时发现有人被打,原来是黑帮「进兴」的头目Laughing动手打人,但被打的炳却拒绝说出真相;这时翘收到总台通讯,告之有女性持刀胁持孩子,炳惊慌地说出可能是他精神有问题的妻子……在台湾经历了十年铁窗生涯,江世孝出狱时竟发现好友杜亦天已在等候他;孝为了寻找女儿悠悠的下落到了香港,而天的太太程若芯努力为他打点;孝到港之事震动江湖,在酒席上Laughing却当众挑衅孝……

第二集

  孝因怀疑藏毒而给带返警署,协助调查的Laughing与文等遇上,在言语上起冲突。文陪翘钓鱼却又与孝遇上……翘执行任务时遇上天带领众手下上街,翘刻意向孝等社团人士施压。芯向孝说出他的女儿悠每月均会还钱给她,之后更会致电给她;孝欲与女儿联络而大表紧张。翌日芯带孝到时钟酒店助他寻女儿,孝指责芯说女儿不会出卖色相,芯大怒,连悠的来电也挂断……文往找线人喇叭时,与售卖翻版碟的悠认识;Laughing交带手下运毒,却想不到手下要自己的儿子运毒,但是孝取去整批毒品,而同时警方早已布下天罗地网……

第三集

  众元老与天开会后亦决定将的士高的生意交给孝打理,Laughing不满但无可奈何。文发现大受欢迎的旅游网志作者就是悠,而文更发现了悠其实只是在杜撰虚假的旅游手记。悠与文交谈时遇上海关扫荡,悠竟托文协助带翻版碟逃走。悠在茶曙U质问喇叭为何视文这警察为朋友时,却看到芯与孝走过……悠发现文正在执行职务监视疑犯,竟出手破坏令文大出洋相;翘巡逻时发现孝打理之的士高中有人滥药,更有少女危站天台……芯欲化解悠与孝之间的误会,但悠拒绝与父亲见面;芯欲安慰孝却被天的手下看见两人状甚亲密……

第四集

  Laughing对天说出孝欲对芯不轨之事;天不动声色,却突然对孝挥拳更以枪指吓孝……孝到海旁呆坐,文看见后让他观看悠的网志;孝突然提议提供有关天的消息给文。芯向天解释自己与孝绝无私情;天约孝吃饭,孝到场后冷冷拒绝,Laughing见状指他对天不敬,孝忍无可忍突然发难……翘巡逻时收到通报有爆窃事件,发现原来是爱家被爆窃;翘机警从天而降制伏犯人;爱称赞翘,更提出介绍自己女儿给他认识……爱贪便宜购入悠的翻版碟时,竟将自己的「家务助理」名片给了悠。芯欲协助悠打扫家居;当芯看到爱的名片后不禁面色大变……

第五集

  孝要文载自己到某地,到达后孝坦言自己已成孕[入了贩毒网络,而身上亦正带了毒品……翘等候放工的文,要他解释为何与孝过从甚密。顺利到达工场的孝,发现Laughing也同被委以重任。文收到孝消息后,为了要监视工场,不惜到喇叭与悠的家;进行监视的文百无聊赖,以「幸福王子」的网名留言鼓励悠。悠发现父亲近在咫尺,不知就里的她忍不住前往工场见父亲……文得知悠此举,明白将令孝遇上危险;此时天与Laughing到工场巡视。文致电请求支持,却……Laughing发现有巡逻车停泊,指孝出卖众人;文欲救孝时,遇上以便服出现的翘……

第六集

  进兴众人商议如何营救天,但却莫衷一是没有决定性的意见,芯只得失望离开。孝说出能有方法安排内地「旗兵」到港劫狱,芯立时转怒为喜。悠为父亲安危担心不已时文出现,他更安排孝与悠相会。文与悠倾谈,最后介绍她到邦的漫画屋工作。早上女警花若葆练跑时哮喘发作,幸遇上翘帮忙;原来葆是爱的女儿,爱在杂志上看到芯丈夫被捕一事,不禁暗暗担心。志忠带领旗兵突袭运送天的车队,警匪在闹市中引起大战。葆赶往支援时遇上忠与天,此时翘亦带轻机枪赶至……芯心绪不宁放弃到台湾,回到市区后,竟听到天的死讯……

