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背景:】

  入境事务处默默地照顾着香港市民人生的每个阶段。本剧揭示入境事务处跟广大市民密不可分的关系,及职员们工作中的种种苦乐。男主角矢志为人民服务,决心加入警队,可惜事与愿违。以后成为入境事务处的职员,才发现入境事务处对市民同样重要。

  在入境事务处工作期间,男主角经历阻截卖淫集团、救助海外遇险港人、搜寻国际通缉犯等重大案件,并重遇现为警察的童年好友。在公,二人犹如最佳拍档;在私,意见分歧考验着他们的友情。矛盾不断衍生,两人该何去何从?

  【故事大纲:】

  入境处专责管制边防治安及验证出入境人士身份,确保香港境内安全;身为入境处的纪律人员对身份辨识的敏锐度因而比任何人为高,但单凭一张证件或一纸文件,是否就可百分百道尽事情的真伪呢?

  方浚杰(郭晋安)因投考入境处而认识同期学员郑柏宇(曹永廉)及叶安琪(蒙嘉慧),三人遂成好友。野心较大的柏宇后转投警队并跃升为重案组高级督察,当调查一命案时,发现黑社会新贵胡杰琛(黄德斌)因浚杰之妻而杀人,令浚杰生活出现突变。刚与柏宇分手的安琪为帮助好友,主动为浚杰照顾儿子,经常陪伴左右,令二人处于一种非情侣却亲密的微妙关系。另方面,甚欣赏浚杰办事能力的欧顺风(邓健泓),希望带浚杰走出阴霾,向主管麦启铭(姜大伟)力荐他加入调查组,令倍受关怀的浚杰重新振作,力争上游,顺利加入调查组。不久浚杰便着手彻查一个假证集团,期间竟再度遇上失纵多时的妻子并发现其非比寻常的真正身份……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入境处总入境事务助理员方浚杰与好友梁智伦同驻守罗湖管制站,监察进出境人士。杰早年于内地娶妻张思敏,其子家希每天往返中港上幼儿园。杰母陈美萍当年守寡嫁与杂货店老板锺国诚,杰与诚子锺志荣虽为异父异母却情同手足。敏母子获批来港,准备与诚、萍同住,但荣妻赵丽文怀有身孕,为省钱亦欲与荣搬回家。妇人黄桂好回港过关时,见义勇为协助捉拿窃匪弄伤脚踝,后发现遗失证件,杰遂通知其子接好回家。好之子欧顺风为港口管理组的入境事务主任,专责搜查可疑船只。一天,杰截获可疑人士,但上司却下令放行。

第二集

  杰所放行之人原来涉及伪证集团,在调查组入境事务主任麦启铭悉心部署下,终在机场拘捕一众与案人士,成功侦破伪证集团。敏与希初抵港,第一天就令诚的猫阿黄走失,诚气结,敏内疚四出寻找,又贴街招寻访,却无所获。铭妻汪明慧当选妇女会主席,铭与儿子麦子轩到场庆贺,铭得悉轩准备开公关公司,自己却毫不知情,突感与妻儿格格不入。荣搬回父家,文为省钱要众人代为搬屋,杂物众多,敏不小心打破文之灯又被责骂。杰同期好友叶安琪为大围入境处分局高级入境事务助理员,邀约各人为旧男友郑柏宇庆祝其生日。

第三集

  杰、宇、琪、伦为同期好友,宇转职警界,升至高级督察,与琪分手后仍为好友,现任女友为名校教师。铭与风父为世交,风父死后一直照顾其一家,与风情同父子,风视铭为榜样。琪自立坚强,独力养家,照顾外婆及供养妹安儿读大学,更视儿未婚所生之女诗诗如亲女,琪带敏换身份证,见敏在诚店内被文呼喝如工人,遂提醒杰。杰工作表现出色,获上司推荐见升级试。文为省钱,任由敏误将逾期罐头上架,令街坊七叔食物中毒入院,诚怒责敏,敏为此自责跪求七叔原谅。文见状,微感内疚。