第七集

  芯向棠说出夹万的钱不翼而飞,棠指应是孝所为,棠看见孝时不问情由便对他拳打脚踢;进兴元老出现,说出孝将巨款交托给他们保管。芯独自替天办丧事,奔波劳碌下撞车入院。爱探望葆时发现芯在医院,并向孝查问芯病况,两人因此认识。悠在漫画店写旅游网志被发现;文提议助悠圆谎……葆第一天到冲锋队报到,与同僚闲谈提及遇上枪战时,却被新报到的沙展司徒超听见。超与葆被分配加入翘负责的巡逻车当更;曾任教官的超严肃的处事方法令众人对他不满。在天的解秽宴上,棠等头目竟内讧起来……

第八集

  醉后的棠到芯家求芯原谅,但棠亦慢慢接近芯……幸此时刚好孝回来狠狠的教训了棠一顿;棠不想被杀,恳求孝不要将事件公开……巡逻车收到有人在码头遇溺的报告,超指定要葆下水救人,可惜……众人替葆打气约她到翘家烧烤,葆因此发现爱忍瞒自己担任佣工之事;爱听到其它同僚说出女儿辛苦,忍不住叫葆辞职,令她伤心离开;翘追出,在码头觅得葆时,却发现她突然跳海……田在孝之的士高捣乱,棠介入阻止,恶斗情况一触即发……文私下与孝见面,更将悠工作的地点告之他;芯得知福田挑衅孝后,竟孤身到福田的桑拿浴室……

第九集

  芯因司机忠的行为而对孝起疑,欲在车中装录音机时却被棠遇上;棠提出陪芯到台湾调查,但芯不欲打草惊蛇坚持独自出发。孝与棠坐车时,被他发现收藏了的录音机……巡逻时葆遇上抢匪,在追逐时却哮喘发作;翘请超不要处处针对葆,两人互不相让更向铭提出不能合作。棠与芯到台湾拜访当地黑帮查问忠的背景;芯回港欲参加天安置灵位仪式时,竟受到福田指责;芯在街上受袭,忠与棠舍命保护,忠更手臂受伤送院……孝终获得芯与元老的支持,担任进兴新一任话事人;警方特意召开高层会议商量对策,更要卓仁暂停休假负责此事。

第十集

  警方收到有关文与孝勾结的证据,文因此需休假接受调查;翘欲向文提出协助的意见,两人争吵后文到漫画店呆坐至打烊,文最终竟到了悠的家中暂住。被调至行山队的翘与葆,首天出更便寻回迷失路的小女孩,当觅回小女孩后,却发现女孩的母亲竟是过期居留人士……掌权后的孝召福田见面,强硬地要田交回亏空了的三百万元。寄居在强家的文,发现悠患病后特悉心照顾她。文接受内部聆讯,曾任文教官的铭更担任他的品格证人;文感谢铭,铭坦言是受到翘的拜托,文内心感动不已。孝见文与女儿过从甚密而指责他……

第十一集

  晚上仁造访文,欲游说文当卧底以调查孝罪证。田在自己的桑拿浴室享乐时,突然被困在高温桑拿室内;孝与棠把快将陷入昏迷的田救出,更明言要他归还欠款。超遇上翘与葆,挑战葆比赛跑山路;葆在翘支持下答应比赛,但她在途中体力不支,超主动教葆跑步秘诀。芯到超市购物竟遇见母亲,爱更到芯家教她煮菜;超练习时,发现曾在金行前出现的可疑人物,但刚致电回总台后便给他们胁持;收到消息的翘与葆大急下赶至现场,更与众歹徒展开枪战……那边厢,文被查出曾协助孝运毒,最终竟被革职……

第十二集

  悠发现用尽办法也没法与文联络上,不禁心急如焚。强请悠接自己出狱,悠到达看到文现身……悠约孝钓鱼,更请求父亲帮助文;孝向文提出可让他在的士高工作,但却遭文拒绝。翘与葆被调回市区,巡逻时发现文竟在路旁经营非法泊车洗车生意。爱与芯合作开餐厅,两人看铺时爱发现不见了银包,因此到警署报失。葆同僚向爱说葆受到嘉许更带她去参观。葆发现母亲到临,亦看到她与天的妻子芯一起,不禁质问母亲;情急下的爱竟讹称芯是葆表姐……葆发现爱私下仍与芯见面,竟到芯家指责她。文努力接近棠,棠尽情折磨他。