第四集

  琪替诗报读名校,到警署找宇之女友作推荐人,正值宇审问黑帮新贵胡杰琛,宇对琪之要求不敢推辞。交换生锺志欣与儿为好友,丧母后来香港。欣在街上遇到阿黄,可怜收留牠。风代好约杰见面送礼答谢,恰巧遇上入境处在餐厅缉捕非法劳工,二人协助救回受重伤之黑工,备受各方赞扬,令杰升职机会大增。入境处为加强打击高级专才非法劳工,铭调查组下属遂进行部署。铭同时受邀作升级遴选委员。杰积极准备面试,众人对杰升职寄予厚望,敏煲汤鼓励杰,风更借出旧试题作参考。

第五集

  铭答应上司担任升级试的考官,不能出席儿子轩公关公司开幕礼。杰在内部升职试中再遇上铭,杰认定铭将针对他。轩的开幕酒会上,铭的手下展开行动把模特儿带走调查,令轩面目无光。敏与杰发现出售过期罐头是文所为,敏希望丈夫替自己平反,但杰却只想息事宁人。儿贴寻猫启示时发现欣收养了牠,欣将猫归还时,才知牠是诚的猫;欣不欲与父亲相认,却被荣发现……儿与欣为作业而到入境处的水警基地考察,儿因四处走动被风训示。敏见员工搬油时弄湿地面于是帮忙清洁,但文却被油跣倒入院检查;众人竟将责任归究于敏。

第六集

  文在指敏有心报复,但杰没有替妻子讨回公道,敏望离家出走。敏在便利店遇上醉客调戏,幸遇上琛相救。杰失去了妻子下落担心不已,敏看见杰紧张关心之情,终与他和好如初。宇跟踪琛时发现他与敏见面,竟致电试探杰是否知情。荣与欣私下见面,主动提出经济上支持妹妹,但遭她拒绝。儿找风取资料时遇上痴情男同学,儿竟以风作「挡箭牌」,风对儿做事的方法却不认同。风指责儿,两人顿成斗气冤家。铭得知儿子被客人追讨赔偿,遂把心爱的游艇卖掉替轩还债。轩得悉父亲以全部积蓄协助自己,向铭表示会脚踏实地做人。

第七集

  IM95的同学聚会上,琪不断称赞敏,但宇却借机试探敏在认识杰前曾否到港。敏被流氓马骝勒索金钱以隐瞒她的过去,无法可施下敏动用杂货店的金钱,更向家人讹称钱被偷去。琛看见敏被马缠绕,欲替她解围,但敏不想受他恩惠而拒绝好意;宇的下属拍摄了此事,令宇认定两人早已认识。马被发现伏尸大厦天台,宇知琛与马之死有关,特找他协助调查,但无功而回。敏突然找借口向丈夫要求回深圳暂住,杰不知就里答应负责照顾儿子。文发现荣行踪神秘,怀疑丈夫有外遇;文跟踪荣看到欣出现,大吵大闹一番后才知是误会。

第八集

  铭与风合力打击偷运人蛇集团,无良船主为求脱身竟将人蛇推下海中;风努力从海中救回一人,最终却返魂无术。杰儿子呕吐大作送院治理,敏赶回香港却在罗湖被宇截获,要求她到警署协助调查。宇指敏因被马勒索而杀人灭口,敏极力否认,宇却说出了有关敏的过往,令敏哑口无言。敏指是马自己失足跌下死亡,但宇并不相信。宇向敏暗示若她肯指证琛杀人便可脱身……荣回家后将敏的过往说出来,杰不肯相信,敏只有亲口向丈夫说出真相……琪在街上见敏游荡,只得陪伴在她身旁以免她想不开做出傻事;敏终向琪说出往事……

第九集

  风与欣相遇,风得知欣有意报考入境处向她鼓励一番;IM95饭聚时听到其它客人谈论敏,伦指责宇不应调查敏令杰饱受压力。年向铭汇报拘捕非法劳工一案,铭认为工头有可能为非法劳工集团服务,决定放走他以引蛇出洞。琪听到街坊说敏闲话,琪见杰未有帮助妻子,指责杰不应逃避事实应积极面对。杰在街上买醉时遇上琛,竟向他大兴问罪。琛以杰的电话通知敏;敏听见丈夫酒后吐真言后不禁痛哭流涕。荣与杰因敏之事口角,萍竟私下劝敏离开。琪看见敏离开立即通知杰,但他却不作反应;甚至在罗湖与敏擦身而过亦未有挽留……