第十三集

  早上晨运时,葆发现翘因看到文入了黑道情绪低落;葆见状特意为他奉上早餐替他打气。文与强的泊车生意原来侵犯了伦的地盘;伦带齐人马找棠,棠提出请孝主持公道……翘巡逻时发现有人刑事毁坏,竟发现文也是犯人之一……众人终发现悠是孝的女儿,对她的态度改变更辞退了她。孝为让女儿振作,特意与文见面,要求他再当悠的朋友……悠欲放弃写网志时却收到「幸福王子」的留言;原来文虽拒绝孝,但却暗中鼓励悠。悠向孝提出,打算将之前杜撰的游记变真,决定环游世界;暂时将开餐馆之事搁下的芯,答应随悠同行照顾她。

第十四集

  翘加入O记负责打击高利贷集团;翘偕下属欲向炳取口供时,竟发现他在天台上寻死。翘看到葆成功劝服炳放弃寻死,不禁对她的进步大为赞赏。翘请炳合作引出高利贷集团中人,发现那人竟是文……孝称赞棠与文临危不乱,用声东击西之法误导了警方调查。悠与芯环游世界后回港,悠向父亲报喜有出版商赏识她,让她成为旅游作家。悠突然到文的家,原来她想查出文是否就是一直默默鼓励自己的「幸福王子」;孝看到芯与法国大厨的亲密对话,令他不自觉妒忌起来。棠向孝说出,欲以掷毫决定谁人先向芯剖白爱意,结果是……

第十五集

  棠向芯说出自己多年前已暗恋她,更说天当年对芯的浪漫行径是由自己提议;芯晚上与孝商量,说对棠之举虽感动但并无感觉,孝提出让他处理。在孝努力游说下,爱答应与芯一起办餐厅。闹市突然出现一帮用头盔打人抢劫的「扑头党」,手持头盔的强被警察截查,文出面相助,但却因此被强得悉了文的生日。强通知悠,让悠替他庆祝生日;文遇上扑头党抢劫老婆婆,因此协助逮捕歹徒。翘遇上文,约他一起钓鱼,但被文拒绝。失落的翘遇上葆,更邀请她一起钓鱼,两人终成为情侣。另一方面,翘发现文在郊外出现……

第十六集

  孝因事不能主持会议,特意要棠先代为主持,伦为此不满,更指自己也是头目,两人因此争持不下,幸得雄将儿子压下。文看见棠听到新闻报道有香港女性遇空难后,面色大变,之后棠拉文陪自己买醉;芯驾车时遇上两人,带棠回家照料。悠看见文问他生日那天之事,文却讹称与强出外花天酒地。悠向强查问得知文只是说谎,于是决定主动出击,文与她出外游玩;两人俨如情侣令悠心花怒放。葆终得悉芯是自己亲姐,两人吵争执时,爱却被扑头党抢劫受重伤送院;芯与葆为是否替母亲动手术而起争执。

第十七集

  孝发现扑头党首领被警方捷足先登拘捕而大感不满;卓仁当众称赞翘,但亦叹无法找出扑头党的幕后策划人。孝自外国请脑科医生检查爱,结果令人担忧,孝只得请翘出言劝服葆。爱手术成功,孝载芯回家;孝看到放下心头大石的芯在车上睡着,不忍弄醒她而一直留在车上陪伴。悠约文到她的家中,更说要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他……悠的游记出版,文替悠送上小说给众人;众人见文出现欲劝他回归正途,但文却说出是悠想与他们重修旧好,而不是自己。棠终获得孝的信任,被派往交收毒品;另一方面,原来文正暗暗追踪棠……

第十八集

  棠顺利将工作完成,获孝重重打赏;棠问为何毒品交收过程如此繁复,孝坦言为求保密,连他自己也不知制毒工场所在。悠与文在咖啡店与约会中的翘及葆相遇,悠与葆冰释前嫌重新成为朋友。翘从扑头党的首领口中得悉,新界黑帮头目辣鸡准备率众杀入湾仔,不禁担心将有黑帮大火并。爱出院后特意私下请翘到家吃饭;芯送翘离开时,翘坦言未有结婚打算,刚被葆听见……鸡主动与孝见面,更提出要孝将地盘交给他;孝拒绝,的士高却发生炸弹爆炸。进兴社团地盘纷纷被放置炸弹与「诈弹」,葆在检查危险品时,发现当中有真炸弹……

第十九集

  雄家遭炸弹袭击,棠最先苏醒,于是立刻将孝救出遭烈火包围?的大屋;孝清醒过后发现芯还在屋中,竟拼命冲回火海。忠为阻止孝恋上芯,不惜将贩毒工场的秘密让孝知晓,迫孝在事业与感情中作出抉择。芯发现孝突然对自己冷漠起来,向他追问当中原委,但却只换来孝冷言相向。棠到文家中看球赛,更要他利用悠对他的好感向上爬,却遭文猛烈反对;孝主动探访鸡更向他示好,原来是要让对方放轻警戒。悠与文吵架后,欲与幸福王子见面,本是幸福王子的文却偏偏不肯出现……

第二十集

  悠混身湿透回家,芯发现悠心情低落向她查问,终从得知文就是幸运王子一事。翌日悠主动见文,更当面指他就是幸运王子,但文却否认……孝突在社团会议上突然提出将进兴一半地盘让予鸡,众人猛烈反对。悠约文见面,文敷衍答应却没有出现,但晚上文发现悠仍痴痴地等……悠看到文出现高兴不已,更主动向他提出两人暂时回复朋友关系,而自己等待文十年。翘成功捣破放炸弹的嫌疑犯,但却发现事有可疑;棠向孝报告鸡与伦私通,孝大感头痛。芯替棠拜祭他的前女友时,却因此发现棠的秘密……

第二十一集

  芯约棠见面,要求他解释事件,但棠为了不让芯通知孝,竟迷晕了她。孝答应带棠到制毒工场,但快将到达时,孝却发现大厦警钟大鸣,不想节外生枝而取消。棠赶回酒店,向刚苏醒的芯求情,更解释迷晕芯是不想失去孝对自己的信任;此时孝刚致电给芯,芯竟替棠圆谎。孝在的士高中主动赞赏文表现甚好,棠见状,竟指责文不应在孝前嚣张邀功。悠信守诺言,没有再缠绕文,文主动在网上留言鼓励悠,令她高兴不已。孝提出让文加入贩毒组织,文大喜过望。文受命运毒,当他将毒品交给忠时,忠却发现当中的毒品竟不翼而飞……

第二十二集

  忠押文回社团,孝要棠将文枪毙……事件过后,文指责棠不顾他的生死,两人决裂。芯到棠家向他解释一切,更欲退还心型吊饰但棠拒绝,更指两人如是知己,就请她收下礼物。孝召见棠,提出可成全棠与芯一起,但就需要用棠的性命作注码;文私下与翘见面,说出自己险被棠杀死之事,翘不禁替好友担心。孝安排文与棠一起去运毒,但途中孝却要文杀死棠……翘与葆成婚之日,翘被要求出发到他与葆擦出爱火花之地方;翘成功到郊外取回「爱的证明」,却突然听到枪声;翘随枪声而至,竟发现文与棠竟拿着枪在纠缠……

第二十三集

  葆在巡逻时遇上抢劫犯,超与葆一起追捕时,发现自己体能衰退,幸最终葆成功将犯人制服。雄偕伦约芯喝茶,但孝突然出席;原来雄反对孝提升文,更指芯亦同意自己看法。伦恐吓更动粗殴打文,冲锋队收到指示到场,葆发现姐姐竟又再涉足社团事,不禁心痛不已。文向悠提出决定取消十年之约,让两人实时成为恋人……孝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悠与文是情侣一事。社团会议上,孝终揭露了伦与鸡私下合作之事;雄为了支持儿子,不惜与其它高层反目。伦高调地约孝讲数,更提出要把进兴分家;这时翘率众警员到场……

第二十四集

  正当翘率众警员与伦周旋时,仁查出他们偷运炸药的途径,更发现伦可能施展「调虎离山」计,令鸡把炸药偷运到港。仁与各部门合作将鸡迫至空旷地方……雄一身血迹的闯进芯的餐厅,请不再理江湖事的芯帮助,求她劝孝取消格杀伦的命令。此时孝与忠亦步进餐厅……文收到悠患病的消息到她家探望,却发现悠可能有了身孕。正困惑不已的文,却又发现一些线索……悠主动向父亲提出,要求让文搬到家中一起居住;没有女儿陪伴的孝,百无聊赖下到了芯的餐厅,购下了外卖后,就在车上吃起来,这时芯出现更陪他坐在车中……