第十集

  欣与儿遇到风陪母亲逛街,好更邀约两女到家中烧烤。风请轩一同出席,儿见轩认识不少有钱人,不禁对他另眼相看。欣快将搬离宿舍,好主动替她寻觅新居,希望能替儿子制造机会。慧与轩探望外公得悉他病危,立时要轩通知铭赶到医院。慧之父弥留之际,铭仍未能赶至医院。琪遇到麻烦时宇及时相助,宇女友醋意顿生指琪勾引宇;宇顺势提出与女友分手。慧却对父亲死前的一番话耿耿于怀,最后更提出离婚。杰为敏之事终日没精打采,儿子希更因见不到母亲而大发脾气。杰得知希在学校与同学打架而骂他一顿,最终令儿子离家出走。

第十一集

  希欲跟随在成人背后蒙混过关,却被入境处人员截获。杰因儿子之事未有为升职试作好准备,更在考官前失准。好以低廉价钱将天台屋出租给欣居住,风虽不满亦无可奈何。风因表现英勇而获调至调查组,而欣与儿亦顺利加入入境处受训。风在调查组遇上问题欲向铭请教,但铭却视他如陌路人。琪一家被变态汉骚扰,宇为她解围,琪请他吃饭,宇乘机提出复合。杰鼓起勇气致电给敏道歉,可惜只接驳到留言信箱;荣通知诚到欣的新居为她安装冷气,更得风热心帮助。欣见诚出现刻意避开,风因此得知欣以往的不快事。

第十二集

  轩为父母安排饭聚希望他们和好,铭以诚意感动慧,但又被她发现铭昔日与同事所拍之旧照片,令她以为铭曾与女同事Mary有染,慧决意离婚。杰与儿子和好如初,亦开始习惯电话留言给敏说近况。黑道老大东叔向宇提供情报,希望能打击琛。琪生日当天,杰鼓励琪与宇复合。宇向上司建议请入境处合作对付琛,铭得知警方插手,无奈把重要证人王龙转交警方。宇为引蛇出洞,竟不理龙的安全让他保释外出。杰打电话给敏时无意中发现有人听电话,对与敏复合抱更大希望;杰估计敏可能会在儿子学校的同乐日出现,但终没法见她一面。

第十三集

  风成功与下属打破隔膜通力合作,风向铭汇报工作成果时,铭向风解释早前不理睬他的原因。慧与铭终签字离婚;伦终日沉迷赌波欠下巨债,杰劝诫好友却不获接纳。荣负责监视龙,但仍让龙被车撞死。宇收到线报指琛会被追杀,但他任由琛被人斩至重伤离港避难。伦因债务问题弄至神憎鬼厌,伦得知杰替他还清欠同事之款项,没有感激反大数各人之不是。琪向杰表示曾接敏电话,说敏托她向杰说不要再致电,因敏不会回头,杰信以为真;但这只是琪的善意谎言。风在夜店遇上儿,以为她出卖色相,最终发现是误会一场。

第十四集

  风得悉儿为女儿的付出,开始觉得儿并非是个不负责任的母亲。丽文顺利产子,众家人高兴不已,欣赶到医院探望;诚看见女儿到访亦暗自高兴。欣与儿被派往罗湖管制站工作;欣遇上狂躁汉胁持她要过关,杰为救欣以说话引开狂汉注意。琪首天调任到检控组工作,因没有上庭经验而犯错。儿遇上无理取闹的过境人士,上司看见她与人理论,因此对她训示一番。杰智擒狂躁汉片段在网上流传,风与同事也觉杰英勇无比,铭欲把杰调任到此。风跟进内地人假结婚来港当黑工之事,发现诚记员工亦牵涉在内;杰的上司向他说出铭的请求……