第二十五集

  爱约芯晨运,这时孝突然在山上出现……爱留下孝陪伴芯,孝突然着芯坐下说替她买水喝。当芯回想孝替她付出的种种时,忠欲以狙击枪击杀芯,此时孝突然跳出将忠扑倒……孝回到不知情的芯身旁时,芯提出答应与他成为情侣。超追捕吃了迷幻药的青年,却不慎被他们制服更被喷至满脸油彩;葆欲鼓励他,但超说出欲辞去警队工作。悠发现文行动有异而与芯商量,悠更特意制造机会,让文看见秘密夹万。葆因超之事挑衅文,文直接向警方投诉;翘深夜往找文要他收回投诉,却因此遇上孝,更因此得悉棠的真正身分。

第二十六集

  工作会议上,翘突然提出放弃执行任务;翘与仁见面,更向他问及棠之事;受不了亲手杀死棠的伤痛,翘在父亲墓前痛哭不止……芯与文见面,揭穿他的真正身分后更要挟他向孝说出此事。芯联络翘,两人一起向棠致祭;孝对芯常戴棠所赠的吊饰而感妒忌,因此特意送新的吊饰给她。孝欲带文出外运毒,芯提出拜神以拖延时间,最后更突然晕倒……孝接到珠宝公司的电话,发现棠的吊饰中竟藏有偷听器……葆与仁见面,特意请求他开解翘,让翘打消辞职的想法;仁约翘到靶场比枪,翘终将自己的心底话向仁说出……

第二十七集

  孝在仁前示威说已得悉社团内有另一个卧底;忠跟踪翘,发现他与芯私下见面。悠约文见面,文到达餐厅后,竟发觉她已安排了证婚人欲实时注册结婚,文拒绝令悠拂袖而去。仁认为情况严峻,下令文躲藏在安全屋内。悠向芯哭诉,芯安慰说已想到办法解决此事。芯主动向孝提出结婚,更请求他退出社团,孝终于答应她的请求。葆为了协助翘,用尽心思替丈夫打气;翘终决定复职,葆得悉后感动不已;两人回家时,发现芯将与孝结婚,不禁呆立当场。当大家看见忠气冲冲的赶到江家时,却发现他竟出言祝福芯。

第二十八集

  孝约芯见面,更说出自己一直以来所部署计划,芯如遭雷殛。芯回到家时发现爱与葆均送她结婚礼物,令芯没法向家人坦白。芯收到员工电话指店中传出恶臭,芯调查后发现了制毒工场的秘密……芯约孝在店内见面,提出将向他说出自己的最终决定……爱在喂饲流浪狗之际,竟与休假中的超起争执;葆见状制止两人,更在超离开后,向母亲说出超的爱犬因为追捕匪徒而被杀的往事。意兴阑珊欲退休的超发现有人打劫,因得流浪狗的鼓励,超成功逮捕犯人。悠看见应与芯旅游结婚的父亲回家,不禁追问芯下落,但孝竟说不清楚……

第二十九集

  爱欲与芯联络,葆只得说出发现姐姐失踪之事;爱哭求孝告诉有关芯的下落,但孝只是冷笑。孝欲测试文要他运毒,在警方监视下的文被追捕,叔泉在捉文时竟失足堕楼,文竟在孝与忠面前拯救朋友……明白到身分已曝光的文,突然收到悠的来电;悠通知文避难,却因此被孝发现。仁下令将警力集中对付文,翘特意向仁查问原因为何。文赶到孝家,提出愿意一命换一命求他放过悠……被孝放生的文,被进兴众人当街追斩,更迫他与永伦见面;这时候,翘亦带着警员出现……超偶然发现了工场的秘密,更因此被打晕……

第三十集(大结局)

  翘收到文的留言,召集同僚直捣制毒工场,但发现该处只变得空荡荡;孝得意洋洋调侃众人时,仁亲自到场替下属解围。仁召见翘,指他违反警队守则会将他的违规行为举报。经过多番试探,孝认为自己成功把文迫至走投无路投靠自己;另一方面,孝发现超只是伤重昏迷没有死去,不禁指他命大。芯失踪,文竟提出由悠担任餐厅的主持人,孝听后不禁呆了……当翘探望超时遇上了仁,其后翘收到神秘留言……文将毒品交到制毒工场后,制毒师傅说毒品含有大量杂质;孝到工场了解情况时,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异响,更发现来人是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